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很大,肉好吃。”疑惑的看了看周圍的龐然大物們,嘎嘎完全沒有從楚琴眼中看出一絲恐懼感,反而是以挑選食物的眼神在其中游來游去。

2020 年 11 月 5 日

“強大啊,難道裝上質密肌肉和能源核心之後,嘎嘎猿們已經變得這麼厲害了?”

“對了,它們是什麼時候出現的?”對於楚琴她們記憶因爲時間流速的變化而產生的變化,嘎嘎有些好奇。

疑惑的看了看嘎嘎,楚琴幾口消滅左手的食物,然後說道:“不是一直都有嗎?”

“啊?那你還記得那個巨無霸麼?”

“巨無霸?是那個很大個,肉也很硬的傢伙?”

“對,看來記得。”

“那你記得我睡着後周圍有沒有什麼變化?”

“有啊。”

“嗯!什麼?”嘎嘎立即來了精神。

“它們的肉好像好吃了些。”

“囧,咱也問不出什麼了的說,算了。”頭腦發暈,但暫時問不出什麼東西的嘎嘎,只能選擇繼續接受系統的強買強賣行爲。

兩個高等組件,五千萬年的時間。

“五千萬年啊,滄海桑田,世事變遷啊。”

看着身旁的高山、大河、綠樹、巨獸,一股熟悉的感覺涌上心頭。

“恐龍世界嗎?”但是不一會兒,這種感慨就被打亂了。

從河裏衝出的電擊巨獸,陸地上不時閃過的黑影,口中冒煙的四角恐龍,還有到處亂爬的巨型昆蟲。

“額,變化太快了,以前都是漸進式,現在居然一下跳過幾千萬年,果然有些不適應。”

直起身子,力量感再次從體內傳來。“對了,楚琴,有沒有誰進行了蛹化?”

“沒有,還不夠,需要很多的吃的,還有那些白色的東西。”

“白色的東西(= =),大概是電石吧。”

已經想到營養等各種元素需求一定會大增,嘎嘎對於“只過去十天”能否出現蛹化個體並不抱希望,但畢竟還是有些投機心理,“如果在自己的編輯之前出現蛹化個體,編輯後是否會保持蛹化能力呢?”

在編輯空間掌握過蛹化身體的嘎嘎可是對其期望極大。

蛹化之後,能源核心也進行了進化,在體內凝集出了一顆類似魔幻小說中的魔核般的東西。

不過不像魔幻小說,這個能源核心並沒有什麼魔法,只是單純的增加了能量儲存數量和調動能源的速度而已。但這依舊不是蛹化前的個體所能夠相比的,至少在結晶之後的能源核心供應下,嘎嘎可以用電擊隔空擊中兩米遠的物體。

質密肌肉雖然不能升級,但即便蛹化前最高30速度的腳,在裝上質密肌肉之後也提高到了50,更不用說身體各部分的力量提升了。

另一方面,質密肌肉的裝備也導致時間的再次調整,現在已經是100:1,同時季節系統穩定。也就是說,嘎嘎已經可以通過外部世界的季節變化計算出一年的時間了。

“嗯,就先在外部世界試驗一下進化的嘎嘎猿實力吧。楚琴,叫上小隊成員,咱們去狩獵。”

“哦。”

這次的狩獵純粹是爲了試驗個體實力,那麼就不能選過於厲害和過於弱小的個體,於是,嘎嘎將目標定在了一隻口中不時冒出濃煙的恐龍。

“搞不好真的會噴火的說,嘿嘿。”

對方離嘎嘎猿們有一公里多遠,當嘎嘎趕到時才發現,目標同樣高達兩米,但身長卻有近十米。

“是個好的練手材料吧。楚琴,你們去幹掉它可以嗎?”

“應該可以。”

不自信的看了看口中冒着濃煙的恐龍,楚琴從對方口中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力量,看起來對方並不如嘎嘎所想的那麼弱小。

仔細打量了一下目標,六個嘎嘎猿們小心的避開對方的巨口慢慢圍了上去。

突然張開眼睛看向圍上來的嘎嘎猿,這隻恐龍似乎對嘎嘎猿也有點畏懼,正在權衡是否離開。這時,楚易突然一個跳躍拔高近兩米,夾雜着電光的身體一個閃失之間就跳上了恐龍的背部。

同一時間,兩米外三個嘎嘎猿也攜帶者明亮的電光衝到這隻恐龍的身後,然後就是甩尾攻勢。

慘嚎突然從恐龍的口中冒出,帶出一陣濃煙。對方皮膚的防禦力,對按巨無霸和嘎嘎猿體型防禦力對比計算這頭恐龍防禦力的嘎嘎大失所算。

“好脆弱的皮膚。”

但事實上,並非對方的皮膚太弱,而是嘎嘎猿們在電力和肌肉增幅下的甩尾太強了。

既然無法善了,是龍也有N分氣。

只見這隻恐龍巨口一張,一道明亮的火焰就從中噴出,然後,隨着巨口的轉動掃向周圍的嘎嘎猿們。而見到對方的攻擊方式,嘎嘎也知道了爲什麼這隻恐龍周圍都是黑褐色的岩石了。

“待在這兒隨時都有被燒烤的危險,哪顆草還有那心情留在這兒。”

不過,身形敏捷的嘎嘎猿們還是很好的躲開了火焰掃射,只有楚霞飄飛的潔白觸手被不小心薰成了黑色,而楚潔則站在遠處,抓起石頭就往對方張開的大嘴中狂扔。

見自己的火焰無效,噴火恐龍果斷閉嘴躲開飛來的石頭,然後利用沉重的身體衝向前方的楚琴,意圖將對方撞死。但就在這時,爬上這頭噴火恐龍背部的楚易已經站穩,然後伸出拳刺就開始在對方皮膚較厚的背部畫畫。

總裁別拽:嬌妻愛逃跑 夾雜着電流的拳刺將噴火恐龍的理智一點點消去。還不等停下腳步,這頭恐龍就一個翻身將背部的敵人趕下來,但這個動作卻敲響了它的喪鐘。

一見恐龍有翻身的意圖,楚易就立即跳離對方背部,然後在一旁小心警戒。這時,之前一直速度慢了點沒有發動攻擊的楚正正好跑到四腳朝天的恐龍腹部。

柔弱脆弱的腹部,被恐龍本意驅散敵人的動作暴露在了嘎嘎猿們面前。

“看我的!”

楚正揮爪划向恐龍露出的潔白腹部,一道長長的口子在噴火恐龍的慘嚎聲中拉出,突然,從裏面不斷涌出黝黑的油性物質。

這時,楚琴正用觸手抓起一塊石頭,然後向觸手中灌輸電力。

轉了幾個圈,已經看不清影子的石塊劃出一道痕跡,飛速從傷口處砸入恐龍腹部。(僞·電力炮,還算不上電磁炮啦,撒花=v=)

再抓起一塊石頭,正打算再接再厲的楚琴突然停下來動作,震驚的望向目標,而此時,嘎嘎和所有嘎嘎猿們都已經退到了楚琴的位置。

“楚琴。”

“嗯?”

“你已經天下無敵了!”看着變成一團火球的恐龍,嘎嘎對楚琴的飛石暴擊充滿了敬意。

“哈?”

不知道是石頭自身的問題,還是楚琴攻擊時不小心給石頭帶上了幾絲電流,從傷口處流出的油性物質被突然點着,只是一瞬之間,大火便由內而外點燃了整頭恐龍。

慘叫聲正一點點降低,最終微不可聞。

【堊析龍獵殺任務

目標:獵殺五頭堊析龍。(1/5)

獎勵:200(進化值)

噴火油囊】

“只是boss級,看來這個世界的動物實力都有不小的增長啊。”

“回去吧。”

已經燒成了焦炭,那麼肉也不可能食用,在觀察四周,沒有發現堊析龍的同類之後,嘎嘎帶隊返回了巢穴。

“玩火者必自焚,這真是至理良言啊嘎。” 外面,折回來拿東西的廖高昂聲音發緊,他走進來,把她手上的電壓表拿到一邊,眉頭擰起:「你在幹嘛?」

秦苒頭往後仰了仰。

她手指捏的有些緊,因為皮膚白,能看到暴起的青色血管。

門外,左丘容也穿了常服,身上套著黑色的大衣。

她走進來,連忙開口,「廖院士,是我讓她整理實驗室的。」

「以後這裡面的實驗不用她整理。」廖高昂收回目光,面無表情的開口。

他性格孤僻,研究的內容都是研究院的機密,這次突然抽中了一個新學員,別說他,連左丘容跟葉師兄都沒有想到。

左丘容點頭。

廖院士的時間有嚴格規定,作息嚴謹得像是機器人。

抬手看了看腕錶上的時間,廖高昂直接出門吃飯。

左丘容跟葉師兄連忙跟上。

葉師兄腳步頓了頓,然後回頭安慰秦苒:「你剛進實驗室,很多東西不懂,廖院士就是這樣的個性,我一開始來實驗室時也這樣,他的研究很重要,所以他東西一向不讓別人,你先背完手冊,再熟悉一下實驗室,等過一個月手熟了就好了。」

**

秦苒面無表情的拿著圍巾出門。

物理實驗室大門外,程雋的車停在不遠處,他應該從車上下來很久了,正靠著車頭坐著,身影修長,一手拿著手機,一手隨意的撐著車頭上。

物理實驗室是門禁式的,來往的人不多。

餘光看到門外又走出來一個人,程雋抬了抬頭,看過去,正是秦苒,外面路燈昏黃,看不太清她的眉眼。

只是能感覺到她身上氣壓很低。

程雋挑眉,他站直,等人走到面前了,張開手把人抱了個滿懷,「有事?」

他也是下午才知道她今天進了實驗室。

實驗室他也去過一段時間,不過那時候跟她的情況不一樣,整個醫學實驗室都是程家的,他進去直接分配了一個實驗室,任由他折騰。

不過……

秦苒的情況不一樣,程雋不動聲色的想著秦苒之前跟他提過的廖院士。

程雋眯了眯眼,準備讓人查查那個廖院士的資料。

「沒事,」秦苒手抓著他的衣服,頭磕在他身上,大概冷靜了五分鐘,才抬起頭:「回去把。」

**

亭瀾,程溫如跟程老爺子都在。

廚師今天是按秦苒放學的點做好了飯,只是秦苒一直沒回來,就沒開飯,程木讓程老爺子兩人先吃,兩人也沒想先吃。

一直等到七點半,秦苒回來才開飯。

「苒苒,你今天是去實驗室了?」程溫如拿著筷子,看秦苒。

程雋抬頭,瞥程溫如一眼,聲音不冷不淡:「是在實驗室,我一個小時前不是跟你提過?」

程溫如忍住朝程雋翻白眼的衝動,「不是,我是想要問苒苒跟的哪個老師?」

說著,她又看向秦苒,笑眯眯的,雍容的臉上一派和煦。

這次,又是程雋慢悠悠的回她,「廖高昂院士,是研究院的特級研究員,還有其他疑問嗎?」

程溫如:「……」我特么問的是你嗎??

她心裡默念了十遍赤字。

「竟然還是個特級研究員,」程老爺子也詫異的抬眸,他想了想,「第一院好就六個特級研究員,都能被你遇到,運氣果然好。」

秦管家在一邊提醒,「老爺,第一院是五個特級研究員。」

「不是六……」程老爺子一愣,然後又想起來什麼,點點頭,看向秦苒,眉眼微揚,「苒苒,好好表現,那個廖院士一定會收你為徒的。」

一般特級研究員不是隨隨便便就收關門弟子的。

他們手裡還掌控著一部分機密內容。

不過此時,程管家也沒敢亂誹謗程老爺子,畢竟……他也覺得以秦苒的資質,就算拜個特級研究員作老師,也不會讓人太驚訝。

程雋指尖捏著筷子,清眸抬了抬,漫不經心的看著程老爺子,「爸,菜不好吃嗎?」

程老爺子一愣,「好吃。」

程雋收回目光,懶散的回:「哦。」

在場坐著的,除了程木,哪個沒有腦子。

沒一分鐘,就反應過來,程雋這是嫌程老爺子話多。

繼程溫如到程老爺子被懟之後,一個人都不敢說話,吃完飯,收碗的廚師連看都不敢看程雋一眼。

「苒苒。」吃完飯,程老爺子也沒走,就捧著一杯茶,坐到秦苒對面的沙發上。

秦苒抱著抱著,頭擱在抱枕上,拿著手機點開微信,聞言,抬頭,清灧的眸子看向程老爺子。

程老爺子低頭抿了口茶,又輕咳了一聲,「你考核完了,還忙不忙?」

「還行吧。」秦苒換了個姿勢。

程老爺子點了點頭。

又沉默了。

站在一邊的程管家抽了抽嘴,然後看向程溫如,「大小姐,您預定好的衣服已經送回老宅了。」

程溫如去樓下觀賞完了程木的大屏幕。

此時剛剛上來,聞言,朝這邊看過來,眼眸眯了眯:「什麼衣服?」

「就是下個星期老爺子生日您回來要穿的衣服啊。」程管家恭敬的回答。

程溫如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我知道了,爸,禮物我也準備好了,不過你有什麼想要的也可以提前告訴我。」

程老爺子看她一眼,擺手,似乎不太在意的,「準備什麼禮物,就一個小生日,也不是什麼大壽,沒必要。」

秦苒漫不經心的戳開了陸知行的頭像,聽到幾人的對話,她抬了抬頭。

「苒苒,那天家裡就幾個人,還有熟悉的堂主,」程溫如往秦苒這邊走,一邊笑一邊道,「都是一家人,你要不要去我們家玩,我們家還保留著以前的建築。」

秦苒眼眸眯了眯,似乎還在想著什麼。

一時間沒有什麼反應。

程老爺子故作淡定的喝茶。

大概有兩分鐘,秦苒才想好了,她抬頭,眉眼清然:「我看情況。」

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看來還是可以商量的。

好情況。

比程老爺子心裡預想的要好得多。

畢竟之前過節的時候他邀請過一次,秦苒想也不想的拒絕了。

又端著茶杯坐了一會兒,程老爺子才背著手,離開這裡。

秦苒還坐在沙發上,跟陸知行發消息——

【你之前書架上的黑書還在嗎?】

鄰居——

【??】

秦苒眯眼,回想了一下,然後按著手機回——

【雲城,電腦店,第二列書架第四層第六本書。】

過了幾分鐘,對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