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院子,依蘭朝一輛早就停在那裏的出租車走去。

2020 年 11 月 5 日

“我有車,我送你。”易小刀在後面喊。

“不用了。”依蘭冷冰冰地說完,上了出租車,絕塵而去。

===================

紅花谷裏。

在巴達瑪將軍離開後不久。

杜十一娘把百合召進了紅花宮。

“爲什麼不按計劃行動?”杜十一娘不快地質問。

“事情出現了意外。”百合低着頭說,“我們從陸雲飛那裏拿到的優盤是空的,看來真正的優盤還在他那裏。 我家醫仙是病嬌 所以,我沒有下手。”

杜十一孃的神色稍緩,說:“我不管出現什麼意外,總之最後陸雲飛一定要死,這件事決不允許出現意外!”

“是!” 171 意外發現

澳大利亞的小鎮。

一些陌生人的到來打破了小鎮的寧靜。但是看起來這些人都不是壞人。事實上他們不僅不是壞人,而且還是大好人。因爲他們都是廉傑派來的刑警。

這些人打扮成地產商人,來到這個小鎮,說是要在這裏開發一個大型的度假村。實際上鎮上的人誰都知道,澳大利亞有這種條件的小鎮多如袋鼠,爲什麼要搞到這個地方來?

所以大家都明白那是一個幌子。這些刑警來了之後,就住進了據說也是地產商人的陸雲飛的家裏,整天商量項目事宜。鎮上當然也有一些另外的商人,每天四處蹲點。

看到那麼多的便衣刑警,不知道的人還以爲是哪個國家的總統要來視察了。其實這只是廉傑爲了滿足陸雲飛的要求而派來保護陸雲飛的,當然,也兼具監視陸雲飛的功能。

當一切部署好之後,廉傑出現了。

“優盤呢?”廉傑開門見山地說,跟陸雲飛這種人沒有必要拐彎抹角。

“我已經給你們了。”陸雲飛舒服地靠在大沙發裏,他已經很有沒有感覺到這樣有安全感了。雖然這些刑警曾經是他的天敵,但現在他覺得他們都是自己的保鏢。

廉傑臉色一變,上身前傾,“那個什麼都沒有的優盤就能換取你現在的安逸?”

“但資料確實就在那個優盤裏。你要是不相信,把優盤拿出來,我打開給你看。”陸雲飛很配合地說。

“你是說你交給易小刀的那個優盤?”廉傑想起自己當時看到裏面什麼都沒有,優盤都沒要,給易小刀了。

“是的。難道優盤不在你身上?”陸雲飛也看出了端倪。

“嗯。在易小刀那裏。”廉傑只得承認,又補充說,“我隨時可以拿回優盤,但是要是讓我發現你耍我,後果你可以想像得到!”

“我現在哪裏敢耍你。”陸雲飛說着,語氣了少不了幸災樂禍,“不過,在找到物證前,請你保護好我這個人證。”

第二天,廉傑就飛到了巴黎。但是他只知道易小刀在巴黎出現,具體行蹤卻不得而知,所以他也只能碰運氣。

============

離開貝蒂家,易小刀開車漫無目的地沿着塞納河而行。一手扶着方向盤,一手放在大腿上,食指不停敲着,看得出他內心的猶豫。

難道,要對付甄氏兄弟,必須得費這麼大的周章嗎?潛入國際走私集團上層成員內部,危險極大,萬一自己人有一兩個傷亡,就算搞垮了甄氏兄弟,也划不來。但是他沒有想到,天刀的目的和杜十一娘不一樣,杜十一娘報仇,殺了甄氏兄弟就可以,但天刀的目標是國際走私集團,隨意他纔不惜讓自己的弟子冒着生命危險來到巴黎。

正在易小刀猶豫明天要不要假扮魯卡斯與上家接頭時,他的手掌突然碰到一個硬物,掏出來一看,正是陸雲飛給的那個優盤。

原本以爲有了這個優盤,就能置甄氏兄弟於死地,沒想到被陸雲飛擺了一道,拿到手的只是個毫無用處的空盤而已。

想到這裏,易小刀將優盤用力摔在擋風玻璃上。“啪”地一聲,優盤在擋風玻璃上一撞,彈回到易小刀的身上。易小刀一個急剎車停在路邊,因爲他看到優盤裂開了一個口子。

他拿起優盤,順着裂縫掰開,裏面掉出一塊手指甲大小的東西,一面是黑色塑料,另一面有四條粗短的金色金屬線,稍稍瞭解電子產品的人對這樣的東西都熟悉不過,就是一個迷你外接存儲卡。

一張存儲卡沒什麼好奇怪的,奇怪的是這張存儲卡被夾在這個優盤裏。易小刀馬上意識到這張存儲卡的不尋常,他將車停到路邊,走進一家便利店,也許他可以找老闆借筆記本電腦用一下。

直接借電腦老闆很可能以爲他想搶劫,於是他隨便在貨架上取了幾包零食,包括一個迷你存儲卡,丟到收銀臺上。

“一共三十三美元。”老闆把零食裝進紙袋。

“嗯。這是三十五美元,不用找了。”易小刀掏出錢包付錢,然後拿出那張卡說,“對不起,我有點事需要用電腦,打開這張卡,能麻煩一下你嗎?”

“噢,很抱歉,你看,我這裏除了這個收銀機,沒有別的電腦。”老闆說着,找回了兩美元,“不過,也許你可以去麻煩一下她?”老闆朝便利店角落裏努了努嘴說。

易小刀順着老闆的目光一看,角落裏的簡易餐桌邊坐着一個黑髮女子,背對着收銀臺,看不到面貌,但可以看到她面前的餐桌上正放着一臺筆記本電腦。

“好的,謝謝。”易小刀拿起裝零食的紙袋,把兩塊錢留在收銀臺上,朝餐桌走了過去。

黑髮女子正在看着電腦屏幕走神了,全然不知有人走到她的身後。易小刀探頭一看,發現她正在上網,新浪網,女性頻道,看來是華人,這樣就有了語言基礎,借到電腦的可能性大增。

“打擾一下,”易小刀用盡量柔和的聲音說,以免驚嚇到別人,“我可以借你的電腦用一下嗎?就在這裏。”

但黑髮女子還是被他嚇了一跳,猛地一甩頭,手裏下意識地抓住了攪咖啡的小勺子。

易小刀被她的舉動也嚇了一條,退開一步,卻當場愣住了。黑髮甩開,露出的那張略帶慌亂的臉卻是無比熟悉,正是紅花會首席女殺手百合。

“哈,原來是你。”易小刀笑道。不知爲什麼,他本來是一個嚴肅的人,在別人面前從來不苟言笑,可每次見到百合,他總是忍不住要跟她開開玩笑,雖然百合不止一次揶揄他的玩笑很低級,但他還是樂此不疲。如果一定要找一個理由,那就是百合太冷了,而易小刀又童心未泯,只是平時形勢使然不能表露,看到這樣的冷美人總是忍不住要逗一逗,反正她也不會真的生氣。

百合的眼裏閃過一次喜出望外的神情,但隨即隱沒了,扭過頭去,端起咖啡喝了一小口。

易小刀拉開椅子,大馬金刀地坐下來。“一個殺手坐在便利店裏走神,這樣很危險啊。對了,我走了之後,巴達瑪的流氓軍團有沒有再來找麻煩?”

百合關掉網頁,說:“沒有。”

“難怪,要不你怎麼有時間到巴黎來渡假了?”易小刀說着扇了扇咖啡飄過來的熱氣,“你不知道這東西對神經系統有副作用嗎?”

“你管得太多了吧?”百合說着,還是將咖啡杯往自己身邊挪了挪,“你怎麼會在這裏?”

“噢,我差點忘了。”易小刀揚了揚手裏的存儲卡,正色說,“我在優盤裏找到這個。”

“什麼優盤?”百合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就是陸雲飛給的那個。”易小刀一邊說一邊拉過電腦,“優盤是空的,但是優盤的外殼裏藏着這個東西,我懷疑這就是我們要的東西。”

筆記本電腦只能讀取普通大小的存儲卡,所以易小刀取出新買的存儲卡,將裏面的小卡取出來,然後將陸雲飛的存儲卡插進去,再插進筆記本的讀卡器。

百合也不由得探過頭來,易小刀打開存儲卡,果然發現一個電子表格,懷着略略激動的心情,易小刀點開了電子表格,彈出了一個密碼輸入對話框。

“媽的,竟然有密碼保護!”易小刀忍不住罵道。陸雲飛的疑心不見得比曹操輕,把個存儲卡藏在優盤裏,再設置一個密碼,看來這廝還真的想靠這個東西保命了,所以才設置了重重障礙。

百合縮回頭,“你不是要交給警察嗎?讓他們找人去破解得了。”

“我當然知道。”易小刀一連輸了幾個密碼,都是錯誤的,於是關掉電子表格,取出了存儲卡,“我只是好奇想看看內容而已。”心中一動,又將新買的存儲卡也插進了讀卡器,然後才把電腦還給百合。

入骨暖婚,霸道總裁放肆愛 百合嗤笑一聲,將咖啡一口喝下,收起了電腦。

“你要去哪裏?”易小刀收起自己的存儲卡。

“如你所說,去渡假。”百合沒好氣地說着,取出一副黑框眼鏡戴上,提起了電腦包。

“你這樣子倒挺像是白領的。”易小刀說着,把存儲卡重新放進優盤裏,遞給百合,“幫我把這個交給廉傑。你有辦法的。”

百合剛要站起,聞言坐回椅子,說:“你自己和廉傑的關係很‘融洽’,爲什麼要我交給他?”

“我另外還有點事,沒時間。”易小刀說,他當然不會說自己要去執行一個九死一生的任務,怕沒機會把存儲卡交到廉傑手裏。能在執行任務之前,遇到百合,也算是命運之神對自己的善待了。

但他凝重的神色和嚴肅的語氣讓百合覺得沒那麼簡單,在百合的印象中,不管在什麼情況下,易小刀從來都是信心滿滿,就算死亡近在眼前,他也能化險爲夷。 太古魂帝 但是現在,她明顯看到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無奈,充滿了悲觀。

她沒有說話,只是接過了易小刀手裏的優盤。

“這是你的報酬。”易小刀說着,將桌子上那一紙袋的零食推到百合的面前,“這可能是你做殺手以來接過的最廉價的任務了。”

開完最後一個玩笑,易小刀留給百合一個微笑,轉身出了便利店。

百合心中充滿不祥的感覺,她覺得這便利店的匆匆一面,就會是他們的最後一次見面。

當易小刀準備過街時,她起身追了出去,拉開便利店的玻璃門,衝着易小刀的背影喊:“你需要一個搭檔嗎?”

易小刀站在街邊,回頭看見便利店的門口一個打扮時尚而斯文的女子正朝他微笑。他回以一個微笑。

百合奔了出來,隨即又折了回去,抓起桌子上的那袋零食,小跑着跟上了易小刀的步伐。 愛麗舍別墅區,巴黎最高檔的別墅羣,依山傍水,綠樹掩映,紅花相襯,巨大的室外游泳池和草地顯示着這裏的主人是多麼富有。

夜幕降臨,位於山頂的愛麗舍一號別墅卻燈火通明,偌大的庭院裏,人影幢幢,一片喧譁,穿着考究的紳士和熟女端着高腳杯,品着波爾多紅酒,時而低語,時而大笑,時而敬酒,時而擁抱,其樂融融。恆溫的游泳池邊,身材火爆的性感女郎穿着比基尼泳衣,時而出水,時而潛水,時而與岸上的人招呼,將池水濺你一身。

今天是別墅的主人卡梅隆先生六十大壽,各界要人、各路英雄,都齊聚一堂,共慶壽誕,至夜不散。

別墅外面的車道上,豪車一路綿延幾里路,超級跑車、加長房車,以及外形內斂實則極奢的豪車,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見不到的。別墅區的警衛特意在此加強了巡邏,後來的車子只能排在最後,由電瓶車接進別墅。

壽宴所用器具也是珍貴非凡,大型的果盤都是各國王室歷代流傳下來的東西,幾乎獨一無二,最普通的盤子也是來自中國的頂級骨瓷製品,瓷質細膩通透,器型美觀典雅。

此時,卡梅隆先生坐在裝着巨大落地窗的屋子裏,手裏端着一隻骨瓷酒杯,裏面盛着的是中國茅臺。卡梅隆先生有着深深的中國情結,喜歡喝茶,喜歡中國的瓷器,喜歡中國的白酒,當然,他更喜歡中國那片巨大的市場。

他的對面,坐着一個身材火辣的豔麗女子,神色卻是極爲冰冷。

“琳達,找到去中國的船了嗎?我們的貨要馬上發出去。”卡梅隆先生說。

“尤西斯先生有兩船工業廢料要發到中國,我已經在和他聯繫,希望能搭上他的船。”琳達說。

“尤西斯?他和我的關係一向不太好,搭他的船我不放心。”卡梅隆先生說。

“我們都是爲公司做事,他沒理由對付我們。”琳達說。

“如果他暗中動手腳,我們會很被動。”卡梅隆先生說。

尤西斯的生意主要是賣工業廢料,與賣毒品的卡梅隆先生一向不和。只是礙於都爲公司做事,纔沒有撕破臉皮,但是卡梅隆先生的六十壽誕,尤西斯不出所料地沒有出現。

“您放心,我一定把這件事辦好。”琳達說,她的眼裏閃過一絲冷酷的光芒。

此時,別墅外的車道上,一輛破舊的福特車緩緩開來,警衛伸手攔住。

“去哪裏?”

“一號別墅。”易小刀遞出一張請柬。

警衛接過看了一陣,看不出真假,還給了易小刀,不過他怎麼也不敢相信卡梅隆先生會邀請這樣的客人,這輛車還不如身邊隨便一輛車的一個輪子值錢。

不過現在這社會,很多隱形富豪的,而且很多人有特殊嗜好,易小刀年紀不大,看起來倒也氣宇不凡,萬一要是那個富豪家的公子,可是得罪不起。

“前面沒有車位了,請停在這裏。”在警衛的引導下,易小刀把這輛極不和諧的車停在了最後。然後有電瓶車開了過來,接上易小刀,朝幾裏外的別墅而去。αр.κ.

易小刀剛剛離開,車底滾出一個黑影來,飛快地鑽進了車道邊的樹林裏。

別墅裏,琳達的手機響起來,“先生,魯卡斯來了。”

“讓他進來。”卡梅隆抿了一口酒,滿足地放下了酒杯。

琳達對身邊的一個保鏢說:“去帶他進來。”

在保鏢的帶領下,魯卡斯易小刀大步走了進來。此時他的容貌已經與魯卡斯一模一樣,就連聲音,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近似度。

“生日快樂!卡梅隆先生。”易小刀取下頭上的禮帽,躬身說。

卡梅隆先生微微點頭,略一擡手,說:“請坐。”

易小刀將手裏的密碼箱交給一個保鏢,依言坐下,轉向琳達,說:“琳達?很高興見到你。”

紅塵盡處嘆飄零 達眼中閃過一絲異樣光芒,一直在電話中聯繫的魯卡斯看起來比她想像的要帥氣。

易小刀坐定,試着開口說:“關於這一次的交易,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向您彙報。”

易小刀不知道這樣的語氣是否符合魯卡斯的身份,但是從前面的電話錄音和現場錄音來看,魯卡斯說話一向開門見山。

顯然卡梅隆先生沒有覺得這樣不妥,示意保鏢都退了出去,只留下琳達。當然,外面的保鏢還是在透過玻璃窗密切關注裏面的動靜,以確保卡梅隆先生的安全。

“說吧。”卡梅隆先生換了個姿勢。

易小刀看了一眼琳達,說:“他們需要更多的貨,這已經超出了我的上限。”

“魯卡斯!”琳達突然一聲嬌喝,把易小刀嚇了一跳,“這種事不是你直接向卡梅隆先生談的!”

易小刀今天來的目的,只是交錢,之所以讓他來這裏,完全是因爲今天湊巧是卡梅隆先生的生日,卡梅隆先生高興,才讓琳達通知他過來的。畢竟,這些年來,魯卡斯幫卡梅隆先生也出了不少貨。

魯卡斯當然懂得規矩,這些事情肯定先向琳達彙報,但現在的魯卡斯已經今非昔比,一些規矩也不是很懂,於是纔有了琳達的喝叱。

好在今天卡梅隆先生高興,沒有太多計較,面無表情地說:“可以,但要等他出完手裏的貨之後,確認沒有問題才能交易。如果沒有別的事情,你可以出去了,記得要多喝幾杯。”

“謝謝。”易小刀說,做出欲言又止的樣子。

卡梅隆先生說:“你還有什麼事?”

易小刀觀察了一下卡梅隆先生的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麼,只得壯着膽子說:“但是他們對我們的價錢”

“價錢你跟琳達談,她會告訴你的。”卡梅隆先生打斷了易小刀的話。

琳達也在朝他使眼色,生怕他還要說出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來。易小刀看看窗外四處遊走的保鏢,不敢再試探,只得退了出來。

琳達跟出來,在走廊裏攔住他,很不客氣地說:“客戶要加量,你應該先跟我說。”

“好了,對不起,這也是他們臨時通知我的。”易小刀說。

“是嗎?那就算了。”琳達說着,四處看了一眼,沒人注意到這邊,突然向易小刀身上一靠,一雙嫵媚的眼睛看着易小刀,“你比我想像的要帥,聲音也更性感。”

“呃……謝謝。”易小刀被琳達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難道這個女人一直暗戀魯卡斯?

琳達向前一擠,兩隻豐滿絕倫的被擠得從領口冒出來,嘴裏的香氣直接吐進了易小刀的鼻孔,用勾魂的聲音說:“跟我來。”說着,一邊扭動性感的腰肢朝別墅後面走去,一邊回眸召喚着易小刀。

易小刀暗自明白,這個琳達與魯卡斯常常在電話裏溝通,幾年下來相信也有點感情基礎。現在看到魯卡斯長得身材勻稱、面貌英俊,頓時慾火上升,急欲嘗一嘗魯卡斯的滋味。讓易小刀有些想不明白的是這個琳達看起來也是冷冰冰的,原來竟然也是一個。

然而此時此刻,他不可能拒絕琳達,這樣一來就算不暴露身份,也會招人懷疑。

於是,他一邊磨磨蹭蹭地跟上去,一邊暗自祈禱發生點什麼意外,好讓自己脫身。

“魯卡斯!”正在此時,一個聲音在後面叫道。

易小刀換了身份不久,還沒有完全適應,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倒是琳達反應一聽到有人叫魯卡斯,立即收起淫蕩的模樣,原地站定,看着從屋角轉出來的人。

易小刀回過頭來,看到了拯救自己貞節的救星。不過,他此時卻寧願失去貞節,因爲他看到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昨天被他揍得慘不忍睹的討債的老大。

“嗨,魯卡斯,真的是你這小子!”老大頭上貼着一塊膏藥,上前拍着易小刀的肩膀,顯然他沒有認出眼前的這個魯卡斯是假的。等到看到琳達站在前面,他立刻轉過頭,摸着鼻子走了過去,“原來是琳達小姐,在這裏做什麼?我正在找你。怎麼樣,一起去喝一杯?”

“對不起,我沒空。”琳達恢復冰冷的面孔。

“就喝一杯,行嗎?”老大一邊說着一邊伸手去拉琳達的手。易小刀比琳達更吃驚,琳達顯然是卡梅隆先生的心腹,這個老大竟然敢這麼動手動腳,他不是想死就是有着強大的背景。

“菲爾普斯!放手!否則我要告訴卡梅隆先生了!”琳達竟然不敢反抗,只能出言威脅。

“好吧。”菲爾普斯不捨地放手,“真不知道我叔叔護着你幹嗎?他自己用不了,難道還捨不得給我用?你可以走了,我要跟我的好兄弟去喝酒了。”

脫困的琳達顧不得易小刀,快步走了。菲爾普斯轉身朝易小刀走來。從剛纔的對話來看,易小刀大致猜到,這個菲爾普斯一定是卡梅隆先生的一個不爭氣的侄子,仗着有點錢,去放高利貸,但是卡梅隆先生一定也知道他沒什麼出息,所以沒讓他接近自己的心腹琳達。

得到了這些信息,加上據菲爾普斯說,自己和他還是好兄弟,那麼看來菲爾普斯還是可以利用一下的。於是上前和菲爾普斯擁抱了一下,說:“菲爾普斯,最近去哪裏了?”

“做生意去了。”菲爾普斯把手搭在易小刀肩上,說,“走,喝酒去。哎,兄弟,你……”菲爾普斯雖然不怎麼上進,但是不傻,不但不傻,還很聰明,他很快就發現眼前的魯卡斯比一個月前高了一點。

“怎麼了?”易小刀問。

“我感覺你變得高了?嗯?”菲爾普斯說着,轉到易小刀前面,一雙犀利的眼睛死死盯着易小刀的眼睛。

易容可以讓人改變面貌、改變髮型、甚至改變聲音,但有一個地方改變不了,那就是眼神。易小刀曾跟百合開玩笑,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心裏的一點波動,都可以從眼神裏看出來。這個道理不僅他懂,菲爾普斯也懂。雖然他怎麼也想不到眼前的魯卡斯是易小刀易容而成的,但是他還是看出了易小刀眼神的不對。

“兄弟,你的眼睛……”他看着易小刀那雙平淡而深邃的眼睛,遲疑着說。

看來無法瞞天過海了,易小刀眼神一動,迅速出手,一把朝菲爾普斯的咽喉抓去。

菲爾普斯似乎也想起來昨天的那雙眼睛,頓時心中一陣驚恐,猛地向後一掙,竟然掙脫了易小刀的控制。

“救命”菲爾普斯大喊一聲,朝人羣跑去。

易小刀手裏沒有任何武器,想要追擊已經來不及,只得馬上朝另一個方向跑去,希望在被發現之前離開別墅。

別墅外面的樹林中,一個巨大的樹杈上,百合的瞄準鏡正注視着裏面的一切。

看到易小刀出手,她的手指搭上了扳機,在菲爾普斯從走廊躍出的時候,她扣下了扳機。

“砰”一聲槍聲在夜幕中響起,子彈穿過夜空和人羣,射進了身在空中的菲爾普斯的頭部。 173 喜事成喪

卡梅隆先生的別墅裏亂成一團。別墅裏歌舞昇平,沒有人聽到槍聲,但還是有人發現了菲爾普斯的屍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