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恬摸摸撞得有些疼的腦袋,感覺自己笑得像個傻子。

2020 年 11 月 5 日

「沒事就出去,別煩我。」

第七策說話的語氣冰冷,直接就她來了一個透心涼。

第七恬自己站起身,看著他冷漠的神清,咬著下唇半天說不出話來。

不就是幾個胡蘿蔔么,至於這麼小器?

看著她的眼淚在打轉,第七策還是強行壓下心頭的一點刺痛感,沒出聲。

既然他沒有挽留的意思,自己何必在這裡打擾他。

第七恬心一橫,轉身就出去,臨走的時候重重地把門給關上了。

門剛合上,第七策才終於敢動彈。

天知道他剛才是多緊繃的狀態。

「大壞蛋!沒信用的傢伙!」

第七恬撲上床,腦袋埋在枕頭裡,很快就感覺到被打濕的枕巾粘在臉上,一點都不舒服。

比起這個,更不舒服的是心裡。

一直到吃晚飯的點,林雅潔三催四請,最後都快要生氣了,才把第七策從書房裡給叫出來。

他剛走到餐桌邊上,才剛扒拉兩口白米飯的第七恬就把碗一放。

「媽媽,我吃飽了。」

林雅潔心下疑惑,一看她的飯碗,裡面還剩了好些。

「甜甜,不能浪費糧食,餓壞了對腸胃不好。」

第七恬早就鑽回了房間里。

林雅潔嘆了口氣,今兒個這兩個孩子又鬧什麼脾氣。

第七策直接坐在她剛坐著的地方,就著她吃剩的吃了起來。

林雅潔無奈地看著自家兒子。

「阿策,你又惹甜甜了?」

第七策不吭聲,匆匆地把碗里的飯給扒乾淨就要回房。

林雅潔的脾氣也上來了:

「你明知道甜甜的性子軟,老惹她做什麼?!她身體本來不是很強壯,今晚上她要是不吃下兩碗飯,我唯你是問!」

第七策停下腳步,迅速地找了個飯盒裝了一份飯菜。

「這個放著吧,一會兒我讓她吃。」

可是真走到第七恬的房門前,他有些頹然。

手在半空中敲不下去。

裡面傳來一陣陣哭聲,這丫頭是真難過。

站了許久,他才下定決心開口:

「甜甜。」

手上擰了擰門把,從裡面反鎖了。

「甜甜,是我不好,你給我開下門。」

裡面的人鐵了心不理他。

「……」

他發出微不可聞的嘆氣聲。

不能進去,他便守在門口,打開走廊的燈光,把剛才看到一半的書拿著,坐在她的房門邊上。

第七恬哭著哭著累得睡著了,等她醒了出去的時候已經是半夜時分。 他是被開門聲驚醒的,看著書到了平時睡覺的時間就有倦意,乾脆從自己房間里掏出了被子和枕頭,直接睡在她房門前面。

第七恬開門出來沒留神腳下居然有個人,被絆倒在地上。

好在第七策反應夠快,把人往自己懷裡一攬,才沒讓她的頭直接和大地母親接觸。

她整個人被第七策穩穩地圈在懷裡,毫髮無損。

兩個人的身體只隔了兩層衣料。

「甜甜,先把飯吃了。」

第七策說話的時候有些鼻音,他也是睡得迷迷糊糊的。

被他這麼一提醒,第七恬才感覺自己手腳發軟,都是餓出來的。

「那你讓我先起來。」

第七恬掙扎了兩下,整個人被他抱得太緊,沒法動彈。

突然身子一輕,被他抱了起來。

三兩步就到了客廳,把她放在椅子上,因為他守在外面,所以一直留了一盞小夜燈。

橘黃色的燈光柔和地打在兩人身上。

第七策從冰箱里拿出裝好的飯盒,放進微波爐里加熱過後才給她。

飯菜的香味溢滿整個空間,第七恬也顧不上自己生氣傷心,還是先把胃給填飽了再說。

見她吃得這麼著急,第七策還好心地給她倒了杯水。

「慢點吃。」

十分鐘后,滿滿的飯盒被她消滅一空,長大到現在,還真是她頭一次挨餓。

吃飽了的第七恬把飯盒往邊上一推,又變了臉色。

第七策知道她心裡還有氣,先把飯盒給洗了,再坐到她跟前。

「甜甜?」

她扭過頭不理睬。

「唉……」

他故意發出一聲嘆氣。

你是我最好的遇見 第七恬等了半天也還沒下文,扭過頭來主動問:

「你為什麼嘆氣?」

第七策眼裡透出星點的笑意:

「願意理我了?」

「哼!」

她被他拉到懷裡,感受到他有力的心跳。

「甜甜,你在學校要好好學習。」

「嗯?」

「以後你總會長大的,也不能靠著爸媽,總要有自己的生活的。」

他摸著她的頭,話說得語重心長。

「所以你在學校不能被人給騙了,不可以早戀。」

話總算挨了點邊。

第七恬點點頭:

「我不會早戀的。」

第七策這話見效,又添了一句:

「你還小呢,到時候看見帥哥就邁不動腿,三言兩語就把你給蒙了。」

「……」

「還有,看人一定要看內在,不能因為外表好看就覺得人家心裡也是好的,現在表裡不一的人很多。」

第七恬直起身,認真地看著他:

「我覺得你現在特別像一個人。」

「誰?」

「邵奶奶。」

「……」

第七策真是滿頭黑線,他都有些佩服自己為了私心能說出這麼酸的話。

沒想到這傢伙不領情,還說他像邵奶奶。

邵奶奶是之前爸媽給第七恬請的老師,從一流的大學教授退休下來的老太太。

年紀大了本來該好好休養,可這老太太沒了學生說不上話怎麼都不習慣,正巧第家招老師,她一看到第七恬就心裡喜歡。

真把她當自己親孫女一樣疼著。

老人家說話難免有些雜碎的時候,第七恬覺得現在的第七策真特別像念叨的邵奶奶。 從出生到現在,第七策第一次體驗到什麼叫憋屈。

既然說不明白,他乾脆利落地敲了她一記頭栗。

「你給我記著不許早戀就行!」

第七恬捂著頭一臉委屈。

「我沒有!」

「……」

他撇撇嘴,竟無言以對。

倒是第七恬從今天下午回來就一直不知道他在鬧什麼脾氣,這男生的心思比她一個女孩子都要複雜。

「休息會兒趕緊睡覺去!」

第七策看了看牆上的掛鐘,不知不覺又過去一個小時了,要是這下再吵得精神,今晚真是不用睡了。

聽他這麼說,第七恬居然很配合地打了個哈欠:

「還沒洗澡呢。」

「那趕快。」

第七策一把給她抱起來,把人往衛生間里放。

「別磨蹭了,出來之後喝杯牛奶。」

說完他就出去熱牛奶了,這當哥哥的責任,他還是一直有的。

或許是因為中途睡眠中斷了,這下半夜第七恬總覺得睡得不是很舒服。

翻來覆去,最後進入睡眠的時候天邊都已經吐白了。

第七策早早起來準備回校,路過第七恬房間的時候往裡面探了下,睡得正香。

林雅潔已經在客廳里準備好他的早點。

「媽,早。」

「嗯。」

她一早就看到桌子上放著的空飯盒,這小子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手段哄得甜甜把飯給吃了。

兩個孩子只要好好的,她心裡就高興。

第七策正剝雞蛋殼,林雅潔突然又想到一件事:

「最近發生的事情,甜甜沒說什麼吧?」

他手一停:「她不知道。」

林雅潔點點頭,心定了定。

報告媽咪,爹地要騙婚! 前一陣子發生這麼多的事情,甜甜回來一句都沒同他們講過,不知道是像的誰,受這麼大的委屈也不說。

沈大龍現在已經被壓得翻不了身,可新聞還是在輪番拿他做報道。

這麼高的熱度,少不了有人在裡面添幾把火。

剛開始是惹怒了林家導致女兒被退學,當時他們也還沒動手,只是暗搓搓地截了他幾個大項目,出了一番血。

可除了沈大龍這個不知好歹的,還有個豬一樣的女兒,偏要再去尋仇,這下把第七策都給傷到了,他們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搜刮到的那點料一放,他就被帶進去了。

有些人吶,藏了一屋子的壞事,這一下就全被帶了出來,個個都是熱點爆點。

記者對於這些事情的嗅覺可是靈敏,來這麼個傢伙天天往一個地方蹲就成,誰還不樂意呢。

在如今互聯網這麼發達的年代,網友的輿論可都不是說笑的,沈大龍都已經落得個妻離子散的下場,還是有人要往他頭上吐一口唾沫。

風光墮落,朝夕之間。

光明之下藏了太多黑暗。

作為第家唯一的兒子,第七策跟著父母在外長了不少見識,知道這個世界並不像童話般美好,也是他今後打拚事業所要面對的現實。

所以林雅潔也不特別瞞他,這孩子打小就早熟,很多事情還真的得把他當成大人看待。

第七恬不一樣,相比之下傻白甜得多,因此這麼些事情還是不希望她知道。 第七恬正做著夢呢,耳邊突然響起來一陣學校的鈴聲,嚇得她立刻睜開了眼睛,看向旁邊的鬧鐘。

完蛋了!九點!

她急匆匆地換好衣服往外面跑:

「媽我不吃早餐了遲到了!!!」

林雅潔正坐在沙發上看手機,旁邊掃地的阿姨也有些奇怪地看著她:

「今天不是周末么?」

「遲到了啊!!!啊?」

剛要跨出去的腳縮了回來,一把跳到林雅潔跟前:

「媽,手機借我看看。」

她反覆確認了好幾次,今天確實是不用去學校的。

「太好了,我還以為我遲到了呢。」

第七恬拍拍胸口,大早上把她嚇得!

「哈哈哈……你這孩子。」

林雅潔反應過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第七恬的性子和阿策實在是不同,卻是她生活中的開心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