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引導,這是個不跨入幽神級中期就別想使用的技巧,所以這種技巧被大刺刺地擺放在之前的朋城圖書館中,這是朋族的信心。

2020 年 11 月 4 日

自從回到中原地區之後就沒事往圖書館鑽的他,理所當然地不會放掉這種好東西。

散發開來的能量反正也因爲精神力不足而無法束縛,雷恩索性將這些能量引導着佈滿了整個浮空船殘骸(被蟲子拆的)外圍。

蟲子似乎對這些雷暴天氣瀰漫空氣中的電磁場、靜電等東西視若不見,但卻正好滿足了雷恩和靈月的聯手。

“這種方法,要不要取個名字呢?”

佈置好引導雷霆的區域之後,雷恩忙裏偷閒幻想起雷霆網的威力,心中也有些火熱起來。

記憶之中,似乎沒有誰使用過這種方法,若是自己能用,並且能夠總結出經驗,然後將這種方法署名後加入朋族圖書館。

那以後每一個學習這種不錯的方法的人,都會記住自己的名字,豈不是一件美事?

不過,靈月控制的雷霆卻不會去等待雷恩,何況,因爲雷恩佈設的電磁場強度太大,即便是靈月不去控制,天空中厚厚的雷雨雲恐怕也會奉送上十幾二十道的雷霆。

因此爲了保護雷恩,靈月的主要任務反倒是讓雷霆不至於全部轟擊在的盧號上,以雷恩的小身板可承受不了如此猛烈的衝擊。

“來了!”

在周圍船員們緊張的戰鬥聲、不小心被抓走的士兵慘叫聲、蟲子的嘶鳴聲配合之下,第一道雷霆轟下,順利到讓雷恩不可思議。雷霆沿他之前佈設的電磁網,瞬間吞噬了佈滿船體的一百多隻蟲子,周圍的空間爲之一清。

而同一時間,本應轟在的盧號處,卻在靈月引導下偏轉方向的十幾道雷霆,也帶走了周圍上千只的蟲子生命。

“這威力。”

“雷、劫、懲……”

“我想到了!就叫……”

“雷罰。”

“嘎!” “的盧號沒危險了吧!”

“如果能動了的話,就移動到防線後方,作爲固定炮臺吧。”

“對了,之後防線指揮就交給你了,我會全力對付大隊的蟲子,消弱他們的依靠數量優勢,關了。”

將指揮的任務扔給了雷恩之後,靈月將視線從那一隊,在士兵保護之下回到防線的技術員們,以及他們的同伴屍體處收回,擡頭看向天空中有些零散的飛行蟲子們。

“接下來,就是清理你們這些殘兵的時候了。”

吼!

幾乎任何故事中,都會有一個,在小兵快被砍光之際,才突然噁心地跳出補刀的大boss。當然,一般boss都是邪惡的,不會顧及屬下任何情況(天知道那些傻子屬下爲什麼還跟着他=。=),所以他們都會等到小兵被砍光了纔出來。

不過,這與此時無關。

“……”

而就在靈月準備向天空衝鋒之際,一些被她遺忘的東西,終於按耐不住要登場了。

“小弟們,給我衝,我們是偉大的地面部隊!”(純字幕菌腦補(=。=))

從幾個通道口,包括之前被戰錘毀掉的通道口,突然涌出比之之前天空戰蜂數量還要龐大的陸地蟲子。

它們一上一下地狂奔着、口中喘着粗氣、嘴裏吊着唾液、身體披着強甲,一臉無所畏懼地衝向了外圍的朋族防線,彷彿前方的朋族防線上堆滿的同類屍體,只是路邊的雜草一般。

“該死! 寵妻成癮 怎麼忘了地面部隊!”

之前衆人的視線完全被天空部隊給吸引(不被吸引也不行,畢竟單單對付天空部隊,翼人和原人們就有些焦頭爛額了),而此時突然出現的地面部隊,由於威勢太強,居然讓防線上傳出了一陣整齊的吸氣聲,空氣似乎都爲之一窒。

“這些難道都是完全體?不好!”

此時從通道中衝出的蟲子,完全不似之前靈月在隕石內部所看到的,那些被震怒的戰錘給壓成肉醬的蟲子那般斑駁不齊。

衝在最前面的,是靈月等人最爲熟悉的狗狗;緊隨其後的卻是從未見過的,擁有彷彿蜘蛛外貌的怪物(姑且稱呼爲跳蛛);再其後的,是一種如同科爾獸的帶雙手直立毒蛇樣的生物(毒刺蛇)。

或許是飛行蟲子被打殘的速度,超出了這些蟲子控制者的預計,以至於這些很可能是打算在防線被蟲子擾亂,士兵們分身乏力之際再行衝出的蟲子,因爲提前出擊而顯得有些凌亂。

但這兩小一中體型的生物組合羣,卻讓了靈月一種寒毛直豎的感覺。

“這些蟲子的威力,大家能夠擋得住嗎?”

不怎麼自信地看着下方的防線上,一幅幅堅定的面容,靈月搖了搖頭:“果然,惡人做不出來啊。”

陸地蟲子們身批鎧甲,居然已經不是之前見過的那些蟲子中任何一種,也不是當初0號殘骸中的那種金屬色澤鎧甲,而是帶着灰撲撲的骨質外殼,卻沒有絲毫反光的甲殼外形,但沒人會認爲這東西弱小。

而蟲子們的雙眼則完全是黑灰色,沒有一絲生命的感覺,卻帶着生冷的殺意,讓不少直視的士兵都打起了冷戰。

“舉槍準備!”

“電磁槍,火力覆蓋!”

“電磁炮,對準那些蟲羣,給我轟!”

回到隊伍之中的雷恩沒有去收攏戰場指揮官手中的指揮權,而是帶着兩名神聖大祭司和幾名從隕石中逃出的研究員,站在戰線一處,觀察情況,並隨時查漏補缺。

因爲距離很遠,除了‘敵人數量很多’外,他並沒有觀察到那些地面蟲子的其它細節。

而數量,之前在天上看的已經夠多了,所以沒有如同靈月一樣發愣。估算了一下,雷恩將念力薄膜佈設在戰場上,通過如同廣播般的方式,將戰線上的士兵以及前方的靈月等人都喚醒。

首先發出的是電磁炮,擁有強大沖擊力的炮彈在擊中地面的瞬間,就將周圍幾十只蟲子掀飛,最其中的十幾只根本沒有反應,就被衝擊波給撕扯成碎塊,但外圍被消弱了衝擊力的蟲子,居然在地面上打幾個滾後,又繼續站了起來。

“……!”

“這他嘎的還是蟲子嗎!”

還沒有研製出,擊中後能夠爆炸以擴大殺傷力的開花彈,此時電磁炮使用的只有實心彈,它們對付隕石等大型目標還算不錯,對付密密麻麻的蟲子卻稍顯不足。

此時一開炮,有一種弊端便顯現出來,讓靈月很是糾結。

“看來回去後要加強電磁炮和電磁槍的研究了。”

不過這只是開始,雖然電磁炮對雜兵的殺傷力讓人們感到失望,但電磁炮畢竟是重型武器,而且攻擊擊中時的賣相不錯,用於鼓舞士氣尚可。

不過電磁炮主要目的是對付隕石的,所以雷恩很快調整過來,指揮電磁炮轉而轟擊隕石的通道口,想要以此堵住蟲子出來的道路。

而此時,士兵們的電磁槍攻擊也緊隨其後。

啪!

第一發電磁槍的子彈擊中了一頭狗狗,對方的身形如約倒地,但就在近距離觀察的靈月和士兵們都鬆了口氣之時,那隻狗狗居然又沒事人似的站了起來,晃了幾下大腦袋,對着遠處的防線吼叫幾聲宣告自己的憤怒,便隨即繼續衝鋒。

“嘶……”

“我靠!刀槍不入啊!”

“還要不要人活了!”

此時看着那隻狗狗頭甲上的凹痕,無論是靈月還是那些士兵都震驚了,當然,前面的話多是埋怨,沒誰真的因此怯場。

不過,槍擊雖然可以不斷阻隔狗狗的衝鋒,卻無法殺傷對方,那又有多少實際作用呢?不過此時,靈月敏銳地察覺到那些被攻擊了的狗狗們,其衝鋒速度明顯比同類慢了不少。

而一般來說,這些被攻擊的傢伙,被攻擊前都是衝在前面的強壯個體,這麼說……

靈月眼前一亮。

“繼續攻擊!這些蟲子被擊中後,速度和體力都會下降,攻擊肯定不是沒有作用,只是因爲對方耗費某些方式修補了內部傷口!”

“原來如此,擦,有了個龜殼就以爲摔不死了!”

只要有槍擊有效果,在之前對抗飛行蟲子時,就經歷過生死磨練的士兵們便不會氣餒,一時間還剩下一千多人的士兵,都迅速地使用着手中的武器,挖掘對方每一份潛能。

而在用念力掀飛一大羣狗狗,然後飛到空中一面用雷霆清理飛行蟲子,一面觀察地面蟲子的靈月,更是發現:

10mm的電磁槍對蟲子已經無法一擊必殺,卻能通過擊中眼球和關節等薄弱地帶,癱瘓對方的行動力,如果某隻蟲子連續被擊中5次左右,還是會被殺死,而具體各種蟲子所需要被集中次數就各有差異了;

20mm的車載電磁炮,則依然可以對蟲子一擊必殺,只是因爲數量太少,加上之前被飛行蟲子毀了大半,此時能夠發揮的作用不大;

至於100mm的城防級艦載電磁炮……不提也罷。

將自己的觀察告知雷恩之後,靈月揮手用念力取過一名犧牲士兵身旁的合金三菱刺刀。 沉香閣摘錄 她需要在蟲子衝到防線之前,測試一下普通士兵的刺刀對蟲子的殺傷力,以便之後的戰術安排。否則等到蟲子衝近了再觀察,那可就不是在測試,而是草菅人命了。

“請你們,去死吧!”

帶着如同家庭主婦做菜時那般溫和地微笑,靈月以標準的……提菜刀姿勢,將手中的兩柄刺刀其中一刀砍向一隻狗狗;另一刀則刺中了一隻高高躍起,妄圖攻擊自己的跳蛛。

“這威力,不夠啊。”

鋼鐵合金製作的三菱刺刀,很順利地在靈月刻意壓制在普通朋人水準的力量輔助之下,刺入了跳蛛的腦袋,那隻膽大妄爲的跳蛛,臨死揮舞的鋒利節肢沒能突破靈月手臂的防禦,最終無力地癱軟下去,而周圍的跳蛛包括這隻杯具跳蛛的血液,都被她用念力阻隔;

可是,砍在狗狗頭頂的刺刀,卻只是在那隻狗狗身上帶出了一道不深的劃痕。用普通人力量的靈月,甚至感到了很大的遲滯感,彷彿稍不注意就會被狗狗帶着刀給跑掉一般。還是她及時收回擊中跳蛛的刺刀,然後順勢扎如狗狗頭頂,纔沒有讓這種狗狗逃過去。

但這結果卻讓靈月很不滿意。

“刺刀的強度和鋒利度,看來還無法對狗狗達到秒殺,這可是基層兵種啊。”

接下來,她又用這種朋族士兵們現在最常用的近戰武器,先後使用數種標準戰術動作,總結除了刺刀對蟲子們的殺傷力。

最終,她發現。

狗狗的防禦力強大,速度也不慢,而且撕咬攻擊力不弱。其中防禦力最強的地方是頭、腰、背三個地方;

跳蛛攻擊力最強,奇異的跳躍攻擊,也會讓陷入混戰的士兵很容易措手不及,只是防禦力弱了些,刺刀無論刺還是砍,在朋人的力量支持之下,都能輕鬆將對方解決;

後面的毒刺蛇,卻是作爲遠程攻擊,有效攻擊距離恐怕超過三四百米,噴吐的毒液速度迅捷,腐蝕性極強,就算是士兵的純防禦性複合鎧甲,也只能抵擋兩次這種攻擊就得融化,還需要及時脫掉以免沾染到身上,所以被擊中基本就需要卸甲。

不過它的速度很慢,兩手的尖刺也只是近身防禦手段,所以刺刀能夠輕鬆抵擋並近身消滅對方,可是,前提是近身。

“看來,我還是先清理這些毒刺蛇吧。”

將自己所知情況告知雷恩,讓對方協調隊伍的控制之後,靈月看了看已經開始接敵的防線,心中一動,急忙揮動精神力,在防線前方壓出一道兩米多深卻有近十米寬的壕溝。

其中一些過於靠近防線的蟲子,更是直接在靈月強大的念力掃過之時,被連同地面一起成爲壕溝的一部分,還未完全成形,這些壕溝就已經飽飲蟲血。

這如同神來一筆的動作,很快掃過整個防線,在寬大的壕溝幫助之下,防線士兵們的壓力居然驟降大半,引起士兵們高聲歡呼。

“空幻他們弄出來的這種城防河,其實也可以靈活應用嘛,嘎。”

得意的點了點頭,回頭打算對付毒刺蛇的靈月,卻突然感到一陣刺耳的斷裂聲。尋聲望去,正好看見從隕石頂部衝出的、戰錘長老那略顯狼狽的身影。

“誒!”

戰錘雖然數據實力上弱些,但論經驗可是比靈月高出數倍,怎麼會變成這副摸樣?

靈月覺得,自己朋族對蟲子的實力估算,恐怕還是太低了。 “簡單來說,我是逃出來的。”

“……”

此時漂浮在靈月面前的戰錘,在詫異地得知外面戰況之危險時,那豐富的表情讓靈月有種看到了幾十年前,那位年輕的戰錘部落族長的錯覺。

不過對方很快恢復沉穩表情之後,說出的這句話就讓靈月好一陣眩暈。

總裁的蜜寵戀人 “裏面施展不開手腳,不出來無以近全功,不出來無以尋援兵,不出來……”

“好了,還是說說裏面的情況吧。”靈月一臉囧然。

“咳咳,裏面有一百多0號殘骸那樣的基地,而且後面包圍我的居然全部是中等體型的飛行蟲子……”

“怪不得地面都有中等體型蟲子,可外面天上卻全是小體型的蟲子,多虧了戰錘長老你牽制啊。”

“別損我了。”

灰溜溜地逃出來,雖說是打了‘拉幫手,回去繼續幹’的念頭,可對於他這位老資格存在而言,還是有些丟臉。

不過兩人對話之時,卻沒有忘記對付地面,被靈月定位爲首要攻擊目標的毒刺蛇。而此時天空之中被靈月凝聚的雷雨雲,在雷恩的填補之下也更趨於強大。雷霆導致的空間靜電幾乎瀰漫了整個隕石周邊,讓位於其中的生物身上沾滿塵土樹葉同時,也讓三名幽神級如魚得水。

“真是可惜啊,若是沒有那種被雷劈中自己的可能,這種環境可就是最爲適合我們朋人的環境了吧。”

這是小兵的嘆息。

“苦啊。”

苦的實際上是那些蟲子,無論是地面的蟲子,還是天空中從裂口處蜂擁而出的中型蟲子,都被連綿不斷的雷霆給擋住。

因爲是借用自然界的力量,使得靈月和戰錘的自身能量消耗極少,還可以通過念力去控制之前逸散的能量,頗有種越來越強的感覺。而唯一限制的,也就是念力,究其根源還是精神力的量了。

地面的士兵在大壕溝的幫助之下,藉助地形掩藏身形,對那些衝入凹凸不平的壕溝而速度稍緩的蟲子施以強力圍觀,各種10mm電磁槍、20mm電磁炮輪番登場。

而的盧號因爲主體的合金骨架沒有受損,在緊急搶修了些緊要地區之後,見天空中小蟲子基本被滅,大蟲子又被擋在了隕石裏面,立刻膽氣大漲,居然在那位有些人來瘋的艦長帶領下,以四處漏風、骨架可見、甚至還不時掉落幾塊亂七八糟的雜物來招呼地面同伴的姿態,攜帶着兩門100mm電磁炮飛到壕溝上方。

隨後,用電磁炮發射的實心彈,橫着對壕溝裏面擠滿的蟲子開始犁田運動。

一顆炮彈滾過去,一道血肉飛濺;

兩顆炮彈滾過去,一線血肉飛濺。

……

雷恩在見到這一幕時,甚至還有閒心想象一下那位艦長,此時在的盧號裏面意氣風發地揮動着手臂,高喊‘射!給我射!’之類的話語的場景,忍不住笑出聲來。

而這一笑,也讓周圍緊張的氣氛爲之一清。

不過仔細看看那艘民用浮空船的兩側就能發現,因爲不斷髮射電磁炮,結合處已經有了一些裂痕,這位艦長耀武揚威的時間,恐怕不會很長,但雷恩還是很感謝對方的行爲,因爲他們的行爲,極大地鼓舞了在壕溝旁守衛的士兵士氣。

“看看吧,人家的盧號皮都快掉光了!肉都快沒多少了!骨頭甚至都可以看見了!仍然在開炮!這是什麼?這是對持久力和戰鬥意志的最好詮釋!是個男人的都給我勃起來!”

“……”

“啊,當然,女性是我朋族的最偉大存在,你們也不要被男人們給超過啊!”

“嗯。”

惡毒女配身後的極品男人 這句補充是雷恩在身旁五位女性長老侍從‘微笑’的注視之下急忙補充的,朋族之中女性可不是什麼柔弱的代名詞。仔細想想,現在朋族最強的三位陰神級,居然無一例外全是女性,就讓朋族的男人們壓力很大。

而對於男人們最看重的、曾經長老院唯一男性的空幻長老,因爲在女性長老面前不怎麼堅挺的行爲,更是受到人們一致聲討,導致空幻長老有一段時間一直窩在長老院,苦思堅挺之策(原來在長老院偷懶的藉口是這個嗎?(=。=))

閒話少提,戰場的戰局或許比之前衆人預計要稍稍樂觀一點,主要原因在於靈月和戰錘長老擋住了敵方的後續部隊;雷恩長老領導的查漏補缺隊伍也很好地盡到了職責;壕溝更是盡職盡責地讓蟲子排隊奔赴冥河……

不過對面的蟲子基地神祕指揮者,似乎對現在的情況也已經感到不甘心,有那麼二十來分鐘時間,衝擊被靈月和戰錘封閉的出口的蟲子似乎少了很多,讓兩人還以爲對方儲備能源即將用完。

然而就在兩人準備藉機衝進去,對蟲子的核心大廳那個很可能儲備能源的核心區域發起攻擊之時,之前擊墜了兩艘浮空船,就因爲炮口對象天空而沒有繼續攻擊的殘餘三口炮擊口,突然產生強烈的電能匯聚感。

“這是要幹嘛?”

面對越來越強的電能威力,連靈月和戰錘都有些畏懼地後退一段距離之後纔敢直視,卻是讓兩人有些擔憂地起來。

“管它什麼,先毀了再說!反正對我們而言也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的確。”

深表贊同地點了點頭,靈月和戰錘轉身看向那三個炮擊口,不過就在兩人即將發起攻擊之時,兩發電磁炮炮彈突然搶先一步砸在了其中一個炮口上,將這個炮口完全摧毀。

“該死!這貨搶怪!”

“我靠!擺他屍體!”

“我有爐石我自豪。”

“……”

(這些是幻聽=。=)

“的盧號這羣傢伙還真是不要命了!”

雖然口頭上說着訓斥的話,戰錘臉上的笑意和欣賞之情卻沒有任何掩飾,這讓靈月偷偷撇裏撇嘴。

不過後方傳來的嘈雜,顯示的盧號也已經壽終正寢,電磁炮最終還是因爲的盧號民用貨運飛船不高的強度,而破壞了結合處。

爲了安全着想,的盧號的艦長不得不遺憾地將浮空船降落地面,開始緊急安排士兵拆卸電磁炮,放在地面上作爲固定炮臺,看起來這位艦長有轉職做炮長的可能。

而此時,靈月和戰錘正用念力拉起兩塊巨石,砸向前方的炮口。

“看這樣子,對方的目標應該不是的盧號?而且炮口對象天空,也不像是要攻擊地面部隊,到底想幹嗎?”

“這個能量強度……不好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