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人,冷漠、凄清、又惆悵。

2020 年 11 月 3 日

他的劍,孤傲、滄桑、又寂寥。

六個直播間的百萬觀眾鴉雀無聲,不少人默默取消了對倒地主播的關注,度娘搜索起一個叫萬劍一的ID。

歐陽凡一支煙抽至火燒煙嘴,捂著心臟開始打掃戰場。

後面來的五個主播先攻擊他變成紅名,是以被殺后各爆了一件裝備,四件紫裝,一件傳承。

忍住,不能笑,這麼多觀眾看著呢。

歐陽凡繼續裝作不屑的樣子走到賞金秀士的碎肉旁,頓時再也憋不住打起擺子。

狗比,叫你屠萬是為雄,一身裝備全爆出來了吧。

歐陽凡流著哈喇子將賞金秀士爆出的全身上下十件裝備收入囊中,地上卻還閃著一道粉色的微弱光芒。

那是……

歐陽凡雙手顫抖地將粉色的神秘事物捧起,竟然是——

「屠萬是為雄(神級稱號)」

介紹:屠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累計殺死一萬個玩家獲得。

特效:殺死的玩家屍體不會刷新,變成靈魂狀態的玩家需要回到屍體旁邊才能復活。

……

哈哈,叫你犯賤,人賤有天收吧!這下把稱號也爆出來了。

歐陽凡喜不自勝,哪還會去懷疑當下這一幕與稱號無法掉落的系統設定相違背。

只可惜不能早點入手,否則歐陽凡不介意讓這六個賤人試一試被守屍的滋味。

卻在這時,一隻白皙到不像男人的手伸到了歐陽凡面前:

「拿來!」

歐陽凡抬頭一看,居然是重樓那個死娘炮,身後還跟著兩個摳腳大漢,叫什麼白衣勝雪、錦衣夜行。

你TM怎麼不叫善解人衣呢,歐陽凡可不知道這二人的來頭。

「我憑本事爆到的,為什麼要給你?」

歐陽凡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樣完全不將重樓三人放在眼裡。

重樓還未爆發,身後的白衣勝雪卻是率先忍不住了:

「尼瑪,我乾死你丫的。」

說完便要喂歐陽凡吃一道劍氣,這貨居然也是劍魂。

「拔刀!」

歐陽凡怪叫一聲突然作出拔刀動作,重樓立馬影分身+切割暴退老遠,白衣勝雪和錦衣夜行兩個劍魂也用出三段斬不要命地狂奔。

誰知歐陽凡只是擺了個動作裝裝逼而已。

「瞧把你們嚇的,再過來老子的刀可翻臉不認人了。」

歐陽凡看著已然嚇傻的重樓三人心裡偷樂不已,優哉游哉地吹著口哨漸漸走遠。

「老大,咋整啊?」白衣勝雪望著歐陽凡的背影眼中露出濃厚的興趣。

「乃一組特(做掉他)。」錦衣夜行不愧是經常研究島國文化的人,一口鳥語說的出神入化。

被他們稱作老大的重樓此時卻蹙著眉頭,根本沒心情去搭理這兩貨,發了條消息給現實世界中的余秋雨便下線了。

天穹大樓技術部樓層的余秋雨嘴裡的香煙放反,把煙嘴點燃了還猶不自知。

「送君天理居然……失手了。」

不過要不是重樓一心想看歐陽凡好戲沒有動手,哪會輪的到歐陽凡爆出那個稱號。

「小王啊,盯著點這個萬劍一,要是和賞金秀士一樣的為人你就再去聯繫送君天理,如若不是,那就……便宜他算了。」

……

且說重樓幾人走後,歐陽凡又鬼鬼祟祟地折回了10086新手村。

村外的草藥刷新點,為誰而煉金此時正撅著小屁股在採藥,布甲長褲勒的太緊圓形畢露,讓歐陽凡偷看的老臉通紅。

為誰而煉金髮現身後有人以為是賞金秀士又殺她來了嚇的一陣花容失色。

「咳咳。」歐陽凡連忙擺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樣,「煉金啊,到叔叔這邊來。」

為誰而煉金疑惑地接過歐陽凡發來的組隊邀請,隨即歐陽凡便帶她來到了亂墳崗的副本大門。

「你掉這麼多級也算是因我而起,我想我必須對你負責。」

歐陽凡一番話說的大義凜然,卻讓沒什麼經驗的為誰而煉金羞紅了臉。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歐陽凡帶著為誰而煉金狂刷15級副本,曾經折磨得他欲仙欲死的亂墳崗副本如今不到一分鐘就能通關。

boss血屍一撲出來歐陽凡便是一個破軍升龍擊將它頂飛,然後刷刷刷里鬼劍術砍上一記,boss即將落地時再接一發狂風劍氣繼續浮空,最後狂風絕息斬痛、痛、啊痛將boss直接砍翻。

為誰而煉金望著歐陽凡拉風的打怪模樣眸子一陣輕顫,小臉通紅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一個小時時間歐陽凡帶著為誰而煉金刷了60餘次副本,又有新手村之光稱號50%的帶妹經驗加成,為誰而煉金直接坐火箭一般從8級升到了20級。

「萬大哥,真的很謝謝你。」為誰而煉金小臉上滿是崇拜。

「誒~行俠仗義乃我輩份內之事,姑娘大可不必如此。」歐陽凡擺了擺手目不斜視。

「要不以後萬大哥缺藥水就從我這拿吧,我的鍊金術可是很強的哦。」為誰而煉金說罷秀出一個副職業稱號——

諾頓的乖徒弟(稀有稱號)

介紹:乖徒兒啊,來給為師按個腿,對對對,就是那裡……輕點輕點……

特效:煉製諾頓系列藥劑時所需材料減少30%。

……

歐陽凡一看稱號屬性差點給為誰而煉金跪下了,這小妞絕對是未來的藥水大奸商啊。

正好無恥之徒稱號的影響讓他從NPC手裡買葯需要多花20%的遊戲幣。

「要得要得,那我就定期帶你練級吧,不然你採藥都不安全。」

當下兩人談妥后都是紅著臉從副本里退出,彷彿在裡面做了什麼不可見人的交易一般。

為誰而煉金直接便發了一大堆藥水給歐陽凡,其中還有幾瓶初級力量藥劑,60秒內增加10點力量。關鍵時候喝一瓶更持久。

告別為誰而煉金后,小強也正好上線,襲人暖和萌妹兩兄妹不知道又鑽去哪旮沓練級去了,正好不會成為他的燈泡,歐陽凡喜聞樂見。

趁著趕路回曙光城的時間,歐陽凡順手把爆到幾個主播的15件傳承和紫裝全部拿出來打算分解,然而一看其中的一些傳承部件的屬性歐陽凡頓時一陣口水狂咽。

TNND傳承就是傳承,單件屬性雖然和普通紫裝差不多,但一但湊齊套裝效果甩紫裝幾條街,和他身上的綠裝套一比就更加不得了了。

歐陽凡當下雖然還是捨不得綠裝套的技能強化效果,但還是有了想入手一套傳承的想法,PK帶綠裝,打怪帶傳承豈不美哉。

可惜15件裝備中沒一件適合他的,只能忍痛全部分解,解封后的裝備就是如此讓人無奈。

好在這15件裝備屬性都還不錯,居然出了兩塊強化石,加上之前用99塊碎片合成的那一塊歐陽凡便一共有了三塊。

那麼問題來了,25級的綠色追命套裝到底該不該繼續強呢? ?領過校服和學習備品以後,優姬很認真地帶著伊澤參觀校園,.

「這個是月之寮,夜間部的同學都會在這裡生活。平時大家都是分開的,所以澤同學有什麼事都不要擅自進入那裡面,更不要跟裡面的人有過多的接觸,這事校規哦。」 冷少終結者 優姬一路上不停的在說,也不嫌累。

伊澤很佩服眼前這個小姑娘的肺活量,雖然她說的自己都懂,但還是很有耐心地聽著「黑主同學不是總和他們接觸嗎?這樣做難道不違反校規嗎?」

「那個是不一樣的。」優姬連忙解釋道「身為風紀委員,職責就是防止夜間部和日間部的同學過多接觸。如果在正常情況下,我是不會濫用職權和夜間部的同學交流的。兩個部的同學對彼此產生好奇是難免的,但是為了學校的秩序,還請澤同學遵守規定,這也是為你的安全著想。如果給你帶來不便,還請您見諒!」

俏麗的臉紅暈密布,似乎自己做了十分可惡的事情,一個勁的向伊澤道歉。

伊澤看著不斷鞠躬的少女,眉梢不可抑止地抽了抽。

這算是……風紀委員的特色嗎?

「你們在幹什麼?」不帶任何感情的問句突兀地在旁邊響起。

伊澤和優姬轉過頭一看,玖蘭樞和一個金色頭髮笑意吟吟的青年。青年率先向他們打招呼:「優姬又在幫助同學嗎?」

優姬笑著和青年搭話「是啊,一條同學和樞學長要出去嗎?」

「沒有,只是遇到一起出來而已。我要去接某個睡在路邊的傢伙,玖蘭學長應該只是順路送我一段路吧。」微風徐徐吹拂著一條拓麻鬢角的髮絲,笑意與陽光交相呼應,好像能把暖意直接射·進人的心底。「夜間部的事情令你費心了,優姬要好好照顧自己,我先走了。」

優姬活力四射地沖一條拓麻揮揮手,開心地看向玖蘭樞「樞學長。」

羞澀的樣子,完全看不出剛剛和伊澤對話時,那種成竹在胸。

玖蘭樞的嘴角翹起一抹淺淺的弧度,伸手拍拍優姬的頭,眼裡有種類似於寵溺的光芒「優姬,不要累到自己。」

「嗯,我會記得的。」

直到玖蘭樞走開很久,優姬還是沉浸在臉紅紅,神遊太空的狀態中,連伊澤前幾次喊她,她也沒有聽到。

「你的樞學長回來了。」

上一秒還沉浸在幻想里無法自拔的少女,猛地抬起頭,左右尋找「在哪裡?」

「.」伊澤不禁低低地笑起來。

發覺伊澤故意逗她,優姬反而不再害羞,只是有些失落又尷尬地走在前面,繼續帶路「不是因為你想的那樣……樞學長是個很好的人。」

假如我們再相遇 「很好的人?」伊澤慢慢地重複,每個字都好像在舌尖上繞轉數次才吐出來,細細玩味著。想到剛才玖蘭樞一眼都沒有看向他,渾然陌生人的態度,他轉眼問道「你剛才不是說不會和夜間部的人有過多的接觸嗎?難道那個樞學長對你來說是特別的?」

「不是的!」優姬馬上反駁。光顧著澄清自己和玖蘭樞的清白,反而忽略了伊澤的異樣。

或許是情緒太過激動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過了好久,才開口說道「我和樞學長已經認識很久了。沒有進入這個學校之前,或者說,因為和樞學長相遇,才會來到這所學校。」

伊澤雙手插兜,似乎沒有太在意優姬在說什麼。

這樣的態度反倒令優姬自在起來,放鬆過後繼續說「我小時候家裡遭遇了一些很嚴重的事情,在我看來是一種很難遺忘的災難。 狼性總裁狠狠愛 御蝶傾城 可是我對那個時候的記憶完全想不起來,也不知道以前的我是怎麼生活的。在那種無助的狀況下,是樞學長將我解救了出來。」

那個冷酷的男人竟然會幫助陌生人,伊澤挑挑眉,笑容玩味。

優姬陷入了回憶之中,或許是一直以來想要對玖蘭樞表達感激的心情卻無從說起,所以當有人問起,提問的那個人又讓她莫名地想要傾訴的時候,她毫無保留地全盤托出「那個冬天很冷,整天下著純白的大雪。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森林裡,後來遇到了要襲擊我的吸……怪物。後來就是樞學長救下了我,然後他把我帶到他朋友?骼硎魯ぜ遙?簿褪俏蟻衷詰難?訃依鎩@硎魯な樟裊死蠢?幻韉奈遙??敲揮惺嘌cぃ?兔揮邢衷詰奈搖□1o年前發生的事全部都是我人生的開端……」

「沒錯,」優姬的眼睛里突然閃過一絲堅定的亮光「樞學長就是我人生的開端。」

少女還沉浸在往事中無法回神,伊澤卻在看向少女的時候,眼神晦澀一變。

襲擊她的應該就是吸血鬼……雖然知道少女不會對自己撒謊,只是多少會隱瞞一些東西。不過這裡面卻有好些可疑的地方,她為什麼會出現在森林裡?為什麼會失去1o歲以前的記憶?還有,吸血鬼為什麼會特意前往森林去襲擊她?換句話說,沒有挑人群集中的地方,反而挑在荒無人煙的森林,這隻有一種解釋——那個吸血鬼絕對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去救她的玖蘭樞,也太過巧合了……解救少女的舉動又有什麼樣的意義,恐怕只有玖蘭樞自己知道了。

伊澤輕輕彎起嘴角,那雙暗金色的眸子里流淌著淺色的光「這麼說來,你真應該好好謝謝他。」

「嗯,那是當然。」優姬連忙點頭,來表達自己的決心「如果零也像你這樣理解我就好了,他總是對樞學長還有夜間部充滿敵意。」

「零?剛才辦公室里站在你旁邊的人嗎?」伊澤想起他們第一次在小巷裡見面的場景,很容易讓人記憶深刻的小孩。

「嗯,他和我一樣,也是理事長收留的。只是……不太願意表達自己吧,其實他的人很好的。」優姬強自解釋著,隨後又低下頭,表情難過地低聲說:「他……還是沒有從過去走出來吧。」

儘管伊澤不能理解優姬那種為人擔憂好像身受百倍痛苦、杞人憂天的模樣到底是為了什麼,可出於禮貌,他還是回應「不會,我對零很感興趣呢。」

「啊?我……我是說,零對陌生人有些抵觸,要是他做了冒犯你的事情,請你不要太在意。」

伊澤儘力在控制自己的表情,這女人到底哪隻眼睛看到零冒犯自己了?!她真的是在幫零,而不是因為和零有仇故意摸黑他嗎?!

還在為零道歉的優姬不會想到,伊澤已經決定以後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免得也被「好心」的摸黑掉。

不顧優姬之後的挽留,纏著自己說要介紹剩下來的地方。伊澤禮貌地拒絕了她的陪同,獨自一個人在偌大的校園裡四處閑逛。

不得不說?黑主學院真的很大,伊澤居然忘記了出口在哪裡,走著走著,莫名其妙地來到了養馬的地方。

馬廄里很寬敞乾淨,裡面的馬有黑色也有白色的。伊澤對動物不太感興趣,可是此時也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他又不想浪費體力口舌尋找出口,只好走進去打發時間。從某種程度來說,和動物呆在一起總比和人呆在一起,讓他更自在一些。

走進去沒幾步,白色的那匹馬突然前蹄高抬,警告似地沖他噴氣,不許他再向前一步。

伊澤正在琢磨著這匹馬是不是有地盤意識的時候,突然發現馬蹄後面稻草堆里,躺著一個穿著黑色制服的學生。

難道這傢伙是在保護他嗎?

零本來是打算來這裡休息一會,可是沒想到有人突然的闖入,打擾了他原本的好眠。心裡冒出一層火氣,一直壓抑著吸血的衝動也趁亂洶湧而上。向著草堆裡面挪了挪,手裡惡狠狠地抓著血液錠劑,想要把它粉身碎骨一樣。

心裡不耐煩地等待著那個莽撞的人快點離開,他現在失控的樣子,很有可能會襲擊到人類。想到最終要吸食鮮血,胃裡就翻湧起強烈的嘔吐感,厭惡到骨子裡。

「零?」伊澤只是看了一眼,就明白零恐怕是要吸血了。

被鮮血的味道吸引住,那種感覺就像是在飢餓的人面前放上香噴噴的飯菜一樣,無法控制最自然的欲·望,只能遵循本能動作。

零眸色一暗,瞬間撲倒伊澤,張嘴就要咬。

沒想到伊澤的力氣出乎零的意料,竟然單手支開了零的頭「怎麼?壓制不住自己的心性了嗎?」

吸血的動作猛然一頓,紫眸里閃過一絲清明。

慢慢地放開伊澤的肩膀,零頹然倒在一旁,良久捂住額頭淡淡地說句:「抱歉。」

白馬不爽地瞪著伊澤,似乎零無力的樣子都是因為伊澤。

伊澤無奈地拍拍肩膀上的草屑,好奇地看向零「喂,你剛才怎麼了?」

零剛才失去心性,根本記不住伊澤到底說了什麼。這時反倒急於隱瞞自己的異常「可能是睡糊塗了,你沒事吧?」

「你的起床氣很大嗎?」伊澤向零那邊湊了湊,暗金色的眼睛里泛著清澈的光,似乎只是單純的好奇「學校的作息很繁忙嗎?還是風紀委員才會休息較少?你的黑眼圈好濃哦!」

零有些生硬地低下頭,防止伊澤地進一步觀察,態度也冷硬起來「走開!」

「哦哦。」伊澤貌似很懂地點點頭,挑唇笑道「這裡是零的秘密基地嗎?我好像打擾到你了,可是……怎麼辦呢?我也很喜歡這裡啊!」

扶著木欄站起來的零,冷冷地看了伊澤一眼,轉身走開。

伊澤看著零勉強走出去的姿勢,笑眯眯地開口「撐不住的話,吃一片手裡的葯有什麼好為難的。還是說零……喜歡食補呢?」

還在邁步的身影瞬間僵硬,零的眼眸在一秒之內驟然緊縮。

作者有話要說:咎狗之血和黑子什麼的,只要大家看,璃少就會寫。至於這個世界,是吸血鬼第一季的內容,會慢慢交代清楚的。銀髮什麼的,確實和零有點關係喲(才不劇透呢!)伊澤在這個世界的身份比較特殊,死掉什麼的,也要有新意不是,優姬和玖蘭樞的關係絕對沒有伊澤和玖蘭樞的關係深哦,耀眼請放心~~

小北啊~~優姬什麼的都是浮雲。乃和悠悠是一個目的吧!!

吶吶,璃少會儘力戳中鏡琉璃的萌點的!

最後感謝atobeyuehua、越扯越淡、銀狐笑、居閑、浸染、來自遠方、阿纖的支持。

kaethe又扔了一顆雷,抱抱~~真是開心吶!!! 歐陽凡在心底盤算了一陣,如今開啟空城淚後防御已然夠用,提升套裝的防禦力倒也不是那麼迫在眉睫,當下還是決定忍一忍打算把好鋼花在刀刃上。

曙光城門口組小強入隊,或許是昨天遊戲里賺了幾百塊心情不錯,今天的小強MM似乎顯的更加光彩動人。

歐陽凡打定主意不想再讓小強去街頭擺攤受人白眼,當下帶小強打金的想法更加強烈。

帶著小強一頭沖向城主府,府前的侍衛卻將二人攔住。

「那啥萬劍一,你可以進去,這個小強不行。」差點打盹的侍衛不耐煩的喝道。

小強帝國榮譽值還是0,進不了城主府也在意料之中。

歐陽凡當下把帝國職位由隱藏設為可見,侍衛當即嚇出一身冷汗。

「原來是千夫長大人,失敬失敬,您和您的小娘子都可以進去。」

小強MM一陣臉紅,歐陽凡卻是讚賞地拍著侍衛的肩膀道:

「小夥子,好好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