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泉後面豎立着一幢外牆淡紅色的四層房屋,牆上爬滿了翠綠的藤蔓,襯着雪白色的門窗特別的好看。穿着紅色外套的男僕以及穿着黑色裙子戴着白色圍裙的女僕從房子裏魚貫而出,整齊的分爲兩排站在大門兩邊,接着山雀莊園的主人們也走了出來。

2020 年 11 月 3 日

“艾爾薩,我還以爲你要過段日子纔來了,你來的這麼早,我都來不及整理房間呢!”山雀莊園的女主人康妮.特拉弗斯太太走過來執起詹寧斯太太的手笑着說道。

特拉弗斯太太是一位體態豐滿娃娃臉的漂亮女士,有一頭讓安妮倍感親切的黑色頭髮,她還有兩個可愛的小梨窩,這讓她笑着的時候看起來非常的可愛。

詹寧斯太太見到這位很久不見的好朋友異常的高興,她開懷的笑着對特拉弗斯太太說道:“康妮,你要是不給我們這一大家子準備好房間啊,我們可是要在你的莊園裏大鬧一場的。”

“艾爾薩,你的性格可真是一點都沒變,還是這麼有活力。我怎麼可能不爲你們準備好房間呢,我們快點進去吧,然後讓我們各自介紹一下我們的家人!”特拉弗斯太太語氣歡快的說道。

於是大家進了屋,雙方各自介紹了家人朋友,特拉弗斯太太的丈夫還有二兒子正在外面拜訪朋友還沒有回來,現在家裏只有她和大兒子大兒媳以及兩個女兒。特拉弗斯太太的大兒子加文今年二十九歲,和特拉弗斯太太一樣有着一頭漂亮的黑髮,他的妻子卡特里娜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現在已經懷孕七個多月了,這讓她看起來渾身都透着一股特殊的魅力。特拉弗斯太太的二女兒叫做莉蓮,和安妮一樣今年二十二歲,她長的和她的母親非常相似,都是很豐滿的女人,臉圓圓的肉肉的,嘴角也有兩個甜甜的梨窩,看起來就讓人覺得像是一個有福氣的洋娃娃。特拉弗斯太太最小的女兒今年只有十一歲,名叫梅洛迪,長着一個高高的尖鼻子,下巴方方的,眉眼俊朗,如果不她不是穿着裙子留着長髮,看起來倒更像是個小男孩,不過她的性格卻和外表大相徑庭,似乎比起一般的女孩子來都要溫柔安靜一些。

詹寧斯太太介紹完之後,特拉弗斯太太對安妮和露西說道:“兩位斯蒂爾小姐,真高興見到你們,艾爾薩在信裏寫了要帶你們過來,我和兩個女兒就一直在期待着你們的到來。我這兩個女兒知道你們要來,簡直是高興的不得了。”

“我和露西也非常高興能夠過來,特拉弗斯太太,您的莊園式實在是太漂亮了。”安妮很真心的說道,她是真的非常喜歡這座莊園,它或許比不上巴頓莊園的氣派,但是它精緻的卻讓人覺得非常有家的感覺。而且這幢房子讓安妮想起了自己上輩子的別墅,不是太大,不是太豪華,但是每個細節都特着美好的生活氣息。

“是真的嗎?”特拉弗斯太太聽了眼睛就亮了起來,她拉住了安妮的手說道:“他們都覺得我把莊園佈置成這樣不好看,我的丈夫總說房子塗成淡紅色非常的奇怪,孩子們也覺得我在院子裏種的花太多又太雜亂了。”

“我真的覺得這裏非常的漂亮,不過如果是我的話,一定還會在院子裏那一大叢玫瑰花邊上裝一個大的鞦韆架。像這種陽光燦爛的午後,坐在鞦韆上看書一定會非常舒適的。”安妮說道,她的那幢別墅裏就有一個種滿了各種花草的大花園,她在花園裏搭建了一個葡萄棚和大大的鞦韆架,閒暇的午後她總會做到鞦韆上看看書,或者曬着太陽打個盹,那感覺非常的美好。

特拉弗斯太太一臉找到知己的興奮感說道:“難怪我總覺得少了點什麼,原來是少了一個漂亮的鞦韆!”

“媽媽,您的鞦韆可以以後再說,快讓斯蒂爾小姐她們和我們好好聊聊吧,我和梅洛迪非常好奇拉姆斯蓋特倒底是什麼樣子的,聽說那裏四面都是海,那一定很美。”莉蓮說道,她看起來迫不及待的想要認識新朋友。

“好吧好吧,你們年輕的小姐就應該一起聊聊。”特拉弗斯太太說道,沒有再繼續鞦韆的問題,而是讓莉蓮和梅洛迪帶着安妮與露西到了旁邊的小休息室。

這間小休息室比剛纔那間起居室小了一半,不過佈置依舊讓人感到很舒適,起居室的窗戶上掛着淡藕色小碎花的窗簾,地上鋪着棕褐色帶大花的地毯,壁爐的前面擺着一整套米白色暗花的沙發,沙發正對着的是一個白色的大理石壁爐,上面掛着一些畫着花草動物的小幅油畫。

女僕端着茶和點心走了進來,把東西放在茶几上就走了出去。 半路婚情 四人坐下後就開始聊了起來,莉蓮和梅洛迪都是非常和善的小姐,因此四個人很快就聊到了一起,不到一個小時,莉蓮已經和安妮成了很好的朋友,開始和她說起麥裏屯附近的各種新聞。

“……班納特太太一直說賓利先生和班納特小姐已經深陷愛河了,但是大家都覺得陷入愛河的只有賓利先生而已,那位班納特小姐看起來和往常並沒有兩樣,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個戀愛了的女人,她甚至沒有比往常多露出幾個微笑來。那位伊麗莎白小姐,我倒並不是很喜歡她,整個朗伯恩都說她是這附近最聰明的小姐,但其實她們家根本就請不起家庭教師,她根本沒受過好的教育,大家都知道這些話都是班納特太太自己傳出來的,爲的是讓她的五個女兒更容易找到有錢的金龜婿罷了。”莉蓮是個一開話匣子就停不住的人,她已經把朗伯恩這裏她最熟悉的人家都說了一遍,現在開始說最近最熱鬧的班納特家的事情了。

安妮聽着這些話眨眨眼睛,努力維持着面上的微笑,其實她的心裏已經在翻江倒海了,她以爲自己穿到一本書裏就已經是非常特殊了,沒想到她原來穿到了同一個作者寫的兩本書裏。並且現在這本書更加讓人嫉妒,因爲大概所有平凡的女孩都幻想過自己會和書裏的女主角伊麗莎白.班納特一樣找到一個白馬王子,但是現實之中這種事卻幾乎不會發生,上輩子安妮後來那麼有錢,都沒有找到一個白馬王子呢。

沒有得到安妮的迴應,莉蓮也不在意,正當她打算繼續聊聊班納特家另外的新聞的時候,一個僕人走了進來稟報說一位盧卡斯太太帶着她的女兒過來拜訪了。

特拉弗斯太太聽了就說道:“哦,快請她們進來,我已經好幾天沒有見過他們了,我以爲這幾天他們應該沒有太多的時間拜訪朋友呢!”

盧卡斯太太和盧卡斯小姐很快就被請了進來,盧卡斯太太是一個消瘦高挑的婦人,她穿着一條顏色接近黑色的深墨綠色裙子,帶着白色的蕾絲花邊領子,看起來身上似乎帶着一些禁慾氣息。盧卡斯小姐則是一位長相不太漂亮的小姐,不過雖然她的長相不太討人喜歡,可是她身上的氣息卻讓人覺得非常的舒服,很想讓人接近。她也穿着一條墨綠色的裙子,但是顏色比她母親的那條淺上很多,更像是外面碧綠的樹葉,而且她的裙子上還有一些小暗花,當她踏過從窗口照到地上的陽光時,那些夾着細銀絲的暗花在光照下快速的一閃而過。

“特拉弗斯太太,我不知道你們今天有客人,不過我實在是太高興,急着要告訴你這個好消息了。特拉弗斯太太,我的夏綠蒂要結婚了,就在今天早上,柯林斯先生向她求婚了,而夏綠蒂答應了他。我想我們家很快也要舉辦婚禮了,或許比你們家的還要更快一點,因爲柯林斯先生急着回漢斯福,所以需要快點完婚。”盧卡斯太太激動的說道。

特拉弗斯太太聽了愣了一下,不過她立刻笑着恭喜道:“那真是太好了,恭喜你們了,我就知道夏綠蒂一定能夠找到很好的丈夫的。”

安妮她們待在裏面的小休息室裏並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莉蓮隱約聽到似乎是來了客人就走了出去。剛到門口就聽了盧卡斯太太的話,她滿臉驚訝的看向盧卡斯小姐,問道:“夏綠蒂,這是真的嗎?”

莉蓮的震驚表現的非常明顯,但是盧卡斯小姐似乎並沒有注意到這些,她優雅的站向莉蓮,然後挺着背脊靜靜看着莉蓮微笑了一下,說道:“莉蓮,這是真的,千真萬確的。祝福我吧,莉蓮!”

莉蓮剛纔一開口就意識到自己有些失禮了,在盧卡斯小姐確定消息的真實性後,她很快就恢復了笑容,雖然有些牽強,卻還是真誠的像盧卡斯小姐道了賀。

特拉弗斯太太心裏對夏綠蒂的婚事也感到非常的震驚,她知道莉蓮和夏綠蒂是很好的朋友,估計有很多話想要說,就對莉蓮和梅洛迪說道:“親愛的女兒們,你們帶着盧卡斯小姐一起去小休息室裏聊天吧,不用理會我們!”

莉蓮答應了一聲,就焦急的拉着盧卡斯小姐走進了小休息室,門一關上便急忙問道:“夏綠蒂,你可得好好和我說說這倒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和柯林斯先生訂婚呢!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位先生在一個禮拜前剛剛向班納特家的伊麗莎白小姐求婚被拒絕了,怎麼只有一個禮拜就把求婚對象換成了你呢,而你竟然還答應了。夏綠蒂,請你告訴我你到底在想些什麼,你應該知道你們並不相配!”

安妮和露西聽到這些話感到十分的尷尬,一時之間坐在沙發上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梅洛迪是個十分聰明的小姑娘,看到安妮和露西兩人這樣尷尬,就自站起來十分的善解人意的牽着兩人的手說道:“斯蒂爾小姐,露西小姐,我姐姐的性格一直都是這麼風風火火的。你們跟我坐到窗戶那裏去吧,那裏的書架裏有一些時新的書籍,是我的二哥前不久從倫敦帶回來的,我們可以一起看看。”

安妮和露西沒什麼不答應的,跟着梅洛迪走到了窗臺邊的小圓桌那裏,隨便從邊上的小書架上拿了一本書就開始翻閱了起來。梅洛迪自己則走到了放在角落的鋼琴那裏,開始彈奏舒緩的樂器,也好阻擋一些莉蓮和盧卡斯小姐的談話聲音。

莉蓮也想起了房間裏還有安妮和露西兩位陌生小姐,便壓制了自己的情緒,把夏綠蒂拉到了沙發上坐下,然後小聲說道:“夏綠蒂,你快告訴我倒底是怎麼回事?”

夏綠蒂來之前就知道莉蓮一定會質疑她的決定的,同樣的質疑她已經在她的另一個朋友伊麗莎白.班納特身上聽過一遍了。不過她並不爲她的決定後悔,雖然不可避免的在心裏有一些遺憾,但是她很清楚的知道柯林斯先生對她來說已經是現下里最好的選擇了。所以夏綠蒂雖然知道兩個朋友都是爲她好,可是她並不在意她們的看法,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看到莉蓮一臉的關心,夏綠蒂握住莉蓮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輕聲說道:“莉蓮,你知道我長的不漂亮,也沒什麼嫁妝。要是早兩年我可能還會挑一挑,可是現在我已經二十七歲了,嫁給一個牧師對我來說沒什麼不好的。我知道柯林斯先生的某些性格或許不怎麼討人喜歡,但他確實是個好人,他長的氣派,收入也好,他有着堅實的信仰,這對他的婚姻和生活都有好處。我知道你是一定看不上他的,但是你也該知道整個朗伯恩現在有不少的小姐在妒忌着我呢!所以我覺得很好,真的,我對自己的婚姻不能也不會有更多的期待了,我很高興柯林斯先生能夠向我求婚,真的!”

“可是夏綠蒂,像你這麼聰明善良的小姐,值得更好的先生來追求。”莉蓮可惜的說道。

“可你要知道相貌的好壞有時候要比嫁妝的多少還要來的重要。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內心也有些高傲,總覺得以自己的才智一定可以找到一位有錢又英俊的先生結婚。但是這些年來我所見到的有錢又英俊的先生們,他們可能會娶漂亮貧窮的小姐,可能會娶難看卻有錢的小姐,但是絕對沒有一個娶了難看又沒錢的小姐。這就是現實,莉蓮,我們總說人們結婚是因爲愛情,但是我們身邊又有幾對新人是因爲愛情才結婚的呢?不過是因爲對方有自己想要的東西,處境相配纔會結婚。”

“但是你應該等一等,我覺得尼日菲花園的那位新租客就很不錯,他之前不是請你跳了開場舞嗎?”莉蓮說道,她尊重好友的選擇,但是心裏依舊有些不平衡。

“那只是出於禮貌而已。莉蓮,你怎麼會覺得賓利先生會喜歡我?”夏綠蒂驚訝的說道,賓利先生那樣的有錢先生,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但是他爲什麼單單選你呢,你既不是那場舞會上身份最高貴的小姐,也不是最漂亮的小姐,你的父親盧卡斯爵士也不是第一個拜訪尼日菲花園的人,他沒有理由請你跳開場舞不是嗎?夏綠蒂,你要知道開場舞的意義,賓利先生那麼做,肯定有一定的含義。”莉蓮說道。

悠緩的鋼琴聲確實擋掉了一些談話聲,但是安妮的聽力很好,所以還是有些隻言片語傳到了安妮的耳中。莉蓮的話似乎是在說賓利先生和盧卡斯小姐還有一些曖昧,安妮聽了起了心裏的八卦因此蠢蠢欲動起來,不由自主的就往外挪了一點,好使自己更清楚的去聽她們的談話。

莉蓮和夏綠蒂都沒想到安妮會故意聽她們的談話,因爲並沒有降低音量,夏綠蒂說道:“莉蓮,別再說了。我不知道賓利先生爲什麼要邀請我跳開場舞,但是我知道他一定不喜歡我,因爲很明顯賓利先生現在喜歡的是班納特小姐,以她的美貌才配得上賓利先生。”

“得了吧,夏綠蒂。”莉蓮擺擺手說道:“我知道你和她的妹妹伊麗莎白小姐也是好朋友,但你也不能違心的這麼誇讚她,我承認他確實很漂亮,但她可絕對不是這附近最漂亮的小姐。如果賓利先生當初有邀請我們這裏的庫倫家,他就會知道什麼叫真正的漂亮姑娘了。”

“好吧好吧,但是他們兩個站在一起也確實看起來般配不是嗎?”夏綠蒂說道,她覺得如果賓利先生和簡相愛,那麼他們兩個確實是郎才女貌的一對般配情侶。

“夏綠蒂,除了外貌以外班納特小姐根本沒有一點比得上你的,想想她那個什麼事情都不管的爸爸,粗魯無禮的媽媽,還有那兩個放蕩的妹妹。”

“莉蓮!”夏綠蒂聽到莉蓮這麼評價班納特家的兩個小女兒,不贊同的制止道:“你用這個詞可不好。”

莉蓮抿了一下嘴,卻並沒有收回剛纔那話的意思,雖然放蕩那個詞不是一個真正的淑女應該說的,但是她說的確實是事實,這點夏綠蒂也很清楚。自從民兵團駐紮在麥裏屯之後,就總有一些小姐在民兵團裏進進出出,一個兵團有百來個民兵,那些姑娘在沒有長輩看護的情況下進去,就算沒有發生什麼也總會讓人看輕。更何況經常會出現在民兵團駐紮的地方民兵與當地小姐鬧出醜聞的事情,因此家教嚴的家庭裏,是絕對不會允許年輕的小姐和民兵們太過接近的,但是班納特家卻從來不關注這些。

聽了莉蓮的話,夏綠蒂多少有些惆悵,不過她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緒,笑着說道:“莉蓮,不管怎麼樣,我和柯林斯先生結婚已經是不可更改的事情了,我確定他會給我我想要的幸福的,你要相信我看人的眼光,至少到目前爲止還沒有出錯過。”

“我知道柯林斯先生不是壞人,從他想到要娶班納特家的一位小姐來保證班納特一家人的利益我就知道他是一個好心人,我相信你一定會得到幸福的。夏綠蒂,我真心的祝福你能夠永遠幸福。”

晚餐之前特拉弗斯先生和他的二兒子才一起從外面回來了,特拉弗斯先生是一位十分英俊友好的老先生,留着一撇八字鬍,拿着一根小手杖,看起來還有些風趣。他的二兒子叫做丹尼爾,就是這次要結婚的先生,他長的和他的哥哥加文很像,也有一頭漂亮的黑髮,他今年只有二十三歲,臉上還帶着一點嬰兒肥,但是看起來還是十分的氣派。

特拉弗斯一家人都十分的熱情好客,晚餐的氣氛十分不錯,大家吃完又在起居室玩了一會,因爲安妮他們在路上走了幾天有些疲勞,因此大家早早就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吃完早飯,莉蓮和梅洛迪邀請安妮、露西一起去鎮上逛逛,於是四人就一起出去了。山雀山莊距離集市並不遠,走路不到二十分鐘就到了。麥裏屯的集市只是一條不到百米長的寬闊街道,街道的兩邊有參次不齊的店鋪,在街道的盡頭則是一個小廣場,現在那裏擺着許多的攤位,各家的女僕傭人們在各個攤位之間穿梭着挑選今天要購買的食材。

路過一家裁縫鋪的時候莉蓮和梅洛迪停下了腳步,她們家裏因爲要舉行婚禮,所以之前特意在這家裁縫鋪定製了新的禮服,今天正好逛到這裏,她們就打算進去看一看禮服的製作情況。

兩人還打算邀請安妮和露西一起進去看看,不過安妮和露西並沒什麼興趣,因爲她們沒有錢定製新的禮服,看到只會心裏不舒服而已。特別是安妮,以前各種名牌高級定製任她選,現在卻只能看着別人選漂亮衣服,別提心裏多難過了,因此拒絕道:“莉蓮,你和梅洛迪兩人進去吧,我和露西去旁邊的帽子店看看,櫥窗裏擺着那頂白色帽子看起來很漂亮。”

莉蓮望着街對面的帽子店櫥窗看了看,看到裏面放着的帽子似乎是新款,便說道:“那你們先過去,我和梅洛迪看完禮服就過去,我正想要買兩頂新的帽子呢!”

總裁閃婚厚愛 “好的,我和露西在那裏等你們。”安妮點點頭道,然後拉着露西穿過了街道。

“我們真的要買帽子嗎?”露西問道,她可不覺得安妮捨得花這個錢。

安妮埋着頭走着說道:“當然不買,我只是不想去看那些禮服而已。我們可沒有那個閒錢去……”

話還沒有說完,安妮就一頭撞到了一個堅實的胸膛上。她的眼前是一雙黑色的高筒牛皮靴,還有一條白色的褲子,安妮反應過來自己應該是撞到了一位先生,嚇了一跳立刻後退了一大步,嘴裏道歉道:“抱歉先生,我沒有看到你。”

對面的先生並沒有因爲安妮撞到自己而生氣,他十分紳士的摘下帽子向兩位小姐行了禮,然後微笑着說道:“沒事小姐,是我避讓不及時,這完全是我的錯。”

這是一位非常英俊的年輕紳士,穿戴體面,渾身都透着貴氣,卻一點都沒有盛世凌人的感覺。他的旁邊站着的是一個穿着紅色軍裝的民兵,正善意的笑着看着安妮和露西,他看清安妮和露西的樣貌後,就用自己的胳膊戳了戳那位年輕紳士,說道:“喬治,你的運氣可真好,一出旅館就遇到了兩位漂亮的小姐。”

那位紳士聽了笑容更大了一點,他走近一步向安妮和露西自我介紹道:“我是新來的民兵喬治.威克漢姆,很高興認識兩位小姐。”

那個民兵也自我介紹了一下,他告訴安妮和露西他叫做丹尼,然後又疑惑的問兩人爲什麼之前沒有在舞會上見過她們。

“兩位先生好,我是安妮.斯蒂爾,這是我的妹妹露西.斯蒂爾。”安妮介紹了一下自己和露西,然後解釋道:“我們是昨天才到麥裏屯的,是過來參加一場朋友的婚禮的。”

“婚禮,那麼你們一定是特拉弗斯家的客人了,可惜我們沒有受到邀請,不然我一定會在舞會上邀請兩位小姐跳幾曲舞的。”丹尼說道。

“丹尼,我想我們總是會有機會一起跳舞的,我記得我們的軍營裏這幾天也打算舉辦一場舞會,我想我們可以邀請兩位斯蒂爾小姐一起參加。”維克漢姆先生說道。

“哦,是的是的,我怎麼忘記了呢!”丹尼拍了下腦袋說道。

這時街道拐角處傳來了一個女孩子的喊聲:“丹尼,丹尼!”

四人應聲轉過頭去看,就見到好幾位小姐站在一家店鋪門口,其中一位穿着紅披風的小姐正在向他們揮手。

丹尼看到她們笑了起來,伸手揮了揮,對安妮他們解釋道:“這是班納特家的幾位小姐,揮手的那個是莉迪亞。喬治,我們過去嗎?”

“當然,我樂意認識所有的朋友。”威克漢姆點頭說道。

安妮和露西覺得沒她們什麼事了,就打算和兩位先生告辭進帽子店看看,但是兩位先生卻熱情的讓她們一起過去認識一下新朋友,安妮打算拒絕,街對面的那位莉迪亞小姐卻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一把拉過丹尼的手就往街對面走去,邊走還邊說道:“丹尼,快點過去,我爲你介紹我的幾個姐姐。”

“莉迪亞,別拉我,等一下,等一下。”丹尼喊道,但是莉迪亞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於是丹尼只好無奈的被拉了過去。

這樣一來安妮、露西和維克漢姆只好跟着過去,認識了班納特家的五位小姐。安妮有些新奇的看着伊麗莎白.班納特,努力的在這位小姐身上尋找着能夠收服一位超級高富帥的優點,但是找來找去也沒有發現這位小姐和其他的鄉下小姐們比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伊麗莎白並不是特別漂亮,氣質也一般,也沒有顯得特別的活潑可愛,眼睛倒確實挺漂亮的,但是有相似的漂亮眼睛的小姐多的是,所以最後安妮只能歸結爲情人眼裏出西施。

衆人站在一起討論舞會的事情,維克漢姆很快就討到了班納特一家所有小姐的喜歡,特別是伊麗莎白小姐,和維克漢姆聊得特別起勁。

“簡,你看,那是賓利先生嗎?”突然莉迪亞指着遠處說道。

大家轉過頭去,只看到兩位先生騎着馬正向這邊過來,其中一位跑在前面,沒一會兒就到了大家面前,他脫下帽子向衆人行了禮,然後目光看向班納特家的大小姐簡,高興的說道:“真高興見到你們,你們是來買東西的嗎?”

簡站在衆人後面,並沒有要上前的意思,她笑了一下說道:“不,我們只是來逛逛的,賓利先生,你現在要回尼日菲花園了嗎?”

“是的,我馬上就要回去了。”賓利先生說道,他的話音剛落,另一位先生就騎着馬過來了,對方並沒有脫帽行李,只是漫不經心的對衆人點了下頭,然後扭頭看向了別處。

安妮就站在那位先生的馬匹附近,總覺得這匹白馬似乎在哪裏見過,便疑惑的擡頭看了下那位先生。

達西先生感覺到有人注視着自己,就順着感覺轉過了頭,然後看到了一位陌生的小姐,他感到有些熟悉,卻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這位小姐。正當他打算詢問對方的名字時,眼角餘光卻看到了站在班納特家最小的女兒身邊的威克漢姆。達西先生的表情立刻就變了,怒火不可抑制的從他的心底蔓延開來,很快他的整張臉就因爲憤怒而變得通紅。

達西先生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在此時此地見到威克漢姆,他還以爲自己一輩子都不會見到這個混蛋了。想到威克漢姆做過的事情,達西先生就氣的恨不得對着他甩上一鞭子,但是好歹他還記得現在是在大街上,因此他壓制着自己的憤怒,深吸一口氣後調轉馬頭頭也不回的走了。

шωш ★тт kan ★¢○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菲茨威廉,你剛纔在鎮上的表現可實在是有些失禮,我還以爲你會看在班納特家那位二小姐的面子上待上一會兒呢!”賓利先生走到達西先生的身邊對他說道。

達西先生冷靜了一下午,好不容易好一點的臉色又黑了起來,他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賓利小姐走進屋,坐到達西先生的對面,說道:“查爾斯,這話可不對,那位伊麗莎白小姐能有什麼面子,不過是個鄉下野丫頭而已,倒是那位班納特大小姐確實不錯。”

一說到簡,賓利先生就傻呵呵的笑了起來,“是啊,簡確實很可愛。”

“我覺得她如果能夠真心的笑一笑的話會更好,簡小姐什麼都好,但是笑起來總是太剋制了,讓別人看了都不知道她是不是勉強在笑。”郝斯托太太坐到賓利小姐的身邊,像是自言自語一樣說道。

賓利先生的笑容立刻少了許多,這正是他一直擔心的事情,每次簡都不會拒絕他的接近,但是每次她又顯得特別的剋制。他們在一起的時候話題永遠都是賓利先生找的,簡似乎只要負責點頭和矜持的微笑,就像今天他在街上看到她的時候,簡甚至不願意走到他的馬前面和他說幾句話,這總讓賓利先生覺得簡其實並不愛他,只是因爲他是一個適合的結婚對象,纔會敷衍的應對他。

看到賓利先生的表情,郝斯托太太和賓利小姐快速的交換了一個得意的眼神。郝斯托太太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咖啡,幽幽的再次開口道:“你們這兩天不在,大概不知道班納特家有出了趣事了,之前那位從達西先生姨媽德.包兒太太的教區過來牧師向伊麗莎白小姐求婚了,結果那位小姐眼界太高根本看不上人家,也絲毫不顧忌家裏的遺產問題,毫不留情的就給拒絕了,聽說當時班納特太太大吵大鬧了一番,讓人看盡了笑話。”

“還有更好笑的呢!”賓利小姐接着說道:“達西先生,你猜怎麼着,那位柯林斯先生求婚被拒絕,一時氣憤竟然向伊麗莎白小姐的好友夏綠蒂.盧卡斯小姐求過婚了,而那位小姐竟然也答應了,過幾天就要結婚了。達西先生,你說好不好笑?”

“我倒是覺得那位盧卡斯小姐和柯林斯先生挺相配的,兩個都是聰明人。”達西先生說道。

“達西先生,你真的不是因爲覺得柯林斯先生配不上伊麗莎白小姐,才這麼說的吧?”賓利小姐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達西先生看了她一眼,說道:“伊麗莎白小姐確實配得上更好的先生。”

“呵,就他們家。”賓利小姐冷笑了一聲。

達西先生沒有再理會她,賓利小姐憋着氣扭過頭去,但是很快又忍不住又扭過頭來看達西先生。賓利小姐喜歡達西先生表現的非常明顯,在場所有人包括達西先生自己都很清楚這件事,但是他真的對賓利小姐沒有想法,如果他不是和賓利先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絕對不會和賓利小姐接觸的。

郝斯托先生是個酒鬼,每天都要喝上許多的就,這會兒正躺在沙發上打瞌睡,睡的太熟,他突然翻了個身,結果一下從沙發上掉了下去,爲了穩住自己,出於本能他伸手往旁邊抓了一把,正好抓住了茶几上的桌布。

茶几上的桌布被用力一扯,上面放着的杯子都翻到了,放在達西先生面前的那隻咖啡杯也倒了過來,裏面的咖啡全部潑了出來,其中一些濺到了達西先生的褲子上。

達西先生眉頭一皺,連忙從口袋裏掏出一塊手帕擦了幾下,擦完才發現自己拿錯了手帕。達西先生懊惱的神色一閃而過,想要把手帕放回口袋裏,想想手帕都弄髒了動作就頓了頓。

賓利小姐眼尖的看到那塊手帕不是達西先生常用的那幾塊,而且那塊手帕上還有刺繡,明顯是女士用的。賓利小姐心裏立刻就涌出了不好的預感,她盯着那塊手帕問道:“達西先生,您手裏的這塊手帕是達西小姐繡給你的嗎?那上面繡的是喜鵲嗎,能不能給我看一看。”

達西先生他看了一眼手帕一角繡的那隻可愛的喜鵲,並沒有遞給賓利小姐看,而是有些奇怪的笑了下說道:“是的,是喬治安娜繡給我的。”

賓利小姐鬆了口氣,並沒有因爲達西先生沒有遞給她手帕而感到生氣,賓利小姐知道達西先生非常關愛他的妹妹,對於喬治安娜送給他的東西,他一定非常珍惜,不想給別人看也理所當然。

“喬治安娜的刺繡夥計繡的越來越好了,她的琴彈得也好,畫也畫的好,所有淑女都該具備的技能她都擅長,以後要是哪位先生娶了她,一定會感到非常幸福的。”郝斯托太太在一邊說道,眼睛卻看向了賓利先生。

賓利小姐和郝斯托太太一心希望賓利先生能夠和達西小姐結婚,這樣也能夠方便賓利小姐和達西先生培養感情,她們覺得達西小姐可比班納特小姐好上千萬倍,可惜賓利先生就是不開竅。

賓利先生眯眼笑了笑,說了句自己要上樓休息就悄悄的走了,他也明白自己兩個姐妹心裏想什麼,可是達西小姐對他來說年紀實在是太小了一點,對他來說達西小姐就是一個小妹妹。而且賓利先生也知道就算自己對達西小姐有感情,達西先生也不可能答應他娶達西小姐,他們家這個情況,姐姐和姐夫就像是吸血蟲一樣纏着他,妹妹則精於算計,想盡辦法的撈嫁妝,如果以後嫁的好那沒什麼,如果嫁的和她姐姐差不多,估計也是一個吸血蟲,達西先生會放心纔怪。

賓利先生一走,達西先生也很快就找藉口上了樓。回到房間後,達西先生一下躺到了牀上,他掏出那塊手帕攤開看了看,其實這手帕並不是喬治安娜給他的,而是去年冬天那個山洞裏遇見的那位小姐留下的。

當時雪一小那位小姐就匆忙離開了,等達西先生騎上馬打算要走的時候,卻看到篝火旁那塊大石頭上那個融化了一半的小雪人,那塊手帕做的那條小披風已經被雪水全部浸溼了。達西先生連忙拿了那塊手帕追出去,但是那位小姐早就不見了,達西先生就把那塊手帕隨身帶在了身邊,打算找到那位小姐之後就親自送回去。不過他在拉姆斯蓋特待了一個禮拜,卻並沒有找到那位小姐,因此那塊手帕就一直帶在了他的身邊。

達西先生看着手帕上繡着的那隻小喜鵲,在喜鵲的腳下有三個奇怪的小圖案,達西先生曾經看到過相似的圖案,那是來自東方的文字。達西先生猜想那三個字應該是手帕主人的名字,可惜他看不懂那倒底是哪三個字。

攥着手帕,達西先生又想到了剛纔在鎮上看到的那位小姐,那雙神采奕奕的眼睛實在是讓他覺得熟悉。那天在山洞裏的那位小姐也有這樣的一雙眼睛,在火光的照應下特別的漂亮。達西先生從來沒有見過那樣的小姐,會爲了保護自己的妹妹打那些混賬男人,似乎還有一大套與衆不同的理論,而那套理論也確實安慰了他。

不過今天見到的那位小姐真的是當時山洞裏的那位嗎?那天那位小姐臉上一直圍着圍巾,達西先生並沒有看清楚她的臉,但是在達西先生的幻想裏那位小姐應該有着一副漂亮討人喜歡的面容,而今天見到的那位小姐看起來卻那麼平凡,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麥裏屯的民兵團的弗斯托上校在新婚妻子的勸說下答應在民兵團裏舉辦一場舞會,可是民兵團的駐地未免有些太簡陋了,他又租不起市政廳的大舞廳,因此就借了民兵團旁邊一戶姓菲利普的人家的房子來舉辦這次的舞會。

菲利普一家都是極其和善的人,他們對弗斯托上校願意借他們的房子感到十分的榮幸,主動承擔了佈置的責任,這樣一來民兵團就只需要承擔食物和樂隊的費用了,這樣弗斯托上校高興極了,不用兩天就做好了所有的準備。

安妮收到威克漢姆的舞會邀請時覺得非常的驚訝,她以爲當時威克漢姆說會邀請她只是隨便說說的而已,沒想到威克漢姆當真找到了山雀山莊來送請帖。 偏執秦爺的黑月光 這真是太奇怪了,因爲如果威克漢姆先生確實是書中那個渣男,那麼他就絕對不是那種會花力氣來討好安妮這種貧窮又不漂亮的小姐的人。

安妮有心想要拒絕,但是威克漢姆同時還邀請了露西,而露西看起來對這次的舞會很感興趣,她倒底還是年輕的小姐,對於這些穿着紅色軍裝的士兵們多少保佑一些幻想和好感,於是安妮無奈只好答應了這次的舞會邀請。

與此同時,班納特家和尼日菲花園也收到了來自民兵團的舞會邀請,班納特一家自然歡欣雀躍,而尼日菲花園的主人們卻對這次的舞會不怎麼感興趣。特別是達西先生,在他知道了威克漢姆也進了民兵團之後,他就對民兵團的印象完全變成了負面的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

閱讀,提供更優質的手機用戶閱讀體驗,書架與電腦版同步。 一秒記住,精彩網絡小說免費閱讀!

舞會如期舉行,因爲整個特拉弗斯家中只有安妮和露西收到了邀請,所以當天下午兩個人只好離開大家相攜過去。離開時莉蓮還祝安妮能夠有端快樂的舞會時光,但是安妮覺得自己大概是快樂不了的,因爲露西蠢蠢欲動的樣子讓她很擔心她會被民兵團裏某個俊俏的慣會花言巧語的先生騙了去。雖然露西一向的目標都是找個有錢的紳士,但是凡事都有一個萬一不是嗎,年幼無知的少女總是容易爲愛昏頭,露西在愛德華的事情上已經昏過一次了,誰知道她不會在別的男人身上再昏一次頭呢。

民兵團在朗伯恩是非常受歡迎的,他們一駐紮下來就在朗伯恩交到了許多的朋友,這次開舞會這些朋友自然也都受到了邀請,因此來的人非常的多,安妮和露西過去的時候菲利普一家已經擠滿了人,大家都在大聲的說笑,吵鬧的堪比集市。

“這兒人可真多。”露西站在門口說道。

“實在是太吵了,而且又吵又擠。”安妮說道,她心裏真的非常想逃開這個地方,菲利普家的房子並不是很大,一個六十來平的大廳裏擠了百來個人,又都在吵吵鬧鬧,安妮光站在那就覺得頭痛了,一想到等會跳舞時會出現的情況,她就覺得自己異常心累。

丹尼被一位小姐挽着胳膊說笑,看到安妮和露西就朝着她們走了過來,安妮認出那位小姐是班納特家的四小姐凱蒂。安妮心裏哼了一聲,幾乎全朗伯恩的人都知道班納特家的最小的女兒莉迪亞纔是和丹尼玩的最好的,之前整天都纏着這位先生,但是現在呢,安妮在舞廳裏隨意看了看就找到了她的位置,這位小姐正緊緊的挽着威克漢姆這位舞廳裏目前最亮眼的先生的胳膊,滿臉的風情擋都擋不住。

“兩位斯蒂爾小姐,你們終於來了,如果你們再不來的話,喬治就打算要去接你們了。” 重生女配洗白日常 丹尼笑着說道。

安妮心想那位先生現在大概是沒有這個功夫去接她們的,他的身邊可圍繞着一堆的小姐,忙着說笑都來不及呢。安妮瞭然的看了丹尼一眼,說道:“那可不必,我們住的並不遠。”

丹尼顯然明白安妮眼神裏的意思,他摸了下鼻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威克漢姆雖然裝的很像是一個落魄的富家公子,但是民兵團裏的人哪個不是人精,很多人也都是從最底層混上來的,所以沒幾天他們就明白了威克漢姆的真面目。以威克漢姆的性子,他在打聽了安妮和露西的事情之後,肯定是不會花功夫接人的。

“丹尼,你怎麼了,爲什麼不說話,這會讓人覺得尷尬的。”凱蒂扯了扯丹尼的胳膊說道。

“我只是在想如何安排才能和我的每個朋友都跳上舞,那麼兩位斯蒂爾小姐,和我們一起進去吧,我介紹幾位好朋友給你們認識。”丹尼說道。

“露西你去吧,我有點累了,想去坐一會兒。”安妮說道,反正這些人也和她不會有什麼牽扯,她就懶得認識他們了。

露西知道安妮並不是很喜歡這種環境,說道:“好吧,安妮,你去吧。”

“記着矜持,別玩的太鬧騰了。”安妮小聲對露西耳語道。

在她們說話的時候,班納特家的小女兒莉迪亞發出了一陣響亮的大笑聲,而她本人已經笑得的靠在了威克漢姆的身上。威克漢姆大概是爲了扶住她不讓她摔倒,將胳膊攔在了莉迪亞的胸部下方,兩個人的姿勢看起來就像是在熱情的擁抱。

“我知道安妮。如果你覺得不舒服的話,我們可以早點回去。”露西說道,之前她確實挺爲今天的舞會感到高興的,但是過來之後她就立刻有些失望了,託她們那些好心親戚們的福,她們參加的舞會向來都很不錯,極少會參加這種不夠氣派的舞會,而且露西已經飛快的觀察過了,這裏根本沒有有錢的紳士,像特拉弗斯這樣的人家是不會和民兵團有牽扯的,根本不會被邀請,所以在場的除了民兵團的先生們,就是朗伯恩的當地的一些沒什麼錢的小鄉紳。

安妮坐到了房間一頭的凳子上,那裏有一扇開着的窗戶,空氣清新一點。而且那裏正對着大門,可以看到還在不斷進來的客人們,觀察那些人進來時的各種模樣,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至少可以打發一點時間。

所有人都擠在一間小房間裏說話,合在一起的聲音聽起來就會變得“嗡嗡嗡”的,房間裏點着壁爐,又因爲人多的關係變得很熱,空氣也變得有些渾濁,這種情況讓人覺得睏倦。特別是安妮還坐在一扇窗戶邊上,外面的微風吹在她的身上,讓她覺得很舒服,沒一會兒,她就迷糊的閉上了眼睛。

正當安妮就要完全睡着的時候,突然所有的聲音都在一瞬間消失了,接着一個男人的大笑聲響了起來,“太好了,太好了,賓利先生,你們總算是來了,快請進來。”

這突如其來的情況讓安妮嚇了一跳,她立即睜開了眼睛,然後她看到了站在門口的三個男人,其中兩個正是安妮之前在街上看到的。

達西先生也看到了安妮,他一踏進門口就看到了那位坐在房間另一頭正對着大門的凳子上的小姐,她閉着眼睛腦袋不怎麼自然的歪着,看起來像是睡着了,然後她被菲利普先生的笑聲給嚇了一跳,整個人抖了一下,接着她就睜開了眼睛,雙眼茫然的看向了他。

安妮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有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見到達西先生看着她,她知道這位先生大概是看到了她出醜的樣子,也不在意,反而按照上輩子的習慣對着達西先生笑着做了個搞怪的表情。

達西先生快要三十歲了,活了這麼多年他都沒有看到過哪位小姐對他做鬼臉,甚至他也從來沒有想過會有小姐做這樣的行爲,所以一看到安妮的樣子達西先生一個沒忍住就噴笑了出來。爲了不丟臉,達西先生立刻握拳抵在了嘴上,也努力的控制住了自己臉上的笑意,竭力讓自己看起來只是在咳嗽。

好了,這下對方也出了醜了,安妮覺得他們兩不相欠了,於是滿臉得意的給了那位先生一個笑臉,然後立刻站起來讓自己消失在那位先生的視線裏。

看到達西先生不停的咳嗽,賓利先生關心的問道:“菲茨威廉,你沒事吧?”

“沒事,只是喉嚨有點不舒服,喝點水就好了。”達西先生說道。

“那就好,這裏空氣確實有些渾濁。”賓利先生說道,一邊眼神不停尋找着簡。

達西先生敷衍的應了一聲,擡頭去看那位小姐,發現人已經不見了,他在屋子裏搜尋了一圈,卻沒有找到那位小姐的身影。不過達西先生的心情卻好了很多,原本今天他不想過來參加舞會的,但是賓利小姐突然有些不舒服,所以就不來了,郝斯托夫人想要留在家裏照顧賓利小姐,因此也不來了,如果他再不來就只剩下賓利和郝斯托先生兩個人了。達西先生可不放心賓利和郝斯托先生一起,郝斯托先生是個酒鬼,一喝起就來就收不住,喝完了有時候還會發酒瘋,以賓利的性格是根本沒辦法管住他的。

這時兩人已經走進了房間,賓利先生用胳膊搗了搗達西先生的腰,下巴指了個方向後說道:“伊麗莎白小姐在哪裏呢,快過去吧。”

“我找伊麗莎白小姐幹什麼?”達西先生眉頭一皺問道。

“別騙我了,你難道真的不喜歡伊麗莎白小姐嗎?我知道你不喜歡卡洛琳那種看起來千篇一律的淑女,你喜歡那些活潑漂亮的小姐,伊麗莎白小姐不是正好合適嗎?”賓利先生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