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了讓你知道,你是有家長的!”

2020 年 11 月 5 日

“我要告訴你爸爸你欺負我!”

Issac捂着被拍的頭,乖乖的去洗漱了。

——————————————————

匡蒂科,FBI總部

“Kimmy More,三個月前通過澳大利亞移民局審覈後移民澳洲,兩天前在一片廢棄的農場裏發現他的屍體。我們懷疑他是別國間諜,但沒有掌握確切線索。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的名字同樣在國際刑警組織的大名單上。”一個面癱的男人介紹着大屏幕上的資料,“三個小時前,國際刑警組織給我們發來了一份資料,上面的人膚色不同,年齡不同,性別不同,唯一的共同點就是都曾經是美國公民,在三年內陸陸續續移民出國,半年內相繼殞命。”

“我們已經掌握部分線索,並確信,這與某個毒品組織有所聯繫。”來自國際刑警組織的負責人站了起來,“最近的受害者Kimmy More是一個很謹慎的人,他一定會留下證據。唯一的問題是,該怎麼找到這份證據。”

“也許,我們可以和BAU小組合作,在研究人的心理以及行爲這方面,他們是行家。”最後,FBI局長這麼說。

作者有話要說:感謝一下童鞋的霸王票~

子明君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08 02:25:24

子明君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08 20:42:56

子明君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09 00:01:56

cherrimi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09 00:12:31

插入書籤 曼哈頓,紐約

法庭應該是莊嚴肅穆的,可是,坐在後面旁聽的Issac只感覺到了一陣厭煩。

一天前,他被Kiven以不放心爲由帶在了身邊。Kiven是公事出差,而無所事事的Issac就被Kiven扔到了法院裏,以學習經驗爲由,旁聽庭審過程以及律師辯論。

這是一件最普通不過的訴訟。丈夫在婚內酗酒,毆打妻子。

被告律師一臉正義,嘴裏說出的專業術語卻是句句都在爲脫罪而存在。Issac看着原告席上的女人,她臉色蒼白,神情畏懼,看着丈夫的眼神懼怕中參雜着愛意,雙手時不時的輕撫腹部。

Issac覺得最終的判決應該沒有疑問了。

果然,女人在休庭時表示願意和解,丈夫無罪釋放。

Issac轉身離開。

晚上Kiven回來的時候,Issac忍不住問了他一個問題,“爲什麼女人對自己遭受的暴力總是選擇忍受?”

“因爲她們不夠強大,無論是身體還是內心。”Kiven回答。

Issac不知道自己該對遭受家庭暴力的女人採取什麼態度。明明受到了傷害,卻一次又一次的選擇原諒妥協。就像這次的訴訟,不堪虐待的女人向婦女權益組織求助,把丈夫告上了法庭。只要她堅定一點,那麼,噩夢就會醒來。可是,她放棄了。

Issac不瞭解她的想法,他觀察過那個女人,根據她的動作推測出她似乎懷有身孕。難道,作爲一個即將成爲母親的人,她要讓自己的孩子也在家庭暴力的陰影下成長嗎?更何況,還有一個大前提,那就是在孩子出世之前她沒有被打流產。

一個只會妥協退讓的女人,Issac不覺得她能保護好自己的孩子。

哀其不怒,恨其不爭。

“在外面唯唯諾諾回家卻把拳頭揮向妻子的男人,毫無底線一味忍讓的女人……”Issac輕聲嘆息,“Dad,你說,這樣家庭環境下成長的孩子,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

Kiven揉了揉Issac的頭髮,沒有回答。

因爲他知道,答案一點都不討喜。

心情煩悶的Issac打開電腦,開始瀏覽個人網上主頁。在朋友的主頁下面留言表示到此一遊後,Issac登陸了博客。有些事雖然他早就知道其存在,可今天的直面還是給了他不小的衝擊。

他新建了一篇博客,敲上了題目,開始慢慢地寫着自己的感想。

等到新博客發表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凌晨了。

Issac內心的煩悶發泄了出來,終於有了一絲睏意。

網頁響起“滴咚”的消息提示聲,他收到了一條新私信。

來自那個萬年不更新自從註冊了就沒寫過一篇博客的朋友——Watson。

不對,Issac驚訝的發現他的博客數量從零變成了4。

Watson:家庭暴力我不好說,但酗酒絕不是一個好習慣。

Issac:最近過的怎麼樣?

Watson:一如既往的糟糕。倫敦的天氣太糟糕,房價也高的離譜。我懷疑我退伍的撫卹金撐不了多久。

Issac:去個房租低的鄉下小鎮,憑你的本事開個診所怎麼樣?寧靜的鄉村有助於心情平靜。當然,如果你喜歡大城市的話,找個不討厭的傢伙合租吧~

Watson:老實說我不想離開倫敦。今天我外出遇到了大學同學,他聽了我的狀況後帶我去見了一個人,據說是個找不到合租同伴的傢伙。

Watson: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哦,對了,他的名字是是個很神奇的人,你能想象他只是看了我兩眼就能準確說出我的經歷嗎?我懷疑他有讀心術!

Issac:哦,我在看你的博客,不過,介於你寫的太敷衍了,原諒我沒有留言的興致

Watson:是我的心理醫生一定要我寫點什麼,天知道我又不是作家,我爲什麼要寫東西!

Issac:拜託,最新不要和我提任何和心理醫生有關的詞,我最近對這個羣體有些無理由遷怒。繼續說說那個Sherlock吧,自從看了《威尼斯商人》,我總覺得叫Sherlock的不是好人。

Watson:這是個神奇的Sherlock,他自創了一套演繹法理論,聽起來很玄。對了,網上有不少他的信息,你可以搜索Sherlock Holmes。

Issac:Holmes?和我非常喜歡的一個小說人物同名呢。話說回來,你的名字也和那本小說裏的另一位主角相同。真想知道你們住在一起會擦出什麼火花……

Watson:老實說,我不是很確定,他看起來不大好相處

Issac:那你的同學還建議你和他合租?

Watson:我真的很不確定,你無法想象Sherlock有多敏銳,站姿,衣角,領帶,下意識的小習慣,隨身物品——這些不起眼的東西能讓他拼湊出一個人的完整經歷!

Issac:那倒不錯,和這樣的人相處不費腦子。他了解你,無論通過什麼途徑,知道你的生活習慣個人忌諱,總比傻乎乎的不會看人眼色的傢伙強多了。你不覺得有這麼一個善解人意的傢伙很貼心嗎?

Watson:我倒是覺得那傢伙會是明知故犯的類型,他不像會體貼別人的人。

Issac:哈?

——————————————————

和Watson的私信聊天大約持續了一個小時,直到Issac撐不住沉重的眼皮,說了聲抱歉就直接睡過去了。

所以,看着Watson最後一條充滿歉意的消息——“抱歉,我忘記倫敦和紐約有時差了”的時候,Issac忽然覺得,Watson的形象又鮮明瞭一點。

在牀上賴了一會兒,Issac又想起昨天那場糟心的庭審,忽然起了興致,決定去做一個調查。

關於明明有犯罪行爲卻因爲種種原因被無罪釋放的,其中重點關注家庭暴力。

Kiven對Issac的決定樂見其成,還很熱心的提供各種幫助,幫Issac把目標細化更有方向性。

最後,Issac拿着計劃表,有些發呆。按照Kiven的說法,自己要去關注關於家庭暴力的起訴案件,把判決成果分類,總結出各類人羣的不同心理狀況,以及判決後的生活狀態,最後把調查資料整理成論文發表,向社會呼籲關注。

“Dad,我怎麼覺得你再把我往社會學家的方向引導?”Issac看着Kiven。

“我只是給你不成熟的計劃做一個簡單規劃而已,既然已經要做了,爲什麼不試着做到最好呢?”Kiven老神在在,“你不喜歡做律師,那麼,總要換一條路。”

“競選總統?”

“當傀儡可沒意思。”Kiven看着Issac表情很認真,“我和你媽媽都決定不干涉你的職業,可前提是,你要有一個職業。 入骨相思知不知 你現在的狀態讓我很擔憂,似乎什麼都可以做,但什麼都不認真。”

“我……”Issac有些暴躁的撓撓頭,“好吧我承認,沒有生存壓力了,我想懈怠一段時間。”

Kiven嘆了一口氣,“是我失職,我該早些知道你的不安。”

“得了吧老爸,這和你沒關係,只能怪我太早熟。”Issac故作輕鬆的聳肩。在察覺到自己可能有着變態潛質的時候,Issac身上就像被繃緊了一根弦,時時鞭策着自己,讓自己足夠合羣,足夠優秀。雖然後來什麼都沒有發生讓他有所鬆懈,可成爲團體核心已經成爲了習慣。雖然夠風光,但有時候也很累。現在呢,警報解除,他直接從奮進青年退化成懶散青年。

“是啊,早熟。”Kiven像想起了什麼,“在你四歲的時候,你就開始寫日記了,還對我和你媽媽說那是日後我們家成爲億萬富翁的基石。”

Issac有些迷茫,“我不大記得了,我寫了什麼?”

“沒人看得懂你的Issac密碼,似乎只是英文字母隨意組合。當然,你那時候會的單詞不多,能寫出那麼多字母已經讓你媽媽很高興了。”Kiven回憶着,“不過,你小時候還真是有毅力,居然寫了大半本,直到後來出了意外……”

Issac好奇死了,他怎麼一點記憶都沒有呢?“那些日記還留着嗎?”

“當然,這可是我們家發財的法寶,你可是把它鎖在了箱子裏,然後埋到了院子裏的大樹下面。”Kiven想起那時候可愛的不行的兒子,臉上帶着懷念的微笑。

“……”Issac真不記得自己還有那麼有童心。

————————————————————

Garcia要抓狂了,身爲無所不能的技術女王,她居然被幾個虛假戶頭弄得焦頭爛額,“……該死該死,爲什麼銀行在辦理業務的時候不能仔細查一下身份證明……所有的賬務往來除了金額是真的其他的全都是假的……太謹慎了,居然在轉賬之後還註銷了……這種小額轉賬實在太混賬了!能幹嘛,吃一頓晚餐嗎?!”

“我們內部的分析人士認爲,這是一種暗號,所有轉賬金額不超過2000美元,大部分在一千左右徘徊,我們只是暫時不知道這些數額背後所代表的意義。”

“YOOOOOOOO!!我逮到了一個實名賬戶!”Garcia興奮的聲音響起,“一千三百美元,十天前前轉到死者賬戶,兩天前更換了擔保人不過沒關係我仍然可以查到你的名字……啊!我的上帝,這不可能……”

Garcia的聲音從一開始的亢奮到不可思議,最後低不可聞。

“是誰?”

“……Issac Costa。”

子明君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09 22:35:08

tomatoh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0 00:56:53

插入書籤 “Garcia! 小丫頭快到碗裏來 你確定一下轉賬時間不是不上個月的28號晚上八點左右?”Reid呆了一下,然後立刻反應了過來。

“讓我看看……哦,是的!沒錯!這筆轉賬是在八點零七分完成了!”Garcia鬆了一口氣,她一點都不希望一個小帥哥被攪和進去,“Reid,你知道Issac這筆轉賬的去向對嗎?”

“實際上,你也應該知道。”Reid對房間裏某些不友善的視線視若無睹,“還記得你給Issac查過的租房信息嗎?Issac那筆錢就是用來支付房租的。當時我們一起走的所以我知道。”

“哦,啊我想起來了!”Garcia飛快的調出當時的查詢記錄,“我那時候還納悶爲什麼非要註明短租……可惡!交易信息被刪除了!哼哼哼哼,別想難倒我技術女神,只要你存在過,我一定會讓你重現原形!……Get it!”

會議室裏的液晶顯示屏上出現一張招租信息。

看着上面顯示的地址,Gideon眯了眯眼,“Reid,你住的公寓門口應該有監控錄像吧。”

“或許,應該有吧,我不確定。”Reid回憶着,“哦是的,的確有。當初籤物業協議的時候我讀了裏面的條款,物業承諾提供完美安保。”

“Morgan,帶人去查監控錄像和非常住人口名單,Garcia,把受害者的照片和錄像上的非常住人口作對比。”Hotch當機立斷,分配了任務,“我去申請搜查令。”

“等一下!”一個看起來有些暴躁的國際警察忽然插口,“你們不用去調查一下那個什麼Costa嗎?”

“關於他的清白,我們BAU小組裏的每一個人都能證明。”Elle開口解釋,“他只是運氣特別糟糕而已。介於他之前的經歷,我們相信他是無意中被攪合進來的。”

“Reid,你去通知一下Issac,我們要搜查他的臨時住所。”Hotch開口。

JJ看着面色不豫的國際警察們,微微一笑,“請相信我們的判斷,這只是減少不必要的警力浪費而已。事實上,這套房子就是我們給Costa推薦的……”

Reid拿起桌子上的話機,撥打着記憶裏的號碼。

“哪位?”有些無精打采的聲音響起。

“Issac,是我Reid。”Reid拿着話筒,剛剛開口,一名國際警察就手快的按下了公放鍵。Reid看了他一眼,得到一個無所謂的攤手姿勢。

Reid有一種不被尊重的感覺。

Morgan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Reid?……還在嗎?……Spencer?”Issac的聲音再次響起,大概是因爲這邊的沉默讓他有些不安。

“我在。”Reid拿着已經沒有實際效用的話筒,“你租的公寓的房主牽扯進了一樁案件,我們要對他名下房產進行搜查。因爲你已經租住了其中一套公寓,所以,Hotch讓我來通知你一下。”

“……”Issac那邊詭異的靜了一下,“Spencer,你實話告訴我,房東是不是死了?”

“……是的。”Reid對Issac的壞運氣也很無奈。BAU經常和各類兇殺案打交道是因爲那是他們的職責,而Issac,純粹就是‘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了。“不過你放心,你租的房子沒出過任何兇殺案。”

“我猜也是,要是有事我不會安穩的住了好幾天。”Issac的聲音仄仄的,“你們隨便搜吧……對了Spencer,需要我到場嗎?”

“你能到最好,如果來不及就算了。”Reid的聲音有些遲疑,“不過,搜查的時候也許會翻動你的東西,查找證據的時候不會顧及太多。”

“我現在在曼哈頓!”Issac忍不住哀嚎,他最討厭陌生人翻他的東西了。“好吧,我現在大概是趕不回去了。Spencer,能麻煩你一件事嗎?”

“什麼?”

“搜查完之後能幫我把那些東西處理了嗎?送到二手店鋪寄賣,要是麻煩的話直接捐出去也行。”

“那是你新買不久的。”

“……破財免災。”Issac的聲音很淡定,心在滴血,“一千多的房租都打水漂了,一些普通用品更無所謂了。”

Reid顯然不是很贊同Issac的金錢觀,“要不然,在搜查之前,我把你的東西都收好,先放到我家?”

“會不會破壞規矩,給你帶來麻煩?”Issac有些心動,畢竟,他不是天生的敗家屬性。

“應該沒問題。你的東西在那裏還會妨礙搜查呢。”Reid毫不委婉的開口。

這種明明應該很感動卻莫名手癢的感覺……你熊的!

————————————————————————

把房子的事丟到了一邊,Issac的日子過得格外充實。他所做的調查不是一個人可以完成的,爲此,他邀請了許多人,有曾經的同學,法學院的學長,志同道合的朋友,以及當地的婦女兒童權益組織,許多人同心協力,爲着同一個目標而努力。

霸道總裁,強勢婚戀 Issac寫了一封自薦信給紐約區的婦女兒童權益組織,闡明瞭自己的目標計劃,順利成爲其中一名義工。和組織裏的其他人負責對離婚後的婦女進行回訪,瞭解她們的生活狀態,幫助她們改善生活狀況。畢竟,這類婦女大多都是在家庭經濟中處於弱勢地位。

四個月的時間,足夠Issac順利成爲……婦女之友了。他是裏面最受歡迎的義工之一,許多曾經接受過他幫助的婦女都很信任他。以及,遇到了事情第一時間想起的也是他。

“彆着急夫人,我會幫您去接小Emma的。嗯,就這樣,等我見到她會給您電話的。”Issac掛斷電話,開車前往兩個街區外的教堂。

是他一直在關注的人之一,少時不幸,長大後又所嫁非人。爲了小時候有一個完整的家的執念一直忍受着婚內暴力沒有申請離婚,直到女兒出世後同樣受到了暴力對待,纔像社區權益組織求助擺脫了前夫。不過,她的前夫也並非富有之人,每月支付的贍養費並不足以支持她們母女的生活。所以,Jully不得不找其他工作。

而今晚她又要加班,無法去接女兒,所以才拜託Issac幫忙。

Emma有着天籟之音,五歲的時候被選入教堂的唱詩班,每個週末都會在教堂裏和其他小夥伴一起練習。Issac要做的,就是去教堂接她。

天色已晚,Issac和教堂的門衛打了聲招呼,“晚上好,我來接Emma,她在裏面嗎?”

“在呢。”喝的有些醉醺醺的門衛含糊的答道,“Breeman神父在幫她練習……”

Issac腳步一頓,隨即加快了步伐。

一個七歲的小女孩,一個被傳有戀童癖的神父……希望傳言真的只是傳言。

穿過前庭,Issac推開教堂半掩的門。

然而,就在門被推開的那一刻,他感覺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

tomatoh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11 22:32:27

子明君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3-09-11 23:08:16

插入書籤 當BAU的各位看見坐在椅子上抱着一個小女孩的Issac時,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做何表情了。

“Issac?”Reid看起來驚訝極了,“你是報案人?”

Issac揮了揮手,露出苦笑。

“能說說你看到的情況嗎?”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Morgan直接開始問詢。

Issac感覺到懷裏的Emma打了個冷戰,抓住自己衣服的手更添了幾分力氣。輕輕的拍了拍Emma的背,Issac開口,“今天是Jully夫人拜託我來幫她接一下小Emma,我來的時候就看見Emma坐在最前排的桌子上一動不動,喊她也沒有反應。 監獄男友是超模巨星 因爲Breeman神父被控訴有不名譽的罪名,我有些着急,直接跑了過去,結果就看見Breeman神父躺在地上,Emma被嚇壞了。然後的事情你們就知道了,我報了警。”

“又沒有遇見形跡可疑的人?根據我們的測寫,嫌疑人是白人,身體瘦弱,看起來有些格格不入……”Elle愛憐的看着Emma,心裏充滿了憤怒,她想現在就抓住那個son of beach給他好看!

Issac搖了搖頭,“沒有,我來的時候沒有遇到任何人。你們可以去問問門衛,不過,我來的時候看到他喝得醉醺醺的。”

“我能和Emma談談嗎?”Elle看着Emma,放柔了聲音,臉上露出和善的微笑。

Emma看着Elle,然後把臉埋到了Issac的胸前,一點兒想說話的意思都沒有。

Issac朝Elle露出一個愛莫能助的微笑。

Reid蹲在屍體旁邊,表情不忍。死者的眼睛被一條黑色的布帶蓋住,石刀透過右耳插入大腦。

就像前三個死者一樣。

“所有死者被插入的石刀都是由燧石製成。在古埃及神話中,燧石代表着保護和懲罰。古埃及人認爲,用燧石製成的武器可以保護他們,只要被燧石傷害,那麼危險就會遠離。”Reid走向Gideon,說着自己的發現。

保護和……懲罰,Issac垂下眼,靜靜地聽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