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姐,我們還有事要處理,就此別過!」

2020 年 11 月 4 日

顧銘說完提著聞浩澤,帶著秦思雨和方正瑩二女轉身離開。

望著顧銘遠去的背影,白凝笑了笑,終於明白衛宇跟她所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喂,你在哪呢?我想你了!」

白凝掏出手機,拔了出去。

「我也想你了寶貝,我在京城家裡呢,你什麼時候回來?」電話里傳來了衛宇的聲音。

「我馬上就去機場,先掛了,一會回去有事跟你說!」白凝幸福的笑了笑。

如果讓她的粉絲見到這一幕,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嗯,一會我去機場接你!先掛了!」

聽到電話里的盲音后,白凝也掛掉了電話,急忙坐車離開。

而另一邊,顧銘等人已經開車駛向了天雲觀。

在聞浩澤的記憶中,顧銘只知道他的師傅是天雲觀觀主,就連叫什麼名字都沒有查到。

不過,在他的記憶中,顧銘發現一個奇怪的事情,那就是聞浩澤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給天雲觀送幾個女人進去。

最後那些女人去了哪裡,聞浩澤根本不知道。

天雲觀位於南閩最為有名的天雲山上,靠近市區,地段也是非常好的,再加上這些年官方對天雲山的開發建設,讓這裡成為了一個開放式的旅遊景區。

而天雲觀更是成為這個景區的主要景觀。

凡是來這裡的遊客大部也是沖著天雲觀來的。

顧銘等人抵達天雲觀時,已經快十二點了。

陣陣山風吹來,讓人感覺無比的陰冷。 此時景區內早就沒有了人,站在山腳下,卻能看到山頂天雲觀的明亮燈光。

「哼!」

一下輕,顧銘頓時大怒,不由的冷哼,身上散發著濃濃的殺氣。

「老公,你怎麼了?」秦思雨疑惑的問道。

「你放出神識看一下吧!」

顧銘冷冷的扔下一句話,提著聞浩澤向山上走去。

秦思雨的神識放出,頓時臉色大變,身上的殺氣比顧銘還在濃郁。

方正瑩不解,不知道為什麼剛才還好好的兩個人會變成這個樣子。

站在秦思雨身邊,她感覺很冷,不由的後退數步之後,那種冰冷的感覺才得以減輕。

來到山頂,看著天雲觀三個鎏金大字的牌匾,顧銘猛然抬手,一股強大的力量洶湧而出。

轟!

一聲巨響,牌匾以及天雲觀的大門瞬間倒塌。

「天雲觀?今日起將不再存在!」

顧銘大喝,聲音響徹整個山頂。

被提在手中聞浩澤,驚恐的看著已經倒塌的觀門,眼中閃過一絲激動之色。

他相信自己的師傅聽到后,一定會趕過來,那時他就有救了。

同時,他的心裡默默的罵著顧銘,在他眼中,顧銘就是個瘋子,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天雲觀的雜碎們,我給你們十秒的時間滾出來!十秒后見不到人,我踏平這裡!」

顧銘的聲音落下后,天雲觀一片死寂。

但是在神識的籠罩下,顧銘已經知道天雲觀的人,正在從裡面向外跑來。

而就在這時,一股陰冷的氣息從觀里傳來,方正瑩被這股氣息直接逼退,倒飛而出。

如果不是秦思雨一把拽住她,此時方正瑩已經從山頂滾向山下。

「放肆,竟然敢來我天雲觀鬧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只見一個穿著道袍的老者出現在顧銘面前,一臉的憤怒,眼中滿是怒火。

「師傅,救我!師傅救我!」

見到老者后,聞浩澤立馬大叫起來。

老者看到聞浩澤后,眉頭緊鎖,可神情卻是很淡,盯著顧銘說道:「小子,我勸你馬上放了我的徒兒,否則,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老者說著,目光突然看向秦思雨和方正瑩。

當看到方正瑩時,不由一怔。

同為南閩的勢力,方家的大小姐,他怎麼不會認識。

「你就是天雲觀的觀主是嗎?我勸你把觀內的那些女人全都放了,然後自殺謝罪,否則我將殺光你全觀之人。」顧銘冰冷。

「小子,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我就更留你不得。想讓我放了那些女人,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大怒之下,天雲觀觀主直接出手,一掌拍向顧銘。

顧銘不躲不閃,就在天雲觀觀主衝到面前時,他直接將聞浩澤扔了出去。

砰!

聞浩澤受到觀主一擊,頓時口吐鮮血,身體倒飛出去。

在閉眼前的一瞬間,聞浩澤都沒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只感覺自己的心臟突然間爆了,隨後便失去了一切意識。

天雲觀觀主也沒想到顧銘會將聞浩澤扔過來。

可是就算十個聞浩澤又如何,只不過是一個徒弟罷了,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

淡淡的瞥了一已經死的不能再死的聞浩澤,天雲觀觀主大喝一聲,再次沖向顧銘。、

「小子,拿命來!」

「想要我的命,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

顧銘冷哼,右手虛空一揮,一股磅礴之力瞬間湧現天雲觀觀主。

「啊……」

還沒等衝到顧銘面前,天雲觀觀主突然感覺一股死亡的氣息將自己籠罩。

可是此時想退已經來不及,只好調轉全身的靈力進行抵擋。

然而,一切都已經晚了。

砰的一聲,那股磅礴之力瞬間將他擊飛。

直接將身後的一處大殿貫通后,才停了下來。

「你是什麼人?」

天雲觀觀主口吐鮮血,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驚恐的看著已經來到身前的顧銘。

「我是誰?我是來殺你們的人。你們這群人渣,今天我就要為那些被你們糟蹋的女人報仇!」

顧銘冷哼,再次揮手,一巴掌將天雲觀觀主扇飛。

轟!

一處年久失修的偏殿直接被天雲觀觀主撞塌。

而他本人也被埋在了裡面。

「哈哈哈……」

突然,天雲觀觀主的笑聲從廢墟中傳來。

轟的一聲,磚石四濺,一道黑影衝天而起,懸浮在半空之中。

「小子,沒想到你竟然也是修真者,雖然你的實力比我高上那麼一點,但是既然來了我這天雲觀,你就別想活著離開!」

天雲觀觀主放聲大笑,雙手在虛空中快速舞動,嘴裡念念有詞,也不知道在說著什麼。

忽然,天雲觀觀主大喝一聲,「陣起!」

聲音落下,一道刺眼的強光衝天面起。

放眼看去,只見整個天雲觀被一層能量光圈所籠罩。

秦思雨和方正瑩瞬間感覺到被一股強大的威壓籠罩,渾身的力量無法調動,且動不得分毫。

顧銘也感覺到了,不由的淡笑道:「這就是你想把我們留下的底牌嗎?」

天雲觀觀主聽后,冷冷一笑:「怎麼,你怕了?可惜已經晚了。不過你放心,她們兩個美女我是不會殺了的,我還要留著自己好好的享受呢!」

「怕?我怕你沒有那個機會。」

顧銘冷笑,而後隨手打出一道靈力。

一聲龍吟響徹整個天雲山,火龍瞬間飛出直接沖向天雲觀上空那層能量光圈。

陳法?

這種小兒科的陣法也想困住顧銘,真是可笑。

天雲觀觀主看到那衝天而起的火龍,頓時愣眼了。

「你,你是顧銘?」

他終於認出了顧銘,心中詫異不已。

同時將已經死去的聞浩澤深深的恨上,此時他恨不行將聞浩澤五馬分屍,也難解他心中的之怒火。

得罪誰不好,非常要得罪顧銘。

對於顧銘的恐怖,天雲觀觀主怎麼會不清楚呢。

「你還不算笨,終於認出我來了。說說吧,你想怎麼死!」顧銘淡淡的問道。

而此時,天雲觀的陣法已經被火龍毀掉。

望著半空中的火龍,方正瑩頓時愣住了。

「那是龍嗎?這怎麼可能,主人是怎麼做到的?」 內心的震撼已經無法言語,方正瑩此時終於明白方家老祖為什麼甘願帶著整個方家為仆了。

「你是顧銘又如何,你真的認為我就這點力量嗎?顧銘,今天我就要滅了你,以後我就能稱霸武道界了。哈哈哈……顧銘,看招!」

天雲觀觀主再次放聲大笑,面目無比猙獰。

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一把桃木長劍。

桃木劍在空中漂亮的劃過,一道又一道的光芒閃動,一變二,二變四,瞬間形成一道劍光之牆,向著顧銘斬來。

顧銘又如何,在天雲觀觀主眼中,此時的顧銘已經是個將死之人。

這一招萬劍訣就連他師兄雙湖降僵堂的堂主都躲不過。

他師兄可是有著金丹後期的實力,難道顧銘還比他師兄厲害不成。

但是漸漸的,他的笑聲下意識的弱了下去,而後更是瞪大雙眼,驚恐不已。

「不,這不可能!」

天雲觀觀主就跟見了鬼一樣,驚恐萬分,虛空之中不由倒退數步。

只見那道劍光之牆,瞬間被那條龍沖毀,並且將其他部焚燒,化為虛無。

他手中的桃木長劍因為術法的加持,受到反噬,頓時化成木屑,漫天飛舞。

這可是萬劍訣,每一道劍光形成的利劍,都可以輕鬆的斬殺金丹初期的修真者。

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被顧銘擊碎。

難道他的實力已經超過金丹期了?

不,這絕不可能!

這個世界是絕不會允許有超過金丹期的修真者存在的。

就連他師兄都在一直壓制著修為,等待宗族開放時再行突破。

就在這時,一股強大的力量向他襲來。

天雲觀觀主臉色大變,倉促間抵抗,可結果是整個再次被擊飛出去,口吐鮮血不停。

一瞬間,便失去了意識。

「觀主!」

這時,天雲觀的弟子們跑了過出來。

當看到天雲觀主被擊敗后,無不露出恐懼之色,顫抖著身體,不知所措。

那個年輕人是誰?他的實力為什麼這麼恐怖。

該死,如果祖師爺在觀中就好了,可惜祖師爺前日剛剛離開。

難道天雲觀就要徹底毀了嗎?

正當眾多天雲觀弟子內心焦慮時,突然,一觀外傳來一道威嚴聲音。

「不知是哪位道友到此,對我天雲觀大打出手,毀我山門,傷我弟子,若不是給老道一個滿意的答案的話,就別怪老道手下無情。」

聲音落下,只見一個同樣穿著道袍的老道,從觀外緩緩而來。

看著這位白髮蒼蒼的老道長,方正瑩臉色不由大變,「主人,他才是天雲觀的真正觀主,我以前見過他!」

「原來是方家的小丫頭呀,怎麼的,難道你們方家準備和我們天雲觀開戰嗎?看來,等一下我要親自去你們方家一趟了!」老道淡淡開口,臉上卻看不到絲毫怒意。

說話的語氣也是十分的平和,可卻突然的揮動一下袖子。

頓時,一股陰風朝著方正瑩飛去。

方正瑩感覺到那股陰風時,已經一切都晚了。

直接被吹的倒飛出去。

好在秦思雨護在身旁,一把將她拽了回來,否則方正瑩不知道會被吹到哪去。

「哦?修真者,沒想到這個小女娃竟然也是修真者。不錯,可惜已經不是處子之身,對我絲毫沒有用!」老道眯著眼睛看著秦思雨,淡淡的開口。

而後冷哼:「以為有點實力就可以來我天雲觀鬧事是嗎?你們也太不把老道我放在眼中了!」

「方丫頭,等滅了他們兩個人,我再跟你好好的聊上一聊。就算是讓你在臨死前為我奉獻一次吧!」

聽了老道的話,方正瑩頓時大怒,「牛鼻子老道,誰死還不一定呢,有我主人在,你想殺我,做你的白日夢去吧!」

「也不看看自己多大歲數了,還想老牛吃嫩草,你也不怕閃了腰。我告訴你,你的下場會很慘……」

「是嗎?本想看在你家老祖的面子上,我準備留你一條命,不過現在看來應該不需要了!」老道冷哼。

方正瑩見對方以方家老祖的名義來說事,頓時更加憤怒,剛準備開口,卻見顧銘突然朝著她搖頭。

顧銘上前一步,微笑的說道:「那些女人應該都是你的傑作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