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匆匆趕來的潘瑤。

2020 年 11 月 5 日

一臉不屑的站在那裏,對着雲天說道。

“她耍流氓,不穿衣服,我要是還手豈不是被她佔便宜。”

雲天無奈的聳了聳肩,對着潘瑤說道。

打女人這種事情本來就做不出來,更別說對着一個不穿衣服的女人了。

“好吧,算你乖,這裏交給我了,你去追卡爾龍吧。”

潘瑤看着莎莉安娜,這女人還真是夠賤的,竟然使出這一招來。

“那你小心點,這女人很厲害的!”

雲天急忙對着潘瑤囑咐道。

不得不說,莎莉安娜的實力不弱,雖然比不上雲天,但也算是一個高手。

“趕緊走吧,是不是想多看兩眼?”

潘瑤當然不爽,任何時候不要當着自己女人的面去誇別的女人。

即便是好心提醒也絕對不行。

“好吧,當我沒說,我走了。”

雲天無奈的搖了搖頭,女人的心,總是那麼的難以捉摸。

於是轉身,他準備向着叢林深處追過去。

可就在這時,莎莉安娜卻向着雲天衝了過來。

“哪裏走!”

鞭腿再一次踢向雲天,她要全力阻止雲天的追擊。

即便是魚死網破,她也願意。

可此時潘瑤卻已經擋在了她的面前。

“你的對手是我,你還沒被男人看夠是不是!”

一腳踢向莎莉安娜,潘瑤可不帶絲毫的退讓。

莎莉安娜只能放棄阻止雲天,向着一旁閃避。

藉着這個機會,雲天快速的向着叢林中追了上來。

“你算老幾,還攔着我!”

莎莉安娜看着雲天逃跑,頓時憤怒了。

雙腿一晃,向着潘瑤踢了過來。

從兩個人剛纔的對話上來看,他們的關係不錯。

雲天現在追上去,恐怕父親卡爾龍在劫難逃。

所以她想到,如果抓到這個女人,或許就可以交換人質。

於是莎莉安娜不在猶豫,怒吼着向着潘瑤衝了過來。

“敢打我男人,今天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潘瑤也怒吼一聲,握緊拳頭的她,向着莎莉安娜衝了過去。

兩女在這叢林中,頓時鬥在一處。

“看什麼看,還不去幫雲天!”

就在這時,揹着奪命跑來的唐曦,也看到也眼前的一幕。

莎莉安娜竟然沒有穿衣服的模樣,讓唐曦立刻轉過頭,對着身旁的李清揚說道。

“喂,我不是看女人好吧,我是看那些鑽石!”

李清揚此時雙眼放光的看着掉落在地上閃着光芒的鑽石。

當然了,對於那沒有衣衫的莎莉安娜,他也不忘偷瞄兩眼。

“看什麼都不行,這裏用不上你,趕緊去!”

唐曦狠狠的白了李清揚一眼,李清揚立刻無奈的聳了聳肩。

“何必呢,都是敵人了,看兩眼又不會有啥,女人啊!”

李清揚嘆了口氣,不過在唐曦那鄙視的眼神中,他唯有快步的向着遠處跑去。

潘瑤晃動雙拳,和莎莉安娜鬥在一處。

虎虎生風的拳頭,也帶着格鬥的霸氣。

而另一邊的莎莉安娜,也收了心,全身心投入到戰鬥中的她,腳風凜冽。

沒有云天的顧慮,潘瑤想打那裏都行,可是隨着兩個人的搏鬥時間拉長,潘瑤意識到自己竟然不是對手。

這莎莉安娜的格鬥技巧非常巧妙,尤其是那一雙長腿,更是虎虎生風。

反觀潘瑤這邊,作爲一個厲害的狙擊手,她擅長的可是潛伏狙擊。

拳腳功夫雖然也有,但可以算是她的短板了。

畢竟狙擊手如果拼到持刀見紅,那這戰役基本上就等於徹底失敗。

三拳兩腳之後,潘瑤落入下風。

可是從一開始,她就沒有用槍,如果現在動槍的話,豈不是太丟臉了嗎。

反正任務該結束的也都結束了,潘瑤咬了咬牙,再一次向着莎莉安娜撲了過去。

拳風前衝,右鉤拳直撲莎莉安娜的面門。

莎莉安娜立刻向着側面一閃,避開了潘瑤的拳頭。

右拳打空,潘瑤左拳跟上。

拳影交錯,直攻對方的面門。

莎莉安娜微微後退,連續避開潘瑤的拳頭。

同時一個正踹,踢在躲閃不及的潘瑤胸口。

潘瑤被這一腳踹的連退數步,胸口一熱的她,可是怒火中燒。

可還不等她反擊,對方再一次撲了上來。

她優勢就是那一雙長腿,連續不斷的掃向潘瑤。

左躲右閃,兩個人越戰越勇,不過在莎莉安娜的攻勢下,潘瑤可是非常的吃虧。

再一次被擊中的潘瑤,一下子摔倒在地。

莎莉安娜又怎麼能夠錯過這麼好的生擒機會呢。

雙腳一蹬,她凌空倒掛,膝蓋更是砸向了潘瑤的小腹。

若是被這一招擊中的話,潘瑤可就危險了。

可躺在地上,一身大汗的潘瑤來不及躲避。

眼看潘瑤要吃大虧,突然間一個人影撞了過來。

肩膀直接撞在空中轉體的莎莉安娜身上。

將她硬生生的撞飛出去。

唐曦也是就地一個翻滾,爬起來的她急忙拉起潘瑤。

“姐,咱們一起收拾她!”

此時唐曦也把槍放在一旁,今天既然要用拳腳,她也有機會試試自己的搏擊能力了。

“好,姐妹同心其利斷金!”

潘瑤點了點頭,二女聯手鬥莎莉安娜,叢林中又是一陣喊殺聲。 叢林之中人影閃爍,卡爾龍現在是慌不擇路的猛跑着。

體能消耗極大的他,並不是什麼軍人。

而是一個無所不用其極的商人罷了。

平日裏用錢和關係搞定一切,所以他又怎麼可能有時間鍛鍊呢。

菸酒過度掏空的身體,讓他已經喘不過氣來了。

“你倒是繼續跑啊!”

就在卡爾龍扶着一棵大樹,不斷的長喘着粗氣的時候。

雲天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來,帶着不屑和鄙視。

“你把我女兒怎麼了?”

卡爾龍轉身一看,沒想到他這麼快就追上來了。

一想到莎莉安娜正在拼命阻攔雲天,難道說她已經遭遇毒手了嗎。

“這麼不要臉的女兒,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不過你放心,我還不會打女人。”

雲天一臉冷笑的向着穿着西服的卡爾龍走來。

不打女人,他只打男人而已。

“你到底想要什麼? 賴上監護人:萌妻有術 那些鑽石足夠你逍遙一輩子的了,如果你還要錢,我給你,別殺我!”

卡爾龍現在是走投無路,剛纔從山坡上滾下來就讓他丟了半條命了。

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固若金湯的基地就這麼一下子就毀掉了。

“錢我到是不要,我只想知道一些事情。”

雲天冷笑着走到了卡爾龍的面前,冷冷的問道。

“你想知道什麼?”

卡爾龍一直認爲,這些傢伙是爲了錢財才追殺自己。

所以丟下鑽石和女兒的他,還以爲逃出生天了。

卻不成想到雲天一直窮追不捨,他到底想要知道什麼呢。

“你是怎麼和天堂集團聯絡上的?”

雲天冷冷的看着卡爾龍,他需要知道很多東西。

“你是爲了天堂集團來的?”

雲天一開口,就提到天堂集團,卡爾龍有些不明白。

如果說他們是和天堂集團有仇,那也不用追殺自己。

算起來自己最多算是一個合作商,而且也只合作了一次而已。

“砰!”

可就在卡爾龍反問的時候,雲天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子彈頓時擦着他的頭部飛射而去,半個耳朵瞬間消失無蹤。

“啊!”

卡爾龍一聲慘叫,抱着那鮮血直流的腦袋,不住的哀嚎着。

“現在你有資格反問嗎?”

雲天眯着眼睛,冷冷的說道。

不殺女人,但對於男人,他可是有太多的方法了。

“別……別……我說,我說……”

卡爾龍生長在商人之家,算是一個標準的富二代。

聲色犬馬的生活,什麼時候遭過這樣的罪。

巨疼之下,他急忙把自己和天堂集團的事情和盤托出。

原來,他之前只是一個軍火商人。

作爲軍火商人,他當然也接觸到三教九流的人物。

於是纔會認識禿鷲,並且和他一起,拿下了這個小島的控制權。

他的開採,當然不會和格瓦拉娃那麼溫柔。

知道這稀土價值的他,更是不會讓二手商人賺到錢了。

於是,當第一個一百噸稀土開採出來之後,他就在國際的黑市上叫賣。

很快,就有買主找到了他,並且提出需要他的貨物。

但是,卡爾龍當然沒有輕易出手,因爲他知道,自己需要的下線絕對不是一般的商人。

果不其然,後來就有一個神祕人主動的找到了他。

不僅願意付出更高額的金錢,更是要求以後所有的稀土全部只提供給他一個人。

就這樣,第一個一百噸稀土,成功的交易了。

賺到了第一桶金的他,就把所有的投入都收回了。

接下來,他只要開採就好了,因爲所有的稀土都可以賣上一個非常好的價格。

卻沒有想到,開採沒有那麼的順利,第二筆五百噸的數目遲遲沒有湊齊。

所以這段時間,他還在四處的抓人,送到這裏來進行開採。

就在前些天,半年都沒有出稀土的礦洞,又發現了稀土的存在。

卻沒有想到,雲天他們突然而至,直接從內部搗毀了他的老巢。

或許這就是命運吧,這一次他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那你們怎麼交易的?”

聽完這個傢伙的話後,從他的神色中雲天判斷,絕對不是謊話。

於是他再一次開口問道。

“我只是負責把裝着稀土礦石的船開到一個碼頭,自然有人過來裝卸。”

對於那個交易,卡爾龍也急忙和盤托出,不過除了那個碼頭之外,其他的他什麼都不知道了。

“怎麼樣了?”

就在雲天問完之後,李清揚也趕了過來。

雲天這才把卡爾龍交代的事情,簡明扼要的對着他說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