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沒有用元力,加上茅台酒又烈,兩瓶酒下肚,葉雄發現自己頭腦有些暈呼,身體也發熱起來。

2020 年 11 月 5 日

孔夫子也是臉紅耳赤,吐齒不清。

正在這時候,一道靚麗的人影走了過來。

伊依走過來,微微叩道:「見過掌門,見過孔老先生。」

「伊依來了,幫我們倒酒。」孔夫子吩咐。

「不用了,伊依你還是回去睡覺吧!」

兩個大男人在喝酒,暈暈呼,不洋相,呆會一不心些難堪的話,那就不好了。

伊依走到旁邊,拿起酒幫兩人倒。

「掌門,就讓女為你們倒酒吧,爺爺還在的時候,他跟孔老先生喝酒,都是女幫忙倒的。」

倒完之後,她就在旁邊站著,什麼也不,就像婢女一樣。

孔夫子似乎早就習慣了,不覺得怎麼樣,但是葉雄渾身不舒服。

男人喝了酒,加上這麼一個嬌滴滴美女站在身邊,不胡思亂想才怪。

但是孔夫子都開口讓她留下來,伊依也自願留下來侍候,他總不能將人家趕跑吧!

葉雄只盼早把酒喝完,好回去睡覺。

幾輪之後,兩瓶酒又幹完了。

「孔夫子,今晚到此為止,下次咱們再繼續。」

葉雄連忙站起來,準備離場。 「不急,酒咱們多得是,再干兩瓶。23US.更新最快」

孔夫子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準備回去繼續拿酒。

現在兩人都幹了兩瓶,再干一瓶,不用元氣逼出酒精的話,葉雄也得醉倒。

「孔夫子,再喝明天咱們就爬不起床了。」葉雄連忙阻止。

「人生難得幾回醉,你等著別跑,要是我回來看見你不在,我跟你急。」

孔夫子臉漲得通紅,搖搖晃晃地跑回房拿酒了。

葉雄哭笑不得,自己真是沒事找事,為毛要喝酒呢!

「掌門,我送你回去吧!」伊依突然道。

「孔夫子那酒鬼怎麼肯讓我走。」葉雄無奈地道。

撲哧。

伊依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葉雄奇怪地問。

「你等到天明,孔夫子也不會回來了。」伊依道。

「為什麼,他不是去拿酒嗎?」葉雄奇怪地問。

「孔老先生的酒量,剛剛好是兩瓶酒,不多不少,每次喝完兩瓶之後,他就跑回去拿酒,結果沒有一次能拿出來,直接就在床上呼呼大睡了。」伊依笑道。

葉雄忍不住用靈識察看一下,發現孔夫子果然趴在自己房間的床上呼呼大睡。

「這個老傢伙,真是的。」

葉雄哭笑不得,搖晃地站了起來,也有了幾分酒意。

突然,他的胳膊被兩隻手扶住,伊依靠過來,貼著身體扶著他。

一陣女人清香飄進鼻子里,葉雄扭頭看了伊依一眼,發現她面若桃花,眼若星辰,那彎彎的睫毛忽閃忽閃地望著自己,動人之極。

不愧是曾經三大古武門派美女之首,伊依的姿色絕對不是一般女人能比較。

「伊依,你回去吧,我沒事。」葉雄掙脫她的手。

伊依臉色有黯然,不過很快就恢復正常,:「掌門,還是讓我送你回去吧!」

她又再次扶住葉雄的手,彷彿怕他摔倒似的。

葉雄不好意思再甩開,再甩開一次的話,那也太傷人。

偏偏這時候,一道人影從外面走進院子,那熟悉的身影,不是慕容如音是誰?

慕容如音看著葉雄,目光停留在伊依抓住他的那隻手臂上。

葉雄連忙甩開伊依的手,免得她誤會。

「掌門喝得有多了,我正想送他回去。」伊依解釋。

「那你送他回去,我沒什麼事情,正好路過。」慕容如音。

「掌門,我送你回去。」

伊依又去扶著葉雄的手,似乎根本感覺不到葉雄先前甩手的動作。

葉雄多麼希望是如音在扶著自己,但是伊依已經動手,把她趕走實在是太傷人了。

無奈之下,他只好任伊依扶著,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房間門口,葉雄道:「不早了,你回去睡吧!」

「掌門心,晚安。」

伊依完,這才轉身離開。

她離開之後,葉雄沒有立刻回房間,而是飛快地回到院子里,四下看著。

慕容如音早就不在,可能回去睡覺了。

葉雄很想用靈識搜查一下慕容如音的下落,但是現在在仙門之內,如非迫不得已,他都不會擅自用靈識,畢竟很容易就侵犯別人的**。

葉雄無奈地走出院子,正準備回房,發現走廊上站著一道靚麗的身影,正對著他笑。

不是慕容如音是誰?

葉雄走過去,靠在她身上,道:「我喝多了,能不能扶我回房?」

「先前伊依在的時候,你不這麼?」

「你也看到了,我不想做得太絕。」葉雄解釋。

「你不做絕,只會給她更多的幻想,你總是這樣害怕傷害女人,殊不知,你這種猶豫不決的舉動,恰恰是最傷人的。」慕容如音幽幽地道。

「你是指我們之間的關係嗎?」

「你呢?」

「我們不是好,等你去修真界,我一定娶你嗎?」葉雄柔聲道。

「不知道我這輩子還有沒有機會去修真界。」慕容如音幽幽地嘆了口氣,喃喃道:「修真界是另一片天地,天知道那邊有沒有另外一個,讓你喜歡得死去活來的女人。」

「你怎麼這麼不信任我呢?」

「不是不信任,我只是在事實,誰也不能擔保以後會怎麼樣。」

「你的意思是不是讓我們好好把握現在的時光?」葉雄目光不轉睛地望著她。

被他這樣看著,慕容如音頓時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雙頰緋紅,不出的嬌艷。

葉雄心底,一鼓**瞬間就爆發了,壓都壓不住。

轉眼之間,兩人就回到房間門口。

「你早睡,晚……」

安字還沒出口,慕容如音的身體突然被葉雄拉了進去。

葉雄順手將門反鎖上,然後將她的身體壓在門后,吻了上去。

霸道而狂放,那壓抑許久的**,就像火山爆發一樣。

他居然吻了自己。

霸道,狂熱,溫潤而帶著酒精的味道。

慕容如音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

每一個女人,都會在夢中無數次想象,自己的初吻會給誰;自己的初夜會給誰。

慕容如音也不例外。

她沒想到,自己的初吻會在這樣一種情況下失去。

她閉上眼睛,享受著這做夢中都期待的一刻。

下一刻,她發現自己的身體被舉起來,當她醒悟過來的時候,身體已經在床上。

當一隻手準備脫去她衣服的時候,她突然醒悟過來,連忙推開葉雄,從床上爬起來。

葉雄正在**邊沿,不明白為什麼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她會選擇推開自己。

「阿雄,我不想在酒後做出這樣的事情,更不想你後悔。」慕容如音。

「你後悔了嗎?」葉雄反問。

「如果你是清醒的,我不會拒絕,但是你現在這種喝了酒的情況下,不行。」

慕容如音完,逃也似的離開房間,片刻間就不見蹤影。

葉雄傻傻地看著她的背影,半響沒有話。

一層霧氣從他身上蒸發出去,空氣中到處是酒精味。

一瞬間,他原本暈呼呼的腦袋,完全清醒過來。

他利用元氣把身體里的酒精全都驅除掉了。

葉雄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情,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他會不會把慕容如音給辦了。

想來想去,他居然有猶豫不決。 「如音不愧冰雪聰明的女人,如果剛才在那種情況之下跟她突破了關係,估計對於雙方來,都不是一件好事。23US.更新最快」葉雄喃喃自語。

酒果然不是好東西,差就害死人。

葉雄苦笑立夏,躺到床上睡覺了。

他絲毫不知道,有兩個女人,為了他正徹夜難眠。

第二天,葉雄一整天都沒看到慕容如音,開始他還以為是慕容如音故意在躲著自己,一問之才知道,慕容如音正式閉關,衝擊五階中期了。

接下來兩天時間裡,葉雄開始收集關於死陰之地的消息,準備擇日起程,前往尋找陰靈草的下落。

只有一絲進階的機會,他都不會放棄。

兩天之後,後山石洞一道元氣波動震蕩開去,吸引眾多弟子的注目。

一道人影從石洞躍起,飄落到人群之中,正是慕容如音。

「慕容如音也突破了,這怎麼可能?」

「她跟江南王關係非同一般,江南王想讓她進階,還不容易嗎?」

「真是羨慕死人,如果我也是江南王的人就好了。」

見慕容如音突破,周圍弟子眼神之中,都是又是羨慕又嫉妒的表情。

角落之中,伊依看著慕容如音那驚人的氣勢,心裡不出是什麼滋味。

「如音,恭喜你突破了。」葉雄從人群之中出來,目光之中全都是讚揚。

雖然給了她突破丹,但是丹藥畢竟只是輔助,服了丹藥最後失敗的也不在少數,慕容如音能突破,除了她的資質之外,努務也是一個方面。

「各位弟子,煉丹堂很快就能煉製出一批適合鍊氣四階修鍊的丹藥,到時候人人都有機會進階,只要大家用功,機會一定會有的。」葉雄朝場下大聲地道。

場下頓時響起熱烈的掌聲,經久不息。

葉雄走到慕容如音身邊,:「我明天要去尋找靈藥,你跟我一起去嗎?」

「除非你不願意帶我去。」慕容如音。

「你收拾些東西,咱們明天就出發。」葉雄吩咐。

接下來,葉雄安排好仙門相關事宜,這才帶著慕容如音朝極北之地出發。

……

島國,踏仙閣總部。

黃金尊者坐在皇座上,下面是她的女兒,詩瑪。

「父親大人,收到內應可靠消息,江南王出發死陰之地,極有可能去尋找陰靈草。陰靈草是煉製問仙丹的四靈藥之一,這江南王不會妄想煉製問仙丹吧?」

「看樣子應該是這樣。」

「他得了妄想症不成,問仙丹自從流傳於世之後,從來沒有人成功煉製過,他以為他是誰?」

「心有多大,就能走多遠,妄想但不是錯。」黃金尊者站了起來,道:「江南王能在短短時間之內,突破到五階後期,絕對不簡單。」

「我們尋找了這麼多年,四靈藥也只找到萬年鍾乳,剩下三種尋覓十幾年未果,他哪能輕易得到。去死陰之地的人,沒有一個活著回來,他還有三頭六臂不成?」

「如果江南王死在極北的死陰之地,對於我們來,何曾不是好事。」

「如果是這樣,那是更好,就害怕他能活著回來。」

「這樣,詩瑪你跟段絕一同前去,如果江南王死在死陰之地最好,如果他沒死,你們找機會把他幹掉。」黃金尊者當下吩咐。

「父親大人,我跟段絕馬上出發,前往極北之地。」詩瑪完,領命而去。

詩瑪走出神塔,來到後山的訓煉場。

還沒走到訓練場,就看到一道人影在半山之中瘋狂地施展著法術。

大地轟轟,山崩地裂,氣勢如虹。

被愛判處終身孤寂 那人如同走火入魔一樣,完全在發泄著自己的憤怒。

天山一巔一戰輸給江南王之後,陳蕭就把自己關在後山,每天除了睡覺跟吃飯,就是在這裡瘋狂修鍊,就像走火入魔一般。

足足一個時之後,直到筋疲力竭,陳蕭這才停下來。

「夫君,閣主來任務。」詩瑪柔聲道。

在陳蕭面前,她永遠都是這麼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樣。

「什麼任務?」陳蕭淡淡地問。

「江南王前往死靈之地,閣主讓我們前往,找機會將他們輾殺。」

「收拾行旅,馬上出去。」

陳蕭眼睛之中,露出一鼓濃濃的殺氣。

兩天之後,葉雄跟慕容如音坐上飛機,飛往華夏極北之地。

在極北之地,有一個神秘的地方,叫做死陰之地,是一片連綿不絕的山谷,據是飛禽走獸都絕跡的地方。

就連直升飛機,在這一帶都經常會無緣無故墜機,這裡就成了華夏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方,有赫人聽聞的味道。

踏入修真一道之後,葉雄對所謂的靈異事件一都不不相信,因為這個世界有,有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知情之後,不過如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