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聲音!是差點砸死自己的那個神祕人!女鬼的心裏突然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2020 年 11 月 5 日

韓老師和女鬼轉頭看向門口,只見張謙舉着啤酒瓶子:“放開那個美女! 控制慾 有本事你衝我來!”

女鬼立刻鬆開了頭髮,轉身就要逃走。

兩個鬼卒趕緊去抓,但是還是晚了一步,女鬼的頭髮就像一根根細長的鋼鞭一樣衝甩了過來,雖然不能對鬼卒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卻嚴重干擾了鬼卒的視線和動作。

鬼卒和女鬼之間的戰鬥除了張謙之外另外兩個人都沒有發現。

又讓她逃了。張謙在心底嘆了口氣。

“咳咳!咳咳!”林琳掉在了地板上,一邊咳嗽一邊大口呼吸着新鮮的空氣。

韓老師沒有去看林琳,而是呆呆的看着門口。

張謙!

居然是張謙!

不對,應該說是,果然是張謙!

前兩次就是他救了自己!

這次又是他!

“老師好。”張謙舉着啤酒瓶子說。

這個動作加上這聲問候讓韓老師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張謙也覺得有點尷尬,於是放下酒瓶子走過來幫着韓老師把林琳扶到了沙發上:“對不起啊老師,我來晚了。”

一聽這話韓老師臉色立刻一變:“那個,那個女…”

“她已經被我趕跑了。”

“被你…趕跑了?”韓老師驚訝的看着他,還有他手裏的啤酒瓶子。

這……韓老師一陣疑惑,根本搞不清狀況。

“恩,你放心吧。”張謙點了點頭,然後默默的走到窗邊查看了起來。

女鬼就是從這地方飛走的。

其實剛纔的時候,戾氣障一直都存在,張謙和鬼卒也試驗了很多方法就是破不開這層障壁,但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這房間內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道強光,在那道強光的作用下戾氣障瞬間土崩瓦解了。

系統說,那陣強光裏帶着仙氣,雖然並不濃郁,甚至可以說很微弱,但是即便再微弱,那也是天地之間最爲強大的仙氣。

這種程度的仙氣可以輕輕鬆鬆的破除像女鬼這個等級的鬼所佈下的戾氣障。如果用得好甚至可以秒殺這女鬼。

根據系統的觀察,這兩個女人都是普通人,別說仙氣了就連仙緣都沒有一丁點,所以那道仙氣可能是某一個物品散發出來的。

只要能吸收那個物品上面殘存的仙氣,哪怕只有一絲絲兒,那得到的裨益也是無法想象的!是的,系統可以吸收妖魔鬼怪但是同樣也可以吸收仙靈神佛,而且仙靈神佛能提供的能量更多更強!

但是可惜,那是不可能的。想要吸收仙靈神佛那比登天還難,不僅僅是因爲他們實力強大到沒邊,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他們就好比是統治階級管理層,你再厲害你敢跟統治階級叫板?

查看完窗戶,張謙開始忙着在屋裏尋找那個帶有仙氣的物品。

韓老師正忙一邊照顧林琳一邊打電話叫救護車,但是這時候林琳卻慢慢地清醒了過來,擺了擺手示意不用去醫院。

她那時候雖然受到了女鬼的攻擊,但是神智好歹還是清醒的,所以聽到也看到了之後發生的一切。

她清楚地記得就是這個此刻正在屋裏四處亂看的高中生救了她。

慢慢地恢復了狀態,她有些有氣無力的指着張謙問:“這個人是誰?”

“他是我的一個學生。你真的不用去醫院嗎?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你都吐血了!”韓老師有些擔憂的看着她。林琳這次受的傷很嚴重,比上次自己碰到的那次還要嚴重。

“不用。”林琳雖然臉色很難看,但是那雙眼睛卻是炯炯有神:“想不到你居然還有一個這麼厲害的學生!我這點傷不算什麼,碰上一個這麼厲害的奇人就算死了也值了!我一定得結交一下他!”

“要結交的話以後有的是機會,你的身體要緊啊!”韓老師嚴肅的說。

“哎呀我說不用就不用了。我以前受過更嚴重的傷呢!”林琳站起身:“剛纔你別看我吐血了,實際上沒受什麼傷,我身體好着呢!”

韓老師無言,她都這麼說了那也沒辦法了。想到這她看向張謙,心中很是奇怪。張謙她很瞭解,以前就知道上網打遊戲,從不學習,最近這是突然轉性學習了,但是他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厲害的本事驅走女鬼呢?

張謙根本沒注意兩個美女的眼神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全神貫注的在屋裏瞎轉悠着,一邊轉悠還一邊唸叨:“在哪呢在哪呢?”

林琳沒什麼事了,韓老師也得空了,對着張謙說:“張謙。”

Wωω● TTκan● CO

“到。”張謙趕緊停止了搜索:“老師你們沒事了吧?”

林琳有些艱難的站起身:“這次謝謝你救了我的命。”

“不用客氣。嘿嘿。”

“你叫張謙是吧,是你把那女鬼驅走了對吧?你是怎麼做到的呢?”林琳兩眼放光目不轉睛的看着他。

“額…這是天賦。”張謙轉了轉眼睛說。

“張謙,你跟老師說實話,你怎麼會有這種本事呢?”韓老師可不信這是什麼所謂的天賦。

“不騙你們,真的是天賦。”張謙嘿嘿笑。

韓老師抿了抿嘴脣,換了個問題問道:“剛纔看你在找東西?”

張謙一聽這話愣了一會,幾秒鐘後笑着問道:“是啊,我想問一下剛纔是不是有一個東西發出了一道很強烈的光?”

“是我的太上玄天令。”林琳立刻說道。 太上玄天令……張謙的額頭上出現了一滴汗,臉龐稍微抽搐了幾下。

這名字好牛b啊。

“啊,能讓我看看嗎?”張謙問。

“那可不行,這麼厲害的寶貝怎麼能隨便讓你看呢?”林琳趕緊說道。

張謙更是無語,還這麼厲害的寶貝?有多厲害?厲害的話你怎麼會被女鬼攻擊還差點被幹掉?

“不過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就讓你看看吧。”說着伸手一指剛纔銅牌掉落的地方。

張謙趕緊走過去拿了起來。

“什麼狗屁太上玄天令!”系統的聲音在張謙的腦子裏炸響:“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甲片!”

“甲片?”張謙專心致志的看着這個小小的銅牌。

“對,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東西應該只是一個天兵盔甲上的甲片罷了。”

“還真有天兵存在啊!”張謙震驚,“另外天兵穿銅甲嗎?”

“當然,不過天兵是最低級的仙人。 名少的寶貝甜妻 但即便是最低級的,對於人間這種普通的鬼怪來說他們也幾乎是無敵的。他們當然是穿銅甲的,不過他們的銅甲可不是人間的這種普通銅甲。”

“好吧,你知道的還真多,那這東西還有用嗎?”張謙細細端詳着這塊沾着血的銅甲片。

“這東西沒什麼用了,上面僅存的仙氣也全都消耗乾淨了。不過你問問那個女的這東西她是從哪弄來的,這種甲片不可能單獨存在,絕對是從某件盔甲上掉落的,如果能找到那件盔甲然後吸收掉……”

張謙攥起了拳頭,如果能吸收這件盔甲上面的仙氣,那麼系統肯定能有大幅度的成長!

他慢慢的走到林琳面前:“這位……姐姐,這個東西你是從哪弄的?”

“哦,這是我從一個地攤上買來的。”林琳說。

“地攤?那你明天能不能帶我去那個地攤看看?”張謙急忙問道。

“當然可以了,你救了我嘛。不過……”

“不過什麼?”張謙趕緊問。

“以後如果我碰上了這種靈異事件,能不能找你幫忙?”

“這個……”張謙沉吟了一下。系統趕緊說道:“快答應她啊,這種好事哪裏去找啊!多碰上靈異事件我就可以多吸收一些鬼怪了!”

“那好吧。”張謙裝作一副爲難的樣子。

“那行,那就這麼說定了。明天上午九點我在學校門口等着你。”林琳高興的說。

“好。”

“不行,張謙明天你還得上課呢。”韓老師這時候才反應過來。

“額……”張謙心說韓老師不愧是老師啊,上課學習在她心裏始終是最重要的。

“哎呀偶爾休息一天嘛。你不用管她明天上午九點來校門口找我就行!”林琳最後拍了板。

之後的事不用多說了,林琳雖然被打的吐了血,不過看起來似乎並沒有什麼大礙,張謙不禁有些咋舌這女人的身體素質。在幫忙把屋子收拾了一下之後,張謙對她們說道:“那我就回去上自習了。”

“上什麼自習啊,小弟弟,今晚你救了我的命,我得請你吃個飯。”休息了一會的林琳臉色恢復正常了,精神頭也足了,拉着張謙的手就要往外走,一邊走還一邊說:“跟上啊,韓大美女!”

韓老師無奈的搖了搖頭跟了上去。

從一個老師的角度來說,她是很想讓張謙回去上自習,但是…接二連三的發生這麼恐怖的遇鬼事件,最後都是被張謙給救了,所以還是讓他跟着吧,免得在遇到什麼可怕的事。

但是問題也就接憧而來了,今晚睡覺怎麼辦?難道要讓張謙跟她們睡在一起?這肯定不行啊,但是不讓張謙跟她們一起萬一半夜那女鬼再來怎麼辦?

張謙是把女鬼驅走了,但是隻是驅走了,女鬼也許還會再殺回來的。

唉,到時候再說吧。

路上林琳拽着張謙東拉西扯問這問那,似乎對他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張謙有些不好意思的跟她一句一句的聊着,韓老師跟在後面看着他們,心裏越來越奇怪。

張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加上這次已經是三次了,三次都是及時出現救人,而且還有着能把女鬼弄走的本領,甚至女鬼甚至都不敢跟他打照面——她記得很清楚,張謙喊完那句話之後女鬼就鬆開了林琳,然後她就感覺一直圍繞在身邊的那種陰森的寒氣消失不見了。

張謙啊張謙,你到底有着什麼樣的祕密?韓老師目不轉睛的看着張謙。

她哪裏知道,張謙每次都能及時趕到全靠系統和鬼卒。系統感應到女鬼的方位和女鬼的動作,鬼卒擡着他一路趕到事發地點。

其實張謙完全可以不用去讓鬼卒自己去就可以了,但是系統說了,這是爲了幫張謙練膽。這個女鬼不是很強,鬼卒可以完爆她,所以就要趁着這個機會讓張謙見識見識這些東西。

很快到了校外,三個人沒在學校門口吃,而是來到了一個和學校有一些距離的燒烤攤。

要了一些烤串一些啤酒,三個人吃吃喝喝了起來。

林琳首先舉起酒杯:“弟弟,我這個人性格比較直,也不說那麼多廢話了,今天多虧了你要不我真就死定了,別的不說,姐姐先敬你一杯。”

“姐姐你客氣了。但是…你剛纔都吐血了,還是別喝酒了吧?”張謙也舉起酒杯。這一路上從跟她的交流中就可以看出來,林琳這個人真的不是那種做作的女人,想說什麼就說想問什麼就問,不會藏着掖着,對張謙的感謝也是發自肺腑的——哪怕得知了張謙學習不好,老爸因爲搶劫被抓入獄,老媽只是個窮種地的,林琳也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輕蔑和不屑,反而給了張謙自己的名片,並很誠懇的說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就儘管開口。

雖然她也有可能是在客氣,不過這還是挺讓張謙感動的。

“沒事,我這喝的是茶,我以茶代酒。”林琳說。

“那好吧,不過我也不能多喝,我就喝這一杯吧。”

隨着交談,氣氛就逐漸熱鬧了起來。當然只是張謙和林琳之間,而韓老師不知道是出於老師和學生之間的身份隔閡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總是和張謙說不了幾句話。

其實她的心裏對張謙也是很感激的,但是她不是林琳的那種直爽的性格,真說讓她跟一個學生千恩萬謝,她還真做不出來。

這並不能說明她是一個不知恩的人,只能說明人的性格不同。

因爲喝了一些啤酒又喝了不少的茶水,中途張謙去了一趟廁所,回來的時候就感覺氣氛有點不太對了,兩個女人都直勾勾的看着他,這兩道目光讓他微微有些驚慌。 “老師,你們這是?”張謙問。

“我們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待會我們回去的時候如果女鬼再來騷擾我們,那該怎麼辦?”韓老師輕聲問。

“應該…不會吧?”

“萬一呢!” 惡魔總裁的業餘嬌妻 林琳急問。

現在她是真害怕了。作爲一個資深的靈異現象發燒友,她之前也見過鬼怪,但是從未見過這麼厲害的女鬼!

連‘太上玄天令’都降不住的女鬼,這簡直難以想象!

她哪裏知道,以前見過的都是一些孤魂野鬼,或者是新鬼,這些鬼幾乎沒什麼怨氣和戾氣,也不會主動去害人,所以實力自然就不強,一般的法器或者會點奇門異術的人就能輕易的打發。

女鬼不一樣,她有着很深的怨氣和很強的戾氣,遠不是以前那種鬼怪的層次。所以她第一次產生了這麼大的恐懼心理。

“這樣吧,待會我給你們一張符咒,拿回去放在牀頭,可以保你們一晚平安無事。”張謙說。

兩個美女一對視,都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

只是符咒啊,那行,還一直在擔心得把張謙帶回去一起睡呢!

張謙起身管燒烤攤老闆要了一根紅圓珠筆和一張白紙,隨意的胡亂畫了一些東西然後交給了韓老師。

韓老師有些無語的看着這張紙,心說真的有用嗎?

倒是林琳,一把搶了過去,帶着一臉朝聖的激動目不轉睛的看着。

“連我都看不懂的符咒,你的道行真是高深啊!”林琳讚歎道。

“哪裏哪裏。”張謙很是尷尬的撓着後腦勺。

他哪裏會畫什麼符咒!

不過就是隨便胡亂一畫,然後今晚派一個鬼卒保護她們倆就是了。反正有鬼卒在,女鬼就不敢造次,而且她們倆也看不到鬼卒,所以當然一整晚就能安然無恙。

吃完了飯,晚自習也快下了,跟兩位美女道了個別,張謙快步回到了教室。

晚自習臨近結束的時候學生會會過來點一次名,雖然這次是幫了韓老師的忙,即便不點這個名韓老師也不會怪他,但是不回教室大晚上的也沒別的地方去啊,宿舍還沒開門呢。

還有十分鐘結束晚自習的時候,張謙跨入了教室。

一回到座位上王莉就皺了皺眉頭:“你喝酒了?”

“一丁點。”張謙伸出兩個指頭比劃了一下。

“你這是要搞事情啊。”王莉翻了翻白眼:“還好韓老師一整晚都沒來,否則你這出去一晚上而且還喝酒,她不得弄死你啊!”

張謙嘿嘿一笑,沒說話。她會弄死我?搞笑嗎要不是我她就被弄死了!

最後五分鐘的時候,學生會敲開了門。

一如往日的點名,很快就念到了張謙的名字:“張謙。”

“到。”張謙大聲說。

拿着點名冊的男生臉色不善的問:“之前去哪了。”

“額,今晚肚子不太舒服,之前去了個廁所。”張謙回答。

“哼。”男生冷哼了一聲,對旁邊的人說:“記上,晚自習曠課,通報,罰掃廁所。”

同學們頓時向他投來了各種各樣的目光,有平靜的,有幸災樂禍的,也有同情的。

張謙學習差,家境又不好,也沒有什麼社會勢力,所以經常被學生會當雞來殺。學生會在學校裏雖然說不上是一手遮天不過也差不多了,給你按上什麼罪過你就得受着。

以羅浩爲首的那幾個男生都發出了低低的鬨笑聲。

張謙皺起了眉頭:“什麼叫晚自習曠課?你眼睛瞎嗎我這不是在這的嗎?”

“你再說一遍?”那男生一聽這話眉毛都立起來了。

班裏的學生們則是露出了驚容,好傢伙你這是不想混了啊敢跟學生會這麼說話!

“我說,”張謙一字一頓的說,“你眼睛瞎了嗎?我這不是在這嗎?憑什麼說我沒上晚自習?”

“但是之前點名你沒在!”

三國張濟大帝 “那隻能說湊巧那次點名的時候我沒在,你憑什麼說我整晚都沒上晚自習?”

“那我倒要問問了,你出去上廁所上了多久?”

“你管不着,我只知道你這次點名我在這了!”張謙越來越惱怒了。

“報告,我可以證明,張謙在第一節晚自習還不到一半的時候就出去了,剛回來。”羅浩大聲說。

張謙憤怒的盯着他,後者的臉上帶着一絲得意和暢快,根本沒看張謙,而是小聲的笑呵呵的跟同桌聊着天。就好像剛纔舉報張謙的這件事對他來說根本不是事一樣。

“你聽到了吧?”那男生的臉上帶着一抹冷笑:“明明就是沒上晚自習,居然還狡辯,甚至辱罵學生會阻礙學生會正常執勤,罪加一等,全校通報,掃一個星期的廁所。記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