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我揹着王麗麗緊跟小樂的步伐來到樓下,此刻天色已經不早了,估摸着也得有下午三四點鐘了。小樂攔了臺出租車,我們仨人進入車內,隨後出租車駛向單前輩租住的旅店內。

2020 年 11 月 5 日

一路無話,進入單前輩的房間後,我看到老曹正跟那吐沫星子亂飛的說着什麼呢。看到我進來,曹哥激動的從單人牀上跳了下來,“老弟啊,你可來了,這高人你啥時候認識的,咋沒給我提起過呢”

就在我聽得一頭霧水的時候,老曹繼續說道:“這單前輩可不簡單啊,靈力佈陣,五行八卦,奇門遁甲,風水堪輿就沒有他老人家不懂的,你說說你認識這樣的高人,就應該早點介紹給我認識啊。”

“這不認識了嘛”說話間,我抖摟掉披風並將王麗麗放到單人牀上。

老曹一直就這樣,遇到事情容易情緒激動,不夠冷靜,都特麼快小四張的爺們了,還跟個孩子一樣,真心受不了他這點。

就在曹哥想要繼續詢問的時候,單前輩走了過來,然後很認真的問道:“來的路上可否遇到麻煩”

要麼怎麼說薑還是老的辣呢,前輩就是前輩,問的都是重點。於是,我將在王麗麗家幹掉的泥巴怪,以及在白塔大廈內滅了的老鼠降頭師,還有就是從週四晚上到現在所發生的一切,略過跟王麗麗的那段,餘下的盡數講給單前輩知曉。

這老頭聽完以後,半晌兒沒有說話。而是在房間內踱來踱去,貌似有什麼心事兒困擾着他。

待續 你別看老曹這人心粗,當看到單前輩這個樣子的時候,這貨居然懂得察言觀se了,丫一個人靜靜的站在一邊,大氣兒都不敢喘,生怕打斷了單前輩的思路,

“徒兒,你跟曹先生留在這裏照看這位女士,我要親自帶賈樹出去一趟。 訪問下載txt小說”單前輩終於不在屋內畫圈咯啦,不過丫這是打算帶我去哪兒啊,

但我知道,這老頭絕對不會害我,因爲他要是想害我,就不用等到現在了,所以,對於自身的安全,我還是非常放心的,於是,我點頭表示同意,

“你把那件兒披風穿上跟我走吧。”說完以後,單前輩拉開房門邁步出去,我則快速的穿上披風跟在對方的身後,

也不知道這老頭是沒帶錢啊,還是打算考驗我的耐力,反正自打出了旅店的大門,這貨就以競走的速度在前面溜達,我特麼只好緊倒騰自己這兩隻小短腿,生怕一不留神就跟丟了,

可即便是這樣,我與對方的距離也是越拉越大,走了能有十幾分鍾以後,我特麼就能看到對方一個模糊的身影了,次奧,你丫要是在醬紫,老子可要打車追你啦,我內心暗自罵道,又攆了一會兒,才發現對方居然停在前面等我過去呢,

當我氣喘吁吁的攆上對方後,這老傢伙一開口好懸沒把我噎死,“賈樹,你那麼強的靈力爲什麼不利用呢。”

看我不解的眼神,單前輩繼續說道:“把你的靈力釋放出來,然後集中在腿部,隨後用你的意識支配靈力,這樣走起路來,不但速度很快,而且只要你靈力夠強,走多遠都不會感覺到累的。”

媽擦,你看看人家,不愧是前輩,直接就告訴我如何使用自己的靈力;你丫再看看那死牛鼻子,每次教我本事都得把我玩個半死才肯罷休,套用裏範偉的話就是:“同樣是做人,爲什麼差距就那麼大呢。”

於是,我釋放出身體的靈力,按照單前輩所教的方式跟在他的後面,你別說,還真特麼靈,

最初,我有些不習慣,總是走着走着靈力就分散了,但當我跟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自己可以很好的掌握自身的靈力了,這還不說,我特麼居然感覺單前輩走得好慢啊,

不過我不能翹尾巴,在這種高人的面前裝逼,就等於下雨天放風箏,等着遭雷劈一樣,

就這樣,咱一老一少,一前一後,足足走了能有五十多分鐘,終於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首山,

早年間,首山一直作爲本市大青石的主要供應地,隨着環保以及綠化造林觀念的不斷深入,現在的首山已經明令禁止隨意採石了,不過整個山的四分之一還是被炸沒了,遠遠望去,被炸掉的那一面跟刀削的一樣,直上直下,

我特麼真的很懷疑這老頭是不是以前經常來這裏啊,左轉右轉的就找到了一條我都不知道的上山小路,隨後,對方加快步伐,直奔山頂而去,

如果換做剛剛的我,此時絕對會把單前輩給跟丟咯,但現在不一樣啊,我的靈力比單前輩只高不低,跟在丫的身後,那絕對是輕鬆加愉快,就這樣,一會兒的工夫,我們倆就爬到山頂,

對方直接將我帶到一株樹下,然後將靈力收到體內,對我說道:“周學偉和楊政的屍體暫時就埋葬在這棵樹下,等這邊的事情處理完了,自然會有人替他們收屍的。”

吃你上癮:女人,你被捕了 我回想起週四晚上發生的種種,一種愧疚感油然而生,於是,我將自己的衣服整理一下,隨後恭恭敬敬的朝着那顆樹鞠躬三次,

然後,我將褲兜內的香菸取出,點燃了三根,用石頭夾住,放在那個樹下,

等這一切做完以後,我朝單前輩問道:“您老可知道熊雅麗現在在哪兒嗎。”

對方搖了搖頭,隨後說道:“當初,我之所以不讓你去招惹這幾個人,就是因爲大家同爲中國人,都說一箇中國人是條龍,三個中國人是條蟲,說得就是我們國人的心太不齊了,

如果這次來到遼陽的中國人都能聯起手來的話,這兩個後輩也不用埋葬在此啦。”

關於中國人不團結這點,我也曾想過,這應該是骨子裏那種自私自利的人xing在作祟,

曾經在didu,老大給我講過這樣一個笑話:說某外企年終分紅的時候,老總決定給每個國家所在的部分一個名額,讓他們選出來最優秀的員工,多發一倍的獎金,

消息傳達下去以後,一會兒的工夫,ri本人所在的團隊就將人員報了上來,老總一看,非常好,名單上的這個ri本人,是ri本人裏最能幹的,當之無愧拿這筆獎金,

又等了半天,韓國人所在的團隊也將人員名單報了上來,老總一看,有些不滿,因爲報上來的那個韓國人,是所屬團隊裏經濟條件最差的,不過,既然自己簽署了命令,也不好朝令夕改,於是也勉強同意個,就當扶貧了吧,

一直等到下班,也沒看到中國人所在的團隊將名單報上來,於是老總好奇的去中國人所在的部門查看,結果一看,差點兒給老總的鼻子氣歪咯,

十幾個中國人在裏面吵的面紅耳赤,都爭着要拿這個名額,沒有一個讓份兒的,甚至那些體格健壯的,就差沒動手打人了,老總一怒之下,決定取消中國人團隊的名額,

國人啊,沒錢時,大罵有錢的混蛋,等有了錢吧,大罵沒錢的窮鬼;騎自行車時,大罵飛馳而過的汽車;等有車時,大罵影響速度的自行車以及電動車;沒權時,大罵,當大權在握時,比前任更骯髒;平ri裏,那是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爲了一點點的蠅頭小利都會鬥得頭破血流,當面對災難的時候,又能夠萬衆一心,衆志成城,

我們憤怒,我們不團結,不是因爲覺得不公平,而是覺得自己處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們不是想消滅這種不公平,而是想讓自己處在不公平中的有利位置,這就是爲什麼許多年輕人一邊怒罵公務員的,自己轉過身去就着手準備參加公務員考試,

這種骨子裏的自私自利已經根深蒂固,短時間內無法消除,因此,想要國人團結起來,真的很難,

看我沉默不語,單前輩認真的對我說道:“賈樹啊,明天一早我就要帶着小樂離開這裏了,我有件事情想拜託你。”

我一聽當下就來了jing神,“什麼事兒啊,您儘管說,我一定幫您辦到。”

單前輩猶豫再三,最後下定決心開口說道:“你在尋找熊雅麗的時候,爭取將埋在樹下面的這兩個後輩的靈魂,也一併找回來吧。”

待續 “什麼意思。”貌似我沒聽懂,把對方的靈魂也找回來,這尼瑪是要鬧哪般啊,

看我迷惑的樣子,單前輩就猜到自己又說深啦,於是開始給我講解這其中的關鍵,“賈樹,先說說你對人死後都會變成什麼樣子的見解。”

我想了想,然後說道:“人死後,應該以靈魂的狀態存在,隨後通過神明的審覈,決定此人的靈魂應該進入六道輪迴的哪一輪迴內,

而且,投胎並不以現在我們度過的時間爲標準,也就是說,有些靈魂會投胎到未來,有些靈魂會投胎到古代,只有極少的一部分靈魂會與我們所處的時間同步,

這也是爲什麼有些古代人會那麼聰明,而有些現代人會如此愚蠢的最主要原因,這就是我所知道關於靈魂投胎的全部知識。”

單前輩聽完說完點了點頭,然後補充說道:“你剛剛所說的都是大的方向,但細節方面,你又知道多少。”

“一點兒都不知道。”我很坦誠的道出了自己的無知,

單前輩很欣賞我這種求知的態度,隨後繼續開口說道:“我們所說的靈力,包括你那金se的靈力,說白了都是靈魂之力,不論強大與否,靈魂之力都是由三魂七魄構成的,

所謂三魂七魄也就是胎光、爽靈、幽jing;當然,這是古人的叫法,我的宗派稱三魂爲“元神、陽神、yin神;也有稱爲天魂、地魂、人魂的,

七魄就是屍狗、伏矢、雀yin、吞賊、非毒、除穢、臭肺,分別是指喜、怒、哀、懼、愛、惡、yu,與佛家的八苦以及西方的七宗罪有着異曲同工之妙,但卻早對方上千年,

按照道家的說法,修仙之道基本就是煉jing成氣,煉氣化虛,說白了就是除掉體內三尸九蟲的過程,

所謂三尸九蟲,按照中醫的說法就是上屍彭踞念ju四聲,中屍彭躓念zhi四聲,下屍彭躋念ji一聲,但按照道家的說法則是上屍爲彭琚,主管貪yu,中屍名彭瓚念zan四聲,主管食yu,下屍名彭矯,主管yin邪,上屍居腦宮,中屍居明堂,下屍居腹胃,三尸常居在人體,是yu望產生的根源,是毒害人體的邪魔,

九蟲分別爲伏蟲,蚘蟲,寸蟲,肉蟲,肺蟲,胃蟲,鬲蟲,赤蟲,蜣蟲,

只要我們的肉身還存於天地之間,就會受到三尸九蟲的侵擾,而我們想要強化自己的靈魂之力,很大程度上,就是祛除自身三尸九蟲的過程,

像賈樹你這種金se的靈力,往往是在出生的之前,就決定了你的靈魂可以免疫三尸九蟲的襲擾,換種說法就是你的靈魂之力被仙家注入過三尸九蟲的預防針,因此才能夠如此的強大。”

好吧,對方說了這麼多學術名詞,貌似我就聽懂了最後一句,我的靈魂力對三尸九蟲有免疫力,我驕傲啊,

看我聽得非常認真,單前輩繼續說道:“佛家管我們的身體叫臭皮囊,不過是修行中的障眼法罷了,主要修的是靈魂;而我們道家卻強調羽化成仙,也就是靈魂帶着肉身一同成仙,這遠比佛家的成佛要難上千百倍,

因此,千百年來,我們時常能夠聽聞哪個寺院的法師圓寂以後,在其身體裏煉出了舍利,卻很少聽聞哪個道觀裏的道士帶着肉身羽化成仙的。”

原來如此,我說爲嘛佛教的信徒比道教的多呢,原來佛教的升級是開掛xing質的,道家完全是一板一眼靠自己的過程,聽單前輩說話還真特麼長見識,

“但當肉身損毀以後,靈魂又沒能達到仙成佛的境界,那就需要再次進入到六道輪迴之內,可問題是一旦死者的靈魂被宵小之輩拘禁起來,超過一定時間後,死者的靈魂將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不論哪種宗教,都會出現一些偏執的人羣,他們以實用主義優先,因此才產生了諸如藏傳佛教裏的雜密,道家裏的逆天道,南洋的邪降,西方世界裏的黑魔法等等,

這些人羣利用仙界,魔界,衆生界,這三界裏的漏洞,不斷的創造出各種稀奇百怪的妖術、邪法,來改變正常的三界秩序,

在這些妖術裏面,拘魂禁魄術就是其中的一項,具體如何實施的我並不清楚,但自打我見過那兩個後輩的屍體,我就發現這兩個人體內剩餘的魂魄,以及準備進入到六道輪迴的魂魄都被人家給拘了過去,

因此,老夫才懇請你能夠將此二人的魂魄找到,並送它們再次進入六道輪迴,遵從天道的規矩,讓活人可以安穩的生活,讓死者能夠安心的上路。”

好吧,對方吧啦吧啦說了一大堆,貌似我就聽懂了兩件事情,第一就是我特麼牛逼,可以免疫三尸九蟲;第二,就是樹下的這兩具屍體,靈魂都被人抓走了,需要我出手相助,

只不過,從內心深處,我還是感受到了一種蛋蛋的憂傷,要知道,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本身就相當的不容易了,尤其是中國七零八零九零後的這些人們,

那真是問君能有幾多愁,住的愁,拼搏一生難買樓;吃的愁,防不勝防地溝油;穿的愁,垃圾服裝遍地流;喝的愁,貴州茅臺二鍋頭;病了愁,一生積蓄醫院留;老了愁,無依無靠喝稀粥;嬰兒愁,三氯氫氨替nai牛;學生愁,選個學校擠破頭;家長愁,老師校長總揩油;開車愁,限速電子狗;出行愁,人多車堵路難走;旅遊愁,買這買那黑導遊;畢業愁,找個工作難餬口;工作愁,加班加點無報酬;吃菜愁,化肥農藥幫催熟;吃肉愁,涮個火鍋假羊肉;活着愁,勞苦一生白了頭;死了愁,一塊墓地一座樓,

幾多愁,幾多愁,恰似決堤江水遍地流,又似一羣太監上青樓,

都特麼活得這麼難了,死了以後還不能進入到六道輪迴,而且聽單前輩那意思,貌似進入六道輪迴也是有期限的,超過期限的話,就要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這尼瑪下黑手的也忒不講究咯,一直到後來,我才知道違反行規後,有一條最重的刑罰,就是死後不得安生,貌似應該就是將靈魂拘禁起來,當然這是後話,

也不知道爲什麼,當時滿腦子都是大偉的憨厚,楊政最後時刻的捨己救我,你媽了個擦,先讓小太爺多愁善感一會兒,

就在我對着那棵大樹發呆的時候,猛然間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場闖了進來,哪怕我的靈力沒有爆發,都能感覺得到此人氣場和靈力的強大,也就是說,這傢伙的來頭絕不簡單,

於是,我趕忙調整情緒,並將自身的靈力引導出來,隨後大喊一聲:“你麻痹,是誰在跟蹤小太爺,給我滾出來。”

待續 對方沒有回答,而是將靈力和氣場增大數倍,那一瞬間,我甚至開始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還是那話,我這人就這狗脾氣,天生吃軟不吃硬的主兒。你丫不是跟我倆好勇鬥狠嘛,小太爺絕對奉陪到底。

於是,我收攝心神,心中排除一切雜念,打算將體內所有的靈力全部爆發出來,可內心深處卻有那麼一絲的不安,鬼知道是因爲什麼。

就在我冥想中的那艘小船被我死命拽往岸上的時候,時間再次停了下來。

就見上次遇到的那個怪蜀黍依舊那副打扮,開始由遠至近,沿着我冥想中的湖泊外圍朝我走來。

因爲這個怪蜀黍上次誘導我熟練的掌握了靈力的收和發,所以,我認定這貨此時出現,一定會給我帶來意外的驚喜。

我這兒正開開心心的準備迎接對方呢,就發現這貨猛然間就消失在我眼前。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呢,臉上就捱了重重的一記老拳。

這拳打得可夠狠的,都特麼把我揍飛了。虧着不是在現實裏,否則,我那臉估摸着得好幾天沒法見人咯。

落到地面以後,我迅速的爬了起來,大聲的斥責道:“你特麼有病啊。”

對方就跟沒聽到一樣,依舊跟我保持着一定距離,然後拽拽的看着我。

“你大爺”我怒吼了一聲,隨即衝了上去,可對方就在我即將到達他眼前的時候,再次消失不見了。

隨後又是一記老拳揍在了我的臉上,連位置都特麼一模一樣,這尼瑪是要鬧哪般啊

我特麼還就不信了,爬起來我再衝,再捱揍,起來再衝,繼續捱揍

也不知道被人家揍了多少下,但現在我真的沒有力氣爬起來了。

“怎麼不衝了”對方依舊站在不遠處問道,

我翻了個身,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隨後閉上雙眼問道:“你想要幹嘛”

“不幹嘛,只不過你什麼時候能碰到我,你就什麼時候出去。”你說丫這話不是找抽呢嘛,我特麼閒得沒事兒幹啊,碰你幹毛線,你又不是王麗麗那樣的大美妞兒,我也不是基友,次奧

“沒興趣”我躺在原地回答道。

“那你就呆在這裏一輩子吧”對方的回答讓我非常吃驚,難道這裏不是我冥想的空間嗎於是我趕忙問道:“這裏是哪裏”

對方並不準備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站在原地眺望着遠處。擦,你丫絕對是沒事兒找抽型的,絕對的

不過以我對這個怪蜀黍的瞭解,丫絕對是那種言出必行、說到做到的類型,與其跟這種怪蜀黍在這裏死磕,不如早些想到辦法離開爲妙。

可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夠碰到對方的身體呢我的大腦開始飛速的運轉起來,記憶如同幻燈片一樣,迅速的在我眼前閃過。

山哥的九字真言,“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結印加口訣;外加大明王六字箴言“唵嘛呢叭咪吽”;四姑的祝由術,包括真言法、合氣法、密字法、太極左宮仙翁祕訣、咒棗訣、取五行訣;邋遢道人的請神術以及畫符書籙;再有就是怪蜀黍引導我靈力收放自如。

貌似我會的東西就是這些,那麼我就要從這裏面挑選我能夠用得到的本事,來成功的碰到怪蜀黍。

從裏面想了一圈,還特麼得選九字真言,因爲其他的法術貌似現在都用不上。想好了以後,我雙手結成手印開始逐一實驗起來。

先是不動明王印,心中默唸口訣,隨後電光火石之間,我已經來到了怪蜀黍的身前。怎麼說對方也是有恩於我,因此,我並沒有掄圓了拳頭去揍丫的,而是改用觸摸的方式,爭取馬上碰到對方。

可讓我頭疼的是,就在我馬上碰到他身體的時候,這貨忽然從我面前消失,隨後臉上就硬捱了人家一拳。

只不過這次我並沒有被丫揍飛,可能是我結印的緣故。所以,我雙手馬上改爲金剛印,朝着對方再次衝去。

可尼瑪讓我鬱悶的是,跟上次一樣,也是瞬間衝到對方面前,當我要動手的時候,人家再次消失不見,自己也再捱上一記。

當我把所有的手印都結完以後,依舊沒能碰到對方的身體,不過讓我欣慰的是,我終於能夠看清楚對方閃避的動作了。

這還不算,我發現每次怪蜀黍閃開的時候,雙腳都會聚集大量的靈力,而且每每都是我結印的靈力觸碰到他身體外圍靈力的瞬間,他纔將靈力集中到腳上,並且將我的攻擊閃避過去。

我別的本事也許不行,但學習的能力絕對夠強你丫能用這個辦法,小太爺一樣也能用。

想好以後,我雙手隨便結成一個法印再次衝了上去,就在即將要碰到對方身外的護體靈力的時候,我猛然間將全身的靈力集中在雙腳,耳中就聽到“嘭”的一聲。

你們要是以爲我碰到對方的身體了,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又特麼被人家揍飛了。

就在我爬起來後,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怪蜀黍居然說話了,“不要把全身的靈力集中在一點,那樣你就等於告訴對方,你完全沒有防禦一樣。”

原來如此我心中的疑惑瞬間解開,隨後我朝怪蜀黍喊了聲,“當心”就再次衝想對方。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我知道該如何去做了,當馬上要觸碰到對方體外靈力的時候,我開始增加雙腳靈力的配比,同時,用靈力感知着對方的一舉一動。

就發現對方先是猶豫了下,隨後開始往一旁閃避,看樣子他也知道這次想要打中我,絕對沒那麼簡單。

我就在怪蜀黍閃避的同時,繼續加大雙腳的靈力,然後我發現跟對方的距離越來越近,直至雙手觸碰到了對方的身體。

我本以爲對方會誇獎我幾句,沒想到丫只是衝我笑笑,隨後眼中的一切再次回到首山的那棵樹下。

外來者的靈力已經開始壓迫得我喘不過氣來了,我效仿怪蜀黍的做法,依舊站在原地,凝神內斂,物我兩忘。

當感知到對方的靈力快碰到我肌膚的時候,我暴喝一聲“開”隨後自身金黃色的靈力瞬間就將對方的靈力給彈開,不僅如此,我的靈力在自身意識的支配下,開始迅速的朝着對方所在的方向攻去。

只不過對方的靈力也不是白給的,我的靈力只攻出去十幾米,就與對方的靈力在空氣中猛烈的衝撞,一時之間,在兩股靈力的交匯處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次奧對方到底是誰,靈力能與我抗衡。 總裁:敢親我試試 不是說金黃色的靈力是最強大的嗎守着這些疑問,我緩緩的睜開雙眼,但當我看到對方靈力顏色的時候,不由得驚出一身的冷汗。

待續 之所以害怕,是因爲我沒看到任何顏色,貌似是無色的靈力。

還記得單前輩曾經跟我說過,靈力有三種顏色最爲牛逼,黑色,無色,金色。這尼瑪今天是腫麼了,居然在遼陽這個鳥不拉屎的城市裏遇到無色的靈力了,而且還是針對我的,次奧要是真這麼邪性的話,我一會兒就得去買彩票了。

跟對方僵持了能有十分鐘,對方纔開口說道:“單熊飛,這個娃娃資質不錯嘛。”

我擦,什麼情況貌似這人跟單前輩認識啊,莫非人家把我賣咯,我還幫人家數錢呢嗎

“賈樹,把靈力收了吧。”單前輩對我說道,

尼瑪,你說收就收啊,我現在對你丫都不放心了。不過仔細想想,即使不收,貌似我也打不過單前輩,更何況加上眼前這個靈力跟我相當的人呢。

想好以後,我將靈力緩慢的收回體內。 狂女重 對方看我收了靈力,也將靈力收了回去,然後邁步走到我的近前。

直到此刻,我纔看清楚對方的樣貌。這尼瑪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知道什麼叫仙風道骨嘛,見過世外高人嘛,這傢伙就長成這副樣貌。

頭髮鬍子全白,渾身上下一身特別得體的白色唐裝,特麼這大冬天的也不怕凍死。高鼻樑,大眼睛,雙眼皮,大耳朵。唯一的敗筆就是丫的眼珠在眼眶內滴溜溜亂轉,給我感覺此人絕對是梟雄級別的人物。

“殷子文,人,我已經給你帶來了,我欠你的人情,兩清了”姓單的緩緩的衝着對方說道,好吧,我可以確定,我絕對是被人家給賣咯。

就在我準備重新爆發靈力的時候,殷子文衝我說道:“娃娃,你認爲能打得過我們倆嗎”

這老傢伙莫非也會讀心術,爲嘛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麼呢不行,我得防着丫點兒,實在不行我就逃跑。

說完以後,殷子文不理我,而是朝着姓單的說道:“放心,我今天不想殺人,所以,這個娃娃不會有性命之憂”

然後,這貨徑直的來到樹下,雙手一揚,土下的兩具屍首就破土而出。隨後,殷子文將兩具屍體掐住,閉上眼睛小聲的站在原地嘟囔着什麼。

我這會兒是大氣兒都不敢喘了,主要是對面的老妖精太尼瑪邪性了,就剛剛那一手隔空取物,就特麼夠我喝一壺的,如果讓我選的話,我寧可選擇逃跑,也不選與丫爲敵。

我這兒正合計着自家事兒呢,就看殷子文低吟了一聲:“風火雷電兵,起”再看那兩具屍體,居然從殷子文的手中掙脫下來,開始往山下走去。

雖然我很害怕,但人死爲大,入土爲安的道理我還是懂的。尼瑪這貨上來就打擾死人清淨,而且死的這倆人跟我還算有交情,我再怎麼冷血,再怎麼自私,也不能袖手旁觀。

想到此處,我將靈力再次爆發出來,隨後大喊一聲:“你特麼要幹嘛”喊完以後,我拔腿就跑,而且是將靈力全部集中在雙腳之上,那架勢應該是就恨爹媽少給生了兩隻腳一樣。

可特麼畢竟剛剛學會這招,使用的不夠熟練,才跑出去幾十米,就左腳絆右腳,直接被幹倒啦。

這絕對不怪我,你想啊,瞬間跑出去幾十米,我那兩腿兒得倒騰的多快。而且山上碎石又多,天又黑,我特麼靈力都放腳上,也看不到路,所以,摔倒是很正常的。

就在我的身體開始往山下骨碌的緊要關頭,忽然身體就被卡住了。 重生之獨步江湖 擡頭一看,殷子文正衝我笑呢。

這尼瑪是敵人還是朋友啊,我就鬧不清楚了。尼瑪要是敵人吧,丫不會好心救我啊;要說是朋友吧,聽丫剛剛跟姓單的對話,那話裏話外的意思絕對是拿我當商品對待啊。

這貨用一隻腿攔住我以後,繼續念道:“本已歸去,莫再留氣。昨日種種,今朝歸一。涅槃化蝶,去留隨意。紅塵俗世,往生再憶”

我掙扎着爬了起來,滿腦袋問號的看着對方,並等待着對方下一步的行動。

我正尋思呢,姓單的已經來到我的身旁,“賈樹,有些事情是命中註定的,你躲是躲不開的。即使今天我不帶你見殷子文,他的手下也會找到你,並將你帶到他身邊。但你由我帶過來的話,至少生命不會受到威脅,老夫言盡於此。”

婚後試愛:高冷總裁寵鮮妻 媽了個擦,聽你丫話裏話外的意思,我特麼還得謝謝你唄。臭不要臉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