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深呼吸,然後站在了程智身邊,探了探他的鼻息,發現他只是昏了過去,當下也是鬆了口氣,然後拖着他的肩膀,將他拖出了鬼樓。

2020 年 11 月 3 日

看到我平安無事,大家都放下心來,進去將陳氏兄妹也拖了出來。

我掃了周圍所有人一眼,道:“還好大家都沒事,那麼接下來任務……”

“啊!”

我的話說了一半,旁邊的張力文忽然驚叫一聲,打斷了我,也將大家的目光吸引過去。

只見張力文蹲在陳無敵身前,一臉驚慌失措,當她發現我們都在看她的時候,才聲音顫抖道:“他……他死了!” 所有人都被張力文的話驚動了,紛紛聚集過去。

我走到陳無敵身前,發現他臉色發青,用手一探之下,呼吸和心跳都沒有。

“這是怎麼回事?”我朝着蹲在旁邊的阿銀問道。

阿銀沒有馬上回答,而是仔細檢查着陳無敵的屍體,片刻之後,才道:“他身上沒有任何外傷,應該是通過某種超越常規的方式殺死的,具體的還需要驗屍才能知道。”

我看着陳無敵的屍體,心中十分困惑,鬼樓裏到底發生了什麼?

爲什麼陳無敵會死,程智和陳子華卻只是昏了過去?

我心中胡思亂想着,忽然想到了什麼,轉頭望向夏露露,問道:“陳子華有沒有事?”

夏露露趕忙回道:“她沒事,只是跟程胖子一樣暈過去了。”

“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大家都沒有主意,紛紛轉頭看我。

我想了一下,道:“先把他們帶回去,等程胖子和陳子華醒了問問他們就知道了。”

衆人皆是點了點頭,然後將三人擡上了車,離開了鬼樓。

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沉默無語,雖然陳無敵加入聖母小隊的時間並不長,可是他爲人處世還是挺不錯的,大家對他都很有好感,就這麼死在這次的任務中,每個人心情都很難過。

這種死亡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以後還會發生,連續的死亡帶給我們的折磨,讓我們都有一些麻木。

我沉默無語,其他人也都不言不語,氣氛彷彿變得有些沉悶。

就在這個時候,地獄使者發來了這次任務的獎勵,這次的任務並沒有額外獎勵,每人都獲得了基礎的十萬冥幣獎勵,因此沒有人集齊五百萬,兌換出退羣憑證。

緊接着,地獄使者又推出了這一次的限時上架商品。

現在我對於小隊未來的規劃主要着重兩個方向:一是儘快湊夠五百萬購買退羣憑證,能走一個是一個;二是將幾個聯盟的團隊全部合併到一起,所以退羣憑證肯定是要搶的!

我估計其他團隊在不斷的任務中,也會明白團隊合併的重要性,肯定也會搶。

還沒來得及細想,四種限時商品已經出現在了地獄商城中。

重生十字架:六十萬冥幣。(庫存100。)

厲鬼僕從大禮包:六百萬冥幣,內含厲鬼僕從10只。(庫存10。)

轉羣憑證:一百萬冥幣。(庫存10。)(此物品不可以轉至死亡夢之隊!)

萬年鬼王僕從:一千萬冥幣。(庫存10。)

四種商品的後面,還有一小時倒計時購買時間。

看到這些商品我們愣了一下,蘇飛則是驚呼道:“臥槽!這都上架厲鬼僕從大禮包了,這隻有那幾個有萬年鬼王僕從的隊伍纔會買吧。”

我苦笑一聲,道:“是啊,不過我們也不用羨慕別人,至少西施墓中的四件寶物,我們就拿到了三件,這可是比萬年鬼王還厲害的寶物。”

夏露露忽然道:“這次重生十字架一下子上架了一百個,只有六折,我們要買嗎?”

我點了點頭,道:“嗯,雖然我們的資產離五百萬非常近了,可是誰也不敢保證下個任務,我們會不會死,所以我建議大家還是花六十萬買一下。”

隨着我的話音剛落下,大家就開始兌換起來。

不出我所料,轉羣憑證賣的最快,幾乎上來就賣光了,我們團隊只搶到一個。

重生十字架因爲數量多,不用搶,團隊每個人都購買了一個,包括程智和陳子華。

最後只剩下鬼王僕從和厲鬼大禮包了,這一次萬年鬼王僕從沒人購買,厲鬼大禮包卻是售光了,顯然是那幾個擁有萬年鬼王僕從的隊伍買走的。

這不得不讓我感嘆,那幾個隊伍真是太有錢了!

我心中滿是震驚和感慨,然後我看了一下團隊的變化。

目前還倖存的小隊有五十八個,評級s級的依然是三個團隊,而a級團隊則是來到了二十多個。

這些都在預料之內,隨着隊伍實力越來越強大,到最後,基本都是s和a級,也沒什麼好分析的。

很快,一小時限時購買活動就結束了,羣裏響起了一聲提示音。

【“陳無敵”已退出了“天上人間員工羣”。】

當這幾道提示音出現之後,大家的情緒又重新變得消沉,這無疑證明了陳無敵確確實實是死了。

看着大家臉上覆雜的神情,我嘆息一聲,將目光移到了窗外發着呆……

當我們乘車回到別墅後,已經是早晨八點多了。

阿銀連休息都沒休息,就帶着陳無敵的屍體離開,程智和陳子華依然沒有醒。

“把他們放在我的房間裏,我來照顧他們吧。”歐陽娜說道。

我們點點頭也沒說什麼,這三人的關係自從西施墓任務結束後就變得有些古怪,不過無論他們做什麼,哪怕是一妻一妾我都沒意見,只要不發生矛盾就好。

整理好一切後,我全身說不出的疲憊,就準備洗漱一下睡覺。

自從離開鬼樓後,腦袋就一直昏昏沉沉地,也許是因爲自身的改變影響到了我的情緒。

站在洗手池前,看着鏡子,忽然覺得鏡子中的自己有些陌生,五官倒是沒什麼變化,而是整體氣質看上去不像以前那麼溫和,帶着一股子深深的戾氣!

看着鏡子,感受到自己的變化,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用涼水洗了一把臉。

“相由心生果然是有些道理的。”

我嘆息一聲,也沒多想,就離開衛生間回到了臥室。 臥室內,林素躺在牀上,當她看見我後,臉上露出溫柔的神情,伸出手朝我做了個要抱抱的動作。

她那絕美的容顏配上那條紅色的玲瓏項鍊,整個人散發出一種妖異的美麗。

“這要是跟鍾明月一樣,穿上一身大紅裙,都快成妖精了……”

我心裏瞎尋思了一下,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眼神直勾勾盯着那玲瓏項鍊,一遍又一遍,心中有個念頭:“不對,昨天晚上十二點後林素兩次摘下玲瓏項鍊給我,爲什麼鍾明月沒有出來?”

“小白,你怎麼了?”林素仔細盯着我看了看,奇怪地問我。

“沒什麼,你太漂亮了。”我回過神來,不動聲色道。

我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她,而是隱瞞在心裏,這太奇怪了,鍾明月怎麼會無聲無息就消失呢?

難道說被玲瓏項鍊淨化了,或者是她自己不願意出來?

我胡思亂想着躺在牀上,腦中一直在思考鍾明月的問題,可是始終都想不明白。

因爲有心事,我輾轉反側了很久,才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睡得正香,忽然就被人推醒,我思維還有些迷迷糊糊時,林素聲音已經傳了過來:“小白,不好了!程智和陳子華不見了!”

“什麼不見了?”我睜開眼睛,腦子還有些昏沉,下意識道:“他們不是昏迷着嗎?”

林素焦急的道:“我也不清楚,剛纔娜娜出來喊了一聲,我就趕緊叫你了。”

我這才注意到牆上的時間是下午六點,當下趕忙穿好衣服,和林素來到了隔壁臥室。

臥室內,程智和陳子華不見蹤影,歐陽娜臉上滿是焦急之色,夏露露則是陪在旁邊輕聲跟她溝通着。

“怎麼回事?他們人呢?”我問道。

歐陽娜搖了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一覺醒來,他們就不見了,一開始我還以爲他們醒來後餓了,去客廳找吃的,可是轉遍了整個別墅都沒找到他們,電話不接,微信也不回,我都快急瘋了。”

“你別急,他們肯定沒事。”

我安慰了一句,掏出手機給程智打了幾通電話,都無法接通。

然後,我又打開微信,準備給他留言問問怎麼回事,卻發現他給我發了一條微信。

“小白,不用找我們,我和子華有點事情要想,至於陳無敵是怎麼死的,我們也不清楚。”

只有短短的一句話,沒有任何前因後果。

我將這句話給大家看完後,大家都表示不理解。

“程胖子到底怎麼了?有什麼事情不能跟我們說,非要帶着陳子華離家出走呢?”夏露露不解道。

蘇飛尋思了一下,道:“你說有沒有可能是因爲陳無敵死了,程胖子帶她散心去了?”

我搖了搖頭,道:“不大可能,如果是這樣,他大可以直接告訴我們,沒必要說的這麼含糊其辭,我估計應該是在鬼樓的時候,發生了什麼,讓他們的心境產生了一些變化。”

“那我們要去哪裏找他們?”

歐陽娜聲音中帶着幾分焦急、幾分哭調,我們看在眼裏,都有些不忍。

最後只能安慰道:“他既然這麼說,肯定不希望我們找他,你不用急,下次任務他們肯定會回來。”

歐陽娜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看上去心情特別差。

我還想再安慰她兩句,電話卻是響了起來,一看來電顯示是任羽軒打來的。

接通後,任羽軒告訴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說,讓我帶上夏露露趕緊去月夜迷城找他們。

我不知道他爲什麼要見夏露露,不過從他聲音中的急迫,也可以感受到這件事的重要性,當下不敢耽誤,跟大家打了個招呼,帶上夏露露就朝着月夜迷城趕去。

路上,夏露露看着我,問道:“他們找我有什麼事啊?”

“不清楚,也許跟你的夢境有關。”我隨口說了一句,然後又問道:“你最近有做什麼夢嗎?”

夏露露搖了搖頭,道:“沒有,最近的夢都比較天馬行空,應該是普通的夢。”

我點了點頭,也沒再說什麼,只是安靜開着車。

車子行到夜總會門口的時候,老遠我就看到一身花花綠綠還染着黃毛的龔傑,他帶着我們上了六樓。

會客廳裏,只有張勝和任羽軒兩人,此時他們正低聲交談着什麼。

當張勝看見我們後,忙站起身,臉上露出了笑容,微笑道:“大家來了,快請坐。”

我們坐下後,大家相互打了個招呼。

任羽軒直接切入正題,問道:“你們上一個任務是不是見到地獄使者了?”

我愣了一下,道:“是的,我們見到的是周幽王和褒姒,你們也見到了?”

任羽軒點了點頭,道:“嗯,我們見到的是商紂王和蘇妲己……”

之後,我們交換了一下情報,發現兩個任務一模一樣,連三個小任務的細節都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抉擇,任羽軒他們團隊最後選擇的是幫助倖存者,而放棄了三鬼復活的願望。

最終他們和那三個倖存者發生了戰鬥,然後又因爲三鬼的介入生生拖過了十二點,最終導致紂王和蘇妲己出現……

說到這裏,任羽軒忽然轉頭對着夏露露道:“有一件事,我想問問你,你認不認識血玫瑰?”

夏露露怔了一下,搖頭道:“見過,但是不認識……怎麼了?”

任羽軒沉默了一下,道:“在商紂王和蘇妲己出來的時候,我們團隊所有人都陷入了幻境,而我因爲個人原因,不會被幻覺控制,所以看到了紂王和蘇妲己!他們強大無比,本來我以爲我們團隊死定了,可是最後時刻,一身紅色西裝的血玫瑰出現救了我們……”

我心頭一震,想不到血玫瑰竟然又出現了!

不過這也正常,她本來就是和地獄使者對立的,在玉紅高中的時候也救過我們。

還沒等我細想,更加令我心神震動的話,卻從任羽軒口中說了出來!

只見他目光灼灼盯着夏露露,一字一句道:“當時我躺在地上,看到血玫瑰和那兩個地獄使者打了起來,戰鬥非常激烈,震碎了血玫瑰臉上的面具,然後我看到了她的臉……”

“那張臉竟然和你長得一模一樣!” 此言一出,我身子一震,血玫瑰竟然和夏露露長得一模一樣!

“這怎麼可能?”夏露露臉上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急忙道:“如果我是血玫瑰的話,我自己爲什麼不知道,難道我和林素一樣,被附體了?”

我略微沉吟,否定了這個說法,在恐怖高校的時候,血玫瑰曾經出現過,那個時候夏露露也在。而這次的任務,從時間上來說,兩個團隊是同時進行的,夏露露始終都在我們身邊,根本沒離開過,除非她會分裑術,否則絕不可能是血玫瑰。

這些念頭在我腦中一閃而過,然後開口問道:“露露,你有沒有姐姐或者妹妹,跟你長得很像的。”

夏露露搖了搖頭,道:“沒有,我只有一個表弟。”

“沒有嗎……難道只是單純的撞臉?”我低聲喃喃,陷入了沉思。

這時候,任羽軒忽然問道:“你父母呢?他們在什麼地方?”

夏露露愣了一下,隨即情緒變得有些消沉,慢慢道:“我很小的時候家裏就出了事,父親是個癮君子,爲了吸毒想賣掉我和阿銀,母親就把他殺了,被判了無期,現在還在監獄服刑……”

夏露露說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很清楚的看到她的身體在微微顫抖着。

我心中嘆息一聲,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她,同時衝着任羽軒道:“血玫瑰跟露露肯定不是一個人,因爲她們同時出現過,應該只是長得像。”

任羽軒微微皺了皺眉頭,道:“按照正常邏輯來說,確實不是一個人,不過她們兩者之間肯定是存在某種聯繫,比如平行世界中的兩個她,又或者是不同的時間線,總之你們自己注意。”

我點了點頭,依稀記得在失落之島的時候,夏露露說過她感覺自己就是血玫瑰,當時我還說是她多想了……後來她在講自己小時候的事時,說舅舅抓到逃跑的她,是一個看不清臉的女人救了她。

那個人應該就是血玫瑰!

這麼說起來,她們兩個確實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其實也不止是夏露露,程智和丁大廚長得也一模一樣,這不禁讓我懷疑我們的世界,是不是還連通着另一個平行世界,以後還會出現和林素、阿銀、墨羽他們長得一樣的人,甚至是我……

這個話題聊到這裏就結束了,接下來我提議了合併團隊的事情。

張勝和任羽軒都沒有意見,我們就聯繫了樂觀小隊的韋西結。

約莫二十分鐘後,韋西結帶着明凱和單芋頭趕了過來。

商量的過程很順利,合併團隊本身沒有損失,相互之間也沒有利益衝突,爭論點只有掌權者的問題。而韋西結和張勝並不在乎這個,所以合併團隊的事情就這麼敲定了。

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退羣憑證不夠。

我們團隊有11個人,肉鬆餅小隊是8個人,樂觀小隊是10個人,最省錢的方式是讓他們兩個團隊轉過來。但是我們現在卻只有7張退羣憑證,也就是說讓他們一隻隊伍轉過來都很難。

這可不是能過來幾個就過來幾個的問題,因爲這次過來七個人,只剩一個人的話,獨自面對下個任務幾乎是必死的,沒有人願意當最後一個人。

шшш⊕ ttκā n⊕ ¢ o

我的想法是下次任務結束搶完退羣憑證讓他們轉過來。

可是任羽軒卻說不用那麼麻煩,他們團隊有個叫康紫怡的不來,剩下的七人這次轉過來就行了。

我有些疑惑,打量了康紫怡一眼,她長得很漂亮,眼神朦朧,神色庸懶,配得上尤粅二字。

當她聽到任羽軒的話後,只是淡淡點了點頭,什麼都沒說,這不禁讓我很是疑惑。

不過疑惑歸疑惑,這畢竟是人家團隊的事,我也不好插手,最後這個事就這麼定了下來。

很快,一連串提示消息出現在天上人間員工羣裏。

【“任羽軒”申請加入“天上人間員工羣”,請團長吳小白確定是否準其加入。】

【“張勝”申請加入“天上人間員工羣”,請團長吳小白確定是否準其加入。】

【“龔傑”申請加入“天上人間員工羣”,請團長吳小白確定是否準其加入。】

【“邢玢宇”申請加入“天上人間員工羣”,請團長吳小白確定是否準其加入。】

【“徐筱愛”申請加入“天上人間員工羣”,請團長吳小白確定是否準其加入。】

【“林胤含”申請加入“天上人間員工羣”,請團長吳小白確定是否準其加入。】

【“傅浩然”申請加入“天上人間員工羣”,請團長吳小白確定是否準其加入。】

當這幾道提示音出現之後,我沒有猶豫,直接點下了同意。

羣裏立馬熱鬧起來,衆人都在羣裏相互打着招呼,大家都比較熟悉,交談起來也沒什麼生疏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