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突然而至的麪包車明顯就是奔着他們而來,雲天本能的一伸手抓住了百靈鳳。

2020 年 11 月 5 日

僅僅只是瞬間,車子已經停在他們不得不遠處了,一個猛剎,麪包車猛然停住。

這尖銳的剎車聲讓所有人都是大吃一驚,包括雲天他們三人的目光也都鎖定在了那個麪包車上。

車門瞬間被打開,首先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個長長的槍管。

“我靠!”

六根長長的槍管,這是他們再熟悉不過的恐怖存在加特林機槍。

射速可以達到每秒幾百發的它,可是作爲機炮使用的。

當車門完全打開之後,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也出現在了他們的視野之中。

雙手抓着那恐怖的重機槍,長長的彈鏈足有近萬發。

大大的子彈,簡直就是地獄之門的鑰匙,此時那恐怖的槍口,就對着三個人。

“不好!”

雖然僅僅只是看了一眼,但是雲天卻認出了這個傢伙。

就在昨夜,他們還見過面,他正是影子刀帶隊的那個隊長級人物。

沒有接到布里斯的通知,他竟然就已經找到了三人。

而且完全不打招呼,在這城市之中,竟然使用如此的重武器。

他到底要做什麼雲天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是用重機槍打招呼。

“咚咚咚咚……”

重機槍的轟鳴格外刺耳,六管加特林更是猶如洪水猛獸一般。

伴隨着他扣動了扳機,加特林直接變成了一條火龍。

猶如雨點般的彈殼飄揚下,子彈瘋狂的向着三個人射了過來。

拉起百靈鳳就跑,好在雙方還有些距離,中間停在街上的汽車,成爲了非常不錯的掩體。

只不過,這些車子,在那恐怖的加特林面前,卻猶如紙糊的一般。

子彈紛紛貫穿車身,一時間喧鬧的街頭變成了煉獄一般。

身後的火蛇,不斷的呼嘯而至,瘋狂的子彈,更是追着三個人的身後。

來不及躲閃,沒有什麼好的掩體,雲天急忙一伸手,將百靈鳳摁在地上,同時用身體壓在了她的身上。

子彈貼着他們的頭皮射過,火燒火燎的疼痛下,三個人趴在地上。

四周散落一地的,都是汽車的碎片,伴隨着一輛輛汽車不斷的爆炸,他們四周立刻變成了火海一樣。

“這小子瘋了嗎!”

緊緊的貼着地面,李清揚驚訝的問道。

在這街頭竟然使用重機槍,他簡直就是瘋了一樣。

“恐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子彈轟鳴,兩個人如此近距離都只能大聲呼喊才能聽到。

這影子刀的隊長,竟然對他們做出這樣的事情,雲天知道這裏面一定有問題。

“現在怎麼辦!”

子彈已經完全把他們籠罩了起來,現在即便是兵王,也根本無力動彈。

若是被這子彈擊中,恐怕他們真的會被打成碎塊的。

“我也想知道!”

一手護着百靈鳳,雲天努力的想要思考反擊的機會。

但是手上沒槍,就算是有槍,在這麼強悍密集的火力下,他們也無法反擊。

烈火熊熊,趴在地上暫時避開火力的他們,危機卻並沒有解除。

對方是完全沒有想要留活口,那密集的子彈,不斷的橫掃着周圍的車輛。

恐怕用不了一會,他們身旁的皮卡車也會炸裂。

到時候就算是不被子彈撕碎,恐怕也會被爆炸烤糊。

猶如雨點般射來的子彈,根本就沒有給他們逃脫的機會。

況且還有百靈鳳,她是不可能做到雲天他們的速度。

左思右想沒有辦法下,雲天雙拳緊握。

“李清揚,你的手應該有用處了!”

就在雲天準備試圖引開對方注意力的時候,突然一個東西映入了他的眼簾。

順手一指前方的地面,李清揚也急忙擡起頭。

就在他們三米多遠的地方,有一個下水井蓋,這可就是他們的逃生機會。

只不過這井蓋必須用定製的工具才能打開,要想暴力開啓,也只有李清揚的左手了。

“明白了!”

李清揚點了點頭,四肢並用的開始向前爬行,而那子彈依舊不斷的呼嘯而來,頂着槍林彈雨,李清揚來到了井蓋上。

左手一伸,兩根手指插入了那井蓋縫隙之中,隨着機械臂的用力,井蓋終於開始一點點地旋轉起來。

當井蓋被打開,李清揚從裏邊握着那厚厚的井蓋,暫時他還是可以當一下盾牌的。

“快點兒走,再不走就麻煩了。”

雲天一邊拖着百靈鳳,一邊向前爬去,在來到井蓋的位置後,急忙將百靈鳳甩了下去。

隨後他也急忙抓着通往地下水道的扶手,快速的滑了下去。

看到兩人都已經進入地下水道,李清揚這才一回身也落了下去,同時不忘把井蓋從裏面牢牢的蓋上。

外面的槍聲依舊轟鳴,但三個人卻已經來到了地下,不得不說,這大城市的地下水道真是又寬又大。

除了那惡臭的氣味讓人有些受不了之外,其他的還都比較好。

“這個瘋子恐怕用不了多久,就會發現我們沒有死。”

擡頭看了看那個井蓋,李清揚也長出了一口氣,要不是在地下水道的話,他們三個人恐怕真的完蛋了。

“先離開這裏再說吧,我覺得布里斯是應該跟我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能再給對方機會,雲天立刻拉着狼狽不堪的百靈鳳向前走去,而李清揚的機械手臂射出燈光,讓他們可以辨明方向。

錯綜複雜的地下水道之中,抱着瑟瑟發抖的百靈鳳。

那老鼠都比貓大的場景,讓百靈鳳可是非常的恐慌。

雲天和李清揚當然不怕,淌着那黑色的臭水,三個人左轉右拐的向前走去。

黑咕隆咚的地下水道,尋找方向很簡單,順着水流的方向向下就好了。

大概走了一個小時,一身狼狽的三人這纔算是找到了一個出口。

再次出現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一個小巷子裏。

一身髒兮兮的三人,看着彼此狼狽的模樣,能夠逃離已經算是幸運了。

而云天則拿出電話,很快撥通了一個號碼。

“你在搞什麼,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一個聲音,正是布里斯的口氣。

氣急敗壞的他,怎麼也弄不明白,雲天是不是瘋了,在鬧市區槍戰,這違背了他們的約定。

“我也想問清楚,你們的隊長爲什麼用重機槍在鬧市區開槍,若不是我稍微有些運氣,恐怕都被打成碎塊了!”

雲天也是一肚子火,這突然殺到的影子刀隊長,可是氣勢洶洶。

“等我,我現在過去接你們!”

雲天的話,絕對是超出了布里斯的理解之外,但電話裏是講不清楚的。 喧鬧的街頭,一輛輛的警車不斷的呼嘯而過。

站在衚衕裏的三個人,此時已經換上了新的衣服。

不得不說,幾個試圖搶劫他們的小混混簡直就是給他們送一衣服。

看着衚衕裏把被扒光的混混,李清揚真是可憐他們爲什麼這麼倒黴,遇到了憤怒的雲天。

正好沒地方撒氣,這倒黴的三個人真是被活活的疼昏過去,卻連慘叫都沒有發出來一聲。

一輛車子停在了路邊,車窗放下,三人看到了裏面的布里斯。

於是三人急忙離開小巷,鑽入了這不起眼的車子裏。

隨着布里斯猛打方向盤,車子立刻向着遠處駛去。

“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這水越來越渾了!”

一邊開着車子,布里斯一邊問道。

這件事情怎麼越來越複雜,再這樣下去,恐怕整個城市都要亂成一團了。

“我也很想知道,你們的隊長怎麼會知道我們的事情,而且還拿着重機槍對着我們狂射!”

雲天雙眉緊皺,莫非這隊長級的人物也被策反了嗎。

這件事情還真的有些不可思議,畢竟特種兵的意志力絕對不會輕易就範。

更何況影子刀的隊長,那絕對是出類拔萃並且根紅苗正。

又怎麼可能被天堂集團所利用呢。

但現在,所有的一切沒有其他的辦法解釋,坐在車裏的雲天,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這只是你們一面之詞,我憑什麼相信你們!”

布里斯嘴上雖然這麼說,但之前任務的時候,他也發現了有些不對勁。

隊長竟然一定要滅口,這一切又有什麼祕密呢。

“我也沒辦法讓你相信,而且現在還不只是你隊長的問題,看看這些吧!”

雲天一伸手,從懷中取出了那些照片,遞給布里斯。

接過照片的布里斯,雖然僅僅只是掃了一眼,但是那照片的恐怖,真是讓他汗毛倒豎。

“這件事情越來越複雜了,我們還是回去再說吧!”

布里斯現在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那些照片簡直直接撞擊在他的心臟一樣,這種猶如被子彈擊中的感覺讓他難受得說不出口。

長長的嘆了口氣,布里斯立刻加快車速,現在城市的另一頭駛去。

此時的街道上,警察已經建立了圍欄,一點點的排查着各種車輛。

看着那一道道關卡,布里斯卻並不在乎,直接露出一個縫隙,把自己的身份卡片遞出去,他的車就一路過關了。

這就是不理事的特權,若是沒有他的話,想要坐車離開市中心,恐怕將會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車子很快停靠在一棟公寓樓前,將車子停好後,布里斯帶着三人一路走上樓。

這棟樓並不新,看起來已經有些年頭了,好像樓層不高並沒有電梯,三個人一晃而過,並沒有人發現。

恐怕現在全城的攝像頭都在捕捉着任何嫌疑人的身影,而換了衣服的三人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推開自己的公寓門,這裏是兩室一廳的房子,有些破舊的房子裏面還是蠻溫馨的。

“進來吧,這裏應該沒有人會發現。”

布里斯將外衣脫下,掛在衣架上,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現在他是自己的內應,雲天也必須百分之百的相信他,於是就把這件事情大概的因果關係從頭到尾說了一遍。

“你說的沒錯,我們知道的消息是有人透露出來的,看起來你所謂的反黑聯盟對於你們手中的資料也躍躍欲試。”

布里斯點了點頭,再一次重新仔細的查看那些照片,對於這基因武器,他真的有些認識。

這種基因改造的實驗面前,生化武器都變得有些蒼白,若是真的被天堂集團這樣的罪惡集團控制,那可是相當麻煩呢。

“所以我們現在一定要儘快找到他,徹底的斷絕天堂集團的計劃。”

把那個瘋狂的科學家,照片遞給布里斯,雲天長長的嘆了口氣。

他留在這裏的唯一目的就是破壞天堂集團的計劃,爲這個罪惡的集團實力實在是太大了。

尤其是他們越重視什麼,那就是自己一定要破壞的,雖然幹掉魔術師的分身,但這種分身恐怕隨時都會有。

“就連你們隊長都成爲對方的殺手,這件事情看起來越來越麻煩了。”

李清揚也嘆了口氣,這件事情真的好是一個漩渦一樣,不斷的讓他們一直往下,卻還不到底。

“接下來的行動我可以幫忙了。”

放下照片,布里斯對着雲天說道。

這件事情的複雜程度,不僅關乎於天堂集團,現在更關乎於影子刀忠誠。

“難道在這種緊張的時刻你們應知道還可以有機會四處亂走嗎?”

雲天沒想到,布里斯提出要加入,他可是影子刀的在職成員,難道他不需要去完成任務了嗎?

“沒辦法,我現在被命令暫時休息,等待通知,而且現在看起來,我的通知也遙遙無期了。”

布里斯沒辦法,因爲他現在被停職了,停職的原因究竟是什麼沒有人跟他解釋。

但是他知道,正是因爲自己沒有按照隊長的命令一槍擊斃嫌疑犯,所以纔會被停職。

一開始他還想不明白,隊長爲什麼要在這種時候將他停職,但是現在從雲天的口中,他已經知道了事情真相。

但越是這樣,他就更要深入調查,畢竟影子刀可是國家意志。

若真如雲天所說,隊長是被天堂集團收買,那麼未來將會是一個非常大的隱患。

身爲影子刀的成員,他有必要也有責任,去把這件事情弄個水落石出。

“但我們現在最大的麻煩,就是我們根本不知道可德斯堡到底在哪裏,可德斯堡如果找不到,就更別想要找到貓頭鷹了。”

現在的線索又一次中斷,恐怕一時半會兒也很難尋找。

這個代號貓頭鷹的傢伙,一定要被找到,否則天堂集團早晚會尋覓到他的行蹤。

“我或許有辦法查到,交給我了。”

布里斯拿起那份資料,轉身向着裏屋走去。

歐洲的情報部門,也是非常發達的,尤其是在他們地界發生的事情,更是瞭如指掌。

“我要去洗個澡了,感覺身上都好臭。”

那邊已經全部戒嚴,要想這時候出去找間酒店住,那也是不可能。

大街小巷現在都是警察,所以他們只能暫時在這裏安頓下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