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是一場大神之間的戰鬥,這裏面的霸氣和靈力以及煞氣都是混合的,那些骷髏軍團看來真的有問題。”

2020 年 11 月 5 日

“就在這個山洞裏面,我帶你們進去。”

“大牛,你跟在我們後面,千萬不要亂跑,那些骷髏軍團說不定有什麼陰謀呢,還是要小心點。”

雖然那些骷髏很容易就被踩死,可是如今還沒有確切的知道它們爲什麼還能存活,所以我還是不敢大意的,生怕出了什麼意外。

大牛很聽話的就站在了我身後,我和落塵這才朝洞穴裏面走去,只是這個洞穴如今已經變成空蕩蕩的了,一個骷髏都不存在,看來它們已經轉移了陣地。

“怎麼會一個都沒有呢?我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這個洞穴裏面還有十來個呢。”

大牛害怕我們懷疑是他在撒謊,連忙就對我們解釋了起來,我摸了摸他的頭,示意他冷靜冷靜。

“大牛,我們相信你說的話,因爲我今天也看到了一個骷髏,只是它已經出來了,所以我想它們應該是轉移了陣地,畢竟你當初來過這裏,我想它們也是害怕被人知道它們的存在吧!”

“那現在怎麼辦?那些骷髏已經沒有了,我們要怎麼找啊?”

大牛一點都不怕那些骷髏,看他這個樣子,似乎很喜歡對付那些異物,只是可惜他沒有靈力,要是有靈力的話,我覺得他也可以做落塵徒弟了。

“大牛,你沒有靈力,是沒辦法跟那些傢伙對抗的,雖然你那次不小心踩碎了一個骷髏,可是誰知道它們裏面有沒有厲害的傢伙存在,要是你出了什麼事情,我們也不好對你父母交代。”

“陳掌門,你教我術法好不好?”

“你自身沒有靈力存在,是不能修行術法的,你現在最多也只能學習一些國術防身,要不這樣,你跟落塵去公會,公會那裏也有不懂得術法的,不過那裏的弟子也有國術很厲害的,到時候讓他們教你。”

“真的嗎?我真的可以去公會嗎?”

大牛一聽說我讓他去公會,立馬就興奮了起來,其實男孩子很多人小時候都有大俠夢,只是隨着時間和年紀的增長,都漸漸的淡忘了,如今大牛這個年紀,剛好是做夢的年紀。

而如今有這麼好的一個條件和機會,他怎麼能不開心,“大牛,我說的都是真的,你可以跟落塵去公會學習國術,到時候你可要加油了,千萬不要懶惰,要不然,公會那些大師也不會一直留下你的。”

“放心陳掌門,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等我學會國術以後,我也要跟你們一樣斬妖除魔,做一個對人類有貢獻的人。”

見大牛一臉期待的神色,我也把大牛交給了落塵,護送他們回到公會後,我這纔去了之前發現那個骷髏的地方再次查看,結果我竟然沒有看到我之前踩碎的那個骷髏。

“該死,竟然大意了。”

查看了一下附近的草叢,我這才發現附近都有壓過的痕跡,應該是有人來過了,而且就在我離開不久,看來我這次真的是太過大意了。 四處又查看了一番後,我這纔回到了公會,大家這個時候也開始休息了,木殤和落塵也回到了房間,只是他們還在討論着那些骷髏。

“師傅,您回來了,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發現?”

“嗯,我剛纔去查看了一下之前踩碎那個骷髏,結果我在那邊什麼都沒有看到,而且我發現四周的草被人壓過的痕跡,應該是我走後就有人來過了。”

“看來幕後人真的很聰明,那師傅,我們現在怎麼辦?”

“現在我們要提高全方位警惕,我不知道這幕後人爲什麼要專門對付公會,而且我們現在連那個人的實力都不清楚,所以爲師打算讓木殤留在這裏幫你,爲師要回巫門跟神龍他們商議一下。”

“那好吧!弟子聽師傅的。”

木殤也同意了留在公會,交代好後,我就立馬趕回了巫門,一回來,我直接就去找神龍和白虎他們了,然後我把今天遇到的事情都跟他們說了一下。

“主人,你確定遇到的是骷髏軍團嗎?”

“嗯,我可是親眼見的,而且它也承認了,我還發現了它們之前的藏匿山洞,只是現在山洞裏什麼都沒有了。”

“主人,你帶我們去山洞查看一下,我們要查看過後才能確定。”

見神龍他們一臉認真的樣子,我猜想他們一定知道些什麼,但是見他們也不急着說,我也沒有開口問,直接帶着他們就來到了之前大牛帶我們來的山洞。

“竟然真的是他們,我感受到了他們的氣息。”

神龍一臉微笑,閉着眼睛四周感受了一下,而朱雀和白虎此時也都有些興奮,看到他們這個樣子,我心裏更加疑惑了。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他們是誰?”

“主人,就是跟你同一時期的那些老傢伙啊!那些可都是大神,只是因爲一場戰鬥,他們紛紛隕落了,但是沒想到竟然還能在這裏感覺到他們的存在。”

“沒想到時隔千年,他們竟然都開始復甦了,看來人界又要有一場大的戰鬥了,只是不知道這次隕落的倒地會是誰。”

神龍後來告訴了我實際情況,原來當初絳禹那一夥人跟女媧大神那一夥人分成了兩派,然後彼此戰鬥,結果最後紛紛隕落了,現在時隔千年,那些大神也開始了復活,所以纔會出現骷髏軍團的。

“叉叉,那你覺得那骷髏軍團到底是誰在操控的?”

“應該邪靈師沒錯,當年他就用骷髏軍團作戰,只是當年的骷髏軍團很強大,如今的骷髏軍團只是剛甦醒,還沒有什麼戰鬥力,所以我們眼下要找出它們,然後將它們儘快的消滅,也免得到以後它們強大了出來禍害人。”

“你說的話是沒錯,可是我們眼下去哪裏找那些骷髏軍團呢?我們連個確切的地方都沒有,總不能全世界亂找嗎?那找一輩子都別想找到。”

我有些不耐煩了,不知道爲什麼,當我所處這個山洞的時候,我感覺自己的脾氣也難以控制,或許是因爲這裏面的氛圍關係,畢竟是大神們隕落的地方,怎麼說都有些壓迫力和威嚴之氣。

“你說,那些大神如今又要重生問世了,那到底都有那些人呢?”

“這個就不知道了,畢竟我們眼下也不知道確切是誰要重生,當然了,並不是當年所有逝去的大神都要重生,而只是幾個而已。”

“這麼一來的話,那我們也很難知道是誰了。”

神龍的解釋讓我感覺有些鬱悶,但是眼下知道一點總比什麼都不知道的強,在洞穴四周又查看了一番後,這纔跟神龍他們回到了門派。

“叉叉,你們現在有什麼好的建議沒有?我們總不能一直都處於被動狀態吧!”

“主人,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但是眼下我們只能被動,主動也主動不了,所以我建議大家還是把防護建立起來,其他的就等以後的情形了。”

神龍的建議我贊同了,畢竟現在可以做的真的很少,與其等到事情發生的時候慌亂陣腳,還不如提前就做好了準備,這樣到時候要是真的出事了,也能很快的想出對應的辦法來。

回到巫門後,我們幾個就開始在周遭做陣法防護,這次的陣法我用的都是比較厲害的大陣,跟以往的那些普通小陣法不同,因爲我們即將面臨的是那些大神,又不是普通的術士。

“主人,都弄好了。”

經過三個小時的忙碌,終於在巫門前前後後都弄好了陣法,如今的巫門可沒人能進得去,除非有神龍和白虎他們的帶路,再就是我的帶路下,才能進來,而且這陣法都是每個十分鐘就會產生變化的。

“好了,大家都去休息吧!好好睡一晚,明天我們在附近查看一下,看看那些骷髏軍團有沒有什麼動靜,免得到時候人家都到山下面了,我們還不知情。”

“主人,你放心吧!我們知道該怎麼做。”

神龍他們再三保證後,我這才放他們休息去了,獨自躺在屋頂上看着天上的星星,我忽然感覺自己以前很單純,生活也很普通,可是現在完全就好像活在了神話當中一樣,人突然有些不太適應自己的身份了。

“老公,你在房頂做什麼呢?還不下來睡覺嗎?”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安然在下面叫我,回過神後我就飛身下來抱住了她。

“我剛纔就是想自己以前的生活,以前我還是普通人的時候,那個時候感覺日子過的很開心,可是現在感覺自己玩去就活在神話裏,而且也找不到以前那種開心的感覺了。”

“應該是你最近太勞累了,所以纔會有這種感覺,好了,不要多想了,我們睡覺去吧!”

親了親安然後,我抱着她就回房了,一夜無話,第二天的時候,我一大早就起牀來到了靈術師公會,木殤和落塵此時也剛起牀。

“昨天晚上我走後沒有再發生什麼事情吧?”

“沒有,昨天晚上師傅你走後,這裏一直都很太平,那些弟子也都恢復了,長老們和大師們也都已經沒事了。”

“大家沒事就好,告訴大家,以後出門都小心點,最好不要單獨出門,現在是多事之秋,那些骷髏軍團幕後者是那些上古大神,唉!我們這次要面臨的可不是普通的敵人。”

我把昨天晚上神龍對我說的那些事情都說給了木殤和落塵,木殤和落塵聽後立馬震驚了起來,大家都沒有想到那些上古大神竟然還能再次迴歸。

“師傅,那些大神要是真的迴歸了,那我們這些人還有什麼生存的空間啊?我越來越感覺這個世界瘋狂了,都不像我小時候所認識的世界了。”

“好了,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提高警惕,要是真的那些大神迴歸了,我們一定不要各自慌亂,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就算是死,也要死的有尊嚴,還有,你們都看好那些弟子了,最好不要讓他們鬧出什麼動亂來。”

“師傅的意思是……”

木殤和落塵不解的看着我,我四周看了一下,見沒人探聽後,我這才小聲對他們說道:“最近很不太平,免得出現背叛者,這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所以你們一定要提高警惕,要是真的出現那種人了,一定要嚴懲不貸。”

“師傅放心,弟子知道該怎麼做。”

對木殤和落塵提出了警醒後,我也離開了公會,公會眼下也沒有什麼事情,我留在這裏也只是浪費時間,還不如多花點時間去找骷髏軍團,聽神龍說,那場大戰我也參與了。

也正是那場大戰,我纔跟着那些大神一起隕落了,如今我都能重生,所以我也相信那些大神也會重生,只是我不知道爲什麼,我一直都想不起來那些大神都有誰,而且當年跟我大戰的人,我依舊一旦頭緒都沒有。

煩亂的揉搓了一下腦袋,沒想到竟然遇到了逸軒,他一看到我,立馬就興奮的跑過來跟我擁抱了一下,我忽然感覺他身上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存在,但是又像是沉睡着,還沒有復甦。

“逸軒,你體內好像有一股神祕又強大的力量,但是還沒有復甦,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神祕的力量什麼的?你莫名其妙的在說什麼?是不是還沒睡醒啊?瞧你這黑眼圈。”

被逸軒一戲鬧,我也沒有去多想,可能真的是我最近太累了,所以總是疑神疑鬼的。

“對了,你這麼一大早來這裏做什麼?”

“我這不是上山來看看公會嘛!前幾天公會長老說弟子們出了點事情,所以我一有時間就趕過來了,怎麼樣?公會那些弟子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逸軒一臉緊張,看不出在說謊,所以我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告訴了他。

“其實也不用太擔心了,那些弟子和長老們都沒事了。”

“沒事就好,可是你剛纔說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還是感覺心有餘悸,對了,那幕後主使你找到了沒有?”

見逸軒急切的樣子,我突然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他上古大神即將要復甦的事情,因爲憑藉逸軒的本事,連落塵都不及,怎麼可能管的上上古大神的事情?

“逸軒,幕後人我大概知道是誰了,但是你不用插手,這件事情跟你也沒有太大關係,而且你也幫不上什麼忙,你現在最主要的就是修煉好自己的術法,努力讓自己提高起來,免得到時候遇到一個厲害的人物了,你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好了,你怎麼開口閉口都是修煉啊?這師傅做的真是夠了啊!”

逸軒不滿的瞪了我一眼,我淡笑了一下,其實我也不想這樣的,可是總是被逼到這種程度,我又能有什麼辦法?

“對了,我們好兄弟好久都沒有聚過了,要不然我們一起聚一下吧?也不知道下次聚會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也好,好久都沒有聚過了,還挺想念那兩個臭小子的,要不我們現在就去找他們吧!反正公會也沒有什麼事情了,我去了也是白去。”

“也好,那我們用瞬移術直接過去,先找小B,然後再找金剛,金剛那邊地方大,我們可以在金剛家裏聚會。”

“嗯,聽你的,我也覺得這樣甚好。” 不知道爲什麼,我感覺逸軒最後那句話語氣有些奇怪,可是又想不出哪裏奇怪了,隨自搖了搖頭,讓自己保持清醒的狀態。

“逸軒,你說小B和金剛看到我們,會不會很驚訝?”

“驚訝那是自然的,我估計他們肯定會非常的震驚,而且我們都幾年不見了,也不知道他們兩個現在過的怎麼樣。”

“我這幾年是閉關,所以沒辦法出來,你怎麼跟他們也這麼久不見面啊?你好像沒有我這麼忙吧?”

“大哥,你是不知道,自從你閉關後,我就開始接手家族的事情了,怎麼可能不忙呢?家族那些長老們又不是木頭,我接手總得要做出一番成績馴服他們啊!唉!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啊!”

“也是,不管是門派還是家族,那些長老們都是很煩人的存在,看來我這次回去後,也要對神龍他們做出一個制度了,免得到時候後代們也像我們如今這麼煩惱,那就得不償失了。”

“其實我也想開了,那些長老們無疑也是想要家族好,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嚴格,有些時候,嚴格了也未必是壞事,如果一個家族的帶領人連自家的長老都馴服不了,那還怎麼談榮興家族呢?”

逸軒的一番話讓我也想開了,他說的對,如果連自己的人都無法馴服,那還談什麼馴服別人呢?況且一家之主可不是那麼好當的,如果沒有果敢的一面,那吶個家族也用不了多久就會衰敗下去。

“逸軒,我發現你現在越來越有智慧了,而且還很有睿智和先見,你這智慧是怎麼訓練出來的?有什麼好辦法告訴我吧!我回去也教給弟子們。”

“得了吧大哥,你就別消遣我了,好了,到了,就是這裏,上次我們來小B家裏的時候,我還記得他老媽差點把我當成壞人了呢,好在小B及時回來了,要不然我恐怕真的要去公安局走一遭了。”

跟逸軒說笑之間,小B從屋子裏走了出來,結果他一臉慘白,好像是血過多的樣子,看到他依舊單薄的身軀,我和逸軒連忙走了上去。

“小B,你怎麼成這個樣子了?你賣血去了啊?”

“大哥二哥?你們怎麼來了?”

一看到我和逸軒,小B連忙從震驚中轉醒了過來,只是他一直都皺着眉頭,似乎並不希望我們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

“幾年不見了,所以我們想來看看你們都還好嗎?我一直都在閉關,這纔出關沒多久,再加上一直都忙着門派和公會的事情,所以今天才有時間過來看你,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大哥,你就別提了,我這樣也是我自己活該,怨不得別人。”

小B說着就嘆了口氣,然後緩緩的走到一旁坐了下去,看到他一臉哀傷落寞的神色,我也知道他最近肯定不好過。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

“自從上次逸軒走後,我家裏就不再太平了,本以爲和我結婚的對象是個單純的妹子,結果就是一個母老虎,而且還做出那種事情來,眼下我正爲離婚煩心呢。”

“離婚?靠,這種狗血的劇情都在你身上上演了,真是不簡單啊!”

逸軒調侃了一下,結果小B紅着眼睛直接瞪着逸軒,弄的逸軒也尷尬的攤了攤手不再多說了。

“小B,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你真的想要離婚,那就直接離了,何必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你這個樣子,要是金剛看到了,也不知道他會不會直接打死那個女人。”

“大哥,那個女人給我戴了一頂巨大的綠帽子,我給她養了一年的孩子,竟然發現那個孩子是別人的,你說可笑不可笑?”

“什麼?你養了別人的孩子?”

逸軒立馬震驚了起來,而我也感覺好驚訝,這小B平時做事也很精明的,怎麼就被一個女人給戴了綠帽子呢?而且還給人家白養了一年孩子。

“那你現在直接就跟她離婚啊!有這個孩子的證明,你們離婚很簡單的。”

“要是真有這麼簡單,我也不用這麼發愁了。”

小B揉了揉頭髮,這才告訴了我們實情,原來他老婆跟別人私通後,就懷孕了,然後他就做了背黑鍋的人,孩子現在一歲多了,要不是前幾天出車禍需要輸血,他也不可能知道那個孩子不是他的。

而現在最關鍵的是,那個孩子的母親因爲車禍成了植物人,想離婚也不好離,而且那個女人也沒有家人,孩子現在又這麼小,因此小B纔會這麼煩憂。

“小B,沒想到在你身上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那你現在有什麼好的想法?”

“還能怎樣,只能繼續養着那孩子和那女人了,現在也只能等那個女人醒了再說,要是找到那個孩子的親生父親了,我也會把孩子和那個女人都交給他,我的任務也算是完了。”

小B在說出這些話的時候,一直都苦笑個不停,看到他痛哭的樣子,我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肩膀。

“別想那麼多了,我們去找金剛喝酒吧!近期大家都不太好過,我們也沒有大醉過,這次也可以讓我們適當的放鬆放鬆。”

“也好,反正我也不想呆在這個家裏,一回家,我就感覺渾身都不是滋味。”

小B回家安排好孩子後,這纔跟着我們去了金剛家裏,結果我們還沒有進到金剛家裏,就聽到裏面摔碟子摔碗的聲音傳了出來。

“金剛家裏該不會也遇到小B同樣的問題了吧?”

“行了,別瞎想了,我們進去看看。”

逸軒嘴碎的說了一句,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好在小B沒有生氣,要不然這次我們兄弟之間就要有一場矛盾了。

一走進屋子裏,結果滿地都是碎瓷片,看來剛纔那個人摔得東西很多,就在我猶豫着要不要叫人時,金剛從拐彎處走了出來,一看到我們幾個,立馬就示意我們不要出聲,看到他畏手畏腳的樣子,我心裏一陣疑惑。

“金剛,你這是做什麼?”

“噓,小聲點,別給她聽到了,要不然我又要跪搓衣板了,唉!走,我們出去再說。”

金剛拉着我們走出了院子,一出來後,金剛這纔像是出了籠子的鳥一樣自在,看到他不斷的擦汗,我也問出了自己心裏的疑惑。

“金剛,你家裏這是怎麼了?你剛纔爲什麼不讓我們大聲說話?”

“大哥,你們是有所不知,我娶了一個母老虎,這不,她天天都在家裏撒潑,我也沒辦法管她,唉!這不正煩着呢。”

“得,最近大家好像都黴運來了一樣,沒有一個過的好的,算了,不說那些煩心的事情了,我們找個地方喝酒去吧!”

“正好,我好久都沒有喝過酒了,眼下也好解解饞。”

金剛嘿嘿一笑,露出兩顆發黑的大門牙,看到那兩顆發黑的大門牙,我不由的有些厭惡了,可能這跟我自身有些潔癖有關吧!

“金剛,你怎麼都不保護一下自己的牙齒,大門牙都發黑了,也不知道你平時是怎麼刷牙的?”

“哎呦,你們就別提了,我這大門牙之所以發黑,並不是吸菸來的,剛纔跟媳婦又吵了一架,她就把墨汁直接潑向了我,我這剛一張口罵她,結果就一嘴臭墨,剛清洗完出來,就看到了你們,這大門牙上的墨水我洗了很多次,就是很難清洗乾淨。”

“你個懶傢伙,難道就不會刷牙嗎?剛殘留的墨汁是可以用牙膏刷掉的。”

“都出來了,我也不可能回去啊!要是被那個母老虎看到了,我又少不了一頓罵,好了,不要再說我這大門牙了,說說你們吧!最近你們都在忙什麼呢?小B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是生病了嗎?”

這金剛不說還好,一問小B情況,小B臉上剛露出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了,而一看到小B臉上的笑容沒有了,金剛也知道自己問錯話了,連忙就轉移了話題道:“哎呀,等下我請你們去這最好的飯店,幾天我們不醉不歸。”

“那是自然的,今天不多喝一點,那還真對不起跑這麼遠的路。”

我們幾個說說笑笑的來到了金剛說的那個飯店,環境衛生還不錯,現在這個時候人也不多,我們專門開了一個包間,結果坐進去沒多久,房門就被人從外面給踹開了,而進來的則是一夥小混混。

“喂,你們幾個臭小子沒事踹我們房門做什麼?”

金剛本來就是暴脾氣,一看到房門被一羣小混混給踹開了,立馬就不滿的抱怨了起來。

“媽蛋的,老子喜歡踹誰的房門就踹誰的房門,有本事去告我啊?”

小混混說着就拿起手裏的鋼管指在了金剛面前,金剛本來就受了一肚子氣,如今被小混混一激,心裏的怨恨就徹底爆發出來了,他也不用我曾經教他的術法,直接就用蠻力幹倒了那個小混混。

小混混的手下兄弟一看自家兄弟被金剛三下五除二的幹倒了,都紛紛拿着鋼管朝金剛頭上砸來,我害怕他們鬧出大事來,連忙就用術法迫使他們安靜的站在了一邊。

“一羣屁孩子,最好別招惹我們,要是惹怒我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們的忌日,我可不是第一次殺人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