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孔融所說的,也確實有道理。

2020 年 11 月 3 日

山東位在南北交通的要衝上,境內水系縱橫交錯,良田萬頃,鹽、鐵、漁等業很是發達,向北可以窺視冀州、幽州,向南可以俯視兩淮,更可遠懾江左。

不過,山東爲低山丘陵,三面臨海,地勢中高而四圍低,水系由中部山地四射而出。其形勝不及雍樑之險阻,其封域不及荊揚之曠衍,三面皆可受敵,又缺乏戰略縱深。所以,這裏的地勢不利於防守,若困守山東的話,那麼離失敗就不怎麼遠了。

雖然山東雖不可守,但若以山東四面出擊則可勝,古人謂之四擊之地。

張彥如今已經佔有徐州,若再得青州,必定是如虎添翼。

他見孔融一臉的誠懇,便道:“孔北海說的,正是我心中所想的,若我真的能夠問鼎中原,第一件事便是率領精銳之軍,奔赴長安,救出天子,然後輔佐天子,匡復漢室,使其中興。”

“若張使君果真能夠如此想,則天子幸甚,百姓幸甚!”

隨後,張彥與孔融又聊了很久,並且透露出自己帳下人手不足,求賢若渴的心情。於是,孔融便主動爲張彥推薦了一位人才,此人姓王名修,字叔治,乃北海營陵人。

除此之外,孔融又陸續推薦了幾個青州的名士。

張彥於是以青州牧的身份,繼續讓孔融在北海國當國相,並且全權負責招納人才事宜,凡是孔融推薦的人才,不是被任命爲太守或者國相,就是被任命爲縣令。

孔融也樂意爲張彥效勞,於是承諾在一個月內,爲張彥招攬一批人才。

當天,張彥與孔融聊了很晚,越聊越投機,而且還有點惺惺相惜的感覺。

到了晚上,張彥與孔融用完晚飯後,便安排孔融在客房住下。他也早早的休息了,準備明天帶兵去平原。

第二天一大早,張彥帶着太史慈、許褚、牛金、徐盛等人,浩浩蕩蕩的離開了臨淄城,前往平原。

而孔融則暫時留在了臨淄,管理那三千名真心投降過來的袁軍士兵,着手進行人才招攬的事情。

……

平原郡,高唐縣城。

城牆上,“袁”字的軍旗迎風飄展,韓猛頭戴鐵盔,身披鐵甲,站在大纛下面,滿臉陰鬱的眺望着外面的敵軍。

城外的曠地上,宣義校尉臧霸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上,身後環繞着吳敦、昌豨、孫觀等將,而數以千計的徐州兵更是整齊的排列在那裏,嚴陣以待。

高唐縣城的城牆早已經被鮮血染紅,更是滿目瘡痍,城牆下面橫七豎八的躺着徐州兵的屍體,斷裂的雲梯、碎裂的頭骨、折斷的兵刃都隨處可見。

夕陽西下,天邊的晚霞紅彤彤的,彷彿與這裏形成了對照,濃郁的血腥味更是隨風而走,方圓數裏之內,隨處可聞。

“擊鼓!再進攻一次,我就不信,我連這座小小的縣城都攻不下來!”臧霸騎在馬背上,眉頭緊皺,眼神中更是透露着一股子恨意,惡狠狠的望着城牆上的韓猛。

吳敦聽到臧霸的話後,急忙勸道:“大人,再這麼強攻下去,我軍的損失可就更大了。這個叫韓猛的乃袁紹帳下的一員大將,非常善於防守。他的部下只有兩千多人,愣是防守住了我軍五千多人的進攻,實在不可小覷。末將以爲,既然強攻不行,那就智取,待想好一個破敵的妙計後,定然可以將此城拿下。”

孫觀道:“大人,吳敦說的極是。這兩日來,我軍連續發動數次強攻,那韓猛指揮若定,將高唐縣城守的穩若磐石,而我軍也傷亡慘重,截至目前,光陣亡的將士都已經達到了一千八百多人,而且,軍隊裏還有許多都受了傷……”

臧霸道:“我軍雖然損失頗多,但袁軍也有很大的傷亡,我就不信,他韓猛真能憑藉那麼少的人,把這裏守住!再強攻一次,這一次,我親自上陣,告訴將士們,凡是殺一個袁兵的,賞錢一萬,凡是能夠斬殺韓猛的,賞錢百萬。”

吳敦、孫觀見臧霸一意孤行,急忙勸道:“大人……”

“我意已決,再有多言者,立斬不赦!”臧霸斬釘截鐵的說道。

吳敦、孫觀無奈,只好通知將士們,準備再一次發動進攻。

這一次,臧霸給出了重賞,將士們都精神振奮,在那裏摩拳擦掌。

臧霸翻身跳下了馬背,挑選出一千名敢死之士,準備跟隨他一起進攻。

他一手持着長刀,一手握着盾牌,讓吳敦、孫觀、昌豨在後壓陣,他親自率領士兵,向着高唐縣城便衝了過去。

高唐縣城是座小城,沒有護城河,城牆也不怎麼高,但袁軍在韓猛的指揮下,愣是以少勝多,頂住了徐州兵一波又一波的進攻。

如今,韓猛見臧霸親自率軍來攻,便立刻讓弓箭手準備射擊,他自己更是取出一張弓,開弓搭箭,瞄準臧霸,準備將其射殺。

“衝啊!”臧霸帶着一千名敢死之士,奔跑如風,迅疾異常,很快便駛進了袁軍弓箭手的射程範圍內。

城樓上,韓猛“嗖”的一聲便將箭矢射了出去,同時大叫道:“放箭!”

隨着韓猛的一聲令下,城樓上的弓箭手立刻射出了箭矢,一時間,成百上千的箭矢飛向了城外。

臧霸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快速的向前奔跑,還沒有跑到城下,迎面便看見一支箭矢射來,他揮起手中的長刀,直接將那箭矢砍成了兩截,之後,又連續揮動長刀,撥開了射來的數支箭矢,一臉森寒的衝到了城牆下面。

他身後的徐州兵,也都各個驍勇,面對袁軍射來的箭矢,有一些士兵躲閃不及,直接中箭身亡。所幸的是,那些扛着雲梯的士兵竟然毫髮無損的衝到了城牆下面,迅速架起了雲梯。

城樓上,韓猛見一箭沒有射中臧霸,有些驚訝,當他見到徐州兵已經衝到城牆下面時,便立刻丟棄了弓箭,搬起一塊大石頭,朝着城牆下面的臧霸便砸了下去。 117高唐血戰

“轟!”

一聲巨響在臧霸的腳邊響起,巨石撞擊地面激起了無數石屑,臧霸急忙用盾牌護住了身子,擋下了那些石屑。

此時的臧霸,有些心有餘悸,如果剛纔不是他及時躲閃,只怕非要被這巨石砸死不可。

雲梯已經被架了起來,臧霸用牙齒咬住長刀的刀刃,一手持盾,一手扶着雲梯,迅速的向上攀爬。

他剛爬到一半距離,韓猛在城樓上便用力將雲梯推離了城牆。

臧霸的身子隨着雲梯向後倒去,在雲梯即將落地的一瞬間,他先從雲梯上跳了下來,雙腳剛一落地,便借勢在地上打了一個滾。

“嗖嗖嗖……”

幾支箭矢凌厲的插在臧霸滾過的地上,如果他稍微慢了一步,只怕就會被箭矢射中。

危險重重,但臧霸卻毫不畏懼,右手取下長刀,一邊用盾牌擋着射來的箭矢,一邊揮舞着長刀再次向城牆下面衝了過去。

城樓上的韓猛見臧霸身手如此矯健,便對身後的弓箭手喊道:“全部瞄準臧霸,給我射死他!”

隨着韓猛的一聲令下,臧霸立刻成爲了衆矢之的,弓箭手們紛紛開弓搭箭,將一支支箭矢射向了臧霸。

臧霸持着盾牌,身子一直緊緊的蜷縮在盾牌之下,面對如同暴雨般襲來的箭矢,一直不敢露頭。

臧霸猶如巨海中的一葉扁舟,正在承受着巨浪的侵襲,一面小小的盾牌,根本無法承載他巨大的身軀,他一邊儘量護住身體,一邊迅速向後撤退。

合約情人 “結陣!”

忽然,一聲大喝在臧霸的耳邊響起,一個同樣持盾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臧霸的身邊,正是他部下的軍司馬吳敦。

吳敦舉着盾牌,緊緊的依偎在臧霸的身前,隨着他的一聲大叫,越來越多的盾牌兵朝臧霸這裏聚攏了過來,一面面盾牌緊密相連,很快便組成了一面密不透風的防禦牆,將一支支箭矢盡皆擋在了外面。

與此同時,孫觀率領弓箭手也趕了過來,朝着城牆上的守軍放箭,而昌豨則帶領另外一波士兵,奮不顧身的衝向了城牆邊,架起雲梯,開始向上攀爬。

臧霸的努力,換來了全軍將士的憤慨,吳敦、孫觀、昌豨都各自率軍衝了過來,對高唐縣城發動最後一次猛攻!

“好! 絕色公寓 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就一起上,今天無論如何,都要攻下高唐縣城!”臧霸見到這樣的一幕,欣慰了許多,朗聲說道。

“喏!”衆人齊聲答道。

徐州兵的士氣,頓時提高了不少,所有的人都一起衝了過來,只留下數百騎兵在遠處觀望,但座下的馬匹也都焦躁不安,躍躍欲試。

在盾牆的掩護下,臧霸、吳敦等人開始步步爲營,向前推進,孫觀挽着弓箭,帶領着弓箭手朝城牆上射箭,而昌豨則帶人衝到了城門口,幾十個士兵抱着一根削尖頭部的巨大圓木,朝着城門猛烈的撞擊。

雲梯一架接着一架的被架了起來,豎立在了城牆上,徐州兵都奮不顧身的向上攀爬。

一時間,徐州兵的攻勢變得猛烈了起來,在城樓上指揮的韓猛也是首位難顧,一面讓人抱起巨石朝城門口砸去,一面指揮弓箭手射箭,一面讓人推開雲梯,轉瞬之間,韓猛分身乏術,忙碌異常。

巨石一顆顆的丟了下去,但徐州兵鍥而不捨,毫無畏懼,一個被砸死了,另一個便補充了上來,繼續猛烈的撞擊着高唐縣城的城門。

城牆下面,一架雲梯被推了下來,另一架雲梯又被架了上去,徐州兵奮勇向前,快速的攀爬着雲梯,或被箭矢射死,或連同雲梯一起被推了下來,掉落在地上摔傷。

臧霸、吳敦很快便來到了城牆下面,在盾牆的掩護下,臧霸忽然將手中的盾牌交給了吳敦,他自己則手持長刀,一溜煙的功夫,便跑到了城牆的左側,然後鑽入人羣當中。

臧霸聚集起一羣士兵,小聲對他們說了一些話,那些士兵紛紛點了點頭,立刻將一架雲梯架上了城牆。

他毫不猶豫的登上了雲梯,一手持刀,一手扶着雲梯,以最快的速度向上攀爬。

守城的袁兵急忙過來推開了雲梯,與此同時,臧霸的身側又架起了一架雲梯,他借力一躍,直接跳在了那個雲梯上,繼續向上攀爬。

袁軍的弓箭手見狀,也急忙射來了箭矢,均被臧霸用刀擋了下來。

眼看臧霸就要攀爬上城牆了,袁兵頓時慌張了起來,急忙過來推開雲梯。哪知,袁兵的雙手剛碰到雲梯,臧霸便再次借力一躍,直接跳在了身側又架起來的雲梯上,踩着梯子,繼續向上攀爬,已經離城牆越來越近了。

袁兵大吃一驚,這種攀爬登城的方式,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慌亂之間,急忙跑過來了幾個人,想要去推開臧霸所踩着的那架雲梯。

但此時已經爲時已晚,臧霸已經登上了城頭,縱身一跳,揮動手中的長刀,砍死一名袁兵,直接落在了城牆上,成爲了首個登城的人。

臧霸一經登上城牆,立刻揮刀斬殺袁兵,袁兵們都抵擋不住,愣是讓臧霸殺出了一片立錐之地。

一個接一個的徐州兵緊隨在臧霸身後,從雲梯上登上了城牆,和臧霸並肩作戰,一起斬殺袁兵。

韓猛尚在城門口的上方指揮士兵防守,忽然聽到右側傳來了一連串的慘叫聲,立刻扭頭看了過去,赫然看見臧霸帶着徐州兵正在奮力廝殺,讓他大吃一驚。

“轟!”

一聲巨響從城門口傳來,昌豨率領的徐州兵經過堅持不懈的猛烈撞擊,終於將高唐縣的城門給撞開了。

這邊城門一開,城牆下面的吳敦等人立刻向城門口涌去,順着城門便衝向了城內。

一時間,城頭失守,城門被撞開,袁軍士氣頓時大落,韓猛更是懊惱不已,但事已至此,也已經無可奈何,面對勢大的徐州兵,也唯有退守城中,與徐州兵進行巷戰了。

“嗖!”

一支箭矢劃破長空,筆直的朝着韓猛飛來,他吃了一驚,急忙躲閃,雖然避過要害,但還是被箭矢射中了左邊肩窩,登時鮮血直流,順着鐵甲向下滴淌。

念婚成癮 韓猛受傷,順着箭矢射來的方向望去,但見射他的人是孫觀,而且孫觀見一箭沒有射死韓猛,又補了一箭,第二支箭矢正在迅疾的飛向韓猛。

韓猛順手抄起一柄長刀,直接擋下了那支箭矢,左顧右盼了一番,見大勢已去,自己又受了傷,轉身便下了城樓,在親隨的護衛下,向城中退去。

數以千計的徐州兵涌入了高唐縣城,臧霸帶領着部下很快奪下了城樓,他揮刀砍斷了大纛,將己方的軍旗插在了城頭上。

徐州兵們見到軍旗飄揚,各個奮勇向前,在吳敦、昌豨的帶領下,向城內殺去。

城外,那數百名騎兵也衝進了城裏,臧霸從城樓上跑了下來,翻身騎上一匹戰馬,將長刀插入刀鞘,綽起一柄長槍,便帶着騎兵向城中殺去。

一時間,高唐縣城裏亂作一團,廝殺聲更是不絕於耳,苦守了兩天的袁軍,在韓猛的帶領下繼續堅持在街巷裏與徐州兵作戰,但奈何徐州兵人多勢衆,而且勇不可擋,韓猛節節敗退。

很快,臧霸帶着騎兵衝到了一線,命令吳敦、昌豨迂迴到兩翼進行包抄,他則帶着騎兵向前猛衝,並揚言要擒住韓猛。

韓猛見大勢已去,於是在百餘名親隨的護衛下,逃到馬廄裏,騎上馬匹便從北門逃走。

暮色四合,夕陽也已經完全沉入了地平線,高唐縣城裏,徐州兵正在進行着清尾,韓猛率領親隨逃走後,餘下的數百名袁兵根本抵擋不了多久,在夜幕降臨前,已經被徐州兵徹底消滅。

臧霸帶着騎兵,滿城尋找,卻始終沒有看見韓猛的影子,直到斥候從城外趕來,這才知道,韓猛帶着殘餘的百餘名騎兵向東逃遁。

既然已經無法追擊,臧霸只好下令在城中休整,一面統計陣亡人數,一面掩埋屍體。

夜幕降臨時,袁譚、郭圖率領千餘殘軍進入了高唐縣的地界,從斥候口中得知高唐縣城也已經被徐州兵攻下,袁譚、郭圖經過一番商議,便率軍去安德縣,希望從安德縣北渡黃河,進入河北。

安德縣城位於黃河北岸,但南岸也有部分土地,更有一個黃河渡口,與高唐縣的渡口遙相呼應。

高唐縣既然已經被臧霸佔領,袁譚、郭圖等人不敢輕易冒進,於是選擇向東去安德縣,準備從那個渡口北渡黃河,進入河北。

只要進入了河北,袁譚、郭圖等人才算是真正的安全。

一行人星夜前往安德縣,沿途竟然和韓猛、淳于瓊、蔣奇等人巧遇,一干人等都慘敗如此,都有些相形見絀。

抵達安德縣的渡口時,已經是第二天的丑時,所幸這裏還有一些渡船,只是由於天黑,加上夜色難辨,一干人等都疲憊不堪,於是決定在這裏休息,第二天再渡河。

第二天天剛亮,袁譚、郭圖、韓猛、淳于瓊、蔣奇等兩千餘人便分批次率衆渡河,經過一番折騰,一行人終於渡過了黃河,抵達河北。

炫酷冷公主與邪魅霸王子 突然,一股兵馬從遠處滾滾而來,塵土飛揚,袁譚等人都是心驚膽戰,都暗自猜測,莫不是徐州兵已經渡過了黃河,在此等候?

袁譚當即下令全軍做好戰鬥準備,嚴陣以待。

等那股兵馬逐漸靠近,袁譚這纔看清來的這股兵馬裏打的是袁軍的軍旗,爲首一人,正是許攸。

原來,許攸回到河北,料到袁譚必敗,便前往甘陵,說服駐軍在那裏的袁紹大將蔣義渠,借兵三千,前來相助。

哪知,許攸剛率軍進入平原城,便聽聞高唐縣被臧霸攻下,袁譚等人都不知所蹤。於是他猜測袁譚必然會從安德縣北渡,這才率軍前來接應。

袁譚得知這一切後,懊悔不已,如果當時他聽從了許攸的建議,以退爲進,或許也不至於有此大敗。

許攸見狀,忙道:“事已至此,大公子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大公子率軍三萬前去爭奪青州,如今卻大敗而歸,只剩下殘軍兩千,主公必然會責備大公子。大公子還是先想想如何應對主公的責罰吧!另外,大公子應該迅速封鎖沿河渡口,以防止徐州兵北渡,否則的話,一旦徐州兵馳入河北,主公肯定不會饒了大公子的!”

袁譚聽後,立刻按照許攸說的去做,派兵封鎖渡口。之後,他與許攸一道,進入平原城,並按照許攸的建議,主動寫了一封罪狀,派人遞給鄴城的袁紹,他則在平原城等待袁紹的處罰…… 118青州刺史

平原郡,高唐縣。

臧霸率領吳敦、孫觀、昌豨等人列隊在城門口,熱烈的歡迎張彥等人的到來。

張彥率領張紘、太史慈、許褚、牛金、徐盛四將,帶着鐵騎、鐵甲二營,浩浩蕩蕩的從南而來,比及抵達高唐縣城時,便看見高唐縣城城門大開,臧霸率領衆將在那裏等候。

兩下相見,臧霸、吳敦、孫觀、昌豨紛紛抱拳道:“參見主公!”

張彥勒住馬匹,急忙從馬背上跳了下來,一臉高興的道:“快快免禮!”

“謝主公!”臧霸曾經和張彥稱兄道弟,自從張彥成爲徐州牧之後,他對張彥也顯得尤爲尊敬,一改往日的不羈性格,更對部下約束的非常嚴格,生怕會惹出什麼事端來。

張彥一把抓住了臧霸的手,顯得非常親切,當着衆人的面,對臧霸道:“宣高,這一次你替我趕走了袁譚,立下了大功,我準備表奏你爲揚威將軍……”

不等張彥把話說完,臧霸便打斷了張彥的話,抱拳道:“多謝主公厚愛,只是,這並非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全軍將士共同奮勇殺敵的結果,還希望主公能夠一起賞賜這些浴血奮戰的將士!”

張彥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這些將士們的,一會兒你擬寫一份戰功薄,我會論功行賞的。”

“喏!”臧霸畢恭畢敬的道。

張彥拉着臧霸的手,便朝城裏面走,一邊走,一邊說道:“上次郯城一別,我們兄弟也有數月未見了,今日在此重逢,定要喝他個一醉方休。”

臧霸見張彥並沒有擺出州牧的架子,沒有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還是和以前一樣,是那麼的平易近人和豪爽。而臧霸也很喜歡這種感覺,便和張彥一起,徑直朝城中走去。

而張彥帶來的兵馬,則全部魚貫入城,太史慈、許褚、牛金、徐盛等人,從臧霸部下經過時,都趾高氣揚的,而他們身上穿着的盔甲,也讓吳敦、孫觀、昌豨等人是一陣豔羨。

“主公的嫡系部隊就是不一樣,連兵器、盔甲都是如此的優良……”吳敦嘖嘖的說道。

孫觀、昌豨看了以後,都是一陣心酸,如果他們當時在攻城的時候能有這樣的盔甲,至少可以減少許多傷亡。

衆人先後入城,吳敦、孫觀、昌豨將軍隊安排在校場上,之後便和太史慈、許褚、牛金、徐盛一起來到了縣衙的大廳。

大廳裏,張彥坐在上位,臧霸、張紘等人分別坐在兩側,太史慈、許褚、牛金、徐盛進入大廳後,便走到了張紘那邊依次坐下,而吳敦。孫觀、昌豨則走到臧霸那邊依次坐下。

緊接着,士兵分別端上酒菜,臧霸打開一罈子美酒,便朝張彥拱手道:“主公遠道而來,必定辛苦,我敬主公一杯,算是爲主公接風洗塵。”

話音一落,臧霸便一飲而盡。

張彥也絲毫不客氣,也笑呵呵的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之後,張彥便和臧霸把酒言歡,互訴衷腸,整個大廳裏其樂融融。

期間,張彥派出去的斥候回來了,把袁譚的情況打聽的一清二楚,張彥這才知道,袁譚從安德縣的渡口北渡到了河北,然後便封鎖了沿河所有的渡口,目前屯兵平原城,正好與高唐縣隔河相望。

斥候帶來的消息,破壞了張彥的心情,而張彥今日又喝的有些多了,見衆將都在,便道:“袁譚那小子跑的倒是挺快的,如今他的兵馬已經所剩無幾了,我軍如今兵強馬壯,明日一早,便可乘船渡河,去攻擊平原城,一定要抓住袁譚那小子,讓袁紹知道老子不是好惹的!”

張紘聽後,急忙說道:“主公,平原城緊挨着冀州,而袁紹又雄踞冀州,兵多將廣,絕對不能輕視。目前我軍已經控制了大半青州,只要以河爲界,緊守黃河渡口,不讓袁軍渡過黃河,就不會對青州構成威脅。而袁軍經此大敗,也絕對不會再輕易涉足青州,必然和我軍形成對峙,隔河相望。如果我軍乘勝追擊,渡河北上,那麼就會讓袁紹認爲,我軍是要侵略冀州,他必然會親率大軍來攻擊主公。以我軍目前之形勢,尚且不足以和袁紹對抗,望主公三思。”

臧霸道:“主公,張軍師言之有理,末將也深表贊同。”

張彥想了片刻,這才說道:“我也只是隨口說說,並非真的想渡河北擊平原。平原郡治下,只有高唐、祝阿、漯陰三縣在黃河以南,其餘各縣都在河北,姑且就讓給袁紹算了。只要我軍緊守住黃河渡口,不讓袁軍渡河就行。”

話音一落,張彥突然叫道:“臧霸!”

“末將在!”臧霸當即抱拳道。

張彥朗聲道:“從現在起,你就是揚威將軍了,並且由你出任青州刺史一職,全權負責青州事宜。”

臧霸突然聽到這個任命,頓時驚詫不已,愣了片刻,急忙抱拳道:“啓稟主公,末將只不過是一介武夫,青州刺史責任重大,恐怕末將無法勝任,還請主公收回成命!”

張彥道:“說出去的話,就相當於潑出去的水,怎麼可以收回呢?你有多大本領,我心中有數,青州刺史一職,你可以完全勝任。況且,我也已經給你找了一批人才來輔佐你,只要你虛心納諫,凡事三思而行就行了。”

“可是……”

“別可是了,就這樣定了。”張彥很清楚自己做出的決定,因爲在歷史上,臧霸投靠曹操之後,曹操就把青州、徐州委任給了臧霸,臧霸執正匡義,徵暴伐虐,清定海岱,將青州、徐州治理的井井有條。後來曹操與袁紹相拒於官渡,而臧霸數次率領精兵襲擾袁紹佔領的青州,以至於曹操不用再顧及東方之事,能專心應付袁紹。

正因爲歷史上臧霸曾經擔任過此重任,所以張彥纔敢把青州全權委任給臧霸,這樣一來,他就可以全心全意的去對付曹操,不用再爲青州的事情操勞了。

張彥隨後又任命吳敦爲濟南國相,尹禮爲樂安國相,孫觀、孫康、昌豨都爲校尉,五人仍舊隸屬於臧霸部下,每人都得到賞賜五百金,而臧霸得到一千金。

臧霸、吳敦、孫觀、昌豨得到封賞,都心生感動,紛紛來到了大廳中央,一起跪在張彥的面前,表示感謝。

酒宴散後,張彥又獨自把臧霸留下,和臧霸說了一會兒悄悄話,告知他青州盛產鹽鐵,漁業也很發達,並讓臧霸以孔融爲別駕,王修爲治中,希望臧霸能夠好好的治理青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