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說什麼讓顧銘陪她一起去,那更加不行,寧願在這裡堅守待援,博那最後一絲希望,也不願意讓顧銘涉險,深知此刻顧銘對霍夫家族意味著什麼。

2020 年 11 月 4 日

她冷聲說:「那我今天要是不去呢?」

白人男子嘲笑說:「這恐怕由不得琳娜小姐說不去就不去吧!!」

白人男子做邀請的手勢說:「還請琳娜小姐不要為難我們,不要讓我們白跑一趟,否則我們沒有辦法給三殿主交代。」

卡捷琳娜說:「那是你們的事情,跟我無關,想請我過去,拿出你們的本事來。」

說著,卡捷琳娜打開車門下車,把槍口對準白人男人。

白人男子:「……」

他知道,卡捷琳娜此舉是告訴他,想請活的人沒有,屍體想要,有一具。

這能行?

大牌老公寵妻上癮 這顯然不行。

活著的卡捷琳娜才有價值,死了的卡捷琳娜不僅一文不值,還有害,會讓戰神會跟霍夫家族徹底撕破臉皮。

遲早的事情。

但早晚的區別可大了去了,他們才不想跟霍夫家族拼得兩敗俱傷,讓別的勢力坐收漁翁之利。

那麼,放過卡捷琳娜?

開什麼玩笑,既然他們選擇動手,那就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這點小小的困難,豈能難住他們。

不過,他們卻是沒有選擇直接動手,子彈沒有長眼睛,萬一卡捷琳娜真要有個三長兩短,他們回去沒有辦法交差。

他們選擇文斗。

白人男人說:「琳娜小姐,你這樣做毫無意義,只會白白送掉自己的性命,要不我們打個賭怎麼樣?贏了,我放你們離開,輸了,你跟我們走。」

「什麼賭?」卡捷琳娜問,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白人男子指著道路中央的巨石說:「看到那塊巨石了嗎?那是三殿主特意命力士放那裡的,只要琳娜小姐能讓人把它舉起來放到路邊,我們就放琳娜小姐離開。」

這哪是說打賭,這分明就是刁難。

卡捷琳娜知道。

但是,此刻她沒有講價還價的餘地,因為對方佔據著絕對的優勢,不可能傻到提一件很容易完成的事情讓她們去做,必然提一些無理要求,提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賭嗎?」

白人男子問。

卡捷琳娜不說話,白人男子說:「這是三殿下給琳娜小姐最後的機會,如果琳娜小姐不把握,不願意跟我們賭,那我們只能說對不起了。」

戰神會的人做好開槍射擊的姿勢。

見狀,顧銘從車上下來,走到卡捷琳娜身前,把卡捷琳娜攔在身後。

同時,他還問:「剛才你們嘀咕什麼?」

卡捷琳娜如實說:「戰神會的人說,要跟我打個賭。」

「打賭?」

聽到這兩個字,顧銘臉上露出笑容,他這人別的不喜歡,就喜歡跟別人打賭,贏到別人哭為止。 需要猶豫?

顧銘覺得,不需要猶豫,現在的形勢也不能猶豫,猶豫就有發生槍戰的可能。

他還是不想一到鵝國就大開殺戒,不想浪費那個靈氣,畢竟激發一次劍氣,需要的靈氣量很大,使用次數太多,不利於先天神珠的進化。

他還想早點激活先天神珠的第六大神通呢,能省則省,更何況,別人先禮後兵,作為禮儀之邦出來的人,他沒有理由被別人比下去,也得先禮後兵。

顧銘用英文說:「這個賭局我們接了。」

「什麼?接了?」

白人男子錯愕道:「你確定?」

他們提出這個賭局,就沒有指望過卡捷琳娜答應。

好吧!現在也不是卡捷琳娜答案,而是一個華人,講華語的華人。

有區別?

沒有區別,只要腦子正常點的人,都不會答應他們那樣的賭局,他們也沒有指望過別人答應,就是想要卡捷琳娜死心,告訴卡捷琳娜,他們就如同那塊攔在路中間的巨石,任她怎麼舉,都舉不起來,更別說舉起來搬到路邊,順利回家。

他們想讓卡捷琳娜死心,結果一名華人男子跳出來說他答應了,讓他們不得不懷疑對方是在跟他開玩笑。

顧銘肯定的回答說:「我確定。」

白人男人:「……」

他不知道顧銘哪裡來的底氣,更不敢想,顧銘壓根不聽不懂鵝語,壓根知道他們剛才說的啥。

當然,乃怕他知道,他也不會放過如此明顯對他有利的提議,目視卡捷琳娜說:「琳娜小姐,他替你答應了,你的意思呢?」

卡捷琳娜:「……」

她知道顧銘不懂鵝語,頭疼說:「顧銘,你知道他們跟我打什麼賭嘛,你就答應他們?」

要不是剛才顧銘不讓她跟戰神會的人走,要不是顧銘此刻擋在她的前面,她都忍不住懷疑,顧銘的本意是讓她跟戰神會的人離開。

顧銘誠實道:「我不知道啊。」

「那你答應他們?」

「這不衝突,現在你告訴我也不遲。」

卡捷琳娜想說,這很衝突,現在也遲了。

顧銘沒有給她這個機會,接著好奇道:「說說,他想跟你打什麼賭。」

卡捷琳娜無奈說:「他說只要我們把那塊巨石舉起來放在路邊,就讓我們離開,辦不到,我就要跟他走,否則,只能動槍。」

「這樣啊!!」

顧銘瞥了一眼前方巨石,估算了一下,說:「我應該可以。」

「真……真的?」

卡捷琳娜的聲音有點結巴,激動造成的,不敢想,在這山窮水盡的時候,顧銘還有這樣的驚喜等著她,出現患得患失的情緒。

到底是女人,乃怕是戰鬥民族的女人,意志也沒有男人堅強,更別說拿槍跟敵人拚死戰鬥。

一切,都是被逼出來的。

如果可能,她不想這樣做,想依偎在男人懷裡,享受男人溫暖結實的臂膀。

顧銘肯定的說:「真的。」

好久。

好久過去,卡捷琳娜才讓自己激動的心情平復下來,說:「那我答應他們了?」

「嗯!!」

顧銘點頭,卡捷琳娜不再猶豫,答應道:「他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這個賭局我接了,希望你們說到做到,不自食其言。」

白人男子說:「戰神會這點信譽還是有的,琳娜小姐你呢?」

卡捷琳娜說:「霍夫家族同樣如此。」

「那就好。」

白人男子滿意,知道卡捷琳娜不會拿霍夫家族幾百年的聲譽開玩笑,就如同他們,不會拿戰神會的信譽開玩笑一樣,說出背後勢力的那一刻,已經從個人榮譽,上升到家族榮譽。

誠意滿滿。

無需多講,白人男子抓緊時間說:「琳娜小姐,請開始吧!如果三分鐘內,你的人不能做到把巨石舉起來,並移動至路邊,那對不起,我同樣會認為是你輸了。」

依然跟剛才一樣,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態度蠻橫到了極點,令人十分的不爽。

可惜,形式比人強,卡捷琳娜依然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

顧銘有,有實力不把戰神會這近百號人不放在眼裡。

但是,他沒有選擇討價還價,因為三分鐘對於他來講,綽綽有餘,壓根不用在這上面跟對方爭辯,耽誤時間。

干就完事。

他走向巨石。

看到這一幕,戰神會的人驚了,卻是不敢想,出場的人會是顧銘,他們以為是霍夫家族的精銳保鏢呢,結果卻是一位身體瘦弱的華國人。

這能舉得起來?

白人男人面露不屑之色,心想,顧銘要是舉得起來,他立馬吃翔,還不止吃一坨,他要遲到飽為止。

不止他,很多戰神會的人都是這樣想的,覺得不可能舉起來,甚至都無法撼動一下,如果可以,他們也願意吃翔,一樣的吃到飽。

沒說,這是一個遺憾,否則今天的翔指定不夠用。

沒事。

顧銘不在意,一會讓他們跟吃了翔一樣難受就是了。

很快,顧銘來到巨石旁邊。

全場矚目。

站在巨石旁邊的力士還忍不住秀了秀他身上臌脹的肌肉,瞧不起顧銘的小胳膊小腿,嘲笑顧銘的不自量力。

搞得好像他覺得起來一樣。

「你舉得起來嗎?」顧銘用英語問。

力士搖頭說:「只有戰神才能舉起它。」

顧銘一點都不客氣的講:「既然舉不起來,那就一邊呆著去,我讓你瞧瞧,什麼叫做戰神。」

爹地靠邊,媽咪駕到 好狂!

絕世飛刀 力士嘲笑說:「你是不可能舉起來的。」

顧銘淡淡道:「用嘴,當然舉不起來,但是用手,可以。」

說的時候,顧銘雙手放在巨石上。

「起!!」

一聲爆喝,顧銘雙手用力,澎湃的力氣噴涌而出,這一刻的顧銘毫無保留,全力施威。

動了。

巨石動了。

看到這一幕,現場所有人都TM驚呆了,那些瞧不起顧銘的人,更是感覺嘴裡堵得慌,好似此時,真的有人往他們嘴裡不停的喂翔一樣。

巨石緩緩升起。

龐大的石頭,與顧銘的身軀形成鮮明的對比,顧銘是那樣的渺小,那樣的不堪一擊。可現實卻是,顧銘把那塊至少重達五千斤的巨石舉過了頭頂。

這一刻,顧銘不是戰神,勝似戰神,如戰神一般。

力士拜服,戰神會的人拜服,卡捷琳娜和她的保鏢同樣拜服,所有人都用畏懼的眼神看著顧銘,知道顧銘完成了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顧銘:「……」

他把巨石拋了出去。 沒辦法,太重了,乃怕強壯如顧銘,也不是說想舉多久就舉多久的,先拋為敬,他可不會傻到一直舉著,得留點力氣,應對接下來戰神會可能的反悔。

嘭!

巨石落地,發出好大一聲響。

不單單是落地,還如同重鎚一樣砸在他們心房,震得他們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咕嘟、咕嘟,艱難的咽著口水,不敢相信,有人可以辦成這樣的事情。

顧銘不在意,假裝輕鬆,拍拍手,好似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然後,他回去,坐上車,大聲說:「Let『sgo。」

聲音不大,卻是把眾人拉回現實,卡捷琳娜響應顧銘的號召,上車,坐在車裡,愉快的揮手說:「GO!!」

「GO!GO!GO!」

保鏢興奮的喊道,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剛才巨石是他們拋的。

他們有理由這樣高興。

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他們是人,活生生的人。

面對敵人,卡捷琳娜還有生還的可能,因為敵人的目標是活捉卡捷琳娜,不是殺死。

但是他們不一樣,他們要誓死捍衛卡捷琳娜的安全。

換句話講,他們不死,戰神會今天別想把卡捷琳娜強行帶走。

顧銘的舉動等於救了他們,他們感激顧銘的同時,興奮的喊幾聲,理所應當的事情。

收槍上車。

轟轟!!

汽車啟動,車隊再次上路,揚長而去。

戰神會眾人:「……」

他們站在路邊眼睜睜的看著卡捷琳娜的車隊離開。

好久,直到再也看不到卡捷琳娜車隊的影子,他們這才不甘心的把目光收回來,垂頭喪氣的站在那裡。

打死他們也不敢想,最後的結果會是這樣。

「頭,現在我們怎麼辦?」一名下屬問白人男子。

一寵成癮:總裁上司來敲門 白人男子:「……」

這TM不是明知故問嘛,涼拌!!

至於說什麼追上去,再次攔截卡捷琳娜,那確實絕無可能的事情,他們已經失去最佳的動手時間,再次追上去,那不叫攔截,那叫找死。

他不想找死,更何況,今天行動失敗的原因不在他,他們完全按照三殿主的意思在辦,怪只怪,卡捷琳娜今天接的這位華裔男人,太TM牛了,比戰神殿花重金培養的大力士還牛,他們敗得不冤。

不多說,調頭回去,不在野外喝冷風,順便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彙報上去。

三殿主:「……」

必成的計劃,最後居然被一個華裔男子給破壞了。

這能忍?

別說負責此事的三殿主忍不住,戰神會其它大佬也忍不了啊!非得給顧銘一點厲害瞧瞧,讓顧銘知道多管閑事的下場。

他們壓根不敢想顧銘是卡捷琳娜請來的醫生,更不敢想顧銘能治好維克多的病,否則他們指定不惜一切代價殺掉顧銘。

等到他們知道的時候,一切都晚了,恨死了顧銘,到時候何止是想給顧銘一點厲害瞧瞧,而是想把顧銘大卸八塊。

鵝國因為顧銘的出現而精彩。

顧銘不知道,不知道卡捷琳娜今天的劫難消失沒有,但他不在意,也沒有想過再開慧眼,因為他知道卡捷琳娜今天沒有性命之憂。

足夠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