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超率領鐵騎已經闖了一大半了,姜超最牛逼的兵器其實就是他的拖鞋,但他現在騎在戰馬上,這拖鞋還沒個bǐ shǒu長,顯然不合適。

2020 年 11 月 4 日

所以他和張順爻各搶了一名陰差手中的長槍。

不過姜超的眼睛很尖,搶的都是隊長級別的兵器。

陰帥是四品陰神,往下分別是隊長、副隊長、班長、副班長。

所以說,這些兵器也是地府五品陰神的寶貝疙瘩,算得上是寶貝了。

姜超的戰馬仍然疾馳着,他將長槍往前一衝,那些陰兵便像是燒烤串兒似的被串了起來。

很快,他們又會魂飛魄散,完全不耽誤下一次的攻擊。

地府出了這麼大的事,其他三大判官也已經趕到了,不過姜超很賤,拿出了兵符控制了十大陰帥。

當然,顧從軍是夜遊神,這會兒正在凡間鬼混呢。

每三個陰帥去打一名判官,實力分配剛剛好。

可既然如此,能做到判官級別的,除了宮三元那可都是正二品大員啊,而且他們各自都有法器。

那些陰帥也撐不了多長時間的。

沒錯,肖洪也在,他衝着謝老二擠了擠眼睛,謝老二心中便有了數。

“罰惡司!我們也是被逼無奈!得罪了!”

完事兒朝着肖洪踢了一大腳過去,肖洪左右兩手分別將黑白無常拍飛,中間空了,正好被提到。

“啊!”一陣極其慘烈的叫聲傳來,只見肖洪瞬間倒飛了出去八萬多米,一下子就看不見人了。

本來張順爻還擔心肖洪呢,但他也不是笨蛋,一下子就知道肖洪的想法了。

當初的好兄弟,如今被形式逼的不得已,只能兵戎相見,這多難受呀?

但肖洪這麼一飛,張順爻就什麼都知道了。

姜超舉起長槍仰天喝道:“殺!給我殺!謝老二聽令!立即殺了賞善司!黑白無常聽令!立即殺了查察司!不得有誤!”

謝老二裝着十分無奈,卻也飛向了賞善司。

賞善司沒想到姜超能弄出這麼大的陣仗來,這特麼是想血洗地府嗎?

但他還是朝着謝老二擠了擠眼睛,他們都是宮三元一手提拔上來的,心裏都有數。

同時,還在打着賞善司的分別是牛頭、馬面、豹尾。

牛頭馬面這對難兄難弟自然不用多說,根本沒出力,倆人猴精着呢。

至於豹尾,他是掌管天下走獸命魂的陰帥,不屬於宮三元那條線,只知道公事公辦。

沒發狠,也沒放水,只是用着正常水平在戰鬥着。

賞善司這裏總體還行,四個陰帥中有三個三放水,對付起來遊刃有餘。

至於查察司,可算是吃了苦頭了,正在和黃蜂、鳥嘴、魚鰓交手。

他們三個分別掌管天下昆蟲、飛禽、魚類的命魂,同樣公事公辦,用着正常水平。

但黑白無常大駕一到,什麼都不一樣了。

再厲害的二品判官,也斷然不是五名陰帥的對手啊。

隨着黑白無常的加入,查察司也是節節敗退,潰不成軍。

“小姜!你瘋了嗎?!你非要地府血流成河才甘心嗎?!你知道這是多大的罪過嗎?!”

沒錯,姜超就是瘋了,率領着三目神將和燕京十八騎就衝進了地府。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這人不是瘋了是什麼?

“休要囉嗦!我只不過是來辦案的,可你們卻阻撓我辦案進程,全部有罪,罪該萬死!”

本章完 也就是姜超這裏除了張順爻以外都是殭屍,不然他們肯定會隨着姜超的話而感到熱血沸騰的。

打到現在,魂飛魄散的陰差沒有五百也有三百,不僅是姜超等人的攻擊。

陰帥與判官們的戰鬥也會波及到一些陰差。

他們有錯嗎?

沒錯。

但他們阻撓了姜超,就是該死!

從一開始姜超就不是什麼好人,阻擋他道路的人都沒什麼好下場。

無論那些人是好人還是壞人,結局都很悲涼。

“反了反了,全都反了!”查察司咆哮了起來。

溫文爾雅的他,這會兒也忍不住大發脾氣,他雖然不是宮三元那條線上的人,但這並不影響他熱愛着地府的每一寸土地。

如今大量的陰兵在姜超這隻鐵騎的腳下慘死,他能不生氣嗎?

姜超看向道路前方,前面黑壓壓的一大片,人頭涌動,上千名陰兵正在火速趕來。

朕的愛妃是個聚寶盆 此時的姜超也皺起了眉頭,他本來想速戰速決,沒想到自己的速度還是慢了。

地府已經反應過來了,大量的陰兵正源源不斷地趕來。

漫山遍野的陰兵,這地府是準備弄死姜超嗎?

當然了,自從孫悟空過後,還沒人敢在地府這麼放肆呢。

此時,十殿閻王中的另外九殿也在密切關注着這裏,維護地府的和平與他們無關,所以不論怎麼樣,他們也不會出手的。

但他們也要做到心中有數啊,一個個閻王爺心裏都沒什麼感覺,只是覺得有意思罷了。

在他們看來,就算姜超再厲害,下場也很明顯——死。

一個人再強大,也不可能與整個地府爲敵,況且就算姜超能打敗整個地府,他能打敗天庭嗎?

別鬧了。

孫悟空到現在都沒這麼大的本事,何況他區區一個凡人呢?

所有閻王中,恐怕只有平等王是最高興的,姜超這麼一鬧,天庭勢必嚴查。

要是運氣好的話,秦廣王很有可能被革職的。

要是運氣再好一點的話,自己也很有可能擔任秦廣王的位置。

到時候他還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靜觀其變吧。

哈哈哈哈!

姜超計算了一下從入冥途,到現在的時間,已經過了很久了,可他們連黃泉路都沒走完。

接下來的金雞山,惡狗嶺,野**啥的就更別說了。

“燕京十八騎聽令!速速以陰氣爲託緊隨我身後,立即飛往閻王殿!”

他們都不會飛,想要飛起來,只能靠陰氣。

把濃厚的陰氣包裹在馬蹄上,再操控這些陰氣,就能做到了。

這件事,除了地府以外,凡間的任何地方都無法做到。

因爲陰氣的純度和數量不夠,就算在萬人坑裏,陰氣的含量也斷然無法和地府的隨便哪個角落比較。

張順爻知道這是一個好辦法,不得不佩服了起來。

“董事長,咱們這是要橫跨忘川河呀?”

“別廢話,保存體力,後面還有更大的一場仗要打。”

更重要的一點別忘了。

陰兵們本身就會飛。

就算姜超能飛走,他們也能追來,若是處理得不好,他們將背腹受敵。

平等殿內。

平等王還是饒有興致地看着,姜超想出的這個辦法,就連他都有些佩服了。

這死孩子還真有本事啊,這種辦法都能想到,不錯不錯。

也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一看,居然是武則天發來的消息。

“弟妹,有啥事兒?”

對於這個稱呼,武則天也感到無所謂,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就習慣了用自己的身體來換取一些東西。

當她不需要在做這種事的時候,沒多久也就死了,來到地府後,她還是要靠這種辦法來獲取地位。

說實話,她也是個苦命人。

“平等王,姜超大鬧地府,你就當真不管管了?現在地府可是損失了好幾百的兵力啦。”

平等王笑了起來,快速回復着。

成神風暴 “弟妹,本王心有餘而力不足啊,這並不在本王的職務範圍之內,當初孫猴子鬧地府時,本王不也沒插手嗎?”

“不僅是本王,其他閻王也都各司其職,沒有理會啊。”

武則天循循善誘了起來。

“平等王,照理我要叫你一聲哥哥,那我就這麼叫吧。哥哥,你想呀,這次的事情是姜超一手造成的。”

“到現在地府死了那麼多陰兵,到最後姜超肯定是難逃一死了,既然如此,爲什麼不是你去殺了他呢?”

“地府出了這麼大的事,秦廣王沒有控制好死傷範圍,那就是他失職,他這位子怕是要被擼下來了。”

“那麼會換誰上去呢?鬼都說不清,可如果你代表地府,誅殺了姜超,這豈不是一筆戰功?剩下的,不用我多說了吧?”

平等王思考了起來。

還真是嘿!

不過……

“這麼好的事,你爲什麼不親自上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姜超可不是孫悟空,誰都有能力拿下他,武則天提前反應了過來,幹嘛要讓平等王去呢?

這不是白撿一個功勞嗎?

“唉,哥哥,你不知道啊,我這個南帝的名號,是秦廣王批下來的,並不是天庭。”

“我可不知道天庭會不會安排女閻王,到時候我殺了也白殺,這不是浪費了一個機會嗎?”

“所以我還不如把這個機會拱手讓給哥哥,以求日後哥哥上位後,照顧照顧人家就行了。”

這理由根本就不算個理由。

爲啥不給楊雲呢?

咋就便宜我了呢?

“弟妹,你這還真不能說服我,你還是換個理由吧。”

誠然,能混到平等王這個地位的人,顯然不是什麼大傻子,纔不會輕易被人當槍使呢。

“唉,人家癡心一片,哥哥怎麼就不能理會呢?若是哥哥答應去殺了姜超,人家願意答應哥哥的一切條件,好嗎?”

說着,武則天還發了一張自己披着一層薄紗的照片過去。

我的媽媽呀,要啥有啥,幾乎是一覽無餘,皮膚光滑得跟什麼似的。

不僅顏值高,身材也很好!

有道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這句話能流傳至今可不是空穴來風。

這話反應了很大一部分色鬼的內心世界。

“弟妹!你說的可是真的?!不許玩笑哦!”

本章完 武則天有多媚,這在歷史上都是很有名氣呢,能把那些黃帝迷得神魂顛倒的存在,可是相當恐怖的。

武則天秒回道:“不玩笑,妾身不敢和哥哥玩笑,哥哥就快點的吧/害羞/害羞。”

放下手機,武則天眼中閃過了一絲寒光。

姜超,這次你不死也得死了,有十殿閻王中的平等王出手,看你今天還如何逃出昇天。

說句實話,姜超的燕京十八騎的確是嚇到了武則天,他不知道姜超是從哪兒挖來的這些玩意兒,但她怎麼也沒想到,這些騎兵能在地府戰鬥這麼久。

閻王殿。

這裏仍然大門緊閉,宮三元冷冷說道:“辦你還需要證據嗎?我現在帶人抄了迎春樓,再上書天庭,請月老查一下你,最後讓牛頭出面作證。”

“北帝?這恐怕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叫你了吧?你身上的問題,可不比我小!”

宮三元皺眉問道:“我什麼問題?”

“你私自給姜超添壽!嚴重違反了地府的法紀法規!其罪當誅!罪該萬死!”

姜超身上發生的事情實在詭異,只能是宮三元給他增了壽,別無他法!

宮三元伸出了一隻手,疑惑道:“證據呢?拿出來我看看?”

生死簿上的變化,顯然是秦廣王所爲,他既然這麼做了,就會死保宮三元,毋庸置疑的。

楊雲氣得胸口不斷起伏着,指着宮三元一句話也說不出。

“行了,老楊,還是那句話,得饒人處且饒人,大家都是在地府混的,小宮是我的得力干將,你也是我的老兄弟了,體諒體諒我不行嗎?”

眼看秦廣王好欺負,楊雲得寸進尺道:“不行!這個人自打一上位以來,可曾做過半件好事情?”

“日夜遊神、罰惡司,還有我那個可憐的老兄弟杜子仁,哪個不是被他拉下馬的?!他自立山頭,目無王法!老秦你還管不管了?!”

秦廣王語重心長道:“老楊啊,凡事都有兩面性,小宮作風雖然霸道,但也做了很多實事,不是嗎?”

“實事?!霸佔羅浮山和羅酆山搞什麼景區動物園是嗎?你知道我和娘子……南帝的日子有多苦嗎?!”

“老秦,你也說我是你兄弟,你設身處地地爲我想想,雖然自從天庭取得地府統治權後,我們鬼帝的地位一落千丈,但怎麼說也是堂堂鬼帝啊!”

“你知道宮三元有多缺德嗎?好死不死的,白天不打折,晚上打對摺,搞得我們根本無法休息!”

“那些遊客不僅愛喧譁,吵得我們睡不着覺,每次遊玩後更會留下大量的垃圾!瓜子殼,水果皮就算了,這個宮三元光建景區不蓋廁所!搞得漫山遍野全是屎!”

“這還是人過的日子嗎?!我他媽受夠了!”

秦廣王也帶着指責性地目光看了宮三元一眼,像是在說:這麼大的工程都幹了,咋就捨不得花錢蓋個廁所呢?

宮三元則是理直氣壯道:“剛開始建造的時候地府預算有限,如果蓋了廁所,勢必還要通水,通水管,這樣算下來又是一大筆開銷。”

“在沒有盈利之前,適當的減少投資也是正常的,我也是爲了地府考慮,有什麼不對的?”

“至於打折,很多遊客都是地府公職人員,白天他們要工作,如何遊玩?工作完了,很累吧?又如何遊玩?”

“若是打折,勢必會調動他們的積極性,我是從這一點出發才選擇夜間折扣的。事實表明我的做法也取得了非常積極的效果。”

楊雲大手一揮道:“沒法談了!老秦!你再不辦他我就直接上告天庭,讓天庭官方來定奪這件事情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