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廚房,找了好一圈,都不見自己的美羊羊水杯。

2020 年 11 月 5 日

是被管家伯伯收起來了嗎?!

哎,管家伯伯今天也放假,一大早就出門了,問不到了!

擡頭望了望窗外,陽光正好,嗯,去曬曬太陽吧,說不定也能緩解肚子疼呢!

“嗒嗒嗒”,夏海芋踩着小拖鞋走向外面。

庭院裏,唐旭堯正仰躺在貴妃椅上休憩,一手拿書,一手端着水杯。

咦?!

那個杯子怎麼那麼眼熟?!

“喂!唐旭堯! 鳳驚九霄:盛寵重生妃 你怎麼可以拿我的水杯喝水?!你用完我再用,你的口水都留在上面了!你存心想讓我得病是不是?!”

“得病?!得什麼病?!”

“艾、滋、病!”夏海芋氣炸了肺,這個臭流氓不知道跟多少人KISS過,髒死了! 獨家寵妻:總裁大人別過來 之前被他吻過幾次,她可是專門去買生理鹽水漱口的,浪費了好幾塊錢!

他眯起了眼,笑容危險,“說得對極了,我就是想把ADIS傳染給你!”

話落,吻她沒商量!

同居的日子,在這樣的對抗與反對抗中悄然度過,一轉眼,就過了一個月…… 總裁上司強制愛 非常不爽

唐家大宅。

夏海芋手裏捏着一罐冰鎮可樂,猛喝,角落裏的垃圾桶裏還丟了好幾個空罐子,可見她火氣之大。

站在落地窗前,她目光灼灼地瞪着庭院裏的兩人。

太陽傘下,唐旭堯趴在貴妃椅上,他裸着上半身,古銅色的肌膚完全暴露在空氣裏,散發出邪惡而又魅惑的氣息,而一雙白嫩纖柔的小手不停地在他背上按捏。

那雙小手的主人據說叫Jolie,長得比名模還要靚,是T市響噹噹的按摩醫生。

又據說,這個Jolie不僅按摩手法好,而且還很懂得撫慰男人的心。

嘁……聽着就不是什麼好話!

不是她對Jolie有偏見,可是一看她給唐旭堯服務的樣子就知道了嘛,按摩就按摩,幹嘛還要邊按邊笑啊,還笑得那麼迷人!

還有,按摩醫生不也是醫生嘛,幹嘛不穿白大褂,而是穿那種深V深到差不多可以看到ru溝的裙子,而且那個裙襬也太短了啊,她彎腰的幅度一大,都可以走光了!

擺滿了是勾引人!

可恨的是唐旭堯居然樂在其中!

他的頭側偏着,眼睛半眯,嘴角微揚,一臉的享受樣!

可惡的大色狼!

捏着可樂罐的手,不由得更用力了。

忽然,他好像是察覺到了她的注視似的,視線往這邊望了過來,因爲動作太突然,她來不及閃躲,正正好好地跟他的眼睛對個正着。

頓時,空氣裏火花四濺。

——小魚兒,你看什麼?!

——看馬戲!

——馬戲?!哪兒來的馬?!

——種馬!

夏海芋冷哼一聲,衝他做了個鬼臉,氣呼呼地跑了。

砰!

關上自己的房門,繼續灌可樂。

啊啊啊啊啊,要不是看在他明天要捐骨髓給海星的份上,她絕對絕對要把可樂罐砸在他腦袋上,不要臉的臭流氓,居然一點都不懂得避嫌,存心污染她的眼睛!

悶……

心情都跟着抑鬱了…… 總裁上司強制愛 你屬於我

噹噹!

敲門聲響起。

“小魚兒,出來吃飯了!”難得的,不是管家伯伯來傳喚,唐旭堯親自上陣。

可是聽到他的聲音後,夏海芋卻更是來氣,有些懊惱似的回答,“我不餓,不吃了!”

只要一想到他和那個Jolie,她就倒盡胃口了,快走,快走!

唐旭堯皺了皺眉,伸手旋轉門鎖,咦,鎖住了?!

“夏海芋,快點開門,不然我踹了啊!”

“踹吧,反正不是我家的!”

他有些無語,這女人存心跟他作對是不是,因爲明天就是捐骨髓的日子了,所以她對他有恃無恐了?!

“喂,夏海芋,我告訴你,不到進手術室的那一刻,我隨時都可以反悔,你趕緊給我出來,不然的話……”

話未完全說完,門就被打開了,夏海芋穿着睡衣,頭髮亂七八糟地出現在了門口,表情怪怪的。

可惡,就會威脅我,對Jolie就笑得那麼殷勤!

唐旭堯挑了挑眉,她怎麼有點反常?!

深深睨着她。

夏海芋被他看得有點發毛,“看什麼看,不是要吃飯嗎,還不走?!”

她伸出手指,戳戳他的胸膛,可才一接觸到他的溫熱,就又立馬縮回手,天啊,他剛剛被那個女人摸來摸去,髒死了,她纔不要碰!

縮回手,猛地往自己衣服上蹭,就像是怕被感染上細菌似的!

唐旭堯看着她怪異的表現,微微眯起了一雙桃花眸,“你不喜歡Jolie?!”

“不敢!”

“嘁……”唐旭堯忽然笑開,黑眸慵懶地凝着夏海芋粉紅的臉頰,“不喜歡她碰我的身體?!”

夏海芋鬱悶地撇撇嘴,“你的身體你做主,你愛叫誰碰就叫誰碰,跟我有毛關係?!”

“NoNoNo!”他搖頭,眼底染上一絲邪氣,傾身湊近她的耳畔,“忘了我們的協議了嗎?!我的身體屬於你,而你的……屬於我!”

夏海芋呼吸一窒,臉紅,“放心好了,我會遵守諾言的,等明天手術完了,我就任你處置!” 總裁上司強制愛 愛的鼓勵

第二天早上八點,手術室的門徐徐打開,夏海星和唐旭堯一前一後地被推了進去,骨髓移植手術正式開始!

夏海芋站在門口,呆呆地望着,當兩張病牀從她身邊穿梭而過的時候,那一瞬,她覺得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她生命裏定格了。

轉頭,她看向唐旭堯的方向,氤氳的朝陽裏,他身披一身溫暖的光暈,眉尖兒輕挑,薄脣微揚,眉目之間是漫不經心的認真,是驚心動魄的寧靜,盡是矛盾,卻極致和諧。

而他的表情,宛如偷腥得逞了的貓兒一般狡猾。

自然,他是那隻貓,她是那條被偷了的小“魚”兒。

再一次地,夏海芋想到了昨天的承諾,臉,又微微紅了。

唐旭堯勾勾脣角,壞壞地笑,眼角眉梢盡是邪氣瀲灩,“不給我一個愛的鼓勵嗎?!”

“去——”夏海芋氣得直跺腳,但那個不吉利的字眼,最終還是吞了回去。

深呼吸一口氣,她走過去,給了他一記響噹噹的頰吻,“唐旭堯,你奉獻的時候到了!”

“沒問題!因爲我更期待……你奉獻的時候。”他笑得很曖昧,很欠揍,很意味深長。

夏海芋羞憤了,這傢伙,居然在這麼多人面前說那個!雖然沒有明說到底啥啥,可是她還是很有心理障礙的呀!

呼吸,又亂了。

但是她絕對不承認是因爲他的關係!

一定是因爲緊張手術的關係!

嗯嗯!

一定是這樣!

夏海芋握了握拳,給自己勇氣,唐旭堯要加油,海星要加油,她更要加油!每個人都要fighting!fighting! 抗戰之血肉叢林 fighting!

重新拾起信念,夏海芋情不自禁地眯眼笑了下,不自覺地,散發出勇敢與堅定的味道,整個人就像是沐浴在了陽光下,永遠,是光明的!

忽然,她的手機響了,屏幕上“浩然弟弟”四個大字閃動不停。

“喂,浩然弟弟……嗯,馬上就要進行手術了……”

“你要來?!不用不用……你今天不是要論文答辯嗎?!”

“我可以的啦!放心!”

“嗯,謝謝你哦!拜拜!”

明目張膽地在他面前跟那個小子打電話?!

還有說有笑?!

唐旭堯咬了咬牙,目光如炬地盯住她。

似乎是察覺到了他的注視,也剛好打完電話了,夏海芋先是困惑地眨了眨眼,而後才忽然像是想通了什麼似的,訕訕地笑了下,臉,如火般灼燒起來,手,偷偷地把電話塞回口袋。

伴隨着她撲通撲通的心跳,手術室的門,緩緩閉合…… 總裁上司強制愛 他的憔悴

兩個小時後,夏海芋心裏的一塊石頭終於落了地,手術很成功。

海星被送入了無菌病房,不允許她隨便跟進,可遠遠看着弟弟那張平靜的睡顏,她還是忍不住有些激動,喜悅的眼淚差點奪眶而出。

再看唐旭堯,臉色除了有一點蒼白之外,看不出什麼,但她知道他肯定也是疲憊不已,眼睛半眯着,平日裏不可一世的表情變淡了,眼窩處暈着輕輕的黛色。

雖然他平時很囂張、很氣人,但她還真是不太習慣他這麼憔悴的樣子!

這傢伙,存心讓她內疚的嗎?!

邵衡看了看時間,又見唐旭堯的狀況穩定便急匆匆離開醫院,“海芋,我得先回公司了,歐洲分公司那邊出了緊急問題,我要馬上開視頻會議,唐旭堯就交給你照顧了!”

“哦。”她錯愕地點了點頭。

“記得,他醒來之後你打電話給Jolie,堯現在不能做劇烈運動,只有按摩可以有效祛除疲勞。”

“……”夏海芋怔住,原來昨天是這麼回事呀!不自覺的,嘴角微微往上彎。

VIP病房內,窗簾拉着,光線略顯暗淡,唐旭堯半睡不睡的,長長的睫毛下斂着,沒有了往日的霸氣與邪氣。

夏海芋心底微微忐忑地坐在牀的一旁,他也許真的是累了,正常的人抽個血也要休息好一會兒,更何況是捐骨髓呢!

不由自主地,心,一蕩一蕩的。

伸手,想幫他蓋被子,卻不料,手忽然被他拉住了。

夏海芋微微眯眼,“喂,唐旭堯,你真睡還是假睡?!”

他沒有反應。

夏海芋陷入糾結,想用力把手抽回來卻又怕吵醒他。

“好吧,就信你一次!看在你這麼虛弱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那麼多了!”

撇撇嘴,就那麼放任他任性胡來。

時間不知道過去多久,夏海芋的眼皮漸漸感到沉重,慢慢地陷入了睡眠,還好似做了夢,朦朦朧朧的,不是很清晰,卻好像聽到他在說話。

夏海芋睡得迷迷糊糊,直到聽到房門開開關關的聲音,睜開眼,才發現時鐘已經指向了下午四點,而原本躺在病牀上的唐旭堯不見了。

枕旁,留下一張字條,上面是他飛揚跋扈的字跡—— 神經兮兮

“歐洲那邊出事了,我得馬上出國,半個月後回來……等我。

看到字條的第一瞬間,夏海芋的心情是雀躍的,他出國了,那就是說她可以暫時不用跟他那個那個!

可是,字條上最後兩個字,像是魔咒一樣,緊緊籠着她的心。

等我……等我……等我……

再見他的時候,就一定是她兌現承諾的時候了……做他的女人……

之後的兩個禮拜,夏海芋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的,神經兮兮的。

白天工作走神,錯漏百出——

“小夏,你又發什麼呆,2號文件是要送到市場部的,你怎麼送到財務部了?!”

“小夏,7號文件是要複印三份的,你怎麼只複印了兩份?!”

“小夏,墨盒裏都空了,你還在傻愣着幹嘛,快去補啊!”

祕書室裏的三名資深祕書連番轟炸,夏海芋被罵得狗血淋頭。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去做!”道歉過後,夏海芋慌慌張張地去彌補錯誤。

途徑總裁辦公室的時候,明明知道他不在,眼睛卻還是不受控制地往裏面瞄。

不知道他在歐洲怎麼樣了……問題解決了嗎……怎麼一點消息都沒有啊……什麼時候回來啊?!

汗,夏海芋,你瘋了嗎,他不回來還不好啊,他回來就要OOXX你呀,永遠不回來纔好呢!

捶了捶自己的腦袋,夏海芋轉身繼續工作。

晚上回到唐家大宅,面對一室黑暗,夏海芋又是垂頭喪氣。

不知道怎麼搞得,她已經警告過自己無數遍了,不要再想他了,他該回來的時候就會回來,她該面對的時候就去面對,他們該做的事情也一定會做,可是……可是她的心怎麼就這麼七上八下的呢?!

聽說很多女人都會有產後憂鬱症,那她現在是不是得了“OOXX前憂鬱症”呢?!

汗,有這個名詞嗎?!

看了看窗外,天已經黑了,今晚,可是最後一晚了呢,他差不多是該回來了。

拿了換洗的衣服走進浴室,洗了一個澡,褪去一身疲憊,清爽了許多,但眼神還是有些茫然,不同於從前的清澈,隱約渙散。

手機忽然響了,夏海芋猛地從沙發上跳起,緊張地接聽,“喂……”聲音有點奇怪。

“海芋,你怎麼了,聲音好像有點不對?!”白浩然關切地問。

“呃……沒什麼沒什麼……剛剛洗完澡的關係吧……有點啞……呵呵……浩然弟弟,你有事嗎?”

“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請你出去吃飯,我知道一家新開的自助餐廳,東西很不錯,海芋,你有空嗎?”

“有空是有空啦,不過我已經吃完了耶!吃飽的人再去吃自助多虧啊!不去了哦,不然浪費鈔票!知不知道,吃自助的口號是——扶着牆進去,再扶着牆出來!”

百無聊賴地開着玩笑,茶几上的固定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關於幸福的契約 “啊,浩然弟弟,先不說了哦,我去接電話!”

來電顯示上,是她所熟悉的號碼,心,咚咚跳了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

他真的打來了!

啊啊啊啊啊,好緊張!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