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沒有消息,」她這聲音也沒有可以掩飾,路過的一個男人聽到了,他認識瞿子簫,看到對方,笑了下,「瞿先生,你也在啊。」

2020 年 11 月 4 日

「張先生。」瞿子簫認出來這是張向歌,張家眼下炙手可熱的繼承人,也打了個招呼。

張向歌朝他擺了擺手,才跟宋青青解釋,「一看你就不關注秦家的結構,也就是何小姐不想公開,不然秦家早就普天同慶秦六爺能結束單身生涯了……」

宋青青唇抖了抖,「是嗎,原來是何小姐不想公開,何小姐也真是好造化……」

「這你可就不對了,」婚車要來了,張向歌本來要出去看婚車,聽到宋青青的這句話,不由朝她看了一眼,「你應該說秦影帝好造化,他要不有個小侄女,還不一定能打得過何小姐的親友團。」

宋青青跟瞿子簫還沒反應過來,張向歌又繼續指著前面三個桌子道:「看看第三張桌子上坐著的是什麼人,都是女方親戚,第二張桌子你就別看了,看了你也不認識。」

宋青青再抬頭看瞿子簫,瞿子簫一直看著宴會賓客方向,似乎是認出了一個人,「俞老。」

俞父剛進門,腳步都有些虛浮,聽到瞿子簫的話,反應過來,往這邊走。

宋青青見瞿子簫沒理她,不由抿了抿唇。

「俞老,你們家俞弦可以啊。」俞父走過來的時候,還有不少上司似乎是人出了他,對他道喜。

俞父臉上僵硬的笑了笑,看著第三桌的人,臉上的肌肉一抖再抖。

尤其是看到他的兒子俞弦也坐在其中。

看俞父的樣子,瞿子簫預料到俞父大概是什麼情況,沉默下來。

前面幾張桌子都有人做了,別說宋青青,其他散客也看到第三張桌子上坐著的人,都不敢大聲說話,宴會大廳氣氛無比的好。

至於第二張桌子……

其他人宋青青跟瞿子簫確實不認識,可背對著他們的那個人……

宋青青看到其中一張臉后,臉色立馬發白,往後退了一步,瞿子簫看著她的表情,不由看過去,也怔了好一會兒。

「你們倆沒事吧?」瞿夫人看向反應不對的宋青青跟瞿子簫,也看了第二桌的人一眼,沒發現什麼異常。

「我……」宋青青搖頭,只抓緊瞿子簫的衣袖,她現在也很茫然,完全不知道說什麼……

之前在M洲的那個傭兵都被請來了?!

**

宴會廳大門外,婚車已經停下了。

為首的是陸照影開的婚車。

副駕駛的潘明月一直在跟拍。

有秦苒的那一次經驗,這一次何晨的特別順暢,伴娘團除了何晨高中的一個同學,還有秦影帝圈子裡的人,秦影帝的伴郎團也是他圈子裡的人。

秦影帝人緣一向好,這次人生大事,也邀請了不少圈子裡的人。

各路影后影帝大花導演經紀人,交情好的,基本上都邀請了。

因為在場的人很多,各有各的圈子,巨鱷肯尼斯傭兵頭子那群人脾氣古怪,這次秦修塵跟秦苒不一樣呀,他有娛樂圈的人,所以程管家考慮很久,還是給這群危險的大佬們專門隔了第二桌的待遇,這一桌甚至比主坐席還要特殊。

酒席期間發喜糖的時候,避開的第二桌,後來又給第二桌發了其他東西。

這一切自然有人關注著。

肯尼斯跟巨鱷他們的臉十分臉生,還有幾個人背對著瞿夫人他們,看不到臉。

飯到中旬的時候,微博上一條關於「秦影帝結婚」的微博忽然爆開。

應該是酒席上有誰路透,宋青青心煩意亂的,點進去看了看,點進去的熱門微博並不是一般微博,反而是一條類似於婚宴的微博。

發微博的是個小白號,裡面只有一個酒席視頻——

【一直覺得秦影帝的人品還可以,直到現在吐了,向請問第二桌坐的是什麼大領導,搞這麼特殊化?一個酒席的人還分三六九等,這些人怕不是Y國國王,才要這麼做(微笑)】

這個微博起來,評論瘋了,直接十九萬贊。

大部分秦修塵的粉絲還在秦修塵結婚的消息中沒反應過來。

連忙給秦修塵洗白。

然而視頻在,這種特殊化怎麼也掩蓋不了……

宋青青看到這條微博,心裡的複雜不知道怎麼形容。

知道這些人中有當初那個傭兵頭子之後,就再也沒敢再碰這條微博,只抬頭看了看四周。

看拍攝的角度,應該是娛樂圈坐席那邊的人偷拍的,至於是誰,她猜不出來。

不過這個時候,給宋青青十個膽子,她也不敢再參與進來。

**

這件事宋青青都知道,秦修塵工作室的人自然也收到了。

今天工作室關門一天,全體人員都來參加婚禮,公關部接到這條消息的時候,正坐在凳子上,此時連忙站起來去找經紀人。

經紀人忙著接待客人,是的,經紀人都要被喪心病狂的拿來接待客人。

公關部的人輾轉了好一會兒,才找到了經紀人。

「哥,您怎麼一點也不急!!」公關著急的把所有事情解釋完,見經紀人依舊很淡定,不由扶額:「這關乎於秦影帝的公眾形象!他都收山了,出現了這個醜聞對他不好!」

「哦,我先看看。」經紀人抽空拿出手機,點開這條微博,看了眼視頻,又看了眼被點贊到熱門的第一條評論,還笑了一下。

在公關部「你是瘋了」的眼神中,隨手轉發了那條評論被頂上熱門評論【一直覺得秦影帝的人品還可以,直到現在吐了,向請問第二桌坐的是什麼大領導,搞這麼特殊化?一個酒席的人還分三六九等,這些人怕不是Y國國王,才要這麼做(微笑)】

「行了,沒事了,去吃酒席吧。」轉發完,經紀人就收回了手機,繼續忙,「哎大小姐,您是不是抱累了,讓我來!」

看經紀人不著急,公關部的小哥不由打開微博,點開經紀人的主頁。

經紀人轉發了那個熱門評論,並附言——

【嗯,沒錯,還真的有下任國王。】 “公元10年至公元15年間,我族在穩定的外部環境支持之下,工業和商業都獲得了較快的發展。”

“其中,農會和工會的成立,是管理層爲了廣大民衆的利益而做出的優秀決策,它獲得了廣大民衆的支持與歡迎,代表了民衆的利益,保障了民衆的權利,更是彌補了政府的管理盲點,爲政府更好地服務於普通民衆,做出了有力的促進作用;”

大年會上,木紋在會場講臺上侃侃而談。

“商會和商監會的完善,則更進一步地加快了我族商業的飛速發展,活躍了工商業市場,讓大家的生活變得更加豐富多彩。到現在,人民可以足不出城,就能獲得各地的物資,這與商會商人們的努力,以及商監會成員們的監督是離不開的;”

聽到這兒,下面獲准參加的幾大工會成員都露出了驕傲的神情,在朋族,幾大工會可以說是僅次於政府的機構,在民間更是享有極大的聲譽,當然,政府並不擔心它們會威脅到自己,因爲看似民間的工會,實際上還是掌握在長老院手中的。

“……而在這五年中,政府陸續放開的幾百座小型工廠的管理權,更是活躍了我族的工業市場,在擴大了工業產品數量種類的同時,也提升了工業產品質量,讓一部分民衆先富了起來。同時,也爲衆多的商人們設立了前進目標;”

具統計局報告,現在商會註冊商人,就有七千多人,對比朋族朋人加遁甲人不過近四十萬的人口,就可以看出商人的比例之大。

“同時,各地基礎設施的建設,更是讓人們的生活環境變得更加美好,到現在爲止,市一級的水泥小鎮改造以及完成了70%,除了村村公路外,其上都以及聯通了至少三米以上的水泥道路,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

頓了頓,臺上發言的木紋微微夾了口清茶潤潤喉嚨,然後掃視了在場衆人一眼,對着大家晃動了一下手中的茶杯說道。

“就像我手中這杯清茶。”

“十幾年前,我們需要跑幾百米甚至幾公里,冒着危險到河邊去取水,然後用木材在煙熏火燎的露天環境之中,將其燒開,再取出從各地採摘的味道不一的茶葉,最後才能喝到略帶古怪味道的清茶,期間所耗的人力物力時間,大家可想而知。但那時,對人們而言,喝上這麼一杯已經是一種享受;”

“五年前,我們還是要走上一點距離,花力氣從深深的井中,攪動着井口的轉輪將水提出。然後在廚房中一面驅趕着木炭的煙氣,一面將水燒開。最後,再取出好不容易等到的行商,送來的放了很久的茶葉,喝上一杯略帶苦澀的茶水,而那時,喝上這樣一杯茶,也是少部分人的特權;”

當然,木紋不會說出‘這少部分人,就是在場大家’這種腦殘的話。

“但現在,我們可以擰開水龍頭,通過城市懸空供水系統流過來的經過過濾的清水,在自己所想的任何地方,用小陶爐,架上銅壺燒開,然後坐在院子裏,取出任何一個商店都能找到的美味鮮嫩茶葉,悠閒地喝上一杯一口清茶。現如今,族羣任何一個人,只要願意,都能天天喝上一杯。”

“從這個例子中,大家就能看出我們朋族,是在一步步發展;人們的生活,是在一步步提高,不是嗎?”

對着衆人可愛地眨了眨眼睛,才30多近40歲的木紋,在朋人中也只能算是成年;而在翼人中,更是隻能算少女級別。

很顯然,她對自己做出的行動很滿意,看了看大都神情專注嚴肅的、一堆五六十歲的省長市長們,木紋鬱悶地撇了撇嘴,一面腹議着這些傢伙的不解風情,一面繼續講述着……

這些都是朋族這五年來的發展記錄,如果但論吸引眼球,顯然還是期間的‘十二市叛亂’要更爲厲害些。

但這畢竟不怎麼光彩,木紋也只是在大會第三天時稍稍提了一下,以提醒衆人權力者不要迷失。在收到了理想的效果之後,她就果斷地跳過。

而當衆人平靜下來,仔細回顧一下這五年來朋族的發展史時,才能發現,相比起第一屆靈雪政府的‘建立族羣統一政府’;第二屆蝶舞政府的‘戰爭前後的應對與穩定’;第三屆木紋政府這五年所得到的成就,就是‘大力發展工商業’了。

“在這五年中,我們朋族發行的銅幣,已經從公元7年最初發行銅幣時的200萬枚,到公元10年本屆政府上臺之初的500萬枚,增加到了現在朋族公元15年年初統計的2300萬枚。”

“當然,我們不能只看賺了多少,發行了多少。畢竟,我們要爲所有民衆負責。”

“不過讓我們感到滿意的是,在發行瞭如此多銅幣的同時,整個朋族的物價水準,並沒有產生大幅度的變動,依然維持在公元7年左右的水準。在這方面,我們既要感謝技術局提供的《貨幣發行標準》,同時也要感謝財部商部的良好配合。”

說到這兒,兩部的領導人都理所當然地起身,向周圍的衆人點頭表示自己的情緒激動。對此,木紋也只是一臉平靜的看着幾人,等到他們說完之後,才繼續着自己的發言。

本次大年會第一天,當然是安排會議流程等瑣事;

第二天則是對過去的五年的回顧。

而因爲公元1年到10年的兩個五年,局勢都沒有多少穩定,所以空幻曾經提出的‘五年計劃方法’,直到木紋政府上臺,獲得較爲穩定的機會之後,才能真正得以施行。

第三天討論了一部分無關緊要的事情,例如‘十二市叛亂’、‘發現影族’、‘靈族出現頻率降低’等等。

然後進入第四天,實際上,這時候大會纔算是進入了正式的討論流程。

接下來討論的,當然就是‘下一個五年的發展安排’、‘各地人員調動’、‘各地基礎設施建設’、‘各地防災抗災應急計劃’等等了。

火爆總裁強制愛 到第十一天時,倒是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意外。

一名愣頭青似的市長居然在會上指出:“按照我族規律,靈雪族長、蝶舞族長都只擔任了五年的族長,是否木紋族長也將轉入長老院,並選出下一任族長人選呢?”

這名市長的話,頓時讓不少人員一陣臉黑,但木紋只是笑着告訴對方:“本屆政府還會繼續連任。”

之後,她就繼續一臉平靜地主持會議。

表面上看起來是很平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但實際上,隨後兩個月,長老院的暗影衛隊(被空幻交出來了)卻開始前往各地調查。

之後一年,在一片平靜之中,行政院院長告老還鄉,轉入地方學校擔任教員;兩名高級管理者因爲身體不適等原因下臺;十六名中級管理者移位……

“不得不說,什麼時候都少不了一些能力與野心不成比例的傢伙。”這是事後,木紋在長老院發表的看法。

時間就這樣一步步前行着……

在年會上討論到‘神之一族’問題之時,已經是年會進行的第十五天了,遁甲人暫時被排除在外,因爲這次討論只選入了高級管理者(省部級)參與,而遁甲人即便在完全加入朋族,然後出現了一部分市長,卻也只是中級管理者而已。

出乎空幻意外的是,對於這一項明顯會造成組織機構大改的決定,衆人卻絕大部分都持支持態度。

“他們這次倒是看得很開,難道不怕因此失去實權嗎?”當時的遠西正神提亞,在長老院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過這次是已經想通了的空幻,回答了對方箇中緣由:“自從知道了整個世界不止我們朋人一個種族之後,大家的階級觀就不再侷限與朋族內部。那麼,當朋族成爲所有種族之上的‘神之一族’,他們就算是個小市長,也能擁有非常高的地位不是嗎?”

“何況。”這時候,暗血笑着插嘴:“他們可是高級管理者,是有經驗、有能力、有實力、族羣很缺乏的人,就算我們組織體制改革,也不可能耗時耗力地去重新培養一批,到時候只要不犯錯,還不是要讓他們頂上,這些傢伙看的可是很清楚哦。”

而‘神之一族’在敲定了某些細節之後,衆人的話題在第二十天進入最後一個,那就是‘外族問題’。

“因爲要花時間完善我族內部的體系,所以暫時不能讓外族瞭解到我們的具體情況。”

“因此,我的建議是暫時封閉我族的邊界,與外族的交流,維持在影響對方內部,在對方內部用對方的物種成員進行朋族的傳教活動,同時可以通過這些能夠確認忠心的傳教者,將朋族一些工業品流出去,換取對方的糧食等物品……”

這些條例都是長老院早已經討論好,然後又由行政院敲定的。

這時候提出來,不過是爲了支持朋族現如今‘延遲與外族全面交流’的決策而已,因此大會不過一天時間就確立了此項決策。

如此一來,歷時二十一天的大年會,經過最後一天的總結之後,迎來了大會最後一天的深夜。

當大會閉幕時,細算起來,應該已經是夜晚21:00了。

“看來得想法弄點更爲準確泛用的時間計算工具了。”

會場內部的篝火已經開始相繼熄滅,各位與會成員都開始陸陸續續地離場,他們將在此後的幾天,回到各自的崗位,繼續按照這一次大會作出的決定進行工作。

而在會場的穹頂上,伴隨着一陣光影搖動,望天中的小型霸王龍一陣扭曲,變成了在朋族擁有的特殊地位的長老空幻。

然後,他轉頭看向了自己身旁飛大型網兔。

不得不說,這種變形方式還是有一個缺陷的,那就是整體的體積還無法改變,也就是說,空幻所幻想的身高萬丈、或者細小如蚊之類的行爲是暫時沒有可能。

惡搞似地扯了扯半個人大小的網兔耳朵,空幻抽回被對方惱怒之下咬了一口的手掌,語氣平緩地說道:“五年時間,看起來的確做不了什麼。”

“攤子越來越大,花的時間也就越來越多,現在一個基礎研究就得大半年甚至一年多,看來正好可以通過任務積累點文明點,一邊再次升級文明控制中心了。”

“至於族羣的發展,一個接一個地下來,有規律,有計劃地發展下去,我們總會成功的。”

旁邊的網兔似乎沒有變回去的想法,只是搞笑地伸着短腿坐在地面,兩隻兔爪捧着一個茶杯,一面呼吸着清新的茶香,一面迴應着:“所以,我們就這麼繼續下去即可。”

“不過,你急急忙忙找了幾十遁甲人和原人幹嘛?工部終於發現能引起你注意的好礦了?”

“是啊,這可是一種,比銅更合適的泛用型金屬哦,很適合大面積的冶煉。”說到這兒,空幻似乎有些興奮,但只停留了一會兒,他的臉色又沉了下去。

“怎麼呢?”

一旁的網兔很是可愛地喝了一口清茶,然後懶洋洋地吐了口熱氣,轉頭看向剛剛還心情愉快,迅速有變得消沉的空幻。

“沒什麼,只是,木炭的消耗恐怕會加大,這樣一來……”

看着滿臉擔憂的空幻,網兔可愛地歪了歪腦袋,然後笑着問道:“是擔心過度伐木,所造成的星球評價降低嗎?”

這方面的情況,空幻和8051都不會對長老院和神庭保密,因此兩方的人都已經知道這方面的情況。

“是啊。”點了點頭,空幻擡頭望向自己所重視的城市。

夜幕下,衆人都已經開始睡下,只剩下會場中那些還打着火把,打掃完後陸陸續續離場的城務局工作人員。而遠處,幾個住宿區變得熱鬧起來。上千的管理者,算得上朋城常住人口的一半了。

“我現在的計劃,是儘可能地提升在星球意志的評價,以提升朋族的修煉速度和發展潛力,但是過度伐木燒炭,卻明顯會降低這評價。”

“8051也提過,建議我們儘快找出能夠替代的能源模式。但電力方面,普及的製作工藝還是無法滿足;至於其它能源方式更是毫無頭緒。”

“畢竟,熔鍊所需的高溫到現在爲止,我們也只能用木炭和熔爐產生。沒有煤炭、沒有石油……總不可能讓我們去火山口吧。”

“能源方面我沒你們懂得多,但我記得8051也說過,星球意志的評價,也可以通過其它方式來彌補不是嗎?”

晃了晃長長的兔子耳朵,身旁一隻網兔在那裏捧着茶杯說話,明明很奇怪的行爲,卻讓空幻覺得有一絲詭異的和諧。

當然,空幻和這隻‘網兔’顯然都不是什麼正常人,在這方面一點也不會介意。

“彌補?你是說讓我加快做任務嗎?”

“不是。”搖了搖頭,兔子耳朵再一次晃了晃,讓空幻感到一陣眼暈:“你的任務做的再多,那也只是你一個人的事。”

“按8051所說,任務獲得的正面評分,與你的任務獎勵點是等同的。現在朋族人口加上外域也才接近二十萬,你的任務或許還能維持。但隨着種族的發展,你一個人的任務獎勵,總有一天會無法中和文明所帶來的負面評價。”

聽到這兒,空幻頓時露出一副苦瓜臉,索性將自己也變成一隻網兔,晃着耳朵看着天空:“這麼說來,必須想其它辦法了,真麻煩。”

“還有比從細胞開始發展出一個文明更麻煩的事嗎?”

“……也是。”

臉色頓時輕鬆了下來,空幻舒服地伸了伸懶腰,但現在兔子短腿顯然還夠不到頭頂,這懶腰盡顯憨態。幸好這裏只有兩隻‘僞·網兔’,到不怕被人瞧見。

“所以啊,你也不要偷懶,實際上這些東西,是我們從一開始就需要考慮好的。”眨了眨紅紅的兔子眼睛,捧着茶杯的網兔繼續說着。

“8051不是說過,那種合理的森林砍伐,因爲對森林沒有大的危害,反而還能促進小樹的成長,所以在星球的評價也不錯嗎?”

“是啊,等等,難道你有什麼好的方法?”

空幻詫異地看了看一旁的網兔,臉上帶着一絲‘其它人幫忙解決了麻煩’之時的滿足感。

當然,對於兩隻‘僞·網兔’而言,表情什麼的,其實都不懂。

“也算是吧,我們可以這樣:一方面監管好朋族,讓這種好的伐木方法得以繼續施行;一方面還可以在某些被祛除的森林地區,重新種植新樹。”

“我們以種族的力量來有目的地謀取獎勵,總比你一個人做更好更快不是嗎?”

空幻深以爲然地點了點兔子腦袋,耳朵頓時一晃一晃的,換來旁邊網兔的一陣星星眼。

“其實,還有個更好的方法哦,空幻大人。”網兔咧了咧三瓣嘴,然後笑着說道:“你的任務模式,我們大家都可以做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