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門嘎然而開,站在門口的,正是一臉嬌媚笑意的婷婷。

2020 年 11 月 4 日

她故作生氣狀,瞪了我一眼,嗔道,死鬼,你還有時間回來啊?

我笑道,爲啥沒時間啊?這不就有閒工夫了嗎?

現在的我,就等着將開天教遷移到豐都了,而後就是等待轉輪王和殭屍王們的消息,所以說,現在的我,很閒很閒,沒有任何事!

婷婷側靠在房門口,雙手環抱於胸,托起那碩大的玉兔,擋在門前說道,想進來嗎?

我見婷婷如此挑逗我,當即就嘿嘿笑道,趙婷婷小姐,我該如何做,才能進去?

婷婷眨了眨那雙靈動的美目,嬌笑道,十次!

我疑惑道,十天?

婷婷的臉色猛然拉了下來,她怒道,一天!

臥槽,一天十次?真把我當成超級賽亞人了?

我說,婷婷啊,你饒了我吧,十天十次我都累了,還一天十次?你這真是要吸死我的節奏啊。

婷婷哼了一聲說道,你出去了四年,四年啊,亮子,你知道我晚上都是怎麼過的嗎?黃瓜弄斷了多少根,胡蘿蔔買了多少斤,你知道嗎?

我撓了撓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婷婷又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對我說道,你自己看!

我一看婷婷的手指,頓時更加覺得不好意思了,婷婷見我尷尬至極,她對我說道,亮子,你說該怎麼補償我?四年了,我中指從來沒留過長指甲,知道我是怎麼熬過來的嗎?

對於這個,我真心不知道該怎麼說,要怪也得怪轉輪王,誰知道他擅自改動魔皇經中的時間,讓我在那邊過了四天,這邊已經過了四年,讓我的寶貝婷婷四年不能留長指甲。

當即,我二話不說,衝到婷婷面前,一把將她攔腰抱起,喘着粗氣說道,他媽的,今天一百次!來吧!

婷婷先是一愣,隨後驚訝道,亮子,你…你不會是玩真的吧?

我說我靠,我不會騙你的,千真萬確,今天一百次!話音剛落,我一把將婷婷扔到了牀上,連鞋子都沒脫,直接就撲了上去。

婷婷叫道,別啊,我怕我扛不住…

婷婷還想說點什麼,但下一刻她溫軟柔滑的香脣,已經被我的嘴巴給堵上了。 忙完婷婷的事,我即便是擁有神羽太歲,也給我累的夠嗆,當我穿好衣服,準備走出房間的時候,婷婷躺在牀上,滿面紅潮,目光幽怨的問我,亮子,你又要出去嗎?

我說不是啊,出去喝點水,咱倆在房間折騰幾個小時了,晚飯都沒吃呢。

說完,我對婷婷眯眼一笑,走出了房間,剛走出房間,我就感覺周圍傳來一陣法力波動,沒等我去仔細尋找,在屋頂之上,紅芒一閃,瞬間出現了一卷聖旨!

那聖旨我見過,正是轉輪王傳達給我意思的工具,比起飛鴿傳書一類的,簡直要屌到不行。

打開聖旨一看,轉輪王對我說道,大王,我們魔族已然與妖界開戰,請大王速速前來支援,一方面調兵遣將,另一方面學習爭鬥經驗!

關於轉輪王的建議,我感覺非常好,其一,我擁有九大元神,也就是蚩尤元神,我的法力很強,內力深厚。

其二,我擁有神王戰袍,防禦能力簡直要逆天,可攻擊能力呢?

我現在沒有趁手的,牛逼的兵器,而魔皇經中的境界,我只修煉到了第三重,一共九重境界,每一重都還有魔劫降臨,所謂路漫漫其修遠兮,我要達至第九重境界,還需要很久的歷練。

當下最重要的,就是先收服妖界!

想都沒想,我就在聖旨上邊回道,可以,你速回凡人界接我。

隨後我扔出了聖旨,心想該怎麼跟衆人告別,想來想去,我心說還是帶着衆人先把開天教遷往雲中城再說吧。

而我走到樓下的時候,開天教的弟子,基本上都已經走光了,此時的開天教,別樣冷清,見祖師爺和游塵師傅的表情也不是多麼的開心。

我上前說道,祖師爺,我可能要去妖界了,這一去,也不知會是多久,事不宜遲,我們快速遷往雲中城,你看行嗎?

祖師爺點了點頭,別人也沒有什麼意見,我大聲說道,那現在通知衆人,快速收拾東西,儘量輕裝,雲中城那邊,要什麼有什麼,大家抓緊時間就好。

我本打算是趕在轉輪王前邊,先把開天教安置好的,可沒成想,就在衆人剛分散開來,屋裏黑光一閃,轉輪王就顯出了身影。

我說我靠,這麼快?

轉輪王笑道,我們正在妖界休整,目前並無太大的戰事,所以我就先趕過來接你了。

我恩了一聲說,你先坐下休息一會,喝杯茶,我跟大家說一下。

隨即我轉身上樓,婷婷那邊,剛跟她弄了十幾次,想來她應該在好好的休息,左右一想,我走到了河神詩韻的屋子裏。

這些年,也沒怎麼理過詩韻,也不知道她過的寂寞不寂寞。

進了詩韻的屋子,她正拿着一本菜譜在仔細的研究着,我進入屋內之後,輕輕的反手關上了門。

詩韻一愣,轉過頭來看向了我,隨後就欣喜道,張公子,你怎麼來了?

我笑道,一會咱們整體就要遷往豐都鬼城了,你也收拾一下東西吧。

詩韻紅着臉看了我一眼,當下開始收拾形狀,我發現她身上只要帶着避水珠,頭髮就一定會很飄逸,髮梢漂浮在空中,宛如九天仙女一般。

我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一下詩韻的秀髮,卻引來她陣陣的臉紅,古代女子就是這樣,哪能跟現在的女子相比。

而我也深知此刻不是調情的時候,我從煉玉鐲裏取出飛天仙綾,遞給了河神詩韻,笑道,這是我在東海一座仙島上得到的仙器,也就是一件衣服,有了它便可飛入九重天外。

河神詩韻驚訝的張大了紅脣,在她發愣之際,我拉過來她軟弱無骨的玉手,將飛天仙綾放在了她的手上,莞爾一笑,離開了房間。

來到大廳與轉輪王開始商討怎麼收拾妖界的事了。

一方面商討收拾妖界的事,一方面給大家時間,讓大家收拾東西,反正他們肯定通知所有人了。

轉輪王對我氣憤的說道,妖界這幫王八蛋,竟然不服從我們魔族的指揮了!

我拍了拍轉輪王的肩膀,笑道,轉輪王大人,先不要動氣,這正魔大戰,轉眼萬年,如今的魔族,不也正是沒有真正的神王帶領,所以纔會被妖界小看嗎?

轉輪王認真的點了點頭。

我又笑道,這個世界上,在和平年代裏,法律便是王道,在亂世之中,拳頭便是王道,在異世界之中,力量就是一切,力量就是王法!力量,就是萬物定律!

轉輪王也笑了,他說道,大王,看來你對此番感悟,還是比較透徹的。

我端起旁邊的茶水,繼續說道,妖界不服,因爲我們力量不夠,當我們擁有了絕對的力量,他妖界不服也得服,若是不服,就打到他們服!

說着說着,祖師爺他們也收拾好了東西,當下雲集於開天教大堂,衆人看着昔日的開天教,如今就要離開,不免觸景生情,個個臉上掛着不愉快的神情。

我對大家擺手笑道,大家不必傷心,在雲中城,比這要好一萬倍,只不過那裏的科技沒有這裏發達而已,但若論風景,絕對五a級景區啊!

這一番話,讓大家的心情舒暢了不少,有轉輪王在此,帶領大家前往豐都鬼城,那自然是小事一樁。

定製名門寵妻 當確定人員湊齊之後,轉輪王發動祕術,一揮手,招來一朵黑雲,那黑雲裹着我們,徑直鑽入地下,不知行進了多久,當我們從黑雲中露出頭的時候,已經是到了豐都城了!

這,便是力量!

這,就是轉輪王的實力!

若是讓我自己前行,雖說也能很快到達,但與轉輪王相比,肯定是要多浪費上一些時間的。

到了雲中城的時候,我吩咐所有人,給開天教劃出一片房屋,是居住現在的,還是重新建造都可以。

這一次去妖界,我也不知會去多久,心想還是交代一番吧。

我找了幾個心腹,告訴他們,要大力發展雲中城,我們不能只住在這一刻城池裏,我們要往外發展,比如在外邊多建房屋,建立一個城中城,屆時這綿延萬里,全部都是城池房屋,全部都是百姓,全部都是市集,那該多繁華?

我這一番話,點醒了皇宮裏所有的大臣,在我走後,他們該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但云中城掌權的人,始終都會是我的心腹!

安置好了所有人,我也不想再去找婷婷,詩韻,小狸子,還有小師妹了,跟女人道別,最爲牽腸,所以我還是咬了咬牙,直接跟着轉輪王走了。

現在的我,深知自己身上的重任,我要做的,就是挑了妖界,收服妖界,將來的目標就是挑戰神域!

跟隨着轉輪王,我倆飛行到一處無人的荒野,當即轉輪王對我說道,大王,準備好了嗎?

我恩了一聲,點了點頭,轉輪王雙手掐着一個非常古怪的法決,片刻後,手中開始泛出陣陣黑光,那些黑光飄出之後,竟然慢慢的變成了實質化,落在地面上的時候,非常詭異。

剛開始還看不出什麼,可隨着黑光的落下,地上慢慢的出現了一副圖案,嚴格來講,那不是圖案,那是傳送陣!

肯定是轉輪王憑藉自己深厚的法力,弄出來的界與界之間的傳送陣!

臥槽,這麼屌!

果然不愧是十殿閻羅啊!

當傳送陣凝結而成之後,轉輪王拉着我的胳膊,二話不說,直接跳入陣中,只見眼前的空間開始轉換,我就像是處身在一片混沌之中,周圍黑暗無光,看不到一絲東西。

身體在急速往前飄行的時候,遠遠的看到前邊一團亮光,我問道,那就是妖界了嗎?

轉輪王笑着指了指別的方向,說道,我是先帶你來的混沌界,利用混沌界再前往妖界,而在混沌界之中,可以前往所有地方,當然了,神界除外,以後我們要挑戰神界的時候,必須要用魔皇經中的大神通,強行打通神界通道。

我哦了一聲,片刻後,進入了妖界通道,只見光芒一閃,我們轉輪王已經站在了一座山頭上。

臥槽,這就是妖界?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我看着面前山坡上的各種花草樹木,鳥語花香的景象,心說這妖界竟然比人間仙境還要美,這特麼的真是妖界?

轉輪王見我如此驚訝,哈哈大笑道,大王,不必如此驚訝,你看面前這些樹木,枝繁葉茂,這些花草豔麗爭奇,但這些植物之中,十有八九都已經修煉成妖,只不過還未成形。

我瞪大了眼睛問道,真的?

轉輪王笑道,不信?你打開法眼看看,現在的你擁有黑暗之力,打開法眼便能看清這些妖物的本體!

聽聞轉輪王的話,我趕緊打開法眼,當然了,在我以前修道的時候,叫做法眼,現在我修魔,而且內力如此深厚,應該叫做神眼,或者魔眼。

姑且就叫做魔眼吧。

我打開魔眼的一瞬間,尼瑪,我差點嚇尿!

漫山遍野的黑氣!濃密滔天!

轉輪王笑道,這黑氣,與煞氣看起來相似,但卻只屬於妖界特有的妖氣!

我靠,這就是妖氣了?有句話叫做妖氣沖天,果然形容的非常有道理啊。 用肉眼看的時候,只感覺漫山遍野的風景非常秀麗,讓我目不暇接,可打開魔眼一看,我他媽真是越快越覺得恐怖。

那本來翩翩起舞的蝴蝶,他媽的用魔眼一看,那蝴蝶完全就是一副骨架組成的,說是骨架都誇張了點,蝴蝶是沒有骨頭的,都是什麼軟骨組織。

還有一些花骨朵,看起來豔麗異常,用魔眼看的時候,那他媽的就是骷髏頭,有些骷髏頭還面帶微笑呢!

他奶奶個粗壯的小胸毛,嚇老子一跳。

轉輪王看着我不停變換的表情,時不時的笑道,大王,感覺這妖界如何?

我說這漫山遍野都是妖,我們還怎麼立足?隨便說句話都會被偷聽。

轉輪王搖頭道,非也,妖界之中,樹木花草,鳥獸蟲魚,皆可修煉爲妖,這是妖界得天獨厚的修煉條件,但並非妖界之中所有地方全部都佈滿了妖物,在妖界,其實也有凡人的。

見我更爲驚訝,轉輪王深知必須多給我講解一下妖界,當下就說道,大王,我們步行下山,在路上,我慢慢講給你。

我恩了一聲,當下與轉輪王並肩走在下山的山道上。

轉輪王對我說,妖界,仙界,魔界,人界,神界,修羅界,修真界,這七界之中,除了擁有他們那一界原本該有的修行者之外,還會有凡人,只不過凡人的多少,便存在着詫異了。

我問道,哪一界凡人最多?

轉輪王淡然道,當然是人界。

我臉上落下幾道黑線,想想也是,都說是人界了,還問哪一界凡人最多。

我說那除了人界呢?

轉輪王說道,那應該就算是修真界了,其實所謂的修真界,與人界是差不多的,例如你現在生活的都市,就是人界,在你生活的地方,所有的修煉功法,已經徹底失傳。

這一點,我深有體會,當即點頭道,對,在我們那個時代,全部都是高科技,人類的壽命頂多就是百餘年,沒有任何修仙練道的功法。

轉輪王恩了一聲說,所以你們那就是正經的人界,而修真界與你們一樣,只不過他們更爲注重修真煉道,所以所謂的科技,並不發達,甚至根本就沒有,大家頂多只能管好自己的衣食住行,別的就沒有了,沒那麼奢華的享受,沒那麼高端的現代化機器,但他們修真界修行至大道之時,便可白日飛昇,長生不老,這是人界所沒有的優勢。

對於轉輪王的這番話,我深深的贊同,天說有得必有失,要想好好享受,研究高科技,那修真煉道的東西勢必要被遺忘。

轉輪王又說道,至於妖界,與修真界一樣,他們也有凡人的基礎,只不過凡人特別少,比之人界修真界,妖界的凡人還是非常少的。

我問道,那妖界之中,有人修煉成妖嗎?

轉輪王點頭道,萬年之前有,那時候天災戰亂,人都吃不飽飯,只能修煉成妖,靠吸食妖氣來存活,而萬年之後,妖界和平發展了這麼久,也不知道會不會還有人修煉成妖。

這個還真有點意思,在妖界,凡人修煉成妖的速度肯定比別的地方要快,就說我所在的現代化都市吧,就算有人想修煉成妖,他也沒有修煉典籍,根本沒方法去修煉。

我倆走着走着,忽然路邊竄出一頭獵豹,當然了,我不確定這玩意是不是獵豹,獵豹那是地球上的物種,天知道這妖界是不是也有獵豹。

只不過那野獸的長相,真的挺像獵豹的,與獵豹身上的紋路很像,只不過它的腳掌非常寬大,而且指甲很尖銳,憑感覺,它比獵豹要猛一點。

我問轉輪王,這貨想幹啥?

轉輪王哈哈大笑道,你說他想幹啥?

我雙手一攤道,難道剛來妖界,就要被打劫了嗎?

轉輪王笑的更大聲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打劫金錢,那是小事,這妖獸是要打劫我們的命!

我笑着說,那就給它唄!

那獵豹看着我倆有說有笑,竟然站在原地傻了。

片刻後,他也醒悟過來,當即直接朝着我奔了過來,因爲我與轉輪王從外形上相比,我看起來比較贏弱不堪,轉輪王不一樣,他身材魁梧,猶如征戰沙場的大將軍,往那一站,自然有一股氣場,一股屌逼的氣場!

那是我所學不像的,因爲我沒有那麼魁梧,所以,這個逼,我是裝不出來的。

見獵豹衝過來,我一點都不急,還樂悠悠的問道,轉輪王大人,這妖獸不可能就直接衝過來用嘴巴咬我吧?那根野獸還有區別嗎?

我深知妖獸與野獸,那還是有着實質性差距的。

轉輪王笑道,他要發動什麼樣的進攻,我也不知道,你自己試試就知道了。

轉輪王看起來沒有動手幫我的意思,或許他就是讓我多學習一下妖界中的東西吧,首先就從這獵豹妖獸開刀了!

我立於原地,使出黑暗之力,包裹全身,當那獵豹衝擊過來的一瞬間,他張開血盆大口,朝着我的頭顱就咬了上來,這畜生,果然夠兇猛,一出手就是要置人於死地的招式!

在獵豹妖獸張開血盆大口的一剎那,我特麼驚訝了一跳,這貨嘴裏的牙齒,完全就不一是牙齒,說的形象點,那他媽的就是鋼鋸!

牙齒全部都是綠幽幽的,看起來像是翡翠,但卻尖銳異常,恐怖至極,那排列的密集程度,若是咬在人的身上,絕逼要撕下來一塊肉!

我將雙手之中佈滿金石太歲的力量,硬生生的伸出雙手,猶如蟒蛇出洞!

咔嚓!

我硬是用自己的雙手,鉗制住了那獵豹妖獸的上下頜,使他無法合上嘴巴,無法咬中我的腦袋。

他焦急的扭動着身軀,但不管他怎麼扭動,我始終抓着他的上下頜不鬆手,他口中噴出陣陣腥臭的味道,讓我聞之,隱隱作嘔!

這場面有點滑稽,我和獵豹妖獸幾乎是在拼命搏鬥,而轉輪王卻雙手環抱於胸,站在一邊笑呵呵的,我說臥槽,這玩意該怎麼收拾?就像對付別的魔獸一樣嗎?

轉輪王笑道,你自己找找感覺吧,不要什麼都問我。

我正在與轉輪王說話之時,忽然獵豹妖獸的口中噴出一團濃烈的霧氣,那霧氣剛噴到我臉上的時候,我只感覺自己的臉面有些癢,好像螞蟻爬過一樣,很想伸手去撓。

片刻後,我的臉竟然開始產生陣陣劇痛,就像用刀子在一道一道的割開傷口一樣。

我靠,這怎麼回事?

轉輪王說道,將黑暗之力,運至全身,洗滌毒霧!

我聽轉輪王的話,將黑暗之力在身軀中游走一遍,瞬間覺得臉上沒有了任何感覺,當即我想起了魔皇經中的一種神通,叫做穿雲劍!

這是一個小法術,很不起眼的那種,但現在卻非常適合我,因爲這法術就是將法力凝結於口中,從口中噴出之時,便可化作劍刃,傷害敵手!

如今我雙手用來鉗制獵豹妖獸,九衍太歲我也不想用,這一招正好可以拿來一試!

當即我念動咒語,將黑暗之力快速凝結於口中,片刻後只覺得力量充盈的那一刻,我猛然噴出,口中黑光一閃,一把三尺長劍赫然而出,對準獵豹妖獸的頭顱就插了進去!

噗嗤!

三尺長劍,冒着濃濃的黑霧,插進獵豹妖獸的頭顱之後,那獵豹妖獸雙眼的眼神開始慢慢的渙散,我疑惑道,這就弄死了?

轉輪王笑言,你不知道黑暗之力還擁有吞噬的特性嗎?

我疑惑道,我知道啊,這又能說明什麼呢?

轉輪王還未說出接下來的話,地上那獵豹就快速的變成了一堆骸骨,當我低頭朝着那堆骸骨看去的時候,纔是讓我真正震驚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