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好像是的,那個開奧迪A6的傢伙,花褲衩屎黃色T恤,還真是他!”經那人已提醒,顯然別人也認出了宋陽,一個個開始起鬨,口水四濺。

2020 年 11 月 4 日

“什麼,就他?我勒個去,女神竟然喜歡這個傢伙,已瞎!”

這一說,下面頓時沸騰了,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看着宋陽,跟見了鬼似得,絞盡腦汁也想不通宋陽這種奇葩怎麼會是女神林萱萱的男朋友!

葛健也是饒有興致的看着宋陽,嘴角掛着一絲玩味的笑容,自言自語道:“張夢然竟然輸給這樣一個人,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會是什麼表情,有意思了。”

對於下面的議論紛紛宋陽臉不紅心不跳,他最大的特點就是臉皮厚,這點在比起三國時期的劉備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就算讓這傢伙在白宮面前裸奔都不會覺得害羞的。

雖然宋陽無所謂,但是站在他旁邊的林冰第一時間面色微微一變,直視着這個滔滔不絕的傢伙,似乎一愣,饒是以她冷淡的性子都覺得有點無語了,這傢伙未免臉皮也太厚了吧?

“好了,宋陽同學,你可以回到自己座位上去了。”林冰怕場面失控,第一時間將宋陽給趕了下去,面露異色,似乎有點想不通眼前這個穿着奇葩的傢伙竟然是林萱萱的男朋友!

“靠,哥們,你藏得也太深了吧,你竟然是林萱萱女神的男朋友,我的天哪,這讓我們怎麼活啊,我的女神啊!”宋陽一下來,方尚就拉着他的手臂哀嚎,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爲這傢伙怎麼了呢。

“喂,我說哥們,雖然我長得帥了一點,遭人嫉妒一些,但也別這樣啊,兩個大男人多難看是吧。”宋陽頗爲尷尬道。

“帥你個頭啊,你有我帥,爲什麼我的女神會喜歡上你啊,蒼天啊!”方尚哀嚎,聽的宋陽嘴角直抽,乍一看,這傢伙是比自己帥那麼一小點……

“得了吧方尚,你追林萱萱的時候人家壓根就不鳥你,你呀在門口捧着花跟傻子一樣等了半個鐘頭人家都不看你一眼,宋陽兄能夠追到林萱萱那是他魅力大,我說你還是老實的去找你的灰姑娘算了。”見到方尚被打擊到了,吳濤頓時幸災樂禍起來,嘿嘿一笑。

“哥們,你可真牛,當初方尚這傢伙爲了追

林萱萱可是褲腰帶都勒緊了,追了大半年都沒希望,你一出手就搞定,實在太牛了!”吳濤笑嘻嘻的說道,他跟宋陽解釋了一番,原來方尚在追求林冰之前竟然是林萱萱的忠實粉絲,對她也是窮追猛打半年之久,雖然家裏比較富有,但是爲了林萱萱還是下了血本,硬是跟着吳濤蹭吃蹭喝了半年。

只不過林萱萱對於方尚的“土豪攻略”壓根就沒一點興趣,這讓他大受打擊,要知道以方尚當時的錢財支出,可以在整個學校都名列前三甲了,被人親切的稱呼爲“西海藝大第三大敗類”!

以方尚這種一個月生活費有二十萬的公子哥來說,能夠爲了追求林萱萱將自己窮的連內褲都快穿不起也是一種境界啊,也正是因此,方尚十分不解爲何林萱萱這個看起來家庭條件也就“一般”的女人怎麼會眼皮都不眨一下,以他的智慧,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來林萱萱是真的不在乎他的錢,而是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

所以現在,方尚見到林萱萱竟然成了宋陽的“女朋友”,無論是經濟亦或是長相都比不上自己的傢伙,頓時有點受不了打擊。

“好了,我們開始上課!”在宋陽回到座位上之後,林冰也開始了他的教學,林冰剛開口,頓時學生們都變得鄭重起來,很認真的看着她,當然,如果這些傢伙目光不是色眯眯的還一邊流口水的話,宋陽一定認爲他們都是在認真聽課的……

“上課?上什麼課?”宋陽有點稀裏糊塗的,這傢伙早就將書本丟了多少年了,一聽到要上課頓時有點頭大起來。

“好像是梵高跟蒙娜麗莎的祕密,肯定是蒙娜麗莎給梵高當小蜜的事情。”方尚回答道,得意洋洋的看了宋陽一眼,似乎勝了宋陽一籌心裏好受多了。

“方尚,你記錯了吧,梵高不是搞金融投資的麼,啥時候跟唱戲的蒙娜麗莎扯上關係了?”吳濤瞥了一眼方尚,打擊道。

“額,是嗎,看來是我記錯了,反正不管了,哥又不是來上課的,我是來幹大事的!”方尚滿不在乎道,哼了一聲。

“額……”宋陽無語,這兩個活寶,瞎扯什麼東西,蒙娜麗莎根本就是跳舞的,嗯,是這樣的!

林冰的課上的很認真,只可惜宋陽三人壓根就沒人聽,躲在最後面扯犢子,當然,吳濤方尚兩人免不了去問宋陽是怎麼追到林萱萱的,這兩個傢伙很明顯壓根不知道宋陽其實就是林萱萱的一個司機兼職保鏢罷了。

“靠,憑藉着哥無敵的魅力和超脫的長相,這世間能有幾人擋得住,區區一個小妞還不是手到擒來!”宋陽臉不紅心不跳的扯犢子,一副天下第一帥的樣子,頓時惹得二人一陣鄙視。

“對了,待會中午一起吃飯吧,叫上林萱萱一起!”方尚摩挲着手掌說道,嬉皮笑臉,一副不安好心的樣子。

“不行!”宋陽果斷回絕道,開玩笑,要是方尚這個大嘴巴到時候扯犢子的話,自己豈不是要穿幫了!

“別啊,陽哥,就當完成小弟一個小小的心願,以前這不是做夢都想跟女神一起吃飯麼,你就幫幫忙吧!”方尚無恥道,一點也不臉紅。

“方尚,你也太沒節操了吧,林萱萱現在可是陽哥的女朋友,你這是要撬牆角還是怎麼說,至少也要說的隱祕一點吧!”吳濤在一旁附和道,兩眼冒着幽光,在學校不知道有多少男生做夢都想跟林萱萱坐在一起吃飯呢,這要是真的做到了,又可以去炫耀一番了。

方尚這兩個傢伙跟宋陽聊了一會兒,直接叫起陽哥來了,搞得宋陽都有點不好意思了,這哪像是來上課的,分明就是來搞小團伙的嘛。

宋陽想了想,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隨即伸出一根手指,淡淡道:“一個人一百塊!”

“給!”

一秒鐘之後,宋陽面前

擺着兩張嶄新的百元大鈔,收起來,宋陽裝作一副大肚的樣子,淡淡道:“好了,待會跟着我就行了!”

可憐的林萱萱壓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某個無良的傢伙給賣了,等到下課的時候,按照約定來到了綜合樓門口等着,白雪在她旁邊。

林萱萱本就長得漂亮,穿着牛仔小短褲,將翹臀襯托的渾圓,兩條白嫩的雙腿惹得周圍無數男生色眯眯的望着,躲起來擦口水。

“萱萱!”

張夢然走了過來,身材高大長相帥氣,露出陽光式的微笑,優雅的伸出一隻手,紳士道:“萱萱,能一起吃個飯麼?”

“別叫的這麼親熱,我跟你沒這麼熟!”林萱萱淡淡道,對於這個張家的公子哥她是打心裏不舒服,總覺得對方有着什麼陰謀一樣,讓她很不喜歡。

聞言,張夢然也不尷尬,依舊保持着微笑,聳聳肩,嘴角微微一笑,道:“萱萱,屢次的拒絕我是因爲那個傢伙麼?”

他也聽說了林萱萱有男朋友的事情,當時心裏就已經暴怒了,只不過沒有表現出來,但是自己看上的女人被別人捷足先登讓他心裏嫉妒的要死,更重要的是,他害怕得不到林萱萱從而沒法成爲林氏集團的女婿,到時候自己的一切美夢都將付之東流。

“那個傢伙?”林萱萱眉頭一皺,心裏冷笑,不管張夢然耍什麼花招自己都不會理他的,隨即開口:“你想多了,我拒絕你不是因爲誰,只是單純的不喜歡!”

不得不說林萱萱這句話實在是太傷人了,就算是張夢然這種心機頗深的人都有點臉色陰沉,他張夢然是什麼人,那可是西海藝大的校草,公認的第一高帥富,無數少女心中的夢中情人,只要他張夢然點點頭,不知道有多少女人願意往他的牀上跳呢!

然而林萱萱卻是果斷拒絕,讓他面子上有點掛不住了!

“萱萱,我不知道你看中了他什麼,長相還是金錢?難道我張夢然還比不上一個半路冒出來的小子不成?”張夢然語氣有點陰沉,目光閃爍,林萱萱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他已經讓他有點暴躁起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林萱萱臉色也冷了下來,被糾纏了這麼久讓她也有點不開心了,心裏暗罵,宋陽這個傢伙怎麼還不來,快來趕跑這個張夢然,怎麼說都是自己的保鏢啊,關鍵時刻怎麼不在呢!

“不懂?”張夢然冷笑,面色陰冷,繼續說道:“難道是那個男人牀上厲害一點,難道我比不了麼!”

張夢然已經有點喪失了理智了,突兀的說了這麼一句,他此時心裏恨不得殺了這個跟林萱萱有緋聞的傢伙,在他眼中,他張夢然看上的女人一輩子就只能上他張夢然的牀!

“張夢然,你……噁心!”林萱萱怒道,就連一旁的白雪也是面色不善,怒視着張夢然道:“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張夢然,虧了我之前還以爲你是正人君子,想不到你思想這麼齷齪!”

“我齷齪?哼,難道你們就清高了?”張夢然冷笑,心中怒火越燒越旺,伸手就去拉林萱萱,說道:“跟我走,你是我張夢然看上的女人,決不允許別的男人染指!”

林萱萱奮力反抗,但是哪裏比得過張夢然力氣大,直接被拽着走了幾步,臉上滿是憤怒,叫叫嚷嚷。

“那個誰,把你的髒手從我的女人身上拿開!”

就在此時,一道戲謔的聲音響起,頓時讓三人都是渾身一震,定睛望去,只見宋陽穿着一身屎黃色T恤,下身沙灘褲,大頭鞋,慵懶的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老婆,我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宋陽裂開嘴衝着林萱萱一笑,隨即在她呆滯的目光中將張夢然的手打掉下來,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精緻的小瑤鼻上颳了一下,動作親暱,驚掉了一地下巴!

(本章完) “不好意思,老婆,我來晚了,讓你受委屈了!”

宋陽無恥的聲音傳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伸出一根手指輕輕颳了刮林萱萱的小瑤鼻,不僅是林萱萱,就連白雪和張夢然也是一下子愣住了!

張夢然一臉錯愕,不敢置信的看着這個跟林萱萱親暱接觸的傢伙,屎黃色T恤,花花綠綠的大褲衩,極度屌絲的大頭鞋,搞得跟海南三亞沙灘上曬太陽的遊客一樣,而且一臉玩世不恭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個地痞無賴!

他原本只是聽說宋陽長得一般般,除了開着一輛奧迪A6之外一無是處,但是當看到宋陽本人之後還是忍不住震驚了一把,這也太……一無是處了吧!

這壓根就是一個無賴!

當然,他震驚的不僅僅是這點,更重要的是這個傢伙竟然輕易的就將自己的手從林萱萱手裏拍了下來,要知道他張夢然可是標準的跆拳道黑帶啊,面對宋陽這種體格的怎麼說也能輕輕鬆鬆一個打十個,更何況自己拉着林萱萱的力量已經很大了,可以說除了他自己想要鬆手,別人根本就沒有辦法!

但是宋陽卻這麼輕描淡寫的將他的手拍掉,完全就像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卻是讓他在心裏掀起一陣驚濤駭浪!

當宋陽做完這一切,周圍已經一下子沸騰了,不可思議的看着林萱萱,心都一下子碎了,自己的女神竟然被別的男人……颳了鼻子!

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此刻宋陽已經被千刀萬剮了,周圍一羣屌絲心頭十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淚奔。

“陽哥你太帥了,吊炸天啊!”方尚在一旁狼嚎着,兩眼都冒星星了。

“陽哥嫂子天生一對,英明神武,郎才女貌,亡命鴛鴦!”吳濤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知識沒多少,還自顧自的亂用成語,搞得宋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此刻,林萱萱終於是反應了過來,嬌軀一顫,陡然之間雙眼都快噴出火來了,殺人似得看着宋陽,俏臉酡紅,晶瑩的小虎牙不斷的摩挲,恨不得將宋陽一口吃了,咬牙切齒道:“臭流氓,臭無賴,你再說一遍!”

“咳咳,那個……老婆,我來晚了,沒事了,我已經將糾纏你的傢伙趕跑了,走吧,我們去吃飯吧!”宋陽無恥的又重複了一遍,將林萱萱殺人似得目光完全無視,既然林萱萱這麼強烈要求他“再說一遍”,自然是不會推辭的啦!

“陽哥威武!”方尚吳濤兩個傢伙再次起鬨,嗷嗷亂叫,唯恐天下不亂!

林萱萱惡狠狠的瞪了兩人一眼,兩人嚇了一跳,趕忙閉嘴,但是神色曖昧,朝着宋陽擠眉弄眼,一副再接再厲的樣子。

“萱萱,你們……”白雪也一下子變得疑惑起來,驚疑不定的看着兩人,雖然林萱萱從來沒說過什麼,但是畢竟宋陽這個傢伙本身就不差,而且還救過林萱萱,英雄救美,這樣一來就算是喜歡上宋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就是宋陽?放開林萱萱,你可以滾了!”張夢然神色陰沉,面色不善的盯着宋陽,高傲的說道,目光掃視了一眼方尚和吳濤,不屑的撇撇嘴,原來傳說中的宋陽不過如此,在他眼中完全就是一個跳樑小醜!

他張夢然是誰,西海張家的公子哥,地位超然,就算是院長見到他也要客客氣氣的,畢竟他的背後可是堂堂西海張家啊,要是得罪了張夢然可不是

一件好玩的事情。

而環顧整個西海,還沒有什麼厲害角色是姓宋的,就算是方尚和吳濤也不過是家裏有權有錢罷了,比起張家還是差了一點。

聽到張夢然的話,林萱萱當場面色一變,她剛纔因爲宋陽的緣故差點忘了張夢然的存在,現在想起來,她寧可被宋陽這個無賴調戲,也不願意被張夢然糾纏。

“老婆,這是誰啊?”宋陽無恥的說道,很自然的將手摟在林萱萱的小蠻腰上,那手感真是一個棒啊,結果惹得林萱萱瞪了他一眼,拍掉腰上的鹹豬手,咬牙切齒道:“不認識!”

聞言,張夢然眉頭一皺,瞥了一眼宋陽,不耐煩的說道:“讓你滾聽不見麼,哪來那麼多廢話!”

“滾?”宋陽心裏也有點火氣了,這孫子哪裏冒出來的,還這麼囂張,敢跟他宋陽囂張,嫌命長不成?

“原來你喜歡滾來滾去啊,看不出來你還有這種嗜好!”宋陽戲謔道,跟張夢然針鋒相對,吊兒郎當的將手插在口袋裏,玩世不恭。

“牙尖嘴利的小兒也敢跟我張夢然囂張,也不看看你是哪根蔥!”張夢然笑道,被宋陽直接氣出火氣來了,他追求林萱萱這麼久,可是連邀請都沒有被接受一次,現在莫名其妙跑出來一個無論哪方面都比不上他的宋陽,竟然跟林萱萱這麼親暱,讓他已經被嫉妒衝昏了頭腦了。

“敢跟你宋陽大爺囂張,你他媽又算哪根蔥?”宋陽搖頭晃腦道,將張夢然的話原原本本的還了回去。

“陽哥,他是張夢然,西海張家的公子哥,西海張家是西海四大家族之一,權力不小!”方尚在後面說道,他方家雖然有錢,但是比起西海張家還是差了一點,對於張夢然頗爲忌憚。

“沒聽過!”宋陽滿不在乎道,他是誰,他可是連西海李家李悠然都幹揍的人,而且一揍還是一對,李家兄弟兩個都被他揍了一頓!

別說是西海張家了,就算是西海四大家族全部都來也不會怕的,豈會在乎區區一個張夢然?

聽到方尚的話,張夢然原本還得意了一下,不屑的看着宋陽,結果後者直接說了一句“沒聽過”,讓他一愣。

“好了,陽哥我沒空理會你這種什麼張家李家走出來的小蝦米,陽哥我還要陪老婆吃飯,你可以滾了!”宋陽擺擺手,瞥了張夢然一眼,隨即笑眯眯的看着林萱萱:“老婆,咱們走吧!”

“誰是你老婆,臭流氓,死無賴!”林萱萱撇撇嘴,嘟囔一句,竟然出奇的選擇了妥協,並沒有拒絕宋陽,跟着他準備離去。

“站住!”一見林萱萱幾人要離去,張夢然有點急了,喊道,宋陽幾人駐足,宋陽笑眯眯的看着他,一臉戲謔。

“小子,敢不敢來一場男人之間的戰鬥!”張夢然沉聲道,有火但是沒出發泄,原本想要以勢壓人,結果宋陽這個傢伙活脫脫就是一個無賴,完全不管不顧,理都不理他,讓他無可奈何。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宋陽懶得跟這個傢伙繼續囉嗦,語氣很是不友善,別人不來惹他宋陽他自己也不會閒得無聊去招惹對方,但若是惹到他宋陽頭上,就別怪他宋陽不客氣了!

寧惹閻王,莫遇宋陽!

宋陽活了這麼多年,尤其是回到西海之後,他還沒爬過誰!

聽着宋陽的話,張夢然就要發作,但還是忍

住了,面色陰冷,強做出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說道:“後天體育館有一場跆拳道切磋,我正式向你發出挑戰,不知道你敢不敢來,當然,如果不來我也不會怪你的,只要你離萱萱遠一點,我不想看到沒有種的男人跟我未來的女人走這麼近!”

“張夢然,誰是你未來的女人,別白日做夢了!”宋陽還沒說話,林萱萱先是不幹了,頓時氣得跳腳,無論是張夢然還是宋陽,這兩個傢伙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都自以爲是的很,一個稱自己是“老婆”,另一個說自己是他未來的女人,完全不管她願不願意!

“哎,女人真是禍水……”宋陽搖頭嘆了一句,結果林萱萱直接就是一頓粉拳,氣呼呼的瞪着他。

“那個張……螞蚱?你腦子有病吧,陽哥我壓根就不認識你,囉嗦一堆你煩不煩?”宋陽淡淡道,滿不在乎,說的張夢然一陣面紅耳赤。

“他叫張夢然!”白雪在一旁小聲說道,看了一眼面色陰晴不定的張夢然,心裏偷着笑,宋陽這個傢伙實在是太無恥了,竟然將張夢然張大公子氣的這樣,這簡直難以置信!

“牙尖嘴利,原來只是個沒有種的廢物!”張夢然冷笑道,故意激將宋陽,只要對方答應下來,自己一定將對方打成殘廢,大不了到時候說是一時失手,就算學校怪罪下來,也會顧及他的身份。

“喔,這樣啊……你有種?逃出來看看!”宋陽歪着腦袋,戲謔的看着張夢然,繼續扯嘴皮子,無賴至極。

噗嗤!

林萱萱也是被宋陽逗得一樂,笑了出來,沒好氣的瞪了宋陽一眼,又看了看臉色都快變成青色的張夢然,心裏樂呵着,張夢然糾纏她這麼久,她都是無可奈何,現在在宋陽手上吃癟,她自然偷着樂。

張夢然被宋陽的話噎着了,眉頭一皺,憤怒的說道:“是男人就來,不是就滾!”

說完,張夢然甩袖離去,再這樣待下去估計他會被宋陽氣死,這傢伙壓根就是一個無賴!

張夢然一走,宋陽笑眯眯的給林萱萱開了車門,後者瞪了他一眼氣呼呼的上車,方尚和吳濤也是狼嚎一聲,然後開來自己的車,跟着宋陽的車離去。

車上,宋陽心情大好,原本他以爲要被林萱萱這個大小姐給弄死,現在看來完全是多慮了,自己果然是魅力無邊啊,輕輕鬆鬆就讓林萱萱這個刁蠻的大小姐臣服在自己的大褲衩之下了!

“臭流氓,死無賴!”林萱萱沒好氣的看着他,磨着小虎牙說道。

“謝謝誇獎!”宋陽無賴道,滿不在乎。

“對了,臭無賴,別理會張夢然那個傢伙,他是跆拳道高手,連教練都不是他的對手,你去了會吃虧!”林萱萱忽然想起來張夢然的邀戰,開口提醒道,有點擔憂。

“這麼快就學會擔心你男人了?嘿嘿……”宋陽可謂是無孔不入,抓住每一個機會調戲林萱萱。

“你,無賴!”林萱萱氣呼呼道,沒好氣的看着宋陽,說道:“你不會真的打算去吧?”

“爲什麼不呢,我還怕這大學念得太無聊了,有傻子送上門來讓我揍,不好好的招待他一頓豈不是太不給面子了?”宋陽笑嘻嘻的回答,嘴角掀起一個自信的弧度。

西海這些公子哥還真是一個比一個不安分啊,既然送上門來,那我宋陽就一個一個的踩下去!

(本章完) 很快宋陽跟林萱萱幾人來到林氏集團旗下的酒店,一坐下來方尚跟吳濤就是一臉興奮的問東問西,咋咋呼呼的,顯然跟林萱萱一桌吃飯已經讓兩個傢伙興奮的快死了,尤其是方尚,追了那麼久終於有個機會跟林萱萱一起吃飯了,雖然這個機會是花了一百塊得來的,但也算了了曾經的心願了!

林萱萱陰沉着小臉,氣呼呼的吃着飯,消滅眼前的美味,是不是還瞪宋陽一眼,比劃一下小拳頭,恨不得揍宋陽一頓,當然,以宋陽的厚臉皮自然是直接無視了。

直到現在,方尚算是明白爲什麼林萱萱對自己曾經的“土豪攻略”完全不動心了,這丫頭完全就是一個小富婆啊,他方家雖然在西海商業領地比較有名,可以算是家財萬貫了,但是比起整個林氏集團來說那就差了不是一星半點了!

林氏集團不僅僅實在西海,而且在全國乃至世界上都是赫赫有名的,作爲林氏集團的獨生女,豈會在乎自己那幾個錢呢?

震驚的方尚同時有些羨慕宋陽,更是配合的五體投地,果然是陽哥一出手,美女還真是沒法溜走啊!

“嫂子,你有沒有妹妹之類的,介紹介紹唄,我方尚雖然不能跟陽哥的高大偉岸英俊瀟灑比,但也還是有點個人魅力的,要不你給牽牽線,搭救一下我這個單身漢吧!”方尚死皮賴臉的說道,這招可以說是跟宋陽學來的,見識了宋陽的無恥無敵之後,方尚也果斷向着他看齊了!

噗!

宋陽差點一口飯噴出,這個方尚還真有那麼一點天賦,要是跟自己跟久了,恐怕會變成第二個宋陽!

“沒有!”林萱萱冷冷道,穿着高跟涼鞋的小腳朝着宋陽踢了一腳,讓宋陽差點沒一口飯噎死,疼的齜牙咧嘴,無辜的看了林萱萱一眼,無奈至極。

“沒有妹妹也沒關係,沒有有姐姐?御姐我也是能接受了,就算大一點點也米有關係,我也可以憑藉我高大偉岸的身形以及強大的個人魅力征服她的,請相信我!”方尚不死不休,有種越挫越勇的感覺。

“吃飯,再說話就把你舌頭割下來!”林萱萱氣呼呼的說道,再次踢了宋陽一腳,將方尚的罪過都加給了宋陽,讓後者滿臉委屈。

一個宋陽就夠無賴了,這要是再培養出一個“小宋陽”,西海藝大估計就要被鬧翻了天了!

被林萱萱這麼一兇,方尚也嚇了一跳,識趣的閉嘴,滿臉委屈,逗得白雪在一旁偷偷樂着,吳濤也是心裏暗暗開心,這下子又多了一個可以打擊方尚的理由了!

吃完飯宋陽幾人來到酒店的游泳池,方尚和吳濤直接去了酒店的按摩室,因爲有林萱萱這個大小姐存在,在這裏的一切消費都是免費的,所以兩個無良的傢伙直接去做按摩享受一番。

宋陽赤**上半身半坐在游泳池邊緣的高處,顯得很是悠閒,不一會兒,林萱萱和白雪也走了過來,一看對方,宋陽頓時感到鼻孔一熱,差點沒流鼻血!

白雪穿了一身橘黃色泳衣,鼓囊囊的胸脯讓宋陽眼前一亮,脫掉了黑色絲襪,宋陽才發現這個妞的雙腿也是非常漂亮的,渾圓修長,白皙粉嫩,雙腿交叉處隱約間映出了一絲輪廓,讓宋陽眼前一亮。

林萱萱的泳衣就更火辣了,僅僅是吊帶型比基尼,那塊布料小的可憐,剛剛遮住了胸前的重要部位,鼓囊囊的胸脯都無法完全遮住,下身則是一條從側面打結的小褲褲,巴掌大小,遮不住挺翹的臀

部,而且腰際完**露,沒有一絲贅肉,看的宋陽渾身燥熱,更是驚歎,想不到這個小妞這麼火辣,比起白雪的穿着還要暴露。

“要死了要死了,這是要雙飛的節奏麼,一下子來兩個陽哥我消受不起啊。天哪,忍不住了,上還是不上,難道我宋家祖墳冒煙了,一下子來兩個嬌滴滴的大美人!”宋陽心裏激動不已,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兩女,在胸脯和大腿內側打着轉。

“喂,臭流氓,看什麼呢,也不怕長針眼!”林萱萱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看着對方一副色眯眯的樣子,得意的挺了挺胸胸脯,伸出一隻手輕輕勾了勾比基尼的一角,白皙的春光隱約露出一點,隨即消失不見。

噗!

宋陽差點噴血而亡,這個小妞太會勾引人了,簡直讓他不能忍啊,一瞬間獸血沸騰起來,兩道殷紅的鼻血順着流了下來……

“咳咳,我在想方尚吳濤兩個傢伙不來一定會後悔死的!”宋陽尷尬道,只能上岸找了東西塞住鼻子,坐在一旁,但是目光依舊不老實的看着兩女。

見到宋陽受不了刺激流出鼻血,林萱萱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得意洋洋的下水,如一條美人魚一般游來游去,渾圓修長的雙腿拍打着水花,看得宋陽渾身燥熱,若不是鼻子流血恨不得跳下水跟林萱萱嬉鬧一番。

白雪也下水游泳,跟林萱萱兩個人游來游去,晃得宋陽眼睛發花,應接不暇,坐在一旁的板凳上流着口水,鼻孔發熱。

游完泳,三人都去更衣室換了衣服,出來時候正好遇到享受過了的方尚和吳濤,一見到宋陽鼻子裏塞着白紗布,錯愕道:“陽哥,你這是被誰打了?”

“一邊呆着去,我這是爲了欣賞美付出的一點小小代價!”宋陽滿嘴跑大象,目光還下意識的瞟了林萱萱一眼,後者得意洋洋的離去。

來到學校,宋陽將林萱萱二人送到要上課的教室去,自己則跟方尚二人一起去了畫室,因爲今天林冰要補課,所以宋陽又無緣無故要多上一講課,對此宋陽嘴裏嘀咕,自己運氣還真是不佳。

剛到教室,林冰就款款而來,一身白色長裙很是靚麗,且身材高挑,臉蛋精緻,略施粉黛很有一番韻味,再加上冰冷的氣質,高貴而優雅,拒人於千里之外,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

“哎,我們家小冰冰越來越漂亮了!”方尚花癡道,在一旁YY,結果被吳濤一巴掌拍醒,結果二人就鬧了起來。

無奈的看了二人一眼,宋陽發現這兩個傢伙就是活寶,方尚家裏是經商的,也算是土豪級別的,很有錢,對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爲了林萱萱當初花費巨資,窮的連內褲都快穿不起了,現在又爲了林冰而來上課,醉翁之意不在酒。

至於吳濤則是西海某位高官的子嗣,也算是有權有勢了,爲了林冰來學油畫,雖然學到最後連梵高跟蒙娜麗莎是什麼都不知道,也算是一個奇葩了。

常峯不去管這兩個傢伙鬧來鬧去,直接將畫板支起來趴上去睡覺,結果還做了一個美夢,夢裏全是林萱萱和白雪兩個人游泳的樣子,還夢到自己跟兩女一起鴛鴦戲水,很是快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