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鋒,我的人已經準備好了,」銀狐望著林逸,沉聲道:「你的錢什麼時候到位?」

2020 年 11 月 4 日

「錢已經在我的瑞士銀行裡面了,隨時都能交給你,不過要等任務完成之後,你放心,我林逸說話算話,錢一份都不會少給你的。」林逸拍了拍銀狐的肩膀道。

銀狐輕輕的點了點頭:「我的人已經前去偵查那邊的地形去了,我們什麼時候行動?」銀狐也有些激動了起來,如果成功完成了這一次的任務,那他銀狐在雇傭軍界的名聲可就大了,名聲大了,那賺的錢可就更多了。

夜半,一輪圓月高掛,而邊和市的碼頭上面,此時正停放著一輛游輪,林逸等人上了船,然後便從船上直奔東萊的首都斯里巴加灣市。

休息室裡面,銀狐攤開了一副斯里巴加灣市的軍事地圖,和林逸不停的說著什麼,劉帥帥帶著墨鏡,靠在一旁的沙發上面眯起了眼睛,無盡的大海,到了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呢,不如趁著夜色補個覺再說。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到了深夜三點多,游輪才到達了斯里巴加灣市的不遠處的一個小島上面,游輪不能直接進入,所以眾人就坐著遊艇和氣墊船直奔沙灘上面而來,還好不太遠,用了十幾分鐘,一大群人便來到了斯里巴加灣市。

「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晚上,然後明天晚上開始行動吧!」銀狐望著林逸道。

林逸點了點頭:「好,可是我們沒有護照,不能入駐酒店,還好這裡的有這個隱蔽的小島,今天我們就在這裡休息吧,等明天晚上,直奔斯里巴加灣市,蕩平了東萊王室!」

「好!」銀狐的嘴角掛上了笑容,想想就有些激動。

一旁的劉帥帥則是摘下了墨鏡,望著銀狐嘿嘿笑道:「銀狐,這一次的行動如果成功了,那你們『銀狐』雇傭軍團在地下世界雇傭軍組織的頭號位置將不可撼動,嘖嘖,一支雇傭軍團,有了名氣,那就代表著無窮無盡的財富呀!」

這話說到了銀狐的心坎裡面,銀狐嘿嘿一笑,隨即謙遜道:「在十分鐘之內爆破東萊王室這個任務倒是簡單,可是等我們完成了任務之後,那肯定會驚動鐵狼,到時候我們要如何從鐵狼的眼皮下面逃走?」

林逸拍了拍銀狐的肩膀:「銀狐,你放心吧,只要事情能夠成功,我保證將你們完好無損的帶著離開這裡!」

銀狐只好點了點頭,雖然還有些懷疑,不過想著林逸自己也要離開,不會騙他的。

幾百號人就在遠處的這個荒涼的小島上面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白天,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去了一趟斯里巴加灣市,打聽清楚了比拉王子的所在地,這才回到了小島上面,這一次要給東萊王室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不能得罪,同時也告訴全世界的人,刀鋒回來了。

時間匆匆而過,又到了第二天的晚上,一直到了十二點,眾人才划著皮艇,坐著遊艇直奔斯里巴加灣市的沙灘上面而來,還真別說,斯里巴加灣市的夜景還是很不錯的,相當繁華。

「銀狐,一切都準備好,只等我的消息,然後你就動手。」林逸深吸一口氣道。

「好!」銀狐應了一聲:「不過你最好快一點,遲則生變!」

「這個我明白。」林逸擺了擺手,然後拉著劉帥帥離開了。

兵分兩路,一路是銀狐他們,負責人炸了東萊王室,另一路就是林逸和劉帥帥兩個人,前去營救月霓裳,林逸花了大價錢,買通了比拉王子身邊的侍者,打聽清楚了,月霓裳就在比拉王子的府邸當中。

……

比拉王子的府邸相當豪華,富麗堂皇,周圍發著金色的光芒,再加上門口那些全副武裝,真槍實彈的守衛,讓人知道這裡住的人不是一般人。

「阿德南,府邸的守衛情況如何?」比拉王子望著身旁的侍者,有些焦慮不安道。

阿德南依舊穿著紳士般的燕尾服,沖著比拉王子施了一禮,笑著道:「王子殿下儘管放心,我已經命鐵狼派了三百人來駐守殿下的府邸,這三百人全部都是身經百戰的雇傭軍,與此同時,府邸當中全方位無死角二十四小時的監控,全天候有些把守,所以殿下儘管放心,府邸當中的守衛如同鐵桶一般安全,殿下的安全無礙。」

比拉王子輕輕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就算是這樣也不能大意,那林逸可不是一般人,當初血洗沙特王室,這種事情可都還沒過去幾年呢。」

「是,殿下,我會親自注意的。」阿德南深吸一口氣道。

比拉王子這才點了點頭,蕩平了心中那惴惴不安,而是掛上了一絲殘忍的笑容:「那個小美人可還不錯,阿德南,你去地下室,你守著,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是,殿下!」阿德南又是施了一禮,然後站在了地下室入口處把守。

比拉王子一步一步的走進了地下室,發出了沉重的腳步聲,進入了地下室之後,忍不住讓人瞠目結舌,這個地下室簡直就是一個私人的刑訊密室,裡面有各色刑具,甚至還有一些皮鞭蠟燭之類的東西,旁邊有鐵籠子,籠子裡面關押著一些女人,這些女人聽到了腳步聲,一個個俱是渾身顫抖,彷彿看到了魔鬼一般。

此時月霓裳已經清醒了過來,她被鐵鏈套住了雙手,吊在了半空當中,打量著四周的裝飾,還有那些被關押的凄慘女人,忍不住愣住了,難道這比拉王子那光輝的外表下,還有一顆邪惡的心?

月霓裳猜的一點也不錯,比拉王子表面上文質彬彬,使勁上內心早已經扭曲了,早年間看到過王宮裡面他爺爺的地下室,裡面有無數被虐待的凄慘的女人,當時的他雖然有些害怕,但內心當中的邪惡之心還是被激發了起來。

不過比拉王子的這個嗜好除了阿德南,一般人都不知道。

阿德南望著地下室的入口,眉頭緊鎖了起來,忍不住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文質彬彬的王子殿下,居然是一個心理扭曲的傢伙,阿德南早已經知道了,可是現在仍然有些不相信。

望了一眼手腕上面的手錶,阿德南的眉頭緊鎖了起來,如果他們還不來,那月小姐可就完蛋了!

…… 葉靈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切又恢復了原樣。

晚上做完作業再玩,不就跟他原來一樣的情況嗎?

如果不是父親板著嚴肅臉,他都想表揚一下父親了。

但是以前的父親與他話都沒有兩句,突然太親密會不會露出破碇?

葉靈眨眨眼,臉帶微笑,有父母,感覺蠻好的。

解決了葉靈的事,父母照常去了上班。

葉靈想起遊戲里的信息,又上去看了看。

其中NI若成風的佔三分之二。

然後是其他人。

葉靈看了開頭幾個字,基本都不用點開,無非就是問他為什麼突然下線了。

能有什麼呀,當時那情景,難道還有時間告個別?

葉靈瞟見一條幫主大人在加他好友的信息。

有點意外。

幫主大人主動加人?

但看附加信息就明白了:分裝備。

葉靈立馬就點了同意,可惜人不在。

葉靈翻了翻NI若成風的信息,還沒看多少,新的信息已經來了.

NI若成風迫不及待的分享了後續.

他們倆發現的是一處秘境!所以BOSS的獎勵特別豐厚,出了幾件極品.

「那那那,幫主留給我的……」

「你想多了。極品當場就被幾個上層標走了。」

「啊?」又是用錢買呀?

「嗯。都是這樣,這是幫的規矩,雖然有優先權,但也要你買得起啊。」NI若成風說完都嘆了口氣。

「不過……」瞬間又活了過來,「你看我有什麼不一樣?」

在他面前轉個身是什麼鬼?

葉靈想了想便點開他的裝備。

「換了?」

「對啊對啊,雖然極品沒我們的份,可是出來的裝備里,幫主竟然說給我們挑能用的!雖然不是極品,可是也是黃金裝備,那簡直……」

NI若成風口裡的讚美之詞讓葉靈好想……把它們剝下來拿去賣掉!

好值錢的樣子!

或許是感覺到葉靈的「渴望」目光,NI若成風嘿嘿兩聲:「不用羨慕我,你也會有的,你不是說幫主加你了嗎?」

「希望吧。」畢竟都是錢,白白送你的事誰會做,他當時沒在場,隨便拿個一般的給他也無話可說,唉……

葉靈仰天長嘆:老爸呀,損失啊,金幣啊……

NI若成風約葉靈去秘境再碰運氣。

葉靈了解了一番,然後點點頭,不過得等晚上。

「你每天都不上學的嗎?」不是都是中學生嗎?

「嘿嘿,昨晚睡過頭了,乾脆請假得了。」

「這也行?」

「誰讓我是他們的寶貝兒子,我一說頭暈,馬上就緊張得要送醫院,我說休息兩天就會好的。」

「然後你請兩天?」葉靈有些不敢置信。

「沒有。就請了一天,唉,明天又得去學校……咦,對了,你怎麼也在?」他是請假的,難道……

葉靈沒有說。

NI若成風也沒有追問。

為了轉移話題,葉靈又問起秘境的事。

NI若成風不單知無不言還加了很多猜測。

「所以,我們幫現在是在集結人手,準備攻取秘境?」

「應該是吧,昨晚幫主在幫里是這樣的意思沒錯。」

「那我們現在去能做什麼?」 葉靈對NI若成風有些無語,明明不能進秘境,還要去周邊打秋風,他看是去吹西北風吧。

他才不做這樣的傻事。

「幫主說了,有事沒事都過來這邊。」

「過來幹什麼?」

剛問完,葉靈卻自己懂了,然後點頭:「是讓我們守住這邊吧?」

NI若成風也醒悟了。

但是這事葉靈不願意。

他想進去。

「可是幫主說……」

NI若成風有點為難。

「我們再去探探路,死了也不怨他,有什麼不行的?」

「可是……」這似乎是違反命令的,畢竟幫主已經在幫里說過……

「你不去我一個人去?」

NI若成風只抵擋了三秒。

「可是幫主讓人守在那了。」

葉靈一頓,瞪了瞪他:不能早說啊。

但都跑到一半了,去就去吧。

竟然是兩位堂主。

葉靈跑過去打招呼。

來人看是同一個幫會的,人還認識。

「到你們了?那我們先撤了。」守了大半天,無聊得掛機。

「好的。」葉靈面不改色。

等他們走後,NI若成風才出聲:「你還真是……」

「什麼?」

「小騙子。」

「啊?」葉靈呆了,怎麼么么……得了個這樣的稱號!

可是想想……語氣弱了許多:「我也不是想騙他們什麼……」

「嗯?我沒批評你啊,有時候說你小騙子是昵稱。」

葉靈表示懷疑。

「不過你有什麼好糾結的,你小子難道還會老老實實的嗎?哈哈哈…」

他怎麼不老實了?!

他一直……那…么…乖……

好像已經不乖了。

而且也沒有一直……

估計全世界都不怪他了,也改變不了他騙過人的事實。

葉靈想起陸海濤在幫里送他的一個詞:偽君子。

表面一套,背後一套,還裝出乖巧的樣子,那些人就將這個詞貼在他身上。

包括在學校,他聽過不少人這樣稱呼他。

或許他是沒有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但是他的行為是他們所不喜,甚至是厭惡的,因為他明顯的感覺到他們眼神里對他那種巴不得遠離他,清除他,不讓他污染地球的感覺,像當初的她避開有害細菌一樣。

連自稱他兄弟的NI若成風都用了這個詞,他明白了別人為什麼那樣對他。

他沒有傷害誰,但別人仍然可以討厭他,因為自己成為了別人討厭的樣子。

大概這也是大家一直「討伐」他,但沒有行動上做什麼的原因吧?

葉靈低落地抿唇不語。

「喂,咋了?還進嗎?」NI若成風發來語音。

葉靈看了看入口,搖了搖頭。

「怎麼了?」

「沒什麼。差不多該吃飯了吧?吃飽再說。」

「是差不多了。」NI若成風看看時間,又對葉靈說:「那我們守在這?」

「嗯。我們接了別人的班,就做好責任。」

NI若成風總感覺這話有點詭異,又想不出有什麼毛病。

「那…好吧,我先去吃飯啦,你那邊做好沒有?」

葉靈往客廳看了看,母親還沒回來。

於是搖搖頭。

「那你先守著,我去吃了來換你,我媽喊我了。」

「去吧。」 ……

「你很美!」比拉王子上下打量著月霓裳,嘴角掛著一絲殘忍的笑容。

這個總裁有點壞 月霓裳的身體顫抖了一下,趕忙道:「比拉王子,請放了我,不然我男人找上門來,會要了你的命!」

比拉王子哈哈一笑,表情當中儘是不屑:「行了吧,我已經調查過關於你的事情,你也不過是一個風塵女子,你覺得林逸會為了你孤身犯險,闖到我東萊王國來嗎?」

月霓裳沉默了下來,表情忍不住黯然了下來,身體上面的傷害並不能打到她,可心中的傷害卻可以,月霓裳一直有一些自卑,因為她那不堪的往事,雖然她依舊潔身如玉,可那些權貴不會這麼看,都當月霓裳是那種風塵女子,就是不知道林逸會不會這麼看。

比拉王子掛著殘忍的笑容,從一旁抽出一條皮鞭來,冷聲道:「月小姐,我這人最喜歡的就是你這樣的美女,可是我討厭那些虛偽的溫柔,更討厭什麼柔情蜜意,我最喜歡的就是辣手摧花,把你這樣的美女,徹底的摧毀,然後像她們一樣圈養起來!」

望著一旁籠子裡面凄凄慘慘的女人,月霓裳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這些女人已經完全沒有了尊嚴,脖子上面掛著項圈,用鐵鏈鎖在籠子裡面,如同母狗一般吃食喝水。

月霓裳開始恐懼了起來,像這些女人這樣活著,那還不如死了呢!

「啪」的一聲,皮鞭招呼道了月霓裳的身上,月霓裳忍不住想要掙扎,可是她的手腳都已經被鐵鏈鎖住了,只能發出「叮鈴鐺鐺」的鐵鏈擊打的聲音。

「哈哈……」比拉王子的嘴角掛上了得意的笑容,當下一狠心,拿起皮鞭來左右開弓,一連使勁抽打了二十幾鞭,才覺得有些累了。

慢慢的解決渾身是血的月霓裳,伸手捏住了月霓裳的下巴,冷笑道:「現在感覺怎麼樣?只要你乖乖的從了我,我就放了你,怎麼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