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張謙好像根本沒聽到系統的話一樣,沉思了一下之後說道:“對我來說,我當然是覺得善人要有好報,惡人要有惡報,但是有一句俗話說得好‘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屍骸’,所以我認爲怎麼對待沒有用,因爲我不是天。”

2020 年 11 月 3 日

系統氣的想說mmp。

人家問什麼你回答什麼就是了!胡扯什麼!

還你是天?你是狗-屎!

女聲沉默了一下問:“就這些?”

系統無語了,這個女聲顯然很不滿意張謙的回答!

廢了這次!

卻沒想到張謙說:“當然不止這些。如果我有能力,那我就要讓那些做善事的人知道,他們行的善是會有好報的,同樣的,我也會讓那些作惡的人知道,作惡的後果和代價是什麼!”

“是什麼?”女聲問。

“萬劫不復!”張謙暴戾的本性顯露了出來,“作惡的人憑什麼好好的活在世上?而行善的人爲什麼不得善終?我不相信這個世界是邪惡的,我更相信這個世界是美好的!但我也知道,惡人就像光明下的陰影一樣,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但是如果我有能力,那麼我會在我的有生之年,用盡我畢生之力,懲惡揚善!讓這個世界更美好!” 說完這番話之後,現場的氣氛立刻變得安靜了。

張謙覺得挺舒服,最起碼把自己心裏想說的說出來了。

“爲何不是以理服人?卻要讓其萬劫不復?”女聲突然帶着笑聲問道。

張謙這腦門子立刻就出現冷汗了,對啊!在自己的幻想中,自己並不是一個暴力狂啊,對待壞人對待敵人要以理服人的啊!

系統:“你丫現在才反應過來啊。”

張謙擦了擦汗,女聲又說:“既然剛纔你提到了‘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鋪路無屍骸’這句話,那你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嗎?”

“這句話…表面上的意思是‘殺人放火的都戴着金腰帶,都是些有錢有權有勢,身份地位超然的人;而修橋鋪路的到最後卻連個全屍都沒有’。”

“那深層的意思呢?”

張謙輕笑了一聲:“我覺得深層的意思,其實就是佛家中的‘因果輪迴’。這兩種人互爲因果,這輩子修橋鋪路,造福了很多人,到最後卻沒有個好下場,而被他造福的人這輩子就虧欠了他許多,以至於要下輩子償還;而修橋鋪路的這個人因爲這輩子做了這種好事,所在到了下輩子就託生成了殺人放火的金腰帶,那些被他打殺的就是這輩子他造福的那些人。”

“同理,他下輩子兒孫滿堂有錢有權,但卻殺人放火作惡多端積累下了惡果,所以下下輩子又變成了死無葬身之地的修橋鋪路的人,吃苦受累一輩子造福許多人卻不得善終,就因爲他上輩子做了那麼多的惡事!整套下來就是佛家的一報還一報,輪迴因果。”

女聲笑了:“那麼按照這套理論,世間根本沒有惡人,惡人上輩子是善人,他之所以作惡是因爲上輩子那些虧欠他的人要償還他,對嗎?”

張謙也笑了:“我認爲,完全不對。”

“哦?”

系統已經無語了,特麼愛咋咋地吧!

老子說話你也不聽,完全按照你自己的理論來,那就隨你的便吧,失敗了活該!

“地府有忘川,喝過忘川水,就會忘記前生的一切,那麼當他出生在這輩子的時候,他怎麼會知道上輩子他是什麼人?那些被金腰帶禍害的人也不記得上輩子的事,所有人都是從零開始,每個人擁有的都是嶄新的人生,憑什麼要爲上輩子的自己還債?”

女聲沒動靜。

“上輩子的債上輩子就應該還清,這輩子的債也應該這輩子還清,現世報就是這個道理!”

“把什麼事都拖到明天,甚至寄託於來世,那不是男子漢大丈夫該乾的事!今生的善,今生報答;今生的惡,今生懲罰!”

說完這麼一大通之後,張謙覺得編不下去了,也該做個結束語了,於是稍稍的緩和了一下情緒,用一種嚴肅的不容置疑的語氣斬釘截鐵的說道:“一萬年太遙遠,我只爭朝夕;來世虛無縹緲,我只爭今生!”

“好。”女聲笑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實你並不是一個很仁慈的人,相對於仁慈的用和平的方法解決惡,你更傾向於用極端的暴力去摧毀。”

“額其實我…”張謙剛要說話,就被女聲打斷了:“你不用多說了,我已經看透了。”

萌妻V5:總裁要抱抱! 系統啥也說不出來了,只是一個勁的嘟囔着mmp。

張謙也不說話了。

女聲沉默了一小會之後說:“雖然,你並不是一個仁慈的人,但是現在的惡已經完全不同於古時,也許我也應該換一換我那古板老舊的思想了。”

張謙一愣。

系統也愣了。

又沉默了一小會,女聲笑了:“小友,今次與汝相談,吾心下甚歡。如此,吾便將羽之神力授之於汝,望汝好生利用,另,望汝恪行本心,懲惡揚善,守護人間之安寧!”

張謙大喜過望,但還是保持着一副很冷淡很牛b的姿態:“你放心交給我就行了,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如若他日,汝之心受薰而變,吾必將收回神力,且會當即斬汝不留,切記!”

張謙渾身一抖:“不會不會,絕對不會你放心吧。”

“如此,甚好。”

說完,張謙的右手突然傳來了燙的讓人難以忍受的熾熱溫度,他趕緊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幾片羽毛化作火光,嗖嗖的鑽進了他的掌心,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鑽進了他的丹田裏!

隨後丹田內就轟的一聲爆發出了一股子難以言喻的熱度,瞬間燃遍全身!

“此乃朱雀火羽之神力,能保汝暢行無阻於任何極冰地帶,且會與汝元神相融,增強汝之實力。”女聲說,“希望你好生運用,待到世間遍地不平之時,以汝羽之神力,燃森羅,焚萬惡!”

“多謝!我肯定不會辜負你的!”

“望君勉之,告辭。”女聲柔和的說。

“告辭。”

張謙這倆字還沒說完就聽到女聲用很小的聲音嘟囔了一句:“唉終於把這玩意送出了…一下子說這麼多話真累,睡覺睡覺。”

張謙和系統當場石化。

沉寂了許久之後,張謙才結結巴巴的問系統:“這個…這個女聲…是朱雀?”

“差不多,朱雀是母的。”系統說。

“……她這最後臨別的這句話…”

“你別多想,人家也沒說你。”

“我知道她沒說我,但是…刷新三觀了…”

“咳咳。”系統說,“先別想那些沒用的了,朱雀把她的羽毛的功能說的太籠統,我再替她說一遍吧,朱雀羽力量無窮,現在已經融合在了你的體內,以後的你基本上就不用害怕冰這一類的法術了,當然了,太厲害的你也受不起,畢竟只是幾片羽毛罷了。還有,從現在開始,只要你想,你所有的攻擊都可以帶上火屬性,而且是比較強的火屬性,尤其是你的三才神火訣,威力已經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另外,吸收朱雀羽之後,我也從朱雀羽的能量中提取出了很可觀的能量點,而且並沒有傷害到朱雀羽的本源力量。雖然遠不夠你升級,但是……也不少了。”

張謙興奮的握緊了拳頭:“好!那勞資就用這朱雀羽燃森羅,焚萬惡!”

“焚個屁,先把另外三樣也收集了再說!” 稍後,張謙通過瞬移功能瞬間來到了西邊的銅陵谷。

系統說:“剛纔真的是爲你捏了把汗,我說你小子,翅膀硬了想飛是吧?爲什麼不按照我說的來?”

“按照你說的?你說什麼了?”張謙一愣。

“我提醒你別亂說,按照我說的來,我說一句你說一句,你難道沒聽見?”

“我還真沒聽見!”張謙說,“從朱雀開始跟我說話的時候,你就一句話都不說了,我還以爲你是想讓我自己解決呢!”

“……看來朱雀應該大概可能是感應到了我的存在,所以把我給屏蔽掉了。”系統說完之後小聲嘟囔着:“這娘們….”

張謙笑了:“我突然覺得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啊。”

“啊?”系統一愣。

“你看,先前你說起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仙魔甚至神魔,你從來都不帶敬稱,別說不帶敬稱了,菩提祖師你喊他‘老東西’,朱雀你又喊她‘娘們兒’,別的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我覺得你是個了不起的傢伙。”

“菩提本來年紀就大,我喊他老東西有什麼不合適的?朱雀難道不是個娘們?”系統反問。

“……你幫我感應一下吧,看看這裏有沒有聖獸的物件。”

“進洞。”系統說。

銅陵谷也有一個山洞,名字叫做銅陵洞,洞穴逼仄幽深,最窄的地方張謙只能側着身子才能過去。

走了幾分鐘系統也沒個動靜,張謙有些不耐煩了:“我說,有必要這麼麻煩嗎?像在清山陵那邊那樣把這破地方砸爛不行嗎?”

“那樣更麻煩,”系統說,“你還記得你挖了多久吧?”

“額…”

“鬼王既然專門在這弄了一個洞窟,那八成白虎牙就在這裏。你要是不想像之前那樣挖那麼久的話就老老實實的往裏走。”

“那我不挖行不行,我直接把山洞連同白虎的那個法陣一起轟爛怎麼樣?那樣我就能不用破陣石直接拿到白虎牙了吧?”

極品異能學生 “你對陣法一點都不懂啊!”系統說,“別的陣法也許能用蠻力破壞,但這種守護陣法絕對不行,一旦蠻力破壞,那麼陣法守護的東西也極有可能會被破壞,只能用破陣石砸。”

“那用破陣石砸不算暴力破陣嗎?”

“你是傻子嗎!破陣石破陣當然不算暴力破陣!要不然它幹嘛叫破陣石!叫破壞石算了!”系統吼道。

“說話就說話你嚷嚷什麼。”張謙嘟囔着。

又走了差不多十分鐘,逼仄的穴道終於走完了。

眼前出現了一個人工開鑿的石室,只不過石室內一片漆黑,張謙打出一團火焰照亮了整個空間。

石室內的巖壁和洞頂都呈不規則的亂石形態,只有地面被打磨的十分平整,系統沉默了一會,突然說:“應該就在這下面沒錯了!我能感應得到!”

“好!”張謙興奮的瞪大了眼睛,命令分身開始往下挖洞。

但是隻挖了幾分鐘,一個分身就挖不動了,緊接着,張謙就看到一道鋒利的白光閃過,這個分身就被無聲無息的切成了兩半,最後消散無形。

“我靠!什麼情況?”張謙嚇得趕緊帶着剩下的分身後退。

系統則是有些激動的說:“四聖獸,以五行相生,青龍屬木,木生風,吹散世間萬惡;白虎屬金,金生刃,斬盡世間妖魔!沒錯,按照這個法陣來看,這裏的東西肯定和白虎有關!肯定是白虎牙!”

張謙慢慢吞吞的走了過去,伸頭一看,果然,分身們也是挖出來了一塊石板。

只不過這石板是金色的,而且金光閃閃,只是看上一眼就好像有無數金色刀刃迎面砍來!

“破陣石!”張謙讓七個分身升到半空,捏着破陣石對準石板一陣狂砸。

鑽石契約:黑帝的二手新娘 砸了幾波之後石板轟然碎裂,張謙跳了下去,果然,這裏面的佈置和朱雀羽待的地方差不多,也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石室。

石室中央擺放着一個石桌,桌子上放着一顆白色的尖利的牙齒。

他剛往前走了幾步,突然一道金色的半月形光芒刀刃從白虎牙中飛射了出來,朝着他砍去!

他吃了一驚,趕緊躲避。

“退!”系統說。

張謙趕緊往後退,白虎牙沒再發出光芒刀刃。

“這咋辦?還是像對付朱雀那樣搞?”張謙問系統。

“白虎這個不行,”系統說,“你也看到了,一旦你離它近了就會被它砍成五花肉片。”

“我沒那麼肥。”張謙翻了個白眼。

“這只是個形容!只是個比喻!”系統又吼了起來,吼完之後系統冷靜了一下,說:“白虎之力太過霸道,但是……你現在有了朱雀之力,你根本不用怕,畢竟白虎和朱雀的關係確實比較好……這樣,你把朱雀之力運到你的右手,然後對準那顆白虎牙打出一道火焰試試。”

“有用沒用啊?”

“應該有用。”系統說。

張謙打出一道火焰,準確無誤的命中了白虎牙,白虎牙突然金光大作!

還沒等張謙反應過來,他就覺得眼前一黑,整個人不能動了。

“你就是那個得到了朱雀之力的人?”一個粗獷的男聲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是我。”張謙說,“您就是白虎?”

“哼,實力這麼弱!爲什麼朱雀會看上你這種人?”

“額……您說的‘看上’是什麼意思?”張謙問。

系統說:“你…你敢這麼跟白虎說話,你想怎麼死吧!”說完他纔想起來,估計張謙也聽不到他說話,只能嘆息一聲。

“哼哼,你這個小子倒是有點意思。”白虎說,“我也不廢話了,問你一個問題你來回答!”

“好!”

“我的問題很簡單,假如,有一個人無緣無故捅了你一刀,你問他爲什麼捅你,他說不爲什麼,就是要捅死你,你會怎麼做?”

“那還用說?”張謙連思考都沒思考,“我沒招他沒惹他,和他無冤無仇,他憑什麼無緣無故捅我一刀?還要捅死我?呵!這種人他捅我一刀我捅他十刀,他要捅死我那我不但要捅死他,還要讓他魂飛魄散!”

白虎沉默了,就在張謙以爲這事要壞的時候,沒想到白虎突然說:“行,老鐵,沒毛病,我的牙送你了。”

張謙蒙了,這麼簡單?! 白虎牙化作一道金光飛進了張謙的體內,張謙只覺得體內的鮮血流速瞬間加快,有一種噴薄而鋒芒畢露的力量在他的四肢百骸內穿梭不停。

“這就是白虎牙的力量?好厲害!”張謙忍不住驚歎。

“我的牙是我身上最有攻擊力的地方,”白虎說,“當然厲害,所以我把它送給你,希望你能快意恩仇,殺盡世間那些作惡的、毫無理由作惡的、毫無理由作大惡的人,以最殘忍的方式!”

“別信什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更別信什麼惡人會跟你講道理甚至聽完道理會幡然醒悟,他們醒悟個屁!只有全部殺掉,讓他們魂飛魄散才能算是徹底除惡!”

“沒問題!”張謙來精神了,“我一直以來就是這麼想的!惡人就是惡人,什麼轉性向善放下屠刀,轉性了放下屠刀了就能變成好人了?就能把過去做的惡一筆勾銷了?”

“美的他吃-屎!必須得殺!”

“哈哈哈哈!”白虎放聲大笑,“對!就是這樣!看起來咱們是一路人啊!”

“那是自然!咱們都是嫉惡如仇的人!”

白虎突然止住笑:“哼,我真是奇怪了,像你這種性格,怎麼會得到朱雀的信任的?”

“額…”張謙立刻笑不出來了。

“算了算了!”白虎似乎有些不耐煩了,“東西送你了,你走吧,以後別用我的力量作奸犯科,否則我弄死你。”

說完白虎就沒動靜了。

張謙眼前的景象恢復了,身體也能動了。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翻了個白眼:“這白虎,真有意思!”

“四聖獸中,白虎是最好戰的。”系統說,“但是他的性格很詭譎,很讓人捉摸不透。”

“看出來了。”張謙說。

“白虎牙蘊含着白虎的力量,”系統說,“吸收之後你的力量和攻擊力會大幅度提升,同時,你的爆發力也會極大增強。另外,在你使用武器的時候,攻擊力會增加的更多。”

“就是個增加攻擊的buff。”

“差不多。”系統說,“別廢話了,去下一個地方。”

按照來時走的路,張謙下一站又飛到了北方的泉歸山。

這座山沒有山洞。

泉歸山是一座白色的石頭山,周圍的地面也是白色的石頭地面,山不怎麼高,頂多算個小嶺子,山腰上掛着一簾瀑布,瀑布下面是一彎清泉,清泉的旁邊立着一塊石碑,石碑上刻着‘不歸泉’三個字。

泉水很清,也不深,而奇怪的是,這座泉水雖然面積不小,但是卻不深,裏面的泉水也沒往外流,但是瀑布不停的流,泉水卻始終保持着一個穩定的水位。

“玄武甲就在泉水下面。”系統說,“挖吧。”

張謙深呼吸了一口氣,一揮手,七個分身呼呼的衝了上去。

雖然不歸泉下面全是白色的岩石,但是卻不怎麼硬,輕輕一挖就能挖的動,隨着分身們不停的挖掘,泉水不斷的充盈進分身們挖出的大坑裏。

挖了十幾分鍾後,不歸泉中突然冒出了藍色的光芒,張謙一愣,緊接着一股冰冷的寒氣從分身們下面的藍色石板涌了出來,頃刻之間就把分身和整座泉水全都凍住了。

“這是玄武之力,用朱雀之力就能抵消,就能讓冰融化。”

張謙趕緊讓分身們發動朱雀之力,一道紅光閃過,寒冰迅速消融,分身們也跑了出來。

飛上天空,對準了泉水扔了幾波破陣石,轟的一聲,藍色石板炸裂,張謙順利的進去了。

四四方方的石室中氣溫很低,張謙哈出了一口白氣。

石室正中央的石桌上擺放着一片小小的六角形的土黃色龜甲片,石室裏的寒氣就是從那上面散發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