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世傑嘴角翹了起來。

2020 年 11 月 5 日

看著對面這小護士慌亂的模樣,更是激起了他的淫慾,伸手就要摸上去——

「啊!不要!」

吳倩恐懼的尖叫一聲,下意識的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

「媽的,臭婊子你敢打我!」

汪世傑感受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雙眸之間閃過一道厲色。

「草,今晚上老子上定你了,還要讓人輪了你!」

說著。

呯!

他直接將吳倩的身子摁在牆上,一巴掌就轟下去。

「啊!」

吳倩絕望的閉上眼睛。

突然——

呯!

一隻鐵臂突然伸過來,直接扣住了汪世傑的手掌。

「媽的!是誰!」

汪世傑憤怒的回過頭,就看見一個青年正鉗住自己的手臂,任憑他如何掙扎,都不能動彈半分!

「楊浩是你!你趕緊打電話報警,這些人不是好惹的!」

吳倩睜開雙眼先是一喜,可是想到楊浩只是個學生,美眸又黯淡下來。

「沒事,就憑這些垃圾,難不住我。」

楊浩聳聳肩輕笑道。

「草!你他媽是誰啊!比老子還囂張?」

汪世傑的眼神陰沉下來,對著楊浩厲聲吼道:「敢打攪老子的好事,趕緊給老子鬆開,不然要你躺著出去!」

呵呵,要我躺著出去?

楊浩的眸子陡然陰森下來,手掌逐漸發力,頓時——

吱……嘎。

輕微的骨頭擠壓聲傳來

一股恐怖的疼痛降臨在汪世傑身上。

「啊!卧槽,疼,疼啊!給老子鬆開!給老子鬆開啊!」

汪世傑疼得冷汗直冒,臉色瞬間慘白起來。

「媽的,你們這對狗男女!給我削他們!」汪世傑嚎叫一聲,對著自己的手下吩咐道。

遺愛 「草,敢動汪哥,砍死你!」

旁邊幾個社會青年獰笑一聲,掏出彈簧刀朝著楊浩劈來。

尖銳的寒芒閃過,下一刻就來到楊浩的面前。

「找死!」

楊浩的眼睛眯了起來,身子陡然發力,一把將汪世傑扯了過來,單手鉗著他的咽喉擋在身前。

嗤~

一把彈簧刀好巧不巧,正刺中汪世傑的大腿。

「啊!你他媽的刺中我了!給老子看準在動手!」

汪世傑哀嚎一聲,對著一個黃毛混混破口大罵。

汗……

黃毛有些尷尬,剛剛只感覺眼前一花,就發現汪哥在自己攻擊的必經之路上,這才沒收住手。

晃了晃頭,黃毛提起刀子繼續劈了過去。

忽然。

黃毛的眼前又是一花,暗呼一聲不好——

噗呲……

尖銳的刀尖,直接刺進了汪世傑的屁.股當中。

「嗷!黃毛我草你祖宗,你他媽是對面的卧底吧!」

汪世傑嘶啞的尖叫起來,兩處「意外」刀傷雖然是意外,可是那種疼痛可不弱,鮮血直流了下來。

「汪……汪哥,我,我真不是卧底啊!」黃毛欲哭無淚。

我草,這他媽活見鬼了?自己明明是朝著那個青年動手的啊!

「你給老子記著!」

汪世傑狠狠瞪了黃毛一眼,扭頭對著其他手下吼道:「還愣著幹什麼,一起上干他!出事了我負責!」

頓時。

咻!咻!咻!

又是三把尖刀朝著楊浩劈來。

呵,還特么不過癮是吧,那就來點過癮的。

楊浩的嘴角劃過一抹邪魅的陰笑,整個人不退反進,迎著刀尖就沖了上去,當然,他的手裡繼續提著「人形盾牌」。

作為世界上頂尖的殺手之王,楊浩可謂是用刀的宗師,這些混混在他面前動刀子,這不是搞笑嗎?

剎那間。

刀鋒來襲。

可是楊浩絲毫不懼怕,身子悠閑的在刀陣中穿來竄去,如同庭院漫步般躲開了所有的攻擊,還時不時的將手裡的「盾牌」遞出去——

噗呲!

噗呲!

噗呲!

……

刀鋒刺中肉體的聲音不斷響起,鮮血四濺,哀嚎徹響,可是等他們停下來的時候,一轉頭,直接傻眼了——

噶!

只見汪世傑渾身被鮮血浸濕,尤其是臀部三個血洞,不斷的冒出鮮血。

咳咳咳……這,這是我們刺的嗎?

三個混混面面相覷,眼中全是驚駭。

「我……我草你們媽的,是想搞死我是吧!」

汪世傑虛弱的軟了下來,要不是楊浩提著他,早就癱在地上了。

「老子平時對你們不錯吧,沒想到這麼對我,一群白眼狼,我草你們血媽!」

此時的汪世傑雙目通紅,惡狠狠的盯著自己的手下。

「汪,汪哥……我們不是故意的啊!」一個混混哭喪著臉道。

「就是,我們剛才明明看見是砍中了那小子,怎麼會……會……」另一個混混看著自己還在滴血的刀子,抹了一把冷汗怎麼也說不下去了。

「你們這些叛徒!老子饒不了你們!」

汪世傑臉色慘白,狠狠的說道。

一個大活人就站在他身後,怎麼還會砍錯人?這尼瑪又不是三歲小孩了!

「黃毛,你們這群吃裡扒外的狗東西,老子饒不了你們!草!」

汪世傑雙目通紅,臉色因為憤怒而扭曲開來。 「嘖嘖嘖,這一出好戲真是精彩啊!」

楊浩輕笑一聲,低頭嘲諷道:「哎喲汪哥是吧,看你流了這麼多血,沒事吧你?」

「草泥馬的,是你搞的鬼!」

汪世傑渾身虛弱,眼眸間流露出一抹陰毒:「你給老子等著!」

想他堂堂的汪少,年紀輕輕就成為市醫院的副主任,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呵呵,不放過我是吧,那行,我們兩個就一起在這裡耗著。」

楊浩嘴角翹了起來。

「你……」

汪世傑臉色一變,他身上可還有好幾個血窟窿呢,雖說刺中的不是什麼要害,可尼瑪流血過多也是會死人的啊!

「小子,識相點就鬆開我,否則老子整死你!」汪世傑陰沉著說道。

「我好怕怕,我就等著你整死我呢!」

楊浩無辜的聳聳肩,眼眸中噙著微笑:「剛剛還不知道是誰要我躺著出去,現在我們兩個是誰站著是誰癱著?

草,這小子不吃硬的!

汪世傑的臉色陰沉下來。

滴答……滴答……

鮮血浸濕衣角,不斷的掉落下來,一股輕微的暈眩感湧上心頭。

不好,失血過多了!

汪世傑的臉上滿是驚恐,想了想小命要比面子重要,趕緊軟了下來。

隨身空間之農門葯香 「這位兄弟,剛才的事都是我不對,你……你能不能先放我下來,再耗下去就真出人命了。」

「出人命?呵呵。」

楊浩摸了摸鼻子淡淡道:「你剛剛叫人削我的時候,怎麼又不怕出人命了。」

說著。

呯!

楊浩提起他直接撞在牆壁上。

「嗷!痛!痛啊!」

汪世傑受傷的屁.股那裡經得起這麼折騰,嘶吼著央求道:「哥……大哥,真要出人命了!救命啊!救命啊!」

可惜,他為了潛規則吳倩,特意選了個偏僻轉角位置,就算他再怎麼嘶吼,也沒有其他人過來。

時間慢慢過去,汪世傑的臉色愈加慘白,鮮血在他的身下,形成了一個小血泊。

他看向楊浩的目光,也是充滿了恐懼。

呯!

楊浩心裡估摸著時間,一把將其摔在地上,朝著對面哆嗦的黃毛混混道:「你們幾個,還不把你們老大抬到醫務室去?」

「救……救我。」

汪世傑癱在血泊中掙扎著伸出手,黃毛等人見了趕緊將他抬走。

……

「楊大哥,多謝你了。」吳倩深呼一口氣,感激的朝著楊浩說道。

「沒事,你是熊子的朋友,那就是我楊浩的朋友,別這麼客氣。」

楊浩輕笑一聲,語氣有些揶揄:「說不定你和熊子成了好事,那我也是你的兄長呢,哈哈哈。」

「哪有,我和熊子只是……只是普通的老鄉。」

吳倩俏臉一紅,害羞的低下了頭。

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兩人直接上樓來到熊子的病房。

一晚上沒見,熊子的精神倒是好了不少。

「老大,你來了!」

熊子看到楊浩進來,滿臉興奮,只是那雙眼眸總是不自覺的瞟向一旁的吳倩。

「喲,熊子好福氣啊,一晚上不見這麼精神,看來吳倩對你的照顧真是無微不至啊。」楊浩玩味的笑道。

「嘿嘿,俺也是運氣好,恰好碰到了倩妹子。」

熊子老臉一紅,粗獷的皮膚上竟然還紅臉了。

楊浩這段時間反正也閑著沒事,就坐在病房裡陪伴熊子,其實另一方面,就是怕那個汪世傑找過來報復。

這年頭,小人難防啊!

果然。

到了下午的時候,病房外面傳來了一陣喧鬧,還夾雜著一絲怒吼。

恩?真的來了!

楊浩的神情冷漠下來,倒是病房裡的吳倩有些慌亂。

嘭!

病房的大門被粗魯的推開,一大波人涌了進來。

楊浩一眼就看見了坐在輪椅上的汪世傑,在他身邊,還有一個穿著院士服的中年男子,陰森著臉走了進來。

「世傑,打傷你的那個混蛋在這裡嗎?」

中年男子厲聲問道,在他身後,還跟著好幾把安保人員。

「爸,就是他,就是這個人刺傷我的!快把他抓起來!」

輪椅上的汪世傑陰毒的盯著楊浩。

汪正明一聽,臉上的陰沉更加濃厚,陰森的眸子放在楊浩身上:「就是你這混賬東西,捅傷我兒子?」

「啊?我捅傷了你兒子,這不對吧?」

楊浩向前一步,淡笑道:「我好像只教訓了一條狗,我開始不知道那條狗就是你的兒子啊!」

教訓了一條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