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朵兒眼睛有些溼潤,不過她也沒再說什麼,默默的走下牀,開始穿衣服。她的皮膚黝黑,但是卻細滑嬌嫩充滿彈性,身材也凹凸有致,曲線優美。

2020 年 11 月 5 日

周瞳此時看着,也不由心神一蕩。

“你不用害怕,我不會傷害你。”金朵兒穿好衣服,轉過身來,看着周瞳,神情平靜,彷彿剛纔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周瞳定了定神,他倒不是害怕,只是覺得有些突然,他很清楚密教的人一定會找上門來,但絕對沒有想到會以這種方式。

“你來這裏是不是爲了‘六道舍利’?”

可是金朵兒卻搖了搖頭。

“‘六道舍利’密教志在必得,自然會有人來找你,不過不是我。”

“那你?”

“我來只是警告你。”金朵兒用憐憫的眼光看着周瞳,彷彿看一個即將要離開人世的病人,“你救過我,我欠你一個人情,不希望看到你遭遇不幸。我們很清楚你的過去,甚至比你自己還了解你,密教的力量不是你所能想象的,如果你指望憑藉你那些小聰明就能和密教對抗,那不過是以卵擊石。你將把你的親人、愛人和朋友們都置於險境。”

“如果我什麼也不做,恐怕會更危險。”周瞳也變得認真起來,牀單緩緩從他身上滑落,他結實的身體毫不保留的展現在金朵兒面前。

“你唯一的選擇是聽從密教的安排,這樣或許你還能有一線生機。”金朵兒的眼神裏自然而然流露出對他的感情。

周瞳知道她並沒有誇張恐嚇自己,如果剛纔她想要他的命,簡直易如反掌。密教除了充滿神祕色彩之外,確實有着一些超乎尋常的力量,不過周瞳也並非完全處於劣勢,至少目前而言,他掌握了一些主動。

“密教既然如此強大,爲什麼對剝皮殺手束手無策?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奪走一些重要的東西?”周瞳看着金朵兒,他隱約中覺得弄清楚剝皮殺手和密教之間的關係非常重要。

金朵兒聞言,臉色微微一變。

但她這一閃而過的神情,卻讓周瞳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密教費盡心思讓他去找出剝皮殺手,背後一定隱藏着很重要的原因,如果知道其中的隱情,自己就可以反客爲主。

金朵兒這個時候,也看出了周瞳的想法,不過她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搖了搖頭。

“我能說得就這麼多,你好自爲之。”不等周瞳再說話,她手上一揮,一陣淡淡的香氣散發而出。

周瞳甚至都來不及“哼”一聲,就暈倒過去。

金朵兒把他抱上牀,然後爲他細心的蓋上被子,用手輕輕撫摸他的臉龐,然後在他嘴脣深深一吻……

——————————————————

上週出差在外,沒時間寫,請大家諒解! 嚴詠潔和幾位女性警員,花了幾乎一整晚的時間,才把常寧身上不同部分的氣味一一描繪出來。

這件工作遠比想象中更加困難,所有參與進來的人都幾乎精疲力竭。

不過當她們完整的看到根據氣味而臨摹出來的圖案,睏倦之意立刻一掃而空,誰都不曾想到利用氣味竟然可以作出如此複雜的圖畫。

雖然現在僅僅只是畫出線條,沒有上色和後期處理,但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張人臉。

這是一張男性的臉,棱角分明,五官勻稱。而且這張臉,嚴詠潔再也熟悉不過,正是她一直深愛的戀人,周瞳的肖像。

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力。

密教爲什麼要在常寧的身上留下週瞳的肖像?以前的死者身上畫的是什麼?剝皮殺手又爲什麼要不惜一切拿到這些畫像?

本以爲解開了一個謎題,可卻又涌現出更多難以解釋的謎題。

不光是嚴詠潔,陳思國、卓嘎和常寧看到這幅肖像畫的時候,也驚呆了。

所有人都感覺大腦發麻,一片空白,整個案件混亂不清,線索繁雜,彷彿陷入泥潭,無力可使。

他們在震驚之後,終於第一次有了完全統一的意見,去找周瞳。

周瞳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當他被搖醒的時候,已經被人虎視眈眈的包圍起來。

“嚴詠潔……卓嘎、陳思國、常寧,你們……怎麼全來了?發生什麼大事了?”周瞳還以爲是嚴詠潔帶人來捉姦,下意識的把被窩掀開一條縫隙,看了看下身,只見內褲還在,牀單幹爽,安心不少。

嫁入豪門:少爺寵妻無節制! “你看看這個。”嚴詠潔拿出一幅畫,舉到周瞳面前。

周瞳揉了揉眼睛,看了看,不以爲然的說道:“這是誰畫的我,還蠻像的。”

“這是在常寧身上臨摹下來的畫。”嚴詠潔話一說完,所有人都盯着周瞳,彷彿他知道答案一般。

“這……竟然有這種事?”周瞳也有些吃驚,“你們別這麼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密教爲什麼這麼做。”

“你會不知道?你是不是和密教有什麼關係?隱瞞了我們什麼?”最氣憤的莫過於常寧,她無緣無故受了許多罪,雖然她也知道這和周瞳關係不大,但依舊還是把怒氣撒向了他。

周瞳見常寧完全一副失常的樣子,心裏不免有些奇怪,雖然她受了點委屈,但以她冷靜沉穩的性格也不至於這樣,莫非在她身上還發生了其它事情?想到這裏,他計上心來,決定耍一次無賴。

他指着陳思國和常寧,裝出一副氣憤的神情,大聲質問道:“你們有什麼資格懷疑我?我還懷疑你們呢!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隱瞞了樑小武的事情,他偷走證物,失蹤身亡,這麼大的事情,你們一不上報,二不交代,蓄意隱瞞,居心何在?”

陳思國和常寧被他罵得一愣一愣,不過關於樑小武的事情,他們確實理虧。

“我和周瞳曾在密室裏和一個密教裏的神祕人對話,他說殺死噶爾東讚的是樑小武,不過我們當時並不相信,可是現在……恐怕這件事是真的。”卓嘎在一旁證實道。

“正因爲你們的隱瞞才耽誤了查案的時間。”周瞳進一步補充道。

“我……我們只是希望查清楚後再說出來……”常寧分辯道。

不過周瞳對這種解釋卻並不買賬。

“好了,別吵了,案子還沒查出個頭緒,我們自己倒是先亂了陣腳。”嚴詠潔出聲阻止道。

“不是我想指責誰,但是我們面對不是一件簡單的犯罪,如果不團結,不真正的互相信任,不但破不了案,還會讓所有人都陷入危險的境地。”周瞳收起無賴的樣子,語重心長的說道。

大家都安靜下來,周瞳的話說得確實有道理,面對這些兇殘狡詐的犯罪分子,任何疏忽大意,都會讓整個團隊陷入萬劫不復。

“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一直沉默不語的陳思國,忽然開口問道。 “抓住剝皮殺手。”周瞳非常肯定的回答。

“說得這麼自信,你有什麼計劃?”陳思國繼續問道。

周瞳走到常寧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怕嗎?”

“有什麼好怕?”常寧回望周瞳,雖然說得堅決,但眼神裏卻透出憂慮。

周瞳壞壞的笑笑。

“不怕就好,不怕就好。要抓剝皮殺手非要你做誘餌不可,我們要和他賭一把。”

“你想讓常寧冒險?那會不會太危險了。”嚴詠潔這個時候已經猜出周瞳想幹什麼了。

“險中才能求勝。”周瞳無可奈何的攤攤手,“除非你們還有其它辦法。”

嚴詠潔、陳思國和卓嘎都皺着眉頭,他們確實沒有更好的辦法。

“我願意!”常寧神情平靜,她已經冷靜下來,周瞳確實說得有道理,自己身爲警務人員,沒有任何理由在這個時候退縮。

“那就好辦了。”周瞳捏捏鼻子,開始一步一步佈置自己精心爲剝皮兇手設計的陷阱。

他首先安排所有的人遠離常寧,分頭去查不同的線索,而且絕不是裝模作樣,是實實在在去查案。但他也沒有讓常寧突然落單,因爲那樣太明顯。他自己和常寧一起,決定再去一次歐羅巴噶寺廟。

釣魚人拋下誘人的餌,只等待魚兒上鉤。

歐羅巴噶寺廟因爲已經被警方查封,廟裏的喇嘛抓的抓,逃的逃,早已沒有往日的喧譁,冷冷清清。

常寧再一次來到這裏,心理上卻依舊有種揮之不去的陰影。

周瞳卻充滿好奇心,關於黑袍人,關於憑空消失的魔術……他從嚴詠潔那裏聽到這些的時候,就已經決定要一探究竟。

兩個人在寺廟裏轉來轉去,幾乎翻遍了每個角落,但除了幾本看不懂的經書,再也沒有新的發現。

“密道在哪裏?”周瞳問道。

“這邊。”常寧醒來後,也曾讓嚴詠潔帶她去密道,她仍然記得密道中那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兩個人手握電筒,下到密道,很快就走到了那個密室之中。

“黑袍人就是在這裏憑空消失的麼?”周瞳環顧四周,密室是用厚重的岩石砌成,堅固嚴實,甚至石塊與石塊見都沒有一絲縫隙。

按照嚴詠潔的說法,當時常寧昏迷躺在石牀上,她和陳思國堵在石門口,黑袍人站在密室中央,距離他們最多不過五米。

黑袍人是怎麼做到憑空消失在密室中的?

周瞳曾經也看過類似的魔術表演,但是那需要事先做許多準備工作,燈光、音響、機關、道具、煙霧等等都缺一不可,可是嚴詠潔和陳思國是突然闖入,而且密室裏環境簡單,要完成這樣的魔術表演簡直不可思議。最重要的是,這個黑袍人還必須騙過經過嚴格訓練的警官,即使在事後,嚴詠潔和陳思國搜遍整個寺廟都沒有弄明白他是怎麼消失的。

如果這真是一個魔術,那無疑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魔術。 周瞳在密室中慢慢兜着圈,不時的摸摸石壁,敲敲地板,又或者伸出手臂,丈量着石柱間的距離。http:///他的表情時而驚喜,時而苦惱,最後乾脆坐在石牀上沉思起來。

“周瞳!”常寧見他不言不語的坐了好久,忍不住拍了他一下,“我覺得這裏很壓抑,我們出去吧。”

他點點頭,雖然他已經有些想法,但依舊無法短時間就破解這個謎題,繼續留在這裏也沒有意義。

兩個人從密道里走上來,回到地面。

常寧伸展手臂,然後深呼吸了一口,外面的新鮮空氣讓她放鬆不少。

“你可真是個美人胚子,凡是正常男人,都會對你想入非非。”周瞳湊到她的身邊,用力吸了吸她髮梢上傳來的淡淡香氣。

“我可是心理學專家,你這套就別用我身上了。”常寧笑着甩甩頭髮,“越是表面看起來好色的人,心裏未必真的和外表一樣猥瑣。”

“真是難得有人這麼誇我。”不過周瞳沒有絲毫往後退的意思,反而又上前幾步,離常寧更近,幾乎貼着她的耳朵繼續說道:“天氣尚早,這裏風景如此優美,不如你挽着我的手,我們出去散散步。”

常寧撇過頭,看着擠眉弄眼的周瞳,她很清楚周瞳絕不是忽然間想輕薄自己,不過一時間也弄不懂他究竟有什麼目的。

不過她遲疑片刻,還是溫柔乖順的挽住了周瞳的手臂。

兩個人彷彿一對情侶,悠閒的走出寺廟,在林間小路漫步而行。

“你還有事情瞞着我們。”周瞳笑容滿面的在常寧耳邊低聲說道。

“沒有……”常寧被他這麼突然一問,有些措手不及。

周瞳沒有停下腳步,一邊走一邊繼續說:“有人曾喬裝成陳思國接近過你。”

“這個我已經說過了。”

“可是你沒說究竟和他發生了什麼?”

“什麼也沒發生……”常寧想起那晚難堪的一夜,想甩開周瞳的手臂,可是卻被他另一隻手牢牢抓住。

“這件事關係到我們的計劃能不能成功!”周瞳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

常寧避開他的目光,心跳卻加速起來。

“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這個剝皮殺手是個狡猾、謹慎、做事周密的人,他絕對看得出,我們現在是故意引他出來,所以絕不會輕易上當。”周瞳放開常寧的手,繼續說道:“除非我們能激怒他,讓他失去理智。”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我可以非常肯定,喬裝成陳思國出現在你面前的那個人,就是剝皮殺手。不過他這次的行動有些奇怪,我相信這多半和你有關係。你老實告訴我,你們之間是不是發生過什麼?”周瞳繼續逼問。

鬥破雙人牀 常寧沉默不語,作爲女人,對這種事實在有些難以啓齒。

“瞎子都看得出來你喜歡陳思國,對方扮成陳思國顯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是不是……”周瞳說到這裏停了下來,看着常寧。雖然她還沒有親口承認,但她的表情已經告訴周瞳,事情確實與他推測的**不離十。

常寧這個時候反而冷靜下來,周瞳的話倒是提醒了她,事情已經發生,必須面對現實,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麼抓住罪犯。

“不錯,有天晚上他喬裝成陳思國的樣子和我發生了關係。”

“你沒能分辨出來?”周瞳雖然得到常寧的親口承認,但是他對於常寧竟然沒能發現對方是假扮,而有些驚訝。

“惟妙惟肖,即使在白天,也看不出來……不過,他似乎並沒辦法模仿聲音。”常寧說完,嘆了口氣。

“這麼說,他有很多次機會對你下手,但他卻沒有殺你……”周瞳沉吟了片刻,繼續說道:“你介不介意和我演一場戲?”

常寧很快明白了周瞳的心思,不過她卻沒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反問道:“你不會真的認爲他迷戀上我了吧?”

“你是明知故問,心理學上這樣的案例太多了,捕獵者迷戀上獵物。”周瞳摟住常寧的腰,繼續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我們試試就知道了。”

說完,他又露出招牌式的壞笑。 “這件事情你不要說出去,否者我一定殺了你!”常寧微笑着在周瞳的胳膊上使勁掐了一下。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69%71%69%2E%6D%65

嚴詠潔和陳思國兩個人去查關於楊陽的事情,因爲常寧說曾經在歐羅巴噶寺廟中看到過她的蹤影。而當時發現第三具被剝皮殺害的屍體後,警方通過DNA對比測試,證實死者是楊陽。常寧會不會認錯?還是警方的驗證失誤?又或者另有隱情?周瞳覺得這是一條不能忽視的線索,所以安排他們再去詳細查證關於第三位死者楊陽的情況。

另一方面,卓嘎因爲熟悉藏語和這邊的情況,周瞳安排他去查樑小武的事情。如果樑小武真的牽涉到案件中,那麼他以前肯定來過西藏,而且待過的時間一定不短。他和噶爾東贊究竟是什麼關係?他爲什麼要殺噶爾東贊?而被他拿走的唐卡又去了哪裏?以及密教的人又爲什麼會殺樑小武?

嚴詠潔、陳思國和卓嘎三個人都很清楚,找出這些問題的答案,對於整個案件至關重要。但是這樣一來,他們就真正的分散開來,不能互相照應。而在周瞳利用常寧引出剝皮殺手的計劃裏,似乎根本沒考慮關於支援的事情。他一個人能否保護常寧,順利抓住剝皮殺手?所有人心中都存有疑慮。

但正當他們心懷不安,卻又不得不集中精力查案的時候。周瞳和常寧現在正彷彿一對恩愛的情侶,在拉薩遊山玩水,親親我我,悠然自得。

哪裏人多,他們就去哪裏玩。

“我們已經這麼好幾天,一點動靜都沒有,你這辦法能行嗎?”常寧伏在周瞳耳邊,有些懷疑的問道。

“相信我,這幾天只是鋪墊,今晚就是最後一擊!”周瞳說着,冷不防的在她臉上親了一口。

常寧哭笑不得,這幾天周瞳時不時佔點小便宜,讓她猝不及防。剛開始,她是極度反感,但礙於做事,也只好忍着。不過時間久了,她的心理竟然慢慢起了變化。一直以來,她暗戀着陳思國,在感情上對別的男性都有些排斥。不過那晚突如其來發生的事情,讓她很難再面對陳思國,那種強烈的愛戀也淡了下來。

她這幾天不知不覺在心中把周瞳和陳思國做起了比較。周瞳沒有陳思國英俊、沉穩、有風度,而且還玩世不恭,但勝在風趣幽默,知情識趣。她慢慢開始喜歡和這個男人待在一起,覺得心情輕鬆了不少。她想起嚴詠潔,甚至會有一種妒忌的感覺,每到這時,她就不得不反覆提醒自己,現在只是在演戲,要控制住自己的感情。

可是這種感覺,你越是壓抑它,它反而越來越強烈。常寧自己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她從小因爲父母離異,跟着父親生活,而後母又對她不好,所以她很早就學着去控制和壓抑自己的感情,也正因爲這樣,她大學纔會選心理學。她強烈的自我保護和控制意識,是她的優點,也是她最大的缺點。正是她以前壓抑自己對陳思國的感情,無處釋放,所以才被人利用這個弱點,讓她的心理防線瞬間崩潰,意亂情迷。

她瞭解自己,卻又無法改變自己。

周瞳並沒有察覺常寧這種內心的變化,他把全部精力放在抓捕剝皮殺手的計劃上。他絕不能失敗,因爲一旦失敗,不是從頭再來這麼簡單,而是恐怕會搭上常寧和自己的性命。

他熱於冒險,但絕不是自殺。

他看似隨意的旅程,卻都是經過精心佈置,目的只有一個,讓剝皮殺手無法忽視他們的存在。

而按照計劃,今晚就是逼剝皮殺手現身的日子。 楊陽的情況是三個死者中最與衆不同的,也頗有些神祕色彩。她三年前從上海一家知名外企辭職,隻身來到西藏,四處遊走,居無定所。警方雖然多番調查,但對她掌握的資料卻是最少的。這麼長時間裏,她沒有找一份工作,也不像單純來旅遊,那麼她來西藏究竟是做什麼?然而要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卻也並不容易,她與人接觸不多,行蹤飄忽,似乎有意的在隱藏什麼。

不過一直以來,她作爲受害者,警方所關注的程度有限,並沒有再做更深入的調查。可當嚴詠潔和陳思國打算深入調查的時候,才發現可以找到的線索幾乎少的可憐。她原來租住的地方,如今已經進了新的租客,關於她的東西早就全部被清理,無從下手。唯一能夠查到的是,在她遇害當天,有人看到她在拉薩喜來登酒店出現過。

嚴詠潔和陳思國立刻趕到酒店,調閱當天的視頻監控,果然發現楊陽曾出現在酒店大堂。爲了進一步瞭解情況,他們又找到當天上班的前臺服務員。

“你回憶一下,見過這個人沒有?”陳思國拿出楊陽的相片,遞到服務員手裏。

服務員接過相片,仔細看了看,想也沒怎麼想,就說道:“如果沒記錯,她前兩天還來過酒店。”

嚴詠潔和陳思國心中一震。

“前兩天,你見過她?”

服務員見他們表情驚訝,又看了看照片,才非常肯定的說:“不錯,就是她,她說話的聲音嘶啞,而且是凌晨一點左右過來的,當晚剛好我值班,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你能陪我們去監控室,辨認一下嗎?”

“可以。”

他們又回到酒店的監控室,調出前兩天的錄像,在凌晨一點四十分的時候,空蕩蕩的酒店大堂裏出現了一個身影。

“就是她!”服務員連忙指着屏幕說道。

不過因爲視頻監控器的角度問題,再加上對方戴着帽子和圍巾,從錄像中無法清晰看到臉部。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你記得她來這裏做什麼嗎?”

“她來這裏取東西。”服務員回憶了一下,又繼續補充道:“她以前來酒店租用過一個保險箱……這個在酒店前臺電腦上應該有記錄,你們可以去調閱來看看。”

嚴詠潔和陳思國立即調閱酒店裏電腦數據,果然在去年十二月七日早上,也就是發現屍體的前一天,楊陽在這裏租用了一個標牌爲2157的保險箱。

因爲有詳細的記錄,通過酒店經理,他們打開了楊陽租用的保險箱。

他們本來以爲裏面的東西已經被楊陽取走,不過保險箱裏卻還留着一張紙。

這是一張陳舊的A4打印紙,上面污跡斑斑,彷彿從垃圾桶裏撿出來一般。紙上面用圓珠筆寫着兩個字:救我。在文字下面,還畫着一條菱形手鍊的草圖。

嚴詠潔手握紙條,和陳思國面面相覷,在這隆冬時節,兩個人額頭竟都隱隱冒出汗水。 天涯度假村地處拉薩市郊,依山傍水,風景壯美。這裏地域寬闊,以出租小棟別墅給遊客度假爲主,因爲設施齊全,環境優雅而倍受歡迎。

周瞳在天涯度假村定了一棟別墅,打算與常寧在這裏“約會”。

別墅是用上好的木材搭建而成,冬暖夏涼,內部的裝飾也別具匠心,還散發着淡淡的原木香味。倘若是一對真的情侶來到這裏,恐怕都會情不自禁的激吻一番。

不過周瞳和常寧走進來,首先卻是檢查門窗,拉上紗簾,然後觀察別墅外的環境。

這裏每棟別墅相隔有幾十米,而且之間還有花園和假山隔開,保證了每棟別墅的私密性。這也正是周瞳選擇這裏的原因,有着茂密樹林的花園和造型各異的假山,讓偷窺者可以方便的隱匿。

此時,已是傍晚時分,周瞳和常寧不慌不忙,先在一樓享受了燭光晚餐,席間談笑風生,卿卿我我。周瞳更是極盡言語挑逗之能事,惹得常寧時而羞澀不語,時而笑聲連連,時而嬌怒打罵,即使在冰冷的屋外也能感受到裏面的春風暖意。

紅酒美食,讓常寧如玫瑰般豔麗。溫暖的房間裏,她早已脫去外套,換了一件性感的貼身長裙,她近乎完美的線條一覽無餘。她微微有些醉,或者她希望自己能醉,她有些分不清這是在演戲還是真實的。不過她希望這一切都是真的,她希望周瞳能緊緊抱住她,擁吻她,撫摸她……她猶如一個沉寂已久的火山,火熱的熔岩被塵封,寂寞,孤單,希望被愛,被點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