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連個月靈人小孩則取出了幻界登入器。 “你要記住,我們朋族是獨立發展的文明,對於外來技術,我們秉持學習與借鑑的態度,但絕不照搬,更不依賴。因爲一旦養成惰性,就會使我們失去獨立創新的能力,以至於陷入跟隨別人的步伐,最終當道路抵達盡頭時就會永遠地止步不前的境地!”

2020 年 11 月 3 日

行走在大街上,感受着偶爾從身邊飛過的懸浮飛艇帶起的氣流,以及不時走過的人羣留下的笑聲,張衍的腦海中迴盪着32實驗室小組組長的話。

自從之前自己將完全照搬、最多自己加入了些朋人應用的變身技巧,交給那一歲多的小孩的事情以讓他難以置信的速度暴露之後,他就隨即被再次關了小黑屋。這次雖然不是長老院的五星級牢房,只是實驗室的一個小休息室,可也讓他認識到了長老和同事們對於此事的敏感。

聰明的他卻因爲無法相信那個熊孩子會告密,而將暴露原因很自然地歸結於有可能還在監控自己的那些神祕存在。

可是,他們爲什麼要怎麼敏感呢?

“不過是已經亡族的種族遺產而已,我們借用過來,至少能順順利利地發展到高等宇宙文明。到那時候,就算因爲一時間卡住了,在高等文明技術支撐下,應該也足夠支持到我們重新培養出創造力吧?”這是張衍的想法。

所以,雖然在他那天人的智慧之下,通過對其它人表現出了認錯的態度,從而很快被放了出來,可張衍的心中實際上並未覺得自己哪裏出錯了。

這或許也算是天人的一個缺陷——固執。

當二次蛹化成天人之前,他們若是已經認定了某個事情或者態度,那麼二次蛹化之後,那強悍的智慧會迅速地對這個事情或者態度進行合理化,以至於其他人再想要對這人認定的態度和事情做出變更時,將變得非常困難以至於不可能。

簡而言之,聰明人往往更固執,也更容易幹壞事。

這或許也是原因之一吧。

不過……

同樣的,聰明人也更會審時度勢,讓自己不再成功之前暴露。

事實上,之前張衍會被發現,自我分析中除了被監控人員察覺外,他覺得很可能還有那莫名地對那小孩的好感導致的,否則他也不會那麼急匆匆地就將功法技巧暴露出來。而現在細細想來,那個好感似乎還真有些超出了自己的認知。

“那麼,到底是爲什麼?這個小孩有什麼特殊?還是本就是朋人小孩的特點?”

依然想不通,可張衍已經認定應該竟可能地避開那小孩了:“不確定的人和事在被確定之前,如非必要,我都還是都躲開吧。至於亞都技術……算了,既然你們不允許,那就暫時不弄,反正現在大家的生活也不錯。”

規避危險,誰都會。

可往往世間有些東西就是這麼奇特,你越想規避,就越容易遇上。

當來到自家所在街區之前,張衍卻驚訝地看見了一大片施工工地。

“我的家呢!!”已經被推平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

並非腦殘的他當然不會以爲就關了幾個月,外面就過了無盡歲月而滄海桑田;而朋族也沒啥強拆,所以當然也不會認爲自家父母已經被埋在被推倒的建築之中,所幸,鑑於他良好的表現,卻又要考慮對他的限制,靈雪大人指示技術部給他專門弄了一個可以藉由網絡進行通訊的儀器。

於是很快,他找到了父母的聯絡通道,並詢問緣由。

“小衍啊,咱家原來那條街據說要重新修建成新一代的立體式城市建築模塊,所以政府提議我們搬家,並無償提供幫助……我和你爸合計了一下,覺得這裏周圍都住慣了,鄰居都是些熟人,加上你那事已經過去了就沒想搬太遠……”

“……何況這次你工作一下子要幾個月,但主要地點距離這裏又不遠,搬遠了也不方便,所以我們也沒和你商量,就直接在周圍一個街區買了套房子,就是201街區第6號……”

“……鄰居都是好人,幫着弄上弄下沒一天時間就完成了,現在我正好休假就在家,你也快回來吧。”

“是嗎,那我馬上就到。”

閉眼通過精神力掃描確認了一下方位,爲了便於沒有視覺系統的月靈人,整個城市都裝備有精神力可以查看的標識牌,現在也方便了同樣精神力龐大的朋人,所以他很快便確認了201街區的方向。

的確不遠,竟然就在自家原來街區的幾百米距離上。

這時候他纔想起,自家所在的街區似乎就是199街區,連號碼都差別不多不是嗎?不過……

“爲什麼有種即不詳又親切的感覺?”

搖頭不知所以的張衍看了看四周,找準一個空檔飛了起來,繞過正在拆除原有模塊的199街區後,沒幾分鐘就降落在了210街區的門牌前。

隨後視線掃過這個居民區,他的臉色突然沉了下去。

“這是……”

想起來了,這不就是那個被認定應該避開的熊孩子,他家的所在地嗎?

“不會這麼巧吧~”

還在自我安慰的張衍,放開精神力查看四周,現在似乎是上班時間,居民區街道上的人很少,各個房屋內又有微弱的精神力告警裝置,以提醒現如今朋族數量衆多的朋人們不要隨意窺視別人的家庭,擋君子不攔小人,不過朋人也有自覺。

所以,張衍沒能發現什麼東西。

寧爲貴女 找準自家的門牌,他幾步飄到門外,擡頭看了看這座據說剛剛修建起來的小屋,臉上浮現出懷念的神情。

如同整個新朋島……或者說所有浮空島城市的居民標準模塊房屋一般,自家的父母選擇的依然是工廠生產的模塊房屋。

但這並非說這些模塊房屋就簡陋而毫無特色了,正好相反,兩層樓加花園加倉庫的組合既不擁擠也不空曠,恰到好處的設計正是源於網絡上無數次篩選後而留下來的模板,而自家此時這個模板,既能看到之前自家房屋的引子,又可以發現這是做出了細節改進的模式。

推門而入,通過精神力也察覺到他回來的母親,這次卻是很正常地笑着將其拉了進去,而沒有從前的複雜情緒。

隨後,就開始嘮叨些家常。

“……對了,晚上鄰居張家要慶祝張家男人和兒子都進入了幽神級,所以請周圍幾個鄰居過去祝賀。你正好也來了,咱家有你這個幽神級巔峯的撐門面,也不至於落了面子。”母親依舊是那樣持家的笑容,爲其安排着今天的事情,末了才問上一句:“哦,對了,你才結束這次封閉工作,還順利吧?別太累了。”

“放心吧,母親,不過張家……”張衍內心的不安和親切混雜的負責情緒越加沉重。

“張家啊,就是旁邊的5號,說來這家人還真是厲害,男的好像是技術員,據說就是研究靈魂級在幫助下進入幽神的人,在這個小區裏面有些人望;女的有些脫線,可人家是軍事院高級參謀,還是個幽神級中期,沒你的話,整個小區可就這女的最厲害;至於那個小孩……那可就不得不了了……”

“那個,這小孩不會叫孔歡吧?”已經快囧了的張衍,忍不住出言詢問。

“誒,你小子盡然都聽過他名字了。就是,聽說這小傢伙生出來就是靈魂級高期,沒幾個月就靈魂級巔峯了,這兩天竟然已經進入幽神級,我的天吶,這才兩歲不到啊,想當年,你剛……”

後面的話張衍已經聽不下去了,現在的他只是滿頭黑線地擡頭看了看鄰居方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與三位月靈人好友告別之後,時間已經快到黃昏,記得今天有聚會的他當然要叫上三位好友,之後還給對方那位亦父亦母的月靈人留言,便急匆匆地向家奔去。

但在途中,空幻卻減慢了速度。

“怎麼呢?”最先發現不對的是沉默寡言的月靈人,他的觀察力很好,雖然只有陰魂級,可很多細節在他的精神力下依然很難逃掉。

“沒啥,只是好像有誰跟着我們的感覺。”空幻將精神力探出,沒有發現異常,搖頭讓三人繼續跟上:“也許只是錯覺吧。”

可沒跑出幾步,他又突然停了下來急速回頭。

視線之中,一隻慌慌張張的網兔匆忙竄入牆角,以及一隻冥獄蝶突然停在樹梢做路人狀的動作,顯然逃不過本質上還是靈神級的空幻雙眼。

不過,在見到對方的身份之後,他就囧了。

“這兩個傢伙怎麼跟上來了。”

……

“話說,我們這麼做,如果讓空幻知道了不會生氣吧?”楚玲晃動着蝴蝶翅膀,一臉囧然地看着正聽取下屬彙報的靈雪,彙報中的下屬卻彷彿完全沒有注意到兩人的存在一般,還認爲眼前的核心族長在認真聽取自己的彙報。

當然,事實上靈雪的確在認真聽,只不過同樣分出了心思去與兩位主意識交流而已。

一旁的靈韻點了點頭,隨同晃動的雙耳承託着她擔憂的小臉,讓人眼前一亮。

“如果讓空幻知道,不會很生氣嗎?”

“放心吧,真要生氣,恐怕早幾天就生了。”靈雪滿不在乎地笑道,示意結束彙報的下屬離開之後,晃動着手中的文案得意地說明:“空幻可不是傻子,前段時間或許只搬遷一戶黑骨人過去還沒什麼,可連着幾戶不同種族,且都帶着小孩的家庭過去,你們認爲他察覺不到?”

“真的!那麼說空幻都知道我們知道他的存在了,可他爲什麼不找我們或者生氣呢?”靈韻好奇地看向靈雪。

“只是一種默契而已。”

靈雪苦笑着說道:“這其實還是暗血下的絆子,她說空幻就這麼放鬆太過便宜了,然後就唆使我們遷入一些需要注意的人過去,讓空幻看着,張衍是這樣,在那幾戶人家其中之一的亞都轉世也是一樣。”

“至於空幻爲什麼裝作若無其事……”

她感嘆一句,想想回答:“如我所說,他恐怕是以此表明‘我接下這些人物,但我們也不去過多幹涉他的生活’的意思,也算是我們之間的一種默契了。”

“好厲害,靈雪姐你和空幻都沒談過吧,就知道對方的想法了嗎?”

“只是簡單的推論而已。”不知想到什麼,臉色一紅的靈雪掩飾般地解釋到:“就像我們讓張衍的父母在不被直接干涉的情況之下,主動搬到空幻家旁邊一樣。”

“哦,這我也很好奇。”楚玲飄到了靈雪身前。

“其實只是依靠一些簡單的心理技巧而已。”靈雪做出瞭解釋:“利用張衍父母爲兒子考慮的心態,以及其戀家的習慣,讓本來就在進行的全城改造提前推進到原來的張衍家,然後再稍稍控制一下週圍幾個街區的房屋出售狀況,很輕鬆地就能讓他們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之下,自己搬到我們所需要他搬遷的地點。”

“而這時,唯一能夠從中找出問題的張衍正好被關着,當然沒法干涉,而搬家完成之後,這些問題就已經被清理掉,不再存在,也就不會被發現了。”

“話說,現在看來,心理學還真厲害。”靈雪這樣感嘆着。

“的確。”靈韻和楚玲齊齊點頭。

不過這時,想到什麼的楚玲突然心中一動:“對了靈雪,我有個想法,你看看可以不可以。”

“什麼?”好奇地擡頭。

“就是那個,既然空幻已經知道我們知道他了,那是否代表着我們出現在他面前也沒啥了呢?這樣的話,我是冥獄蝶主意識,反正待在哪兒都可以,是否就可以以寵物的身份進入空幻家呢?話說我可是很好奇空幻的日常是什麼誒?”

“誒!還有這個方法!”靈韻恍然大悟:“不行,我也要去!”

“……”

“你們兩個啊。”靈雪捂頭。

不過想想,將這兩個總是煩自己的傢伙丟給空幻,似乎也很符合暗血那種‘我那麼辛苦,絕不能讓空幻太悠閒’的想法,靈雪腹黑的點了點頭,一臉鼓勵地說道:“可以,只要你們確保一直維持普通動物外形,別表現的太奇怪讓空幻身旁的人發現,那麼空幻一定不會生氣的。”

“好誒!”

歡呼聲中,冒冒失失的靈韻直接閃身消失在室內,慢了一拍的楚玲鬱悶地向靈雪點頭,隨後也閃身消失,只留下一臉古怪,似乎想笑不好笑,結果一邊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一邊批閱文件中的靈雪。

……

“所以,你們兩個想要學我,體驗一下普通動物的生活,嗯……這個藉口不錯。”

剛打算點頭的兩人頓時噤若寒蟬。

不過,此時走在大街上的場景,卻是空幻一手提着兔子耳朵,一手用念力圈着冥獄蝶不讓亂飛,看起來就像是他在回來的路上順手抓了兩隻無主動物準備禍害一般,而他們之間的交流則只限於精神世界。

至於三位月靈人小孩,更是全程見證了空幻飛速抓捕兩隻動物的場景。

單看街上路人的神情,空幻覺得自己那‘熊孩子’的美名,似乎變地更加深刻了。

“算了,跟着可以,但先說好,一不準變回人形,而不準胡亂使用超出靈魂級的能力,三不準……”

“不公平,空幻你都幽神級了的說!”兔子在空幻的手中掙扎。

“有誰見過會使用念力偷蘿蔔的網兔和使用念力而不是翅膀到處亂飛的冥獄蝶?”空幻抓着長長的耳朵將一臉呲牙裂嘴中的兔子提到了面前,惡狠狠地問道。

“不幹嘛,人家都習慣了念力的說!”

“不行就是不行,不同意的話就別跟來!”空幻作勢要將兔子扔出去。

然而一直以來,他都被這些相當瞭解他的傢伙吃的死死的,現在顯然也不例外。只見狡猾的兔子反手便四肢抱在空幻手臂上,精神力中則傳來了對方的哭泣聲:“明明說了要永遠在一起的,空幻你個笨蛋!負心漢!背叛契約的傢伙……”

“……”

用還抱着一隻兔子的手捂住額頭,這下空幻算是拿這隻兔子沒轍。

好半響,等快到家門口了,他纔算是安撫好了兔子:“說好,你不準在別人面前表現出念力,而且必須時刻注意其它人的精神力掃描!”

“嗯嗯,你放心吧,我很小心的!”

怪異的網兔兩隻粗短的爪子拍向毛茸茸的胸脯,幸好空幻即時用精神力擋住,這纔沒被三位月靈人同伴發現。鬆了口氣的他瞪了不自覺的兔子一樣,得到對方可憐兮兮的表情之後,本人果斷翻了白眼。

之後,他才轉頭看向冥獄蝶。

“那麼,楚玲你也要遵守這樣的規定哦。”

“嗯。”冥獄蝶滿不在乎地扇了扇翅膀,也看不出多少誠意。

一旁的靈韻卻突然一步躍起停在了空幻肩膀上:“不公平,人家可是一哭二鬧都用上了才讓空幻你同意了的說,這隻破蝴蝶明明啥都沒做的說!”

“好了,安靜!”

沒法理清這兩個傢伙的空幻,一臉蛋疼地推開了屋門。

從這天開始,熱鬧的201街區、追求普通人生活的空幻家不得不再次新增了兩名‘動物’住客。

※※※

“三個種族主意識,一個亞都文明傳承者,一個亞都文明繼承者,一羣各族小孩……真是的,我這兒快變成託兒所了……靈雪,我希望以後別再增加了。”面對這種情況也沒法再保持沉默的空幻,不得不主動聯絡靈雪。

而他在過普通人生活時完全保密的計劃,顯然也宣告無疾而終。

辣手兵王 “果然,超出一個人知曉的祕密永久無法成爲真正的祕密啊。”

“抱歉,不過以後不會有這些了,畢竟這幾個人都太過特殊,數遍全族除了一門心思擴大星球意志範圍的8051和雙月,能夠應對的也只有空幻你了。”靈雪誠心誠意地表達歉意,不過隨後卻補充:“對了,要不要我向你彙報一下最近的情況呢?還有,空幻你對朋族改制的看法是……”

“你故意的吧?”

“不是啦,只是習慣而已,嘻嘻。”

“好了,既然還能開玩笑,看來核心族長的任務也不是多重,那我就放心了,所以就這樣吧。”空幻笑着迴應,續了續家常之後便將聯絡關上。

另一方面,與空幻結束通訊的靈雪則坐在沙發上感嘆了一小會兒,還是身爲核心族長的幹練讓她迅速恢復過來,重新將視線投向辦公桌的文件。

說是不多,可每一項都非常重要,消耗的心力顯然不在少數。

“現在亞都的問題暫時解決;躍遷引擎穩步推行,最多半年可以完成實驗……半年時間,與普米加西亞的會談還可以拖到,那麼普米加西亞也不是問題;至於內部改制,雖然有點動亂可也不大,也算是穩步推行中,那麼剩下……”

她的視線投向了專門放置在一旁,封皮爲紅色,還特別印上了甲殼般標誌的文件。

“蟲族。”

朋族歷51年1月11日,在結束了51年的新年,家人團聚之後,朋族太空部隊和白月部隊再一次大規模集結,並邀請普米加西亞代表攜帶普米加西亞母艦爲輔助或者說參觀者,展開了代號‘瓶頸之錘’的、旨在清理白月、威逼母巢的大規模軍事行動。 和煦的春風在大地上吹拂,向衆人表明着春天的到來,但也不知是雙月星氣象變化太過劇烈,還是浮空島的氣候本就如此,明明已經到了一月中旬,往日1月初就會結束的春天才姍姍來遲,以至於人們有些時空錯亂的不適,不少普通人甚至出現了感冒的症狀。

但無論冬日是否賴着不願離開還是怎麼的,對於如今已經獲得一個半生態星(雙月星和藍月)的朋族而言,單個星球的問題已經不是多大的問題。

巨大的領土級浮空島,由於朋族人口不多,而因爲空閒被改造成爲了朋族的航天中心之後,就一直承接來自朋族各個部分的地空大宗運輸業務。伴隨着蟲族被壓縮到母巢空域和白月地表之後,開始活躍起來的‘雙月星——藍月’商業民用航線,更是讓這個浮空島獲得了大量民間資本,以至於發展更爲快速。

現如今,直徑數十公里的浮空島上,已經遍佈大大小小的軌道投送器,每日貨物吞吐量都在幾十萬噸的規模。

用形象的比喻就是:純以軍用的話,這裏一天時間就可以向太空投送一支從母艦到無人機到艦隊成員再到完整補給的朋族標準太空艦隊。

而最近幾天,這裏也如比喻中的一般,除了勻出30%的量用於太空商業民用之外,剩下的吞吐量就全都交給了軍用。

也就是說……

“喲,早啊,市長大人!”一名穿着看起來和普通技術工沒什麼兩樣,卻氣質非凡的朋人,向着遠處正漫步走入空港區的中年非能量化朋人揮手:“今天怎麼又到空港來了,工作很清閒麼?”

“你這叫什麼話。”笑罵對方,市長擺手迎了上去:“還不是因爲最近的運輸任務重,上面督促的緊,雖然我也相信你這小子的管理雖然不是很夠,但調劑調劑下屬是沒問題,可總要做做樣子,否則被那些提一句可就不好了。”

雖說整個浮空島被作爲航天中心,單一化專屬話的方向,讓其一開始只是如工廠附屬而非城市。但伴隨其不大擴大,留在這裏工作的人就越來越多,現如今單單航天中心的直接工作人人數就接近七千;而由於是長期工作爲免寂寞,這些工人的家屬大多也搬了過來;再考慮這些人的生活和工作,理所當然地就要發展其它服務類產業;然後爲了就近運輸,一些小型的大氣層工業廠也搬遷到了這裏。

於是,久而久之,這座浮空島雖說不是以前那十座領土浮空島,但人員竟然也達到了三萬左右。

雖然其中的朋人數實際上只有七千多,但即便如此,人口增長之下同樣需要政府的管理,於是就有了這位市長。

雙方嘮叨了些日常之後,視線投向又一次投送器啓動之下被突然送入太空的大型運輸模塊,市長將話題轉入了正事:“說起來,昨天送出去了多少?”

“十二萬噸吧。”

因爲不是正規詢問,這位穿着普通的航天空港管理員籠統地回答到:“運了整整三套最新式戰艦的模塊就佔用了三萬噸左右的運量,然後一批無人機又佔去了整整七萬噸,剩下兩萬噸包括了彈藥、生活物資、以及一批新畢業的學員……”

“今天呢?看那一大堆東西,昨天好像還沒有,這次到底要運多少上去啊?”市長指向了遠處的物資堆放區。

在那裏,此時已經堆起了小山般的物資羣,然而這還只是此刻凌晨的場景。天空中,那些彷彿骨架般的重型物質搬運船,每個雖然只有千噸左右的本體,但實際運量卻都在萬噸規模,現在單單物資堆放區上空就有六艘,而遠處的天空中還有六艘。

至於那些運量在萬噸以下的各式運輸船,倒是因爲標準化而沒有多少,只有少部分在空港內部飛行,但即便如此,也算得上是遮天蔽日了。 浮光深處終遇你 若非整個島內市民都是與這個空港有關的人員,否則指不定已經有人向市政府投訴,要求更改物質搬運線路,甚至調整物資堆放區位置了。

即便是現在,擡頭看着天空中除了投送器投送區域外都是浮空船的天空,依然讓人震撼不已。

“這就是我們朋族啊,正在向宇宙穩步推進,卻又勢不可擋的朋族。”

“不過說起來,雖然政府沒有提醒,可最近連續不斷增加的都是軍用物資,看來過不了幾天就會有大的動作了吧。”空港管理員好奇地詢問。

“嗯,不過具體我也不清楚。”市長搖頭:“現在也就那兩個目標,到底是先打哪個還是一起打,反正都會開打的吧。”

逆襲大清 “的確。”

兩人默契地點頭,齊齊透過空曠的投送器上空,越過那些被投送而出的貨運箱體看向了宇宙空間。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