“鍾?”寧平等人見狀不約而同的心中暗道。

2020 年 11 月 5 日

林珂沒有理會衆人頗有些怪異的目光,來到韓宇的面前,俯下身,輕輕的吻住了韓宇的雙脣。衆人驚訝的看着林珂大膽的行爲,懷疑眼前的林珂到底是不是真的。就在衆人懷疑的目光中,韓宇的手動了動。眼尖的韓夢馨看到了,頓時驚叫道:“哥~”

林珂一聽韓夢馨的聲音,頓時明白韓宇已經醒了,剛要離開,就感覺一隻手按住了自己的後腦勺。當即睜大了眼睛,就見韓宇的眼中充滿了笑意,情不自禁的閉上了眼睛,任由韓宇施爲。

“嗯咳……嗯咳……”寧平等人故意大聲的咳嗽着,氣得韓宇無奈的放過林珂,沒好氣的瞪着寧平等人說道:“我說你們幾個,怎麼這麼沒有眼力見呢?這個時候,你們應該自覺的出門,順手把門帶上纔對。”

“嗯咳……我說韓宇啊,請你先看看四周的環境,然後再發言好嗎?”寧平輕咳一聲後對韓宇說道。

韓宇當然不用寧平提醒,只是被人打斷了好事,讓韓宇有點不爽而已。看了看四周,韓宇起身伸了個懶腰,對寧平說道:“跟我說說眼下是個什麼情況吧,看樣子好像有麻煩了。”

絕品神相 “啊,當然沒問題。不過在這之前……歡迎你回來,韓宇。”

韓宇看着寧平等人,微微一笑,說道:“嗯,我回來了。”

……

經過寧平的講述,韓宇對眼下的情況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寧平看了看被擺放在一旁的大鐘,好奇的問韓宇道:“韓宇,這個玩意有什麼用?”

“嘿嘿……”韓宇笑而不語。

“不要怪笑,說正事。”寧平不滿的皺眉說道。

“好吧,好吧,說正事。 時光深處終遇你 這個鍾可是個好東西,你看這紋理,這圖案,這就是個文物,可以賣大價錢的文物。而且就算它不是文物,就是砸碎了賣廢鐵,那也能賣個不少錢。”

“嗡~”話音剛落,銅鐘突然發出一聲響,嚇了寧平等人一跳。想要鍾發出聲音,必須得敲,可剛纔明明什麼沒人碰這口鐘啊。

“難道是器靈?”寧平自言自語的說道。

一旁的韓宇聞言驚訝的叫道:“哎呀寧平,不簡單呀,竟然連器靈這個詞你都知道了。”

“廢話,你以爲我跟你一樣不學無術呀。”寧平鄙視的白了韓宇一眼,開口繼續說道:“我可是個愛學習的人。”

“拉倒吧你,說你胖你還就喘上了。那你倒是說說,這口銅鐘你打算怎麼處理?”韓宇不甘示弱的鄙視了寧平一眼,開口問道。

“唔……”聽了韓宇的話,寧平皺着眉圍着銅鐘轉了兩圈,開口說道:“這口銅鐘的破損很嚴重,即便是擁有器靈,可是受自身的限制,能夠發揮的威力也不可能太大。”

“能不能想辦法修修?”韓宇聞言問道。

“我不是鐵匠,不會修。更何況這東西既然擁有器靈,那就不再是一個普通的銅鐘,誰知道貿然動了會不會影響到器靈。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小心處理比較好。”

韓宇聞言抓了抓腦袋,之前光顧着把這口銅鐘給弄回來了,別的方面還真是沒有考慮過。寧平見狀輕聲說道:“別擔心,總會想出辦法的。我們先回勇氣號,待在這裏有些話不太方便說。”

回去的路上,韓宇發現了許多精靈對着自己指指點點,忍不住小聲對寧平說道:“寧平,看來我變成名人了,關注我的人很多呀。”

“是啊,我們是爲了救醒你纔來的這裏,你現在醒了,當然是引人注目。”寧平隨口答道。

韓宇聞言緩緩的說道:“也就是說,我是被當成珍稀動物了。”

“也可以這麼理解。”

“……那我能不能找他們手門票啊?”

“噗~”寧平忍不住輕笑一聲,看着韓宇說道:“別那麼沒溜行嗎?”

“呵呵……寧平,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韓宇笑着說道。

寧平聞言答道:“還好,我和菲爾德他們幾個倒沒什麼,最擔心你的還是夢馨和林珂。哦對了,還要加上個蓮蓬。”

“啊?這裏面又有蓮蓬什麼事?”韓宇不解的問道。

“你不知道?”寧平詫異的看着韓宇問道。

“唔?我知道什麼?”韓宇被問得滿腦門問號。

“哈哈,不知道?好好,不知道好啊,不知道好。”寧平露出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當先走進了勇氣號。

韓宇有心想問,可一想到寧平那副幸災樂禍的樣子,韓宇的心裏又有些發虛。

銅鐘有些大,過不去艙門,韓宇邊將銅鐘搬到了勇氣號的底部,準備從勇氣號裝卸物資的入口處進去。不料剛一轉到勇氣號的底部,就見林珂等在那裏。一見韓宇,林珂不等韓宇開口就對韓宇低聲說道:“不要讓蓮蓬傷心。”

“啊?喂,等等啊。”韓宇看到林珂說完這句就走,連忙叫道。只是林珂就像是沒聽到一樣,自顧自的走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等會再找你問個明白好了。”韓宇一邊說一邊將銅鐘搬進了船艙。 婆子溝風情 安置好銅鐘,韓宇來到了會議室,見寧平等人已經到齊。韓宇走到主位上坐下,對衆人說道:“開會。”

說是開會,最多的還是韓宇聽,寧平等人說。在自己的地盤上,寧平等人說話的時候便少了許多顧忌,自己的想法也可以痛快的說出來了。韓宇靜靜的聽着,等所有人都說完了以後,韓宇緩緩的說道:“首先我要謝謝你們大家這段時間爲我所做的事情,謝謝。其次,我們來商量一下,我們現在是走還是留?”

聽了韓宇的話,寧平等人相互看了看,林珂開口說道:“我覺得,我們還是留下來一段時間比較好,畢竟精靈族對我們有恩,就這麼走了,我們會心裏不安的。”

一旁的韓夢馨開口附和道:“對,我也是這麼認爲的。哥,要不是精靈的幫助,你恐怕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呢。” 韓宇有些鬱悶,自己又沒說馬上就走,幹嘛看自己的目光就跟看忘恩負義的小人似地。忍不住開口解釋道:“夢馨,我沒說現在就走,只是在徵求大家的意見。”

“哼!反正要走你走,我會留在這裏幫着那些精靈渡過這次難關。”韓夢馨輕哼一聲說道。韓宇見狀無奈的苦笑一聲,妥協道:“好吧好吧,算我說錯了,我就不該提這個話題,這總可以了吧?”

聽到韓宇這麼說,韓夢馨的臉色這才緩和下來,對着韓宇露出一絲笑容,開口說道:“哥,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沒有逼你。”

“是是是,沒人逼我,是我自己的決定。不過夢馨我就不明白了,這個精靈到底哪裏吸引你了?”韓宇不解的看着韓夢馨問道。

韓夢馨聞言沒有回答,轉移話題的說道:“哥,你在迷失國度是怎麼過的?剛到那裏的時候你的心裏是不是很害怕?很緊張?”

韓宇眨巴眨巴眼,看得韓夢馨臉上露出一絲尷尬的表情之後,韓宇才緩緩的說道:“要收我在迷失國度的那段時間,還真不是什麼美好的回憶。”

※※※

時間迴轉……

陌生的環境,身邊一個熟悉的人都沒有,韓宇感到有些迷茫。自己應該何去何處?韓宇相信自己的同伴不會扔下自己不管不顧。那眼下的情況就只剩下一種解釋,自己來到了一個類似陰間之類的地方。

想要離開這裏,首先應該是弄清楚這裏到底是哪?帶着這個疑問,韓宇慢慢的走在森林內。如果是普通的森林,即便沒有猛獸出沒,也應該有鳥類的存在。可韓宇所在的這座森林裏,除了偶爾吹過的小風,竟然一絲一毫的聲音都沒有。

爲了辨別方向,韓宇上了樹,站在一棵最高的樹的頂端,韓宇向下張望,就見距離自己大約五百米開外,有房屋建築的樣子。韓宇心中一陣欣喜,發現有人就好辦了,最不濟也能弄清楚這個鬼地方到底是哪?

沒有考慮太多,韓宇連樹都沒下,直接就那麼飛了過去。結果就出事了。當韓宇從天而降的時候,小村莊內的居民表現出了極大的熱情,一溜煙就跑沒影了。韓宇連人長什麼樣子都沒看清,就那麼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見了。

“嘿~”韓宇不甘心的開始搜找,只是讓人納悶的是,明明看到那些人跑進了屋,卻一個人影都沒找到,屋子裏也沒有後門,那人都死哪去了?

找了一圈連個屁都沒有找到的韓宇急了,乾脆站在小村的中央,威脅着躲起來的人道:“都給我出來!再不出來,我就一把火把這裏給燒了,看你們出來不出來!”

別說,這個威脅還真管用,沒用一會的工夫,有人戰戰兢兢的從躲藏的地方走了出來,一見韓宇就連連喊道:“上仙息怒,上仙息怒……”

韓宇聞言一笑,好奇的看着來人,這才發現對方並不是普通人,因爲普通人的腦門上是不會長角的,而且普通人的臉色也不是藍色的。

“你是誰?”韓宇開口問道。

“上仙容稟,小人是這裏的村長。”來人畢恭畢敬的答道。

“村長?那這裏是什麼地方?”韓宇又問道。

“……上仙,小的不是太明白您老人家話裏的意思?”村長小聲的答道。

“我的意思就是,這裏歸誰管?”

“哦,這裏是留城的地域。”

“留城?怎麼去哪裏?”韓宇想了想,問道。

“出了村子向北一直走,留城就在一片沙漠當中。”村長連忙答道。

“哦,謝了。”韓宇道了聲謝,不疑有他的走了。見韓宇這個陌生的傢伙離開,村長心裏鬆了口氣,等看不到韓宇的影子了。陪着村長出現的傢伙低聲問村長道:“村長,你剛纔給那人指的方向好像是去城的方向吧?”

“沒錯,我剛纔是故意的。”

“爲什麼呀?等那人知道自己上當以後,回來找我們算賬怎麼辦?”

“哼~等他有本事回來這裏再說吧。”村長笑着答道。

去城,城主府

忙碌了一天的去城城主正坐在窗前品茶,無意間的向窗外看了一眼,頓時眼睛瞪大,自言自語道:“那是什麼?”一旁侍立的護衛順着城主的目光望去,臉色也是一變,急忙詢問城主道:“大人,要不要吩咐下去警戒?”

“不用,你沒聽警報已經響起了嗎?”去城城主淡淡的答道。

“鐺~鐺~鐺~”一陣急促的鐘聲響起,告訴着去城的百姓有敵來襲。原本安靜的去城就如同鑽進了黃鼠狼的雞窩,亂哄哄的一片。去城城主微微皺眉,吩咐身邊的侍衛道:“去通知鬼面,維持城裏的治安,實在是太亂了,讓人家連喝口茶的心情都沒了。”

“是。”

得到城主大人的命令,去城治安官鬼面立刻分出一部分人手去維持城中的治安,而自己則帶着另一部分人上了城頭,如臨大敵的看着韓宇自空中緩緩的降落。

“嗨~別緊張,我沒有惡意。”韓宇落地之後,試探的和鬼面打了個招呼。只是鬼面在被韓宇打了招呼之後,並沒有迴應,反而如同看到了瘟神一般,嘶聲下令衆人進攻。

初來乍到,韓宇原本是不想要和這些人動手的,可是讓來讓去,韓宇的心火被勾起來了。尼瑪,讓你們一次二次,你們他媽的還不知道好歹,真當爺爺是軟柿子是嗎?

無論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強者總是受到尊敬的。尤其是那種力量上的強者,比嘴皮上的強者更加的受到尊重。因爲你不尊重就要捱揍,和捱罵想比,還是捱揍要更加令人難以接受。

韓宇一展現自己的實力,去城上下頓時就對韓宇客氣了不少。尤其是去城的城主,在韓宇發威之後,更是親自來到城頭,和韓宇進行了一番友好的對話。

在得知韓宇的身份之後,去城城主邀請韓宇進府詳談,對於去城城主的邀請,韓宇沒有拒絕。隨着城主來到城主府,在來的路上韓宇已經明白自己被先前的那個村長給耍了,這裏根本就不是什麼留城,而是去城。

“呵呵呵……你先前遇到的那個村莊應該是鬼村,那裏的人就沒有一個喜歡說實話的,你初來乍到,被騙了不稀奇。”去城城主笑着對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無奈的笑了笑,開口問去城城主道:“那你能不能跟我介紹一下這裏,說實話,我對這裏一無所知。”

“這個當然沒問題。我們現在所待的這個地方被我們稱爲迷失國度,原先是孤魂野鬼的棲身之所,不過隨着時間的推移,不光是孤魂野鬼,其他各種各樣的生物也來到了這裏。”

“那個,你的意思是說,我現在已經死了?”韓宇打斷城主的話道。

“哦,你好像不是單純的靈魂。唔……讓我仔細看看。”去城城主認真的看了看韓宇,緩緩的說道:“你的情況還真是奇怪,身體明明還處在假死的狀態,但是靈魂卻已經跑來了這裏,奇怪,真是奇怪。”

“有沒有辦法可以離開這裏?”韓宇問道。

去城城主聞言搖了搖頭:“想要離開這裏,很難。”

“很難就是說有辦法。”

聽了韓宇的話,城主微微點頭,繼續說道:“是有辦法,但是那個辦法卻很難達成。想要離開這裏,只有想辦法打開空間隧道。但是想要打開空間隧道,就必須在一瞬間爆發出巨大的力量,足以撕裂空間的力量。可這種力量在迷失國度是沒有的。”

“一個人不行,幹嘛不試着找一幫人一起?”韓宇不解的問道。

豪門邪少:老婆給我生個娃 去城城主慢悠悠的答道:“迷失國度一共有兩個勢力,一個就是我們這裏,另一個就是留城那裏。可即便是集合了兩個勢力的所有力量,也很難打開空間的隧道。這樣你總該明白撕裂空間的力量需要多少了吧?”

“也就是說,只要力量足夠,撕裂空間是可以辦到的。”韓宇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沒錯。不過這裏的人手有限,我們還要防備留城的進攻,所以我們也幫不上你什麼忙。”

聽完去城城主的話,韓宇覺得該問的已經問完了,便起身準備告辭。去城城主見狀挽留道:“你先不要忙着走,在這裏多留幾天,我讓人教你一點這裏的規矩,省得你以後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謝謝……”韓宇最後一個謝字還沒有出口,就聽去城中央的鐘樓上,銅鐘再一次急促的敲響。

“出了什麼事?”去城城主臉色有些不好的進來報告的護衛道。

“報告城主大人,沙盜來襲了,鬼面大人已經帶隊去迎戰了。”護衛大聲報告道。

“該死的,那幫好吃懶做,不勞而獲的人渣。”去城城主狠狠的咒罵着,邁步就要去外面,臨走之前還不忘叮囑韓宇不要亂跑。韓宇見狀提議也想跟着去見識見識。不知道去城城主是處於什麼心理,竟然同意了韓宇的要求,帶着韓宇一起來到了去城的城頭。

剛一到城頭,就見鬼面剛剛帶着人打退了一次沙盜的襲擊。見韓宇這個陌生人跟着城主來到這裏,鬼面友好的衝韓宇點了點頭,隨後便把現場的指揮權交給了城主。城主也沒推辭,接過指揮權之後立刻分派任務,看他那指揮若定的樣子,一看就是老幹這種事的。

韓宇沒興趣看城主發號施令,低頭向城外看去,就見城外大約三百人左右,每一個人都騎着一個奇形怪狀的坐騎。正在不斷的調整隊形,準備再次對去城發動攻擊。

“嗚~”隨着一聲號角聲響起,城外的沙盜再次發動了攻擊。韓宇見狀手中升起一團火焰,準備沙盜臨近的時候送他們一個禮物。而韓宇不知道,當他手中火焰出現的時候,站在他不遠處的城主和鬼面臉色頓時就變了,看着韓宇的眼神有了一絲畏懼。

“喔呵呵呵呵……”伴隨着怪異的喊叫,沙盜坐在坐騎上,跳上了城頭。當第一個沙盜高高躍起,即將站在城頭的時候,一個火球迎面飛來,沙盜根本就沒有想到襲擊會來的這麼突然,被打了個正着。這位沙盜連敵人的樣子都沒有看到就跌落城下,陣亡了。

“這麼不禁打?”偷襲得手的韓宇一下子愣住了。不光是韓宇,城主,鬼面,包括城外的沙盜,都愣愣的看着韓宇。

“攻擊~”城外的沙盜老大拔出了佩刀,大聲催促手下全力攻城,而城主和鬼面原本是想要問韓宇一些問題的,可隨着沙盜的襲擊,他們不得不把想問的問題暫時放在一邊,全力應對沙盜的襲擊。而韓宇則在這時大發神威,火球如同不要錢似地盡情落在沙盜的身上,但凡是跑得慢的,都被燒得灰頭土面。

看着敗下陣來的手下,沙盜老大咬牙切齒的下令道:“撤~”

“撤?老大,爲什麼?不過是多了一個會放火的傢伙而已,只要我們一起上……”

“那就等着被一鍋端吧。你沒有看出來嗎?那個放火的傢伙留手了,恐怕就等着咱們自投羅網呢。走吧,趁着咱們的實力沒有被減弱多少。”

“可我們走了,去哪呀?”

“好辦,去城突然多了一個怪胎,我不相信留城也會多一個怪胎,咱們去留城。”

“好呀,留城可比去城富多了,老大,我們去留城。”

又是一陣號角聲傳來,城頭的城主等人就見城外的沙盜揚長而去。鬼面想要帶人去追擊,卻被城主給拒絕了。反而讓鬼面帶着人將城頭的韓宇給包圍了起來。看着把自己給包圍的這些人,韓宇不解的問道;“你想幹什麼?”

“……韓宇,有興趣加入我們去城嗎?”去城城主笑着問韓宇道。

“沒興趣。”韓宇毫不猶豫的答道。

去城城主急忙說道:“別那麼着急拒絕呀,韓宇你聽我說,只要你願意留下,我就任命你爲去城的副城主。”

“就是給我當城主我也不幹,我只想要早點離開這個鬼地方。”韓宇淡淡的答道。 彷彿猜到了韓宇的答覆一樣,對於韓宇拒絕自己的招攬,去城城主並沒有太在意,只是微微一笑便揭過了招攬的事情。轉而開口對韓宇說起了韓宇最關心的事情。如何離開這裏?

“想要離開迷失國度,唯一的辦法就是開啓空間隧道。不過空間隧道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開啓的。我這裏有個線索,或許對你來說有用。”

“什麼線索?”韓宇問道。

去城城主緩緩的說道:“還記得你之前說過的給你指點讓你來這裏的那個森林中的村落嗎?”

“記得,怎麼了?”

“在那個村落裏藏着一個祕密,知曉那個祕密,離開這裏的希望就大一些。”

聽了去城城主的話,韓宇狐疑的看了看城主,緩緩的點頭答道:“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去試試看好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有空我還會回來找你的。”

“慢走,不送。”

“留步。”

告別了去城城主,韓宇按照原路返回。只是這世上總有那麼一些意外,當韓宇離開去城沒多久,就見到地面有一夥人正在圍攻一個車隊,眼瞅着那個車隊就要被攻破。天生愛管閒事的韓宇當即便準備插手。在韓宇想來,自己要去的村落不會長腿跑掉,先救人,再去那個村子,來得及。

火球從天而降,打得正沉浸在喜悅中的沙盜措手不及,擡頭一看,是那個在去城就壞過他們一次好事的傢伙,當即忍不住破口大罵:“你丫到底有完沒完?”不過罵歸罵,被襲擊的沙盜還是隻能無奈的撤離。好在這次襲擊本來就是意外,就算是舍了沙盜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惜的。

等到沙盜撤走,韓宇剛準備離開,就聽地面有人在喊,“英雄,剛纔多謝出手相助。”說話的是個女人,再加上韓宇這個人定力不足,不經誇。在地面上那個女人的邀請下,韓宇落了地,笑着對誇獎自己的貴婦人謙虛道:“過獎過獎,舉手之勞而已。”

“對你來說是舉手之勞,但是對我們來說,卻是救命之恩。這位英雄,距離這裏不遠就是去城,請跟我們回城好嗎?”貴婦人微笑着對韓宇發出了邀請。

韓宇聞言撓了撓頭,笑着說道:“我剛纔那裏過來的。”

嬌妻報道:早安,陸先生 貴婦人眼珠轉了轉,開口說道:“沒關係,相信沒人會說什麼。而且說實話,我請你去去城也是想請你順路保護我們一下,誰也不知道那些沙盜會不會去而復返。”

“這樣啊,好吧,那我就好人做到底,送你們到去城好了。”韓宇想了想,對貴婦人說道。貴婦人聞言臉上露出喜色,彎腰道謝道:“謝謝。”

“不客氣,不客氣。”韓宇搖手答道。

……

看到自己的妻子和剛剛離去的韓宇一起回來,去城城主一臉狐疑的打量着二人。貴婦人見狀連忙說道:“親愛的,今天真是危險,要是沒有這位英雄的幫助,我和那些隨從恐怕都見不到你了。”

“怎麼回事?”去城城主配合的問道。

“在回來的路上,我們遇到了沙盜。”貴婦人說出了自己今天的遭遇,順便揹着韓宇向城主使了個眼色。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要做什麼,城主還是配合的說道:“真的嗎?那真是太感謝韓宇你了。請務必留下來和我們共進晚餐,就當是我對你救了我妻子的一點感謝,請千萬不要推辭。”

見城主一臉的誠懇,再加上城主夫人也在一旁勸,韓宇勉爲其難的點頭答應了留下來吃飯的邀請。等到韓宇跟鬼面下去沐浴更衣了,城主才問自己的夫人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夫君,你覺得那個韓宇的本事如何?”城主夫人輕聲問道。

“沒話說,可惜他已經拒絕了我的邀請。”城主略帶遺憾的答道。

“那夫君想不想讓那個韓宇留在去城,爲你效力?”城主夫人又問道。

城主毫不猶豫的答道:“當然想,只是人家已經拒絕了,我總不好強人所難呀,萬一因爲這個惹得雙方不快,反而不美。”

“夫君啊夫君,你還真是沒有恆心。我看那個韓宇是個臉皮薄的,你只要能讓他覺得欠了你的,那讓他留下來就不是什麼問題。”

“可怎麼才能讓他覺得欠了我什麼呢?”

“笨吶,夫君你平時最愛的活動是什麼?”城主夫人一臉“拿你沒辦法”的樣子看着城主說道。

城主這才明白自己的夫人說的是什麼,心裏沒底的問道:“能行嗎?”

“試試不就知道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