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雄滿頭黑線,怎麼所有人,都把自己當成下半身動物了。

2020 年 11 月 4 日

「回去收拾東西,馬上出發。」葉雄嚴肅地道。

下午兩,三人搭車去省里,飛機朝嶺南方向開去。

嶺南一派,在整個華夏南方地區,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那可是南方中醫的代表,在整個嶺南地區,代表醫學最高水平。

嶺南一派,原名是嶺南一脈,並不是指一個門派,而是指代表嶺南醫道的七大家族的統稱。

這七大家族分別是慕空家,司徒家,上官家,歐陽家,端木家,南宮家跟公孫家。

七大家族都是複姓的,傳聞創派祖師特別喜歡複姓,所以把自己徒弟的名字全改了,全都改成複姓,最後被傳承下來。

和平談戀愛 這七大家族,對傳統中醫鑽研十分深刻,特別是針穴一道,在整個華夏地區非常著名,最著名的,就是傳聞之中的九穴神針。

九穴神針,針某穴,治某疾,心應之,非天下之至神。

嶺南七大家原本是一脈,後來一分為七,祖先的本意是讓九穴神針在競爭之中,發揚光大。

每隔五年,七大家族就會舉起一次醫神交流大會。

只要已滿十八歲,未超五十歲,屬於嶺南一脈的人,都可能參加。

最後勝出的,就是那一界的嶺南醫神。

嶺南醫神不是一個人的稱號,而是一種榮譽,由作為那一界醫術最高的人摘得。

慕容家已經連續三界,奪得嶺南醫神的稱號,因為慕容家出現了一名曠世的醫道奇才慕容風,從三十歲開始,蟬聯三屆嶺南醫神稱號。

如今,慕容風已經四十五歲了,很快就迎來新一界的嶺南醫神交流會,如果這一次慕容風再次奪得第一,那麼他將成為嶺南一脈之中,享譽醫神稱號最久的人,足足二十年。

路上,葉雄將嶺南一派七大家族的資料給了安吉兒跟安樂兒,並將這次的任務大約了一下。

「主人,你我們怎麼找到鬼先生?」安吉兒問。

「這嶺南一派之中,擁有七大家族,那麼多人,怎麼知道哪一個是鬼先生。」安樂兒同樣有些不解。

「安樂兒,你跟過幽靈,知道他用人的標準吧?」葉雄反問。

「幽靈用人要求很高,哪怕是對徒弟的要求,也一樣高,沒有能力,很難入他的法眼。」安樂兒道。

「我查探到,幽靈很看重鬼先生,如此一來,鬼先生在嶺南一派之中,就算不是地位非常高的人,也是醫術很了不得的人物。我猜測,極有可能是某個家族的家主。」

「就算是家主,這嶺南一派,有七大家,我怎麼知道他屬於哪一家?」安樂兒問。

「七大家族之中,慕容家蟬聯三屆嶺南醫神稱號,奪得醫神稱號的慕容風,人品很強,有愛國之心,不會背叛國家,所以他不可能是鬼先生;南宮家是女子家族,收的都是女弟子,家主南宮玉也不可能是鬼先生,司徒家的家主司徒衛明,是名身材不到一米六的矮個子,據查探,鬼生先生的高度,大概在一米七二,到一米七六之間,所以目標只剩下四個。那就是端木家的端木狂,公孫家的公孫洋,歐陽家的歐陽天跟上官家的上官錦鴻。」葉雄分析著。

還好安家姐妹在路上已經將七大家族的資料了解得差不多,不然的話,單單是這些複姓的名字,就記得他們頭痛。

「現在我們怎麼辦,這四大家族,一個個滲透進去查探?」安吉兒問。

「對方如果真是鬼先生,也不會那麼輕易讓人查探的。」安樂兒。

「我還有一條線索,幽靈的女兒曾經被我重創,那時候鬼先生去救治過她,如果我們能查到那個時間段,那一派的家主出過門,那麼對方就有很大嫌疑。」

「都這麼長時間了,那麼容易查到嗎?」

「這是一件長期的任務,不能著急,我們先去嶺南找個地方落腳,再慢慢查探吧!」葉雄。 小劉從車窗外把頭縮了回來,小紅和另外一名護士也都已經站起身來,從新開始為昏迷之中的許玉揚繼續做著各項檢查。

唯獨張妍依然亦為在王醫生的懷裡,一動不動,她正享受著這結實的胸膛給她帶來的安全感。

王醫生卻緊張的用手連連推了她好幾次,「張小姐,張小姐,您沒事吧!」

張妍極不情願的由王醫生的懷中坐直了身子,不經意間卻發現面對自己而坐的小劉的目光此時正在自己低垂的領口處徘徊。

張妍並不十分介意,因為每每遇到這樣的情況似乎都是在證明自己的無限魅力!

張妍稍稍正了正身子,整理了一下抹、胸短裙,又撩了撩擋在眼前的長發,嗲聲嗲氣的說:「王醫生,真是謝謝您了,要不是您的話真不知道我會摔成什麼樣。」

王醫生,扶了扶自己的眼鏡,「張小姐您沒事就好。」

「剛剛開車的真是個混蛋,要是人人都想您這麼有風度,有禮貌那該多好,我相通道路上的交通一定會安全許多。」

王醫生,微微一笑,「張小姐,剛剛我們說的職業、、、、、、」

張妍似乎恍然大悟,「哦,對了,我是做平面模特的在、、、、、、」

「對不起張、姐,我問的是患者!」王醫生打斷了她的話,又從復了一遍自己的問題!

「哦,您說揚洋姐呀,我都忘了,她是我們的校友,同時也是『最美時尚連海分公司』的高級文案,主要負責撰寫一些稿件以及翻譯工作。」

「高級文案?」王醫生從復了一遍許玉揚的職業!

張妍站了眨眼她毛茸茸的大眼睛:「是呀,我們公司的高級文案,負責我們公司日、韓、英、法、德、俄、吉普賽語七種語言版本的翻譯工作!」

兩名護士聞聽此言不由得對眼前這位已經昏厥的少女頓起敬佩之心,小劉也不由自主的向許玉揚看去。

王醫生卻不由自主的皺了皺眉頭,「你是說患者會八種語言?」

張妍點了點頭:「是呀這其中還不包括『C語言』和上訴八種語言的古語法!」

王醫生的臉上閃過一絲怪異的笑容,「張小姐,這麼說來患者應該是工作很辛苦,每天都要工作到很晚是吧!」

張妍點了點頭「是呀,揚洋就是一個工作狂,經常工作到天亮呀!」

王醫生微微點頭,在本子上不停的記錄著什麼「這麼說來患者的生活是不是很沒有規律呀!」

張妍呵呵一笑「也不是了呀!除了吃飯時間不規律,休息時間不規律之外,揚洋姐其餘的一切都很有規律!」

王醫生嘴角閃現出一絲難得的微笑,「張小姐,您可真幽默!」

張妍呵呵一笑「王醫生您是在誇我嗎?」

王醫生不置可否,張妍接著說道:「本來呀,揚洋除了吃飯、休息沒有規律之外,剩下的就只是:上學打卡簽到,在公寓里翻譯文章、趕稿,其餘的沒有任何事情可做了!寫累了就睡,翻譯餓了就叫『飽了嗎』外賣,生活就是這樣簡單!除了學習就是工作,除了學校就在公寓,從不去夜店,也很少參加各種各樣的聚會!這樣的生活還沒有規律嗎?」

王醫生扶了扶自己的金絲眼鏡「是呀,除了不規律的之外都挺有規律的!」

張妍似乎沒有聽清王醫生話裡有話,微微的聳了聳肩。

王醫生轉過身去,對兩位護士說:「看來我之前的推測是正確的病人典型的生活沒有規律,作息時間不穩定,再加上長期的在高壓力環境下工作,精神緊張。很可能已經處於嚴重的亞健康狀態很長時間了,所以近期頻繁發生危重病徵!這就是病人經常發病的原因!」

王醫生頓了頓:「現在病人的情況怎麼樣了?」

小紅看了看面前的監控儀器:「病人現在的血壓仍然是30,60,心率也沒有發生什麼變化仍然維持在40左右,只是剛剛有一瞬間血壓和心率全部恢復了正常,但是也只是一瞬間,馬上就有全部降了下來!

王醫生哦了一聲,「什麼時候?」

「就是剛剛剎車的那一瞬間!」說著小紅將檢測儀器中打出來的條碼交到了王醫生的手中。

王醫生仔細觀察了半天之後微微的搖搖頭「這個不正常呀,怎麼會在一瞬間病人的所有數據以及生命指標都恢復了正常值,而且只有那麼短暫的一瞬間哪?」

張妍聞聽立時湊到了王醫生的身旁煞有介事的看著王醫生手中數據資料,「王醫生,您的意思是揚洋她不用救治就已經恢復了嗎?」

王醫生微微搖頭,「不,病人只是在一瞬間恢復了正常的生命之而已,這實在是太奇怪!」說完對著紙條上的數據皺起眉頭來。

而對於張妍而言紙條上的只是一道道歪歪扭扭的線段而已究竟代表著什麼意思,他這名大四美術系的學生真的一竅不通。

她之所以湊過來看熱鬧,不過是為了離王醫生近一些,再近一些,以便於近距離觀察她眼中的這位帥哥醫生!

同時這也給了始終注視著她的小劉近距離觀察她的機會!

小紅也對著數據線看了好一會,「王醫生,會不會是剛剛的急剎車造成的儀器得短暫失靈,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圖像數據?」

王大夫微微點頭:「也許只有這一種可能了!」

正在此時卻聽到無線電台之中傳來了一陣「嘶嘶」聲,「這裡是『三鑫區人民醫院』,呼叫三號救護車,呼叫三號救護車!」

小劉伸手取下無線對講機湊到嘴邊「這裡是三號救護車,這裡是三號救護車,請講,請講!」說話時他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這樣那曼妙的身姿!

「嘶嘶,嘶嘶,我院轄區內發生了重大交通事故,請您迅速帶王醫生返回醫院,請您迅速帶王醫生返回醫院!」對講機中傳來了一個急迫的聲音!

小劉立時臉色蒼白,向王醫生看來,王醫生卻早已站起身來,搶過小劉手中的無線對講不無憤怒的說道:「喂,可是我的車上現在也有危重病人呀!」

「這是院里的命令,讓王醫生您迅速返回醫院,等到了醫院之後按病患的危急情況決定救治順序!」

王醫生無奈的點了點頭:「好的,我們這就迅速返回!」言畢掛上了無線對講,眉頭深鎖,「小趙,快點轄區除了重大的交通事故,院里我們迅速返回!」

小趙應了一聲:「收到,大家坐穩了!」話音剛落車頂的大喇叭之中立時便傳出了,尖銳刺耳的鳴笛聲。

二環路上的所有車輛自覺地為他們讓出了道路,救護車飛一般的向前衝去! 到嶺南之後,三人先找了間酒店住下來,思考下一步的行動。

葉雄在一張紙上,記下各種線索。

已知的線索有三:

第一,鬼先生會九穴神針,雖然很厲害,但是達不到醫神慕容風的程度。

第二,鬼先生身高在一七二到一七米六左右。

第三,鬼先生在龍嵐受傷的時候,曾經出過遠門。

這三條線索,第一條排除了慕容風,如果慕容風是鬼先生,那幽靈就不必要找古蒼山幫忙了,據古蒼山,以慕容風九穴神針的造詣,完全可以治癒幽靈身上的傷。

第二條,排除了南宮玉跟司徒衛明,因為南宮玉是女的,而司徒衛明不到一米的身高,跟審問得來的消息不符合。

剩下的只有四家了。

要找到是四家的哪一位,只能一個個排除,看看在十月三號那天,也就是龍嵐被自己打傷的時候,哪一個家主曾經出過門。

公孫洋,端木狂,歐陽天和上管錦鴻,到底哪一個才是真正的鬼先生呢?

這四大家族,分別在嶺南四個不同的城市,只能一個個去排查了。

第一站,就是離這裡最近的公孫洋家。

葉雄打電話過去,讓隔壁房間的安家姐妹過來。

片刻之後,兩女就過來了,進房間之後四下打量,眼神怪怪的。

「看什麼看?」葉雄奇怪地問。

「看看有沒有逃跑路線,如果你想潛規則我們,我們姐妹好逃跑。」安吉兒回道。

「你妹妹送上門我都沒要,還潛規則你們,洗洗睡吧!」葉雄沒好氣地回道。

接下來,葉雄將自己的計劃跟她們了一遍。

得知只能用土辦法,一個一個排查,安家姐妹知道這次任務,時間肯定很長。

除了逐個排除,也沒辦法了。

完之後,葉雄讓她們回去,安吉兒樂意,但是安樂兒反而不著急,呆在房間里不願意走。

「安樂兒,還愣著幹什麼,想在這裡這睡覺啊?」安吉兒喊道。

「這麼早回房間幹什麼,不如在主人這邊聊聊天,玩玩遊戲。」安樂兒完,躺到葉雄的床上,突然問道:「主人,不如我們打會牌吧,反正還早。」

「好啊,玩什麼?」葉雄反正沒事做,玩玩也不錯。

跟美女一起玩,他向來都樂意。

「我們玩鬥地主,好不好?」安樂兒提議。

「兩個人怎麼玩?」

豪門獨佔:如果愛你是場意外 「不是還有姐姐嘛?」安樂兒朝安吉兒招了招手,道:「安吉兒,過來陪我們一起玩。」

「不玩,沒意思。」

「不玩的話,我跟你絕交。」安樂兒威脅。

安吉兒撇了撇嘴,估計覺得時間還早,沒什麼事情做,也就同意了。

房間里有現成的牌,只不過要二十塊一副。

「賭什麼,總要有個賭注,賭起來才刺激。」安樂兒道。

「這樣吧,賭脫衣服,誰輸了就脫一件衣服,直接脫光為止。」葉雄邪惡地道。

作為一個偉大的,看過無數島國大片的男子,這是男人的夢想。

看片這麼多年,最刺激的,莫過於這種帶著遊戲的片子。

「你能不能再下流一?」安吉兒拉起安樂兒的手,道:「我們走,主人腦里全是齷齪的念頭,再呆下去我們肯定吃虧。」

「脫就脫唄,你又不是沒被他看過,我也不是沒被他看過。他把我們看光光,我們還沒把他看光光呢!」安樂兒不但沒拒絕,反而非常激動,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安樂兒,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安吉兒傻眼了。

「你玩不玩?」安樂兒問道。

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 「我才不陪你瘋呢,你要玩自己玩,心被吃得渣能不剩。」安吉兒完,跑回房間了。

「玩不成了!」葉雄非常遺憾。

「她不玩,咱們兩個玩,反正撲克牌的玩法多著呢!」

葉雄激動萬分,正想答應,突然電話響了起來。

是何夢姬的電話。

「我接個電話。」葉雄走到一邊去。

「睡了沒有?」何夢姬問。

「哪有這麼早睡,這才幾,九鐘不到?」葉雄壓低聲音,嘿嘿問道:「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是不是惦記著我睡不著?」

「鑒於你跟鳳凰之間鬧得不愉快,我發現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要提醒你。那就是你絕對不能跟女下屬發生任何暖味關係。作為一個老闆,你一旦跟女下屬發生過界的事情,以後就很難管理她們。實在憋不住了,我建議你在酒店叫幾個妹妹,我沒意見,但是安家姐妹,我勸你還是別碰。安家姐妹在你房間吧,我建議你讓她們回去睡覺。」何夢姬認真地道。

果然不愧是狗頭軍師,這何夢姬也太厲害了吧,居然知道安家姐妹在自己房間,

看著床上,坐在那裡獨自玩牌的安樂兒,葉雄思來想去,決定還是聽狗頭軍師的話,暫時不潛規則她們。

「安樂兒,你先回去吧,下次再玩了。」葉雄道。

安吉兒很遺憾,只好跑回自己房間睡了。

第二天,三人搭車直奔g市,找到公孫洋家,開始查探。

接下來幾天,三人分開打探消息,最終鎖定一個人物。

他就是公孫洋的兒子,公孫武。

這個公孫武,深得公孫洋的器重,幾乎每天都要教他針法,儼然是下一代公孫家的家主。

如果這公孫洋什麼時候離開過家,公孫武最熟悉。

「公孫武有個壞毛病,就是喜歡去酒吧把妹,幾乎每個星期六晚上都會去夜不歸酒吧泡妹,安樂兒,你今晚打扮成酒吧女,將他引出來?」安吉兒提議。

「這個辦法不錯,我們跟他玩一場仙人跳。」葉雄贊成。

轉眼之間,就到了晚上。

安樂兒身著黑色弔帶裙子,看起來惹火又高冷,看起來就像那黑暗中綻放的夜玫瑰。

「怎麼樣,還行吧?」安樂兒轉一下身子。

「不錯,比穿衣服好看多了。」葉雄連連頭。

「主人,你太壞了。」安樂兒朝他拋了個媚眼。

被她那雙妖媚的眼睛電了一下,葉雄感覺渾身像被電流通過,頓時大為讚歎:「連我都被你電暈了,還怕那公孫武不上當。」

「只要是男人,我就不相信他不上勾。」安吉兒道。

「安樂兒,心一,嶺南一派的人,不但會醫術,就連武功也不簡單,你千萬不能大意,要學會保護自己,聽到沒有?」葉雄嚴肅地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