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光團應聲炸開,幾十人聯手才擋住他一道攻擊,差距簡直太過明顯。

2020 年 11 月 3 日

「哈哈哈,一群螻蟻,我們黃長老熱身還沒開始呢,就快不行了?」周圍圍過來的萬雲宗弟子一個個臉上露出貓戲老鼠的聲音。

「媽的,老子今天大概是要栽在這裡了!就他媽不應該來這什麼仙門!」季無憂心中有些鬱悶。

誰都怕死,他更怕死,他前途無量還沒享受大好時光怎麼甘心死在這種地方?

可造化弄人,這種局勢不是人力所能夠改變的。

「真是一群煩人的小鬼,非要逼本大帥提前露面!」

黑大帥有些無奈,眼前這種情況它若是不出手,這些人七有八十要死在這裡,萬雲宗作為準八星宗門,便是一丟丟力量,甚至於一位中階修為的長老,就能輕而易舉的滅殺他們。

境界差一級,實力相差非常懸殊,更何況對方還是蓬萊仙島的宗教長老,不管是學習的功法、武技,亦或者是戰鬥技巧,都遠非他們所能比擬的。

「焰姬你別害怕,大家同生共死,一起進退!」朱小雀說道,渾身浴火。

「行啊,那你們就一起去死吧!反正所有的外界武者這次都別想活著回去,那個殺了我萬雲宗無數弟子的小子,最後也是死路一條!」黃長老露出森冷的眼神,一嘴牙齒咧了出來,他手中這次舉著一枚白光的小劍,銳利的氣息直接穿透了空氣,朝著他們襲來,那種冰冷的涼意,讓人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戰。

萌妻帶球跑:醜女時代 萬雲宗是一個主修術法的宗門,法術千奇百怪,可以說是包羅萬象,所以從萬雲宗看到什麼類型的法術都不用覺得奇怪。

甚至修鍊有黑暗類邪惡法術的都大有人在,宗門對於這種邪惡之人同樣包容。

「老傢伙,逼都讓你裝完了,趕緊投胎去吧!」

就在黃長老剛要攻擊之時,忽然他身邊響起一陣奇怪的聲音,這聲音似狗叫,別人聽不懂是什麼意思,但是那意思卻是清清楚楚傳達到了他的識海之中。

「誰?」他嚇了一跳,連忙目光警惕的朝著四周看去,然而卻沒有發現任何身影。

就在此刻他身後多出了一股堪稱恐怖的吸扯之力,他下意識的扭頭看去,只看到了黑洞一般漆黑的場景,下一刻他的深刻便不受控制的被拉扯了進去,猶如墜入深淵,不管他如何的拚命朝著上面飛升,都如同下了無底洞一樣,沒有絲毫作用。

就像是來到了另一片空間之內。

「黃長老呢?」眾人驚駭。

「被吃了,被那條狗吃了!」

此時此刻原本黃長老站著的位置上多了一條狗,渾身黑毛,姿態極度的耀武揚威,咧著一張大嘴,宛如能夠吞噬一切。

「什麼?被狗吃了?」

即便是外界武者這邊,眾人也是驚駭欲絕,如同古東方修道者的諸多勢力可是壓根不知道黑大帥的存在,更不要說了解其實力,黑大帥的恐怖大概也只有華國武道界那些真正見過的才會知道。

「黑狗前輩,多謝相救!」朱小雀態度恭敬。

「行了行了,你們想著待會怎麼逃吧,這門戶被推開已經是必然的結果,到時候大亂之下恐怕一個人都活不下去。」黑大帥並不是危言聳聽,如同元戎、陶老怪那種高手它現在根本抗衡不了,還不知道這次虛仙界會來一些什麼級別的武者呢……他也是準備坑殺一波就跑路,壓根沒想過跟那些人死磕。

「黑狗前輩,我們只能儘力,其他的便聽天由命吧!」朱小雀說道,倒是有一股視死如歸的氣勢。

這邊的動靜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那是什麼?一條黑狗?」御劍宮有人看到了黑大帥。

御劍宮的大長老也看到了,自然……太上長老劍河也注意到了這邊,當他看到一條狗出現在戰場上之後,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

「太上長老,這是您預言中的那條狗嗎?」大長老激動問道。

「是!一定是!雖然我看不清具體特徵,可我能記住那種感覺,絕對是這條黑狗!那青年的身邊的黑狗必然是它無疑!」太上長老劍河說道,他整個人都興奮的有些迴光返照一般,面色紅潤。

「可是您看到的未來景象中,那青年呢?現在如果在戰場,沒有道理還不出來啊!」大長老有些納悶問道。

劍河沒有說話,他目光在林天宇、青龍、白虎那些青年臉上掃過。

「不是,不是,也不是!這些人都不是,那青年不在這裡!」劍河搖頭。

雖然有著一些失望,可是看到預言中第一個特徵出現,他心中原本已經澆滅的火焰又再度出現。

他們蓬萊仙島並沒有到絕路。

「一條狗也敢作亂!」崔榮,你去殺了他們,這些外界之人留著也沒用了。

天行宗老祖清平一邊服用療傷神葯,一邊吩咐著說道,隨即他的目光再度集中在中央的祭壇之上,那裡的裂縫已經越來越大,可以感受到裂縫之中另一邊傳遞過來的強橫能量。

「還需要一點力量,再多殺一些人便足夠了。」此時此刻,裂縫門戶那邊竟然傳來一道聲音,這聲音蘊含威嚴,讓人不敢拒絕,即便是強如天行宗老祖那種等級,竟然也不由自主心生畏懼。

「加快進攻,打開仙門還需要一些力量!」更加確定能夠獲得力量的清平聽到這個聲音整個人羊癲瘋一樣顫抖起來,連忙吩咐下去。

於是對於御劍宮的進攻變得更加猛烈了起來。

「撐住,預言之人出現了,我們還有希望!」大長老的聲音隨之傳來,下方上千御劍宮弟子拚死抵抗。

「大師兄您先別衝動,事情或許還有轉機!」有人攔住了皓然的拚死一擊,現在還沒到最終結局的時候,犧牲的太早沒有任何意義。

皓然滿面血污,他朝著大長老看去,大長老遞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後者眼神堅毅,點了點頭。

作為最後千人的頂樑柱、精神信仰,他暫時還不能死,只要不是最後關頭,他就要堅持下去。

而那被派去斬殺黑狗的崔榮也是沖了過來。

「長相如此醜陋,連給我當坐騎的資格都沒有,死吧!」

崔榮是天行宗長老會的高層,一身人仙巔峰的實力,能夠當他對手的也就有數的那麼些人,天行宗老祖自認為派他去殺那死狗易如反掌,絕對不會出現什麼岔子。

然而這崔榮一句話給黑大帥氣的黑毛倒豎。

「該天殺的螻蟻,居然如此惡言侮辱英俊瀟洒、風靡萬界的本大帥,本大帥要是不把你踩成肉渣子,誓不為狗!」

「吼!」

一聲震天的咆哮,可以看到黑大帥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恐怖速度膨脹生長起來,僅僅幾秒的功夫,竟然如同一座小山,矗立在祭壇廣場之上,那銅鈴大眼,比人還大,呼出的濁氣撲在崔榮臉上,給他熏的欲死不能。 黑大帥這句話說出去,那祭壇中央附近亮起了詭異的光芒,這光芒宛如來自上古,地面上一道道遠古符文全都被點亮了起來。

「雖然只學了那混蛋主人一絲絲上古帝紋的知識,不過用來對付這些人再適合不過!」黑大帥冷笑著。

上古帝紋很強,可以說強到了足夠滅殺大帝的地步,而黑大帥所理解到的不過是皮毛中的皮毛,而且他現在能夠施展布置出來的,那更是億萬皮毛中的垃圾。

不過但凡是跟帝字沾上關係的……都是毀天滅地一般的存在,這其中關係到了一段無法告與人說的上古秘辛,一般武者不可能聽過,畢竟都是上個紀元的事情了。

也就黑大帥這種被投放過來轉世重修的角色,才會開掛一般,知道那麼些事情。

「有危險,快避開!」

最先走出來的那名黑袍老者面色猛然大變,他腳下就有一道遠古符文亮了起來,正當他這句話說完,忽然他整個身體都變得炙熱無比,宛如被一股特殊的能量灌入身體,元氣不受控制暴動,整個人被特殊力量撐爆,轟然成了一堆碎肉。

「怎麼回事?」幾名萬雲宗長老飛了過來,十分關切的問道,每個人臉上都帶著討好笑容。

「滾!」

然而迎接他的,卻是陶老怪臨頭一巴掌,直接將幾人頭顱拍碎。

突如其來的一幕,使得在場無數人震驚了,這上界來人不是接引他們的嗎?怎麼動輒殺人?

修仙怪談 「仙使息怒,我們也不知這究竟怎麼回事!」天行宗老祖清平連忙說道,有了萬雲宗前車之鑒,他卻是不敢再上前,生怕淪為出氣的。

「是這些古怪符文搞的鬼,趕緊打散,否則還將凝聚更強的力量!」後面跟過來的魔宮之人說道,剛剛符文力量爆發,直接憑空抹殺了他們五大高手,那可都是虛仙境高手啊!即便是在魔宮之中,也是長老級別,在這蓬萊仙島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趕緊打散,讓他們無法相互作用形成抹殺力量。」

後面降臨之人催促。

「啪啪啪~」陶老怪袖袍飛出黑色小劍,插在那符文之上,將至碎裂開來,打破了十道之後,帝紋已經顯化不出來力量。

「媽的,已經是極限了,這另一個空間居然降臨了這麼多強者?看來那域外天魔對他們的作用很大啊!」

不過想來也是,按照黑大帥的估計,那被封印在死亡深淵的域外天魔巔峰時期應該是相當於金丹境界的存在,這種境界的存在應該能夠在某些空間世界中霸道橫行了吧?大概他們處心積慮也正是為了這個目的,想要那域外天魔為他們戰鬥。

唉,一群智障,域外天魔根本毫無感情,他們怎麼會聽命人類的命運?他們本來就只是為了殺戮而生。

上古帝紋最終也就抹殺了五個虛仙境高手,然而後面降臨的……卻是直接補充了回來,一共降臨了近十人,若是加上死掉的五個,也有十多個之多,這是一股完全可以抹殺掉蓬萊仙島的力量。

對方為了保證域外天魔回歸,也是下足了血本。

「到底是誰!是誰在這附近布下的陷阱!」

魔宮之人很憤怒,一個個怒髮衝冠。

朝夕相處的同門直接被抹殺,他們怎能不怒?

「不用找了,全部殺光就行了。」陶老怪淡淡說道,他目光所及之處,忽然爆發出濃密黑雲,那濃密黑雲將方圓十幾公里籠罩其中。

「他們要幹什麼?」不少人對於這突然從仙門降臨的人的行為表示不解,心中的崇拜、敬畏之情也是微微收斂,他們有預感,事情好像有些不對勁。

「收!」

隨著陶老怪一句話,黑雲宛如成了一張大口,將下面所有人盡數吞噬,足有上千名弟子,那些底子被吞進黑雲之中,在其中化為滾滾血水,血腥無比。

「等下隆摩大人蘇醒需要補充能量,之前我已經命人將處女祭品投放到了深淵之中,現在再準備一些武者為糧食,再加上我精心煉製的天尊丹,應該是足夠幫助隆摩大人恢復六七成的力量。」

「我這天尊丹,可是用了一具天驕身軀做藥引子,想來品質應該不錯。」陶老怪拍了拍巨型丹爐。

「陶長老你都要稱呼天驕的,應該確實有幾把刷子,可惜在這蓬萊仙島這種地方,註定只是垃圾。」幾名魔宮之人笑了起來,他們也紛紛動手,一出手就是幾百人生死,那些人先初階在他們手中都如同螻蟻,更不要說那些炮灰級別的真人高手。

索性萬雲宗、冥火教還有那些外界武者離的很遠,已經是在祭壇邊緣,這才沒有這麼快遭到毒手。

「恩,不過在我手中,天驕也是如同垃圾一般,只配給我煉藥。」陶老怪笑道。

「對了,元戎怎麼沒有過來?」陶老怪忽然問道。

「元長老在魔宮中處理一些事情,她好像帶回了一個體質恨特殊的小丫頭,怕是要琢磨著怎麼去完成她的作品吧。」旁邊一名老者笑著說道。

一群人目光朝著周圍望去。

「天行宗的幕後掌門人,清平對吧?倒是辛苦了你為我們魔宮打開門戶,為此花費了上千年的功夫。」陶老怪嘿嘿笑道。

這個時候一名僕人模樣的老者從清平身邊走來,他面容枯瘦,正是他將那些處女祭品送去的死亡深淵,他也是魔宮之人,只是這些年一直潛伏在天行宗之中,操縱著他們的一切行為。

「莫老?你?」清平渾身都在顫抖,怎麼情況跟他想的不一樣?

「怎麼回事?」

「清平長老?這到底怎麼回事?不是說上界會降下神諭?將我等接引過去嗎?這到底怎麼回事?」

「是啊?這事你們天行宗一手操辦,我們八大宗門極力配合,現在是什麼情況?」

看到門下弟子竟然被這降臨之人翻手屠殺,他們一個個都懵逼了,門主或者是大長老站出來指責說道。

天行宗老祖一張臉面色變幻不定。

「本就是意味著毀滅的仙門,怎麼可能降下神諭?一群天真的蠢貨!死到臨頭才會懺悔!」劍河冷笑,這群人終於是嘗到了自己種下的苦果,他心中有著一絲快意。

「幾位仙使前輩,還請不要肆意殺戮,這些都是我們蓬萊仙島出色武者,我們費盡心思打開仙門讓諸位降臨,付出的代價難以想象啊,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是?」天星子走上前來說道,神態恭敬。

「恩?有意思?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質疑我的行為?」陶老怪嘿嘿冷笑,伸出手,一串黑氣手掌將天星子整個人拎了起來。

「宗主!」天行宗門下眾人驚慌大喊。

「一群螻蟻,還真天真的覺得仙門之後就是極樂世界,嘿嘿,一千多年前沒有滅絕你們,這一次你們還能往哪跑?」

「不過嘛,我們倒是可以大發慈悲,送你們去極樂西天世界。」陶老怪眼睛一眯,手心微微用力,漆黑的元氣手掌直接捏碎了天星子的頭蓋骨,將他靈魂吸扯入自己身體中,成為養分。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響起。

八星宗門掌教,瞬間被秒殺。

「滅絕我們?」天行宗老祖渾身都軟了,幾乎就要倒在地上。

眼看著門下無數弟子平白無故倒在血泊之中,他的心在滴血。

「清平,你該死!居然引魔頭下來,毀我蓬萊仙島千年道統!」

此起彼伏的咒罵聲響起,清平頭皮發麻,整個人丟了魂一樣。

「原來御劍宮說的都是真的,所謂的仙門,真的是招來災難的門戶,會給我們蓬萊仙島帶來滅頂之災!」

無數人早就停下了對御劍宮的圍攻。

「現在才明白嗎?可惜已經很晚了啊。」魔宮降臨之人皆是笑了起來,分散開來,彈指間無數武者葬身血海,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陶老怪身後的巨大丹爐竟然輕微的震動了一下。

「嗯?天尊丹凝鍊好了么?」

金光將整個丹爐內部填塞滿了,仔細看的話,那是一雙眼睛,駭人心神的眼睛,眼睛裡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神秘紋路,宛如凝刻著上古的文字。 七天七夜,煉製陶老怪口中的天尊丹需要七天七夜,而秦毅也在裡面待了七天七夜,並非秦毅不能從中間衝破出來,而是他進境到了關鍵時刻,再次陷入了沉睡,所以才拖到了現在,如今他睜開眼睛,已經是徹底蘇醒。

「半步金丹,即便是吞服了這丹爐之中無窮無盡的極品老葯,也只是堪堪到了這種境界,還差一點點,還差一點點就能凝鍊完整金丹,到時候整個地球界我再無對手!」

秦毅心中默念,此刻丹爐封閉,材質特殊,他並不知道外界發生了什麼情況,他全身心沉浸在自己的身體世界中,他看到連自己的血液都有了一層淡金色。

原本的真元漩渦已經徹底消失不見,在那丹田上方,只有一顆被神秘符文覆蓋的金色圓球,這便是金丹。

但也只有秦毅知道,這金丹還未徹底完善,只差最後一小步,只要邁出去,他就是金丹境。

地球上唯一的金丹境超級強者,比之之前強橫千百倍不止。

如同那陶老怪之流,翻手鎮殺。

吐出一口濁氣,秦毅眼中金光漸漸淡去,若是觀察的仔細,可以看到瞳孔之中已經有了金芒隱藏,只不過很是細微,不注意觀察根本觀察不到。

「陶長老不愧是煉丹聖手,天尊丹我們魔宮也只有你能煉製出來了。」一名短髮老者走了過來,打量著巨型丹爐,「極火爐,怕是我們虛仙界也找不出第二頂更加好的煉丹爐鼎。」

這丹爐到現在陶老怪都不知道什麼品質,不過用來煉丹總是事半功倍,而且能夠自動凝成丹藥,簡直堪稱神級,也是他作為一名煉丹師最喜歡的寶貝。

「嘿嘿,那是當然,我當年也就是依仗著它,才沒被枯榮真君一下幹掉!」陶老怪理所當然的說道。

「老祖,怎麼辦?這些人來意不善,似乎並不是我們想象中從上界降臨的仙使~」

清平身邊,圍攏著天行宗的長老們,他們面色驚懼的望著那從門戶中走出來的近十名黑衣人,這些人中有男有女,只不過年紀都偏大,每一個人身上都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邪惡魔氣。

天行宗老祖沒有說話,事實上他是不敢過去問……天星子說一句話就被抹殺,他生怕他也是同樣的命運。

至於其他宗門,除卻御劍宮之外,餘下八大宗門幾乎都是選擇按兵不動的方針,那些被屠殺的宗門弟子也只能自認倒霉。

「這個世界天地元氣也太稀薄了,儘快把事情處理乾淨,把隆摩大人接回去吧,我一刻也不想待在這裡。」一名魔宮女子說道。

另一名魔宮的男子站了出來,他在眾人之中還算是稍微有些年輕的,一張薄薄的嘴唇,讓人看起來有些不舒服。

他一張口,聲音便化作滾雷,席捲雲層。

「所有人,十秒之內全部進入這祭壇廣場範圍之內,但凡是十秒之後還在祭壇外面的,一縷抹殺。」

話剛出來幾萬人都是安靜了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所有人都是瘋了一般的朝著祭壇範圍之內靠去。

前一刻這些人揮手之間屠殺千百武者的場面還歷歷在目,現在沒有人敢反抗他們的權威。

「呵呵,一群奴性武者。」說話這人冷笑搖頭,眼中有著明顯的不屑以及諷刺,還有那種高高在上,視所有人為空氣的傲然。

宛如是凌駕眾生之上的存在。

「趕緊,先進去,見機行事!」

黑大帥的聲音傳來,現在這種情況絕對不可能反抗,這近十名高手,每一個幾乎都是跟陶老怪差不多的高手,任何一個都有幹掉它黑大帥的力量,任何人這個時候想要逃跑,幾乎就是痴人說夢,他們的速度瞬間能破入音障。

聽到黑大帥的話,朱小雀林天宇他們不敢遲疑,連忙飛來,那些萬雲宗弟子也懶得再去管他們,現在大難臨頭能不能安然無恙都不好說,誰還有心情糾結那些恩怨?

還不到十秒,所有人便集中到了祭壇廣場之上,數萬人,從上面看下去簡直密密麻麻。

「不錯,如此多精純的能量,足夠隆摩大人恢復到八九成實力了。」

「恩,養了上千年的豬,也該宰了。」那魔宮女子點了點頭。

各大宗門長老互相看了看,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凝重。

「你們這話什麼意思?」一名宗門掌教隔著很遠的距離說道。

蓬萊仙島再不濟,也是有著無數年的武道文化傳承,相比較那些真正的世俗武道,不知道要好到哪裡去?對方說的那些話實在是無法讓人忍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