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指望他們兩個人還不夠,還有一位重量級的人物跟他們一起來到昆城。

2020 年 11 月 5 日

柴韋。

柴家大少。

這一次,他選擇跟謝睿一起來昆城,目的只有一個,逼服謝玉龍。 怎麼做,他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大致想法,料想謝玉龍不敢不從。

如果這都不從,那柴家就不客氣了,指定扶植謝睿上台,跟謝玉龍打擂台,讓謝家陷入內耗之中。

豪門獨愛:腹黑冷少萌萌妻 很開心。

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機會,柴家這是註定要發財的節奏啊。

「哈哈哈……」

柴韋笑了,忍不住大笑三聲,表示他此刻的心情。

謝睿和廖興化緊跟著笑了起來,雖然他們不知道,為什麼笑。

但是,作為狗,他們有當狗的覺悟,那就是主人笑,他們也要笑,主人哭,他們要咬人。

這是他們存在的意義,也是他們的價值體現,否則,別人憑什麼養他們?

……

公盤大夏,比賽還在繼續,玻璃種雞冠紅一出,亮瞎全場觀眾的眼睛。

觀眾非常滿意陳力夫最後一局交出的答卷,這才是頂尖賭石大師應有的水準,應有的比賽態度,不到最後一刻,決不放棄。

然後,他們看著顧銘。

最後一局,陳力夫的表現不可謂不好,顧銘的連勝神話就要就此終結了?

他們期待著顧銘這一局的表現。

台上,顧銘依然在選石,也是唯一一位還在選石的賭石大師。

由此可見,顧銘此刻有多麼認真,壓根沒有想過應付了事,拿下翡翠王的名頭就行。

可,沒東西,他也沒有辦法。

沒有放棄。

不到最後一秒,他不會放棄,慧眼掃視中場上眾多的原石。

功夫不負有心人。

最邊緣的一塊原石進入他的視線,看到此塊原石,顧銘嘴角不自然的翹了起來。

這是老天在成全他,他能不珍惜?他快步走過去,抱起來這塊原石。

「啊……」

瘋狂的尖叫聲響起。

看到這一幕,她們忍不住的想叫,忍不住的心肝狂跳,心想,「這一次又會是什麼呢?」

他們不知道,但是他們有理由期待顧銘這一局的表現。

不止他們,台上諸位大師同樣如此,已經完事的陳力夫,更是忍不住仔細打量起顧銘手中原石。

眉頭微皺。

因為顧銘手中這塊原石,有點丑,表皮表現十分不好,難出好料。

這也選得出來?

他真心想上去仔細看一看原石上面的裂紋,但是仔細想了想,忍了,看結果吧!畢竟勝負,已經定了。

顧銘很快來到操作台。

畫線,解石。

滋滋。

切石聲響,眾人翹首以待。

一刀結束。

顧銘調整原石位置,緊接著切第二刀。

至於線,他剛才已經畫了兩條,無需取出來再次畫線。

一般賭石大師可不敢這樣做,都會根據第一刀的結果來確定第二刀的切處。

唯有顧銘,無需如此。

他在作弊,落入觀眾眼中,這叫自信,自信一切都跟他的判斷一樣,端得令人佩服。

滋滋。

切石聲再響。

艱難的幾分鐘過去,顧銘終於把切好的原石取了出來。

顧銘用抹布擦拭切面,嘴角不自然露出微笑。

當然,還是故意的。

觀眾不知道,見此,激動的問:「什麼?什麼? 一師還有一師高 是什麼?」

顧銘沒說,不搶公證人飯碗,示意公證人過來鑒定。

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公證人身上,一副公證人這一次還敢掉鏈子,就死全家的惡毒模樣。

公證人發誓,這一次,他一定要拿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風沒驟起而泰然處之的姿態來。

他要為自己正名,證明他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沒有觀眾認為的那麼不堪。

可是……

可是當他走過去,接過顧銘手中原石時,他又忍不住懵圈了,又TM失神了。

「這怎麼可能?」

這是此刻公證人腦海中唯一的想法。

觀眾抓狂。

心裡那叫一個恨,有些心急的觀眾已經忍不住想衝上台打公證人了。

顧銘見此,善意提醒公證人說:「觀眾都等不及了,你要是再不說話,今天怕是很難完好的離開。」

公證人回過神,瞥了一下台下觀眾,看到他們群情激憤,嚇得一哆嗦,趕緊說:「九號顧大師,解出龍石種。」

「什麼?龍石種?」

巨大的驚呼聲響起,猶如狂風巨浪一般。

百年難遇龍石種,就這樣被顧銘給開出來了?這要不要太隨意一點?

不止觀眾,連帶著台上的大師都是如此。

作為華國最頂尖的賭石大師,他們什麼翡翠沒有見過?乃怕罕見如玻璃種帝王綠,他們都見過。

但是龍石種,他們真沒有,也就聽別人說過有人開出過龍石種,好像那個人是……

顧銘!!

對,沒錯,是顧銘。

他們第一次聽說顧銘這個名字的時候,就是因為顧銘開出了百年罕見的龍石種。

這才多久?掐指一算也就一個多月,顧銘又把龍石種給解出來了?運氣要不要這麼好?

他們不淡定的沖向顧銘的解石台,把公證人包圍起來。

不是打不給力的公證人,而是要一睹龍石種的風采。

「好美!!」

第一位看龍石種的大師評價道,眼中儘是痴迷之色,好似欣賞絕色美女的嬌~軀一樣。

「好神奇。」

第二位撫摸切面的大師說,觸手的溫暖感覺,別有一番享受,對於體質虛寒的人來講,龍石種堪稱無上至寶。

很多體質虛寒的人,可是能夠佩戴得起龍石種的人,卻是寥寥無幾。

「好想要。」

第三觀看龍石種的大師說,道出所有人的心聲。

龍石種,可遇而不可求,這等至寶,任誰見了都想收入囊中,不捨得錯過。

可惜,跟他們無緣,因為這塊龍石種,是屬於顧銘的,他們只能看看,過一過眼癮。

觀眾們很不滿,表示他們也想看。

這得成全,公證人賺表現的時候到了,把龍石種拿回來,呈現在觀眾面前。

看不清楚,只能看到那奪目的綠光,魅力比之帝王綠毫不遜色。

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咽口水。

咕嚕。

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彷彿此刻他們眼中看到的不是一塊翡翠,而是一座金山。

價值連城的龍石種,當得起金山這樣的名頭。

謝玉龍苦笑。

今天他是賠到姥姥家裡去了。

不過,他也是真心佩服顧銘。

那麼短的時間,能夠從數千塊原石中挑出如此之多的優質原石,試問世間能有幾個人能夠辦得到?也就顧銘,陳力夫都要稍微遜色一籌,否則,也不會一局都贏不了。

他忍不住把目光投向陳力夫。 場上,陳力夫唏噓不已。

最有把握的一局,覺得穩操勝券的一局,最後居然還是輸了,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又能說什麼。

他只能無奈的搖頭,忍不住的嘆氣。

看到這一幕,謝玉龍表示遺憾。

憑藉陳力夫今天的表現,以前絕對有資格成為翡翠王。

可是從今日起,不行了。

因為翡翠王只能有一個,那就是最強之人。

顧銘最強,他不倒,別人沒有資格接受翡翠王的名號。

忍不住,他為顧銘喝彩,鼓起啪啪掌來。

謝玉龍帶頭,旁邊人緊隨其後,很快,現場響起如雷般的掌聲。

美景良辰:總裁,結婚吧! 一直持續了幾分鐘,掌聲才停下。

還需要比嗎?

這個時候比,有點羞辱人的意思。

謝玉龍覺得無需比了,站起來,激動的說:「四局,四勝,四十分,九號顧大師,當之無愧的翡翠王,大家有異議沒有?」

「沒有!!」

「沒有!!」

「顧大師當之無愧。」現場觀眾認同,找不到一點反對的理由,顧銘用絕對的實力征服了他們。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響起,「我有!!」

「誰?誰在那裡搗亂?」

「我艹,這也有意見?有種上台去跟顧大師比比。」觀眾不滿的說。

謝玉龍沒有,臉色黑了下來,因為他看到了說話之人,柴韋。

柴家大少,不請自來,意欲何為?他身後的謝睿和廖興化給了答案。

「家門不幸啊!!」

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犯下彌天大錯的謝睿,不僅不知悔改,還跟柴韋攪和在了一起。

「能有好事?」

柴家不止一天想控制謝家,想要控制謝家這個華國最大原石銷售渠道牟取暴利。

也虧得謝家有點本事,有點實力,柴家才不敢輕舉妄動,只能在合作中使一些不入流的招數。

柴家不會放過這麼好分化謝家的機會。

不過,他也是不懼。

商場縱橫幾十載,什麼大風大浪他沒有見過,豈會害怕謝睿和柴韋這兩個毛頭小子。

大不了魚死網破,謝家也不是毫無反制柴家的招數,只是一般情況下,他不願意動用罷了。

當然,也不會告訴其他人。

事實證明,他沒有告訴家裡其他人是正確的,關鍵時候,可以打柴家一個措手不及。

觀眾也發現了,不過卻是不認識柴韋,交頭接耳議論此人是誰,居然敢在這裡大放厥詞。

台上的賭石大師不一樣。

他們經常前往緬國賭石、賭礦,也去過柴家經營的礦區,認識柴韋這位柴家大少。

「那不是柴家大少柴韋嘛,他怎麼……」他們好奇柴韋此舉的目的是什麼。

「柴韋?」

顧銘聽到這番話后,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這可是殺死田靜老公的罪魁禍首。

田靜雖然沒有說,但是從那晚提及老公時田靜的傷心程度可見,田靜是真心愛她老公的。

吃醋?

他有必要吃一個死人的醋嘛,他還沒小心眼到那種程度。

他只是覺得,應該干點什麼,讓田靜給她死去的老公有個交代,然後全心全意跟他在一起。

沒有什麼是比給田靜老公報仇更好的事情了。

他有殺柴韋的念頭。

當然,不是現在,有機會,他一定這樣做,讓田靜老公死得瞑目,這樣他跟田靜在一起的時候,田靜才不會有愧疚感,他也可以心安理得享受田靜身上的美好。

同時,他還擔憂的看了田靜一眼。

結果發現,他想多了,田靜俏臉上毫無異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