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他罷了罷手,示意他不用擔心,然後就走到那三個被鬼上了身的人面前,掐着指訣,冷喝道:“大膽小鬼,本道在此,你們還敢放肆!是你們自己走呢,還是本道將爾等打得魂飛破散?” 在場的衆人突然見我對那三個人大聲喝問,一個個全都驚得一愣一愣地,大家都變得略有些緊張,顯然,他們也知道我這不是在跟人說話。

2020 年 11 月 3 日

不過,他們又看不見鬼,只能看見我是在喝問那三個神神癲癲的人,所以都好奇的看着我。

再說那三個被鬼上了身的人,被我這麼一喝斥,也知道遇上陰陽先生了,當下其中一個人就想要逃,往門口方向竄去。不過我們哪裏會這樣讓他跑掉呀,就在他轉身往門口竄去時,我身後的老湯就掐出一個指訣,對着他就打了過去,頓時就將他擋了回來。

這下,他們三個都現出了驚慌之色,一個個帶着怨恨及懼意的看着我們。

其實,這種鬼倒好解決,畢竟他們不是來尋仇的,只不過見他們三個陽火虛弱,所以才上他們身的。也正是因爲如此,我也就沒打算要爲難他們。於是就對他們再次喝斥道:“大膽小鬼,在本道面前還敢造次,本道問你們,他們可與你們有怨否?”

那三個人都搖了搖頭。

我又問:“那他們可以你們有怨否?”

那三個人又搖了搖頭。

“既然無仇無怨,你們又何必要將他們給折騰死呢,難道你們就不怕地獄刑罰麼?是不是要我將請陰曹鬼差上來拿爾等是問才肯罷休?”我威脅道。

這一下他們真的害怕了,撲通一聲,三個人齊齊跪了下去,不斷的瞌道道:“兩位道爺饒命啊,我們並無意害人,求道爺莫請鬼差拿我們,我們不敢了。”

見到這般,我和老湯都大鬆了口氣。當然,在場的其他人則滿臉都是震驚之色,顯然他們沒想到我就是一兩句話,竟能讓這三個神神癲癲的人對我下跪求鐃,要知道之前他們三個可是誰都不理的,就是神神癲癲的樣子。

這時,馬雲他們全者一個個露出了敬佩之意。當然,蕭楠也是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了,她或許做夢都沒有想到,我還真的會有本事。

我將大家的表情盡收眼裏,然後就對那三個人說:“既然你們無心害人,那爲何要上別人的身呀?”

那三個人就說:“我們子女不孝,在下面無衣無食,受凍捱餓,我們過得好苦啊。我們只是想討些吃食而已,並不想害人。”

聽到這裏,我嘆了口氣,於是就說:“念在你們無害人之心的份上,我今日便且饒你們一次。這樣吧,你們現在離開,我讓東家給你們燒些紙錢香燭。”

三個人一聽,感激涕零,紛紛瞌頭道謝。然後陰風一卷,三個小鬼就離開了身體,站在了我們面前。

這三個小鬼衣不摭體,就像是三個乞丐似的,還真的是挺可憐的。

見三個小鬼放過了那三個人,於是我就吩咐馬雲:“你家裏還有黃紙香燭麼?給門外燒一些給人家。”

馬雲一點,趕緊點頭說有,然後就立即要馬龍去拿黃紙香燭到門外去燒。

這一邊馬龍拿着香燭黃紙出了門,那三個小鬼也就跟着出了門,而另一邊的那三個人,則暫時的昏迷了過去。

馬雲問我他們怎麼樣了?我告訴他沒大礙,然後就給他們三個人的額頭上畫了三道驅陰符,不到一柱香的功夫,那三個人就緩緩醒轉了過來,當然,他們也不再神神癲癲了,只是摸着腦袋對自己的遭遇一頭霧水,問我們他們這是怎麼了?

我告訴他們,你們被鬼上身了,然後問他們那天去找馬老爺子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三個人回想了一下,然後就告訴我們,說那晚他們去到廟子墳後,不久就找到了馬老爺子。

當時他們就喊馬老爺子,不過對方卻不理他們,於是他們就走近去想勸他回家。可是沒曾想,老爺子竟然一見面就上來掐他們,力氣大得驚人,他們幾個人拉都拉不住。最後,他們一個個都被掐得昏迷了過去。

聽到這裏,大家都倒吸了口涼氣,顯然誰都沒有想到馬老爺子竟然會變成這樣。

我問他們三人:“你們見到馬老爺子時,是不是覺得他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那三個人一聽,連忙點頭:“是的,馬老爺子就好像完全就不認識我們了,上來就掐我們,力氣也比我們年輕人大上許多。”

我又問:“那你們見到他時,他是否一直都是直挺挺的,不能彎腿?”

那三個人皺着眉頭回想了一會兒,然後這時就有一個人叫道:“對,我記得老爺子掐倒小吳之後,他就來掐我。我就跑,當時老爺子在後面追我時,就是不像正常人走路,反正就是一跳一跳的,怎麼說呢,就像……就像電影裏的殭屍似的。”

確認到這裏,我已經就十分肯定了,當下就對衆人道:“沒有錯了,馬老爺子一定就是起屍了。你們幾個人還能留着小命回來,已經算是你們的造化了。”

此時在場的衆人,已經見識到我的本事了,經我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這三個原本神神癲癲的人就全好了,所以自然我說什麼他們都信。這時,馬雲就問我該如何是好?

我告訴他,在家裏等消息,我們先回去準備一下。

接下來,臨走時,我和老湯替另外四個昏迷着的人畫了驅陰符,同時還留了數道靈符,讓馬雲燒成灰,泡符水喂他們喝下。如此一來,儘管他們四個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不在牀上躺上十天半個月,恐怕也是起不來。

處理完這事,我和老湯就離開了馬家。當然,這次馬雲十分客氣的派司機開着大奔送我們回去的。

我們回到了老湯的算命館,接下來就是畫符了。起屍,可比一般的鬼難對付多了,因爲他們就有點類似於殭屍的性質了,不是輕而易舉就能搞定的。

我負責畫符,老湯則準備法物,畢竟他家的算命館裏啥都有。

我一連畫了十數道靈符,大多是鎮屍符,這一畫就畫了兩個多小時。這時,天色已經快暗下來了,而這時老湯也將法物都準備得差不多了,有桃木劍,八卦鏡,招魂燈等等,凡是有可能要用得上的東西,他全都裝進了袋子裏。

一切都準備妥當之後,我們就打了個電話給馬雲,叫他派幾個人跟我們一起去廟子墳。

並沒等多長時間,馬去就派來了三個年輕人,然後我們就開車往廟子墳方向趕去。

廟子墳,其實就是一處亂葬崗子。據說在解放前,那裏並不叫這個名字,而且那裏曾經還有一座廟。後來因爲戰亂災禍,常死人,廟裏的和尚不忍心看見屍骨暴屍荒野,於是就將屍骨埋在了廟的四周。

隨着屍骨越來越多,後來廟的四周埋得到處都是墳頭。而在解放後,破四舊時期,廟裏的和尚全沒了,廟也被紅衛兵給推倒了,於是乎,打那以後,廟就沒有了。但是,雖然廟沒了,可是墳頭卻越來越多了,過去窮人家死了小孩,沒有地方葬,就拿張席子裹了葬在那裏,還有很多流浪的乞丐,凍死了餓死了,都被直接葬在那裏,使得那裏成了“百家墳”。

所謂百家墳,就是上百家的姓氏,什麼人都有,只是這些人都是無主孤墳,從沒有人去拜祭,使得那裏最後成了一片亂墳地,一年四季到處都是雜草叢生,平時也沒有人敢去。因爲那裏曾經有座廟,所以後來當地人就稱那裏爲廟子墳。

以前廟子墳的旁邊還有一個村子,有很多人居住在那邊,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那個地方的住戶都陸續的搬走了,最後也就沒人了。

對外界說的原因是那片地方要建成垃圾場,你說,一個好好的村莊,怎麼就被規劃成垃圾場了呢?後來陸續有人把墳墓從廟子墳,一直葬到了垃圾場附近,有知情人說,是因爲那裏陰氣重,適合死人住。

一般晚上那裏很少人走,要路過的人都想辦法繞道走,無法繞的,如果開車經過那裏,常常看到螢火蟲一樣的東西,夏天有,冬天也有。有時候還吸附在車窗上,有時候經過那段路的時候車門燈都會莫名其妙的亮一下,好象什麼東西開門進來。

騎自行車之類的人經過那裏經常會車胎沒氣,或者看到有人迅速的從那裏穿過,但是仔細看又什麼都沒有。如果遇到這些事的人,回家後感冒發燒掛水都治不好,只有請先生畫符燒香了,纔會好起來。總之,廟子墳少有人去,非常的邪門。 縣城去廟子墳並不近,先是要出城往殯儀館方向走,一直往西十數里路纔到墳子廟。而這條路叫黃泉路,也叫“忘別路”,也許是給那些亡靈留的。晚上這條路上,基本上沒有人走。加上殯儀館又在這條路上,有種說不出來的陰森。

這條黃泉路據說也不是怎麼太平,聽說在鬼節的時候,如果半夜起來,還能隱約聽到低低的“鬼哭”聲,活像聊齋裏那些死不瞑目的魂靈。也有人經過的時候可以看到飄忽的影子,或是看見有女子蹲在馬路邊哭泣,但是走近一看又沒有人了。總之什麼傳言都有。

我和老湯,還有馬雲派來的那三個人,開着車來到廟子墳時已是夜裏八點多鐘,一路無人。說實話,跟我們來的那三個人一直都十分的緊張,其中一個就是之前鬼上身,白天被我救了的人,叫小吳,因爲他之前來過這裏,知道馬老爺子最後出現的位置,所以馬雲特意派他來帶路。

一條黃泥公路也只通到廟子墳的外面,下車之後,我們就朝旁邊一條小路一直走下去。走大概10分鐘吧,一路無燈,旁邊開始冒起一座座低矮的墳頭,看上去就陰森。

我們走了大約五分鐘,眼前已經到處都是一個個的土包子了,一片望不到邊際的亂葬崗山。亂葬崗上飄着很濃的霧氣,外面則完全沒有一點霧。還能看見綠色的鬼火在植物和墳墓上飄蕩,說實話,雖然我們身爲陰陽先生,但是我還是有些擔心遇上髒東西,再看看那三個人,臉都嚇白了,但是或許是馬雲許諾了什麼好處,沒有一個說要回去的。

我問小吳,上一次發現馬老爺子是在哪裏,還有多遠?

小吳指了指前方,說不遠了,就在那邊。

老湯從包裏拿出一根很粗的麻繩,交給他們三個人,說等下如果看見馬老爺了,就用這繩子將他綁起來。

說着,我們就往前方走了過去。這讓我一輩子難忘,因爲這裏的荒墳裏面埋着的幾乎沒有火化的。而且入葬方式也很恐怖,挖一個很淺的坑,人正好睡在裏面與地表等高,然後在上面隨便有點泥土掩埋。加上這裏的墳頭都是無主的,所以也不可能會有親人來掃墓,經過長期泥土的流失,我們能清楚的看見一隻只裹着白布的腳路在外面,或者是整具屍骨露在外面,十分的恐怖。

穿過一個個的墳頭,這時小吳就說:“那天晚上我們就是在這看見馬老爺的。”

我點了點頭,然後就叫大家散開一些往前找去。

大約在亂葬崗裏轉了大半圈,就當我們懷疑馬老爺子是不是離開了這裏時,在離我幾十步開外的小吳他們這時候突然對我們叫了起來,喊道:“在這裏,馬老爺子在這邊,先生快來……”

一聽這話,我和老湯趕緊衝了過去,接着順着小吳前方不遠處一看,果然見到一個黑衣背影在墳地裏遊蕩。

顧總說的我愛你 要知道這裏可是廟子墳呀,到處都是亂墳地,白天都沒有人敢來,何況是晚上呢。很顯然,那前方的黑衣人不是鬼怪的話,就是馬老爺子沒錯了。

看到這裏,我當下就提醒他們呆會兒要小心,儘量不要被他碰到身體。然後就朝前方那個黑衣人走了過去……

很快,我們就來到了那個人身旁,只見他六十多歲,臉色蒼白,身上穿着的是一件壽衣,頭上戴着一頂黑色帽子。(在當地,死人入棺時就會穿上這種壽衣壽帽。)

“他就是馬老爺子。”小吳指着這個人就叫道。

其實不用他說,我就已經猜出來了。當下,我就對他們喊道:“趁他還沒逃跑,趕緊將他給綁了!”

Wωω .тTk Λn .¢o

小吳他們雖然害怕,但是聽我這麼一喊,還是趕緊拿着麻繩就衝了上去,左三圈,右三圈的將他給纏了起來。而我和老湯也沒閒着,立即起道法,掐法訣,準備將他給鎮住。

可是我們這邊纔剛拿出鎮屍符出來,這時馬老爺子因爲被麻繩給束縛住了,頓時就激起了怒意,悶喝一聲,猛力一甩,也不知道使出了多大的力氣,反正直接就將小吳他們三個人甩飛了出去三四米遠,一個個摔得七葷八素的。

看到這裏,我嚇了一跳,趕緊捏着鎮屍符朝對方拍了過去,鎮屍符一拍到馬老爺子的身上,他就被陽火一燒,火星四濺,讓他震得倒退了幾步,不過很快鎮屍符也燃了起來,眨眼化成了灰燼。

一看鎮屍符竟然沒用,我也不由慌了起來。暗叫一聲不好,這廝陰氣怨氣太重了,已經成老陰了!

所謂老陰,亦叫太陰,就是指陰上加陰。起屍,本來就是屍體因爲陰邪相沖的情況下造成的,視爲陰,原本用鎮屍符就可以將其鎮住。但是,不巧的是偏偏起屍之後又跑到這種墳地裏來了,亂墳地裏陰氣本來就重,這樣一來,由於環境因素,就構成了陰上加陰,成了太陰。陰代表死,這死上加死,能不兇險纔怪哩。

當下我就對老湯喊道:“馬老爺子成太陰了!”

老湯也看出來了,臉色一凝,然後拿出桃木劍就衝了上去,一劍劈在馬老爺子的身上,對方一點反應也沒有。

老湯整個人都愣住了,這個時候馬老爺子掄起手臂朝他的頭頂就扇了過來,嚇得老湯大驚,這要是被扇中了,頭頂上的陽火鐵定被扇滅不可。於是就地一滾,雖然沒被他扇中,但是那樣子也極爲的狼狽。

馬老爺子一招未中,怨氣更大了,對着我們二人就撲了上來。

我們一看,哪能讓它就這樣撲來呀,二話沒說抓起一把鎮屍會就朝馬老爺子的面門砸去,嘭的一聲,火星四濺,因爲這一次我扔出去足有七八道靈符,所以直接將他給幹倒在地。見他倒下了,我和老湯就衝了上去,一個人按住他的身,一個人按住他的身體,同時喊小吳他們快點拿繩子過來綁了。可是我和老湯這邊剛壓住馬老爺子,躺在地上的馬老爺子就又開始發狂了,這回我才終於明白這妖孽有多大力氣了,手臂一甩,直接就將我給甩出去了。因爲手臂沒有人壓住了,接下來騎坐在馬老爺子身上的老湯可就倒大黴了,人還沒來得及逃跑,直接就被馬老爺子兩隻手給掐住了脖子。

只見老湯頓時就臉色漲得通紅,青筋暴露,情況十分的危急。這一下我可真是嚇壞了,也顧不上這許多了,從地上爬了起來,就朝馬老爺子撲了上去,飛起一腳踹在他的腦門上,把他踹得倒在地上。也因此,老湯也總算是逃出了他的魔掌。

我將老湯拉了起來,扶到一邊。緩過勁來的老湯也不知道是被憋壞了,還是嚇壞了,臉色寡白,一邊大口的喘着粗氣,一邊問我:“兄弟你是茅山派的,最懂收拾邪崇鬼怪,你趕緊想個辦法啊,這貨桃木劍、靈符都不怕,怎麼收拾呀?”

我也知道這樣下去是不行的,陪他練下去,不被他弄死,也非得累死不可。我努力的想着辦法,這時馬老爺子又從地上坐起來了,情急之下,我也終於想到了一個辦法,忙對老湯說:“把桃木劍給我折斷,做成九寸九分長的桃木釘,泄他的陰氣!”

起屍,之前也曾說過,就是因爲人死後喉嚨裏多了一口氣,加上種種原因衝了邪,就會起屍。這就是所謂的活人要爭口氣,死人要斷氣。

而我之所以要老湯弄一支九寸九的桃木釘,主要就是要泄了馬老爺子喉嚨裏頭的那口氣,這口氣稱爲陰氣、怨氣、屍氣。而九在陰陽行當裏視爲最大的數,寓意爲極限、至陽,比如以前的皇帝稱爲九五至尊,還有青銅器有“九鼎”,天分九層爲九霄,伏羲氏卦也分爲九九八十一卦。用九寸九的桃木釘的用意,就是用極限大的陽氣與力量,來對付他,泄他喉嚨裏的那口未斷盡的“氣”。 老湯一聽我這麼說,立即也明白了我的用意,當下就將桃木劍折斷了,開始用手比量了起來。而我也沒閒着,因爲要想將九寸九的桃木釘刺破馬老爺子的喉嚨可不容易,得先將他給綁住才行。於是,我就吩咐小吳他們三個人繼續用繩子去綁馬老爺子。

我們四個人衝將上去,幾個回合下來,累了個人仰馬翻,幾次險些被馬老爺子給傷到,愣是沒有成功將其綁住。

這時,老湯已經將桃木劍簡單的做成了一支九寸九的長釘,然後也衝上來想去刺對方的脖子,可是馬老爺子力氣極大,兩隻手臂掄起來,風聲呼嘯,老湯根本就近不得身。最後,可把老湯給急壞了,對我叫道:“這樣不行,你那裏還有多少鎮屍符?”

我摸了摸口袋,說還有七八道靈符。老湯就說,不如將所有鎮屍符一次性招呼上去,暫時鎮住他,然後再趁此機會將他給綁了。

我一想,眼下也確實只能如此試一下了。

我點了點頭,然後就拿出所有鎮屍符,幾個箭步竄近馬老爺子的身前,七八道靈符一塊往他腦門上砸了過去。

鎮屍符雖說鎮不住他,但是效果還是有的,數道靈符一落到馬老爺子的腦門上,他頓時發出一道慘叫聲,整個人被震飛了出去,躺倒在地。與此同時,早已準備就緒的老湯他們,立刻就拿着麻繩衝了上去,直接將他給綁在了旁邊的一棵柳樹下。

這剛一綁完,馬老爺子就緩過勁來了,嘶吼了起來,瘋狂的掙扎衝撞,把那棵近乎大腿般粗的柳樹都似乎快要被他給攔腰折斷了,樣子十分的嚇人。

我知道不能再等了,萬一柳樹真被他給搖斷了,要想再拿住他可就沒希望了。於是,我趕緊撿起老湯之前做的那枚桃木釘,掐起法訣,對着馬老爺子的喉嚨就刺了下去……

“嗚……”

桃木釘一下刺破他的喉嚨,馬老爺子發出一聲憂怨的吼聲,然後漸漸安靜了下來,最後頭一歪,再也沒有任何動靜了。

看到這裏,我們終於大鬆了口氣。

接下來就是將屍體給運回去了,這事也就算交了差。這時小吳他們三個人就上前來解繩子,準備將馬老爺子揹出去,不過這時老湯卻攔住了他們,不要他們背,擔心萬一人跟屍體接觸再次引起詐屍就麻煩了。

聽到詐屍二字,小吳他們三個臉色頓時一變,嚇得不約而同後退了好幾步。

其實老湯的擔憂並無道理,馬老爺子暫時雖然沒事了,但是隻要不巧被陽氣衝到了,還是會有可能再次詐屍的。

當下,我就問老湯:“不背的話,那該怎麼辦纔好,要不然打電話叫馬老闆送口棺材過來,然後擡回去?”

老湯笑了笑,倒是一點也不見有絲毫擔心,他說:“有我在,咱們只要將馬老爺子趕回去就行了,反正也就十數里路。”

一聽對方這話,我眉頭不由一皺,驚訝道:“你會趕屍?”

是的,我真的很驚訝,趕屍在清朝時期很流行,到了解放後就絕跡了,現在這個年代根本就聽不到還會有趕屍的先生了。而眼前的湯兆富竟然說要將馬老爺子趕回去,你說我能不驚訝麼。

老湯點點頭,說:“陳老弟,實不相瞞,老哥我其實就是趕屍先生。”

“啊?”我有些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是的,我爹就是趕屍的,這門手藝也是家傳的,不過如今這年月也用不上這門手藝,於是我就轉行當起了算命先生。”老湯見我不信,便解釋了起來。

我恍然大悟,這時老湯就問我,是跟小吳他們坐車回去呢,還是跟他一起作個伴?

我笑了笑,既然人家都問我要不要給他作個伴了,我自然不可能拒絕他,於是點了點頭,說一起走。

接下來,老湯就吩咐小吳他們三個人先回去給馬老闆報信,叫他們準備好棺材在殯儀館等我們,我們隨後便到。

小吳他們應諾離去,而我則饒有興趣的盯着湯兆富,看他是如何將屍體給趕着走的。

只見老湯從包裏取出一道靈符,往馬老爺子的額頭上一貼,然後左手拿出一個攝魂鈴,右手拿着一個小陰鑼。小陰鑼一敲,口中大唱一句“起!”,原本躺在地上的馬老爺子,竟然直挺挺地就立了起來,很是神奇。

看到這裏,我算是開了眼,對他豎了個拇指。這時,老湯就又從包袱裏取出了一大把的草紙錢遞給了我,說叫我開路,邊走邊往路兩邊撒些紙錢。

這個我倒是懂得,這個又叫“買路錢”,這錢是給那些遊蕩的孤魂野鬼的,意思就是要那些孤魂野鬼別來找麻煩,算是打發他們離開使的一種好處。

我當下就接過一買路錢,這時老湯再次唱道:“塵歸塵,土歸土,人生一世好辛苦。馬老爺子莫在外,魂兒附體跟我走,早回故鄉下地府!馬家老爺上路嘍!”

唱完,手中的攝魂鈴就一搖,嘴中唸了一個“起!”字,不過接下來的一幕我們卻都愣住了,因爲那馬老爺子竟然沒有動靜。

是的,老湯搖了攝魂鈴之後,原本馬老爺子就應當一跳一跳跟着走的,結果他竟然毫無動靜的站在了原地。這一下我可真愣住了,心想這到底咋回事呀?

我看了一眼老湯,只見此時的他也微皺着眉頭,看那樣子似乎遇上了麻煩。

我問他:“老湯,這咋回事呀,他怎麼不走啊?”

“屍體不願聽從我的號令!”老湯略有幾分擔憂的說道。

“啊?怎麼會這樣?”我一愣,倒是第一次聽說還有這種事。心裏雖然好奇,但是卻也感覺到事情不太妙了。

“陳老弟,在我們趕屍行當裏有一條規矩,那就是如果唱了法令,屍體不動,就代表屍體不願聽從你的號令,旦凡遇上此事,趕屍先生一般都會立刻調頭不顧而去,哪怕出再多的錢也不會接這趟活兒,因爲說明這屍體有問題,會詐屍。”老湯說道。

一聽對方這話,我不由大感驚詫:“難道馬老爺子還會發生事情?”

“是的,如果趕屍行當裏的規矩沒錯的話,馬老爺子定然不對勁。”老湯一臉的凝重。

我長吸了口氣,然後說:“那現在該怎麼辦?總不可能就這樣不管吧,你還有辦法趕他走嗎?”

“如果屍體不聽從號令非要強趕的話,就只能點招魂引路燈了。”老湯說完這話,然後就從包裏取出了一盞煤油燈,點燃之後遞給了我,要我提着燈頭前引路。

只見這燈的火光半明半滅,閃爍不定。老湯告訴我,趕屍這行一般是不打燈火的,打了燈火會招來孤魂野鬼,因爲這種燈被稱爲招魂引路燈,專門是爲“死人”指明去處的。

招魂引路燈一點燃,老湯就再次搖起了手中的攝魂鈴,喝道:“塵歸塵,土歸土,人生一世好辛苦。馬老爺子莫在外,魂兒附體跟我走,早回故鄉下地府!馬家老爺上路嘍!”

“叮鈴鈴,叮鈴鈴……”

攝魂鈴鐺聲在這空曠的墳地裏一響,這一次那馬老爺子還真的就動了起來,隨着老湯鈴鐺的聲音,一跳一跳的往前跳去。

就這樣,我在前面提着招魂引路燈,一邊走,一邊向路的兩旁撒着黃紙錢,而老湯則搖着他的攝魂鈴及小陰鑼,與那馬老爺子一前一後,緩緩的,陰森森的,幽靈似的,走在荒郊小道里…… 這一路上倒也還算太平,除了招魂引路燈時不時的引來一些孤魂野鬼。不過,那些孤魂野鬼見到我們兩位陰陽先生之後,也都取了買路錢就離開了。

十數里路,我們走了三四個小時,最後趕在天亮之前終於是將馬老爺子給趕回了殯儀館。

在小吳他們提前通知下,馬雲一家早已在殯儀館門口靜候,見到我們帶着馬老爺子回來了,既驚喜又詫異,因爲此時的馬老爺子腦門上貼着一道黃符,直挺挺的,在湯兆富的號令下,一跳一跳的往前跳着。這一幕,恐怕在場的所有人都被深深的震懾住了。

馬家人不斷的喊着老爺子,試圖想知道老爺子是否還活着,不過任他們如何呼喊,老爺子都直挺挺的毫無動靜。

湯兆富說:“莫喊了,老爺子早已死透,又怎會應你們?”

馬雲一愣,就問:“可是這……這……”

老湯知道他們心裏想的,便笑了笑,道:“你們可知趕屍的功夫?”

“啊?原來湯先生竟會趕屍!”馬雲一愣,接着就不斷的作揖喊着大師、大師。

老湯這手功夫還真是不得不讓人心生佩服,這一路走來我那是親眼所見,一具屍體聽着他的號令,一路趕回來的。在如今這個年代,可謂是真正的高人。

老湯也告訴我,在解放前有很多趕屍的先生,特別是在湘西境內更是風生水起。不過,這一行當裏同陰陽先生一樣,魚龍混雜,並非所有的趕屍先生都有真本事。

原來,在趕屍這個行當裏,也是有許多騙子的,他們所謂的趕屍,其實並非真正的趕屍,而是“背屍”而已。這些所謂的“趕屍匠”會將屍體給五馬分屍,然後在殘肢上噴特殊的藥水,防止屍體的殘肢腐爛。一個人背上殘肢,套在又長又大的黑袍裏,頭戴大草帽,將整個頭部覆蓋無餘,連面部的輪廓也難叫人看得清楚。另一個人扮成“趕屍術士”在前面扔黃紙,搖鈴鐺,給背屍人指引方向。兩人還故意造出恐怖氣氛使人不敢與之接近。如果路途遙遠兩人的角色就一日一換。

到目的地兩三天前,事先通知死者家屬,準備好壽衣棺材,等“死人”一到,立即將屍體的殘肢拼起來,將壽衣壽帽給死人穿戴整齊,裝進棺中。這種入殮過程,全由“趕屍匠”負責,絕不允許旁人插手和旁觀。如果旁人要看,他就會說生人一接近屍體,便會有“驚屍”的危險,而入殮過程也選在三更半夜,當將死者裝殮妥當之後,才讓東家去認領。

這個時候,棺蓋一揭開,鬚眉畢現,果然是喪家的親人,相貌宛如昨日。想到親人如今長眠於棺材裏,自然傷心慘目,悲從中來。這個時候,趕屍者就會勸說大家不要過於悲傷,致使死者不安,剛經過長途中跋涉,死者急需安息,莫要打擾。人們悲痛之餘感到一種既見死者後的踏實、欣慰,又有誰還會懷疑它是騙局呢?

只能說,每個行當裏都充斥着坑蒙拐騙之徒,但是老湯自然是真正的趕屍匠,因爲馬老爺子可不是他分屍之後揹回來的。也正因如此,這回我對他也不由高看了幾眼。

馬家人得知馬老爺確實是死了之後,便頓時嚎啕大哭,泣不成聲,哭的是摧人肺腑。

我們稍加安慰了一下馬家人,然後便將老爺子趕進了殯儀館。此時,馬家人早已準備好了棺材,我們將馬老爺子請進棺材,將黃符一撕,接下來就吩咐馬家人燒黃紙祭陰靈。

穿書之春風滿地 做完這一切,已經是天亮了。馬雲在棺材前緬懷了親人之後,便來向我們道謝,見識過我們二人的本事之後,如今的他已經是一口一句大師的喊着。當然,蕭楠此時也在其中,依舊一雙怨恨的眼睛瞪着我,但是卻不敢再來揭短,估計她自己也清楚,這個時候如果還來說我們是騙子,馬老闆定然會讓她滾蛋。

我也明白蕭楠爲什麼會怨恨我,因爲如今我們越得馬雲信任,對她來說,就等於是越打她的臉。

不過,這些我都不在乎了。我對馬雲說:“馬先生,老爺子因爲之前詐過屍,所以不能久留,還是儘早火化了吧!”

老湯也點頭,說:“是啊,若是再拖下去,恐怕無端生出事端。”

可是哪知馬雲一聽這話,頓時現出一臉的爲難之色,他說:“兩位先生,家父這纔剛亡三四日,怎能就此火化呢。不行,不行,我需將家父停放七日,待頭七還魂之後才能將其火化。”

將屍體停放七日再火化或入土,這是我們當地的風俗,馬雲會有此想法,也無可厚非。可是,馬老爺子的屍體不同於普通死人,之前老湯趕屍的時候就說過了,馬老爺子很不對勁,是絕對久留不得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