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妖不信邪,又壓上了梭子彈,這次射擊的速度更快,但還是沒打到人。

2020 年 11 月 3 日

貓妖已經沒有耐性了,摸出手雷就扔了過去,這次見效了,對面那幫蒙面人都分左右撲倒。

手雷響了,雖然沒傷到人,但蒙面人卻都趴到了地上,貓妖趁這機會快速返回車上,一上車就把槍頂到了孫良頭上:“開車,撞死他們!”

孫良早料到貓妖會如此,不等他說完就一踩油門衝了出去。

蒙面人不再阻攔,紛紛讓開路,目送這輛車離開。

孫良這時已經在想怎麼逃脫了,他已經知道了是楊晨光傷的貓妖,雖然具體細節還不知道,但他明白,想讓貓妖再開口已經不可能了,還是趕緊逃吧。

貓妖卻像是猜透了孫良的心思,冷冷地說道:“你別想逃,這把槍裏我留了一發子彈,足夠射穿你的頭了你明白嗎?”

孫良那個氣啊,自己當局長這麼多年了,竟然這麼窩囊。

“你先把炸藥給我取出來,不然,我死也不開了!”孫良說不開,但腳上的油門卻沒停過。

貓妖摸出搖控器,直接伸到了孫良面前,當着他的面,重重地按下了按鈕。

搖控器上的幾個按鈕都按完了,但什麼也沒發生。

孫良明白了,貓妖說有炸藥那是騙人,想想也對,自己只是感覺肩膀有些疼,而且已經爆了一次了,如果再有炸藥,那得小到什麼程度啊?

“你耍我? 太子妃天天想挖坑埋人 你會不得好死的!”孫良有些惱羞成怒了,他覺得自己被貓妖當猴耍了。

貓妖一把揪過那枚監聽器,打開車窗就扔了出去,趴到孫良肩膀上,用極低的聲音說道:“作爲耍你的代價,我告訴你我到底是誰?”

貓妖說了一個名字,孫良兩眼睜得溜圓,直直地看着貓妖,一臉的不相信。 “小心!”貓妖一推孫良,一把奪過方向盤,腳也踩到了剎車踏板上,可還是晚了一步,一個警察被硬生生撞飛出去。

車子已經停了,孫良卻傻了眼,自己竟然開車撞飛了警察,再一細看,那個被撞飛的警察臉朝上躺在地上,竟然是刑警二隊的小王。

孫良快步走下車,奔着小王就去了,隱約中感覺身邊有人影晃動,一擡頭,發現劉吉海正帶着一隊人衝這邊跑來。

“趕快叫救護車!”孫良對着劉吉海就吼了一嗓子,可是後者絲毫不爲之所動,站在孫良邊上,直到孫良擡起頭,一把揪住劉吉海的領子,劉吉海才懶洋洋地掏出一隻煙。

而這一切,都落在了貓妖的眼中,貓妖從一撞到人開始就把槍對準了外面的那些遠遠走來的警察,他倒不是害怕,而是感覺有些蹊蹺,一個警察在大馬路上,竟然被車速並不快的警車給撞飛了,這有點不符合常理。

還沒來得及細想,劉吉海和孫良已經對上了。

孫良揪着劉吉海的領子,眼看着他把煙點上,並且衝着孫良的臉就噴了一口白霧,把孫良氣得揚手就要打,卻被劉吉海身邊的人給拉住了手腕。

孫良一回頭,神情怔,發現劉吉海身邊的那些人一個都不認識,有幾個歪戴着警帽,滿臉橫肉,一臉的殺氣,再仔細看去,還有的紋着身,其中一個脖子紋了一條大蟒。

孫良好像明白了什麼,慢慢鬆開劉吉海的領子,跟他對視着,再看躺在地上的小王,發現小王的臉色不對,有點黑黑的,黑中還帶着紫,眼睛睜着,眼角處有血流了出來。

這可不是車禍造成的,孫良開的車,他自己有數,剛纔頂多也就是50公里的時速,就算正面撞到人,也不會撞得人立即死亡,看臉上的黑色屍斑,這人已經死了四個小時以上了,而且眼角的血也說明,死者體內有血管破裂,剛纔撞人的時候孫良可記得清清楚楚的,根本沒有撞到小王的頭。

綜合起這些信息來看,孫良撞飛的小王,早已經是具屍體了,再看劉吉海那張傲慢的臉和那些不倫不類的警察,孫良立即明白了,劉吉海是衝着自己來的。

果然,劉吉海轉頭衝着貓妖一笑,大聲喊道:“貓妖先生,我們是來幫你的!”

貓妖坐在車裏沒有放低槍,還是警惕地看着這幫假警察,之前跟西爺接觸的時候貓妖曾經明確要求過,他要單幹,需要西爺幫忙的時候會親自去找他,可現在,沒讓自己知道,竟然讓一幫人化妝成警察來幫自己,是西爺不信任,還是西爺有別的打算?

不管怎麼說,西爺肯定沒安好心。

劉吉海一看貓妖不搭理自己回頭一看身邊的那些人道:“你們去貓妖那裏,幫他把車開走,送他去安全的地方,一切聽貓妖指揮,聽明白沒有?”

身後的人答應一聲,三四個跑了過去,還未到警車前,就嘻皮笑臉地對着貓妖指手劃腳起來。

“貓妖先生,別緊張,咱們是一起的!”

貓妖雖然感覺有些不對,但還是很配合地讓那些人讓了車,看着他們前後都坐下後,才低聲說道:“開車!”

車子發動了,貓妖看着孫良還跟劉吉海對視着,終於忍住了沒跳下車去。

車子剛開出去不遠,就聽得“砰砰”兩聲槍響,貓妖猛然回頭,看到孫良慢慢軟了下來,一隻手還拖拉着劉吉海的一隻胳膊。

“擦!”貓妖罵了一聲,剛要拔槍,三隻槍頂到了自己頭上,那幾個假警察剛纔的笑容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猙獰的面目。

“對不起了貓妖先生,海哥囑咐過,不能跟你廢話,不過我還是想說一句,你呀,嘿嘿,太菜了,哈哈哈哈……”

“是嗎?那就試試吧!”貓妖輕蔑地回了一句。

幾個假警察都緊張起來,互相看着。

剛纔說話那個嚥了下口水,發狠道:“他媽的動手,讓海哥看看咱們……”

這個假警察的話已經說不出來了,因爲貓妖已經用一把匕首捅進了他的喉嚨,他現在只能從喉間發出“呼呼”的粗喘聲,滿眼的不甘的不相信,他肯定是沒想到貓妖的動作竟然如此之快,這也說明了他在貓妖這個職業殺手面前簡直太業餘了。

另外幾個人顧不得再對眼神了,幾乎同時開了槍,但他們忽略了彼此的位置,貓妖只是一縮脖子,就避過了子彈,而子彈對射過去,兩個假警察都差點被子彈打中,嚇得身子一彎的工夫,貓妖一伸手拔出了那把帶血的匕首,反手就是一劃,將身後那人的喉頭劃開,一股血箭飆了出來,正噴到另一個假警察的臉上。

現在還有兩個假警察活着,一個開着車,另一個被噴了一臉血,他們兩個都嚇得不輕。

臉上帶血的假警察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了,眼睛也被血水給泡花了,嘴裏的血還發出腥甜的味道,被嗆了一下,差點憋死過去,等到他把眼睛中的血水擦掉時,發現開車的兄弟已經先他一步去見閻王了,同樣是那把匕首,同樣是喉部。

這種殺人手法,對於貓妖來說簡直是小兒科,而那幾個混混改裝的假警察的戰鬥力,絕對不大於五,直接就是渣。

臉上帶血的這位,已經嚇傻了,一陣強烈的腥騷味撲鼻而來,車內的地板上一灘黃黃的液體到處淌着。

貓妖擡了擡腳,不想被這些尿液沾到,打開車門轉了下身,作勢要下車的樣子,可又停了下來,回手照着滿臉血水那位的眼睛就是一刀,這次不是劃的,而是直插進去,直接插得卡到了刀柄,再往外一帶,一顆癟掉的眼球就被挑了出來,而隨之帶出來的是一股濃黃間白的腦漿。

四個假警察都利索地幹掉了,貓妖這才跳下車,開始往回走着。

遠遠地看到劉吉海使勁掰着孫良的手。

孫良已經沒有知覺了,但手卻死死抓住了劉吉海的胳膊。

劉吉海慌了,眼看着貓妖走了過來,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手中的槍也不敢開,害怕惹怒了貓妖。

“是西爺的意思嗎?”

劉吉海慌得趕緊點了點頭,又接着搖了搖頭,他知道,面前的貓妖得罪不起,而西爺也不是他能得罪的。

得罪了貓妖,立即就得死,而得罪了西爺,下沒有下半輩子了,同樣是死,但眼前死總不如過段時間再死得好。

劉吉海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臉埋在地上,對着貓妖猛磕起頭來:“爺爺饒命爺爺饒命,都是西爺安排的,我不知道爲什麼,我只是收了錢……”

“殺孫良也是西爺的意思嗎?”

“是是是,不是西爺吩咐,我哪敢啊,饒了我吧!”劉吉海一個頭磕得都帶出血來,臉上血水沾滿了泥土,狼狽得不堪入目。

貓妖終於慢慢走到了劉吉海身邊,並沒有想殺劉吉海的意思,而是蹲下身來,看着孫良的臉。

孫良死不瞑目,兩眼圓睜,手上青筋暴起顯然用了不少力氣,而胸口處的兩個血洞,血水已經流得差不多了,地上的血水浸溼了那身威嚴的警服。

“你把警服脫下來!”貓妖給劉吉海下了命令。

劉吉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時候脫警服幹什麼。

稍一愣神的工夫,臉上就捱了貓妖一個耳光,也不敢再說什麼了,趕緊扯開警服的扣子,將警服脫了下來,可胳膊還被孫良攥着,怎麼也弄不開了。

貓妖抓住孫良的手,慢慢地揉了兩下,再將他的手指一個個掰開,這才把劉吉海解放出來。

“給孫局蓋上你的警服,回去告訴西爺,我會親自去找他的,讓他做好準備!”

貓妖走了,頭也不回,劉吉海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警服蓋到了孫良身上,屁滾尿流地向遠處跑去。

孫良就這麼死了,死在自己的一個下屬手裏。

花茶他們趕到的時候,除了孫良,已經沒有別的人影了,想當然,害死孫良的罪行也被加到了貓妖頭上。 貓妖本就不在乎這些,他就是殺手,死一個人而已,就算加到他頭上,也只不過在自己的殺人紀錄裏多了一個罷了。

劉吉海則不同了,他接受西爺的指派,是爲了殺貓妖的,可孫良被自己開槍打死了,貓妖卻沒死,雖然貓妖沒殺自己,但西爺決不會放過自己的,這一點讓劉吉海特別害怕,但又無可奈何,從現場離開後,就直接逃跑了,現在的他,除了逃跑還能保住一條命外,不管是西爺還是花茶他們碰到他,他都得不到好果子吃了。

但有一件事貓妖卻幫了西爺的忙,那就是把楊晨光給拖了出來。

就因爲貓妖衝着監聽器說了楊晨光的名字,所以,花茶在追查貓妖的同時,也把追查楊晨光的事宜給提上了日程。

追查楊晨光本沒有讓花茶參與,可現在孫良死了,花茶的悲傷加上一肚子邪火沒地方發,誰也不敢觸她的黴頭。

試想一下,孫良死了,花茶竟然決定暫不舉行追悼會,發誓要抓到貓妖纔給孫良下葬。

局裏的那班副局長雖然頗有微詞,但礙於那是人家姑娘決定的事,他們也不好過多反駁,只是苦了孫良的夫人,自己家老頭子犧牲了,除了整日以淚洗面外,幹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了,而花茶則爲了追殺兇手整天不回家,讓孫良夫人更加沉浸地悲痛中無法自拔了。

花茶並不是不想回家安慰媽媽,而是她覺得心裏有愧,父親竟然在自己指揮的行動中犧牲了,這是自己心裏最大的痛,但這個時候,花茶不能置之不理,交給別人她纔不放心,所以,平時就是工作狂的花茶,現在更加玩命的破案了。

不過這樣也好,省得花茶整天哭喪着臉,讓工作來沖淡一下花茶喪父的悲傷吧。

孫良犧牲的消息一傳開,不但是市委市政府和公安局震動了,上官博同樣也是被震驚得好幾天都緩不過神來。

整天拿孫良煙抽的日子彷彿就在昨天,一切都是那麼熟悉,上官博甚至還想着等自己重返警局的時候好好跟孫良抽抽菸,聊聊天的,可這一切都無法再實現了,那些盼望也都成了泡影,雖然上官博跟孫良是上下級關係,但上官博早已經把孫良當成了自己的朋友。

雷鬼來到夜太美,向上官博介紹了當時阿克姆他們攔截貓妖的情況,並加上自己深深的自責,畢竟他是天安市的具體負責人,竟然沒有保護好公安局長。

不過雷鬼事後從法醫中心得到報告後感覺很奇怪,從孫良體內取出的子彈並不是貓妖慣用的沙漠之鷹,而是一發五四手槍的子彈。

再聯繫上劉吉海失蹤的情況,雷鬼稍加分析後就認定,孫良的死跟劉吉海肯定有關,再加上貓妖說出楊晨光的名字,跟上官博一合計,感覺這兩人的關係肯定不一般。

楊晨光失蹤了,劉吉海也失蹤了,再起的主要任務就是要找到他們兩個。

事情定了下來,上官博直接給小魚兒下了任務,發動新衆和的那些混混們,一定要找到劉吉海或者楊晨光,而且要活的。

命令一下,整個天安市都沸騰了,那些新衆和的混混們可不懂得收斂,既然老大發話了,那就要玩了命的撈人,特別是劉吉海,以前的時候,新衆和的那些混混們沒少受劉吉海的壓迫和整治,現在老大給撐腰,他們巴不是能把劉吉海從哪個犄角旮旯裏給揪出來。

可混混們的地下力量實在有限,就連公安局都找不到的人,他們哪能找到,再說了,劉吉海從現場逃走後,哪也不敢去,最後,還是硬着頭皮去投奔了西爺。

西爺倒沒因爲他殺了孫良而懲罰他,把而把他安置在郊區的一幢別墅裏,還安排了兩個人伺候着。

許寧雯對於西爺的做法相當不理解,像劉吉海這樣的人,還要把他保護起來,完全不是西爺的作風啊?

可西爺的一番話讓許寧雯明白過來了:“劉吉海是我派出去的,他如果落到警方手裏,就憑劉吉海的牙口,很容易就被撬開了,到時候,我又得費一番工夫來抹平。”

許寧雯恨恨地說道:“那就讓王通直接把他幹掉不就得了?”

西爺微笑着搖搖頭:“現在我們正是用人的時候,我不殺劉吉海,劉吉海肯定要想着法的活命,現在我再讓他去幹點什麼,他必然更加上心了,再說了,你把劉吉海殺了,屍體怎麼辦,要是被警方發現了,還不是要追查源頭,不如,找個機會,讓劉吉海自然地死去最好!”

許寧雯不明白西爺說的話,一臉的疑惑。

西爺看着許寧雯的表情,微笑不語了。

這時的貓妖在哪裏呢?

貓妖在孫良死後離開,並沒有安穩多少時間,因爲,他被伏擊了。

而伏擊他的正是BOSS和琳卡。

在公安局的時候,BOSS硬拉着琳卡離開了,但他們兩個並沒有放棄監視貓妖,遙控指揮着利亞和吉娜好一番忙碌,終於鎖定了貓妖的具體位置。

BOSS和琳卡就通過手機一直遠遠地跟蹤着貓妖,直到後來貓妖離開,他們才決定半路截殺貓妖。

BOSS的計劃是這樣的,由琳卡出面,在前面攔住貓妖的去路,而BOSS隨後而至,趁其不備將貓妖射殺掉。

其實對於這兩個頂尖殺手來說,根本不需要什麼計劃的,殺手本來就是單獨行動的個體,現在草擬一份計劃,也是爲了以後的事情做打算,比如殺掉貓妖后,該怎麼讓警方得到消息又不暴露自己。

貓妖從孫良身邊離開後,徒步向市區走着,他不想離開天安市,特別是孫良死後,他感覺自己心裏堵得難受。

前方的路被一輛不起眼的破夏利給堵住了,貓妖已經感覺到了危險,但他還是義無反顧地走了過去。

經過車體的時候,貓妖根本都沒往裏看,就直接扔了枚手雷進去。

手雷響了,車子飛上了天,幸好附近的警察都奔着孫良而去,也沒人過多注意這邊。

可手雷響過後,貓妖卻一改徒步的悠閒,快速地在地上翻滾起來。

翻過的地面上馬上多了一排細小的坑,並且伴隨着飄起了一團團塵霧。

這是加裝了消聲器的手槍所爲,而開槍的正是琳卡。

琳卡見一擊不中,馬上換了個角度,準備再開槍的,卻發現貓妖躲了起來,只有褲子的一角露在一堵牆的邊角處。

琳卡微微一笑,他知道這是貓妖的僞裝,做爲一個殺手,根本不會犯這樣的錯誤。

琳卡猜得不錯,貓妖撕下褲子一角掛在牆縫上,造成了自己在牆後面躲藏的假像,人卻已經向反方向快速移動了,他已經猜到開槍的是琳卡,但貓妖不想跟琳卡做對,畢竟克莫拉的實力太強大了,他倒不是怕,但自己的目的還沒達到,所以要保存實力。

貓妖貼着牆根快速移動着,但越躲越感覺不對勁兒,總好像有一隻槍在瞄着自己,但又發現不了那隻槍的存在。

這隻槍是屬於BOSS的,BOSS以前當殺手的時候以暗殺爲主,可以鎖定目標而不暴露自己。

琳卡也圍了過來,她感覺今天貓妖肯定逃不了了。

忽然,貓妖從牆後站了出來,衝着琳卡藏身的地方大喊:“我投降,BOSS,你現身吧,光一個琳卡就夠對付的了,再加上你這位老前輩,我實在沒有贏的勝算!”

琳卡從藏身的地方跳了出來,槍口瞄着貓妖,而BOSS卻一直沒現身。

按照琳卡的BOSS的計劃,這時BOSS應該開槍將貓妖給擊斃了,可槍聲卻沒響起。

大神的專屬糖寶 琳卡等不及了,衝着貓妖就開了一槍,打中了,貓妖被子彈的慣性給打得倒向了牆後面,最後只露出一隻鞋。

BOSS站了出來,跟琳卡對視一眼,琳卡來不及問BOSS爲什麼不開槍,直接向貓妖倒地的地方跑去,可換個角度一看,貓妖倒地的地方只有一隻鞋了。 天安市公安局裏,氣氛緊張得讓人喘不動氣,就連送報紙的保安也小心翼翼地不敢出聲,只是每個辦公室露一下頭,謹慎地笑一下把報紙放下就退出門口。

而這個保安到了刑警六隊的時候,甚至不敢再往前了,等了半天,看到羅亭出來,才把報紙交到她手裏,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工作。

這幾天一直都這樣,沒人敢再的打打鬧鬧,也沒人願意打鬧,因爲孫良犧牲了,對於每個警察來說,心情都是沉重的。

特別是刑警六隊的那幫小丫頭們,都想靠花茶近一點安慰一下她,可憑她們的閱歷,根本不知道該從何勸起,遠遠地看着花茶陰沉得如同抹了層鐵灰的臉,一家人都默契地不去打擾花茶,希望她能自己調節一下情緒。

可大家都知道,花茶是死了父親的,雖然他們父女兩個平時就不對付,但畢竟一脈相連,血濃於水,別看人活着時整天的吵來吵去,可人一旦沒了,那種悲痛,是根本無法開解的,只有靠時間的流逝才能淡化一點,也許是一年,也許是一輩子。

但讓大家都沒料到的是,花茶竟然不願意開追悼會,她的理由就是要抓到兇手才爲父親送葬,公安局的幾個叔叔輩的領導雖然頗有微詞,但也都同意了花茶的意願,可市委那邊總是要去彙報的吧,於是,一番彙報後,市委的幾個領導紛紛前來勸說花茶,但他們也沒能勸說得動,花茶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不開追悼會。

孫良的屍體被放在了法醫中心,丁雪睛每天都嘆着氣,眼角滴着淚給孫良清洗一遍身子,也這算是她這個子侄輩的盡一份心吧。

花茶的情緒帶動了所有人,以至於整個公安局每個人都噤若寒蟬,完全沒有了往日的活力,他們都憋着一股勁兒,盡全力破案,爭取早日讓孫局安息。

只過了兩天時間,花茶就把悲痛的表情收了起來,來到刑警六隊主持工作,而且別人勸她回去休息她都不聽,勸得緊了,立即要掏槍開始嚇唬人,漸漸的,除了羅寧和劉薇這兩個小丫頭還時不時來到花茶身邊關心一下外,其他人就只是隔着老遠看着花茶的臉色了。

今天,還和前幾日一樣的氣氛沉悶,但花茶卻比那幾天更加陰沉了,整張臉陰得都快要滴出水來了。

那是因爲她從早上開始給嚴子云打電話就沒打通過,打樑妍的電話,也是隻響鈴沒人接聽,這使得本來心情不好的花茶更加憤怒,在羅亭和劉薇勸說無果的情況下,終於,三人開着車來到了樑妍家的樓下。

爲了不讓花茶做出出格的事情,羅亭和劉薇一個看好花茶,另一個上前按響了樓宇門的門鈴。

“喂,誰啊?”是樑妍的聲音,但聲音很慵懶,就好像在睡夢中被人喊醒一樣。

花茶看看錶,已經早上十點了,平時這個點,樑妍早已經在班上了,可花茶打電話沒人接去樑妍單位一問才知道,樑妍這幾天都沒上班,只是打了個電話請了個假,也不知道幹什麼去了。

羅亭剛要回答,就被花茶給揪了回來,花茶趴低了身體,衝着樓宇門上的通話設備吼了一嗓子:“我!開門!”

“啊!”樓上那頭傳出一聲驚叫,很快沒有聲音了。

花茶又按下了門上的按鈕,按了幾次,再也沒有動靜了。

氣得花茶擡腳就踹了幾下,幾個鞋底印子清晰地貼到了門上。

要說這個小區的保安確實盡職盡責,聽到異響後就趕了過來,三個保安大老遠就喊:“你們幹什麼的?”

羅亭和劉薇無奈地搖了搖頭,後者慢慢掏出警官證,悄悄亮給幾個保安看。

保安也很識相,小聲問道:“你們是來辦案的吧,別踹了,這門質量好着呢,我這就去物業上拿鑰匙,你們這是要去幾樓啊?”

羅亭和劉薇都尷尬得很,如果說是去樑妍家,那很快在小區裏就傳開了,樑妍被警察找上門了。

就在羅亭支吾着跟保安交涉的時候,樓宇門“咔噠”一聲開了。

花茶也不顧羅亭和劉薇還在跟保安溝通,伸手一拉門,箭步如飛地衝了上去。

羅亭和劉薇來不及多說了,只是衝幾個保安一笑:“沒事了,注意別泄露祕密!”說完也風風火火地衝上了樓。

那三個保安對視一眼,嘴一咧說道:“現在的女警真牛,直接踹,咱們是不是也上去看看啊?”

另一個保安拉住他的胳膊說道:“我看算了吧,她們三個來查案,又不是來逮人的,咱上去那叫影響警務!”

對方嚇得吐了吐舌頭:“是啊是啊,你看踹門那個兇得很,唉,這樣的女人討回家當老婆,那男人還咋過啊,說啥我也不找警察當老婆……”

三人邊說邊走遠了,這裏又恢復了平靜,可他們不知道的是,沒一會兒工夫,樑妍家裏不平靜不下來了。

樑妍家的門遠跟樓宇門一樣結實,都是那種一體的金屬防盜門,花茶一路狂奔,衝到了樑妍家門口,擡腳就踹。

踹門的響聲驚動了同一樓層的鄰居,鄰居是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姨,皺着眉頭打開一溜門縫,只看了一眼就被花茶的瘋狂給嚇得關死了門,可一想踹門的是位女同志,於是壯着膽子再打開了防盜門上的小窗戶,弱弱地問道:“姑娘,你找誰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