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計劃看似簡單,但是每一步都不能出差錯,一旦出了差錯,那他的計劃不但全盤皆輸,他本人也會成爲衆矢之的。

2020 年 11 月 3 日

放出妖怪去禍害一個國家,這可是了不得的罪過!

又回去陪了陪許雯,看了看時間,嗯,得回學校了。

總得回去聽聽課看看書,能量點暫時沒地兒吸收,知識可不能落下。

況且,欠輔導員王婧的那頓飯總得請,麻煩人家續了好幾次假了,總不能讓人家白忙活。

他首先來到了釋厄禪師的禪房,進來一看,釋厄禪師正和往常一樣盤腿坐在蒲團上閉着眼睛念着經文,蘇麗麗也是一臉淡然的盤腿坐着,閉着眼睛口中微微唸唸有詞。

他剛想走,釋厄禪師就說話了:“張施主,來得正好。”

“抱歉打擾了。”張謙笑着說。

“無妨無妨,就算你不來貧僧也正要去找你呢。”釋厄禪師睜開眼,面帶微笑,“當初張施主將蘇施主託付於我,現幸不辱命,蘇施主的心魔已驅除過半,差不多再有兩個月左右就可以完全驅除了。”

“真的嗎,那太好了!”張謙看着他,又看了看蘇麗麗。

現在的蘇麗麗和以前相比的確有些不一樣了,以前的她就算是沒發病的情況下,那雙眼睛裏也總會時時刻刻透着誘惑和春光,現在好多了,雙目清明,表情也很溫和正常。

“嗯。”釋厄禪師雙手合十,“蘇施主最近幾天總是心神不寧,所以如果張施主有時間的話,就帶她回去看看吧,讓她了卻一下心事,這樣回來之後也能更好的清心避欲。”

“好。”張謙笑了,正好他來就是打算把蘇麗麗帶回去見見王子濤的——這段時間王子濤幾乎每天都會給他打電話或者發短信詢問蘇麗麗的事情。

臨走的時候,釋厄禪師小聲的叮囑張謙:“張施主,現在蘇施主的情況不穩定,所以這次帶她回去之後,一定要不能讓她與人行房,否則有可能會前功盡棄!切記切記!”

“好沒問題,我看着她。”張謙說,心想着可得讓讓王子濤這小子憋住了。

帶着蘇麗麗走出禪房,然後跟許雯、老爸老媽和王小美他們打了個招呼,他們倆就坐着江雪的車一路出了大燕山,回到了學校。

到了西門一下車就看到了王子濤,這傢伙就像瘋了一樣嗷嗷叫的跑了過來,張謙本以爲他是來迎接自己的,結果這小子連看都沒看他,直接熊抱住了蘇麗麗一陣狂啃。

“喂喂喂!這裏是學校門口啊,你們注意點影響!”張謙翻着白眼說。

可是這倆人沒理他。

江雪看着正在熱吻的倆人,又看了看張謙,臉很突兀的就紅了,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麼。

“那個…沒事我就先回去了。”江雪說。

“你回去有事?”

“沒事啊。”江雪說。

“那行,沒事的話等會我接個人,一起去吃點飯吧。”張謙說,“坐你的車,省得花錢打車。”

“好沒問題!”江雪高興的說。

打了個電話,很快,一個一身白裙子的留着披肩長髮的美女款款的走了過來。

“王導員?”王子濤一愣。

總裁幫我上頭條 “叫學姐就行。”王婧很文靜的一笑,然後看着張謙:“你還知道回來啊?”

她的聲音很溫柔很甜糯,很有江南水鄉的味道,當然了她並不是對張謙這樣,她對誰都這樣。所以很多男生私下裏都稱呼她是學校裏最溫柔的導員。

“額…對不住,事情比較多,現在辦完了,走學姐,請您吃飯去。”

“等你這頓飯可真不容易。”

“嘿嘿,上車上車。”

王婧掃視了一圈,看到了蘇麗麗和江雪,都是一愣,隨後一臉狐疑的看着張謙和王子濤。

這倆人的女朋友長得怎麼都這麼漂亮?

張謙也就罷了,人家自身條件好,但是王子濤……果然好白菜都叫豬拱了! 本來只是請王婧吃飯,但是一想釋厄禪師之前囑咐的話,張謙又把王子濤和蘇麗麗一起拉上了。

他可得好好看着這倆人,萬一他們再幹柴烈火幹出點什麼出格的事,那之前的努力可能真的就前功盡棄了。

不怕別的就怕這倆人憋不住。

車上。

王婧問:“你想請我吃什麼啊?”

“您想吃點啥?”張謙問,“緊着你。”

“吃日料吧。”王婧笑着說,“聽說北城那邊開了一家日式料理,叫‘倉景空居酒屋’,去過的人都說那地方不錯。”

“行,沒問題。”張謙轉頭對江雪說:“定個位,就去那。”

“好。”江雪點頭。

然後張謙才反應過來:“倉井空?”

“不是那三個字,是另外仨字,讀音一樣而已。”王婧笑了,“可能你也以爲那是一個只靠噱頭吸引眼球的店吧?但實際上它不僅僅只有名字這個噱頭,去過的人都說店裏面的料理的確很美味。”

“聽說那裏的回轉壽司和烤肉是最好吃的。”

“小鬼子的東西罷了,怎麼可能比得上咱們華夏的美食,咱們的美食花樣多又好吃。”張謙小聲說。

“美食和音樂是不分國界的。”王婧說。

“這倒是。”張謙笑了。

驅車一路來到北城居酒屋外,才發現這裏真的是人滿爲患,雖然時間剛剛到下午五點半左右,還不是正式吃飯的飯點,但是餐廳前的停車位已經是滿滿當當。

好不容易停好了車,五個人下了車進了居酒屋。

“您好,請問幾位。”一個穿的很正式的服務員走了上來。

“五位,還有位子嗎?”

“有的,還好您幾位來得早,請跟我來。”

居酒屋裏人聲鼎沸,幾乎已經坐滿了客人,服務員好不容易帶着他們五個走到了一個靠窗的桌前,桌邊正好有五個座位。

坐下後服務員笑着說:“本店沒有實物菜單,您幾位可以登錄微信掃一下這個桌角上貼着的二維碼,然後就可以進入我們的虛擬店面,可以自由點餐了。”

“哦好好,你這還挺高級。”張謙說。

服務員笑着走了,張謙他們都掃了一下這個二維碼,但是其餘幾個人都沒事,唯獨張謙的手機,在掃了一下之後出現了異常。

“主人!這個二維碼有問題!”他的手機突然叫了起來。

這一聲動靜不小,很多正在吃飯的客人都擡起頭疑惑而驚奇的看向了這邊。

張謙的眉毛微微一皺。

他的工作手機各項屬性都很強,尤其是預警能力,所以既然手機都報告說這二維碼有問題,那就一定是有問題了。

不過他並沒有表現出來,而是裝作一臉的尷尬的樣子關上了手機的語音,改成了文字交流。

江雪和王子濤湊近他小聲問:“怎麼回事?”江雪知道組織分發的手機功能很強大,尤其是張謙這種身份地位很高的成員所持有的手機,那更是了不得;王子濤也見識過張謙這手機的能力。

“這個二維碼有問題。”張謙小聲說。

這時候之前接待他們的那個服務員走了過來,面帶笑容:“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啊,沒有,手機出毛病了,嘿嘿。你們別愣着啊,快點啊。”張謙笑着對其他人說。

卻冷不丁的看到了蘇麗麗的眼神。

她的眼神很奇怪,就好像有什麼話想要對張謙說一樣。

“快點菜,想吃什麼隨便點,俺有的是錢。”張謙笑着說。

王婧沒多說,來就是吃飯的,再加上張謙演技不錯,所以她真的以爲只是張謙的手機出毛病了。

而且從沒聽說那個正牌子的手機會有那麼奇怪的語音,說不定是什麼雜牌子山寨。

服務員走了,蘇麗麗湊到了張謙的身邊小聲說:“這地方,不對勁!”

“嗯,”張謙點點頭,“我也有這種感覺。”

王子濤和江雪翻了個白眼,似乎都有點不滿這倆人這麼親密。

王婧則是一臉奇怪的看着他們。

他們都點餐去了,張謙則是查看起了手機。

根據手機反饋的信息,這個二維碼掃描之後,的確會進入這個居酒屋的虛擬店鋪中,但是進入之後,這個虛擬店鋪會在手機後臺分離出一個很隱蔽的漏洞節點。

然後就會竊取手機中的內容,至於會竊取什麼內容手機就不知道了,因爲手機已經完全封殺這個虛擬店鋪了。

張謙給手機點了個贊。

他現在的個人資產已經有三個億了,可得注意好這些事,萬一被人給盜走了那他得哭死。

很快,大家都點好了自己想吃的東西,七八分鐘後,服務員把料理端了上來。

“好香啊!”

“不點餐了的話就退出來那個虛擬店鋪,然後好好給手機殺殺毒。”張謙對他們小聲說,“要全面殺毒。”

衆人看着他,都點了點頭。

看着面前的這些充滿了日式風格的料理,聞着撲鼻的香氣,張謙也有些饞了。

只不過就是這個生魚片讓他有些倒胃口。

然後他才知道,所謂的回轉壽司並不是一道菜,而是一種吃法,就像那些涮吧一樣把一道道壽司等料理擺放在傳送帶上,慢慢的轉着,客人們就圍坐在傳送帶前,想吃什麼就從上面拿。

可惜今天人太多了,迴轉臺那邊早就坐滿了客人。

不過桌上擺着的料理也很不錯了,尤其是那兩盤烤五花肉和兩盤章魚燒,香味太誘人了。

王子濤也有些餓了,迫不及待的拿筷子叼起一塊烤肉放在了嘴裏。

“臥槽,真好吃!”王子濤眼睛都瞪圓了,“外焦裏嫩,肥而不膩,調味料也用的恰到好處!簡直完美這個!”

“這個烤脆骨也是,簡直太好吃了!”江雪說。

“這個章魚燒真不錯。”王婧說。

蘇麗麗吃了一口烤肉,嚼了幾下,突然臉色一變,吐了出來。

這在餐桌上其實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蘇麗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然後她給張謙使了個眼色。

張謙看着她,隨後也叼起一筷子烤肉放在了嘴裏,嗯,味道和口感是不錯。

但是剛嚼了幾口,系統突然說:“快吐掉!” 系統的聲音很大,把張謙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給吐出來了。

他這一吐比蘇麗麗那個還要狠,蘇麗麗好歹是吐在了桌子下面的桶裏,但是他是直接吐在了地上和桌子上,雖然桌子上只有一點,但是那也是很影響別人胃口的。

鄰桌的客人狂翻白眼。

他這一桌還好一點,除了王婧以外其餘的幾個人基本上都受過他的幫助或者愛慕他,所以大家只是有些奇怪,也沒有表現出厭惡等神色。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張謙連連擺手。

“你怎麼了?”王婧問。

“吃太快了嗆着了。”張謙有些尷尬,“還有這個調料味有些重,可能我是沒那個福氣享受這種美食了。”

他一邊說着一邊在心裏問系統:“怎麼回事,幹嘛這麼突然的讓我吐掉?”

“哼哼,問你一個問題,你喜歡吃人肉嗎?”

“啊?”張謙猛地一愣。

天行緣記 “你喜不喜歡吃人肉?”

“臥槽!”張謙突然明白了,這個所謂的烤五花肉,其實是人肉!

“對,豬肉可不是這個味道,烤豬肉遠沒有這個人肉好吃。”系統說,“人肉可是美食啊,以前有一個宿主吃過,讓人懷念。”

“滾蛋,我都快噁心死了!”張謙心說。

“好吧,你不吃那我們吃了。”王子濤說。

江雪拿着餐巾紙小心而體貼的幫張謙擦了擦桌子。

“額…你們最好也別吃了。”張謙說。

重生歸來:獨寵絕世醫妃 “爲什麼?”王婧、王子濤和江雪都奇怪的看着他。

蘇麗麗這時候說:“這個肉不新鮮,是壞的,我們家以前做過日式烤肉,我一下子就能嚐出來,所以爲了大家的身體健康,還是別吃了。”

“那好吧,既然是你說的那我就不吃了。”王子濤說。

江雪也很聽張謙的話,也不對這道菜動筷子了。

就是王婧還有些不服:“我覺得挺不錯啊,應該沒事吧,嘗不出來有什麼壞了的味道啊,這可是這個店裏的招牌菜。”

看到另外四個人都在看她,她吃了幾口也就不吃了,因爲她突然感覺被這四道目光盯的有些毛骨悚然。

“那….既然真的有問題,就把這兩道菜退了吧?”

“沒必要,放這吧。”張謙說。

“喂,別的菜沒問題吧?”張謙在心裏問。

“你吃吃看看,你沒吃我怎麼知道。”

於是他挨着吃了一遍,系統說:“嗯,烤脆骨也是豬脆骨,其餘的基本上都是魚類海鮮類,沒事。”

“雖然你這麼說,但是我已經吃不下去了。”張謙擰着眉毛,“這什麼狗-日-的店啊!居然用人肉當五花肉烤來吃!”

“這是日式料理店啊。”系統說。

我有一座末日城 “這幫狗-日-的東瀛人就沒安過好心!”張謙惱了,“不行,我受不了這個,我得去他們後廚看看!”

“幹嘛親自去啊,派韓信去看看就行了。”系統笑着說。

“也對。”張謙點頭,把韓信召喚了出來,悄悄的通過系統給他下了個命令。

韓信帶着鬼兵往後廚衝去,卻沒想到很快就傳回來了一個不怎麼好的消息:整個後廚都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封鎖着,他們進不去,又不好硬闖,怕打草驚蛇。

張謙藉着上廁所的機會悄悄的靠近了後廚,的確,雖然後廚只是被一個布簾遮住了,但是他能感覺到從這個布簾上傳出來的一股神祕而強大的力量。

頂級兵王 布簾上畫着一個奇怪而詭異的符號,系統感覺了一會說:“是結界。”

“結界?”

“準確的說,是妖怪佈置的結界。”

“妖怪?東瀛的妖怪?”

“嗯。東瀛的妖怪和華夏的妖怪有本質的區別,華夏的妖怪一般是指動物修煉成精,而東瀛的妖怪涉及面就很廣了,只要是有神祕力量的非人類物體都可以被成爲妖怪。”

“所以我並沒有從這上面感受到妖氣,相反,我感受到了一些魔氣。”

“魔氣?食人魔?”

“可能吧。”系統說。

就在這時候,布簾子被掀開了,一個膀大腰圓的廚師走了出來,正好和張謙照了個對臉。

“#¥%……;*”廚師滿嘴東瀛語。

張謙說:“聽不懂,會說華夏語嗎?”

“%¥#;;*”廚師又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