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隻能說明,蠱清苗不是太陰之女,那麼說,至始至終,太陰之女都只有苒兒一個!

2020 年 11 月 5 日

“你的冥藥鼎呢,你的冥藥鼎在哪裏?”狠狠的扼住蠱清苗的脖子,冷冷的問着。

“我…….冥,什麼……什麼冥藥鼎?沒有冥藥鼎!”

蠱清苗被龍清絕死死的扼住脖子,都翻白眼了,她斷斷續續說出這句話。

這個答案,彷彿一道陽光,瞬間照進了龍清絕滿是陰霾的心底。

記憶一點點回放,那句“龍清絕,我愛你,我是真的真的好愛你”再次在龍清絕的大腦裏不斷的迴響起來。

總裁的蜜愛新妻 是啊,只有冷苒那個女人才會連名帶姓地叫他,叫他“龍清絕”,只有冷苒的眼淚纔是那樣的苦那樣的澀,又那樣的多,好像永遠也流不完。

無敵娘親,束手就寢 冷苒,冷苒…原本是你,原本是你。

鋼鐵燃魂 “清…..清絕……放開我……我呼吸不過來…..了”蠱清苗在他的手掌下掙扎着。

龍清絕嘴角的戾氣越發深了:“哦?覺得呼吸困難嗎?很難受嗎?”

陰沉沉的聲音,眼眸中帶着一絲嗜血的冰冷。

蠱清苗感覺自己視線越發模糊了,呼吸越發難受,聽到龍清絕的聲音,狠狠的點頭。

她快死了,她感覺呼吸不過來了。

“不想死?好,我讓你永遠生不如死!”龍清絕猛的鬆開蠱清苗的脖子。

“咳咳咳……”

重新得到空氣的蠱清苗劇烈的咳嗽起來,但是還沒等她緩過神來,她的手腕再一次被人捏緊,頓時蝕骨的疼痛從手腕處傳遍全身每個角落,痛的讓她慘叫出聲。

“當初我說過,別動冷苒,你當作耳邊風?”龍清絕冰冷的聲音猶如地獄裏的惡魔,他一隻手死死的扯住蠱清苗的頭髮,蠱清苗只覺得害怕的顫抖。

此時此刻的龍清絕,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我沒有……”

“沒有?”龍清絕冷笑一聲:“這兩隻手傷了我的苒兒,那麼……”

咔嚓一聲,伴隨着蠱清苗的慘叫,兩隻手被硬生生的撕扯了下來,鮮血如注,血花四濺,血肉一片模糊,蠱清苗就如同一隻擱淺的臭魚,倒在地上,雙臂不斷流出鮮血,不斷的抽搐着。

“以後,你就在此老死吧,敢動我龍清絕的女人,這便是下場!”

說完,龍清絕把血淋淋的手臂丟在地上,轉身頭也不回的離開。

“清絕…….清絕…….爲什麼……爲什麼要這麼對我!!”

蠱清苗撕心裂肺的聲音穿透整個牢房。

……

出了牢房,龍清絕馬不停蹄的趕往蝴蝶谷,他要去找沐風,他要再聽沐風親口說一遍,冷苒肚子裏的孩子究竟是誰的,因爲冷苒懷孕的時間太巧了,不早不晚剛好是那次他強要了她的時候,就算沐風跟冷苒有過什麼,又有誰敢確定孩子就一定是他沐風的。

看着龍清絕絕塵而去,蠱仁和聽着管家來報牢房的情況,眼眸深了深,繼而道:“下令下去,把四公主的院子打掃一遍,苒兒要回來了!”

-本章完結- 看來龍清絕知道真相了,苒兒也會很快回來,太好了,太好了,這幾個月,他想死了這個女兒。

到達蝴蝶谷,找了一圈後,沒有發現沐風,龍清絕只覺得整個太陽穴都突突的痛,他面色陰沉的出動了所有的暗衛,終於在午夜找到了沐風的下落。

看着黑幕中迎風而站的白色身影,龍清絕第一次細細的打量這個人,聽說他失去了所有的巫術了,此時就是一個凡人,沒想到氣質依舊這般出塵。

聽到了腳步聲,沐風慢慢的轉過身,看到龍清絕的身影是,嘴角輕輕上揚,龍清絕終於來了,等的他好辛苦呀。

若不是爲了那可憐的女人,他早就去雲遊了,沒想到這龍清絕悶葫蘆,竟然讓他等了這麼久,當真是折磨死他了。

“龍王爺遠道而來,稀罕稀罕,請問有何貴幹?”沐風挑着嘴角走進了一旁的小木屋,徑直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端起一旁青煙繚繞的龍井茶輕抿了一口,一副愜意慵懶的模樣。

“沐風,你告訴我,冷苒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誰的?”龍清絕站在哪裏,身形挺拔,猶如一棵聳立的鬆,眯着沐風的雙目裏透着的全是凌厲。

沐風嗤笑一聲,微微挑眉,狹長的眸子正視龍清絕:“龍清絕,你真的以爲是我怕了你所以纔會做一個不負責任的男人讓冷苒懷着孩子離開的嗎?”

龍清絕眉心緊蹙起,“把話說清楚。”

沐風一臉不屑地睨了龍清絕一眼,放下茶盞:“如果苒兒愛的是我,如果她肚子裏的孩子真的是我的,我就算真拼儘性命也不可能讓她被你欺負,最後還要一個人離開。”

龍清絕一個箭步衝到沐風面前揪起他的衣襟,眼裏已經看不清楚他此時的情緒,太複雜了。

“她肚子裏的孩子不是你的?那是誰的?”

沐風一聽,頓時火了,擡起拳頭狠狠地就朝龍清絕砸了過去。

雖然沒有法術,但是內力卻是有的,這一拳砸的極其狠,絲毫不亞於當初龍清絕給他的幾拳。

龍清絕猝不及防,鬆開了沐風的衣襟身體往後退了一步。

“龍清絕,我沐風敬你是一個男人,沒想到這般畜生,自己幹了好事還要來問別人孩子是誰的。”說着沐風又是一拳狠狠地朝龍清絕揮了過去,而龍清絕此時聽了沐風的話整個人都已經怔住了,所以第二拳又砸在了龍清絕的臉上,讓龍清絕的嘴角瞬間就溢出了鮮血。

糯米味湯圓 但是龍清絕卻感覺不到一絲的痛,他的腦海裏滿滿的沐風說的那句話。

“你知不知道,那女人爲了你,心裏有多苦有多痛嗎?現在你更是把大肚便便的她趕到荒蕪一人的北荒去,這種事情也只有你這個負心漢能做的出來!”

“你沒有碰過苒兒,從來都沒有碰過她,是不是?”龍清絕絲毫不去擦嘴角溢出的血跡,他此刻的心裏跳躍着的是無限的從未有過的喜悅,只要沐風說出所有真相,再被打多少拳他都願意。

“我倒是想啊,可是那女人一根筋,傻的可惡,她整顆心裏就只裝着你一人,怎麼可能會讓我碰,就像你那晚看到的,我也只是抱她在懷安慰她別爲了你和蠱清苗訂親而難過,沒想到你竟然……”

龍清絕突然就笑了,像個孩子一樣的笑了。

他嘴角綻放的弧度,加上他俊美如斯的輪廓,深邃的星眸中猶如鑲嵌了最美,最燦爛的寶石,美的甜的讓人移不開眼。

若是此時此刻那些美人佳人看到了,一定被迷得丟了一顆芳心。

原來!原來冷苒還是她的,她一直都是他的,從來都是他的,冷苒和孩子都是他的。

她愛他,原來她那麼愛他!

“沐風,謝謝你!”

話落,龍清絕的身影便迅速消息在了沐風的眼前。

沐風脣角微扯,心裏澀的厲害,原來,成全別人並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真不知道冷苒那個笨女人當初想要成全龍清絕和蠱清苗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情,是不是跟她這樣那麼難過?

……

北荒。

一間簡陋卻十分乾淨的房屋裏。

搖拽的燈光下,把一個纖瘦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

油燈面前,冷苒手握針線,面前放着一個竹籃,竹籃裏面裝着五彩的線,還有一件已經做好的精緻小巧的嬰孩衣裳。

而此時手裏還拿着一件半成品衣衫在一針一線的繡着。

昏暗的燈光籠罩在她身上,她神情專注的盯着手裏的針線,嘴角帶着淺淺的笑意,不時的伸手撫摸了一下凸起的小腹,此時的孩子已經七月有餘了。

做的太久了,她放下手裏的針線,慢慢的站起來,走到窗前,活動活動。

窗外,寂靜的只看見漫天飛舞的狂沙,一草一木都沒有,彎彎的明月掛在樹梢,一切寂靜的讓人覺得有一絲空空的。

看着這一年多發生的事情,腦海中一遍遍的回放着過往的一切。

這一年多,她經歷了太多太多了。

沒想到此時此刻,陪伴在她身邊的是肚子裏唯一的孩子。

怔怔地看着窗外,腦海裏不由的浮現楚那張棱角分明的英俊面龐,那樣清晰,就算這輩子再也不會相見,可是那張俊顏卻永遠也不會模糊。

低頭,冷苒的手輕撫上自己的腹部,對着孩子燦然一笑。

“孩子,別怪娘自私,娘一定會讓你見到你爹的,只是不是現在,娘希望你能多陪陪娘,好不好?”

嘴角的笑越發柔和,冷苒溫潤的聲音響徹在屋子中。

突然,冷苒感覺自己肚子裏的小傢伙動了一下,腹部的左有微微隆起然後又快速恢復正常。

是孩子在她的肚子裏動了嗎?是她的孩兒在答應她了嗎?她的孩子能感應到她在對他笑嗎?

巨大的欣喜狂涌而來,讓冷苒控制不住地就溼了眼眶。

撫輕着腹部,這是她失而復得的孩子,此時此刻,她沒做一件事都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生怕傷到了孩子。

臉上的笑容愈發的燦爛明媚,好似窗外的皎潔的月光。

“孩兒,娘感覺到了,你也願意陪孃的是嗎?有你陪着娘,即便是粗茶淡飯,即便是四顧風沙又何妨?”

門外,龍清絕無比快活卻又無比沉重的步子一步步靠近,每靠近一步,他的呼吸就孱弱一分,心跳就慢一拍,他從來沒有過像此刻的緊張與膽怯,更沒有過像此刻的難以抑制的興奮與激動。

突然聽到房屋裏傳來的冷苒歡快的聲音,她在說,他們的孩子再給她打招呼呢,他們的孩子在肚子裏給她打招呼了”

腳步不由自主地加大,站在房屋門口的那一瞬,龍清絕整個人都失了魂魄。

皎潔的月色中,冷苒就側身站在窗前,昏暗的燭光加上窗外皎潔的月光灑那纖瘦的身影上,照着她那隆起的腹部,溫暖着她和他們的孩子。

她低着頭,左手輕撫着他們的孩子,清脆而悅耳的笑聲瀰漫在整個房間裏,甚至是整個月光裏,那樣快樂,那樣幸福。

而她身後簡陋的木桌上還擺放着她爲他們孩子一針一線縫製的衣裳,如此貧苦的條件,她卻笑的如此好看,一點怨言也沒有,頓時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感受到兩道熟悉的幾乎可以將自己洞穿灼熱目光,冷苒側頭朝門口看了過去,只是一眼,她臉上的笑容便僵住了。

四目交接,只是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安靜了,只剩下三個人的心跳聲。

冷苒看着門口的龍清絕,那樣修長挺拔的身姿,那樣刀削斧刻而丰神俊逸的面容,那樣溫柔繾綣而憐惜的目光,那樣殷切而期盼的表情,一切就跟記憶中的一樣,一點都沒有變過。

月光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卻又讓他離得她那麼近那麼近。

倏地,淚水就滑出了眼眶,冷苒覺得一定是她出現了幻覺,一定是月色太美,太安靜,要不然,她怎麼可能在這樣寂靜的沒有一絲風聲的夜裏,看到龍清絕?以前都是在深夜的夢裏才能出現的龍清絕,爲何此時此刻會出現。

一定是幻覺,一定是。

驀地收回目光,轉身,龍清絕將所有的視線都投向了窗外,只有窗外的月光是真實的,微微的冰涼,卻能讓她頭腦徹底清醒過來。

“苒兒……”

那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那樣真切,那樣好聽。

可是,是假的,是假的,是幻覺,一定是幻覺。

龍清絕邁開長腿,健步如飛,那樣迫不及待,那樣渴望將龍清絕和他們的孩子擁進懷裏,分分秒秒捧在掌心,再也不要分開。

“苒兒…”

當所有熟悉的氣息快速靠近,冷苒實在是忍不住回頭,這一刻,哪怕只是幻覺,她也願意沉淪。

回頭,剎那,那個刻刻思念的人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那樣真實,她甚至感覺到了他身上灼人的氣息。

“龍清絕…”

-本章完結- 擡手,冷苒情不自禁的撫上那張清雋的面容,溫度從指尖傳來,一切都不再是幻覺,淚水如決堤的洪水,瞬間狂涌而出。

“苒兒,是我,是我,我來了。”

薄涼的指腹,小心翼翼的捧起那張小巧的臉,下一秒,龍清絕便毫不猶豫的低頭,四片溫熱的薄脣教纏在了一起,淚水也交融在了一起,難捨難分。

這個吻一直持續了很久,直到感覺懷中的人兒呼吸有些紊亂的時候龍清絕才依依不捨鬆開她,看着那張有些泛紅,梨花帶雨的小臉,脣又忍不住的落下,落在冷苒覆蓋滿淚水的臉上,想要吻去她那滿臉的淚水

只是,卻越吻,那眼裏的淚水卻越涌越多,怎麼也流不完。

龍清絕心疼極了,他修長的手指擡起。

“對不起,對不起…”捧起冷苒的臉,龍清絕指腹輕輕地摩挲着她的臉頰,拭去她眼角不停滑下的淚水,“苒兒,對不起,讓你受苦了,都是我的錯,你莫要再哭了…”

冷苒擡起一雙水眸怔怔的看着面前這個俊美如斯,她愛的死去活來的男人,雖然眼淚控制不住的不停地涌出來,可是嘴角卻揚起絢爛的弧度。

“對不起什麼?”

聲音裏帶着一絲哽咽,卻滿滿的幸福。

龍清絕忍不住低頭啄那雙嬌豔的紅脣,“所有我做的讓你傷心讓你難過的事情,都對不起,是我錯了。”

“那你做了什麼讓我傷心讓我難過的事情?”

龍清絕笑了,興奮激動地笑了。

一直都是他們互相傷害,互相折磨,因爲誤會,因爲自以爲是,因爲彼此的固執。

此時此刻,看着懷中在自己面前撒嬌的小女人模樣,不再時那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冰美人,也不是那個只會叫他“姐夫”的苗疆四公主。此時此刻,她就猶如變回了當初在覈桃灣村的模樣,意依偎在他的懷裏,溫柔體貼,讓他不可自拔。

“你是我早已拜堂成親的妻子,我不應該去招惹蠱清苗,更不應該答應和她訂親,還帶着她在你面前秀恩愛來氣你,這些都是我做的讓你難過的事情,娘子,你能原諒我嗎?”

龍清絕深邃的眼眸裏面倒影出的是滿滿的冷苒,只有她一個人的影子,再無其他。

他每說一句,就忍不住低頭去啄一下冷苒的脣,此刻,他真的不知道要用何種方式才能表達自己對冷苒的愛和在乎,哪怕把她含在嘴裏他都嫌不夠。

冷苒聽着他自我檢討,一副可憐兮兮求她原諒的模樣,有些哭笑不得,清澈的雙眸中滿滿淚光,閃閃的瞪着龍清絕。

“似乎檢討的不夠全面”冷苒嘴角微微嘟起,眼眸中閃過一絲不相信他,有一絲抱怨的情緒。

龍清絕認真的蹙了下眉頭,回想了一下,這種時候,一定要態度百分之一千的誠懇。就算不是他的錯,那也必須只能是他的錯。

能不能追回自己的娘子和孩子就要取決於冷苒的態度了,所以他絲毫不敢馬虎。

“還有……那日不該那麼粗暴的要了你”

不過雖然嘴裏這般說,但是龍清絕卻從未後悔那日這般做過,不然怎麼會有肚子裏的那個小傢伙存在呢,只是那日自己實在是太過粗暴了。

龍清絕的一句話成功的點燃了冷苒臉上的紅暈,想起那日龍清絕幾乎要將她撞碎的痛至今都清清楚楚。

龍清絕低頭看進冷苒清澈的眸子裏,低頭繼續啄了啄她的脣,一隻手撫上冷苒隆起的小腹,龍清絕認真到:“不過我一點都不後悔那日做的事情,不過,以後爲夫會小心些,不再弄疼你”

小臉上原本酡色的紅暈一下子更紅了,嗔着龍清絕擡手就朝他的胸口砸了下去,半嗔半怒地道,“誰說要跟你有以後。”

龍清絕脣角高揚,伸手猝不及防間就冷苒打橫抱了起來。

突然兩腳一空,身體一斜,冷苒驚呼一聲,下意識地就伸手摟上了龍清絕的脖子,“幹嘛?”

“現在就去把我們以後的關係確立下來。”說着龍清絕就抱着冷苒大步朝一旁的土炕走了過去。

“龍清絕……你,你瘋了,我還是大肚子呢”冷苒又羞又怒,狠狠的瞪了龍清絕一眼。

“爲夫會輕點”龍清絕說的一本正經的,冷苒臉上的駝色更加紅顏了。

瞪着龍清絕道:“你纔不是我相公,你想當孩子的爹,豈不是便宜你了!”

“哦?娘子,爲夫可是中原高高在上的龍王爺,身價很高的,一點不便宜”

“你……你哪裏貴啦,王爺又怎麼樣,還不是跟別的男人一樣。”

龍清絕低頭怒視着懷裏的小女人,氣息卻無比曖昧地問,“你到是說說。我哪裏是跟別的男人是一樣的?”

冷苒被他這般直視的盯着,臉突然間就紅的跟火燒雲一樣,將頭埋進龍清絕的懷裏,再也不敢叫囂了。

龍清絕看着把頭埋進自己懷裏的小女人,嘴角的弧度越發上揚,他小心翼翼的把冷苒放在土炕上,當他跟着坐下後,微微蹙了蹙眉頭。

“這土炕那麼硬,你怎麼睡的下去,明日跟着我回去吧”

心裏滿滿的愧疚和心疼,都是自己,竟然把自己心愛的女人逼到這裏來,讓她和他們的孩子跟着受苦。

“一點不苦,真的”冷苒搖了搖頭,眼睛盯着近在咫尺的俊顏,嘴角梨窩淺淺。

有他們的孩子陪着自己,她從來不覺得苦,現在他更是來找她了,此時她的世界滿滿的幸福,幸福的讓她覺得自己在做夢,怎麼會覺得苦?

“我心疼,都是我不好”龍清絕看着冷苒,手覆上冷苒的小腹,感受到裏面的跳動,眼眸中的柔情快要把整雙眸子都填滿。

“別說了,只要你來,我便滿足了”冷苒伸手捂住龍清絕的嘴巴,眼眸裏滿滿的柔情。

大掌覆蓋住她纖瘦的手掌,忍不住溫熱的脣瓣覆蓋上她的手心,輕啄了一下:“以後,我再也不讓你受一丁點苦” 重生之拐彎向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