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柔嘉擡腳要踢他,周成貞手一用力,她不由悶哼一聲坐倒在地上。

2020 年 11 月 5 日

“行了,吃吧,動不動就鬧,一天兩夜了,你還不累啊。”周成貞將野雞塞進她手裏,拍手起身走開了。

謝柔嘉看着手裏的野雞大口咬了上去。

坐到篝火另一邊的周成貞從火堆旁拿起半隻黑乎乎的看不出形狀的野雞肉。

“我真厲害,第二次就能烤好了。”他自言自語,將肉扔進了火堆裏。

其實不是全麻的胡餅應該也不難吃,不知道吃着是什麼味。

鄉村小神醫 感謝林的妖精0925打賞的仙葩緣,感謝凌小七、555333666打賞和氏璧。

這不算加更,以後三更加更。() 天光矇矇亮的時候,一條大路出現在視線裏。

這就意味着能夠遇到路人以及找到城鎮和村落了。

“哎哎。”周成貞拽了拽繮繩,看着坐在馬上的謝柔嘉,“下來下來,該我了。”

謝柔嘉沒有說話翻身下馬,周成貞上馬舒服的吐口氣。

因爲共騎一匹馬二人總是打架,但又不放心對方總是騎着馬,擔心另一方體力消耗會被對方騎馬跑了追不上。

所以周成貞提議一人騎一會兒。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路上果然開始出現早行的人,看到這兩個形容有些狼狽的少年人露出驚訝的神情,尤其是看到年紀大些的少年騎在馬上,而年紀小一些的小姑娘牽馬。

不待路人避開,周成貞就開口問路了。

“小楊河碼頭?”路人神情更驚訝了,“小公子,你們走錯路了。”

果然是走錯路了。

謝柔嘉心裏早已經猜出來,這邊周成貞哦了聲。

“怎麼會走錯了呢?”他嘀咕一聲,又問該怎麼走。

“你們要去哪裏?”路人問道。

“去京城。”周成貞說道。

“小公子你們再掉頭回去小楊河是要走很遠的,不如再往前走,趕到北陵渡口。”路人笑道。

周成貞便仔細的問路,一面瞪了謝柔嘉一眼。

“你也聽着,走錯了路,也不是我一個人的錯。”他說道。

謝柔嘉沒理會他,認真的聽路人指路,路人說完,她給路人施禮道謝。

“沒事沒事。”路人忙說道,這小姑娘年紀小長的也漂亮。只是走路走的裙子上都是泥,看上去可憐兮兮的。

“快走快走。”周成貞催馬。

小紅馬邁步大了些,將抓着繮繩的謝柔嘉被拽了趔趄,路人不由心疼的哎呦哎呦幾聲,馬上的少年卻哈哈笑了。

“我的馬聽我的。”他帶着幾分得意說道。

謝柔嘉一步就站穩了腳,鬆開了繮繩,伸手抓住了周成貞的腳踝。

周成貞嘎的喊了聲。

“你幹什麼!”他喊道。擡腳要甩開。

但那隻小爪子牢牢的抓着他的腿腳。隔着衣裳幾乎鉗到他的皮肉裏,似乎下一刻就能撕裂他的衣裳….

周成貞打個哆嗦。

又不是沒撕過。

這小丫頭沒臉沒皮的真敢當衆再扒了他的衣裳,這可不是大山裏。

周成貞哼了聲。繃着腿不動了。

路人看着那小姑娘拽着那少年公子的腿跟在馬側踢踢噠噠的走遠了,心裏再次感嘆幾句可憐。

看到城鎮的時候,已經換了謝柔嘉騎馬,而周成貞爲了表示公平。也抓着她的腳脖子。

清晨的空氣裏似乎都瀰漫着飯菜的香氣。

周成貞的肚子很大聲的咕嚕叫起來,看着前邊一個蒸氣騰騰的茶棚就要過去。謝柔嘉的腳夾住馬拽住他。

“走啊。”周成貞說道,又想到什麼,使個眼色,“這次該你了。”

幹什麼?

“還要吃白食?”謝柔嘉說道。

“不吃白食。你有錢嗎?”周成貞說道。

“去野外打兔子。”謝柔嘉說道。

周成貞呸了聲。

“老子要吃飯!”他喊道。

飢惡很容易讓人脾氣暴躁。

“誰都要吃飯。”謝柔嘉說道。

周成貞將她的腿猛地攥緊,人也貼過來。

“小丫頭,我說的話你還沒記住。”他說道。“有時候你要吃飯別人就得沒飯吃,別人要吃飯你就沒飯吃。誰吃到就是誰的。”

坐在馬上的謝柔嘉比他高了很多,居高臨下的看着他。

“不是,每個人都應該有飯吃。”她說道。

晨光下的頭髮亂糟糟臉上也雕花的小姑娘此時此刻倒有些莊嚴之相。

周成貞愣了下,旋即擡手拍她的頭。

自己真是餓花了眼。

“你以爲你是菩薩神仙啊。”他沒好氣的喝道,“普渡什麼衆生!先普渡你我的肚子吧!”

不過白食是吃不了了,沒人配合還會被拆臺,周成貞不能冒險,但很快他就又看到一個好地方。

“官衙!是官衙!”他興高采烈的喊道,又轉頭看謝柔嘉,“有官衙就好辦了,讓他們給驛站傳信,再讓他們護送我們,至少能吃飽飯,不用啃野兔子,再啃幾天兔子我就都要變成野兔子了。”

周成貞嘀嘀咕咕,謝柔嘉依舊不理會他。

現在大家肯定在找他們。

謝柔嘉心裏想到,只是這地方太大了,他們又總是走錯路,實在是不好找,如果官府出面就容易多了。

不過真能這麼容易嗎?

“有什麼不容易的,事情就是這麼容易。”周成貞說道,“等到了官府我們就分開,我是一天也不想跟你在一起了,到時候你去坐船,我騎馬進京,省得看到你。”

極品萌寶:霸道爹地護妻狂 彼此彼此,大家相看生厭真是好事。

謝柔嘉不理會他,不過對於他的說法也露出幾分喜色。

邵銘清倒是不會害怕自己遇到什麼不測,不過他一定會很着急,等着吧,見了面肯定要嘮叨好幾天。

謝柔嘉的嘴角就浮現了一絲笑意。

周成貞看到了呸了聲。

不過事情卻沒他們想象的那般容易,幾分破敗的官衙外差役懶洋洋的斜了他們一眼。

“你說什麼?你是鎮北王世子?”他拉長聲調問道。

“對,我是鎮北往世子。”周成貞說道,帶着幾分不耐煩,“快讓你們大人出來,我有話吩咐。”

他的話音才落,就見那差役呸了一聲。

“滾滾,哪裏來的臭要飯的。”他瞪眼喝道,“鎮北王世子,我還是鎮北王呢。”

這一句話激怒了周成貞。他擡手一拳,那差役慘叫一聲倒在地上血流滿面暈死了過去。

謝柔嘉嚇了一跳。

這小畜生出手這麼厲害這麼狠。

愣神間周成貞已經翻身上馬催馬疾馳,衙門前的喧囂拋在了身後。

日光升高的時候城池已經看不到了,紅馬放慢了速度

“他們又不認得你,盤問難道不應該嗎?你怎麼能打人?”謝柔嘉忽地說道。

一路疾行他們一直沒說話。

這大概是謝柔嘉主動跟他說的第一句話。

“我高興。”周成貞粗聲粗氣說道。

聲音裏還帶着戾氣。

謝柔嘉沒有再說話。

“鬧起來消息也會傳開,估計他們會很快聽到的,就會來找我們了。”沉默一刻。周成貞說道。“可是如果被他們關進牢裏,消息就可能被壓下,反而更讓他們找不到了。你不知道進了牢裏有多可怕,能讓你消失的無聲無息。”

馬蹄得得沉默的走着,他們已經偏離了大路,此時走在一條小路上。幸運的是遇到路人詢問碼頭時,還能給指出方向。證明他們這次沒有走錯。

周成貞伸手從一旁的樹上扯下一根綴滿青色果子的樹枝,將果子在身上胡亂的蹭了下一口咬過去,旋即呸的一聲吐出來,將這個果子扔下。又摘下一個接着吃。

果子越來越少,呸聲也越來越少。

“哎,給你。”

將樹枝挪開。周成貞伸手環過來將一枚果子遞到謝柔嘉面前。

謝柔嘉看着果子上一排牙印。

“這個是甜的。”周成貞說道,“我嘗過了。”

謝柔嘉伸手接過吃了起來。

周成貞依着她肩頭笑了。

“我嘗過的是不是特別甜?”他笑嘻嘻說道。

謝柔嘉沒有理會。認真的吃着果子。

周成貞也不再挑釁她,繼續嘗果子,留下寥寥數個,將樹枝扔開。

“這樣可不行啊。”他看着前方說道,一面將手裏的果子遞到謝柔嘉面前,“官府這邊沒信物不認我,你們謝家的商行這裏有沒有?去找他們怎麼樣?”

謝柔嘉吃果子動作一頓。

對啊。

她的眼一亮。

謝家的硃砂行遍佈,肯定都接到大小姐進京的消息,相比於官府來說,更容易讓他們相信自己的身份。

“好。”她說道。

周成貞在她身後就笑了,還將頭靠近過來。

“那接下來就靠二小姐了。”他說道。

白玉般的耳朵就在眼前。

好餓。

周成貞喉頭咕咚一下,但下一刻一隻手就猛地拍過來,手上還沾着果子的汁水或者還有口水,抹了他一臉一鼻子。

周成貞嗷的一聲翻身下馬。

“換着騎!”

“你下來,現在該我騎了!”

……………

日光漸漸傾斜,一隊人馬在一個岔道口勒住馬。

“殿下。”一個隨從指着大路,“從這邊就是去往北陵渡口。”

東平郡王看着大路。

“北陵渡口。”他重複一遍,卻依舊沒有動,“他們這一路上走的可真快。”

“是啊,再走下去,就不用走水路,直接可以到京城了。”一個隨從說道。

東平郡王默然一刻。

“他們的蹤跡就是在這裏消失的?”他問道。

隨從應聲是。

“紅馬跑的很快,最後看到的就是在這裏。”他說道。

“真巧,總是在岔路口就失去了蹤跡。”東平郡王說道,“他是故意的吧。”

隨從們對視一眼。

他們也察覺了。

當初世子爺找藉口留在鬱山就是爲了等候謝家二小姐,但沒想到謝家要二小姐隨同上京,而東平郡王故意對世子爺封鎖了這個消息。

現在世子爺是故意帶着謝家二小姐不與他們同行的吧。

這還真是世子爺能也會做出的事。

東平郡王笑了笑,催馬前行,方向卻不是通往北陵渡口的大路。

隨從們不敢遲疑和詢問疾馳跟上。

下午的更新,二更在十一點後,等不及的明早看。()。.。 謝柔嘉擡頭看着眼前的商鋪,腳步遲疑。

“這裏就是他們說的城中最大的賣硃砂的地方。”周成貞伏在馬上有氣無力的說道。

可是這不太像。

還是因爲這個城鎮太小了?

“二小姐,快點吧,我要餓死了。”周成貞催促道。

謝柔嘉看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氣邁進去。

周成貞伏在馬背上似乎連下馬的力氣都沒有了,片刻之後看到謝柔嘉從內走出來。

“上好的宴席就不用準備了,先隨便來點填飽肚子再說。”周成貞忙坐起來說道。

“沒有。”謝柔嘉看着他說道。

“沒有什麼?”周成貞瞪眼問道。

“他們不是謝家的砂行。”謝柔嘉說道,耳朵有些發紅。

這是她走出彭水後第一次主動跟人打交道,而且結果還有點丟人。

“不是?”周成貞一臉失望的哀嚎一聲,“二小姐,你們謝家的硃砂不是天下第一嗎?”

謝柔嘉繃着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