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靈丹,這可是四品丹藥,不僅可以提修元嬰期修士的實力,而且還穩固的作用,這可是他們目前最為需要的。

2020 年 11 月 5 日

可是眼下這種情況,好像並不是服用的時機呀!

「幾個垃圾罷了,就交給大小姐就行,你們到後面服用丹藥,鞏固一下修為,因為一會或許會有一場更大的戰鬥在等著你們。」

顧銘剛才已經將整個燕家的情況查看了一遍。

大長老一方,除了眼前這五個元嬰期的年輕一代,還有幾人,不過大部分都是元嬰初期。

而燕念之一方,年輕一代中,再也沒有一個元嬰期的弟子了,就連金丹期大圓滿也少的可憐。

「小子,你說我們是什麼?」

剛才那個光頭青年頓時大怒,指著顧銘大聲問道。

顧銘慢慢轉過身,微微一笑,「垃圾!你們就是一群垃圾。」

「你……」

顧銘的話頓時引起對方五人的大怒,各自的武器紛紛出現在手中,正準備朝著顧銘衝來時,忽然幾人發現竟然動不了。

就連說話也做不到。

燕雅驚訝的看著這一幕,不由的扭頭看向顧銘。

「你做的?」

顧銘微微一笑,輕輕的點頭,「你現在什麼實力?」

「元嬰中期!」燕雅沒有隱瞞。

元嬰中期!

顧銘扭頭看向對方五人,五人中三個中期兩個後期,不過此時已經全部被他給控制住了。

「那你就去吧,拿他們練練手,有我在,他們傷不到你的。」

聽了顧銘的話,燕雅微微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燕雅對顧銘無比的信任。

一把青色長劍出現在她的手中,直接向前踏出一步。

「今天就讓你們知道一下本大小姐的厲害!」

燕雅舉劍沖了上去。

就在她衝過去的同時,顧銘放開了對方五人,不過卻把他們的實力全部壓在了元嬰初期。

他們想要傷到燕雅那是不可能的,而且顧銘還要一旁看著。

擂台上的一幕,讓全場震驚不已。

他們完全沒想到燕雅竟然敢一人迎戰對方五人。

「妹妹,這……」

燕玉龍猛然從椅上了站了起來,驚恐的看向燕念之。

燕念之也皺起了眉頭。

顧銘沒有出手,她所選擇的那個弟子也沒有出手,相反,他們三人還坐到了最後方,打坐著。

她想不通,可是現在說什麼也沒有用了。

不過,當她看到顧銘臉上的笑容時,心中不由的安穩了一些。

「大哥,放心吧,小雅不會有事!」燕念之輕聲說道。

然而,大長老等人看見燕雅獨自迎戰五人後,先是一怔,隨即大笑起來。

「哈哈,燕念之呀,我真的是佩服燕雅那孩子的勇氣,難道你就眼睜睜的看著她送死嗎?」

「誰死還不一定呢!等一下你就知道她的厲害了。對了,怎麼沒看見燕興文?他又跑哪去風流了?」燕念之冷笑。

一句話點起了大長老的怒火。

想到孫子慘死的樣子,大長老怒氣衝天,渾身散發著殺氣。

燕念之冷笑,淡淡的瞥了大長老一眼后,便不再理會,把目光看向了擂台。

「大小姐加油!大小姐加油!」

燕春香和燕玉雙兩人,見到燕雅無畏的樣子,心中很是擔憂,可是此時失人不失氣,她們兩人一同開口大叫起來。

隨著著她們兩人的吶喊,下方已方的人員也跟著大聲吶喊起來。

「大小姐加油!」

「大小姐加油!」

一時間,聲如雷,震得大地都在顫抖。

大長老一方也不示弱,也為台上的五人加油。

此時,台上五人卻是有苦說不出。

每當他們馬上攻擊到燕雅時,他們便突然被控制住了,根本進不了燕雅的身邊。 「他們幾人在搞什麼鬼,剛才明明可以殺死燕雅的,怎麼突然停下了!」

坐在高台上的燕家大長老一派人長老們,立馬發現了不對。

一個個都驚訝的站了起來。

大長老也是一臉的疑惑。

難道那五個人背叛了自己。

可是轉念一想又不對,他們五人可是他一手栽培起來,就算身邊的長老會背叛他,他們幾人是絕對不會的。

古怪!

擂台上有古怪。

想到這裡,大長老不由的扭頭看向燕念之,陰冷的說道:「燕雅身上有什麼法寶?」

「法寶?大長老,這幾年來,好像整個家族的法寶都是你在控制吧?就連我這個家主想要一個法寶,可都是需要經過你的同意的吧!」

燕念之冰冷的看向大長老。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顧銘在暗中下手,但是她怎麼可能告訴大長老。

然而就在這時,擂台上的燕雅一劍刺穿一個元嬰中期修士的丹田,這個修士當場死去。

看到那個被自己殺死的修士,燕雅臉色頓時蒼白無比,不由的向後退來。

而這時,光頭看準了時機,手中的長槍直接拋出,朝著燕雅飛了過來。

顧銘冷笑,閃身一把抓住長槍,隨手一扔,直接甩了回去。

頓時一股血花飛濺,長槍進入刺穿光頭青年。

光頭青年瞪大著兩個眼睛,不可思議的盯著顧銘。

下一秒,身體直挺挺的向後倒去,死不瞑目。

「這,這不可能!」

大長老看著眨眼間自己一方被殺了兩人,怎麼能不震驚呢。

特別是顧銘最後那一槍,光頭青年竟然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就算是他也無法做到這一點。

陰冷惡毒的目光落在了顧銘身上。

「醒醒!」

擂台上的顧銘,感受到了大長老的目光,但是並沒有理會,抓住燕雅的肩膀,大聲吼道:「燕雅,這是生死之戰,你不殺他們,他們就會殺了你,殺了你的親人,殺了你的族人,難道你想看到那一幕嗎?」

「不,我不想!我想他們死!」

燕雅滿臉的驚恐,身體在不停的顫抖著。

「不想他們死,你就將他們全部殺死!他們是反抗家主的人,燕家屬於我們,並不屬於他們。他們不配,你聽見了嗎?拿起你的武器,殺了他們。」

顧銘字字鑽入燕雅的心,每個字都讓燕雅的心臟劇烈的跳動。

漸漸的,燕雅臉上的恐懼之色正在慢慢的減少,取而代之的卻是漸漸的冰冷。

「燕雅終於長大了!」

看到燕雅的變化,燕念之滿意的點頭。

雖然顧銘的方法有些殘酷,可是燕雅早晚要面對這一切,心中對顧銘有產生了感激。

燕玉龍臉色十分難看,看到女兒從懼怕到無畏,心中很是高興,可是他卻不想讓燕雅過早的接受這些。

可是眼下,身為父親的他卻不能保護自己的女兒,相反還把她推到了擂台上,接受這種生與死的挑戰。

大長老皺起眉頭,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陰冷的目光直射顧銘。

然而此時擂台上的防禦陣法啟用著,沒有十幾位長老一同出手,是無法破開的。

他想殺顧銘,既然進不去,那就等著把燕念之等人殺死之後,再去殺顧銘。

打定主意后,大長老朝著身邊的九長老使了個眼色。

九長老立即明白,暗中傳音下去。

只要台上分出勝負,他們立即動手。

他們根本就沒打算放過燕家直系,只要他們存在一天,就會對他們造成威脅。

大長老是絕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出現的。

此時擂台上的燕雅動了。

她的目光中再也看不到一絲懼怕之色,完全被冰冷取代。

她的青劍再次出現手中,抬頭看了顧銘一眼,輕聲說道:「謝謝你,我知道應該怎麼做了!放開他們吧,我想知道我真正的實力!」

顧銘微微點頭。

與此同時,燕雅提劍沖了上去。

對方三人只感覺渾身一輕,全身的靈力終於可以調動了。

一時間臉上浮現驚喜。

看到衝上來的燕雅時,三人不由的冷笑,分出一人殺向燕雅后,另外兩人朝著顧銘殺去。

他們知道對方五人中,顧銘才是最大的威脅,只有所他殺死,他們的就機會取勝。

然而……

他們的算盤打錯了,顧銘是他們想殺就能殺的嗎?

「哼!」

顧銘冷哼,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沖向他們。

噗嗤!

兩人同時口吐鮮血,身體倒飛了回去,直接撞在了防禦陣法上,彈回擂台之上。

兩人感覺五臟六腑都移了位置。

一種強烈的恐懼感從心而生,對方僅僅一聲冷哼,兩人便受傷,如果動方出手的話,他們還有機會活死命嗎?

看到自己的隊友被震退受傷,那個與燕雅交手的青年男人,一時間有些走神。

燕雅瞬間抓住這個機會,一劍進入刺入他的身體,一道血線濺出,噴到了燕雅的身上。

可是現在的燕雅已經不是以前的燕雅,她根本不去理會,撥出青劍之後,再次刺了過去。

青年男人倉促間做出防禦,而且他已經受傷,再加心中的無邊恐懼,讓他失去了戰鬥意志。

再次被燕雅一劍刺穿。

與此同時,燕雅一掌拍在他的丹田處,將他的元嬰瞬間震碎。

噗嗤!

青年男人一口鮮血噴出,身體直挺挺的向後倒去,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頃刻間,高台上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了燕雅身上,特別是大長老一派,凌厲的目光彷彿要把燕雅給刺穿一樣。

一個月前,燕雅連金丹期都不是,可是現在她卻親手斬殺了三名元嬰修士,而且她本人也是元嬰的修為。

大長老眼中浮現出貪婪之色。

他早就知道燕家有一套特殊的提升修為的功法,卻一直也沒有見識過。

今天,他終於看到了。

一定要得到那套功法。

此時擂台上還有兩人,而對方五人都在。

坐在後面的三人已經站了起來,一身元嬰中期也徹底鞏固了下來。

他們在人感激的看向顧銘,下一秒沖向對方僅存的二人。

三人一同出手,直接將對方兩人抹殺!

全場安靜!

大長老一派輸了!

然而,就在這裡,一道陰冷無比的聲音響徹整個演武場。

「動手!」 隨著這道聲音響起,大長老率先沖向燕念之。

砰!

燕念之一個照面就被大長老擊飛。

頓時大長老一派的人,立即攻向燕家直系子弟。

然而,就在這時,只聽一聲巨響,全場瞬間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看向了擂台。

只見擂台處一團煙霧,根本看不到裡面的情況,不過擂台上的那道防禦陣法卻消失不見了。

「是誰?難道是老祖嗎?」

「一定是老祖,除了老祖又有誰能夠單獨破壞掉那個陣法。」

一時間,所有人都等了下來,如果真的是老祖出現,別說是他們,恐怕就是大長老都要死。

大長老看到這一幕,也不由一怔。

燕家老祖是不可能了,因為燕家老祖已經被他給軟禁起來,而且封住了修為。

不是老祖,會是誰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