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慮到進入中國腹心地區作戰,日軍大本營做了充分的準備,決定徵召1943年度適合兵役條件的23萬人歸日軍中國派遣軍調配,專門用於補充“五號作戰計劃”中的兵力耗損,並給日軍第五方面軍配屬日本陸軍航空兵第三師團,以空中偵察、轟炸加強地面日軍的攻勢。

2020 年 11 月 5 日

爲了保證五號作戰計劃的順利實施,作爲指揮機關的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部,也就是第五方面軍司令部認爲,要實施這次大規模的進攻,日軍數十萬部隊,要在平原、高山及各種複雜地形中作戰,要橫渡黃河、渭水、漢水、長江、嘉陵江等著名大河,遭遇到各種意想不到的困難和環境,因此要求方面軍指揮機關和日軍部隊進行事先準備和類似環境的演習拉練。

日軍第五方面軍指揮機關在研究這次戰役進攻的進軍路線時,對大部隊要完成渡過黃河,翻越秦嶺、大巴山,穿越寶雞至漢中的險道,感到現有可用的兵要地誌資料缺乏,明確要求凡參預制定作戰計劃的參謀和指揮人員,能現地到達的地區,必須進行實地偵察、繪圖、計算,對日軍現在還無法控制的渭水、漢水、大巴山、秦嶺等地,要乘偵察飛機到達實地攝影偵察。

1942年6月29日、30日,日軍華北方面軍作戰參謀島貫武治中佐、情報參謀橫山幸雄少佐,日軍中國派遣軍的作戰參謀中吉孚中佐祕密到達日軍控制的在河南潼關對岸的山西風陵渡並沿黃河北岸轉向北方直至龍門、河津,沿黃河東岸選擇軍事行動時的強渡地點,這3個人還於7月1日乘坐偵察機對黃河的地形、地物及中國軍隊的防禦工事進行了偵察攝影



7月13日、14日,日軍華北方面軍參謀長安達二十三中將率參謀乘日軍遠程偵察機對我國秦嶺、大巴山區的山形、水系、森林、隘口、通路、城市進行了廣泛的空中偵察攝影,爲確定將來的進軍路線提供參考資料。

7月15日,安達二十三中將竄至日軍佔領下的鄭州西北地區,從黃河對岸偵察中國軍隊在霸王城一帶的防禦工事,研究日軍大部隊強渡黃河的問題。

爾後,日軍組織其參戰各師團工兵部隊主官、技術骨幹及核心部隊在安徽蚌埠日軍佔領區的淮河河面上,按實戰標準在大風浪及戰時裝載量的情況下,進行架設舟橋的訓練,以保證實戰中橫渡黃河的需要。

擔任這次進攻中國戰略大後方任務的日軍第一軍和日軍第十一軍各部隊都按計劃進行了戰役準備,首腦機關進行了兵棋推演,並調動部隊在近似地形中進行了拉練,以探討新的作戰方法。

日軍第一軍高級參謀友近美晴大佐率參謀人員多次對關中平原、秦嶺、大巴山等地進行空中偵察,認爲秦嶺地區樹木茂密,便於部隊隱蔽,提出應首先使用空降兵,事先搶佔山地的關隘要道,以接應大部隊通過。

日軍第一軍還命令駐長治的日軍第三十六師團派出一個步兵大隊,專門試驗山地作戰的合理編組,訓練部隊攀爬能力及消滅隱蔽在陡崖上火力點等山地作戰方法,同時對進攻中的陸空協同聯絡方法、後勤供應等問題都進行了實地演練。

“這樣詳細的情報怎麼搞到的?”

“天下沒有不漏風的牆,這是從軍統方面得到的,這件事對蔣委員長震動很大。您看日本人實施的可能有多大?”

“這要看太平洋戰場的情況,現在不好說。如果從歷史上看,沒有實施這個作戰計劃。不過,戰爭打的是實力,其餘的都不是理由。”

“您說得對,我們不着急,等到一段時間自然就知道了。” 1942年10月,日軍第一軍司令部在山西太原體育場進行了近10天的野外訓練,各級指揮人員一律在帳篷中宿營,演練實際山地作戰中的適應能力。使用若看小說閱讀器看千萬本小說,完全無廣告!【.b.?新.】

11月末,日軍第一軍抽調駐陽泉的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自陽泉向北沿着太行山脈,一面掃蕩八路軍的抗日根據地,一面演練山地作戰方法,以提高部隊在山地進攻戰中的各種作戰能力。

駐武漢地區的日軍第十一軍擔任進攻任務的5個師團的部隊也進行了充分的準備,鑑於中國宜昌以西山巒重疊地形複雜,擔任進攻任務力的日軍各師團部隊全改編成馱載師團,並吸取武漢會戰中在羣山地帶作戰運輸困難,辨別地形地物容易失誤的教訓,準備了各種補救措施。

隨着太平洋戰爭的爆發及1942年1月的《聯合國家宣言》的簽訂,中國抗日戰爭與世界反法西斯戰爭融爲一體,盟軍的對日作戰對整個日本的軍力起到了巨大的牽制和消耗作用,客觀上有力地援助了中國的抗日戰爭。

1942年5月7日,美、日海軍艦隊在太平洋進行了珊瑚海大海戰,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航空母艦的對決,雙方艦隊在互不照面的戰場態勢下,分別出動艦載飛機轟炸對方,日本的航母祥風號及1艘驅逐艦和4艘特種艦船被擊沉,這次戰鬥沉重地打擊了日本擴張的勢頭,挫敗了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不可一世的氣焰。

6月5日,日本海軍集中全部聯合艦隊主力,發動中途島戰役,參戰的日軍全部艦隊一天航行所需的燃料費等於平時日本海軍一年的訓練費用。

日軍妄圖攻佔中途島,殲滅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主力,但由於日本海軍密電碼被美國情報部門破譯,使得美國海軍全面瞭解日本艦隊的作戰計劃,僅經過數小時的海空大戰,日本海軍12年間傾國力精心製造的4艘主力航空母艦加賀、赤城、蒼龍、飛龍均葬身海底。

更爲嚴重的是,日本海軍同時損失了數百個有着豐富戰鬥經驗的飛行人員和機務地勤人員,日本海軍失去了強悍的戰鬥力。從此,太平洋戰場的主動權轉入了美國海軍手中。

8月7日,美、日兩國海陸軍圍繞澳大利亞東北方向的瓜達爾卡納爾島展開了長達五個多月的海空大戰和島上攻防戰。

由於美軍控制着島上機場,握有絕對制空權,加上美軍海空運輸力量和後勤補給力量強大,彈藥補充及時充分,結果,美軍僅以陣亡1600餘人、傷4200餘人的輕微代價徹底挫敗了日軍陸軍兩個師團及大批特種分隊的攻勢,使日軍傷亡失蹤者達5萬人。

殘酷而絕望的戰鬥使得日本登島陸軍士氣沮喪,不少人精神失常,其登島指揮作戰的日軍第十七軍參謀長二見秋三郎少將、第三十五旅團長川口清健少將均因被戰場的殘酷場面嚇成恐戰症而被撤職,參預製造盧溝橋事變的一木清直也在瓜島進攻失利後被迫自殺。

美、日海軍圍繞着瓜島海域周圍展開了6次大規模的海戰,即薩沃島海戰、東所羅門羣島海戰、開普埃斯佩蘭斯海戰、聖克魯斯羣島海戰、瓜達爾卡納島海戰和塔薩法朗加海戰。

美國海軍仰仗雷達等技術的優勢,擊沉日軍海軍2艘戰列艦、4艘巡洋艦、1艦輕型航空母艦、11艘驅逐艦、6艘潛艇及大量貨運艦船和數百架飛機,國力薄弱的日本再也無力與美國角逐瓜達卡納爾島,並被迫於1943年1月乘夜暗將在瓜島的殘餘日軍分批偷偷撤走。

美軍在太平洋戰場的勝利,沉重地打擊了日本,有力地援助了中國戰場的中國抗日軍隊。

日本大本營根據太平洋戰場失利的態勢,認爲美國反攻在即,必須保持一定數量的部隊隨時調至太平洋地區。

而在中國東北戰場也需保持對蘇聯的防備力量,中國關內戰場上的日軍部隊也必須保持穩定,暫不能夠作他用。因此,暫時中止向中國西南、西北大後方展開大規模進攻的計劃。

1942年12月10日,經天皇批准,日軍大本營向日軍中國派遣軍下達了中止五號作戰計劃的指示。12月17日,日軍中國派遣軍司令部在南京召開會議,向駐北平的侵華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岡村寧次、駐武漢的日軍第十一軍司令部官冢田攻、駐上海的日軍第十三軍司令官下村定、駐廣州的第二十三軍司令官酒井隆等人傳達了日軍大本營的指示。至此,侵華日軍的五號作戰計劃還沒有來得及實施就流產了。

“老葉,對此你有什麼看法?從中總結出我們未來對蘇作戰有用的東西。”

“這是美軍高效的整補體制完美運轉造成的原因。

1.美國的人口教育素質高,40年代就高中畢業普遍,受過大學教育的美國人很多。

2.美國的生活水平高,大多數美國人從小就接觸汽車、拖拉機、飛行器、甚至槍械等機械和電子化設備和武器。

3.美國國力整體強大,各種產品不僅生產數量巨大,質量性能也比較好,科學研發和設計能力也非常強。

4.現代公司體制和管理體制完善,很多企業管理人才從軍將現代企業的很多科學管理模式帶入軍隊,軍隊管理手段比較科學和比較人性化。

醫聖仁心葉皓軒 5.法制國家體制,人民平時就養成了遵守法制的觀念,而不是集權國家要靠命令和恐嚇懲罰來控制國民,法治民主國家的人民不需要進行很多愛國和遵紀守法等教育,只要法律合法,人民自然自覺的遵守,管理起來很方便等。

這些條件是其他國家所不具備的,或者說不完全具備,有的國家只能具備其中的一種或幾種。

這也是我們現在和以後要努力的方向。”

“這裏主要是人的素質,教育水平跟不上也是白搭。所以,那個教育標準加入制度的強制規定是我們未來勝利的保證。” 七七事變以後日僞統治北平的初期,市民們還能吃到一些玉米麪、麪粉和小米等。

吃不起玉米麪的極度貧困的百性只能買黑色的混合面吃,北京人把玉米麪叫棒子麪,1937年到194年1斤漲了七十倍。

混合面是黑色的,含有高梁面、泥沙、糠和麻等,蒸出的黑色饅頭,一搿就碎,有一股酸味,還有絲連着。即便是從不挑食的狗,餵它一塊黑麪饅頭還是王米麪窩頭,它都搶着吃,而這混合面的,它只是聞了聞沒吃。

自從日軍42年開始控制糧食以後,普通市民就只能吃到日僞限量配售的混合面,即由各種雜糧混合一起,攙上麩皮、米糠、玉米核、橡子粉等磨製而成的大雜燴,不僅難以下嚥,而且,因其成分複雜,有的不免含有病菌。當時老百姓紛紛反映,有的人腹痛拉稀,有的人大便乾結拉不出來。

一九三九年一月份,一斤玉米麪八、九分錢,到一九四二年底就上漲到一元零五分。一九四二年,日寇先後在一些大城市實行糧食配給制度,配給數目極少,遠遠不夠食用。

在華北,大米白麪爲日寇軍糧,禁止一般人食用。城市裏日寇配給的糧食是由豆餅、樹皮、草根等製成的混合面。就是這種混合面配給的也很少。因而普遍發生飢餓現象,經常有人餓死。

救人變成了黑字首要的任務,只要願意到無人區去的老百姓是有多少接受多少,起碼能保證吃上飽飯



遠在重慶的姚水光也接到了葉奮韜的指示,其中挽救生命,爭取人才是兩條一定要做好的事。

看着抗戰大後方四川的民衆在飢餓線上的生活狀況分析,他感覺任務是不容易完成的。

他把目標首先定在了知識界。

一般學校老師的薪水,每年最多的是法幣30—36元,其次是20—30元,再其次,甚至還不到10元。

前兩項是代表學校經費充足的高小校長及一般小學教員。他們的收入,除了這些微薄的硬工資以外,就沒有別的了。最初制定的時候是法幣和大洋等值,生活還是有保障的。

分析一下他們的支出,最低有哪幾種?到底需要多少錢?

在一般的學校,煙、茶、油、炭要自己出,筆、墨、紙也要自己出,衣服費、零用費、膳費當然更要自己出,其餘還要應酬校董、鄉人、朋友及醫藥用款。

膳費在過去每月最高不過9元,現在卻非15元不可。米價的騰飛,實在令人可怕。在抗戰前每鬥是1元左右,抗戰後特別六二一大轟炸以來,就由1元、2元、3元一直升到4元5角,平均每人吃稀飯單算米錢就要9元,此外柴、鹽、米、菜都漲價幾倍。這樣一來,教員由吃飯,轉到喝粥吃番薯。由三餐不得不變爲兩頓,餓着肚子過活。

1941年,四川省開始普遍實行徵收學米制度。就是小學生入學時繳納穀米,辦法是,高小學生收一斗,初小學生五升。願意多繳也可以,家境貧苦的免繳。

這辦法對教師們的生活,多少是給予了一點補助。學米的收入,差不多已夠解決他們一學期吃飯的問題了,然而有家室的教師們仍舊是困苦的。那30塊錢的幹俸,如何能養活一家人呢?

西南聯合大學的伙食,在抗戰頭兩年還算可以,由於物價尚未上漲,溫飽大多不成問題。

但到40年代後,隨着通貨膨脹,師生都感緊張。尤其是學生,遠離家鄉,許多人無經濟來源,更爲窘迫

。大多數學生都參加自辦的大衆廚房,每人每月伙食費隨物價上漲而漲,另外也可以在小廚房包飯,甚至個別在教授廚房私包,自然這價錢都層層相應往上漲的。

大衆廚房的伙食,一般早上是稀粥就鹹蘿蔔絲加點兒花生豆。中晚八人合吃,四個菜加米飯。10天一結賬時,可以集體打一次牙祭,也有極少部分同學,每天只能大餅兩塊,配辣椒豆瓣醬加白開水了。

教師的生活比學生稍好一些,但也很困難,跟戰前無法相比。三天兩頭請客聚餐也取消了。連像金嶽霖這樣的美食家也不得不閉緊嘴巴,只能偶爾設法弄塊西點解解饞。一些單身教師和青年助教,便也跟學生一樣自辦飯糰,改善生活就難以提上日程了。

40年代,學生食堂的伙食供應,通常有滲水發黴的黑米和見不到油鹽的白水煮青菜。每天只吃兩頓飯,生活得不到保障。爲了繼續學業,維持生活,有一半以上的人兼做商店會計、中小學教師、家庭教師、機關學校文書等。由於生活沒有着落,許多學生被迫休學,有的則時斷時續,有的甚至讀了六七年大學才得畢業。

從1941年以後,西南聯大參照其他學校的辦法,在教職員月薪之外,每月增發各種名目的生活津貼,由此薪水改稱薪津。

教職員的和公務員的名義月薪類似,因有政府明文規定的死標準,不能逾越,只能作象徵性的晉升。在西南聯大校方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儘量提高每月的生活津貼。首先是按照市場大米漲價的情況補助各家每人每年一石(160市斤)大米,以保障最低生存條件。此外,則是愛莫能助了。

但是,誰都明白,對一個即便是三口之家來說,一年160斤大米還不是杯水車薪,給人的感覺是活着並餓着。

一個名字是中華復興會的組織建立起來,一棟三層的辦公樓倒不是很大,但佔據了馬路很寬的距離,後面是附屬的院子。

整個院子其實是一個大的食堂,只要是上學的學子在初中以上都可以加入中華會。每個月交一塊大洋,就可以中餐和晚餐吃到一葷一素兩個菜和充足的米飯和饅頭。

在此處不遠的地方,一座三層的醫院也在建設中。

當然,少不了的是一個難民臨時的避難所,簡易的棚子加上每天免費供應的飯菜,至少生命是有保障的。 大後方四川的礦產資源有以下特點。

一,是分佈相對集中,區域特色明顯。四川礦產集中分佈在川西南、川南、川西北三個區,並各具特色。

川西南的黑色、有色金屬和稀土資源優勢突出,其他礦產也很豐富,並組合配套好,是重要的冶金基地之一。

川南地區以煤、硫、磷、岩鹽、天然氣爲主的非金屬礦產種類多,蘊藏量大,是重要的化工工業基地之一。

川西北地區稀貴金屬和能源礦產特色明顯,是潛在的尖端技術產品的原料供應地。

二,是以中、低位的貧礦爲主,富礦少,多數礦牀易採,選礦性好。除鉛、鋅、鋪、銀、岩鹽、鈣芒硝等品位稍高外,其他礦產多爲中、貧礦,但部分礦產貧中有鐵、銅、錳、金等富礦產地,多數貧礦經選礦後,能適合工業利用。

三,是共生、伴生組分多,綜合利用效益高。有不少礦產均非單一礦牀,一礦多用的特點在中國亦屬少見,綜合利用後,經濟效益迭加,可獲得高的經濟效益和產出率。

攀西的釩欽磁鐵礦爲鐵、釩、欽共生,川南的煤礦爲煤、硫共生,川西北的礦爲錫、銅共生。釩欽磁鐵礦還伴生有銅、鑽、鎳、鉻、銑、錳、硒等,鉛鋅礦中伴生鋪、金、銀、鈾、硫等,岩鹽中常常含有碘、嗅、硼、鋇等有用成份。

四,是資源組合與配套集中,便於合理開發利用

。可組合多種配套類型,建設特色的工業產業。

五,是資源種類齊全,但多數礦種儲量不足。目前除釩欽磁鐵礦、岩鹽、芒硝、鉛鋅、硫、鐵礦、石棉、雲母、金、磷、水泥灰岩等儲量可滿足開發需要外,多數礦產資源都存在資源數量不足,質量差、探明礦山不足的問題。

國民政府資源委員會主要的特種礦產有鎢、銻、錫、汞、鉍、鉬六種,實行嚴格管控。

對姚水光來說,儲備各種工業礦石也是他的任務之一,只是讓他投資各類礦的話他是不會答應的。

通過和葉奮韜的反覆溝通,他們一致認爲,與其把礦藏和蘇聯人換武器和其他工業設備,不讓自己收購下來。只要能達到目的,付出一定的代價也是可以接受的。對民國黑暗的官場他是深有體會的,而盤尼西林被譽爲軟黃金,正是最好的行賄工具。

至於藥品的價格還是不能降,誰知道這些藥品是不是用在傷兵身上,所以纔有了在中華復興會建設醫院的實際行動。這樣的話,自己能掌握,這類藥物肯定會用在急需的人身上,而且都是免費的。

食堂,醫院這些設施是真正使人們感激的東西,不管是說收買人心也好,救死扶傷也好,總之效果是非常不錯的。對於礦石,用盤尼西林,醫用嗎啡和其他藥物,這是和用硬通貨差不多,在那個時代,這些東西有時花錢都不見得買得到。

資源委員會依靠其壟斷地位,對特礦產品實行統制,不僅產量由其酌情確定,而且收購價格也由它決定。雖然資源委員會定價時也考慮到了礦產開採的成本,但總起來講,資委會定的收購價格要比成本價低得多。對此,資委會自己也承認。

隨着物價暴漲,資委會在特礦產品的收購價格之外增加了補助金,但仍無法跟上物價上漲的步伐,特礦產品的收購價格遠遠低於開採成本,各種礦產品都是虧本銷售,而且銷售越多,虧損越大,礦廠連續虧損倒閉,生產銳減。

顯然,資源委員會對特礦產業的統制,使特種礦產的價格與價值嚴重背離,違背了價值規律,長此以往,必然會對特礦產業的生產和貿易造成嚴重的損害,阻礙特礦產業的發展。

國民政府的特礦統制也影響了地方利益,引起了地方勢力的不滿和反對

。但是,特礦統制事關重大,決定着易貨、償債能否順利進行,民國中央政府決不可能輕易放棄,而只能採取一些變通的措施如利潤共享的方式來爭取地方勢力的支持,使得特礦統制得以繼續實施下去。

這個時候,一家叫山河的英資藥業公司出場了,它對礦產品給出的交換物是盤尼西林,被稱爲是當時的軟黃金。

與此同時,資源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錢昌照的家裏來了兩個年輕人,說是年輕人,其實已經三十出頭。

對於這樣的科學家,姚水光開門見山:“錢先生,我叫姚水光,是山河藥業公司的副董事長。今天冒昧拜訪請您原諒,的確是有要緊的事邀請您幫忙。”

“哦。是那個中華復興會的資助人吧。說說看。”

“我所代表的是一家英資公司,不過,實話和您說,您不要擔心,這個公司是中國人說了算。您是科學家,和那些吃人不吐骨頭的政客不同,所以找您是我們正確的選擇。”

“您有話直說,我沒聽懂您的意思。”

“我的想法是這些特礦都是中國的,不想流出國外。所以,我準備買下來。爲了能夠確保,我將使用盤尼西林和磺胺類的消炎藥支付,這樣價格就有保障了,因爲這些藥品直接可以換成外幣,我想外國人是會接受藥品支付的方式。”

他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當然,對於我的要求還有兩條附加的優惠。一是爲您的地質勘查提供相當於五十萬美元的藥品作爲研究經費。另外再提供相當於五十萬美元的藥品用於委員會的流動資金。二是醫院建好後,國軍傷員可以免費治療。”

這第一條算是搔到了癢處,由於孔祥熙的不配合,委員會的資金一直緊張,研究經費連十萬美金都不到,何談發展研究提高產量。

“這樣吧!我和翁主任研究之後給你回答。”

當時的重慶,盤尼西林幾乎和金條是同義詞,沒有人能不動心。對於資源委員會的這些科學家來說,有了資金才能做研究。況且,資金的數量也是沒辦法拒絕的。

這正應了葉奮韜的那句話,能用錢解決的都不是難事,關鍵是有些事情用錢解決不了。 駐京的內外蒙王公們,以外蒙古86旗,內蒙古49旗代表的名義,成立了蒙古王公聯合會,外蒙古那彥圖親王任會長,積極開展抗俄愛國鬥爭。

早在庫倫僞政府宣佈獨立的那一天,蒙古王公聯合會已經發布通告,嚴正聲明:中華民國建立以來,內蒙全部六盟及科布多、烏梁海、青海、新疆各盟,均經贊成共和,協同漢、滿、回、蒙人民共建新國,惟外蒙庫倫活佛哲布尊丹巴,勾結圖什業圖(即士謝圖)部落、車臣汗部落內三數王公,妄稱獨立,僞立政府,實則外蒙四部落其迤西兩部落各旗並未贊同。

聯合會在這裏並鄭重宣佈,不承認庫倫僞政府,僞庫倫政府如有與外國協商訂約等事,無論何項事件,何項條約,自應一律無效。

內蒙古喀拉沁郡王貢桑諾爾布,在一次記者招待會上指出:蒙古王公多數反對《俄庫條約》,其贊成之少數亦爲俄國所迫脅,不得不耳。

總之,《俄庫條約》損失蒙古領土,侵害蒙人自由,此吾人所不得一德一心極端以圖取消此約也。

哲盟十旗王公、札薩克在長春先後兩次召開東蒙王公會議,強詞五族共和的利益,警告庫倫僞政府必須在年內取消獨立。

內蒙古西部二十二部三十四旗王公、札薩克,在歸綏召開西蒙王公會議,憤怒聲討沙俄及哲布尊丹巴的罪行,會議一致決議聯合東蒙,反對庫倫僞政府,如活佛怙惡不悛,將對他採取軍事行動,並強烈要求民國政府爲保全國起見,趕快徵派大軍予以平息。

會後,烏、伊兩盟和薩克發表通電,要求立即廢除俄蒙協約



通電聲明:庫倫僅外蒙一隅,本不足以代表全蒙,哲布尊丹巴又系教主,更不能干預政權,他乃敢背叛祖國,私與外人訂約,殊屬冒昧,本盟萬無承認自取滅亡之理,現經本盟各王公,一再會議,電請迅該外交部通知俄使,立廢此約。

這是一座超大豪華型的蒙古包,周圍,幾個高大粗壯的人影在來回走動,人影下顯然還有幾隻狗的影子,走近一看,但見幾個驟悍的蒙古武士、人人手持寒光閃閃的蒙古刀,臉上表情木然,那狗,是體壯碩大的上等草原獵犬,眼睛閃着幽幽的藍光。

對於現在的外蒙古現狀,聯合會是有心無力,國民政府的不作爲使他們很失望,但一個人的到來使他們燃起了希望。

姚水明和和親王的貝勒應邀來到了聯合會的開會現場,貝勒爺和新一個世襲罔替的那彥圖親王還是親戚關係,作爲聯絡人,他陪着姚水明出席了這次重要的會議。

裝飾考究,陳設豪華的包帳內,幾十支粗大的蠟燭拔起高高的火苗,將整個包內照得通明,一個特別的宴會正在這裏舉行。

當中擺放着兩張特大號的八仙桌、一色的鋥光閃亮的銀餐具、銀酒具擺放在桌上,裏面盛滿了豐盛的肉食,奶食和酒,烤全羊、煎牛排、手扒羊肉等等,火辣辣、熱騰騰的氣息交混在一起,散發出略帶腥氣的誘人的香味。

這個宴會真是特別,如此豐盛的酒菜卻未見有人痛嚼狂飲,既看不見蒙古人那種酒席間慣有的豪舉,更聽不到蒙古女人那種爽朗,高亢的祝酒歌。

這裏的人們個個衣着華美,神色詭祕,十八個人分座在兩桌周圍,主席上首端座着一個削瘦而略顯矮小的男子,他面色陰鬱,用低沉的蒙語向衆人講話,他就是外蒙古那彥圖親王的兒子,外蒙古喀爾喀親王。

他講話的大意是:各位王公、各位喇嘛,今晚把你們召來,是要商討一件對於我們蒙古族來說極其重大的事宜。

我佛保佑,我們要重振大蒙雄風,在,中國的框架內建立整個蒙古的蒙古自治政府。爲了穩妥起見,我們必須請求所有贊成我們事業的人的的援助,因爲我們的能力已經無法實現我們的理想。

今天還特地邀請了和親王的貝勒和冀察戰區的代表姚先生參加這個祕密會議,之所以在這裏舉行,是爲了迴避了一些靠不住的王公、喇嘛,此用意,我想你們是很清楚的



如何對付蘇聯的阻撓並徹底擺脫他們的控制?如何統一我內外蒙上下的認識,如何求得友好勢力的大力支持?這是建立蒙古自治政府的重要保證。

不過,就眼下情況來看,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應當是儘快求得友好勢力的支援,爲此,我提議今晚會議的主要議題是:商討並起草和支持我們事業的友好勢力的協議,就此,請各位發表意見。

寧靜的夜晚,圓圓的月兒高懸在天空,月光流水一般傾泄在漫漫無際的大草原,給草原籠罩上一嚴柔和、神密的色彩,星星不堪和月亮比美似的、羞慚地消隱在月色融融的天幕中。

晚風吹拂着沾滿露滴的牧草,送來縷縷誘人的清香,整個世界都沉侵在一片祥和的氣氛之中,彷彿往日發生在草原上的仇恨、默殺、流血,都已經成了遙遠而古老的傳說。

會議在友好的氣氛下熱烈的討論者,葉奮韜看到的協議最後是這樣的內容。

1,整個蒙古地區將成爲一個完整的行政區域,在中國的行政版圖裏實行高度的自制,成爲自治區。

2,自治區成爲政教分離的政權體制,中國政府負責外交和軍事防禦。

3,整個蒙古自治區形成後將由各旗選出代表組成最高權力機構,報請中國中央政府批准。

4,中國中央政府不干預內部事務,只保留自治區主席的任命權力。

5,取消蒙古地區二十年的稅收並和內地所有地區展開自由貿易。

6,現階段爲支持聯合會的工作進行,由冀察戰區先行撥付100萬大洋的活動經費。

7,在收回主權的過程中,蒙古各界人士應提供整個蒙古境內和蘇聯遠東方面的情報,配合中國軍隊收回整個蒙古地區。

8,現階段,爲蒙古王公聯合會祕密訓練情報人員,3000人左右的戰鬥部隊和500人的警察部隊,指揮權歸屬聯合會。 河北省撫寧縣東南瀕臨渤海,西同盧龍縣交界,北隔長城與青龍縣相望,東部同遼寧省綏中縣接壤。(《奇》biqi.me《文》網)/.

撫寧縣北部、西部、東部皆爲燕山餘脈,山高坡陡,怪石林立,山地、丘陵地佔全縣面積的百分之六十三。

看着地圖,小黃把目標定在了這裏,“我們以後就叫八路軍冀東獨立遊擊大隊,隊員加入要考覈,武器要統一,服裝也一樣,你們看呢?”

“哪來的錢,你知道這要多少錢嗎?我和你說說爲什麼土匪的槍法好。土匪們的槍法一是練,二是大量的子彈喂出來的,土匪們所搶劫的錢財,一大半都是浪費到子彈上了,所以,他們的槍法打到出神入化的境地,是不奇怪的。

據說土匪們練這一招,是蹲着馬步,雙手拿着盒子槍,對着幾個目標,每天都甩個上千次幾百次的,後來實彈射擊,才能練出來的。所以槍法好也並不奇怪,但是一般人是做不到土匪這一點的,也沒有那麼多錢財來練習這些。

再說服裝,我們這一身加上備用的,起碼一個人一百大洋。”

“那就搶,沒什麼方法。我看這樣,人數就是一百人左右的樣子,訓練不合格的淘汰,下面就是錢的問題,我們用我們現在的實力搶。”

這天是中秋節前一天晚上,夜間明月當空,在前往七樹莊的大路上,有一行人擁着三擔物資趕路。這裏面有兩人是附近村莊的聯絡人擔仼的僞保長,其餘都是游擊隊員,還有四個是扮成了保丁的戰士。

大家在大個子機槍手老熊的帶領下向樊口據點走去。除了三個挑子物資外,他們肩背手提雞、鴨、魚、棗子、蓮蓬等物資,這些都是送給據點皇軍過節的東西。

路上,老熊問僞保長:“一挺歪把子,五個日本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