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數年來,老夫等戰戰兢兢,勤懇於公務,何曾怠慢過半點,出過一絲岔子?

2020 年 11 月 3 日

神京城內各大街道,城外八水,長江黃河,哪一處老夫沒有一步步丈量過?

我不貪不腐,數次過家門而不入,所爲者何?

難道,就是爲了今天這一個準字?!”

前理藩院左侍郎周自恆也搖頭道:“爲了讓準格爾蒙古和塞外蒙古調換駐地,這三年來,西域草原我跑了三次回,每一回,都要奔波半年多。

如今眼見着就要辦成了,等來年春,兩部蒙古就要調換。

誰曾想……唉!”

聽他二人這般說,楊順老農般的面上,浮現出一抹慚愧,拱手道:“是老夫連累二位了。”

秦濟楚和周自恆聞言忙起身道:“蒼巖公這是什麼話?不都爲了聖道嗎?”

重生之贖愛 秦濟楚譏諷道:“那位刻薄寡恩之心,咱們是早就耳聞過的。

原以爲,咱們是他的嫡系重臣,會有所不同。

卻沒想到,竟是我等自作多情!”

周自恆注重點不在這,而是咬牙道:“今日本來未嘗不能成事,若是滿朝大臣皆如此,縱然是他不願,也不得不暫緩。

可是,卻沒想到蒼巖公出頭後,那位相爺倒學會了明哲保身,隔岸觀火!

何相爺壞了事後,他明着尊蒼巖公爲次輔,實際上,未嘗不想也坐這個位置……”

“好了。”

楊順開口止住周自恆的怨恨,淡淡笑了笑,道:“肅卿留下也好,不然,真讓那羣武夫一方獨大了。

這件事,再讓老夫想想,總會有個交代的。

你們都先回去吧……”

“蒼巖公……”

宋星河、秦濟楚三人忙起身喚了聲。

楊順卻絲毫不動搖,緩緩舉起茶盞,送客。

宋星河等人見之無奈,紛紛嘆息一聲,告辭離去。

等三人離去後,楊順一人在書房內坐了許久。

直到夜幕降臨,書房內昏暗到見不到人影時,也依舊沒人來點燈。

這是他的規矩,這間書房,沒有他的允許,家裏任何人都不準入內。

然而就當整間書房完全陷入黑暗時,一道身影,緩緩憑空出現在書房內……

……

神京西城外,渭水碼頭。

燈火通明!

原本千帆林立的繁華碼頭,今夜再次被清場,還是因爲那個殺千刀的賈環,恁地霸蠻……

偌大一個碼頭,竟只有一座高大的樓船,停靠着。

其實他們還真冤枉了賈環,真不是他的鍋。

因爲他連出聲都沒出聲,是九門提督衙門的人,爲防備再有行刺之事發生,接到了宮裏的旨意,奉旨清場。

夜幕剛剛降臨,就見無數戰馬,自神京西城各個坊市,大海朝宗般朝西門涌去,然後齊齊匯聚在碼頭上。

每個武勳親貴,都帶有少則十數,多則數十個親兵家將。

待到了碼頭後,親兵家將留在碼頭上,自有廚子僕人擺放好酒宴,款待他們。

只有家主可帶一子,攜請柬登船。

到了戌時初刻,天色全黑下來時,賈家樓船,緩緩駛離渭水碼頭,來至河心。

三年裏,神京城內關於賈家這艘樓船的傳說,經久不絕。

最先見識過賈家樓船的勳貴,其實是秦家一家人。

當初秦風要遠赴西域,正好路過碼頭,得知是賈環特意打造的豪華樓船後,非要上來一觀。

以武威侯府之貴,看到船上的陳設,都不免瞠目結舌。

更何況是其他?

縱然這二三年裏都中勳貴託銀行股份的福,都過的寬鬆了許多。

可再怎麼寬鬆,他們也沒見過這樣奢靡的行船。

一個個平日裏無法無天的衙內世子們,上了船後,竟都成了鄉下人頭一次進城,不敢隨意走動。

今日,他們上不得二樓,只能在一層甲板上見識見識。

即使如此,也讓他們大開眼界了……

各家家主在一層甲板時,多少還好些,畢竟經歷的多了。

可等他們上了二樓,看到二層甲板以金絲楠爲甲板,以夜明珠爲燈,各式奇珍無數時,也紛紛被鎮住了。

連牛繼宗都爲這場面驚動,當場問賈環:“環哥兒,是不是太過奢靡了些?”

此言一出,江風吹拂的樓船上,忽地靜了下來。

雖同爲勳貴,對賈環的大名衆人也都快聽的耳朵起繭了。

可實際上,大半武勳衙內,都沒有機會與賈環近距離相處過。

刺客饒命 衙內圈的等級,森嚴更比官場。

不是一個層次的,根本不可能有多少交集。

今日,大半船的衙內們,都想聽聽被自家老子贊成神人的賈環,是如何與一干大佬交流的。

所以,都屏住了呼吸,靜靜傾聽。

就見賈環站在二樓甲板,沒有絲毫他們面對長輩時的拘謹畏懼,灑然笑道:“牛伯伯,咱們是勳貴,是貴族!

咱們披肝瀝膽,征戰沙場,幾度生死。

所爲者何?

超強之都市少年 難道不是封妻廕子,爲人生搏一場富貴嗎?

只要我等不忘初心,不忘我等武勳立身根本,不沉溺於紅塵軟丈。

些許奢靡,又算得了什麼?

況且,非如此,何以壯我等武勳之貴?

諸位世兄,你們說此言對否?”

說着,賈環忽然側過頭,對一樓甲板上諸多衙內高聲問道。

“哄!”

衆衙內沒想到還有他們露臉的份兒,本都是無法無天的性子,這樣刺激的事,豈能不參與?

哪怕有各家老子在,他們還是紛紛鼓譟道:“對!寧侯此言極是!”

賈環哈哈笑道:“我賈環,不過是一個起步早的,些許家業,真真不值當什麼。

只要咱們始終保持進取之心,征伐海外,開疆闢土。

那裏有無數的土地和財富,等着我們去佔領,去擁有,去世代傳承。

我保證,你們每一個人,都能有一艘比這還要好的大船,庇護着咱們的家人,以大秦的內海爲湖,自由自在的暢遊。

敢爲大丈夫,當提三尺青鋒,以船爲馬,縱橫四海!

建不世功,立萬世業!

方不負武勳之名!

我大秦武勳,萬勝!!!”

賈環抽出腰間寶劍,斜刺蒼穹,怒聲嘶吼。

“萬勝!”

“萬勝!!”

“萬勝!!!”

過百將門虎子,如同膜拜神明般,舉劍狂呼。

牛繼宗等人看到這一幕,紛紛點頭笑了起來。

至此之後,再無人能阻擋大秦武勳征伐海外的步伐……

……

就在賈環聚集滿大秦武勳將門,立下征伐海外的宣言時,遠在萬里之外的北方大國,在厄羅斯古老的皇宮內,卻上演着血與火,復仇與叛亂的戰爭。

登基業已三年的凱瑟琳女皇,坐在大克里姆林宮金白輝耀的大殿內,四周戰火洶洶,鮮血和殺戮不止。

她一雙美眸死死盯着殿下正堂上,被無數鎧甲兵馬圍繞簇擁着的那個少女,目光中滿是激憤和絕望。

飽滿潤澤的朱脣,艱難的張合開來,吐出一句話:“索菲亞,你竟然回來了……”

少女面容凜然神聖,微微揚起雪膩的下巴,眼神清冷無情的看着凱瑟琳女皇,寒聲道:“竊據羅曼諾夫王朝的農夫之女,終將會得到皇的審判。

一切針對偉大厄羅斯的背叛和陰謀,都將會被送入地獄。”

“偉大的索菲亞女皇,萬歲!”

無數身着鎧甲的厄羅斯皇家衛兵,舉着手中的長槍,齊聲嘶吼。

索菲亞再不看凱瑟琳一眼,回過頭,眺望南方……

……

ps:這個真不是斷章,因爲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一章寫完啊,對不對?我加油! 一直深夜子時,賈環才從城外歸來。

今夜主要就是年輕人的盛宴,賈環挑起氣氛後,各般珍饈佳餚,主要是海味海鮮,讓一干關中子弟,和西北子弟吃的差點沒把舌頭咬掉。

莫說他們,連他們的父輩,一道蔥爆海蔘,都直呼吃的痛快。

牛繼宗等人倒是尋常,因爲這三年來,賈環沒少派快船往回運送這些吃食送往幾個府上。

一樓甲板上年輕衙內們吃喝呼嘯,二樓甲板上,一羣大佬們則商議事宜。

滴,我和你的奇幻生活 雖然對於隆正帝對他們的逼迫極爲不滿,不過現在到底是皇權時代,不滿也只能忍着。

除非到了家破人亡那一步,否則誰也不敢輕言對抗皇權。

更何況,賈環還給他們找出了條極好的出路。

施世綸今日更是帶來了一副海圖來,讓目光從未關注過海外的一干武勳們,大開了眼界。

ωwш. тт κan. ¢O

原來,大秦之外的世界,竟如此之大,如此廣闊。

而在這樣廣闊的世界萬國中,大秦如今人口最衆,國力最強!

連國力實力遠不如大秦的紅毛真番鬼都開始駕着艘破船到處圈地,大秦豈能放過?

若是放過那些富饒肥沃的土地,簡直就是天予弗取,枉費大好天機。

如果是朝中文臣們在此,興許還會以爲此舉有傷天道,妄起刀兵必受天譴爲由反對。

可一干武將,尤其是從西北殺出來的武勳們,原本個個就是殺坯。

這種事對他們而言,簡直太對胃口了。

過去的二三年,在都中富貴日子雖然過的還行,比在西北時強多了。

可這種安閒的富貴日子,家裏老人女人和孩子過的舒坦,他們未必真的喜歡。

他們更喜歡的,是刀口舔血的沙場生活。

只是如今四海昇平,少有戰事,只能讓他們刀兵入庫,馬放南山。

如今卻陡然出現了一個比大秦還要廣闊的戰場,他們豈有不動心的?

最重要的是,這次的出征,是爲了他們自己的封地,這可是可傳萬世的基業啊!

因此,衆人都無比上心,一個個圍着賈環詢問細節。

不過到底都是成年人,當得知海戰和陸戰完全不同,騎馬射箭倒是其次,主要是接舷戰時要勇猛不怕死。

但接舷戰要在顛簸的海面上進行,其中又是另一種戰法後,衆人都冷靜下來。

知道他們親自上陣的機會,並不多。

他們年紀都不小了,想要完全重新學習一種新戰法,改變過往的戰術思想,幾乎不可能。

再加上如何在船上生活操練,都與陸戰不同。

一羣大佬們當場讓樓下的各家子孫們,給施世綸跪下磕頭拜師。

一日爲師終生爲父,這些人就被交給了施世綸。

隨打隨罵,只要不死不殘,隨便折騰。

施世綸作爲軍機閣大臣,自然沒有時間親自教導他們,好在他一輩子經營水師,府中家將便多以老水師爲主。

隨便調一個出來,教這些衙內,都是大材小用。

安頓完後,一起子大佬就雷厲風行的上岸,進宮當值的進宮當值,回家睡覺的回家睡覺。

留下一船衙內們,繼續在船上狂歡。

今夜,賈環將船借給他們。

也許,這是他們最後的狂歡了……

這艘船,並不是三年前賈家南下時那條福船了。

那條船和賈環一家人在水上的家一樣,怎麼可能借給外人。

這艘不過是專門又造了條用來待客的船。

一來方便,二來,也爲銀行下屬的船坊提供活計,豐富經驗。

以後少不得有海量的訂單,讓他們吃個飽。

就今日這些衙內對遊船的喜愛程度來看,日後銀行下屬的造船廠,定會興旺。

就是不知道,日後這羣衙內會不會也開一場海天的盛宴……

……

“爹爹……”

“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