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剛下火車…幸好還木有超過12點…來的急,要不然就斷更鳥。??

2020 年 11 月 5 日

, 清晨……?

“小姐,該起牀了……老爺叫小姐你去大廳。”幻宣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經過昨天的攤牌,本以爲跟他們不會再有過多的交纏,現在看來,還是有麻煩啊。?

起身穿衣,簡單的熟悉了一番,便前往了大廳……?

大廳中…我那父親坐在主位上,二夫人坐在一旁,兩位姐姐也站在一邊。但是,卻多了一個陌生的男人,那人身穿銀色長袍,容貌俊美。手執一把銀扇……?

“爹…不知你叫女兒來何事…”嘴裏吐出恭敬的話語,但是卻沒有半點的尊敬之情,行禮之類的,更是不用提了。?

“屬下名叫暗瑾,是夜王爺的手下,三天後涵姿宴要重新舉行,王爺想讓冷小姐今日搬進王府,本來王爺想親自前來,但是因突然有事,特命屬下前來。”看到我的到來,還沒等我那所謂的爹回話,便率先向我開口,手中還做着恭敬的輯。?

這麼快,不是說會讓我處理完自己的事麼?慕凌夜,看來,你還是太急了。?

“是現在”我冷冷的說道。?

“現在……”說完,頭又低了下去。?

沒有看我那父親憤怒的臉,沒有看那二夫人不甘的神色,也沒有看我那兩位姐姐妒忌的表情,心裏還是那麼的平和,半晌,我回過頭淡淡的說了句“幻宣幻妍,回房,收拾行李,即可便出發。”?

趁幻宣幻妍回房整理的時候,我獨自一人漫步在花園裏,看着那滿園飄落的花瓣,心中沒有離別的淒涼,有的只是淡淡的回往。?

在這裏,我有了我第二次人生,在這裏,我重新變爲強者,雖然還是沒有得到那前世遺憾中的溫暖,但是,我亦知足。?

志龍與啤酒 忘記的太久,便也不奢望了,遺忘了,纔是會緬懷的。?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這一生或許是多出來的,但是,他也許能讓我彌補上前世經歷過的遺憾,儘管還是缺少情,儘管還是缺少愛,我已不再多想,不再強求。?

這是我重新成長的過往,哪怕我死亡的那一天,我還是會笑着前往,現在想想,我前世死亡的時候那絕望般的感受真是不值,天沒有給予你憐愛,你便要自愛。哪怕依舊悽慘,至少自己從未放棄過自己。?

而前世的我,就是敗在了那放棄自己。?

人可以放逐,但是,切記不可以放棄……現在的我,終於明白!?

湖面倒影着自己的模樣,依舊那般清麗,但是卻唯獨少了溫度,或許,我是獨獨缺少了那份溫度的人。?

路該何往,又該何行?自己,還有思量麼……但自己一定知道,我絕不會認輸了,不管是人事物,亦或是——命運!?

寂寞從我頭頂飛過去時投下的斑駁深邃的暗影,沙漏翻過來覆過去,千重鶴又燦爛的開了一季。我知道,我一直知道。很多事情也改變了。?

膩寵嬌妻:總裁老公溫柔點 眼眶裏有着可疑的液體,但是我知道,不能讓它出現,在我的人生認知裏,多餘的始終是多餘的……?

風拂過的面頰沒有感知,卻讓我恍然回神,事事無常,告別了這一段路,前方有我必須挑戰的新程。——里程碑,不知不覺中,已然刻上。?

“小姐……一切準備妥當,不知是否……”在我剛回過神來的時候,幻妍的聲音正好響起。?

“走…至於告別什麼的,太多餘了…”說完轉身往大門前去,沒有再回頭看過一眼身後,只因爲,同樣的多餘……既已刪除,何須回首,而且,沒有值得的人事物!?

------題外話------?

又趕出來了一章…對了…親們可以去看看月姐寫的《愛妃哪裏逃》最關鍵的是看看其中的長評…。偶可素寫了近5000字的長評啊……??

, “小姐…到了…。請記住本站的網址:冠華居小說網WWW.GuanHuaju.COm。”幻宣的聲音打斷了我的假寐。?

我睜開眼睛,卻見幻妍正好拉開了車鸞的帷帳,擡眸往車門外望去,之間大門上的牌匾竟然是用紫金鑄成的三個大字——夜王府。?

不動神色的把手遞給幻宣,慢慢的下了車駕。?

“冷小姐…請!”順着暗瑾手擡起的方向望去,我看見王府的大門已經大大的敞開,門的兩邊站滿了僕從。每個人都是一副恭謹的模樣。?

我一邊走一邊聽到暗瑾說道“王爺還要等會再回,走的時候只吩咐了屬下去丞相府接冷小姐,並沒有安排小姐的住處,所以只有請小姐在府中稍等片刻了。”?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我跟我的兩個婢女在這王府中散散步便是。”我沒有太大的動作,只是冷冷的說出了這句話。?

“屬下告退,需要什麼跟屬下說就行了。”說完,行了個禮,便退下了。?

“幻宣幻妍,你們跟我到這王府裏各處去轉轉吧,要知道,這夜王府,可是多少人想進卻搭上了性命也沒能塔進半步的。”說完轉身往後花園走去。?

亭臺樓閣,假山水榭……各種美景應有盡有,可是我卻知道。這看似美麗的景緻裏卻到處蘊含着陷阱,這府裏的暗樁怕是無處不在吧。?

“小姐…似乎這…”幻宣似乎也看出了些端倪。?

“你以爲慕凌夜能有着這天下至高的權利,不靠寫能力能辦的到麼?他的不簡單,我可是早就知道的,或者說……已經領教過了。” 重生之嫡女風華 眼中閃過精光,我淡淡的說道。聲音雖輕,但透露着隱隱發難的氣勢。?

“小姐…要坐下休息下麼?”幻妍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也罷。”說完,徑自走向不遠處的一座四角亭。?

自覺逍遙,別有一絲煩惱……?

“喂…你這個沒有教養的丫頭,沒看到本夫人來了麼?”在我沉思之際,一聲刺耳的聲音冒了出來。?

“你是誰。”我的手剛停下,便聽到幻宣的聲音。?

“我是誰?潔兒,你告訴他們。”聲音越發的大聲。?

“我們夫人可是凌夜王爺最寵愛的染蕊夫人,看你們的樣子應該是那些個新進府裏的丫鬟吧,怎麼?看見咱們夫人還不行禮?”這次換了一個傲慢的聲音。?

隨着這句話的結束,頭上倒是沒有什麼聲音響起,不會吧?心中冷肅起來:難道還真在等我給她行禮。?

許是看見我們半天沒有動作,那名叫染蕊夫人的女人又大聲叫嚷着“這麼不懂規矩的奴僕是該教訓一下,來人,給我掌嘴!”?

幻妍正想上前,卻被我的眼神制止住。?

“你發瘋發夠了麼?”我淡淡的說了一句話,頭也緩慢的擡了起來。?

見到我的容貌,她先是驚了一驚,但是很快的,轉換成了嫉妒“原來還是個狐狸精模樣的,肯定是想來勾引凌夜王爺的,還好我發現的早,本夫人當然得好好處置。”說完轉頭朝身旁的丫鬟說道“去拿把剪刀來,沒了這臉蛋,看這賤人怎麼勾引人。”?

看着她濃妝豔抹的臉上自顧自的洋洋得意,幻想着不可能的事情,我心中肅殺的心情沒有了,多的是好笑:今天運氣不怎麼樣啊,連只雜毛狗也來擋道。?

看見我不說話,她認爲我是害怕了,所以更加的得意。但是,幻宣幻妍卻知道,我是懶得爲這種人說話,已經不是不值得的問題了,而是——不配。?

“幻妍…把這隻擋道的野雞趕走,我今天心情還算好,不想爲這種事情破壞心情。”?

“你敢!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一定會讓凌夜王爺把你弄的生不如死!”破壞景緻的聲音再度響起。?

“我不想知道你是誰,我現在只是多知道了一件事,那是就慕凌夜的品位真的很糟糕。”說完,不再理她,眼睛看向遠處湖面。?

我下邊有人 ------題外話------?

嗚嗚嗚…終於來電鳥…。害我昨天停更鳥…?? “你們該死,放手!快放開我……”不知趣的又聽到一個煩人的聲音,將我的心情徹底破壞。?

“放手…”我淡淡的吐出一句。?

聞言,幻妍立馬鬆開手立到一邊,雖然朝我望來到眸中仍有不解。?

“你居然敢直呼王爺的大名,你們就等死。”說完揉了揉手腕。?

“冷小姐,請交給屬下處理就好。”正當我要出手的時候,暗瑾卻正好出現在面前。?

許是看見了暗瑾,染蕊的臉色一下子變了,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大文學dawenxue.net手也開始有點顫抖,似乎是在極力剋制着恐懼情緒。?

當作沒有聽到暗瑾說的話,我慢慢的走到染蕊的面前,面上卻是面目表情。?

“你…你想幹什麼…你個狐狸精。”說完,便想一巴掌向我扇來。?

我突的把她的手攔住,手中暗自用力,她驚呼一聲,手臂已經被我捏錯位了骨頭。?

“我…向來討厭別人在我面前大呼小叫,特別是你這種連替我提鞋都不配當女人,有本事,就不要老靠別人,自己憑本事整到我。”我冷冷的說出了話語。?

看着她隨着我的手指的用力而越來越扭曲的臉孔,我冷笑一聲,手更是催發了內力“不自量力的人惹到我,就是這樣的下場。”隨着‘噝’的一聲聲響,她的右手手掌已經被我捏碎,血肉模糊,骨骼化爲粉末。?

不理會她已經變得沒有血色的臉,和不住叫喊的哀痛聲,我輕輕的轉身走到湖邊蹲下,將手伸進水裏,輕柔的清洗着。?

我剛剛將手離開水面,幻宣立馬上前來遞給我了一方絲怕,我面無表情的開始用方巾擦拭着手中的水漬。?

“你……你毀了我的手…我…我。”聲音裏有着支離破碎,有氣無力。?

“我從來不在多餘的人身上浪費我的時候,今天我算是破了這個例,你應該感到榮幸纔是,怎麼,你還在幻想着你那夜王爺爲你報仇呢。”嘴角勾起一絲嘲諷,又對着暗瑾說道“我相信慕凌夜應該有教過你們這種事的處理方法。”?

看過我剛剛的動作,暗瑾有了微微的愣神,但是馬上又反應的過來。恭敬的說道“這種事不用驚擾到主子,只是小事而已。”?

“哦?這隻野雞也算的上是慕凌夜的女人,好歹也當過枕邊人,難道就是小事一樁了?”哼,男人嘛,都是如此。不過,如果慕凌夜會在乎,那他便不是慕凌夜了。?

“冷姑娘言過了,這些人怎麼配的上王爺,她們的死活又怎麼會關惹到王爺呢。王爺從不對任何人特殊過,除了…冷小姐您……”暗瑾低着頭繼續說道。?

ωωω ttκΛ n C〇

“看來,能引起慕凌夜的注意倒是我的榮幸了。”自嘲的笑了笑,接着說到“不過,不不需要任何人都注意,我,從來不會是被動的那個人。這句話,你可以直接轉告給慕凌夜。”說完頭也不回的走開。?

風輕過,渲染過衣襬下方點點血跡,梅花般綻放在雪色的衣面上,如此奪目,如此耀眼。?

肅冷的氣息,瀰漫……散不開~~~!?

------題外話------?

今天的第二章來鳥…。雖然有點少,親們不要介意哈。??

, 看着面前擋住我去路的人,我的臉色緩和了幾分,沒有的煩躁,淡淡的開口道“你家的野雞太多了。大文學dawenxue.net”?

“呵呵,既然如此,作爲我女人的你,是不是該幫爲夫我清理一下。”?

“你知道了。”語氣裏是肯定。?

“我只關心關於你的事。”嘴角勾起了一絲邪魅的微笑,手擡到了的額頭前,幫我把一縷頭髮纏在耳後。?

“你不在意?好歹她曾伺候過你。”我並沒有躲閃,反而更加的揚起頭。?

“哦?你希望我在意?”嘴裏說着這句話,身子卻慢慢的像我壓過來。?

“其他人不管是何種身份,我從來不放在眼裏,也不會去關心。除了你,你是我唯一關心的,也會是,我最愛的女人…”說道這句話的時候,我感覺他的脣已捱到了我的耳垂。?

愛?這個在我聽來如此陌生的詞,此時居然從這人嘴裏說了出來……我抹殺掉心中那因爲這句話而引起的點點漣漪,繼續冷然說道“我是不是該說一句:我很榮幸。”?

“不!”一隻潔白如玉的手指,點在了我的脣上,“我要的不是這樣的話,不但讓我看不到真實的你,而且讓我進入不到你。我要的同樣是你的愛”不知不覺說,手上的那手指換成了軟軟的脣。?

吻輕柔柔的,不似上次的霸道,如春風沐浴過,蜻蜓點水般的溜過,似有若無,只感覺到淡淡的痕跡,又無以言喻。?

不知過了多久,我感覺我終於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沒有勇氣擡起頭與他對視,只剩下緩慢的粗喘。?

“這樣,才感覺得到我與你的距離有如此之近。”用手先輕撫過我已被吻的有些紅腫的脣瓣,又把手放到他自己的嘴角處,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眼角顯着曖昧。?

感覺到自己稍稍緩過了點氣,抿了抿嘴角,才終於擡頭與他注視“慕凌夜,你對所有女人都是這樣麼?”?

“這個問題…還是你自己找答案去,我現在在意的是,你終於會關心我的事情了。”說道這,又頓了頓,眼中挑起一抹媚絲“我…並不介意被你獨佔。對了,你似乎又忘了。”?

“夜…”不等他把話說完,我馬上反應過來。?

“很好,沒有下一次了哦。”說完,把我摟在懷裏,下巴抵着我的額頭。?

不去看他那邪魅的表情,我把頭微微偏了偏“我的住處在哪?我要休息。”?

“凝兒這句話問的有些多餘了。”魅惑的笑了笑,“我的凝兒自然只能跟我呆在一處,當然是跟我睡了。”?

聽到這句話,我的身子震了震,掌心緊握顯示出了我心裏的不平靜。理智讓自己提醒自己要放鬆。?

“我的凝兒只能呆在我的懷裏,我的懷裏也只會有你的位置。凝兒是忘記了麼?既然如此,爲夫就再提醒提醒凝兒。”語氣裏帶着笑聲,我也感覺抱住我的雙臂也緊了幾分。?

“你敢這麼說,我又何必退卻,我說過了會一直奉陪到底的話就不會收回。”我眼裏閃着堅定的神色,身子也放柔了不少,完全依偎在他的懷裏。?

“還不鬆手?難道想這樣一路抱着我走回去?”我嘲諷的笑了笑。?

“凝兒如果想要,我想我會願意效勞的。嗯,是個不錯的提議。”說完,沒等我準備好,便把我打橫抱起,一路往回走去。?

看着一路上的奴僕雖然低着頭,卻還是掩飾不了的震驚。我心中依舊平靜,雙手環住了慕凌夜的腰,剛一搭上,明顯的是他的身體一僵,緊接着是明顯加快的腳步。?

沒有羞澀之類的情緒,但我還是把頭低了低,因爲,在那看不見的地方,我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別具深意的微笑。?

------題外話------?

咳咳……。更新鳥…收藏多多呀…??

, 紫檀木雕刻的牀上,現在躺上了兩個人……

被他壓在胸膛上,聽着陌生的心跳,心裏也有着幾分緊張,但是。又爲什麼我的心裏覺得那麼安穩呢。

燭光照在他的臉上,看到他那睫毛下的陰影,竟覺得十分的唯美。眼睛閉着的時候雖然依舊那麼邪魅妖孽,但是卻突出了一分溫柔的氣息。

刀刻般的五官,像是在引誘人的前往,我竟情不自禁地伸手到他的臉上撫摸……這樣的慕凌夜,怕是沒有人看過。

正當我陷入自己的沉思的時候,我感覺到手指被一個溫熱柔軟的東西填過。我猛的一驚,迅速擡起了頭。卻見自己的手指他含在嘴裏,那紫黑如繁星的眼睛已經睜開了,眸子中透露出絲絲邪魅。

“趁我睡覺的時候誘惑我啊,凝兒你似乎調皮了些。”他低低的笑了一聲,那着我的手輕吻了一下。

我迅速的抽回了手,不慌不忙的說“是你自己幻想的。”

“哦?那剛剛倒是我的錯覺了,我的凝兒說謊可是不好的哦。”說着,他的頭便緩緩的低了下來。

沒有躲避他的吻,反而自然了許多,雙手環住了他的頸子,甚至有了幾分我都沒有注意到的迴應。

“凝兒,我的自制力雖然不錯,但是對於你自制可是很少的,你再如此誘惑我,我可不保證忍的下來。”含住我的脣瓣,他輕輕的說。

“我只不過是按照配合你而已,我可不認爲如果我不願意,你就不會侵佔我的身子。”我淡淡的說道。

“我要的是完整的你,自然會等你的心甘情願,我慕凌夜還不屑強迫於人,可是你今天的表現確實迷惑住了我。”聲音里居然有嘆息的意味。

我不肯,你便不強求?這怕不是你的風格,在我的認知裏,你不是應該是那麼的唯我獨尊麼?什麼時候居然會在意我一個女人的心情。

還沒有想完,突然看到牆上有一道黑影閃過。“誰!”

我轉頭看了看他,沒有我的警惕,似乎並不意外有人的出現。

“拜見暗主!”聽見那黑影跪在牀邊一尺的地方,垂着頭,卻恭敬的說道。

簡單的一句話卻在我的心裏掀起了不小的驚訝。

暗主?那是武林第一閣——暗夜閣的閣主之稱。

看見慕凌夜似乎並不在意有我的存在,連表情動作都沒有變,只是冷冷的說了一句“事情辦好了?”

“是,一切聽從暗主的安排。”影子繼續答道。

這次慕凌夜沒有再回話,只是手指輕輕的在牀沿處敲了敲,那黑影便有飛快的閃出了房間。

剩下來的時間,屋裏沒有聲音,慕凌夜依舊把我攬在懷裏,但似乎想等我開口。

“你是暗主?”我終於問出了這一句話。

“對。”沒有絲毫的隱瞞,回答的毫不猶豫。

“你……”

“其實凝兒的身份也不簡單啊,落鳳閣之主,呵呵。不愧是我的凝兒。”

“你知道?”不敢相信,我在他的面前竟是如此的透明。

“本來不知道的,正好那天在街上……凝兒不知道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爲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你難道不該瞞着我麼?讓我看到了你越來越多的底牌,你不怕我以後與你爲敵麼。?”我緩緩的擡起了頭,嘴裏吐出冰冷的語句。

------題外話------

若若明天去外地……更新儘量保持。 “凝兒你不用與我爲敵,我的命,如果你想要,我願意雙手奉上。”表情雖然依舊狂邪,但是語氣裏明顯有着堅定。

“你不像是會說這種話的人。”忽視掉心中的異樣,我不冷不熱的說道。

“如果對象是凝兒你,我會!因爲——我愛你。”愛這個字,居然從這個人的嘴裏說了出來。

“哪怕我不愛你,你也依舊如此。”不能不說心中的不震驚,但是,這樣的話,不是我這樣的人會迴應的。

他好像並不在意我說的這句話,依舊懶散的說道“這只是時間問題,我又何須在意。”

“那你又爲何控制我的行動?”我繼續說道。

“凝兒似乎是忘了,我並沒有控制你的行動,凝兒要真說我控制了你,那也只能說,我是在用我的心控住了你,而且我也並不打算放開。”笑得越發的妖孽,突然,轉頭停住。“期限,一輩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