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應蓮說完,身上突然散發出十分恐怖的威壓,周圍的人頓時就感覺彷彿泰山壓頂一樣。

2020 年 11 月 4 日

不到五秒鐘,就有一個人承受不住,撲通地跪在地上。

接下來,連續不斷,在半分鐘之內,剩下的人,除了葉雄,全都跪下了,根本站不住。

葉雄身體巋然不動,彷彿一點感覺都沒有。

何應蓮施展的威壓雖然很厲害,但是他的實戰力到了驚人的地步,怎麼可能承受不住。

見葉雄如此能抗壓,何應蓮暗暗點頭,有心測試一下他的承受力,將威壓加大。

這種威壓,哪怕是化神巔峰,都未必承受得住,她想看看,對方能承受多久。

葉雄雙腿微曲,裝成有些承受不住的樣子,如果還能堅持那就暴露了。

他看出何應蓮在測試他的實力,是絕對不會讓他不過關的。

果然,就在他要跪下的時候,威壓頓時就消失了,一分鐘就過去。

「葉雄,恭喜你,成為我何應蓮門外第三百零九名外門弟子,如果你表現得好,我會將你招收為親傳弟子。」何應蓮說道。

「多謝師傅……」

「你還沒資格叫我師傅,現在只能叫我長老,等你有資格成為了我親傳弟子再說。」何應蓮說完,揮了揮手中的保證書,說道:「記住你的保證,我可是冷血無情的。」

「是,長老。」葉雄點了點頭。

剩下的四名弟子,自覺無能,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我帶你認識趙蕊蕊,以後你有什麼事情,直接找她就行了。」

何應蓮將葉雄帶了出去,來到趙蕊蕊跟王儀琳身邊,說道:「蕊蕊,儀琳,葉雄以後就是你們的小師弟,你們好好關照一下吧!」

「喲,還真有人通過了,不錯啊!」

趙蕊蕊伸出手,做了個握手的動作:「我叫趙蕊蕊,你以後叫我趙師姐就行了,請多多指教。」

「趙師姐,你這剛見面就想要我的命嗎?」葉雄連忙把手放到背後。 三長老可是說過,無論什麼原因,只要葉雄跟她門下任何弟子有身體上的接觸,她就可以格殺勿論,這種時候,他怎麼敢頂風作案。~隨~夢~小~說~щ~suimеng~com

「葉師弟,怎麼,你看不起我這個師姐嗎?」趙蕊蕊裝成生氣的模樣。

「趙師姐,師傅說過,只要我碰一下同門任何一名女弟子,哪怕是碰一根手指,都會要我的命,你就別難為我了。」 忍界最強者 葉雄退出幾步,裝成害怕的模樣。

「還有這事,呵呵,那我就錯怪你了。」趙蕊蕊笑著看了何應蓮一眼。

「趙蕊蕊,你帶一下小師弟,教教他門規,現在幾千人都盯著他,可別出什麼忿子。」何應蓮嚴肅道。

葉雄是她門下收的第一名男弟子,其餘的門派弟子,肯定會盯著他,這節骨眼上,絕對不能出什麼問題。

「師傅,你放心,我會好好教小師弟的。」趙蕊蕊笑道。

何應蓮再交待了些事情之後,這才轉身離開。

等何應蓮離開之後,趙蕊蕊突然伸手,快如閃電,握向葉雄的手。

她快,葉雄更快,不但縮回了手,人還退出了幾步。

「小師弟,師傅都不在,我還擔心什麼,握個手,咱們就是朋友了,我以後罩著你。」趙蕊蕊笑道。

「趙師姐,你就別為難我了。」葉雄臉上裝成為難的樣子。

「我跟了師傅幾百年,她的性格我很清楚,嘴上說說而已,再說,有我罩著,她不會殺你。」

「葉師弟,師姐是十七宗之內,排名前十的青年高手,是師傅最得意的弟子,她若想保你,師傅那邊,她說得了話。」王儀琳說道。

「規矩就是規矩,師姐,還請將門規跟我說吧!」葉雄嚴肅道。

本來他還想裝成弱勢,但是對方得寸進尺,這樣他就不得不嚴肅了。

對付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辦法。

「喲,咱們這個小師弟還是個正人君子呢!」趙蕊蕊裝成一副意外的模樣,笑道:「師弟,告訴師姐,你有過同修伴侶沒,不會還是初哥吧?」

撩我?

葉雄不由得打量起趙蕊蕊。

趙蕊蕊不是那種一眼看過去非常漂亮的女人,屬於看著很耐看的那種。

她的身材很好,身高差不多一米七八,站起來跟葉雄已經平頭,如果身高不夠的男人,站在盛氣凌人的她面前,還真是有點壓力的。

王儀琳屬於漂亮一種,但是趙蕊蕊這種,反而更加引起葉雄的興趣。

把我當初哥,要是你知道我後宮的女人沒有十個也有八個,不知道會怎麼想,葉雄暗自好笑。

「師姐,我一心修鍊,不想涉足男女之情。」葉雄裝成認真地樣子。

既然她這樣認為,自己索性裝成這樣子好了。

「初哥……哈哈,儀琳,你聽到沒有,他是初哥……」趙蕊蕊放肆地大笑起來。

王儀琳偷偷看了葉雄一眼,臉上發燒,紅成一片。

三長老門下,弟子都是女的,雖然不阻止跟男修士交往,但是現在各長老之間競爭非常大,說有仇也不為過,如果有女弟子跟別的長老門下的男修士有關係,會被認為是叛徒,所以三長老門下有男友的弟子非常少。

「師姐,還請你帶帶我。」見她這放肆的模樣,葉雄心想總有你後悔的時候。

趙蕊蕊身為三長老下的大弟子,平時一舉一動,都代表著三長老的名聲,更不可能跟其餘長老門下的男弟子有染,所以平時都是跟女修士打交道,現在從天而降得到了一名師弟,那種感覺,不異於老來得子,歡喜得不得了,而且這初哥的身份她也很喜歡……

「葉師弟,你給師姐印象不錯,好好努力,三長老不會虧待你的。」

趙蕊蕊說著,上前兩步,想拍拍他的肩膀給他鼓勵。

葉雄身影一閃,退出去。

不得身體接觸這門規,在沒有找到琥珀血石之前,絕對不能破壞。

趙蕊蕊拍了個空,這才記得這蛋疼的約定,先前她是故意的,這一次還真是無意的。

「這個魂簡之內記著門規,也就是兩三條要注意的,一是不得同門相殘,二是不得欺師滅祖……,對了,你還得加上一條,不得跟同門女修士有身體接觸,走吧,我帶你去咱們的修鍊之地。」

接下來,在趙蕊蕊的帶領之下,葉雄進入一黑色山脈之中。

名門惡少寵妻上天 「這道山脈叫做魔獸山脈,貫穿整個魔宗六十四宗門,這一帶地域屬於咱們十七宗的地盤……」

在半空之上,趙蕊蕊指著下面的山脈,給葉雄圈出一個位置。

「那一片領域就是三長老名下的修鍊之地。」趙蕊蕊又圈出一個地方說道。

「怎麼三長老名下的修鍊領域這麼小?」葉雄奇怪地問,

十七宗的領域之中分為七大塊,最小的一塊就是三長老名下的,還不到最大的一塊面積五分之一。

「師傅名下全都是女弟子,人數本來就不多,加上連續幾次的十年之戰,師傅的排名都是墊底,所以……」說到這裡,趙蕊蕊也說不下去了。

「看到那一塊沒有?」王儀琳指著屬於三長老領域之內中的一塊領地,說道:「如果這一次的十年之約,咱們還是沒辦法取得好成績,這一塊地盤都保不住。」

說著,兩女臉上都露出黯淡之色。

「師傅這一次開始招男弟子,就是想應對這一次十年之約,師弟,你能在師傅威壓之下承受多久?」趙蕊蕊問。

「半分鐘吧,不過後來師傅放水了。」葉雄道。

「能承受半分鐘,比起我也差不了多少,我能承受住一分鐘。」趙蕊蕊點了點頭,突然像是做了什麼決定一下,朝下面陰氣最重的一處地方飛去。

嗖嗖嗖!

突然三道人影,擋在她們面前。

「陸大同,你們想幹什麼?」

見來人擋住自己去路,趙蕊蕊頓時就怒了。

前面的人,一前兩后,前面的是名猥瑣的胖子,他背後跟著兩名跟屁蟲。

陸大同並沒有理會趙蕊蕊,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目光之中露出嫉妒的神色。

「這就是三長老招的新弟子嗎,模樣長得真俊,滅絕老婦該不會是喚發第二春了吧?」

陸大同這話剛出來,他背後兩名弟子就哈哈大笑起來,赤果果地諷刺。

葉雄的臉瞬間就崩了起來。 對方的意思是,何應蓮讓他小白臉,他才有進入她門下的,這是對他人格的污辱。

「陸大同,如果我將你這話告訴二長老,你覺得會有什麼後果?」趙蕊蕊怒道。

「我說什麼了,我剛才說什麼了?」陸大同看著背後兩名弟子問。

「陸師兄,你剛才什麼都沒說。」其中一名弟子道。

「你剛才說,趙師姐是你的手下敗將。」另一名弟子說道。

三人同時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之中全都是笑意。

「方大同,這一次,我是絕對不會再輸給你,你等著瞧好了。」趙蕊蕊怒道。

「如果你的實力能像你的嘴巴那麼好使,三長老就不會招個小白臉進來了。」方大同看了葉雄一眼,臉上露齣戲笑之色:「還指望一個新人進來,能改變命運,真是笑話。」

「方大同,你別胡說八道。」王儀琳激動得聲音都變了。

「這塊領域,兩年之後就是我們的了,等著瞧。」方大同指著下面那塊領域,哈哈大笑起來,揚長而去。

趙蕊蕊跟王儀琳氣得胸脯不停地起伏著,葉雄看在眼裡,想必這兩女以前沒少受欺負。

片刻之後,兩人就落到一處洞府面前,三人走了進去。

「小師弟,這是我的修鍊洞府,也是師傅名下陰氣最盛,最好的修鍊地方,從今天開始,你就在這裡修鍊吧!」趙蕊蕊突然說道。

此言一出,不但葉雄有些意外,就連王儀琳也嚇了一跳。

「師姐,這怎麼行,萬萬不可。」王儀琳急道。

「沒什麼不行的,還有兩年就是十年之戰,以我現在的實力,很難有所進展,但是師弟不同,他現在已經是化神後期,上升的空間大,如果他能修鍊到跟我一樣的戰力,到時候以咱們的之力,能保住那塊地盤也說不定。」趙蕊蕊嚴肅地說道。

葉雄感受一下陰氣,暗暗驚喜,這裡的陰氣比起他在仙魔界魔宗之內,無意之間遇到的那處**的陰氣,還要濃得多,如果在這裡修鍊,花個二十年,絕對能進一階。

真仙界的修鍊資源,簡直是仙魔界沒辦法相比的,難怪下面的人化神中期之後,都往這裡跑了。

「師姐,這是你的洞府,我怎麼能占……」

「我說行就行,以後你就呆在這裡了。」

趙蕊蕊非常霸氣,然後又道:「如果你想報答我跟師傅,就好好好修鍊,準備兩年後的十年之戰。」

「那我就謝謝趙師姐了。」

沒想到在爾虞我詐的魔宗之內,還能遇到心地這麼好人,真是讓人意外。

果然,好壞都是分人心的,不分宗門。

「師姐,我在這裡修鍊,你在什麼地方修鍊?」葉雄奇怪地問。

「我修鍊的地方多了去,這裡還空著幾塊領域,我隨便找個地方就行了。」趙蕊蕊道。

「多謝趙師姐。」

葉雄本來還想問問琥珀血石的事情,但是自己這才剛進來,冒然問,怕會引起她們的懷疑,只得壓住這種念頭,準備過陣子再問。

「每個雙月一號早上八點,師傅會在大殿授課,記住不要遲到。」

交待完之些之後,趙蕊蕊這才跟王儀琳離開了。

等她們離開之後,葉雄雙腳盤坐在地上,整理一下自己的身上了修為。

修行一道,有目標會少走很多的彎路。

「我現在是佛魔雙修,《天魔功》所有的修方法,從第五層到第十層夢幻女神都給我,現在既然有時間,就修鍊天魔功第六層了。」葉雄喃喃道。

「《梵聖功》我只有五層,全都修鍊了,窮醒的記憶之中並沒有《梵聖功》餘下的修鍊法門,只能找時間去一趟六道之中的佛門領地,慢慢尋找了。」

「我身上還有《真猿九變》第六層的修鍊法門,現在最重要是修鍊成這個,所以琥珀血石,必須要弄到手。」

「如果修鍊到真猿六變,加上《梵聖功》第五層,《天魔功》第五層,這三大神通足夠在真仙界闖蕩了。至於其餘的神通,要不要都無所謂了。」

修鍊一道越到後面,功法的重要性就越為顯著,葉雄慶幸自己當初剛入門選擇的功法,都是可以升級的,一直修鍊到巔峰,這得多謝幽冥。

《梵聖功》跟《真猿九變》都是他剛踏足修真一道,幽冥教給自己的,她真是有先見之明。

至於其餘的功法,什麼《凝冰功》《大地功》《大道十九劍》之流,已經漸漸被淘汰了。

葉雄盤坐在地上,開始修鍊《天魔功》第六層,無盡陰氣湧進他的身體之內,化為魔氣。

……

眨眼之間,就到了月初,兩月一次的大殿授課時間到了。

這天早上,葉雄剛睜開眼睛,洞下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葉師弟,你在裡面嗎?」王儀琳的聲音在洞外響起。

「我在,進來吧!」

王儀琳從洞外走進來,臉色有些微紅,似乎有些不習慣跟一個男人獨自相處。

「師傅今天要授課,我過來提醒你一下。」王儀琳提醒道。

「我知道,正準備過去呢!」

葉雄站了起來,看了她一眼,心念一動。

「王師姐,你聽過琥珀血石嗎?」他忍不住問。

王儀琳比起趙蕊蕊要單純得多,從她的嘴裡,或許能套點東西出來。

「琥珀血石?」王儀琳想了一下,搖了搖頭:「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是什麼東西?」

葉雄眉頭皺了起來。

琥珀血石在十七宗的事情,是他潛藏在記憶之中的事情。

記憶窮醒之後,葉雄一直都處於一種非常奇怪地狀態之中,他腦海里多出來的記憶就像碎片式的,並不完整,他只知道這是記憶之中的事情,但是這種記憶怎麼來的,他一點都不清楚。

豪門情鬥:未婚媽咪很搶手 「傳說琥珀血石之中,有一種上古神猿的血脈,我也是聽過而已。」葉雄說道。

「十七宗之內,沒聽過有這種東西,那血都變成琥珀了,還有用嗎?」王儀琳奇怪地問。

「利用特殊的提煉之法,能將神猿血提煉出來,但是這種提煉術,應該很少人能做到。」葉雄說道。

「葉師弟,時候到了,咱們走吧!」

葉雄點了點頭,兩人衝天而起,朝十七宗的所在地飛去。

差不多到宗門之內,突然,面前出現兩人,將他們攔住。 「王儀琳,二長老有事情找你,跟我一走一趟。」

為首一名身穿白袍,身上散發著傲慢氣息的男子喝道。

男子外貌三十歲左右,人長得清俊,雖然比不上葉雄,但是也相差不遠。

此人葉雄認識,正是被稱之為十七宗之內,排行第一的青年高手趙晨,也是二長老趙通海的兒子,死去的齊玉嬌是她名義上的女人。

看到這個年輕一輩弟子之中,最出名的人物,王儀琳莫名一切緊張,腦海中不由得想起齊玉嬌死去的事情,難不成二長老找自己,跟此事有關?

王儀琳知道此刻絕對不能過去,不然的話,後果難以意料,但是她又不知道怎麼拒絕。

就在她手足無措的時候,葉雄站了出來,說道:「師兄,授課時間要到了,師姐沒時間過去。」

「授課那邊你不必擔心,我會跟三長老說一聲。」

趙晨態度堅決,彷彿他的身份,似乎能跟三長老相提並論似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