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沒有功夫與這兩水鬼囉嗦,而是直接問道。

2020 年 11 月 5 日

“回道長話,這幾天就有一個女子落到此地,她的軀體我們將其藏在了那邊的水草之中。”

魂大很是謹慎的回到,他很是擔心大虎一怒之下將他們兩魂給滅了。

魂大這樣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就剛纔大虎展現出來的那團火焰,一看就知絕非凡火,否則也不會在水底之處燃燒。

“將她的軀體找出來?”

大虎雙手倒背,看着兩魂吩咐道。

極限保衛 “是道長……”

二魂不敢怠慢,直接起身來到水草中,二魂一陣亂找,終於發現他們藏的那具軀體。

“道長,你看是這具嗎?”

快穿守則:黑化男神,狠狠撩 二魂,小心翼翼的將那軀體擡到大虎身邊。

“啊……慧慧……”

大虎見到那具軀體,神色露出悲傷,瞳眸晶瑩閃過,一滴情淚就此流下。

“對不起,對不起,我來晚了……”

大虎上前,攔起周慧看着那蒼白無血的臉,心裏一陣愧疚之色。

魂大魂二見狀,不敢打擾,老實的呆在一旁束手而立。

大虎輕撫周慧那冰涼的臉蛋,心裏更加的傷心難過。

“哎……,小李子啊!趕緊找她的魂魄啊?”

這時,大虎的腦海裏響起了屁老的聲音。

“魂魄?”

復仇總裁的罪愛新娘 大虎終於明白過來,人死七日,魂魄纔會去地府報道,根據周母所說,距今纔不過四日,那她的魂魄應該在纔對,那會去哪呢?

“我問你們?你們可見她的魂魄所在?”

大虎看着二魂,聲音冷厲問道。

“回道長話,她下來前她的魂魄就被黑白無常收走了。”

魂大很小心的回道,他擔心大虎會因此發怒,將他們滅掉。

“收走了?”、

、大虎問道。

“是的道長,由於我們兩個是男魂,她的魂魄不能作爲代替,因此這纔會被黑白無常所收走。”

魂大聞言立即說明道。

“收到哪去了?”

大虎很是奇怪,按理說周慧剛剛魂體出竅,怎麼這麼快就被收了魂,這裏面有問題。

“這個……這個我們兄弟就不知道了。”

魂大苦笑,搖了搖頭小心的說道。

“不要在此逗留,抓緊將她的軀體帶回去,到時我自由辦法將她救醒。”

屁老聲音再次響起,語氣之中有些急促。

“啊……真的?”

大虎聞聲有些高興。

“你二魂記住,今日我放你等一次,不過日後不可在禍害其他人,如果讓我再聽到這裏有人無故落水,我定會找你等算賬。”

大虎說完就抱起周慧的軀體,直接朝着水面而去。

魂二,魂大見狀,馬上隱匿了自己的身形。有恐大虎再次折返。

大虎的速度很是快,是來時的三倍有餘。

“嘩啦啦……”

平靜的水面上,突然越出一個人,直接來到了岸邊,懷裏還抱着一名女子。

大虎來到岸邊,環顧四下,發現沒有任何人影,直接朝着周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是的道長,由於我們兩個是男魂,她的魂魄不能作爲代替,因此這纔會被黑白無常所收走。”

魂大聞言立即說明道。

“收到哪去了?”

大虎很是奇怪,按理說周慧剛剛魂體出竅,怎麼這麼快就被收了魂,這裏面有問題。

“這個……這個我們兄弟就不知道了。”

魂大苦笑,搖了搖頭小心的說道。

“不要在此逗留,抓緊將她的軀體帶回去,到時我自由辦法將她救醒。”

屁老聲音再次響起,語氣之中有些急促。

“啊……真的?”

шшш•тt kΛn•C 〇

大虎聞聲有些高興。

“你二魂記住,今日我放你等一次,不過日後不可在禍害其他人,如果讓我再聽到這裏有人無故落水,我定會找你等算賬。”

超品風水師 大虎說完就抱起周慧的軀體,直接朝着水面而去。

魂二,魂大見狀,馬上隱匿了自己的身形。有恐大虎再次折返。

大虎的速度很是快,是來時的三倍有餘。

“嘩啦啦……”

平靜的水面上,突然越出一個人,直接來到了岸邊,懷裏還抱着一名女子。

大虎來到岸邊,環顧四下,發現沒有任何人影,直接朝着周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周家別墅。

宋雅詩與周雲利還有錢滿堂,三人在客廳內一夜未睡,神色有些擔憂。

廳內的幾具屍體,不知所蹤。想來是保鏢幾人處理掉了吧。

“老闆,老闆……”

突然間,一名保鏢慌忙的跑了進來。

“雷鳴,可有消息?”

三人見到保鏢神色緊張的盯着他,周雲利上前一步問道。

“老闆,有消息了。”

雷鳴喘了口氣道。

“快說……”

周雲利急切的問道。

“方家,方家起了大火……救火車正在救火,沒有見到任何人出來。”

雷鳴說道。

邪王寵妻:囂張大小姐 “什麼!大虎說的搞定,原來是將方家給滅了……”

周雲利驚歎道。

不止是他就連錢滿堂以及宋雅詩也是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們雖然從大虎的口裏得知,方家已經被他一人搞定,但是他們心裏難免有所質疑,這才命雷鳴前去打探消息。

沒想到啊,沒想道,這大虎的本事竟有如此之大,一夜間,覆滅一個大家族,這是什麼樣的實力,他們不敢想象。

“錢伯,你看這事……”

周雲利有些不知所措。

“我們先等等吧,靜觀其變。”

錢滿堂想看看接下來其它幾個家族的反應,若是一哄而上,去瓜分方家,那他們周家也要有染,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錯過了那可是要後悔一輩子的。

但是,方家畢竟存活了這麼多年,萬一有什麼底蘊……這到時恐有異變。

“嗯,那就按錢伯意思吧……”

周雲利很想現在就開始吞噬方家的產業,但是錢老的話,雖沒有明確出什麼,但其裏的意思很明顯,方家有隱世的力量。

“雷鳴,你再去查看,一有新的情況馬上向我彙報。”

周雲利命令道。

“是。”

雷鳴恭敬的一禮,然後迅速出了別墅。

方家在一夜間被人屠滅,這個消息震驚全城,警察拉網開始搜索,追查兇手下落。

能夠一夜間屠滅方家,絕對非一人所爲,必定是某個組織或團伙,所以警察的搜索範圍鎖定在有這種實力的家族或組織。

清晨,都城封城,查看可疑人員,希望能夠查到什麼。這樣一來,有不少非法份子被網其中。

大虎懷抱周慧,無視路人的奇異目光,終於來到了周家。

“伯母……”

人未進入別墅,喊聲已經響起。

周雲利三人正自商量什麼,聞聽外面有人喊,急忙起身朝外走去。

光是從聲音,就不難猜出這是大虎回來了。

“大虎,這是……”

周雲利首先到了門口,正好與大虎碰了對面,見到大虎懷內有一女人,周雲利很是奇怪。

“啊……伯父,這是慧慧啊,趕緊給我找個房間,我要將慧慧救過來。”

大虎見到周雲利疑惑,也沒時間對他解釋,直接吩咐道。

“什麼,慧慧在哪?”

周母聽到了大虎話,急忙跑到門口,呆呆的看着大虎懷裏的女人。

“是……是慧慧……”

宋雅詩有些激動,眼眶內霧氣迷離。

“伯母,不要多說,先找間房間,我把慧慧安排好再說。”

大虎神色有些着急,現在時間緊迫,是否能夠將慧慧起死回生就看今晚了。

“奧,好好……”

宋雅詩聞言沒有多想,立刻帶着大虎來到一間臥室。畢竟人死爲大。

周雲利與錢滿堂見狀也沒多想,只好在一旁默默不語。

“屁老,屁老,你看慧慧……”

大虎將周慧平放在牀上,而後焦急的詢問屁老。

“嗯,小李子啊,她的軀體保存的不錯,你魂魄離體前往地府,將她的魂魄招回,而後魂附軀體,再用你的精血爲媒,將她的魂體合一她依然就會復活,好了,不要耽誤時間了,馬上去地府吧,以防夜長夢多。”

屁老見到大虎神色焦急,也不廢話直聞言接明瞭的說道。

“嗯……”

大虎聞言直接盤膝而坐,而後大虎魂魄離體,搖身一轉,直接消失不見。

地府入口,一條模糊虛影閃現,而後沒入地府之內。

“快走,快點……”

幾名鬼差正自壓着一羣魂魄往某個方向走着。

“啪……”

突然一名女子跌倒,被鬼差抽了一鞭子。

“啊……”

女子一聲慘叫。

“快起來,耽誤了行程,有你們受的,都給我聽好了,誰再腿腳不利索這就是樣板。”

鬼差很是囂張的吼道。

女子艱難的爬起,臉上竟是委屈之色。她就是周慧的魂魄,很是無奈的跟着衆魂魄向前走去。

鬼差見狀很是滿意,嘴角斜斜一笑,與另外一名鬼差對望一眼,同時點了點頭,繼續壓着魂魄而去。

前方的鬼霧慢慢升起,一條虛影突然間出現,看着後方衆鬼魂,眼中在搜索着什麼,突然他的目光凝視在一女子身上,眼裏激動之色露出。

此人正是大虎,他發現了周慧,縱身一躍,直接飛了過去。(。 “慧慧……”

大虎魂在高處,有些迫不及待的朝着周慧喊道。

“嗯……”

兩鬼差見狀眉頭緊皺,這裏是地府,這裏有秩序,不同凡間,在這裏除了掛職的鬼差可以飛行以外,其餘的魂魄是不可以飛行的。

而他們所見的男名魂魄很是陌生,絕對不是什麼掛職鬼差,一個小小魂魄,就敢在他們眼前飛行,這不是有損他們的顏面嗎。

大虎飛身而下,直接來到周慧的身邊,上下打量這周慧,很是仔細,發現周慧臉上有一條鞭痕,臉色難看起來。

“慧慧,你的臉……”

大虎想知道緣由,如果周慧在這裏受到什麼委屈,他會毫不猶豫的幫周慧討回來。

“大虎……”

周慧見到禿禿而來的大虎,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這裏是地府,只有鬼魂纔會入內,要是大虎……那麼他和自己一樣已經死了。

“是我慧慧,告訴我你的臉是怎麼回事?”

大虎看着周慧疑惑的表情,出口說道。

“大虎……”

周慧開始只是懷疑,在經過大虎親口承認後,在也壓制不住內心的委屈,直接撲到大虎懷內委屈的哭了起來。

大虎用手摟住了周慧,輕輕的拍打她的後背。

“好了,慧慧,你沒事了,我這就帶你回家……”

大虎見周慧委屈的像個小孩,所以也不想追究她臉上的傷,而是決定先帶她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