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趕緊的念起了清心咒,清心咒一出,我的腦袋纔好了一點。

2020 年 11 月 5 日

按老頭一見他的咒語竟然被我哦的清心咒給阻擋餓了,臉色大便,一遍碎碎念這,一邊飛快的走了出去。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清心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厲害了,我猜肯定是在這裏的這段時間我自身的發力提升了。

其實在此之前,我自身的發力很低,或者說是根本就沒喲,有的只是些許的靈力,所以才能夠操控那些咒語,才加上我身上的四面佛牌,這樣一疊加使得我能夠發揮那些咒語的作用,但是,由於本身的力量太過微弱,所以這些咒語的使用,也只是在非常淺層次上面的,現在自身只是多了一點點的法力竟然一下子就厲害了這麼多,真是超出意外了。

雬月肯定也發現餓了這其中的端倪,他朝着我豎了豎大拇指。

老頭走後,是徹底沒有再阻攔我了。

那個天軌組織的那個面具人,仍舊在原地站着,但是他看我的眼神,我總覺的跟先前的時候已經不一樣了。

果然,等我們走道了山腳下的時候,就已經穿越到了另外一層了。

在路上的時候,雬月告訴我說,現在我們已經吸引了很多的人的注意力,所以接下來的事情會更加的危險。

“爲什麼?”我有些不明白。

雬月有些不想說,但是在我的追問之下他還是告訴我了。

原來,佛緣的有與否,一方面是在經過考驗之後會得到認定,另一方面,其實佛緣這中東西,並不是你練得足夠厲害打得過這裏面所有的額東西就可以得到的,因爲到了最後的時候,還有一關就是有人來選定,就算你在前面的額這些關裏面表現的再厲害,但是你到了最後的一關的時候,仙人說你沒有佛緣你就是沒有佛緣。

我一聽立即翻了翻白眼,這算上什麼,既然這樣的話,直接到了最後一關,讓那個人去選就行了,還考驗什麼。

雬月接着給我解釋,而佛緣這中東西,是早就命定了的,也就是說,不管在這中間,你會出現什麼樣的意外情況,你有佛緣就是有佛緣的,但是有一種情況除外,那就是被同樣是來參加考驗的這些人裏面的一個人給殺掉了的話,這中佛緣就會從一個人的山上跑到了另一個人的身上。

而最大的可能就是跑到那個殺人的人的身上。

竟然是這樣!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雬月剛纔說的意思是,我們剛纔的時候,已經吸引了太多人的注意力了。 雬月已經告訴了我,這一路上我們已經吸引了太多人的注意力。而且在一些人看來。我們是有可能是佛緣的人,所以很有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

想到這裏的時候。我心裏面愈發的緊張起來。

“媽媽不怕,有瑞奇保護。”

瑞奇正趴在我的懷中,聽到我們之間的談話之後,說道。

我點點頭道,“好。好,有瑞奇保護。”

瑞奇這個時候突然問道。“媽媽,之前不是說要讓我有憐憫之心。不能夠亂殺人嗎?今天我可是殺了兩個人。”

他問這句話的時候,我明顯的看到在他的眼神中有種迷惑。

我想了想說道,“寶寶問的問題非常好,我們是不能夠隨便上殺人。但是像是剛纔的那種情況下,如果我們不殺前兩個人的話,後面的都會攻擊我們。到時候我們爲了保命的話,就不得不去殺更多的人。而且當時的情況來看,我們要是不殺他們的,給他們就準備殺我們了。所以爲了自保。”

瑞奇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轉了好幾圈之後才說道。“這樣啊,那瑞奇有些明白了。”

這個時候,我才知道原來作爲一個母親這麼的不容易,當孩子有不對的時候,想要教育孩子,但是關於怎麼去教育,又是一個很困難的額問題,因爲萬一自己的想法都不對,還去教育孩子的話,豈不是吧孩子都教壞了。

話隨時這樣說,但是該教育的肯定還是要教育的。

這就是作爲一個母親的責任吧。

這個時候,環境正在發生變化。

看到環境變化的過程我,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隨着我們往前走,這樹木變得越來越枯黃,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聽見蘇溫柔開口道,“好冷啊?”

好冷啊?聽蘇溫柔這麼一說,我也突然就意識到了,的確是好冷啊,而再看周圍的樹木,儼然是冬天的樣子。

“糟了,現在是冬天了額,可是我們沒有帶這麼厚的衣服,是不是會被凍死啊。”我一邊的抽抽着一邊跟雬月說道。

雬月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下來給我,披在我的身上,說道,“肯定會有辦法,你們先堅持一下。”

“父親,你看那裏有貂。”瑞奇說道。

順着瑞奇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是貂。

看來這裏果然是有靈氣的,我們說冷,然後他們就給我們送來了貂。

雬月聽到之後,默唸了一句咒語,接着就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這天寒地凍的,我和我懷裏面抱着瑞奇,蘇溫柔從另一邊伸出來來抱着我,一面是相互取暖,一面是爲了給瑞奇一點溫暖。

我們等的都快凍僵了,這地防實在是太冷了,而且風頭很大,冷冽的風,吹在我們摟在外面的皮膚上面我覺得像是針扎一樣。

我看到蘇溫柔原本嫩白的臉蛋,現在變得像是紅的發紫的蘋果一樣,我估計我肯定也是這個樣子。

我們此刻是站在一個路口上面,兩面都是山,山很陡很滑,我們只能夠半蹲着圍坐在一起。

“瑤瑤,我好冷啊。”蘇溫柔開口說了一半,就被灌倒嘴裏面的風給把下半句話給截住了。

但是我還是聽到了她說的話。

我們把包袱裏面的所有的能夠取暖的東西都拿出來了,但是仍然很冷,那一刻我的腦海中忽然涌現出來一個想法,我們會不會就這樣被凍死在這裏。

雬月和軒轅上祁去了起碼有半個小時了,但是還沒有影子,我一面希望雬月和軒轅上祁趕緊的出現,一面有在擔心,是不是他們在路上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情,不然的話,按照雬月和軒轅上祁的水平,抓一個貂怎麼會那麼難呢。

我小聲的安慰這蘇溫柔,儘量用自己的身體給瑞奇和蘇溫柔擋住了風,但是這刺骨的天氣可是真冷額。

讓我不由的想起來小的時候,家裏面還有學校裏面都沒有暖氣,上學的時候,騎着車子,臉蛋露在外面,被冬天的風吹得長了一臉的凍瘡,所以沒到冬天的時候,臉蛋就開始凍瘡發作,臉蛋蛋紅紅的凍瘡的地方,快好的時候,結着黑色的鉻渣,醜的要死。

但是,那個時候,除非家裏面的條件極好的,臉蛋上纔沒有凍瘡,普通家庭裏面的孩子的倆上都有凍瘡,所以也就沒有那麼在意了。

每到冬天的時候後,媽媽就會給我買那種成管的白白的那種油抹在臉上,把臉上抹得亮堂堂的。

“瑤瑤,你怎麼了?”

忽然一道聲音傳來把我從思緒中來回來,我有些頭髮沉,擡起來看着蘇溫柔道,“還沒有回來嗎?”

蘇溫柔搖搖頭,抱着我的手,又加大了力度。

她不停的用嘴巴往我的手上吐着氣,我感受到她口中出來的微弱的熱氣,但是接着就被那冷冷的風給吹走了。

蘇溫柔還試圖將我跟他的位置換過來,但是我們兩個人的身子現在都已經凍僵了,根本連動都動不了了。

我知道爲什麼剛纔自己一直在懷念小的時候,可能是因爲自己的意識已經有一些鬆散了吧,我才這應該是這一關的考驗,如果我們過不了這個考驗,就要凍死在這裏。

“媽媽,媽媽,我冷。”

就在我的意識接近渙散的時候,聽到了瑞奇的聲音,我睜開眼睛一看發現小小的瑞奇的露在外面的手被風吹得通紅通紅的,臉蛋卻是煞白的很。

他一邊喊着我,一邊伸出凍得通紅的手來摸我的臉。

我的臉上好像已經被凍僵了一樣根本沒有任何的感覺。

我從自己的身上脫下來意見斗篷,披在瑞奇的身上,將他整個的都包在裏面,“這樣有沒有好一點。”

我問道。

瑞奇看着我的臉上,點點頭道“媽媽,父親很快就回來了,你不可以睡覺。”

他說完,又去喊旁邊的蘇溫柔,“乾媽,乾媽,快點醒醒,乾爸很快就會回來了。”

但是,蘇溫柔的頭耷拉着,好像已經什麼都聽不見了一樣,她一動不動的在原地蹲着,身子之所以沒有攤到是因爲我們的身子都已經被凍僵了,就像是凍僵子啊地上的一個石像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我擡起頭來看道前方有幾個半人高的石頭墩子,心中頓時覺得一陣惡寒。

先前的時候,我還想要到那個地方去坐坐,但是看到那上面全都是冰雪,便沒有過去,現在看來果然是沒有過去,因爲那些並不是什麼石頭墩子,是一個個的人。

我強撐着腦袋,細細的細數了一遍,竟然有不下五十具的屍體。

顯然他們都是被凍死在這裏了,而他們的情況很有可能跟我們是一樣的,誰也沒有想到走進這個環境的就會一下子遇到考驗,先開始的餓時候,只是覺得冷,正好看到了貂,然後就有人去捉貂,但是我們這些在這裏等着的人,就會凍死在這裏。

那雬月和軒轅上祁呢。

他們現在是冷還是熱。

看着懷中的瑞奇,旁邊的蘇溫柔,還有剛纔去給我們捉貂的雬月和軒轅上祁歐文忽然心中涌起了一股子的強烈的求生想法。

我不能夠就這樣死在這裏,就算是死我們五個人也要死在一起。

雬月到底子在哪裏。

想到這裏,我抱起了瑞奇,將所有的衣服都蓋在了蘇溫柔的身上,然後就開始準備去找雬月和軒轅上祁。

每當我往前走一步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的身上得到餓了一點熱量。

一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爲是因爲長時間的凍壞咧,身體產生的錯覺,但是後來的時候,我發現根本不是,的確是身上開始暖和了,臉瑞奇也開始覺得暖和了,我一看呦西,趕緊的返回去去找蘇溫柔,準備將她帶到這個地方來。

但是,我這一回頭的時候,卻發現根本沒有了蘇溫柔,而且我的眼前的環境也發生了變化。

我心中大驚,驚得是我竟然吧蘇溫柔一個人給扔到了那個地方,但是,另外我也忽然想到了,怪不得雬月和軒轅上祁鎮麼就都沒有回來,其實並不是因爲他們沒有抓到貂,或者是趕不回來,而是因爲他們根本就找不到我們了。

我抱着瑞奇站在原地交際的轉着圈,想要想出一個完全的額把飯,那怕是一丁點的辦法也行啊。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想起來脖子裏面掛着的九尾狐牌,看到九尾狐佛牌,我猛地一拍自己的腦袋,真是傻了,這個東西竟然忘記用了。

對着九尾狐佛牌,我大聲的喊了幾句雬月,雬月,塗山雬月。

一閃眼的功夫,我發現雬月已經站在我的身邊,他的懷中還抱着一個貂,隨後跟來的是軒轅上祁。

我趕緊的吧剛纔的事情還有我是如何找不到蘇溫柔的事情告訴了他們。

軒轅上祁一聽臉色大變,連聲說是自己失策了失策了。

雬月攬着軒轅上祁的肩膀道,“先不要着急,一定會有辦法的。”

“你們不是有煙鬼婆婆的牽線嗎?快點找牽線啊。”我忽然想到了這一點,就趕緊的喊道。

他們也是太過着急和緊張了,竟然吧這茬給忘了。 就在我們着急於找不到蘇溫柔的時候,我忽然想起來軒轅上祁和蘇溫柔在結陰親的時候。曾經被姻鬼婆婆牽過紅線。或者順着這條紅線就能夠找到蘇溫柔了。

我把這個事情告訴雬月和軒轅上祁,軒轅上祁點頭稱是。就跟進的實施了,只聽他念了幾句咒語,我就看到有一條紅線出現在了他的手腕上面。

紅線被緊緊的繃着,這跟我和雬月之間的那個紅線也是一樣的,雬月這個時候。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

我們在一起已經很長時間了現在都已經有了瑞奇了,但是日子過得久了。有的時候,就是會變成習慣。再加上我們現在總是在經歷那麼多常人所不能夠想象的事情上面,所以有的額術後我們可能更多的把自己的關注力放到了事情把本身上面。

但是,幾遍是這樣我們總是能夠因爲身邊的一些事情,聯想道我們自己身上的愛情。那麼的美好。

軒轅上祁已經跟着那跟紅線走了一段距離了額,我們大家都有點着急,因爲蘇溫柔在那個地方多一分鐘。就多了一分鐘的危險,如果她真的是在哪裏出事兒的話。我想我們這些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面對了。

我們絕對不能偶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到這兒?”軒轅上祁突然喊道。

我和雬月趕緊的上前查看,發現前面竟然是一座冰山。

“冰山,哪來的冰山。”我覺得有些納悶。就伸出手去觸摸。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在我觸摸的時候,我竟然發現我的手是可以進入這座冰山的。

手伸進去之後,我就覺得一陣刺骨的寒涼。

軒轅上祁見我將手伸了進去,也伸出手來去摸,但是他的手卻被冰山給一下子擋住了,根本就伸不進去。

我正納悶呢,雬月子啊旁邊是說道,“是結界,瑤瑤快點把我們帶進去。”

原來是結界,那就可以解釋了這是一個幻想的結界的,但是因爲我是鎖骨相,所以結界對於我來說根本毫無阻擋,這也是剛纔的時候,我盲打莽撞竟然就出了結界。

我一邊拉着一個人,將雬月和軒轅上祁都帶進了結界的裏面,果然看到了蘇溫柔正半蹲在地上,身上被好幾層的衣服給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軒轅上祁一個瞬移到了蘇溫柔的身邊,然後將蘇溫柔給抱了起來,我見狀等軒轅上祁到了結界的邊上之後,立即帶着雬月和軒轅上祁從這裏出去了。

我握住蘇溫柔的手,不停的揉搓着。“上祁,她怎麼樣了?”

軒轅上祁道“幸好衣服保護的好,她就是有些被凍僵了,人沒事兒,一會兒緩緩就好了。”

聽到軒轅上祁這麼說,我才放下心來。

我們找了一個乾淨的地方,我把被褥都鋪在地上,鋪好了,然後讓蘇溫柔躺在上面,我將瑞奇也放到了蘇溫柔的身邊,瑞奇剛纔的時候,已經被凍壞了,天氣以緩和起來的時候,他就睡着了,我現在擔心他會不會要發燒,要是發燒的話在這個地方可就慘了。

我摟着瑞奇躺在蘇溫柔地額旁邊,雬月好軒轅上祁子啊商量別的事情。

蘇溫柔這會兒的臉色已經緩和了,剛纔的時候,雬月已經給蘇溫柔和瑞奇都吃了黑色的藥丸,祈禱這黑色的藥丸能夠管用吧。

我這樣想着,自己也覺得好累,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一閉上眼睛的時候,就覺的自己的已經睡着了一樣。

睡夢中覺得誰好像是推了我一下,我就睜開眼睛,發現身旁並沒有人,瑞奇仍舊躺在我的懷中是,蘇溫柔已經開始均勻的呼吸了,可是我卻覺得瑞奇有些不太對勁。

雬月和軒轅上祁在離我們有一段的距離,他的眼睛不時的朝着我們的身上看過來,看到我醒來,還衝我笑了笑。

可是……

我明明覺得自己是被什麼東西給推了一下推醒的,我的身邊卻一個人都沒有,難道是自己太累了,有些睡糊塗了。

雬月這個時候,大概是看出了什麼,他撇下軒轅上祁走了過來。

走到我的身邊,他特意的坐在的褥子上面問道,“怎麼了,小胖妞,不舒服嗎?”

我想要告訴雬月關於剛纔的時候,可是又覺得說出來也沒有任何的依據,似乎並沒有什麼用,那就索性就不說了。

我瑤瑤頭道,“我沒事兒,我倒是覺得瑞奇怎麼有點怪怪的。”

瑞奇跟蘇溫柔一塊睡着覺,蘇溫柔現在已經臉色紅潤起來,應該是那個黑色的藥丸起了作用,但是瑞奇跟蘇溫柔一塊吃的藥丸,他現在的臉色仍舊煞白煞白的。

雬月看到之後,臉色也變的有些沉重,他小聲的自言自語道,“怎麼會這樣?”

他將瑞奇輕輕的抱在懷裏面,用自己的臉試了試瑞奇的臉,驚叫道,“好冰啊!”

聽到雬月這樣叫,我也緊張起來道“冰!是太冷了嗎?”

說着我就要吧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脫下來給他,其實這個天氣並不算冷,畢竟不是跟在結界裏面的冰天雪地一樣,這裏的氣溫比外面的正常氣溫應該還要高上一些,所以瑞奇身上穿着棉坎肩,不應該冷的。

雬月瑤瑤頭道,“不是這個冷,是他好像得了寒症。”

寒症?

我聽得心裏面一顫一顫的,不知道這個寒症到底是什麼病。

“是我們族類的一種病症,這中病十分的難看,但是很少有九尾狐會的這樣的病。”

“是不是因爲剛纔在結界裏面的時候,被凍壞餓了纔會得這種寒症的,我們現在怎麼辦。”

聽到雬月說瑞奇得了寒症,雖然我不知道寒症是什麼東西,但是看到雬月一臉緊張的樣子,我隱隱的也能夠感覺出來這一定是一種非常難以看好的病症。

我坐臥不安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個時候,軒轅上祁已經看到了這邊的情況,他趕了過來。

我將瑞奇得了寒症的情況跟軒轅上祁說了,希望軒轅上祁能夠幫上什麼忙,但是軒轅上祁聽完之後,臉色跟雬月是一樣的,他的臉上十分的嚴肅,擰着眉頭道,“怎麼會突然得了這種病。”

忽然,蘇溫柔從我的身後抱住了我,應該是剛纔動靜把熟睡中的她給吵醒了。

“瑤瑤,你不要着急,肯定會有辦法的。”

我急的都快要哭了,拉着蘇溫柔的手,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們往前走走,會不會跟先前一樣這裏會有一個村莊呢?只要是有村莊的,就一定會有大夫,有大夫就能夠治好我家瑞奇的病。”我說道。

心裏面着急的不行,嘴裏面只是在碎碎念,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手忙腳亂的吧東西塞到了寶寶裏面,然後就催着大家快走。

蘇溫柔在我的身後,拖着笨笨的身子幫我收拾我丟三拉拉四拉下的東西。

我們很快上路了,不知道是這個空間比較邪門還是他本身就是這麼設計的,就在我們需要村莊的時候,我們的前方就正好出現了一個村莊。

“瑤瑤,這個村莊出現的有點詭異。”

雬月小聲的提醒我。

我看了一樣村莊,然後有用祈求的眼神看着他們道,“我不知道這個村莊是不是詭異,但是我知道村莊裏面會有大夫,只要有大夫就能夠治好我

的瑞奇的病。”

蘇溫柔也在身後說道,“爲了孩子,我們還是去吧。”

蘇溫柔的聲音小小的,因爲在這種場合之下,她從來沒有發表過自己的意見,但是這會兒我知道他是爲了我說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