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郁可櫻愣在那裡,程喬一拍腦袋說道:「我都忘了,你剛從國外回來,還不知道這些呢。算了,不說這些了。那我們分開行動吧,誰先約到先寫。」

2020 年 11 月 4 日

郁可櫻點點頭,拿著主編給的資料回到了自己的工位。 郁可櫻決定先聯繫司徒昊。她手邊的資料上留的電話是公關部的。

「您好,昊天集團公關部,請撥分機號,查號請撥0……」電話撥過去,裡面傳來了冷冰冰的女聲。

按照提示,郁可櫻撥了分機號,轉接到了公關部經理。

「您好,請問是曹經理嗎?」儘管隔著電話,郁可櫻依然保持著良好的姿態。

「我是,請問您是哪位?」

「曹經理,您好!我是經濟周刊的記者郁可櫻,我們雜誌想採訪一下昊天集團總經理司徒昊先生,了解一下他本人的經歷,以及他對目前房地產市場的研判。」

「司徒總經理一般都不接受採訪的。這樣吧,你先發個採訪函過來,我跟領導報送一下,看看領導有沒有興趣。」

「好噠,發到公關部郵箱就可以嗎?」

「是的。」

「好,我待會就發,麻煩您查收一下!」

「好,再見!」

「再見!」

掛斷了電話,郁可櫻迅速給公關部郵箱發了郵件,然後又立刻聯繫了優勝集團,得到的結果也是一樣,要等通知。

這一等就是一個星期。無論那一邊都沒有消息。這種結果郁可櫻是預料到的,一般公關部是不會給領導找麻煩的。

郁可櫻問了程喬進度,結果發現程喬和她一樣。

「程姐,您不是和這些企業的公關部有聯繫嗎?」

「是有聯繫不假,平時報個消息,了解一下動態還可以。現在是要採訪總經理,誰也不會主動去找麻煩的。」

聯繫不到人,又不能跟主編說題做不下去。郁可櫻猶豫了很久,決定直接聯繫司徒昊。 不太確定司徒昊是不是換了手機號,郁可櫻先嘗試打了他秘書的座機。

「您好,昊天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您好,我是經濟周刊的記者郁可櫻,想約司徒總經理做一次專訪,不知道您可以幫我轉接一下電話嗎?」

「不好意思,集團對外宣傳都是通過公關部的,請您聯繫公關部。」電話那頭,秘書客氣地拒絕,然後掛斷了電話。

這個結果郁可櫻也預料到了。最終,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郁可櫻撥通了司徒昊的手機。短暫的連接后,電話居然接通了。「看來他沒換號碼!」郁可櫻這樣想著,電話那頭便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您好,哪位?」

「是司徒總經理嗎?」郁可櫻保持工作態度,禮貌地問道。

「你是哪位?」司徒昊聽著聲音有些熟悉,可是號碼卻沒見過,有些疑惑。

「司徒經理,您好,我是經濟周刊的記者郁可櫻。」

「可櫻?真的是可櫻嗎?」司徒昊原本斜靠在老闆椅上,聽到電話那頭是郁可櫻后,不自覺地坐了起來。

「是我,司徒師兄好久沒聯繫了。」

「你回國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這個,一兩句話說不清楚。師兄,我今天打電話是想和您做個專訪。我們雜誌準備出一個月的專刊,專門圍繞4大集團的總經理,一方面是報道你們的事迹,另一方面是你們對現今房地產行業的評估和研判。不知道您可以接受採訪嗎?」

「一般來說我是不接受媒體採訪的,不過假如你以師妹的身份跟我約的話,那倒可以考慮。」司徒昊和郁可櫻的關係一直很好,是那種鐵哥們的好。此刻知道她回來了,自然是高興的,不過還是想小小地戲弄一下她,誰讓她那麼疏離地說話。

「好嘛,那我就約師兄吃個飯,師兄隨便跟我聊聊天,可以吧?」郁可櫻一轉眼便明白司徒昊的意思。

「那就約昊天集團樓下的咖啡廳吧,我看看行程表,再回復你。」司徒昊一邊翻看行程表,一邊說,「手機號是微信號嗎?我待會加你。」

「好噠,那師兄確定好時間,再聯繫我。」

掛斷電話,郁可櫻知道司徒昊一旦知道她回來,那麼那個人估計也很快就會知道了。她必須要在見到他之前,調整好心態。 和司徒昊約在兩天後的下午3點,在昊天集團樓下的咖啡廳。

郁可櫻到的時候,離3點還有一刻鐘。當時是上班時間,咖啡廳里沒有幾個人,她找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並點了一杯美式咖啡。

咖啡廳的周圍都是玻璃裝修,很容易看到外面的場景。郁可櫻看著外面昊天集團門前車來車往,很多人進進出出。她想到,華夏集團好像有個項目和昊天集團合作,而這個項目最近一直在招標。「那這些人就是來托關係的嘍!」郁可櫻這樣想著,突然感覺有東西晃了一下。她一轉頭,發現有一輛麵包車停在馬路邊上,裡面的人正拿相機在拍照。

招標走後門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如果這消息被人惡意利用,牽扯到商業賄賂的話,對昊天和華夏都不是好事。這樣想著,郁可櫻撥通了司徒昊的手機。

「可櫻,你到了?我這邊還得一會兒。」司徒昊那邊看起來有些忙,周圍也很吵。

「師兄,樓下有記者在拍照,看樣子應該不是你們請的。今天是昊天招標的日子吧,別在新聞稿發出來之前,被曝光才好。」郁可櫻並沒有直接說明,但她相信司徒昊明白她的意思。

「知道了,我會處理的。」司徒昊站在窗邊往下看,看到了停在路邊的麵包車。他掛斷電話,招呼公關部去處理。

郁可櫻便喝咖啡邊看著,外面那輛麵包車突然被追尾了。後面的車輛和麵包車裡的人爭執起來,還撞掉了記者手中的相機。隨著爭執升級,最終驚動了昊天的保安。雙方都被保安帶走了。

看到保安帶走那些記者,郁可櫻勾起嘴角。這個司徒昊處理事情的方式還真是特別。 司徒昊走進咖啡廳的時候已經是下午4點多了,夕照恰好照到郁可櫻坐的位置。

「可櫻!」司徒昊走過來坐在郁可櫻對面,並招呼服務員上了一杯卡布奇諾。

「師兄好久不見!」郁可櫻巧笑嫣然,「師兄處理事情的手段越發高明了。」

司徒昊搖搖頭,知道她說的是什麼:「這可不是我做的,這種事都要我出面,昊天的公關部經理給我做算了。」

「師兄,那我們開始採訪吧!」

「好,你問吧。」

郁可櫻打開錄音筆和筆記本,開始了對司徒昊的採訪。一個多小時的採訪,司徒昊一直很配合,說了很多關於目前市場的看法。

按下錄音筆的按鈕,郁可櫻將錄音保存好。

「師兄,謝謝您配合我的採訪,完成稿件後會發給您審核。我是發給您,還是發到公關部?」郁可櫻又習慣性地切換到工作狀態。

「發給我就行了。」司徒昊倒也沒說什麼,畢竟是在工作中。

「另外,我們打算用您做封面,需要給您拍封面照。假如您有比較合適的正裝正面照也可以,不過一定要夠大,是專門拍的那種。」

「有,到時候我連文章一起給你。」

「好噠,謝謝您!」

「工作談完了,可以談談私事了。」司徒昊喝了口咖啡,饒有興緻地看著郁可櫻。

「師兄想談什麼?」

「什麼時候回來的?」

「沒多久,2個月前吧。回來休息了一個多月,這個月剛開始工作。」

「和以前的朋友聯繫過了嗎?」

「還沒有,你是第一個。」

「禹還不知道你回來?」

「嗯。」再次聽到這個名字,郁可櫻發現自己還是無法保持冷靜,只是簡短地回答了司徒昊的問題。

「可櫻,你知道的,你跟我聯繫了,禹知道你回來是早晚的事。」

「我知道,我並沒有打算避開他。」的確,郁可櫻並沒有打算避開夏侯禹,只是想把那個時間拖后一些,再拖后一些。

司徒昊沒有再說什麼,而是轉換話題問了一些郁可櫻在國外的情況。 司徒昊和郁可櫻分開后,就去了山水會所。那天,是他們幾兄弟每個月固定聚會的日子。

司徒昊到的時候,裡面已經開始吃喝、玩遊戲了。

「昊,今天怎麼這麼晚呀?」游平彥看到司徒昊進來,邊喝酒邊打招呼。

「剛才約了記者做專訪,結束的有些晚。」司徒昊把外套脫了,坐在桌邊,開了瓶酒就喝了起來。

「記者專訪?昊,你什麼時候轉性,喜歡這玩意兒?」皇甫恆剛喝進去的酒一口吐了出來。

「你注意點!」司徒昊斜了他一眼,「沒辦法呀,採訪我的記者是一個小師妹,總不能不給面子吧。」

「小師妹?誰呀,這麼大面子,能讓昊少願意接受採訪?」游平彥驚訝了。

「這個嘛,你就別管了。等雜誌出了,我拿給你們看,那篇報道寫的真不錯!不愧是新聞系和經濟系雙學位。」司徒昊說著,瞄了一眼夏侯禹。果然,聽到「新聞系和經濟系」時,夏侯禹的手停頓了一下。

「能讓昊少這麼保密,不會是喜歡上人家了吧?」皇甫恆看著司徒昊一臉得意,覺得很不尋常。

「喜歡上誰呀?」隨著聲音,一個女生推門而入。

「蕊兒來了!」司徒昊點點頭,招呼妹妹過來坐。

「你們剛說誰喜歡上誰了?」司徒蕊坐下,吃著桌上的零食問道。

「你哥嘍,喜歡上一個女記者,為了追人家還接受人家採訪。」皇甫恆添油加醋地說。

「哈?我哥喜歡上一個女記者?還用這麼low的方式追人?」司徒蕊一臉詫異地看著自家哥哥。

「別亂說,我可沒說我喜歡上她。不過嘛……」司徒昊今天心情很好,也不計較這群傢伙算計他,我現在只想雜誌快點出來,看看夏侯禹的表情。 一個星期後,雜誌出刊了,郁可櫻寄了5本給司徒昊。拿到雜誌,司徒昊第一時間去了華夏集團,還順便叫上了游平彥和皇甫恆。「好戲總不能我一個人看吧!」這樣想著,司徒昊心情好極了。

在華夏集團總經理辦公室里,夏侯禹、皇甫恆、游平彥、司徒昊談論著近期的樓盤開發計劃以及購物廣場的建設。

臨近午餐的時候,工作談論結束。司徒昊看大家開始收拾東西,突然開口:「上次我提的記者採訪我的事情還記得不?」

好端端地怎麼提起這茬?游平彥和皇甫恆對視一眼,疑惑地看著司徒昊,等著他繼續說。

「我今天收到雜誌了,特意帶過來一本給你們看看。」司徒昊說著,揚了揚手裡的雜誌。

游平彥朝天翻了個白眼,無語地看著司徒昊:「你還真是無聊!」

「文章寫得不錯的,你看看嘛!」司徒昊不理會游平彥的態度,把雜誌遞到她手裡。

游平彥一臉嫌棄地接過雜誌,看到封面上司徒昊一本正經的照片。翻開內頁,文章的題目很有風範《司徒昊:廣闊人生,由我主導》,充分顯示了司徒昊的雄心和壯志。

游平彥原本不在意的,可是翻到內頁準備看的時候,卻被記者署名吸引了。

看到游平彥的樣子,皇甫恆也湊過去看,然後同樣愣住了。他們兩人看了看司徒昊,又對視一眼,對著司徒昊做了一個「你找死」的表情。

司徒昊被他們倆的表情搞得一愣,接著就看到他們倆把雜誌扔在桌子上,迅速收拾東西離開了。

此刻,司徒昊也後知後覺地知道自己踩了地雷。他立刻收拾東西,邊走邊對著夏侯禹說了句「我去吃飯」,「飯」字還沒出來,辦公室的大門都關上了。

夏侯禹覺得他們幾個很異常,看了看茶几上的雜誌。他走過去拿了起來,翻到司徒昊專訪的那一頁,然後被那三個字刺痛了眼睛。

「郁可櫻」,夏侯禹此刻的眼前只有這三個字。

不知道過了多久,秘書敲門進來準備問夏侯禹去哪裡吃午飯時,只看到夏侯禹站在辦公室中間一動不動。

「總經理,總經理……」秘書一聲聲地叫著,總算使夏侯禹回過神了。

他抬起頭,眼神冰冷,嚇得秘書把要說的話卡在喉嚨,說不出來。

「什麼事?」

「總經理,該吃飯了,您是去食堂還是給您拿過來,或者叫外賣?」秘書快速回答,連看也不敢看夏侯禹。

「我現在不餓,你去沖杯咖啡。另外,下午上班,讓公關部經理過來一趟。」吩咐完,夏侯禹拿著雜誌回到了椅子上。

「是。」

看到秘書離開,夏侯禹又翻開了雜誌。「郁可櫻,你還知道回來!很好很好!」夏侯禹捏著雜誌,儘管生氣還是耐著性子看完了文章。

將雜誌扔在桌子上,夏侯禹彷彿失去力氣般靠在椅子上。看完文章,他知道那就是她,不是重名重姓。這種文采、這種筆觸、這種風格,的確是她。

夏侯禹此刻的心情無比複雜,她回來了,卻沒有來見他;她回來了,見得第一個人居然是司徒昊。他生氣,卻也安心,她終於還是回來了。 司徒昊的雜誌已經出了。稿件在網上同步發出。畢竟是很少接受媒體採訪的人,這篇文章在網路上引起了很大轟動。閱讀量、轉載量迅速登頂,而且微博熱議話題都是司徒昊。

郁可櫻知道,很快夏侯禹就會知道她回來了,可是夏侯禹會找她嗎?她一聲不吭地跑到國外5年,他還會找她嗎?又或者,他身邊早已有了陪伴他的人?

正想著,主編召集大家開會,討論下期的選題。

「司徒昊這期賣得很好,網上的評價也不錯,我們雜誌也再次出名。所以,這期要乘勝追擊。小程、小郁,這期準備採訪哪位?」

郁可櫻不知道能不能聯繫到游平彥,她將目光投向了程喬。

「主編,真的不好聯繫。這些大集團的公關部都是很麻煩的,就算聯繫上也要走程序,趕不上下期雜誌的。」程喬也比較無奈。

「那不行,一定要趁這股風還沒過去的時候,繼續增加熱度。」主編拍板要求一定要採訪到,而且必須趕上下期雜誌。

郁可櫻已經上了一篇,這期怎麼也得程喬出一篇,可是偏偏就是聯繫不到。

正發愁的時候,程喬突然接到了華夏集團公關部的電話。掛斷電話后,程喬看著在趕稿的郁可櫻問道:「小郁,你認識華夏集團的總經理嗎?」

程喬的話吸引了編輯部員工的注意,郁可櫻也停下了正在打字的手,有些緊張,有些疑惑地看著程喬:「程姐,為什麼這麼問?」

「剛才華夏集團公關部聯繫我,說他們總經理明天下午有1個小時的時間可以接受採訪,但前提是必須你去採訪。」

郁可櫻想過很多夏侯禹找她的方式,只是沒想到他會用這種最low的做法。這叫什麼?給她上演霸道總裁的戲碼嗎?

程喬的話成功引來了大家的注意,同事們都驚訝地看著郁可櫻,還竊竊私語。

「我和夏侯總經理是同一所大學的,不過不同年級,也不同專業。我修二專的時候,偶爾會去旁聽他導師的課。」郁可櫻真真假假地說了一部分。

「那你不早說,害我那麼難聯繫!」程喬倒也不介意,不過還是抱怨幾句。

「我出國之後我們就沒有聯繫過,我也不知道他還會不會記得我這個學妹。」郁可櫻這說的可是實話,當初她那樣離開,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她。

「那既然人家指明你去,你就去吧。剩下的皇甫恆和游平彥交給我好了。」

「好。」郁可櫻沒有推辭。她知道夏侯禹要找她,她根本就躲不掉。既然這樣,不如早點面對。 郁可櫻沒有回單位,也沒有回家,而是在外面隨意地溜達。夏侯禹的態度雖然讓她覺得有些受傷,但是她並不打算放棄。做了幾年的記者,她早已學會了臉皮厚,也常常發揮不屈不撓的小強精神。

九月的A市暑氣未散,郁可櫻在外面溜達了一會兒后,又返回了華夏集團。她沒有進去集團,而是去了對面的星巴克。買了一杯美式咖啡,郁可櫻挑了一個靠邊的位置坐下,剛好能夠看到華夏集團的大門。既然他說採訪的事情他不知道,那麼她就守株待兔,當面和他約。

下午6點,華夏集團的下班時間。郁可櫻看到華夏的員工陸陸續續下班了,她相信很快夏侯禹就會出來了。她立刻跑出去,躲在大廈旁邊的綠化帶旁。

6:30,夏侯禹出來了,他身邊跟著他的心腹何海鑫,以及白語薇。此刻,郁可櫻沒時間吃醋,她知道一旦夏侯禹上了車,她今天下午的功夫就白費了。

「禹總,我能不能佔用您一些時間,對您做個採訪?」郁可櫻迅速跑到夏侯禹身邊,問道。她的速度之快,周圍的保安、他的助理都沒反應過來。

郁可櫻跑得比較急,此刻距離夏侯禹很近。看著突然出現的郁可櫻,夏侯禹有些驚訝,但一瞬間就恢復了。他看也不看郁可櫻,徑直朝著已經開過來的車走過去。

「禹總,我不會佔用您很長時間的,半個小時或者20分鐘也可以。」郁可櫻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夏侯禹的衣袖。

夏侯禹一愣,冷冷地抽走了衣服,頭也不回地坐進了車裡。

郁可櫻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保安抓住了胳膊,白語薇也擋在了她的面前:「郁記者,總經理的態度已經說明了一切,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了,不然待會我們可要報警,說你騷擾的。」

郁可櫻才不理白語薇說的話,她不斷地掙扎,還想再做些努力,卻突然聽到了夏侯禹的聲音。

「語薇,上車,要走了。」白語薇的身後傳來了夏侯禹的聲音。

「好噠,禹。」已經下班了,白語薇不再稱呼夏侯禹總經理,而是改口稱呼名字。她迅速走向車子,坐在夏侯禹的旁邊。

夏侯禹那句「語薇」使郁可櫻愣住了,她眼睜睜地看著白語薇坐進車子,坐在他旁邊,看著車子開走,卻忘了掙扎。

興許是看到夏侯禹已經離開,保安也放開了郁可櫻,回到了大廈內部。此刻,華夏集團的員工已經走完了,整棟大樓的燈都熄滅了。路邊車來車往,鳴笛聲不斷,路燈替代太陽照亮了黑夜。

郁可櫻看著眼前的繁華,腦子裡卻只留下夏侯禹那句「語薇」。她知道的,她一直知道,夏侯禹的溫柔並不是給她一個人的。又或者說,在夏侯禹的眼裡、心裡,白語薇從來都比她重要,就像5年前一樣。 5年前,郁可櫻生日前三天。

「我在外面出差,不過你生日的時候,我會趕回去的。我在你喜歡的小白樺餐廳訂了位子,晚上6點不見不散。」這是夏侯禹給郁可櫻發的信息。

郁可櫻收到信息的時候很開心,她知道夏侯禹最近很忙,常常國內國外地飛,還以為他不會陪她過生日了呢。不過既然他說會回來,那就肯定會回來的。

郁可櫻的生日是6月,畢業季。畢業答辯之後,郁可櫻就在財經周刊實習,她想先積累一些工作經驗。收到夏侯禹簡訊的時候,她剛趕完一篇稿子,正準備下班。

一路上,郁可櫻的心情都很好,她想象著夏侯禹會給她帶來的驚喜。回到學校時,郁可櫻敏銳地感覺到學校的學生看她的眼神很奇怪,有些人還對她指指點點的。

「可櫻,你可回來了,我打電話你怎麼不接呀?」一進宿舍,室友小梅就奔了過來。

「我手機沒電了,怎麼了?」

「可櫻,你沒事吧?」小梅一臉關切地看著郁可櫻。

「我能有什麼事呀?」郁可櫻走到書桌旁,把包放在桌子上。

「你沒有聽說嗎?那個傳言是真的嗎?」

「聽說什麼?什麼傳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