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裏.我有些『迷』茫.這尼瑪聽來聽去.就沒聽到有什麼合適的啊.老曹估計是看出我的問題了.於是繼續說道:“屬羊男士的最佳婚配 :

2020 年 11 月 4 日

一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兔年八月出生的女士.

二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虎年六月或十一月出生的女士.

三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馬年十月或十一月出生的女士.

四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雞年六月出生的女士.

五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狗年五月出生的女士.

六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鼠年九月出生的女士.

七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牛年六月或馬年一月生的女士.

八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龍年八月生的女士.

九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馬年二月出生的女士.

十月生屬羊男士:最宜娶馬年八月出生的女士.

十一月屬羊男士:最宜娶虎年四月出生的女士.

十二月屬羊男士:最宜娶馬年二月或三月出生的女士.”

少將的野蠻嬌妻 好吧.說完男『性』屬羊的敢情運程.那麼接下來這老哥該說女『性』的了.

“屬羊女士與不同屬相結合的婚姻狀況:

與屬鼠男士結合.可以配對.但對鼠有點不利.因爲只有當鼠比較富有.羊纔會感到滿足.而鼠還會終生受制於羊.

與屬牛男士結合.婚姻不太和諧.牛沒有幻想力.也不能忍受羊的怪念頭.

與屬虎男士結合.關係不好.經常吵吵鬧鬧.婚姻的幸福和甜蜜在憤怒聲中漸漸淡泊.並有可能發生感情的破裂不幸事件.

與屬兔男士結合.美滿的婚姻.兔會很喜歡羊的豐富的餓幻想力.並且對藝術雙方都有自己的見解.這令他們更加融洽.

與屬龍男士結合.羊喜歡龍.但卻不能幫助龍.如能對龍的事業無損害.雙方都是可以結合的.

與屬蛇男士結合.婚姻只是在演戲.如果蛇相當富有.時間或許會長久些.

與屬馬男士結合.一切都比較幸福.他們不會厭煩對方.而羊會感到十分安全.馬也能專心一致地對待愛情.

與屬羊男士結合.兩個消極的人在一起.往往會找不到生活的支柱.

與屬猴男士結合.可以結合.猴的錢財讓羊滿足.而羊又能提起猴的興趣.

與屬雞男士結合.愛情並不理想.羊除了談情說愛和享受之外對工作不感興趣.也不願雞去工作.

與屬狗男士結合.不會有幸福.兩人都不斷令對方精神緊張.

與屬豬男士結合.不是很好.羊喜歡豬的財富.卻未必肯爲他付出.

屬羊女士的最佳婚配 :

一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蛇年三月生的男士.

二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虎年十一月出生的男士.

三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馬年十月出生的男士.

四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龍年三月出生的男士.

五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猴年六月出生的男士.

六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猴年七月生或鼠年七月出生的男士.

七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鼠年九月或兔年六月出生的男士.

八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牛年二月或鼠年九月出生的男士.

九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鼠年或牛年二月出生的男士.

十月生屬羊女士:最宜嫁虎年九月出生的男士.

十一月屬羊女士:最宜嫁馬年四月出生的男士.

十二月屬羊女士:最宜嫁馬年二月或十月出生的男士.”

說良心話.老曹不愧爲北馬的嫡系傳人.這麼複雜的關係.這老哥背誦起來.完全是一氣呵成.中間那是一點停頓都沒有.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血統吧.

不過.讓我感到糾結的是.貌似這老哥的精神頭都拿來背誦這些東東了.想當初.如果這貨能夠將背這些東東的精力放到學習上.估計早特麼就考上北大啦.何苦現在混得這麼慘.

書歸正傳.上面介紹了屬羊之人的命理以及化解之道.希望能給廣大讀者朋友們帶來一些幫助.

我單從電話那邊的聲音上.就聽得出來.這事兒絕對在我管轄的範圍內.於是趕忙衝阿哲問道:“你現在在哪兒呢.”

“我帶着你嫂子跟孩子在二院呢.你趕緊過來吧.”這貨估計也是夠激動的.說完這話.居然掛斷了電話.留下一臉苦『逼』的我.反打回去…

待續 撥通電話後,我用命令的口氣朝對方說道:“你要是開車的話,現在就帶嫂子跟孩子在二院門口等我,我離你那兒不遠,馬上就過去。”說完話後,我也不等對方同意,也是掛斷了電話。

其實,我現在真心不想去二院,因爲裏面還特麼有一個嬰兒眼巴巴的等着我去幫他完成未了的心願呢。在沒找到對方的骸骨之前,我還是老實的別進二院了吧。

想到這裏,我看了眼車外,就見馮健正跟那個爺們廝打在一起,而他老婆則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跟個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於是,我將車鑰匙拔了出去,隨後下車來到這幾個人面前,非常禮貌的對地上還在啼哭不止的女人說道:“嫂子,我那邊還有點事兒,這是馮健的車鑰匙。”

說完話後,我也不理會那娘們詫異的眼神,將車鑰匙一把塞到她的手中,就開始朝着二院奔去。

寫到這裏,可能有的讀者會問,爲毛不打車過去啊?我的回答是:那是本市最擁堵的地段之一,跟打車比較起來,還是用走的比較快。而且,當我小跑着超過身邊那些寶馬、奔馳的時候,內心的滿足感是槓槓滴,哈哈,讓你們嘚瑟,堵上車的話,還特麼沒小太爺跑的快呢,哇咔咔!

來到二院的門口,我看到阿哲坐在丫那松花江小麪包的駕駛室內,正焦急的四下找尋我的蹤影呢。當看到我出現的時候,這老哥拉開車門,風一般的來到我的身邊,“賈樹,快!快!”

我知道這哥們嘴笨,於是跟在他的身後,進入到麪包車的後坐內。

進來後,就看嫂子邊哭邊對孩子說話呢。“寶寶乖啊,別鬧啦,媽害怕啊!”

就見躺在車座上那嬰兒,先是哇哇的大哭,當嫂子說完這話以後,那孩子居然不哭了,繼而拼命的揮舞着自己的小手,開始嘎嘎的狂笑不止,邊笑邊不停的晃着丫那小腦袋。等我跟阿哲進來後,那孩子又特麼開始大哭起來,尼瑪,這也太恐怖了吧。

我看了看眼前的孩子,就感覺渾身打了個冷戰,尼瑪,這得有多邪性啊?

於是,我也顧不上開天眼,直接掏出隨身攜帶的淨化符,吧唧一下就貼到孩子的額頭上,隨後那孩子停止啼哭,閉上雙眼,開始沉沉的睡去。

“我次奧!”看到效果如此明顯,阿哲由衷的罵了一句,“這尼瑪也太靈驗了吧?”我就當這句是誇我了。

“到底怎麼回事兒啊?”我調整一下呼吸的節奏,隨後開口問道。

“我也不知道啊。這不正開車拉活呢,就接到你嫂子的電話,說孩子出事兒了,於是我就拉着你嫂子跟孩子來二院。哪知道啊,兒科的醫生看完後,居然讓我找個出馬仙兒,並說這不屬於他們治療的範圍,你說現在的醫生怎麼都這樣啊?”阿哲忿忿不平的罵道。

“呵!”我笑了笑,“你還真得感謝這大夫,估計對方年紀應該很大了吧?”我把自己的猜測問了出來。

“是啊,看樣子能有六十來歲了,你怎麼知道對方多大年紀的?難道你認識這裏的兒科大夫?”阿哲不解的詢問我道。

說良心話,這老大夫挺有醫德的,換做那些貪財的醫生,絕對會讓阿哲帶着孩子把各項檢查做上一遍,然後各種抗生素一頓用,至於治好治不好,那就是後話啦,但錢是必須要賺滴!

“不是老大夫,也不會知道這屬於髒東西上身啊。醫院是解決不了這種問題的,老哥。”估計那老大夫也怕治不好擔責任,於是纔給阿哲指了條明路。

“髒東西?”阿哲一臉苦逼的聽完後,然後將目光轉向嫂子,“你都帶孩子去哪兒了啊,我的親媳婦?”

“我也沒帶孩子去哪兒啊,就抱着她去了趟鄰居家,當時做菜,沒有醬油了,我尋思大冬天的,給孩子一個人留在家裏,我也不放心啊,於是就抱孩子一起去的鄰居家,誰知道從鄰居家出來,孩子就這樣了。”說到這裏的時候,嫂子忽然喊道:“哎呀,醬油還沒還人家呢!”

我次奧,嫂子這話一說完,我特麼一口吐沫嗆在氣管裏,好懸沒給我卡死在原地。

“哪個鄰居家?”阿哲刨根問底的詢問嫂子。

“就隔壁老吳家啊,怎麼了?”嫂子一本正經的回答道。

“我次奧,你缺心眼啊,老吳他媽上個月剛去世,你不知道啊。” 呆萌日誌:我的老婆是兔妖 貌似阿哲一句話道破了這次事件的真相,想來我這嫂子還真夠缺心眼的。

“都死了一個多月了,能咋地啊?”嫂子居然還挺不服氣的。

“你說能咋地,孩子什麼樣你沒看到啊?”這給阿哲氣的,就差沒上去踹嫂子兩腳了。

“行啦,你倆可別吵吵了,大街上好看啊。”我趕緊打斷這兩口子的口水仗,繼而扭過頭朝嫂子說道:“嫂子,孩子太小,眼睛太亮,有些我們大人看不到的東西,他們都能看到,而且這次應該是對方的媽媽,借孩子的身體回來還願來了,下次記得別帶孩子到處亂走就是了。”我能說什麼,只能往好了勸唄。

“聽到沒,你個敗家娘們。”阿哲朝嫂子罵了一句,隨後繼續說道:“趕緊上車啊,我送你們孃兒倆回家後,還得出去賺錢呢。”

然後就見嫂子悻悻的回到車內,“走了啊,賈樹!”阿哲跟我打了個招呼後,一腳油門,那臺破面包離開二院,逐漸消失在我眼中,不過,爲毛我感覺好像少點什麼似的呢。

我一個人孤零零的在二院門口,喝了足足能有十多分鐘的西北風,才特麼想清楚,次奧你大爺的,你特麼連句謝謝都沒跟小太爺說,就特麼帶着媳婦孩子滾蛋了,哪兒有你這樣辦事兒的。

這尼瑪不是典型的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嘛!我特麼這是瞭解你是那種不拘小節的人,這要換做旁人,早就罵你家八輩祖宗啦。

好歹你丫跟你媳婦跟我道個謝,哪怕是虛情假意的問我接下來要去哪兒,然後找個理由推掉,也是那麼回事兒啊。怎麼着,好不提,賴不提的,把我一人丟在二院門口喝西北風啊,太尼瑪不講究,不地道了吧!

我正準備掏出電話好好損一損阿哲呢,就發現一臺黑色的本田雅閣快速的停靠到了我身邊。隨後從裏面探出一個長相比較秀氣的男人衝我喊道:“賈樹,快上車!”

待續 我仔細打量着雅閣車內跟我說話的男人.小圓臉.尖下頜.小眼睛.留着韓式的髮型.戴了雙鑲金邊的眼鏡.嘴脣顏色有些暗淡.總體給我的感覺應該比較哈韓.

那貨見我死死的盯着他看.於是特糾結的再次喊道:“刀八讓我來接你.”說完依舊那副要死不活的德行.次奧.你丫就不能一次把話說完啊.不過對方的口音絕對不是本地人.說起話來軟軟的.應該是湘浙一帶的人士.

想了片刻.好歹跟戒癡和尚.刀八妹子算是認識一場.對方喊我過去.估計也不能加害於我.於是.我拉開車門.進到車內.

“你來開車.”還沒等我屁股坐穩呢.駕駛室內的傢伙就冷冷的丟給我這樣一句.

我撇個大嘴不滿的說道:“我不會開車.你要是也不會開車的話.咱就打車走.”

說完以後.這傢伙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隨後雙手一打方向盤.將車駛離了二院.我則趁機給王麗麗去了個電話.

“妞兒.我這邊處理點事兒.晚點回去啊.”我低聲的與對方說道.

“行.你在外面注意安全啊.”王麗麗關心的說道.

“知道了.你在店裏等我吧.”“好.麼麼噠.老公.”“麼麼噠.”

“咱們這是去哪兒啊.”我掛斷電話後.朝身邊那貨問道.可對方居然把我當做空氣一般.多一個字都懶得跟我說.不論我如何詢問.那傢伙就跟死人一樣.就知道開車.當真是把小太爺氣個半死.

好在汽車行駛了半個來鐘頭後.就到達了目的地.如果時間再久一些的話.估計我真能將肩膀上的吊炸天變爲手槍.然後一槍崩了對方.

等到了一處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農家大院套以後.這貨熄火坐在駕駛室內.也不知道從哪兒整出來一臺筆記本電腦.就坐那玩上了.留下我一臉黑線的盯着丫.

我大概能看了十多分鐘.也沒看出來這貨在幹嗎.因爲都是一些代碼之類的東東.看不出來也是正常的.就見八妹從院內出來.然後特無奈的衝我喊道:“賈樹.進來.”

“次奧.”我朝身邊那傻逼扔下一句後.快速的下車.然後重重關上車門.而這貨居然頭也沒擡.繼續鼓搗他那破電腦.

我記得曾經有個外地人問我.你們東北是不是經常發生殺人案件啊.我說:“是的.國家爲了照顧我們東北人耿直的性格.允許我們一生之中殺一個人.所以沒事兒別他媽惹我.我名額有限….”鑑於現在這癟犢子對我這種帶答不理的樣子.我只想告訴丫的:“不管你社會人際關係多硬.多牛逼.多有錢.多麼的了不起.請你和我這個東北人好好的說話.我們東北人.一般不惹事.一旦惹了.那都不叫事兒.那叫新聞.”

八妹估計是看出來我的不爽.於是快步來到我的身邊.一拉我胳膊.朝我露出了一個非常迷人的微笑.隨後說道:“別和假幣一般見識.咱趕緊進去.”

“假幣.”我重複了一遍這個名字.好嘛.誰爹媽能那麼缺心眼.居然給孩子起這麼個名字.哈哈.

八妹拉着我邊往院內走.邊衝我說道:“車內的人姓寧.叫偉超.因爲名字是偉超.叫久了.大家就習慣性的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假幣.”

尼瑪.誰起的外號.太特麼有才了.聽上去真的是朗朗上口.別具一格啊.看那孫子的樣子.絕對就當不了真錢.

樂歸樂.我還是詫異的對八妹問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兒了.那麼着急找我.還有.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八妹聽我說完.絲毫沒有放鬆前進的腳步.“對我們這行人來說.找個有靈力的人還不算什麼難事兒.這個以後再說.這次找你來.主要是問你昨天晚上抓來那個女鬼.到底應該怎麼處理.”

“怎麼處理.”我不高興的白了八妹一眼.“不是說好你帶過去給戒癡和尚化解怨氣.然後超度昇天的嘛.”

“怨念太大.沒法超度了.這才找你問問意見.”八妹頓了一下.隨後繼續說道:“現在就剩下將對方的怨念消除掉.以免對方繼續出來害人啦.”

我靠.轉了特麼一大圈.還是要我動手滅掉對方的魂魄.讓我承擔這個因果啊.尼瑪.

妻情綿綿 想到這裏.我甩開刀八拉着我的手.恨恨的說道:“吃力不討好的事兒.別找我.真是的.‘

“誰讓你是我們這些人的頭兒啦.”王麗麗衝我吐了吐舌頭.調皮的說道.

“你不是告訴我.會有因果報應的嘛.”我特不情願的回答道.因爲這纔是我糾結的最主要的原因.

“賈施主莫要驚慌.”不知道什麼時候.戒癡這吃貨居然來到了院內正房的門口.朝我施了個禮後.開口衝我說道.

“臭和尚.我是不驚慌.但我怕因果報應啊.要不咱倆換換.”我半開玩笑的衝戒癡說道.

“賈樹.真不是你想的那樣.”八妹特無奈的央求我說道.

“那是什麼樣.”我就恨說半截話的人.

八妹聽我說完.先是偷眼看了看戒癡.發現對方微微點頭後.正準備告訴我實情呢.就看院子的大門被人推開.從院外進來兩個穿着袈裟的和尚.

我一看進來的是和尚.趕緊將自己的靈力爆發.因爲我是真擔心又是華蓮那羣妖僧過來找茬兒.但當我看到那倆和尚袈裟的顏色後.才放下心來.

就聽那倆和尚進來後.先是朝戒癡行了個禮.口誦:“阿彌陀佛.”戒癡還禮後.其中高個子的那個和尚開口說道:“戒癡大師.這次又要麻煩您了.”

就見戒癡笑着對這兩個和尚說道:“本是同門.無所謂麻煩與否.只是我說的那兩個條件.不知二位能答應嗎.”

矮個子的和尚應該是不知道還有條件.於是擡起頭來看着高個子的和尚.而高個子的和尚並沒有看身旁的和尚.馬上就回答道:“可以的.”

“那就好.阿彌陀佛.”戒癡聽對方答應以後.眉眼之間滿是笑意.隨後讓出半個身子.示意對方隨他進入屋內.

我趁這機會.小聲的詢問身邊的八妹.“怎麼個意思.我沒看懂啊.”

“來得還真是時候.省的我跟你解釋了.”說完後.拉着我的手.搶在那兩個和尚之前.隨着戒癡進入到正房裏面.

待續 擦什麼叫省得跟我解釋了於是我壞壞的朝八妹問道:“你最近是不是乳酸經痛又氣短啊爲嘛不跟我解釋了啊”

這給八妹氣的啊狠狠的掐了我一把隨後將我拉到房間內的角落並對我做出了一個噓的手勢於是我只好知趣的閉上嘴巴看着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

先說說這個屋子本身並不大也就是普通一個客廳的大小屋子的正中央供奉着一尊佛像看樣子應該是釋迦摩尼下面擺放着供品以及香燭之類的物件兒

再看那兩個和尚進來之後並沒有隨手把門帶上等了一小會兒貌似又進來幾個中年男人每個人手中都拎着幾塑料袋貌似裏面裝滿了東西在那倆和尚的指揮下後進來的那幾個人將手中的東西放到牆角隨後都乖乖的離開房間最後離開的那個爺們順手將門給帶上

等門關好後高個子的和尚纔開口說道:“這是戒癡大師您吩咐的齋點我已經安排人給您放好了”

“善哉善哉”戒癡和尚看着那些吃的滿心歡喜的唸叨着等再將目光轉向眼前這倆和尚的時候這貨一改剛剛笑容可掬的樣子而是非常嚴肅的問道:“盡形壽此事不與外人說否”

“出家之人不打妄語喏”這倆和尚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寫到這裏我給讀者們簡單的解釋一下:盡形壽就是從此時此刻開始到生命終結的意思盡形壽此事不與外人說否就是從現在開始到生命結束不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給其他人至於下一句就更簡單了意思就是出家人不說謊答應您的要求的意思

原來剛剛那戒癡和尚提出來的兩個要求居然一個是齋點一個是不可說與外人知道擦搞什麼啊弄得這麼神神祕祕的我可得認真看一看

等兩個和尚回答完畢以後戒癡和尚囑咐二人閉上眼睛心無雜念隨後來到這倆人的身前一手按住一個和尚的腦袋隨後開始低聲吟唱着什麼

唱得應該是梵文至於什麼意思我是真不知道如果讀者好奇的話完全可以聽薩頂頂的《萬物生》梵語版的就知道我當時是什麼感覺了當然這是沒有配樂滴

就見戒癡和尚唱着唱着禿腦殼子上面就開始冒出水蒸氣咯我離開原地移動到戒癡的正對面從正面觀察了下戒癡當時的樣子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就看這貨的黑眼仁全部翻到上眼皮裏就特麼跟翻白眼一樣腦袋冒着蒸汽嘴裏唱着我聽不懂的梵語小調兒那樣子當真是詭異至極

唱了能有十幾分鍾以後戒癡和尚的黑眼仁才慢慢回到眼珠中間並停止吟唱再看剛剛被戒癡和尚摁過的兩個腦袋分別留下了深淺不一的兩個紅手印

八妹此刻來到戒癡和尚的身邊遞上去一條潔白的毛巾戒癡也不客氣接過來直接就開始在丫那禿腦殼子上開擦跟他媽擦皮鞋似的我說丫那大腦袋爲毛錚明瓦亮敢情您沒事兒就這麼擦啊哇咔咔

等將頭上的汗水擦乾以後戒癡開口低聲說道:“剛剛我爲二位看了往生薄發現兩位師兄前生也是和尚當我想繼續查看師兄們都在何處修行之際韋馱羅漢出現在我眼前並用一塊黃色的綢緞擋住了我的視線因此此次的查找只能作罷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原來如此”兩個和尚心悅誠服的回答道聽得我是一頭霧水啊

“刀八勞煩您送兩位師兄去偏房吃茶我稍後便去”說完後戒癡和尚開始朝着我走來

拋開八妹帶倆和尚出去不談單說戒癡和尚來到我身前簡單的說了句;“這次應該知道爲什麼要讓你出手送那女鬼上路了吧”

我笑嘻嘻的摸着戒癡那光滑的大腦袋然後狗血的回答道:“不知道”這給戒癡氣的一晃腦袋脫離了我摸着他的那隻手然後嘆了口氣說道:“花非花,霧非霧, 夜半來,天明去”

這尼瑪給我氣的搞飛機啊怎麼還整出來白居易的《花非花》來了好吧對付這號臭不要臉的我只能猥瑣無下限啦

於是我繼續用手摸着戒癡和尚的大腦袋並惡狠狠的說道:“尼瑪說普通話行不行”

戒癡和尚這次沒有擺脫我的手而是及其糾結的說道:“賈施主慧根深厚怎麼就不懂得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而今世的果又會成爲來世的因這種粗俗的道理呢”

“道理我懂但你想說什麼”我這真是實話這貨雲裏霧裏的說了一大堆廢話可尼瑪這都哪兒跟哪兒啊聽得我更蒙圈子啦

“哎之所以讓你來送那女鬼上路並不是希望你將其打到魂飛魄散消失不見;而是希望借你之手將前世的因果斬斷罷了”戒癡和尚特別誠懇的對我說道

“不懂”我簡潔明瞭的給了對方我的觀點

“哎”戒癡和尚嘆了口氣“坐下說吧”並將我讓到屋內的座位上後隨即坐到我的身旁對我說道:“這個女鬼前世對你做了不該做的事情因此她纔要承擔今生的惡果雖說生前不是由你做的了斷但死後魂魄久久不能進入六道輪迴就需要賈施主出手來將這段因果畫上個句號啦”

聽戒癡說完我趕忙問道:“那不對啊即便我不將對方的魂魄打散但按照八妹的說法我也是需要承擔這個因果的而且對方怨念那麼大我要是不將對方魂魄打散的話又如何能化解對方的怨念呢”

戒癡和尚剛要說話就被我打斷“你等我說完的你那麼牛逼都不能超度對方進入六道輪迴爲毛我一個剛入這行的人就能夠做到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