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俊風不想賺取什麼高分,也不想分入什麼好班。他進入南玄武學院一來是爲了避難,二來是爲了系統的學習些自己不知道的知識。

2020 年 11 月 4 日

坐在一座還算結實的木屋頂上,妙俊風一隻腳曲起,一隻腳平放,右手搭在右膝上,左手支撐在屋頂。

他的樣子似慵懶又很灑脫,似桀驁又帶着一抹孤獨。

廝殺的聲音漸漸響起,朦朧的光亮在灰霧中此起彼伏。到現在還沒有聽到救命聲,那是最大的喜訊。

“嗯?她怎麼一個人進來了?”

妙俊風無意間往下一瞄,看到了一個熟人。自己沒有見過她的真容,但認得她手中的那把鸞風劍。

“桀桀桀,一個人類女子,看起來保養得不錯,那滋味應該大大的好!”

“少廢話,趕緊把她解決了,今晚進來的人類不少,我可不想只吃這一點。”

“放心吧,就他們會組團啊!我們也會。我還就不信了,憑我們三,今晚還不能好好的吃一頓。”

許琪說不緊張那是假的,以往也見過鬼物,比這些兇的都見過。可那時鷹叔在自己的身邊,他會替自己解決眼前的一切。

“噌”的一聲,她拔出了鸞風劍。

赤紅色的劍身顯得很耀眼,再加上那擁有流動光澤的青色花紋。單單這把出鞘的劍就讓她面前的三個鬼物猶豫了起來。

“殺!”

三個鬼物身影一晃呈品字形向着她就飛撲而來。

“呼哧”一聲響起,三個鬼物的手中各自出現了一條燃燒着黑色火焰的鏈子。 穿越後宮之橫行王門 它們將它往空中一拋,黑色的鏈子是連在了一起,構成了一個黑色的圓圈,將地上的四位圈在了裏面。

許琪看了上面一眼,沒有多想,揮劍就朝着離自己最近的一個鬼物殺了過去。

鬼物奸笑着,它覺得這個女人很傻,這不是主動往自己的嘴裏送嗎?

一雙鬼爪準確無誤的將鸞風劍抓在了手中,一張鬼口是徹底張開,露出了上下兩排鋒利的鬼齒。

“火箭術!風刃術!”

“嗖嗖嗖…”

“唰唰唰…”

聰明寶寶:誓死捍衛小媽咪 八道火箭和八道風刃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攻擊到了鬼物的身上。

其中三道火箭和三道風刃是重點照顧了它的頭顱,其餘的則是分散開來。

“可惡啊!”

“噗嗤”一下,這個原以爲吃定了許琪的鬼物,瞬間四分五裂開來,散落一地。之後化作一堆粉末。

密切注視戰局的妙俊風,在見到這一幕後是忍不住的罵了一聲:“真是笨,出其不意的殺手鐗一下子就暴露了,在你面前可還有兩個魅級鬼物呢!”

“桀桀桀。人類的小丫頭,你還有依仗沒有?看樣子你的手段也只有這些了吧!”

“從你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我可以判斷出你只是一名一月武者。若是一對一,你興許有逃走的可能,但在我們佈下的這個獸圈和我們兩個的夾擊下,我覺得你能活過今晚的可能性很小。”

“哼!兩個欺負我一個,你們還是不是男人?”

妙俊風聽到許琪的話,差一點笑噴出來。她怎麼比自己還沒有常識,對於魑魅魍魎來說,它們有性別嗎?

“不跟她廢話了,我覺得她有點傻。”

“嗯,那腦子就別吃了,只喝血,只吃肉,骨頭用來熬湯喝。”

許琪咬着嘴脣,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裏錯了。在以往看的書上,一名弱女子若是遇到強盜,只要這樣一喊,說不定就會有轉機。

“給我破!”

妙俊風從屋頂一躍而下,揮劍劈開了獸圈。

一個縱身,來到許琪的身旁,從他手中奪過鸞風劍。

“鸞鳳鳴!”

“啾!”的一聲鳳鳴聲響起,一隻扇動着翅膀的鸞鳳是在妙俊風的頭頂升起。

伴隨着它的出現,一股強大的威壓是將兩個魅級鬼物鎮壓的一動也不能動。

“滅殺!”

戰機稍縱即逝,妙俊風一個彈跳,衝到了他們的面前,揮起手中的雷劍,一個橫劈。

兩個鬼物帶着憎恨和不甘的眼神,化作了兩堆粉末。

“怎麼會是你?”許琪直到兩個鬼物死了,才反應過來。

“我還說有你這麼笨的武者嗎?殺手鐗是留到關鍵時刻用的,不是讓你一上來就大顯神威。若是我不在這附近,今天的你就死定了。”

“謝謝。”

妙俊風接下來的話在她的一句謝謝後,是想說也忘了。

“我救你的事請保密,我是煉器師的事也請你保密,我這個人怕麻煩。”妙俊風將鸞風劍拋給了許琪,很直接的將自己最後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好,請你放心,我是最善於保守祕密的。”許琪很認真的點頭回道。 “喂!尊敬的監考老師,這三個鬼物算是她滅殺的,我只是路過。謝謝您了。”

許琪不明白妙俊風爲什麼對着空無一人的天空大喊,難不成真有學院的老師跟着自己進來了?

“不要用那麼萌的眼神看着我,好嗎?你知不知道你長了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若是再配上你那萌萌的眼神,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會瞬間被你迷倒。”

“那你爲什麼沒有被我迷倒呢?”

“因爲我是君子,就算你坐在我的懷中,我也不會有絲毫的異動。”妙俊風故作高人的轉過身去,他不想讓她發現自己的額頭上滲出了幾滴汗珠。

“你確定學院的老師進來了?”

“這還用問嗎?學院又沒有發給我們計分的東西,若是沒有老師跟着進來記錄,那等我們出去後該如何知道我們所說的真假呢?

你現在已經有三十分了,至少不會墊底,我認爲你還是出去吧!我不是耍什麼陰謀詭計,而是真的爲你着想,”

“我信你,我會慢慢的朝外圍走去的。通過這次的事,我也知道了自己的實力。你就放心吧!我不是那種自負的人。”

“好!就此別過。”妙俊風對着她揮了揮手,就朝着裏面走去了。

“真是一個奇怪的男人,他怎麼就沒有問我的名字呢?”許琪撅起嘴,臉上顯出了不高興的神色。

妙俊風越往裏走,遇見的團隊也是越多。每當他要出手相助的時候,領隊和一些隊員都會無情的制止他並將他趕走。

“這叫什麼事啊!好心還沒好報了!哼!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妙俊風到也樂得輕鬆,心中的負擔也一下子沒了。既然自己的好意他們不領情,那接下來的苦頭和自己也沒關係了。

“應該就是這,昨天我就是在這裏消滅了一大波鬼物。”妙俊風看着千瘡百孔的地面,心裏沒有緣由的升起一股不安的情緒。

“咔嚓”一聲,一道風刃是斜劈而來。

“轟隆隆”的連續聲,一排石筍是向着自己這邊就刺了過來。

妙俊風身形一閃,避開了風刃。隨即一個跳躍,躲過了石筍。

“你們果然在這裏等着我啊!看來今晚又要有一場惡戰了。”妙俊風激活掌心雷劍,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人類,昨晚大意讓你跑了,今晚你就留下來吧!”

“在你的身上我們感受到了強大的生命氣息,吃了你,對我們的修爲會有很大的提高。”

“人蔘,他一定是傳說中的極品人蔘。我們鬼多,把他擒下後,還是熬湯吧!這樣大家都有份。”

妙俊風的表情變得很怪,怎麼轉眼間自己就變成極品人蔘了呢?還要用來熬湯?它們這幫傢伙在對自己冠名的時候,有沒有徵詢過自己的意見?

“俊風,趁它們現在還在商討,趕緊突圍出去。你不想真的被熬湯吧!”

所羅門及時的提醒了妙俊風,妙俊風單腳一蹬,隨意選了一個方向就躥了出去。

“好!我這裏有上中下三策,你選哪一策?”

“都說來聽聽。”

“我的上策是禍水東引,將它們引到其他人那去,他們不仁也不能怪我們不義。”

“不行,這不符合我的作風。我可是一個大度的人。”

“那就選中策吧!一鼓作氣的跑出去,我就不信那些鬼物爲了你會跟着一起衝出去!”

“也不行,現在的外圍說不定已經有人返回了。我若是就這樣衝過去,我是可以出去,但他們可就活不成了。”

“我說你也太婦人之仁了吧!那好,就只能選下策了。尋一處易守難攻的地方,儘量拖延時間,我來佈置一個陣法,讓你的術法威力提高二倍!”

“不能再高一點嗎?”

“知足點好嗎?你也不看看現在的我是什麼狀態!”

“算我錯了,就選那吧!”

妙俊風看中的地方是一處死衚衕,衚衕的寬度勉強可以讓三個人並排通過。兩旁是石質的高牆,經過這麼長的歲月,還能夠如此完整,可見石牆的質地極好。

“好地方,你守住入口,我進去佈置。等我佈置好了,你就把它們引進來。”

“你需要多長時間。”

“半個小時。”

“能再快一點嗎?”

“你也不看看這衚衕有多深,你想累死我嗎?”

“辛苦了啊!快去吧!”

等到所羅門進去佈陣後,妙俊風是將雷劍一橫,站在衚衕的入口前。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

“呼啦啦”的一陣黑風捲起,密密麻麻的鬼影是將妙俊風圍得裏三層外三層。這回妙俊風是徹底被它們給包了餃子。

高空中,站在符籙上的徐老師有些看不明白。他明明有機會逃出去,爲什麼會選擇在這個地方死戰呢?難道他還有什麼殺手鐗不成?

“還是告訴一下老院長吧!他見多識廣,應該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一枚傳訊符籙化作一抹流光衝出了災區,飛入到羅院長的手中。

看完符籙中記載的內容,羅院長是淺淺一笑,給徐老師回了一句話。

“不要急,耐心的看下去。”

徐老師在收到回覆後,眼珠是來回動了一下。對於老院長他是百分百相信的,自己也很想知道,這小子會用什麼手段來化解眼前的兇境呢!

塵土飛揚,銀光四濺。妙俊風與衝上來的鬼物們展開了殊死搏鬥。他越戰越勇,越戰越不要命。

他身上積累的殺氣在他拼命氣勢的刺激下,是瞬間迸發出來,猶如決堤的洪水。

戰場上的局勢一下子變得膠着起來。濃濃的鬼氣,森寒的殺氣,殺氣與鬼氣相互傾軋着,若是有一方的氣息不再壓制另一方,恐怕這戰局就基本定下來了。

“不要跟他拼近戰,用鬼術攻擊他!”

忽然間,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嗓子,讓戰局出現了短暫的**。但在**過後,妙俊風是迎來了暴風驟雨般的鬼術攻擊。

“呀呀個呸的!還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這是作弊,好嗎?”被當成活靶子的妙俊風不再進攻,純粹的防守起來。

不是他不想進攻,而是這樣密集的鬼術攻擊,只要挨一下,後面的攻擊就會接踵而至。一旦如此,那不用等所羅門將陣法佈置好,自己這邊就守不住了。

“哈哈,有效!繼續攻擊!猛烈的攻擊!”

妙俊風一聽又是這個聲音,真想立刻把它揪出來,然後讓它在烈日下暴曬幾日,實在是可恨至極! “咔嚓”一聲,這個聲音讓妙俊風心頭一緊。

他左邊的高牆出現了一道裂紋,若是再有攻擊續上一擊,這高牆也許就會出現轟塌的危險。

“所羅門,好了沒有?”

“就快了,頂多五分鐘!”

妙俊風一咬牙,將手中的雷劍舞成了一個銀色的圓盤。他以圓盤抵擋密集的鬼術攻擊,吃力的往前挪了幾步。

“噗呲”,一道血花濺起,妙俊風的左臂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沒有高牆的掩護,果然會出現大的漏洞。但不能退啊!一退這氣勢就弱了,這羣魑級鬼物說不定就會一壓而上。”

又是“噗呲”一聲,妙俊風的右腿出現了一道淺淺的傷口,雖然傷口很淺但位置很不巧正好在股動脈上,那血是一個勁的往外飈着。

“好了,大功告成!快引它們進來。”

所羅門的聲音讓妙俊風衰弱下去的氣勢又上漲起來,他右腳往前一踏,也不管鮮血的濺灑,大聲的吼道:“你們這幫無知又愚蠢的鬼物,這麼大的陣仗還拿不下我,看來你們也只能止步於此了!

若是你們有種的話,就跟我進來,看爺爺我如何一劍一個的將你們斬於自己的腳下!”

豪氣完之後,妙俊風是火速的退入衚衕之內。

安靜,現場一下變得很安靜。魑級鬼物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之間有點懵。

“兄弟們,大家不要被他的話給騙了。他已經快不行了,這是在做最後的顏面之爭。我們千萬不要上當,大家一起上,捉他熬蔘湯!”

在那一位的鼓動下,黑壓壓的鬼羣是涌入了衚衕內。狹窄深長的衚衕在這些鬼物們擁進來後,絲毫不顯狹小。只要往前走,就能容得下。

“雷霆萬鈞!我以我血薦軒轅!”

妙俊風的腦海裏忽然間閃現出這麼一句話,他想都沒想的直接唸了出來。

鮮血是現成的,所羅門的陣法在妙俊風鮮血的獻祭下,是發出了紅色的光芒。

就連所羅門都沒想到,被鮮血獻祭過後的陣法會一下提高這麼多。這豈止是兩倍的提高,五倍都不止!

“唰”的一聲暴動,陣法的圖案直入高空。

紅色的光芒將密集的烏雲渲染的通紅一片。那銀色的雷電在紅色的雲層中化成了銀色的蛟龍,威嚴的注視着下方。

這一次的雲層可不像上次那樣是一小片了,而是將整片村落都籠罩起來。

“不好,大家快撤!”楊大公子擡頭見到天空中的異常,一邊撤退一邊大喊起來。

其餘團隊和他這邊的情況差不多,也是在隊長的提醒和帶領下,向着外圍狂奔而去。

“轟隆”一聲震天響,一條銀蛟是破空而下,朝着鬼物聚集的地方就探爪而去。

魅級鬼物的反應算是快的了,它們齊齊的往一個點釋放出鬼術。

衆多鬼術匯聚在一起形成一個長着雙角的猙獰鬼頭。

鬼頭的笑聲很刺耳,一雙眼睛也是讓人看了覺得很不舒服。那扭曲的面龐像極了含冤而死之人留下的。

帶着翻騰的鬼氣,鬼頭向着俯衝下來的銀蛟就咬了上去。鬼口一張,席吞八方。

只是它太小看了這銀蛟的威力,雷霆化形,這種級別的雷電已經不是它所能抗衡的了。

“噗”的一聲,像是一張紙被戳破的聲音。鬼頭毫無招架之力的就被銀蛟的一隻爪子給拍散了。

這一下,讓站在地上的魑級鬼物們慌了起來。

它們不慌還好,一慌,整條衚衕一下子變得擁擠起來。每一個鬼物都被卡的死死的,動彈不得。

想出去的出不去,想進來的似乎也沒有了,整個**的魑級鬼物目前已經全部集中到了這條衚衕裏。

“昂”的一聲蛟吟,銀龍狠撲而下。

一個個的鬼物像是跳起了瘋狂的舞蹈,全身抽動不斷,青煙四起。

“唰唰唰”又是三條銀蛟飛撲而下,地面的鬼物不被消滅,雷雲就不會消散。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至正至剛至陽的雷霆對於這些陰晦之物最是痛恨,再加上妙俊風口中的那句我以我血薦軒轅,此次的雷霆之怒是非同小可。

災區外圍,學院的老師們將前來報名的學生護在身後。其中的一些老師明白其中的原委,只是引發雷霆之怒的這個人會是昨晚的那個人嗎?

“羅老師,您快看,灰霧開始散了。”一名眼尖的老師指着一片區域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