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帝啊南帝,你這胃口也太大了吧,想用忘憂草來跟我換《混沌歸元功》,你當我傻?」葉雄戲笑地看著她:「沒有忘憂草,我可以換種方式進階。況且,你這資料都不知道有沒有價值。你就用這麼一樣東西,就想跟我換《混沌歸元功》,笑死我了,真是笑死我了。」

2020 年 11 月 4 日

愛羅莎嘴角不停地抽搐著,目光死死地盯著他。

「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出多大的代價,想得到我這《混沌歸元功》嗎?」葉雄依然笑個不停。

「你怎麼樣,才肯將這功法給我,開個價!」愛羅莎直接問。

「給你也不是不可能,就看你出的代價有多大了。」葉雄目光炯炯地盯著她玲瓏有致的身材,故意舔了舔嘴辱:「南帝風華絕代,如果能給我侍寢一晚的話,我一高興之後,什麼都答應了。」

愛羅莎目光炯炯地盯著他,臉色崩得緊緊的,拳頭緊緊握起來。

胸口激烈起伏,顯示她此刻非常氣憤。

「看來你心裡一直都惦記著我當初對你做的事情,想趁機報復我。」

「不……殿下你誤會了,我只是欣賞你,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這是男人的天性。」

愛羅莎霍地站了起來,說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成交。」

啥?

葉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愛羅莎居然同意了。

堂堂南帝,居然同意他這麼無恥的要求。

這麼可能?

「慢著,你明白,侍寢是什麼意思嗎?」葉雄重新提醒一次。

「不是就是上.床,是這個意思嗎?」愛羅莎盯著他,沒有絲毫害羞。

彷彿做這件事情,跟吃飯洗澡,一樣稀鬆平常。

她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葉雄想象之中,她應該大怒拒絕才對。

「你真的願意犧牲這麼大?」葉雄不太敢相信。

「這種事情我一個月都做十次八次,現在只不過換個人,有什麼。」愛羅莎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樣,將文件袋扔到他面前。「就這麼說定了,忘憂草的資料跟陪睡一次,換你手中的《混沌歸元功》功法三層。陪睡地點你選,什麼時候想要,直接撥我的通訊器號碼。」

她從抽屜里拿一張卡片,扔到桌面上:「這是我的通訊器號碼。」

葉雄蒙了,始料不及。

剛才她說什麼來著,一個月十次八次,難道她已經有男人了?

真的還是假的?

還是故意嚇自己?

他可不想撿別人的破鞋。

咳咳!

葉雄將文件袋拿過來,咳了一聲:「我突然感覺有點對不起老婆,你讓我考慮一下。」

愛羅莎不忍直視了。

無恥的男人她見得多,沒見過這麼無恥的。

「你慢慢考慮,東西還我。」愛羅莎將手一伸。

到手的東西,葉雄怎麼可能會還,連忙將文件袋放進儲物戒之中。

愛羅莎臉黑了。

下一刻,葉雄將一個魂簡扔到她面前:「《混沌歸元功》三層修鍊功法都在裡面。記住,你欠我一次陪睡,我什麼時候想要,你都要洗白白等我。」

說完,他大搖大擺地離開。

其實,就算不把《混沌歸元功》給愛羅莎,葉雄都想將這門功法傳出去。

五行相剋,本來就是五界之中,阻礙修士發展最大的障礙,只有把這阻礙完全消除,修真一道才發展壯大。

葉雄不是自私的人,他已經步入金丹期,不可能害怕別人因為得這門功法,從而超越自己。

他真正的金手指是五行神靈,是冰靈的記憶,而不是這三層功法。

(前面得到《沌混歸元丹》的時候,只得到一層功法,是一個錯誤,已經修改過來,改成得到三層功法。)

到時候無論是鳳凰,何夢姬,還是慕容如音,這《混沌歸元功》還是要傳給她們的。

所以,把《混沌歸元功》送給愛羅莎,他一點都不覺得可惜。

他現在面臨的最大問題是,愛羅莎睡還是不睡?

還是改打屁.股?

真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啊!

走出外面,鳳凰還在那裡等他。 「何夢姬這個工作狂,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下班,我先帶你去皇城學院找布吉院長,讓他給你搞入院手續,你以後就在皇城學院學習。」

鳳凰點了點頭。

由於鳳凰還是鍊氣期,不會御空飛行,葉雄只得摟著她的腰,飛上半空。

鳳凰第一次飛行,心裡很緊張,身體本能地貼在葉雄身上。

去皇城學院,對於葉雄來說,幾分鐘時間就到了。

但是這麼好的機會,葉雄怎麼可能做這麼傻的事情,所以慢洋洋地朝皇城學院飛去。

鳳凰知道他心裡在等什麼,但是她沒道破,省得雙方都尷尬。

兩人一邊看著風景,一邊飛行,足足半小時,這才來到皇城學院的上空。

鳳凰從天空望下去,幾乎挪不開目光了。

來摩洛城之後,她做夢都想進入皇城學院,今天終於如願了。

突然,葉雄瞬間加速,化成一道流光。

鳳凰嚇了一跳,本能地閉上眼睛,雙手摟著葉雄的脖子,整顆心都提了起來。

葉雄用元氣保護她,不然的話,以她此刻的身體素質,根本承受不住如此高速帶來的負荷。

布吉正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悠然地抽著煙,吞雲吐霧。

一道流光突然出現,嚇了他一跳,整個人從椅子上翻下去。

流光術,代表的是金丹修士,金丹修士大架光臨,不知道是敵是友,他怎麼可能不驚嚇。

「院長,你不會做虧心事多了吧,怎麼嚇成這樣子了?」葉雄笑道。

鳳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雙手死死扣著葉雄的脖子,連忙鬆開,滿臉通紅。

如果不是此刻面前有人,她早就發飆了。

布吉從椅子下翻身起來,看了眼葉雄,揉了揉眼睛。

「江南王,江南王,哈哈,江南王?」

布吉整走到葉雄面前,左看右看,激動無比。

「你都失蹤三四年了,想死我了,我可天天都盼著你回來。」布吉院長激動道。

能不激動嗎。

皇城學院的學員,出了一名金丹修士,這可是天真的好事,單單是這一點,他就可以吹幾十年了。

「事先聲明,別想我幫你做演講,我今天來是有事情要你幫忙的。」葉雄說完,拉過身邊的鳳凰:「我女朋友剛從下界上來,想進皇城學院進修,沒問題吧?」

「這個,只是……」布吉院長眼珠子骨碌碌地轉著。

「不接受是嗎,行,我們走。」

葉雄拉著鳳凰,轉眼就走。

「等一下,我不是這個意思。」

布吉連忙跑過去攔住他,陪笑道:「我只是不知道應該把她安排在什麼系而已,不是那意思。」

「原來這樣,那就好。」葉雄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好好看著她,別讓她受欺負了。」

「放心好了,咱們皇城學院最善待學員。」布吉陪走出辦公室,朝外面叫了一個人的名字。

很快,一名導師就走過去。

「方導師,你帶這位姑娘去登記,安排最好的班級,最好的宿舍,還有伙食……反正什麼,都給我做最好的,對了,學費全免。」布吉吩咐。

那導師震驚地看著鳳凰,不知道她是什麼人物,但是當她看到葉雄的時候,頓時就全明白了。

壕爹快跑,媽咪來了 「姑娘,請跟我來,登記一下手續。」那導師客氣地說道。

鳳凰跟在那導師後面,離開辦公室。

「江南王,哈坐坐。」布吉拉出一張桌子,拍了拍灰塵,笑道:「你回來的消息,我知道了,正想去找你,沒想到你自個兒送上門來。」

「院長,我怎麼聽這話,有種送羊入虎口的感覺啊!」

「你誤會了,我只是想讓你幫我們學生上上課,教教他們,怎麼好好修鍊。」

又是這一招。

每一次回來,他都想拿自己做廣告,這廣告費還沒跟他算呢!

「上課就免了,不過我怎麼說也是皇城學院出來的,既然回來,總要貢獻一下。」

葉雄從身上掏出一個儲物戒,遞過去。

「這裡面是五十萬顆上品靈石,就當我給母院貢獻的助學金。」

鳳凰以後要在這裡讀書,布吉院長剛才還說給她什麼都全免,這個老成精的院長,豈會做這種虧本的買賣,還不是為了從自己身上榨點油出來。

「太好了,最近學院正好缺資金,向上面申請的資金還沒撥下來,你這資金來得真是太及時了。」布吉激動道。

五十萬顆上品靈石,對於大財團來說不算多,但是對於學院來說,這是不筆不小的數目。

「洛洛畢業了吧,她現在去哪了?」葉雄問。

在皇城學院,他唯一的一個朋友,就是洛可兒。

「洛可兒畢業之後,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裡,不過很容易問到,要不,我幫你問問導師?」布吉問。

「不用了,我就隨口問問,再說,我也有她的通訊器號碼。」

葉雄不想大張旗去找她,免得讓人誤會。

接下來,布吉院長還想忽悠葉雄來皇城學院演講,但是葉雄怎麼可能被他忽悠,直接就拒絕了。

布吉院長沒有辦法,最後只得作罷。

鳳凰去辦手續,花了差不多半小時,這才回來。

「院長,我還有事情,那就不打擾了。」葉雄起來告辭。

「我送你。」

布吉送他出門口,直到他衝天而起,看不到背影,這才捏著手中的儲物戒,臉上笑開了花。

趁著還有時間,葉雄跟鳳凰去百寶閣,買了築基丹的煉製材料,親自為鳳凰跟何夢姬煉製幾顆築基丹。

何夢姬雖然加入皇城,因為她進去的時間還短,南域聯盟對於資源的劃分有非常苛刻的條件,其中之一就是必須工作時間一年以上,才有資格得到築基丹,所以她也還是鍊氣期。

以葉雄現在的煉丹水平,煉製築基丹實在是太容易了,不用一個小時,就煉製出一批的築基丹,品質非常高。

葉雄將築基丹遞過去,說道:「剩下的丹藥,我有時間會去取,你們好在學院學習,到時候我拿到丹藥,會送給你們的。」

鳳凰點了點頭,將築基丹接過來。

接下來,兩人去皇城接何夢姬下班。

然後三人找了地方吃飯,開懷暢飲。

(本章完) 地點在摩洛城一間酒店,七樓的包廂。

葉雄原本想親自下廚,畢竟兩女吃過他燒的菜,讚不絕口,無奈這裡沒有住處,只能去外面吃。

「兩位美女,請座。」

葉雄率先走進去,將兩張椅子拉出來。

鳳凰跟何夢姬也不客氣,在位子上坐了下來。

「為了慶祝兩位美女從地球回來,咱們三個不醉不歸。」葉雄笑道。

「喝一點可以,喝多了,我們怕被人趁虛而入。」

「夢姬說得對,你這傢伙劣跡斑斑,咱們不得不防。」鳳凰笑道。

葉雄知道她們在開玩笑,也沒有當真,畢竟三人在地球,那是非常好的關係。

接下來,伙記過來了,葉雄點了一桌菜,邊吃邊聊。

「為咱們三個重逢,乾杯。」葉雄握著酒杯站了起來。

兩女都站了起來,碰杯,一飲而盡。

「阿雄,你接下來有什麼發展計劃?」酒過三巡,何夢姬問。

「我要去尋找一種靈藥,如果能找到的話,就有機會突破金丹中期。」葉雄如實道。

鳳凰跟何夢姬相視一眼,目光之中都是震驚之色。

金丹中期是什麼概念,那可是整個修真界,最頂尖的存在了。

「你就沒打算髮展自己的勢力,像東西南北四域一樣,建造一個門派?」何夢姬問。

「有過打算,一來沒時間,二來也沒人幫忙,所以沒有實施。」葉雄說完,目光望著兩女,笑道:「你們兩個在地球都是跟我的,管理方面能力出眾,現在來修真界,這下更好,有你們兩個相助,我就可以建勢力了。」

「我們實力低微,能幫你做什麼,這裡可不是地球,是修真界。」鳳凰道。

「修真界又怎麼樣,只不過是換了個地方而已,管理才能跟天賦是深入骨子裡的,在什麼樣的環境都一樣。你們只是目前實力低微,等我將那批丹藥取回來,你們在短短的幾年之內,必定會突飛猛進,不出十年,必定進入半步金丹。」葉雄說道。

鳳凰跟何夢姬,都被他說得有點激動。

誰不想強大起來,如果能進入半步金丹,是她們夢寐以求的事情。

「你打算怎麼做?」何夢姬問。

「夢姬,你覺得,如果我們建立自己的勢力,在什麼地方最合適?」

「這得看你想建什麼樣的勢力,是建城還是建門派,面積多大,目的是什麼。」

「建一座城,類似於摩洛城這種,在城內再建立一個門派,有了這樣一個地方,以後咱們仙門的人如果再上來,就有落腳的地方了,也不至於像你們這麼艱苦。」葉雄道。

「如果你有這樣的想法,我倒是有一個地方建議一下,你可以考慮一下。」何夢姬說道。

「什麼地方?」葉雄連忙問。

何夢姬將一張地圖拿出來,掛在面前的牆上。

然後她從身上拿出一支筆,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

葉雄對於修真界非常熟悉,所以一眼就看出這是什麼地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