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陰冷之氣,從地上涌出,這種氣息我在陰間和陽界的夾縫地段,感受得十分清楚。

2020 年 11 月 5 日

只要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東西,都逃不過這隻眼睛。

ωωω_тtkan_C ○

很快,我發現,四周的人皮開始發生形態的變化。

本來是肚子大,脖子細,現在肚子慢慢變小,從脖子處,向上膨脹。

我突然覺得自己犯了傻,爲什麼要在這裏等它們出來攻擊我?

猛拍自己腦門兒,我趕緊朝正前方跑去,裏面清一色全是這種鼓出來的人皮。

樓梯在哪裏?

向四周探望,裏面的長明燈像是裝了自動感應器,我往裏走,燈一盞盞亮起來。

光照之處,那些人皮裏裹着的小孩,先是把眼睛貼着肚皮看我,接着就往上爬。

我心裏開始急了,剛纔的熱血一下子就熄掉,那個苗女鬼果然沒有騙我,真的是層層千蠱!

越朝裏走,連天花板上,都是“懷孕”的人皮。密度越來越大。

孃的,樓上那個苗王絕對不是人,這種地方能住得下去?他不下樓的嗎?

我深吸一口氣,一直以爲,只有人會騙人,鬼不會騙人,底下那個苗女鬼,難不成是看上居魂了,想把他留在這裏。

是退回去還是繼續往前?

我猶豫了一下,又覺得自己這種想法不靠譜,要說帥氣有魅力,我覺得我應該比居魂要強,誰會喜歡一隻悶雞?

想到這裏,我選擇繼續往前。

我從來沒見過居魂受傷後,會露出那個痛苦的表情,傳說中,蠱這種東西,中了不一定當時就會發,可能會很久之後才顯現出傷害。

這裏應該已經是大廳了,房頂很好,按照底下建築的構造,我不認爲,通往樓上的通道,會在大廳裏。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這段時間裏,那些小鬼,已經從人皮的脖子斷裂處爬了出來。

爬出來的時候,還有很多水銀,被一起帶了出來。

從人皮脖子上滑了下來,十分濃稠。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聞見,空氣中瀰漫着一種十分清甜的香味。

我愣了一下,難不成…不是水銀?

心裏一瞬間涌出極其不好的預感,轉頭就看見,我剛纔畫的眼睛,根本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那些小鬼,直接朝我爬了過來!

草!這怎麼回事?

我剛想畫第二幅,只見我剛纔所過之處,小鬼都爬了出來,沒有上千,也有幾百。

看到他們的全貌,我才發現,這些小鬼的樣子十分奇怪,眼睛佔了整個頭顱的二分之一,鼓出來,沒有眼白。

他們的嘴,分成左右兩半,張合速度,也不似常人。

他們朝我迅速爬了過來,昏黃燈光下,只見一雙雙透明翅膀,在扇騰。

我轉頭就跑,孃的,這尼瑪是活的,是蜂!

難怪我打開的陰陽門屁用都沒有!

它們根本就是活物!

活物肯定不能硬拉進陰間!

我狂奔出去,穿過大廳,來到另一間門內。

裏面的人皮蜂巢中的蜂窩愈發多了,還沒等長明燈亮起,我轉手丟出蛇牙,切斷了燈芯。

這些光,就是喚醒它們的東西。

但是沒有光,我又看不見樓梯!

只能摸索着旁邊前進,空氣中清甜的香味也越來越濃,我一下明白過來,那類似水銀的液體,是蜂蜜!

小鬼蜂爬在地面,讓整個閣樓都爲之震動,我也顧不得那麼多,拼命摸索着四周的人皮蜂巢,希望從某一個空隙中,找到樓梯。

就在我連續摸了兩個肚子後,身後一道勁風,我下意識一低頭,感覺一個東西,貼着我的背,飛了過去。

我擡起頭,幾隻童蜂又朝我撲過來。

翅膀的煽動,帶起了巨大的氣流。

背上的汗被吹乾,我一個激靈。

其他的童蜂可能受到了刺激,頭頂上的人皮蜂巢劇烈地波動,大量蜂蜜滴落下來,像下雨似的,有幾滴滴在我臉上,我也沒手擦,蜂蜜順着我的臉,流進了嘴裏。

這蜂蜜,聞起來非常清甜,但是味道奇腥無比。像生吃了鯉魚。

我不停呸着,剛停下來,蜂蜜雨就把我淋得個透溼。

我心裏暗罵真是噁心,也不知道這些蜂蜜到底是用什麼玩意兒釀出來的。

根本沒有時間站起來,我四肢着地,快速向前爬去。

我都不敢轉頭,不停看着周圍,心裏只想快點上去。

樓梯呢?那該死的樓梯呢?

我能感覺到,自己手指上的傷口還沒有癒合,爬在地上流下一路血跡。

過了一會兒,也不知道是不是血液的關係,身後翅膀忽閃的氣流似乎減小了一些,那些童蜂似乎沒有繼續撲我。

我想象了一下,它們擠在一點點血液前不停吮吸的樣子,心裏就發毛。

這些血,恐怕是不夠它們喝的。

我趕緊把阿九招出來,本以爲阿九會以人形態出現,卻不料,只有蚯蚓粗的蛇。

我問他:“你人呢?”

阿九嘶嘶道:“你剛纔開了魔眼,通靈的力量…”

這句話沒說完,阿九砰的一聲,就化成了黑煙。

說時遲那時快,阿九消失的同時,我聽到翅膀扇動的聲音。

看來血被喝乾了!

一轉頭,我就看見,幾隻童蜂,已經撲到我面門!

我一下倒地,腦子裏一空,就在這個時候,我根本就是條件反射地脫口而出一句:“我有三萬曼陀羅,渡三千冤魂立成佛!” 此刻兩國的關係劍拔弩張,而埃爾維斯彷彿已經握住了勝利的鑰匙,他看到許曜不敢輕舉妄動后也便放下了心。

「現在,我需要你死!只有你死了我們才能放心,我們所要求的就是你的生命!」

埃爾維斯死死的盯著許曜,威脅到:「那你現在立刻,自毀金丹,形神俱滅!否則華國上百萬人的性命,還有克特琳娜小姐,都會死在炮擊之下,你再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的朋友! 校花的絕品小神僧 看看我們這宏偉的隊伍,你們拿什麼來戰勝我!」

面對於如此可怕的威脅,許曜卻笑了起來。

他不僅在笑,甚至還在狂笑,笑得無比的張揚,笑得無比的放肆!此刻他彷彿成為了勝者,成為了那所有人都難以逾越的存在!

看到許曜這副態度,埃爾維斯那囂張的氣焰卻向後退了退,他不明白為什麼到了這種地步,許曜居然還能笑得出來,除非是有了破解之法。

但這根本不可能!

他們擁有著比華國還要強大數倍的儲備力量,擁有著各種各樣的高新科技武器,擁有著無與倫比的經濟條件,就算是在國際的地位上,也沒有誰能夠撼動得了他們!

擁有這種條件,擁有這種地位,擁有這種權力,許曜還怎麼可能撼動!

「你在笑什麼?難道這就是你們華國所謂的慷慨歌赴死?」埃爾維斯反問道。

許曜卻是笑得更加的大聲,隨後他緩緩的站了起來,指著前方的數萬之眾,指著那些鋼鐵大軍,輕蔑的一揮手:「你們到底在說什麼蠢話?現在最應該擔心的不應該是你們嗎??現在你們全部都站在了我的面前,想要滅了你們也只不過在我一念之間!」

此言一出,四方皆驚!

他們沒有想到這許曜居然如此猖狂,面對這種威脅,不僅沒有向後退去,反而還向前一步反要挾起了埃爾維斯。

這個舉動讓華國上層轟動一片,誰也沒有想到許曜在面對如此危機的時刻,不退反進,反而將他們推到了這麼一股風口浪尖的地位,雖然這一刻算是對敵人強而有力的打擊,但怎麼算都是賊虧!

雖然許曜確實有能力在瞬間將他們所有的力量全部摧毀,可以狠狠的將他們的實力打壓一波,但若是敵人的衛星炮直接射向華國,那麼所遭受的損失,那麼所上升的人民,根本不是用金錢能夠衡量!

「他想要做什麼?該不會是瘋了吧?」

「難道他已經不管我們的命了嗎?他這該不會是已經上頭了吧?該死!有誰能阻止一下他千萬不能讓他衝動,千萬不能讓他做傻事,否則我們就完蛋了!」

「這個年輕人實在是太過分了,完全不把我們的生命當回事,他實在是太自私了,只顧著自己的生命安危,完全不顧及我們的想法!」

「他難道不知道他的舉動已經給兩國都帶來了災害嗎?若是真的發動機和戰爭那麼說,遭受的損失所造成的傷亡比現在還要慘重!」

「明明犧牲他一人就好了,卻偏偏要將我們都拖下水!如果他真的選擇犧牲自己來換得兩國的和平,還能換的好名聲。」

所有人都被許曜的這句話嚇出了一身冷汗,這句話簡直就是在刺激著埃爾維斯的神經,他們真害怕這句話說出來后,埃爾維斯會直接啟動開關,隨後四道激光便直接沖向華國。

但埃爾維斯沒有絲毫的動靜反而陷入了沉默,他拿著手槍指著克特琳娜的腦袋,十分嚴肅的問道:「難道你真的對她的生命,華國的數十萬生命無所謂嗎?」

他在之前有調查過許曜,從而也摸清楚了許曜的心思,摸清楚了他的性格,他認定許曜絕對不會將數百萬人的生命置之不顧,所以才將其視作威脅許曜的資本。

而許曜此刻卻露出了自信的笑意,他張開了自己的雙手,一團火苗緩緩的浮現在他的手掌之中:「埃爾維斯閣下,你已經監視我很久了吧?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國家的部隊都是從那個方向趕來的,也就是說明那個方向就是你們的大陸吧?」

這一刻全場都陷入了沉默的狀態,而坐在指揮室里的那幾位將領,也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后,他們的腦海之中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變得恐懼和瘋狂!

「不!絕對不能讓他這麼做,快阻止他!」

「我的天吶,沒想到他居然會想到這種方法,不行,這個男人絕對不能留下來,只要他還活在這裡一天,我們就永世無法安寧!」

「埃爾維斯!快點命令你的部下撤退,快點遠離那個地方,不要再刺激他了,要是這個瘋子真的發起瘋來,誰也無法阻擋得了他!」

「我正在向上級申請撤回他的許可權,這場談判實在是太糟糕了,居然將無辜的群眾都卷了進去,埃爾維斯再這樣下去,可是會被送上法庭的!」

這一刻美眾國高層所有的將領忙成了一團,他們一邊通報上下,一邊想辦法選擇埃爾維斯放棄這場戰鬥。

而埃爾維斯聽到了許曜的話后,也是臉色一變如同死灰一般的沉寂,他用牙齒緊緊咬著嘴唇,似乎正在思索著要做出何種決定:「你們再給我一些時間,許曜此刻已經到了精疲力盡的程度,無法再使用神術,你們必須相信我,我才是這裡的指揮官,我是最了解他的人!許曜!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把他們當回事!難道你真的想要魚死網破嗎?」

然而回應埃爾維斯的卻是許曜的火焰,許曜手中的火焰開始變得越來越猛烈,周圍的空氣也不斷的在他的手中壓縮,此刻許曜的身上開始縈繞出了鳳凰真火。

看到許曜仍舊不肯停手,埃爾維斯到臉上也是出現了恐懼,他已經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那股極高的溫度,凡人之軀若是接觸到這種火焰,必定會瞬間蒸發。

「不會的,不會的,與獨眼巨人大戰後,他已經不能再施展出第二次……」埃爾維斯不斷安慰著自己。

然而此刻許曜卻從口袋裡拿出葯葫蘆,一口便喝下了許多的靈丹,體內的真氣在這一瞬間變得無比充裕!

「你若敢動華國一分!我的鳳凰風火決,將會是將你們美眾國所有人的噩夢!我將會將你們國家,燃成一片火海大陸!我將屠盡你們!」 這是何等可怕的宣言,這是何等可怕的仇恨,這是何等可怕的怒火!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羅格島戰役最終的結局會衍變成如此,埃爾維斯下的賭注實在是太大了,他必須要消滅許曜,為此不惜搭上整個國家的力量。

但許曜此刻的實力已經到達了能夠顛覆海浪的程度,已經沒有什麼事情再能夠阻止他的腳步,其本身已經達到了毫無弱點的狀態!

原本他們打算用華國的數百萬平民來威脅許曜,沒想到卻被許曜找到了其中的破綻,反而使用他們的計謀來威脅!

然而還沒有給他們多餘思考的時間,許曜卻行動了!

總裁老公在上:寶貝你好甜 腹黑總裁的契約夫人 在那一刻,他的速度彷彿一道激光,然而他手中的那顆火焰卻如同太陽一般的絢麗,在所有人大腦還沒有反應過來的那一刻,他便以極快的速度穿過了整個艦隊,等到所有人回過神來的時候,那艦隊已經從頭開始,從埃爾維斯開始一路的向後進行爆破,甚至於就連天空的飛機都被那股可怕的熱浪吹掀而過,化為一堆廢鐵。

總裁通緝令:情陷膽小俏祕書 當他們還沒有來得及為埃爾維斯哀悼,甚至還沒有來得及為整艘艦隊的爆破而震驚時,他們卻看到一顆太陽正在朝著陸地所在的方向疾馳而去!

「快!想辦法阻止他!絕對不能讓那個太陽上岸,絕對不能讓那個東西接觸到我們國家!」

「將所有的武器,將一切所有能夠動用的兵力全部集中在岸邊,想辦法阻止他的前進!」

「上帝呀,我們到底做了什麼孽,要招惹到這樣的一位惡魔!」

恐懼之情不斷的蔓延開來,他們自然是見過許曜發動神術時那可怕的威力,那可是相當於衛星炮一般的存在,而且衛星炮是發揮了全部的能量,才打出了毀滅羅格島的一擊,而許曜當時的絕招,甚至還因為想要找到白家的資料而手下留情。

若是許曜全力的放出這被稱之為神術的招式,那麼他們的國土必定會出現大量的燒焦,傷亡程度不一定會比華國要低,甚至因為有著許曜這種可怕的存在,傷亡程度會高於華國!

衛星軌道炮已經以最快的速度調整到了陸地沿岸的位置,此刻他們的臉上已經不再出現輕鬆和愉悅的神情,反而展現出了一股十分厚重的凝重感。

在幾分鐘之前,他們還將四門大殺器調整到別人的國土上,現在卻不得不調回自己的國土邊緣,試圖要攻擊下那個朝著自己國家瘋狂移動的太陽。

「上頭已經下令了,實在不行便只能在空中打擊,要預判一下他所在的位置,務必一擊便讓他失去行動能力!」

「四門衛星炮已經鎖定了目標,目標的速度非常快,只能使用預判的方式對其進行打擊!」

「正在計算,正在計算飛行距離以及導彈飛行距離正在進行傷害計算!」

「開始蓄積能量,能量完全填充!百分百充能完畢!」

此刻四門軌道炮已經從對準華國的領土,變成了全部對準在許曜行進的路上!

原本用來對付國家的武器,此刻居然用在了一個人身上,而且是四門武器於此刻同時發射,他們已經做好了要在此刻於許曜一決勝負的準備,絕對不能夠讓許曜靠近他們的大陸!

因為他們十分深刻的認知到,若是讓許曜上岸,他們最終的結局只有死亡這一條路,許曜的怒火將會無人能阻攔!

所以此刻,美眾國的人終於也體會到了那種被別人指著腦門的感覺,終於也體會到了那種國土被別人肆意踐踏的感覺,終於體會了那種頭上懸著達摩克利斯之劍的感覺!

下一秒四門衛星炮於此刻同時砸下,那可怕的威勢瞬間就朝著許曜前進的方向轟了下來!

按照他們的預計,等到許曜來到目的地時,衛星炮的攻擊也會在同一時刻落下,直接砸在許曜的身上,這樣一來就能夠將這個惡魔消滅!

就在他們滿懷期待的將所有攻擊都投注在此刻的時候,那如同太陽般耀眼的光芒與此刻瞬間消失,這一刻確實讓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種震驚的狀態。

下一秒那衛星炮的攻擊全部都砸在了他們所預想的位置上,劇烈的爆炸聲響起,那激光炮射入水面的那一刻,甚至於在岸邊都引起了地震和海嘯。

可怕的威力在這一瞬間,彷彿將大海隔絕憑空出現了一個大洞,那極其恐怖的威力以至於讓人望之生畏!

所有人都在注視著那大洞,海水流入洞中在那一刻會全部蒸發,隨後會出現大量的水霧。

然而此刻,他們卻發現一個讓所有人都害怕的事情!

許曜一手抱著克特琳娜,正安然無恙的抬起頭看向了他們所安置的衛星監控,並且伸手對著天空比了一個中指!

「什麼!難道他避開我們的工具了嗎?居然毫髮無損!」

「糟了,剛剛實在是太緊急了,他的進攻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是都我們所有人都忘記了他的身份,剛剛那朝著我們發起攻擊的,並不是一顆太陽也不是一顆炸彈,而是一個有思想的活物!」

當他們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卻是感覺已經晚了,原本以為許曜會以最快的速度朝著大陸岸邊飛去,卻沒有想到面對衛星炮的襲擊,許曜居然在空中一個轉彎就避開了所有的攻擊,更要命的是,許曜在避開了攻擊后,居然就以極快的速度朝著他們的大陸邊緣衝去!

「怎麼辦?還有什麼可以拉住他嗎?」

「有沒有誰能夠站出來阻止他,這下我們虧大了,要是讓這個殺神來到我們的國內,他的一個招式下來,我們的國家就會跟中了原子彈一樣瞬間變得面目全非!」

就在所有人亂成一團,只能眼睜睜看著許曜朝著他們大本營衝過來的時候,其中一位年齡最老也是最沉穩的將領突然站起來說道:「我們……投降吧。」

在場的所有軍官聽到這句話后,在此刻都放棄了掙扎,他們如同泄了氣的氣球,頹廢的坐在了位置上。

此刻許曜已經毫無阻攔的直接來到了岸邊的城鎮上,而他此刻正懸浮在城鎮的上空,看著底下的市民喃喃說到:「還不投降嗎,你們已經被將軍了!」 你敢天長我願地久 這句話,我也是早幾個小時,才從居魂嘴裏聽來的,

也不知道是爲什麼,我竟然想都沒想,就說了出來。

老子是被他上身了?我摸着自己的後脖子。

也就是這一下,讓我驚訝的事情,接着發生了,我落在地上的血滴,在一瞬間,開出了許多彼岸花!

本來撲向我的童蜂,立刻停下來。

再看彼岸花,花瓣巨大,通紅通紅的。

彼岸花的花蕊中,閃着金光點點!

這是我在陰間之界看到的那種,那些童蜂愣了一下,然後它們的注意力一下就被花吸引了過去,蹭地一聲轉頭,全部撲向花蕊之中。

說它們像蜂,我覺得更像是蒼蠅。兩瓣兒裂嘴中,伸出一根細長的舌頭,不停吸着花裏的東西。

吸着吸着,有幾個體型偏小的童蜂,像喝醉了似的,跌倒在地上,手腳不停痙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