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那我先出去了,您要是需要侍,寢,隨時叫我啊,我就在隔壁……」何倩說著推開門走了出去……

2020 年 11 月 5 日

侍,寢?

你丫亂想什麼,練功吧你……

這小丫頭片子,竟然調戲本少爺,真是欠打……

推門出去的何倩,遠不如她在葉擎面前表現的那麼隨意和自然,直接背靠牆壁,輕輕的拍著自己的胸口……

「這少爺,還真可愛,哪裡像是結過婚的,分明就是個涉世未深的少年……」

「嗯,很純潔的少年!」

「今天冒險試探了一下,還真是驚險,萬一他真的要……」

「哼,我何倩是誰?」

「才不會這麼輕易就把自己交出去,必須要做到讓心服才行,否則即便是爺爺的命令,我也不會聽的!」

「不過,就目前來看,少爺的性格還不錯,人也很善良,倒也不失為良配……」

「只可惜,我的身份,即便是下定了決心,也註定只能做個同房丫頭,最多當個小妾,平妻都坐不上,就更不用說正妻了!」

「在外人眼裡,我是何家大小姐,無數人高攀不起的女神,可又有幾個人知道,在葉家,我只是一個地位低下的奴婢?」

「葉家……太強大了,根本反抗不了,葉擎少爺遲早也是要回到葉家去的,到時候莫說自己,就算是蘇欣兒的身份能不能被承認,恐怕也是未知之數……」

葉擎說的話,對她其實還是有些觸動的……

上學這麼多年來,她就真的沒遇到心動的男生?

當然不是!

她又不是天生就如此成熟,更不是天上的仙女,遇到有好感的男生,心動起來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麼,也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誰給的,即便是遇到青春期的懵懂,也必須要強行壓制下來……

她說,這輩子除了爺爺之外,連第二個男生的手都沒拉過,也沒有說謊……

她是爺爺精心培養出來送給少爺的禮物,在他的心裡,自己就不能和除了少爺以外的任何男生接觸。

而到了現在這個年齡,見過不少分分合合,自然也明白,即便當年,沒有爺爺的阻攔,她和那些曾經心動的男生在一起,也未必能夠走到最後……

人生,總不可能那麼完美無瑕,有缺憾,那才叫人生!

何倩走了,葉擎開始專註於自身的修鍊,《玄天決》運轉起來,腦子裡那亂七八糟的想法逐漸被丟棄,漸漸的,在葉擎的腦袋上,散發出一絲絲的薄霧,這是功力達到一定境界之後的人才會遇到的一種現象。

就在葉擎修鍊的時候,戒指中的人影再次出現,就這麼盯著葉擎……

「我的後裔……這修鍊資質,還真是一般……若是沒有靈虛戒指,這輩子也別想進入先天境界,不過未來誰說的准呢?」

「哪怕資質如我,強橫如我,最後不也就剩下一縷殘魂……」

「不過,沒死,那就是希望,等著吧,下一次,我一定能打破樊籠……一定會回去找你們算賬的!」

人影自語完了之後,隨手沖著葉擎一指,空氣中大量的神秘能量匯聚,進入葉擎的體內,隨後人影消失不見……

葉擎正修鍊中,突然感覺身體中湧入一股能量……

「又來了?《玄天決》第四層終於可以穩住了!」

話分兩頭……

葉擎還在修鍊,蘇欣兒已經回到了家裡。

朱娜和蘇明兩個人正焦急等待,保姆都被他們打發回家了……

在看到蘇欣兒的一瞬間,急忙迎了上去……

「欣兒,你怎麼才來啊,我和你媽媽都快急死了!」蘇明道。

「就是,你這丫頭,到底幹什麼去了?也不接我電話,是不是想急死我嗎?」朱娜跟著道。

「也沒幹嘛,陪著葉擎去買房子了!」蘇欣兒道。

「買房子?真的買了?在哪買的,多大平方?多少錢?寫的誰的名字?」朱娜急忙道。

「觀湖苑最好的別墅,一千五百多平米,上下五層,總房款三千萬整,名字,當然是葉擎的了!」蘇欣兒道。

「什麼?你這丫頭,真是笨蛋,怎麼不加你的名字啊?三千萬的房子,加上你的名字,起碼有你一半,那可是整整一千五百萬呢!」朱娜翻了個白眼道。

這女兒,怎麼就不仿她呢?

這種好事也能放過?

蘇欣兒聽了則是無語……

攤上這麼喜歡錢的父母,你還能怎麼辦?

加她的名字?

葉擎之前才剛剛送了她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股份,價值超過兩千萬,買房子的時候,她好意思提要加自己的名字嗎?

再說了,她和葉擎之間,到現在還沒洞房,連正常夫妻都算不上,她哪來那麼大的臉啊…… 「爸,媽,難道有了蘇氏企業,還不夠嗎?」蘇欣兒無語道。

這兩口子,咋就這麼愛錢呢?

「瞎說什麼呢?錢誰嫌多啊,還有,葉擎他和何家到底是什麼關係?何倩叫他少爺,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朱娜道。

「具體是什麼關係,我也不太清楚,葉擎應該是來自某個豪門世家,至於為什麼到我們家,恐怕只有爺爺才知道,只可惜他老人家走的太快了,什麼消息也沒給我們留下!」蘇欣兒道。

「豪門世家?奇怪,那為什麼會寄養我們家呢?難道他是個私生子?」朱娜遲疑道。

私生子?

蘇欣兒聞言一愣,隨後也產生了這樣的懷疑……

說不定,真的是個私生子!

「你管他是不是私生子,反正他跟何家的關係很不一般就是了,欣兒,公司那邊,葉擎到底是什麼意思啊?我怎麼就不能繼續當這個總經理?」蘇明煩悶道。

「爸,真的,葉擎說的其實也沒錯,您真的不適合經商,有空還是去健健身,打打球,釣釣魚,修身養性多好啊!」蘇欣兒道。

她早就想接手公司了,只可惜,大權還在她老爸那裡……

「老蘇,公司交給女兒,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欣兒,昨天晚上……葉擎給的那張卡里,真的有一千萬?」朱娜小心翼翼的問道。

「當然有了,那張卡還是尚爺爺親自給他的,因為他治好了晶晶的病!」蘇欣兒道。

「真的有一千萬啊……我……」

從蘇欣兒的嘴裡得知真相,即便之前朱娜心中已經確定,現在仍舊後悔不跌……

曾經有一千萬擺在我的面前,而我沒有去珍惜,直到失去才後悔莫及……

「你說什麼?尚老親自給他的?尚家那個尚老?」蘇明驚訝道。

比起朱娜的注意力在那一千萬上,而蘇明的注意的點就不一樣了……

他知道自己女兒和尚老的孫女關係不錯,也知道尚老的孫女尚晶晶生病的事情,只可惜他沒那個本事醫治,否則的話,和尚家扯上了關係,還怕做不好生意?

「對啊,就是那裡,昨天晚上是晶晶的生日,我帶著葉擎一起去的,結果葉擎竟然治好了晶晶的病,尚老給了一千萬的診金,就是那張黑色的卡,我媽沒要……」蘇欣兒道。

「治好了尚晶晶?這怎麼可能?你不是說,尚老都請了國外的專家,都沒能治好嗎?」蘇明道。

「是沒治好,但是葉擎可以!我之前就說過,他很厲害的……」蘇欣兒道。

「你這丫頭,那你為什麼不早說?你要是早說了這一茬,能發生今天中午那檔子事嗎?」

蘇明一臉無語的看著蘇欣兒,這才是真正的坑爹啊!

蘇明也知道,自己總經理的位置被撤掉的最終原因,管理不好,公司虧損什麼的都是借口,中午那檔子事,才是自己被撤職的真正原因!

「就是啊,你這個死丫頭,明明知道,那裡面有一千萬,你居然也不提醒我一下,那可是一千萬啊!」朱娜怒視蘇欣兒……

這丫頭不禁坑爹,還坑娘啊!

「這能怪我嗎?我們剛回來,就被你堵在了車庫,連房門都沒進去,就被您給轟走了,中間我示意了你多少次,也勸了你幾次,可是你不聽啊……」蘇欣兒無語道。

這會兒賴她了,早幹嘛去了……

「你……那你第二天一早幹什麼呢,為什麼不說一聲?你要是說一聲,還能有今天中午的那頓飯啊!」朱娜道。

「就是,你可把你爹給坑慘了……」蘇明鬱悶道。

「說什麼……早上起來我就去上課了,看著你發的簡訊,就急忙去了金碧輝煌,誰知到你們是準備給我介紹對象啊,提前你們誰跟我商量過?」

「我要是知道你們倆居然背著我辦這事,壓根我就不會去!」蘇欣兒翻了個白眼道。

這老兩口,居然還把問題歸結到了她身上,真是令人鬱悶……

聽到蘇欣兒的話,朱娜和蘇明兩人老臉一紅……

給已婚的女兒介紹對象,關鍵是女兒還沒離婚,這事辦的,確實不地道……

「好吧,這事是我們倆辦錯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了!」朱娜苦笑道。

當然不會有了,這麼有錢的金龜婿,誰捨得放掉?

「哦,對了,今天我們去買房的時候,還碰到了朱副總!」蘇欣兒道。

「朱副總?哪個朱副總?」蘇明聞言一愣。

「就是陽光集團的那個,媽,你知道那天中午,是誰救了我們嗎?」蘇欣兒道。

「不是何首富嗎?」朱娜道。

「等等,什麼救了你們?」蘇明奇怪道。

朱娜和蘇欣兒聞言頓時捂住了小嘴,忘記這件事要在自己老爹面前保密了……

「說,到底是怎麼回事?」蘇明皺眉道。

「那天我們……」

眼看著說漏嘴了,所幸也沒發生什麼事,朱娜就將當時的情況說了一遍,包括她們住了何首富的常年包間一事……

「幸好沒有發生什麼事,否則的話,老娘可真是沒臉活了!」朱娜最後總結道。

總體來說,還是這最後一句話最管用,不然的話,蘇明的心裡,非得有個疙瘩不可……

「該死的朱副總,回去我就把合同給撕了,人渣,敗類,我們才不和他們合作了!」蘇明氣憤道。

身為男人,不能保護自己的妻女,蘇明深以為恥!

「那天救了我們的可不是何首富,而是葉擎……至於為什麼我們會出現在何首富的包房裡,看何倩對葉擎的態度就知道了……」

「至於朱副總,也受到了教訓,當場就被葉擎給打了,您知道今天那套三千萬的別墅,是誰付的錢嗎?」蘇欣兒道。

「誰?」朱娜的心裡隱約有了一個想法,只是不敢相信……

三千萬啊,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朱副總,他主動將別墅買下來,送給葉擎,作為賠禮!」蘇欣兒道。

「什麼?真的?這……哎呀,我的乖女兒啊,既然是這樣的話,這房子就更應該有你的一半了……不,也許應該還有我的一半……畢竟,那天我也是受害人之一啊……」朱娜嚷嚷道。

蘇欣兒無語問蒼天……

這老媽,貪財貪到這個份上,也是沒誰了……

她也不想想,如果不是因為葉擎的關係,人家會拿價值三千萬的別墅當做賠禮?

開什麼玩笑,如果沒有葉擎,或許她們倆已經被…… 第二天一早,蘇欣兒剛剛起床,就看到自己老媽殷勤的走了過來……

「來,欣兒,這是我早上起來親自熬的皮蛋瘦肉粥,還有幾樣早點,都是我精心準備的,你帶去學校,給葉擎送過去!」

看著已經打包好的早餐,蘇欣兒不禁一愣……

「老媽,你什麼時候開始關心起葉擎的早餐了……」

「去,少拿你媽打趣,以前是老媽糊塗,你可要在葉擎面前,給我多說點好話啊,最好是能把他請到家裡來,我弄點好吃的,給他補補!」朱娜道。

「他補什麼啊,壯的跟頭牛似的,你閨女我才應該補補……」蘇欣兒道。

連孫友偉那樣的大塊頭,都不是葉擎的一招之敵,這身體,還用得著補?

蘇欣兒發現,自己說完之後,老媽用異樣的眼神打量著自己,不禁有些奇怪……

「閨女,我那女婿的身體……嗯,真的那麼強?」朱娜說話的時候,面色都有些發紅,還是年輕好啊,身體強壯,某些事情……嗯……真是好……

「是啊,當然強了,你沒看見,他在學校里,一腳就把我們學校的籃球隊長給踹趴下了,這身體,倍棒!」蘇欣兒道。

朱娜聞言,瞬間臉色一黑……

合著,你說的身體壯的跟牛似的,是指打架啊……

老娘還以為……

果然,結婚這麼多年,不純潔了啊……想當年,老娘也是十八一朵花……

「行了,讓你帶著你就帶著,別忘了多給我說兩句好話!」朱娜橫了一眼蘇欣兒,將手中的打包盒丟給她,直接扭頭離去……

「等等,老媽,我的早飯呢?我還沒吃呢……」蘇欣兒急忙喊道。

保姆回家了,今天早上的早點,似乎有點少……

「你?小區門口就有賣早點的,你隨便吃點不就行了,真是的,都二十歲的大姑娘了,還這麼多事……」

朱娜一扭一扭的上了二樓,今天起的太早了,她必須要睡個回籠覺來補一補,否則的話容易老……

蘇欣兒則是看著自己手上的打包盒,無語至極……

這一刻,蘇欣兒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親生的?

高官的新寵 重生之剎那芳華 早起給女婿又是皮蛋瘦肉粥,又是各種小點心的,結果把親閨女丟一邊……

聽聽說的這話,小區門口的早點隨便吃點?

難道我是充話費送的不成?

鬱悶至極的蘇欣兒,氣鼓鼓的帶著打包盒出門,開上她閃亮的奧迪A7,直奔葉擎的家裡……

這會兒,葉擎也已經起來了,看著院子里停著的幾輛車,有點無語……

這何倩的辦事效率,未免也太高了吧?

昨天晚上才說的買車,今天早上一起來,門口竟然已經停滿了五輛嶄新的越野車……

「少爺,您看看,這些都是為您準備的,您說要霸道點的,這幾款車,應該都還行,喜歡嗎?」何倩一如既往,打扮的十分靚麗,連她的那輛法拉利都是停在外面的公共車位,五個私家車位,已經沒空了……

「呃……這也太多了吧……」葉擎無語道。

「還行吧,我來給您介紹一下,這一款是普拉多,在國內也叫霸道,也就看著霸氣,價位一般,也就幾十萬,抵擋的日系車,您要是不喜歡,回頭我讓人送走!」

「這一輛是路虎攬勝,一百萬左右,只能算是中檔,這一輛是悍馬H6,陸地怪獸,三百來萬,也算是屬於高檔車了!」

「剩下這兩輛,一輛是寶馬7系轎車,還有一輛是蘭博基尼跑車,這樣的話,應該可以滿足您多方面的需求!」何倩道。

這五輛車的價格加起來,不低於一千萬,全是何倩從何氏企業的車庫裡調出來的!

「我一個人哪裡開的了這麼多,那個豐田霸道,弄回去吧,我不喜歡日系車,悍馬H6有點太招搖了,算了,就留下那輛路虎吧,剩下兩輛車,也都留下吧,說不定什麼時候能用到……」葉擎搖頭道。

五輛車太多,三輛車當然也不少,好在一個越野,一個轎車,一個跑車,不同類型,倒是還能接受……

「好的,少爺,回頭我讓人把那兩輛車給帶回去!」何倩道。

狼性總裁:總裁前妻太迷人 就在這時候,蘇欣兒的車子到了,看到滿院子的豪車,頓時瞪大了眼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