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2020 年 11 月 4 日

一聲悶響。

李詩詩一雙美目瞬間瞪得大大的。

獃滯的看著……看著躺在自己胸前柔軟處,正一臉賤笑的楊浩。

這……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混蛋難道不應該被自己撞飛出去嗎?怎麼還……還躺在了自己的胸前?

近距離的接觸下。

她甚至都能感覺到自己的胸前,傳來了一股男性沉重的呼吸。

反觀楊浩。

正一臉幸福的躺在美女的懷中,尤其是那兩團胸前的柔軟,伴隨著淡淡的乳香,差點讓他鼻血都流了出來。

卧槽——

好大!好香!

至少36……E啊!

楊浩滿臉陶醉,還不知足的聳聳腦袋,期待接觸到更多的柔軟。

「啊!」

一聲高昂的尖叫,打破了樓道的寧靜。

隨後一股巨力,直接將楊浩的腦袋給推開了。

「混蛋!臭流氓!你在幹什麼!」

李詩詩雙目怒火燃燒,都快要噴出火來了,死死的盯著楊浩。

「我沒幹什麼啊?大胸美女。」

楊浩一臉無辜,委屈的指著對方的胸前:「我還要問你呢,為什麼把你的胸來撞我的頭?

哎喲,我的頭好痛,你的胸把我的頭給撞傷了!難道你胸裡面,還藏有暗器?」

說著。

楊浩雙手捂著頭,一副被傷害的委屈模樣。

「你!你!」

李詩詩俏臉氣得通紅。

什麼叫我的胸去撞你的頭?還把你的頭給撞傷了!

見過在馬路上碰瓷的,還特么第一次見到在美女胸前碰瓷的!

「你這個無賴!你再敢胡說,小心我把你抓警察局去!」

李詩詩嬌喝一聲,惡狠狠的瞪向楊浩。

「明明是你自己撞上來的。」

楊浩嘀咕一句,隨後又抬起頭認真問道:「大胸美女,你剛剛那招八極鐵山靠,是誰教給你的。」

「恩?」

李詩詩本來正在怒火上,聽到楊浩的話語,卻是驚奇一聲:「臭流氓,你認出了我剛剛的拳法?」

李詩詩美目中滿是驚訝。

「當然認識了。」

楊浩摸了摸鼻子,輕笑一聲說道:「我不僅認出來了,還發現了你拳法中的一個大問題。」

「什麼問題?」李詩詩不相信的打量著楊浩。

「八極鐵山靠,本就是太極拳法中,最為剛猛霸道的殺招,這種殺招,最注重精髓氣勢!」

楊浩頓了頓,繼續說道:

「你身為女子,天生就缺少了一股剛猛!所以,就算你再怎麼修鍊這套殺招,成就也不會高到哪裡去!」

轟!

他這話剛一說完,李詩詩嬌軀一震,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

她原本還是不相信這個臭流氓的話語,可是……

可是他最後的那一句問話,卻是由不得她相信!

的確!

自從表哥將八極鐵山靠教給自己后,無論自己再怎麼努力練習,殺招的威力,卻始終提不上來!

這一點,就連身為「龍刺」現任隊長的表哥,都百思不得其解!

「楊浩,難道你知道怎麼解決?」

李詩詩的眼眸一下就亮了起來:「那你可不可以教教我?」

說這話的時候,她美目中儘是震驚。

她完全沒有想到,困惱自己多年的問題,竟然被這個臭流氓,給一眼就看了出來。

「哦?教教你?」

楊浩捂著自己的頭,委屈說道:

「你剛剛用胸把我的頭給撞傷了,我都忘記八極鐵山靠的精髓了,怎麼教你?」

「你……」

李詩詩頓時氣急。

關鍵時候,對方竟然又恢復了那種無賴模樣。

「大胸美女,要不為了公平起見,我用我的頭撞回來一次?或許這一撞,我又記起了什麼,可以指導指導你呢,嘿嘿嘿」

楊浩一臉賊笑,伸手指著李詩詩一對雄偉的胸器道。

「你給老娘滾!」

李詩詩俏臉寒霜的怒吼一聲。

見到對方這副色眯眯的模樣,她頓時反應過來。

自己的問題,連表哥都不能解決,就憑這個無恥的臭流氓?

他或許只是誤打誤撞,胡亂蒙對的吧。

李詩詩自我安慰道。

「切,大胸美女你這麼就不地道了啊,想學真本事,還不想拿出點『誠意』出來,這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

楊浩一副遺憾的搖搖頭。

誠意你妹啊,你這分明是藉機揩油!

李詩詩惡狠狠的盯向楊浩。

就在這時。

醫院走廊里快步走來幾個便衣檢查。

「李隊,你快點過來,這邊犯人要開始招供了!」

一個警察跑過來低聲道。

李詩詩一聽。

她趕忙記起來自己來醫院的初衷,他們警隊現在可正是跟蹤督查一夥犯罪團伙的時候啊!

聽到同事的報告,李詩詩二話不說,扭頭就要朝著前方走去。

「喂,大胸美女,你這八極鐵山靠,在訓練室打打陪練還行,真遇上危急情況,我勸你還是不要用這一招啊。」

楊浩在後面好心的提醒道。

恩?

李詩詩聞言,俏臉上的冰冷更濃,這個臭流氓到現在,竟然還想忽悠老娘?

沒門!

腳步不停,李詩詩繼續向前走去。

呃……

楊浩看著對方將自己的話語不當回事,苦笑著搖了搖頭。

唉,這妞不聽小爺的警告,遲早得吃大虧啊。

楊浩嘀咕一聲,隨後也轉身走了出去。 回到唐家的別墅內。

看著空蕩的別墅,楊浩也樂得清靜,直接躺在自己床上休息。

他昨晚上可一整晚都陪伴著熊子,累得不行,直接倒頭就睡著了。

這一覺睡到了大晚上,他這才起來。

「唉,自己這段時間的警惕性有些下降啊。」

楊浩苦笑著搖了搖頭。

平時自己就算在睡覺,也不會像現在這樣一覺睡到大晚上的,畢竟在殺手這種高危的職業裡面,永遠都沒有「安逸」這兩個字的。

尤其是他,頭上頂著一個殺手之王的榮譽,可是非常的招人眼紅的。

呯。

點燃一支香煙,楊浩赤著上身來到窗前。

「看來老頭子說得沒錯啊,繁華都市,是頂尖殺手的消遣地,同樣也是安樂冢!」

楊浩吐出一口青色煙霧,看著窗外有些出神。

就在這時。

別墅的鐵門自動打開,一輛銀白色的賓利駛了進來。

看來是美女總裁回來了。

楊浩收起心中思緒,嘴角不由得翹了起來。

……

沈冰凝緊皺著眉頭。

當自己的小車開進別墅的時候,她這才重重鬆了一口氣。

可是緊接著。

她原本精緻的俏臉忽然變得慘白,雙手緊緊捂著小腹,強烈的絞痛使得她額頭上都冒出了細微的汗珠。

「不好,又痛經了!」

沈冰凝的美目中閃過一絲慌亂。

她打小受過一次風寒,然後就染上了痛經的毛病,平時的疼痛她還能忍忍,可是沒想到這次,竟然痛的這麼厲害。

「哎呀,這可怎麼辦?」

沈冰凝此時十分的無助。

唐佳怡又不在家,她就想找個人幫忙都找不到。

打開車門。

沈冰凝艱難的下了車,還沒邁出一步,一股更加劇烈的絞痛襲來,直接讓得她頭腦一暈,扶住車門這才沒有摔倒在地。

「好痛!」

沈冰凝蹲在地上,身子不得已的躬了起來,明亮的美眸里,都疼得蒙上了一層淚花。

就在這時——

一隻強壯的手臂環抱過來,直接將她蹲在地上的身子給抱進了溫暖的懷抱。

「沈姐,你蹲在這裡幹嘛?不會又是腳崴了吧。」

一道熟悉的輕笑聲傳來。

沈冰凝驚訝的抬起頭,正對上了一雙噙著微笑的眸子——

「楊浩,怎麼是你?」

沈冰凝震驚的捂著自己的紅唇道。

「沈姐,抱緊我咯,小心掉下去。」楊浩咧開嘴笑著說道。

同時雙手一掂,直接將懷中香噴噴的嬌軀換了個姿勢,來了個公主抱!

不知道為什麼,被這個楊浩抱在懷裡,腹部的絞痛,竟然稍微有些減弱了!

沈冰凝白嫩的臉頰上,浮現兩坨紅暈。

走進別墅。

楊浩戀戀不捨的懷中的嬌軀輕放在沙發上。

要不是看出美女總裁身體不太對勁,他都想在外面繞兩圈再進客廳。

「沈姐,你是肚子疼嗎?」楊浩看著對面虛弱的美人,不由得心疼問道。

「恩,肚子疼,老毛病了。」

沈冰凝臉上的紅暈漸漸消逝,抬起頭好奇的問道:「楊浩,你不是和佳怡去軍訓了嗎,怎麼回來了?」

「嘿嘿,我這不是猜到沈姐你身體不舒服,特意趕回來照顧你嘛。」

楊浩嘿嘿一笑,深邃的眸子里噙著笑意。

說實話。

和沈冰凝相處,尤其是近距離的相處,真的是一種享受!

知性典雅不失嫵媚,端莊高貴又不失妖嬈!

而且她身為天生靈體,無意中散發出來的靈氣,可是天地間最為純凈、醇厚的靈氣了!

鍾靈毓秀!空谷幽蘭!

楊浩的腦袋中突然蹦出來兩個成語。

「油嘴滑舌,你……哎呀!」

沈冰凝精緻絕倫的俏臉一紅,剛想說幾句——

可是一股劇烈的絞痛再次襲來,疼得她臉色慘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